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十八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傅云珩一直都知道,博慕迟时不时会语出惊人,说出啼笑皆非的话。

    可他没预料过自己也会中招。

    按照常理来说,他应该第一时间就明白博慕迟那句话的意思。

    但他就是多想了。

    博慕迟听着他呵斥的语调,怔了怔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那话有歧义。

    她无言望天,咕哝道:“你是不是想得有点多?”

    “……”

    傅云珩没搭腔。

    博慕迟摸了摸鼻子,很是无语,“我都没见过你室友,我难不成还会喊你把我——”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傅云珩打断了。

    “你真想去?”

    博慕迟沉默了会,“一点点。”

    她说不上想去的原因,可能是真的想问问傅云珩室友,自己长得如何,没有想夸或者点评的欲望吗?也可能是……她突然对傅云珩的室友有了好奇心。想知道傅云珩和室友日常是怎么相处的,是不是也像跟他们这群人一样,冷冷淡淡,不近人情模样。

    这份好奇心,是无声无息冒出头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

    博慕迟猜,应该是这段时间和傅云珩再次熟悉起来的缘故。

    她不知道的是,好奇心这种东西,更多是源于内心被点燃的兴趣。

    当你对一个人好奇,甚至想知道他和其他人相处情况,想进一步了解时,往往是沦陷的开始。

    说完好一会,博慕迟也没等到傅云珩的回答。

    她想了想,打补丁说:“你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没有不方便。”傅云珩声音依旧清冷,“他生日在愚人节那天,你有假?”

    “……”

    博慕迟回忆了下,底气不足,“不确定。”

    傅云珩无言,“那你确定好了告诉我。”

    博慕迟眼睛一亮,忙不迭答应,“好。”

    她正想说那就挂了,猛地又想起,“那签名照……就不用了吧?”

    傅云珩思忖了会,神色自若地反问:“如果你那天没时间呢?”

    “也对。”博慕迟琢磨了下,“那我明天比完赛拿给你吧,万一我没去你也可以将签名照送给他。”

    傅云珩应声。

    -

    挂了电话,和博慕迟并行而走的谢晚秋扭头看她,“你要去哪?”

    她前面没仔细听,就听到她后面说的两句。

    博慕迟:“去参加我朋友室友的生日聚会。”

    “啊?”谢晚秋诧异,“什么时候?”

    “愚人节那天。”她看向谢晚秋,“我们那会应该放假了吧?”

    上半年他们会轻松一点,滑雪的赛事大部分集中在冬季。春夏秋季很少,这些时间他们算是自由的,没有比赛的话,他们甚至不一定要回训练基地,自己在外训练也是一样的。

    而且,就算是在队里的训练基地训练,也是可以规定的时间自由外出,不需要打申请。

    谢晚秋点头,“那肯定,我们三月就这一场赛事。”

    四月到七月,他们都不会再有大型比赛。基本就是运动员坚持日常训练就好。

    八月才陆陆续续会有国际雪联世界杯之类的比赛。

    博慕迟眼睛一弯,“好。”

    谢晚秋看她高兴的样子,有些想笑:“男生还是女生?”

    “什么?”

    谢晚秋上下打量着她,“我说你是要去参加的聚会是男生的还是女生的,怎么这么高兴?”

    “有吗?”博慕迟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完全没意思到自己的唇角是上扬的状态。

    谢晚秋:“你有。”

    博慕迟怔了怔,兀自一笑。

    谢晚秋瞅着她,挽着她的手道:“嗯?所以答案呢?”

    博慕迟反应过来,实话实说:“男生的,我之前跟你说过我有好几个一起长大的朋友,这个就是其中之一。”

    在滑雪队,博慕迟跟谢晚秋关系比较好。

    谢晚秋比她早两年进队,博慕迟十三岁懵懵懂懂加入训练队时,谢晚秋就像大姐姐一样,事无巨细的照顾她,关系她。

    她的几个熟悉朋友,她也多多少少听博慕迟提过,只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见面认识。

    闻言,谢晚秋了然:“原来如此,就那个小竹马是吗?”

    博慕迟:“嗯。”

    说到这,她问谢晚秋,“你之前不是说想见他吗?他这回跟我爸妈一起来看我比赛了。”

    以前博慕迟和谢晚秋说过傅云珩这个人,不过说的都是小时候那会的事。

    小时候的傅云珩对她很好,照顾颇多,完全是把她当成亲妹妹在宠。

    她每次说,谢晚秋就发出羡慕的感慨——她也想要一个哥哥或一个竹马哥哥,这样成长也不会过于孤单。

    她还跟博慕迟开过好几次玩笑,说有机会一定要见见她的小竹马。因为博慕迟记忆里的小傅云珩,长得很漂亮。

    谢晚秋一愣,狐疑看她,“你认真的?”

    “对啊。”博慕迟不解,“你跟我开玩笑的?”

    谢晚秋哭笑不得,“那都是你十几岁时候的事了,现在嘛……”她思忖片刻,“这么突然去跟他见面也不合适,以后遇到你再介绍我们认识吧。”

    博慕迟想想,也可以。

    “好。”

    两人慢悠悠在外转了圈,才回到宿舍。

    回宿舍后,博慕迟谨记小傅医生的叮嘱,又喝了两大杯热水。不过她想,自己就算不喝那么多,回到北城后她的感冒也会自然愈合。

    -

    翌日的团体赛,博慕迟他们队整体表现一般,不算好也不算差。

    男子团体拿了第四名,女子团体拿了季军。

    和往年相比,今年名次是有前进的。

    “慕迟。”岑青筠喊住要往另一边走的博慕迟,“过来一下。”

    博慕迟抬脚走近。

    岑青筠看她一眼,笑说:“这是怎么了?没拿到冠军在难过?”

    博慕迟:“也不是。”

    她抬眸看岑青筠,叹了口气,“我们跟亚军比,就差一分。”

    她要是表现再好点,这一分说不定就拿回来了。

    岑青筠小小,安慰她,“已经很好了,我们之前连前五都排不上。”

    博慕迟无言。

    岑青筠和她说了下比赛的事,话锋一转,“你爸妈他们回去了?”

    “回了。”

    迟绿一行人看完上午的女子团体赛后就先走了。傅云珩是晚上的班,不走可能会赶不上。

    再加上他们本身就是来看博慕迟的,她比赛看完了,留不留下来看其他人的,并不是那么重要。

    岑青筠点头,“这两天感觉如何?”

    “还行。”博慕迟眉眼弯弯笑道:“就是我们的团体还得加强。”

    岑青筠哭笑不得,拍了拍她脑袋:“这是我们教练的任务,别跟我们抢工作。”

    “哦。”博慕迟乖乖应。

    “我们过两天也回去了。”岑青筠问她,“你对接下来的训练有什么计划吗?”

    博慕迟眨眼,“有。”

    她心里是有规划的。

    “那就行。”岑青筠也没在当下问她,“那我们回去了详谈?我这边也有给你做一个规划。”

    “好。”

    两人边走边说,博慕迟顺便问了问岑青筠自己四月初要去参加的生日聚会。

    岑青筠管她管的很严,但也并不限制她交友。

    “想去就去,你可以自由交朋友,但记得不能乱吃乱碰外面的东西就行。”

    博慕迟谨记于心。

    -

    跟岑青筠说完,博慕迟回到宿舍后看到迟绿他们发来的消息,说是回家了。

    博慕迟:「好的。」

    迟绿:「还是那句话,有事给我们打电话,照顾好自己。」

    博慕迟给她回了个乖巧的遵命表情包。

    她刷了刷群消息,发现傅云珩从头到尾都没出来说话。

    博慕迟看了眼右上角显示的时间,发了会呆点开和傅云珩的头像,给他发了条微信消息。

    她猜,傅云珩应该没回家。他下飞机后应该就跟迟绿他们分开,回自己租房那边了。

    博慕迟:「你到了吗?」

    收到博慕迟消息时,傅云珩刚下车,还在小区门口没刷卡进去。

    机场离他们家那边近一点。

    他点开她消息回复:「刚到。」

    博慕迟:「哦!」

    傅云珩:「比赛结束了?」

    博慕迟:「嗯。我们团体表现不是很好,只拿了个亚军。」「

    傅云珩:「已经很好了。」

    博慕迟:「还是差了点。」

    她没和傅云珩在这个事上多说,她懒洋洋趴桌上想了想,拿起手机给他发语音:“对了,我刚刚问了教练,愚人节那天我没有什么事,可以去参加你室友的生日聚会。”

    礼尚往来,傅云珩给博慕迟回了语音:“好。”

    博慕迟看着手机里收到的一秒语音,稍微动动脑瓜子就知道傅云珩说的是什么。

    她想了想,也很言简意赅地回了他一个字:“嗯。”

    “……”

    隔着屏幕,傅云珩好似能感知到她这一秒语音是为了和自己上的对应。

    想明白这点,傅云珩无奈一笑。

    蓦地,一侧传来女声:“你好。”

    傅云珩侧眸去看来人。

    看到傅云珩的脸,女生有些微不好意思,红着脸轻声细语和他商量,“我要进去了,你可以让一让吗?”

    傅云珩颔首,“抱歉。”

    女生摇摇头,抿了抿唇说:“没事的。”

    傅云珩侧身让位。

    过了会,他才收起手机,刷卡进去。

    他没料到的是,他推着行李往自己住的那栋楼走时,刚刚跟自己说话的女生还在小区的路口处。

    “帅哥。”

    邓采薇鼓起了勇气再次喊他。

    傅云珩垂眸看了眼,神色冷峻,“有事?”

    “……”他冷淡的态度并没将人吓走,邓采薇深呼吸了下,鼓起勇气道:“你是刚搬来这里的吗?之前都没见过你。”

    傅云珩没搭腔。

    邓采薇吞咽着口水,看他这张英隽到让人心动的脸,询问说:“方不方便交换个联系方式?我也住这里。”

    傅云珩没任何迟疑,淡淡说:“抱歉,不方便。”

    说完,傅云珩没再看那人神色,抬脚阔步离开。

    看他离开的背影,邓采薇咬了下唇,第一时间掏出手机跟好友分享这个事。

    好友:「多帅?」

    邓采薇:「就是很帅,比男明星还帅,说是神颜也不过分,而且身材贼好,打扮也很清爽干净,冷冷淡淡的贼禁欲。」

    好友:「那一次拒绝怕什么,你给我上!」

    好友:「如果他真像你形容的这样,那人家有骄傲的资本。指不定人家被无数异性要过联系方式,对这种人要做的就是死缠烂打,你和他住一个小区,有的是机会偶遇!」

    邓采薇想了想,觉得好友说得非常有道理。

    思及此,她抬脚快步往傅云珩走的方向跟了过去,她可以装是偶遇。

    -

    赛事结束后,博慕迟一行人也回了北城。

    休息两天,她被拎着去和教练开了个会,明年二月便是四年一次的冬奥会,他们所有人都不能放松,都得打好十二分的精神来迎接。

    博慕迟是大家最看好的新起来的滑雪运动员,大家对她期盼很高,自然而然的,她也是教练们第一个“关注”对象。

    开完会定了个初版训练计划,博慕迟趴桌子看着计划表叹气。

    岑青筠听着,哭笑不得:“还叹?”

    博慕迟撇嘴,“这训练度也太大了吧。”

    “嗯?”岑青筠挑眉,“你不想拿金牌了?”

    “……”

    博慕迟无言,“想。”

    她很诚实,野心也都写在脸上。

    岑青筠笑:“想就对了,我这段时间可以给你放假让你出去玩一玩,但六月开始……”她看着博慕迟,“我们要去国外做封闭集训,为国际雪联做准备。”

    博慕迟没什么意见。

    她眼睛亮了起来,“那四五月我真的就放假休息。”

    看她一脸兴奋,岑青筠补充,“基本的日常训练不能落下,我只是给你多点时间休息。”

    休息好,运动员才有可能有更好的状态迎接新的比赛。

    博慕迟噎住,很是勉强,“好吧。”

    岑青筠瞥她,“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博慕迟翘了翘嘴角,朝她眨了眨眼,乖乖道:“听青姐的。”

    岑青筠:“……”

    -

    说是让博慕迟多点时间放松休息,但她还是在训练基地多待了好些天。

    到三月底,博慕迟才从训练队离开。

    她回家住了一晚,就被陈星落的连环电话喊去她公寓住了。

    陈星落他们的新剧即将开机,但剧本很多专业知识的东西还得修改。正好博慕迟有空,她索性让她跟自己一起住,方面沟通。

    迟绿和博延也不怎么管她,她是个成年人,只要她是安全的,她住外面还是家里,对他们来说都一样。

    陈星落一工作就从家里搬了出来。

    博慕迟到她公寓后才想起来,她在这边好像也有一套房子。

    “星星姐。”博慕迟问:“我是不是在这也有一套房子?”

    但她忘记是哪一栋哪层楼了。

    陈星落瞥她,“就在我楼上,忘了?”

    博慕迟:“。”

    陈星落哭笑不得,抬了抬下巴说:“不过你和傅云珩住的更近。”

    博慕迟愣了下,脑海里有一闪而过的诧异:“傅叔叔他们给他安排的房子在我隔壁?”

    他们几家关系好,知道孩子长大了都想要自由空间,所以在他们十八岁时就给他们买了新房。为了他们能相互有个照应,房子买的基本都是同一楼盘同一楼栋的。

    但这地方因为距离傅云珩实习的医院比较远,加上各种原因,他一直都没搬过来住。

    博慕迟估摸着,他实习后如果不留在现在医院,到附近首京医院上班的话,他应该会搬过来。

    陈星落点头,“我遇到过他两次。”

    “啊?”博慕迟惊讶,“他过来干嘛?”

    “装家具什么的吧。”陈星落也没仔细问过,反正她知道的是傅云珩的那套房子年前硬装装好了,现在陆陆续续在往里安排家具。

    新房味道大,大多数不着急入住的人都会让房子和家具通风一年左右。

    博慕迟“哦”了声,明白了。

    她没太将这件事放心上,懒洋洋倒在沙发上,“星星姐。”

    “嗯?”陈星落看她。

    博慕迟一脸乖巧地朝她眨眼,“我饿了。”

    陈星落:“……”

    “你想吃我做的还是酒店做的?”

    “酒店做的。”博慕迟老实回答,因为陈星落的厨艺属实一般般。

    博慕迟沉吟了会,兴致勃勃道:“我们一起动手怎么样?”

    “……”说实话,陈星落觉得这个提议不怎么样,但看博慕迟如此跃跃欲试的神情,她同意了。

    “那要不把小乖他们也都叫来,就当给你回家接风洗尘?”

    博慕迟眼睛一亮,“好啊。”

    她立马去给程晚橙程晚橙他们发消息,程晚橙第一时间回她说马上来。

    “姜既白和贺礼说有事,一个跟人约了球赛,一个同学生日要去吃饭。”

    贺礼是博慕迟小姑的儿子,和迟应年龄差不多大,但他学习成绩比迟应好,所以时间自由。姜既白是博慕迟父母的朋友,年龄和他们相仿,经常凑一起玩。

    他们八个人有一个群,收到回复后,博慕迟将群里人的回复一一转告。

    陈星落挑眉,“那傅云珩呢?”

    博慕迟:“他没理我。”

    “你给他打电话。”陈星落自言自语说:“傅云珩厨艺好,让他来当主厨。”

    “……”

    原本,博慕迟也没有很想吃傅云珩做的东西,但被陈星落这么一说,她肚子里的馋虫不自觉地开始回味傅云珩的手艺。

    她没多犹豫,直接拨通了他电话。

    “喂。”傅云珩还没把白大褂脱下下班,先接到她电话。

    博慕迟摸了下鼻子,心虚问:“你下班了吗?”

    傅云珩将白大褂脱下,淡淡说:“准备,怎么?”

    “就我回家了……”博慕迟底气不太足说:“星星姐说给我接风洗尘,让大家来她家里聚一聚吃个饭。”

    傅云珩听她这语调,敏锐地察觉出不对劲的点。他顿了顿,淡声问:“确定只是让我过去吃饭?”

    博慕迟沉默三秒,实话实说:“先做饭,然后吃饭。”

    傅云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