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十六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听到这话,博慕迟愣了片刻。

    她沉默几秒,忽而还有点不好意思。

    “哦。”她呆愣愣应着,“不用上班?”

    “……”

    傅云珩看着她被冻红的鼻子,视线往上落在她精致的眉眼,缓了缓,“休息。”

    博慕迟恍然,别开眼看向迟绿他们。

    迟绿朝她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迟绿的宝贝,真棒。”

    博慕迟家从小到大采用的都是鼓励式的教育,做得好表现好会夸,出现了失误,迟绿和博延也不会训他们,他们只会给予他孩子更多鼓励。

    当然,迟应除外。

    因为迟应无论是鼓励式教育还是打压式,他都顽固到让人头疼。

    哪种方式都对他没用,迟绿和博延只能将他丢给其他人管。

    博慕迟笑,伸手道:“那抱抱。”

    迟绿笑着抱了抱她,摸了摸她脑袋,“还难受吗?”

    “一点点。”博慕迟松开她,又找季清影要了她给的温暖拥抱。

    最后,才轮到博延。

    博延鼓励她两句,关心她身体情况。

    “没什么事。”博慕迟不在意说:“比赛的时候我都忘了我感冒这件事。”

    博延哭笑不得,捏了捏她脸,“下午还有吗?”

    博慕迟点头,“下午是男子的,我不比,但是要到场。”

    博延扬了扬眉,“不能跟爸妈一起到观众席?”

    “……”博慕迟想了想,“我问问教练看可不可以。”

    其实正常来说,是没什么大问题的。毕竟博慕迟下午不用上场比赛。

    博延温和一笑,“好。”

    和迟绿他们在旁边说了会话,博慕迟得回去吃饭了。

    她谨记岑青筠的话,没敢跟迟绿他们到外面用餐。

    -

    中午,博慕迟和另外两位拿了第二名第三名的女运动员便上了热搜。

    现在就是这样,无论大小事,无论是明星还是运动员,只要有事发生就有可能被人送上热搜。

    博慕迟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曝光。

    她妈以前是模特,小时候博慕迟和他们出门玩,有过很多次被记者围堵,被狗仔捧着相机咔嚓咔嚓拍照的经历。

    好在博延将她和迟应保护的不错,偶尔就算被拍了,也会第一时间将热搜照片撤下。

    这也是为什么,她成名至今,少有人知道她父亲是博汇集团总裁博延,母亲是知名模特迟绿。她不想用这些背景引人注意,她就是个运动员,她不希望别人将注意放在她其他事情上。

    她始终坚定认为,她好好比赛,大家喜欢她就给她加油就好。

    其他的,都不需要。

    她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名气,更不需要人气。

    “迟妹妹。”队友们凑一起吃饭,焦明诚刷着手机告诉她:“你上热搜了。”

    博慕迟:“……”

    看她微妙表情,许鸣安慰她,“不是什么坏事。”

    谢晚秋也附和,“这种比赛你拿奖了,新闻总会报道的。”

    更何况博慕迟这个运动员,本身就比其他运动员更有话题度。

    滑雪天才。

    最漂亮的滑雪天才,还是个大学霸。这些名号加在她身上,注定她没办法做个平凡的运动员,享受无人打扰的运动员生活。

    博慕迟“嗯”了声,决定一个礼拜不上微博。

    她不看,就不知道。

    思及此,她看向焦明诚:“焦师兄。”

    焦明诚看她,“怎么了迟妹妹,要给你看看吗?”

    “不看。”博慕迟一本正经道:“你把刚刚那句话撤回吧。”

    焦明诚:“?”

    他懵逼,不明所以:“什么?”

    博慕迟把嘴里的米饭吞下,神色认真,“你撤回那句话,我就当不知道这件事。”

    “……”

    安静片刻,谢晚秋几个人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后,忍俊不禁。

    焦明诚哭笑不得,“行。”

    他们都很喜欢博慕迟,也愿意纵容她的天马行空,“焦师兄这就撤回。”

    说着,他还做了个紧闭嘴巴的动作。

    博慕迟开心了,“谢谢焦师兄。”

    谢晚秋在旁边乐,“就没见过比你还烦上热搜的人。”

    “不是烦。”博慕迟想了想,“我是讨厌。”

    几个人对视须臾,大概知道她为什么如此讨厌。

    “行。”谢晚秋哄着她,“以后都不跟你说热搜的事。”

    博慕迟弯唇:“谢谢师姐。”

    吃过饭,博慕迟回宿舍休息。

    下午男子个人技巧比赛要两点半才开始,足够让他们一群人午休好,养好精神。

    回床上躺下,博慕迟看到谈书陈星落几个人发来的祝贺她夺冠的消息,陈星落还给她发了个红包,说给她准备了拿冠军的礼物,等她回家了给她。

    博慕迟的唇角往上牵了牵,开心地给他们回消息。

    刚给谈书回过去,这人便打了电话过来。

    “喂。”博慕迟惊讶,“你不是在上班?”

    “午间休息,我刚吃完饭。”谈书走在马路上,抬头望了望蓝天白云下挂着的大太阳,一阵风吹来,她闻到了栀子花香。

    她记得博慕迟很喜欢栀子花的味道,忍不住说:“这次比赛结束后是不是有几天休息时间啊?”

    博慕迟:“有,但没那么快。”

    他们训练队一般是有比赛才会集合在一起,不是说一年四季都要在队伍里。

    谈书“啊”了声:“栀子花都开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去一趟学校怎么样?”

    她们俩大学是同一所,只不过博慕迟是特殊的“留级生”。

    她当初报这所外国语学校,一个是因为她确实没太多时间去上课学习,接触新的专业知识,所以就选了自己最擅长也最拿手的外语专业。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这所学校种了很多花,各种品种都有,栀子花最多。

    每年春天,他们学校的“花园”就特别漂亮,姹紫嫣红的花绽放,吸引着大家去打卡。

    博慕迟眼睛一亮,躺床上翻了个身,“好啊。”

    她感慨:“我也确实好久没回去了。”

    谈书应着,“那我等你。”

    “嗯。”博慕迟蹭着枕头,安静了片刻说:“我爸妈他们来现场看我比赛了。”

    谈书愣了下,没多想回答,“我知道啊。”

    这事博慕迟之前就和她说过。

    博慕迟“哦”了声,含糊不清说:“她还给我带了神秘嘉宾。”

    “谁?”

    谈书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八卦问:“男生女生?”

    博慕迟:“……”

    她忽然有点后悔跟谈书说这个了。但除了谈书,博慕迟也不知道找谁说。她跟陈星落程晚橙她们的关系也好,可和她们讨论傅云珩,她总觉得怪怪的。

    她不好意思。

    谈书是个聪明人,察觉出博慕迟的扭捏,她猜想一定是个自己和她都有些意想不到的人。

    她缄默两秒,小心翼翼地问:“傅云珩?”

    “……”

    博慕迟不说话,谈书就当她是默认了。

    她扬了扬眉,惊讶不已,“真是他啊?他医院不忙?竟然有时间去内蒙古看你比赛。”

    博慕迟沉默了会,又翻了个身望着天花板,轻声说:“医生也是可以正常休息的好不好。”

    “他过年连上七天班你跟我说能正常休息?”谈书反驳她。

    博慕迟一噎,一下不知道要说什么。

    “然后呢?”谈书好奇,“你没问他吗?”

    “问了啊。”博慕迟没瞒着她,“他说来给我加油。”

    “草。”

    谈书爆了个粗口,“傅云珩还挺会说话呀。”

    博慕迟沉默,其实当时她听到这句话时也很是意外。

    她没想到傅云珩会这样说,又或者是说,她根本没想过他会来现场看自己比赛。

    两人皆安静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谈书问她,“没别的想说的了?”

    博慕缓了缓,温吞道:“好像是,暂时不知道要跟你说什么。”

    谈书了解她,知道她是自己也还没想明白。

    她兀自笑笑,“就只想和我说这个事?”

    “嗯。”博慕迟就是想找个人分享这件让她觉得奇怪的事。

    “行吧。”谈书叹气,“那等你整理好思绪,想再跟我多说的时候我们再讨论。”

    从小到大她也习惯了博慕迟在某些方面的迟钝。

    正确来说,也不是迟钝。她就是自己脑子里没理顺没摸准的一件事,她不会随意说出口。

    博慕迟应声。

    两人丢掉和傅云珩这个人相关的话题,说了说比赛方面的事,才结束对话。

    挂了电话,博慕迟躺床上发了几分钟呆。

    说服自己后,她钻进被子里,安心睡觉。

    -

    可能是中午跟谈书打了个长电话,下午她看到傅云珩,甚至和他坐在一起时,博慕迟已经恢复如常了。

    她甚至还跟给傅云珩介绍出场的是她哪个师兄,擅长什么。

    中午吃过饭,博慕迟就找岑青筠说了这事,说她下午到观众席看比赛。

    岑青筠没拦着,只让她不乱吃乱喝就行。

    正看着,迟绿忽然扭头问她,“许鸣上场了,他擅长什么来着?”

    他们都知道许鸣这号人,也知道他是博慕迟的队友。

    “障碍追逐。”博慕迟道:“不过他u型技巧各方面其实也很不错,我前两天看他练习,他还突破了自己之前的一个回转记录。”

    说起专业的,博慕迟总能头头是道。更何况是自己的队友,她忍不住多夸了许鸣几句。

    她自己没怎么察觉出来,坐在她两边的迟绿和傅云珩侧头看了她一眼。

    博慕迟没太注意,还在喋喋不休和迟绿讨论。

    说着说着,博慕迟有点口渴。

    她的水杯放在右侧,她正侧身要去拿水杯,拿上刚准备拧开喝,一抬头便看到了傅云珩凸出的喉结,他喉结上下滚动着,看上去极其性格。

    博慕迟一顿,眼睛不受控地往上,看到他流畅的下颔线,和精致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庞。

    她盯着看了会,正要收回目光,在看比赛的傅云珩忽然垂下眼。

    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被抓包一样,博慕迟心虚到眼睫忽闪,吸着鼻子慢吞吞的、欲盖弥彰地收回目光。

    傅云珩看她镇定的神色,眉峰微动。

    他撩起眼皮看向博慕迟留给自己的侧脸,视线往后挪了挪,落在她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泛着红的耳朵上。

    博慕迟的耳朵不小但也不大。

    职业缘故,她比较少戴首饰,但耳洞是有的。

    傅云珩没记错的话,她耳洞还是初一那年和季云舒几个人一起去打的。

    打完后几个人嘴馋的要命,一点都不怕发炎的去吃了辣火锅。过了没两天,两个人耳朵红肿到发炎,一碰就痛。

    两人都是半大的小姑娘,痛的难受了,就抱在一起哭鼻子。

    那时候博慕迟还没进国家队,吃喝自由。

    傅云珩之所以记得这件事,是因为当时两家大人都出国旅游了,剩下他们四个小孩还有阿姨在家照顾。

    她们哭的撕心裂肺,傅云珩没辙,只能自己上网搜,搜能让第一次打耳洞女孩子消肿消痛的良方。

    ……

    倏地,耳侧传来博慕迟兴奋的惊呼声。

    “哇。”她激动不已,“许鸣好强!”

    傅云珩神色一顿,抬眼看向比赛场。

    他看过去时,许鸣刚做完一个外翻回转落地,前面的他没注意。他稳稳当当落地时,现场响起热烈掌声,还有人站起来为他欢呼。

    季清影虽然能看懂滑雪比赛的一些规则,但也不是很明白。

    她看博慕迟这么高兴,直问道:“刚刚那个动作很厉害是吗?”

    博慕迟点头,“在国内,他应该是第一次做到这种连续空翻转体,高度还很高的男滑雪运动员。”

    “多高?”

    博慕迟:“最后是外传900°连接反脚1080°,发挥非常完美。”

    迟绿点点头,忽而想到:“你是不是也靠这个外传连接反脚拿过一次奖?”

    她记不太清了,但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美国还是瑞士一场公开赛的时候,博慕迟发挥极其出色,拿到了冠军。

    博慕迟正想纠正她说自己是两个1080°的反转连接,她话刚到嘴边还没说出口,一道清冽的男声率先落下。

    “她是两个1080°。”

    比较来说,博慕迟那个难度更高一些。

    话音一落,听到的几个人齐刷刷转头看向傅云珩,目光灼灼。

    每个人眼睛里闪烁的八卦光芒,都不太一样。

    对上面前这几个人视线,傅云珩神色自若问:“我说错了?”

    他问的是博慕迟。

    “没。”博慕迟眼眸闪了闪,“你看过我那场比赛?”

    季清影也诧异,“什么时候看的?”

    傅云珩面不改色说:“大学室友是滑雪你的粉丝,经常看你比赛视频。”

    “啊?”这回博慕迟是真震惊了,“你的大学室友?”

    傅云珩点头。

    “谁呀,我见过吗?”季清影追问。

    傅云珩:“赵航。”

    听到这个名字,迟绿朝季清影抬了抬下巴,闺蜜俩对视看了眼。

    季清影微微点了下头,她知道赵航这个人,也见过两次。只是她从不知道赵航竟然还有滑雪这方面的爱好,甚至喜欢博慕迟。

    博慕迟没注意到两位长辈的互动,惊讶道:“真的呀?”

    “嗯。”傅云珩垂睫看她,“不相信?”

    博慕迟想了想,“不是不信,我就是有点儿意外。”

    她知道有很多未曾谋面的人喜欢她,但不知道傅云珩身边就有。

    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博慕迟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

    一种,她这几年和傅云珩之间并不存在距离感和陌生感的错觉。

    蓦地,她想起了点什么问,“你其他室友也会跟着看吗?”

    “……”傅云珩应声:“偶尔会。”

    博慕迟点点头,好奇道:“那他们都是怎么评价我的?”

    傅云珩瞥她那张将心思都写在脸上的漂亮脸蛋,眼眸里闪过一丝笑,“说你滑雪很厉害。”

    “……”

    博慕迟等了好一会,也没从傅云珩嘴里听到第二句评价。

    她眨了眨眼,狐疑道:“就没啦?”

    傅云珩看她一眼,似乎在问——你还想要有什么?

    博慕迟抿了下唇,委婉说:“他们没夸我的长相吗?”

    傅云珩:“……”

    偷听的三位长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