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十九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华灯初上,星星点点的光接二连三亮起,很是漂亮。

    春天了,窗外吹进来的风都带着股说不出的温柔。

    博慕迟半躺在懒人沙发上,一会看看外面的风景,一会看时间。

    她忍不住哀嚎,“傅云珩怎么还没来?”

    陈星落正在看剧本,听到这话将注意力分了点给她,“先吃点别的垫垫肚?”

    “不要。”博慕迟毫不犹豫拒绝,“我要留着吃傅云珩做的饭菜。”

    他不来还好,他会来博慕迟就真的一点都不想去吃别的东西。因为她实在是太喜欢傅云珩的厨艺了。

    陈星落挑眉,“快了。”

    她估摸着可能是下班高峰期堵车的缘故。

    博慕迟“嗯”了声,捞起手机给他发了条消息。

    博慕迟:「你到哪了?」

    手机震动时,傅云珩刚将车停好。

    他瞥了眼消息内容,回复:「停车场。」

    博慕迟眼睛晶亮:「好的!!小乖应该也要到了。」

    傅云珩抬脚走进电梯,到一楼时,电梯门打开。他还没给博慕迟回复,便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人。

    两人对视一眼,程晚橙边往电梯里走边喊:“云珩哥。”

    傅云珩颔首,“从学校过来的?”

    今天是工作日。

    程晚橙点头,“你刚下班吗?”

    傅云珩应声。

    瞬间,电梯里安静下来。

    程晚橙挠了挠头,一时找不到话题和他聊天,只能尴尬的看手机。

    她跟傅云珩没有博慕迟她们那么熟,所以碰了面也就是简单打个招呼。

    好在电梯中途没有停顿,一下子便到了陈星落家门口。

    两人出电梯时,博慕迟已经等在外边了。

    “小乖!”她朝程晚橙扬手,“快来给兜兜姐看看,是不是又漂亮了。”

    程晚橙笑,直接朝她冲了过去,紧紧抱住她。

    看两人腻歪抱一起,傅云珩见怪不怪。

    他垂眸看向博慕迟,“怎么出来了?”

    “迎接你们呀。”博慕迟在熟人多的时候比单独和傅云珩相处时要活泼,话也更多,“不然多没诚意呀?”

    听到这话,傅云珩还挺想告诉她说——从你给我打电话让我来做饭开始,他就没感受到她的诚意。

    但看两人兴奋的神情,他又觉得做个饭而已,不是什么难事。

    -

    客厅里,博慕迟和程晚橙挤在一起玩手机。

    陈星落良心比两人多一点,跟着傅云珩进了厨房打下手。

    厨房这一片小天地,和喧闹的客厅截然相反。

    她们那边嬉笑声不断,他们这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水声。

    在博慕迟和程晚橙尖叫声和笑声再一次传来时,陈星落瞥了眼旁边的人,“最近如何?”

    她和傅云珩两人站一起,能聊的只有工作。

    “还好。”傅云珩看她,“你呢?”

    “我也还不错。”陈星落说:“我新负责的一部剧四月份要开机了,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和兜兜他们一起过来看看。”

    她礼貌邀请,但她估计傅云珩对这个不感兴趣,应该不会去。

    闻言,傅云珩侧眸看她,不咸不淡问:“兜兜会去现场指导?”

    陈星落一愣,点头:“她这两个月正好休息,我让她过去玩一段时间。”

    傅云珩颔首,“剧组没有专业教练?”

    “……?”

    莫名其妙,陈星落觉得他这话问的还蛮奇怪。

    她转头盯着他看,试图看出些许猫腻。

    “怎么?”傅云珩回看。

    陈星落看他神色一如往常,琢磨了下:“也没什么。”

    她没有太多隐瞒,“专业的教练当然有请,但兜兜能指导的话,当然会更好。”

    更重要的是,博慕迟对这个还蛮有兴趣。

    听到这话,傅云珩没再吭声。

    他转身到冰箱拿青椒时,不经意瞟到打闹的人。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无忧无虑模样。

    “别让她挂名。”

    陈星落正专注洗菜时,耳边突然传来这么一句。

    她愣了下,忽然明白了傅云珩的担忧,“放心,不会。”

    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想要个在影视剧方面的专业老师挂名,但博慕迟不会想要。

    她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出名,也怕引来争议。她不喜欢大家过分关注自己的私生活,她只想大家关注比赛就好。这个陈星落很清楚,当然不会特意给她在剧组安个名头。

    她沉默片刻想了想,“这样说的话,我是不是应该跟导演沟通下,看看要不要在工作人员签的保密协议上加一条和兜兜有关的保密信息?”

    傅云珩默了默,“这个没必要,剧组会有媒体蹲守,总会拍到她的。”

    陈星落了然,有些头疼,“那不让她去剧组?”

    “……”傅云珩无言,淡淡说:“她应该想去玩。”

    其他剧组博慕迟可能没什么兴趣,但滑雪专业的剧组,她一定会想去。

    博慕迟对事物的好奇心比一般人都大。

    陈星落想了想,还真是。

    思及此,她随口道:“说起来,我还是没你想得周到,也没你了解兜兜。”

    “……”

    傅云珩炒菜的动作一滞,没搭腔。

    两人在厨房忙碌了好一会,客厅没心没肺的两人才趴在门口询问:“需要帮忙吗?”

    陈星落摆摆手,“不用,你们只会帮倒忙。”

    博慕迟噎住,反驳说:“哪有,我端菜摆碗还是可以的好吧。”

    她骄傲道:“不信你问傅云珩。”

    傅云珩看了她一眼。

    博慕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看的那一眼,他好像在对她说——这难道是什么值得骄傲的是吗?

    想到他表露出的意思,博慕迟内心戏还蛮多。

    她站在原地沉思半晌,还是抬脚进了厨房,帮忙端菜摆碗。因为她觉得,这就是她值得骄傲的事。

    ……

    -

    博慕迟和程晚橙两个厨房杀手摆好碗筷后,安静坐在餐桌边等待。

    焦急的等待。

    博慕迟时不时往厨房伸长脖子去看,查看进度。

    陈星落打完下手后到阳台接电话去了,厨房里只剩傅云珩一个人。

    从博慕迟这个角度去看,厨房的他长身而立,头顶暖色调的灯光落下,衬得他冷峻精致的眉眼温和了几分。他身上还穿着上班穿的白色衬衫,袖口往上折叠,露出了一小截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

    看着看着,博慕迟不自觉地将眼睛往下挪,落在他切菜的修长手指上。

    傅云珩的手不愧是外科医生的手,瘦且长,骨节分明,拿着菜刀时,仿若是拿着手术刀一般,手法娴熟又漂亮。

    还有点说不出的温柔。

    想到“温柔”这个词,博慕迟晃了晃脑袋。

    想什么呢。

    傅云珩那么冷冷淡淡的一个人,温柔是用在他身上最违和的一个词,更何况是用在做饭的他身上。

    博慕迟直勾勾盯着厨房想着。

    蓦地,傅云珩似察觉到她的目光,撩起眼皮朝她看了过来。

    两人目光相撞。

    傅云珩看着博慕迟傻愣愣的眼神怔了下,顺着她视线往下,落在菜板上。

    他一顿,忽而想明白她这么盯着自己看的原因,有一丝哭笑不得。

    “快了。”傅云珩朝她说了两个字。

    博慕迟愣了下,知道他没多想,连忙回神“哦”了声,欲盖弥彰补充:“其实也没有很急。”

    “什么?”

    坐她对面玩手机的程晚橙陡然听到她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抬起头看她。

    “没什么。”博慕迟指了指,“我跟云宝说话。”

    程晚橙瞅着两人看了看,没发觉什么问题,默默低下头继续玩手机去了。

    晚饭极其丰盛。

    有博慕迟爱吃的能吃的牛肉,鱼和虾,还有陈星落他们能吃的糖醋排骨等。傅云珩做的菜,色泽鲜美,他甚至还有耐心摆盘,让你光是看着就会胃口大开,会产生尝一尝的冲动。

    “哇。”程晚橙是第一次吃傅云珩做的菜,尝了口惊讶的眼睛眯了起来,“云珩哥,你厨艺也太好了吧?”

    她含糊不清,立马又夹了块排骨放嘴里,唯恐慢了就吃不到第二块似的。

    博慕迟眼巴巴地望着,嘴馋到了极点。

    傅云珩看她这样,一时有点儿后悔做排骨了。

    “牛肉味道应该也不错。”他看博慕迟,“尝尝看?”

    博慕迟委屈点头,“我知道肯定不错。”

    可她就是想尝尝排骨的味道。

    博慕迟是运动员,运动员一般不允许吃猪肉。因为猪肉饲料里有一种东西,里面含有兴奋剂之类的东西,会对他们尿检等产生影响。

    “兜兜姐你别怕。”程晚橙喊她,“我跟星星姐一定会快速吃完,不让你多看然后馋。”

    博慕迟:“……”

    说实话,她并没有被安慰到。

    博慕迟化悲愤为食欲,埋头苦吃美味的牛肉和鱼。

    她正吃着,一只虾剥了壳的虾被放进了她碗里。

    博慕迟抬头,对上陈星落的脸。

    “谢谢星星姐。”博慕迟没和她客气,夹起吃说:“还是星星姐对我好。”

    听到这话,程晚橙不甘示弱,也给她剥了两只虾,求夸道:“我对你不好吗兜兜姐。”

    博慕迟被她逗笑,眸光亮晶晶,“好,爱你哦。”

    程晚橙嘻嘻一笑,“应该的。”

    她说着,跟陈星落争宠一样,又给她多剥了几只。

    “好了好了。”博慕迟连忙阻止两人,“我吃不过来了,你们给自己剥吧,不用照顾我了。”

    陈星落:“给你接风洗尘当然要照顾你了。”

    说到这,她瞟了眼坐博慕迟旁边的傅云珩,意思很明显。

    “……”

    博慕迟没想到,傅云珩也会给她剥虾。

    小时候他给自己剥虾很常见,但长大后几乎是没有。因为两人连一起吃饭的次数也少之又少。

    看他推过来的一碗虾肉,博慕迟怔了好一会,反手指着自己问:“给我的?”

    傅云珩把手套摘下,修长的手指再次闯进她瞳眸。

    他“嗯”了声,不紧不慢说了句:“接风洗尘。”

    博慕迟噎住。

    她瞅着面前的虾肉半晌,“勉为其难”接受下来,“谢谢。”

    傅云珩神色淡然:“应该的。”

    博慕迟:“……”

    -

    吃过饭,傅云珩准备离开。

    陈星落在接助理打来的电话,让博慕迟去送他。

    博慕迟乖乖将人送到电梯门口,望着他说了句:“开车注意安全。”

    傅云珩垂睫看她,低声说:“后天赵航生日,真打算跟我一起过去?”

    “……”

    博慕迟点了下头,“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就不去。”

    “没什么不方便。”傅云珩淡淡说:“但他生日基本就是一起吃顿饭,在场的也都是你不认识的男生,怕你会不适应。”

    博慕迟了然,想起了点什么,眉眼弯弯看向他说:“你也会去不是吗?”

    傅云珩微怔,喉结滚了下:“会。”

    “那我有认识的人啊。”博慕迟笑容灿烂地望着他,“你不就是?”

    话说到这份上,傅云珩自然不会再阻止她。

    “那我……下班了过来接你。”

    “会不会太辛苦了点?”博慕迟算了算他今天过来的时间,也差不多一小时。

    她沉吟半晌,主动说:“要不我五点过去医院等你,然后一起过去?”

    傅云珩意外她会这样说,他沉吟片刻没拒绝,“来之前跟我说一声。”

    博慕迟点头,“好。”

    把傅云珩送走,博慕迟回了屋。

    程晚橙探头探脑,小心翼翼说:“云珩哥走了?”

    “走了。”博慕迟看她松了口气的小表情,忍俊不禁,“你这么怕他?”

    “你不觉得他冷酷又严肃吗?”程晚橙瘫在沙发上,“他在的时候,我觉得我懒洋洋躺着都不太好。”

    这点,博慕迟倒觉得还好。

    因为她到傅云珩租房那住的时候,她就是坐没坐相站没站姿的。她平日训练够累了,她真的能躺就只想躺着。

    “他又不会说你什么。”博慕迟到她旁边挤着瘫下,“他就是看起来冷吧?”

    最近这段时间和傅云珩相处下来,博慕迟觉得他应该是个外冷内热的人。或许算不上热,但他对身边的朋友其实不差。

    就拿他找自己要签名照想送给室友这事来说,博慕迟觉得他其实是个有心,会记住其他人喜好的人。

    听博慕迟说完,程晚橙摆摆手:“那是对你。”

    她拉着抱枕盖自己脸上,含糊不清说:“云珩哥对你是比对我们好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博慕迟愣了半晌,戳了戳程晚橙手臂,小声问:“你真觉得他对我好?”

    “是啊。”程晚橙拿开枕头,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她,“你看他只给你剥虾,都不给我们剥的。”

    博慕迟哭笑不得,“那不是你和星星姐都给我剥了,他不剥显得格格不入。”

    “哦。”程晚橙琢磨了下,她说得也有点道理。

    她想了想,有些头疼,“反正我就一直都觉得云珩哥对你比对我们好很多。”

    博慕迟:“……”

    -

    愚人节这天,博慕迟一睡醒就看到了谈书发来的网络流行对话。

    什么爱你的话都在愚人节以玩笑的方式说出口,你不信的话我也有用愚人节来掩饰的借口。

    博慕迟看了看,皱着眉头回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谈书:「不觉得中二吗?」

    博慕迟:「……你都觉得中二了还给我发,是故意的吗?」

    谈书坦坦荡荡:「是啊。」

    博慕迟:「。」

    两人瞎扯几句,博慕迟打了个哈欠问她:「今天准备忙什么呢?」

    谈书:「上班,下班,回家。」

    说到这,她问博慕迟:「今天周五,我明天不上班,晚上要不要约饭然后看电影?」

    博慕迟:「我晚上有事。」

    谈书:「?展开说说什么事。」

    博慕迟哭笑不得,直接给她发了条长语音说自己要去参加傅云珩室友的生日聚餐。

    她忘了自己没将这事告诉谈书了。

    消息发出去三分钟后,她收到了谈书发来的十来个问号。

    博慕迟不懂,跟着给她丢了几个问号。

    半分钟后,谈书电话来了。

    她一开口就是,“你认真的?”

    博慕迟躺床上打了个哈欠,声音闷闷的,“不太好吗?”

    “不是。”谈书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她想到博慕迟和自己说的,低声问:“你是为什么会想去参加傅云珩室友的生日聚餐啊?只是因为那个人是你粉丝,喜欢看你滑雪吗?”

    博慕迟:“还有我跟你说了,我想知道他们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美女!为什么不夸我长得漂亮。”

    “……”谈书无语凝噎,“这真的是你的重点吗?”

    博慕迟:“啊?”

    谈书深呼吸了下,温声道:“你要我提醒你一下,你其实很不喜欢跟陌生人见面认识吗?”

    博慕迟是个熟人面前人来疯,陌生人面前安静乖巧,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的人。和当下很多年轻人的现状差不多,再加上她有滑雪天才运动员这个身份,她更是不喜欢认识陌生人,和陌生人交流。

    博慕迟一愣,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了。

    察觉到她的沉默,谈书沉吟半晌道:“还有,你刚刚说的他们,是指除了傅云珩之外的那些男生,还是包含了傅云珩在内?”

    “……”

    瞬间,电话里的博慕迟更安静了。

    时间滴答流逝,谈书等了好一会也没等到她的答案。她看时间差不多,低低说:“我们明天约着吃饭说吧,我到公司了。”

    博慕迟麻木的点了下头。

    点完,她才反应过来她们是在通电话,谈书根本看不见她动作。

    “好。”博慕迟苦恼地抓了下头发,“你让我想想。”

    谈书:“行。”

    挂了电话,博慕迟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下的羽毛吊灯发了十分钟呆。

    至于发呆在想什么,博慕迟自己也不知道。

    -

    和往常一样,博慕迟起床跑了五公里,然后打车去滑雪场。

    考虑到晚上要到外面吃饭,博慕迟比往常训练的时间更长了一点。

    傅云珩这一天都很忙,连午饭也都是匆匆忙忙往嘴巴里塞了几口,便又忙碌去了。

    庆幸的是,到六点时,忙碌终于可以告一段落。

    他和赵航从手术室出来回科室时,赵航揉了揉酸涩的脖颈说:“今天正常下班应该没问题。”

    傅云珩颔首。

    倏地,一侧路过的护士笑着说:“航哥生日快乐呀。”

    一个科室的都知道今天是赵航生日。

    赵航一笑,“谢谢。”

    他勾着傅云珩肩膀,心情愉悦问:“对了,你待会要回去接人吗?”

    前段时间傅云珩便在宿舍群和他们问过,问赵航介不介意他带个朋友来参加生日聚餐。

    赵航毫不犹豫说不介意。

    他能有什么可介意的,至于其他两位室友,也和赵航一样的想法。能认识傅云珩的朋友,是他们的荣幸。

    “不接。”傅云珩加快脚步往科室那边走,淡声说:“她应该往这边过来了。”

    他手机放办公室了。

    赵航点点头,“那我们能一起走。”

    他说:“我蹭你车。”

    他暂时还没买车,傅云珩是一直都有车。

    傅云珩没意见,走过拐角,前面便是他们的办公室。

    傅云珩低垂着眼,阔步往前,也没注意到斜对面有人。

    忽然间,赵航惊讶出声,“欸。”

    他拍了拍傅云珩肩膀,示意道:“那边有个美女,是病人家属吗?”

    傅云珩头也没抬,声线冷淡:“不知道。”

    赵航:“……”

    他一噎,还想要说点什么,不远处的小护士先喊住了傅云珩:“小傅医生,这位美女说她是你朋友,过来找你的。”

    傅云珩第一时间抬眼,看到站在斜对面戴着口罩望着自己的人。

    博慕迟今天穿了一套棕色格纹套装的衣裙,衣服是小马甲的款式,她在里搭了件很精致的长袖小衬衫,卷发披肩,侧边别了个造型可爱的发夹,看上去格外少女又有气质。

    他微微顿了下,视线往下,落在她的格纹裙上。

    裙子的长度非常有限,露出她纤细白皙的长腿,让人不由自主地多看。

    察觉到傅云珩打量自己的目光,博慕迟有些微不适应。

    她不自在地扯了扯裙子,疑惑问,“很违和?”

    其实博慕迟穿裙子的次数不少,她虽经常训练,但不训练的时候,她很喜欢买裙子,也很喜欢买衣服。她也爱打扮自己,少女的温柔的性感的风格她都会尝试,只要好看就行。

    只不过,她在傅云珩面前好像确实没怎么穿过裙子。

    就大年三十那天,她穿过一次。

    所以她不知道她这样穿于傅云珩而言,是比较突兀不适应的。

    傅云珩回神,将目光转回到她脸庞。

    她戴了口罩,傅云珩看不到她全脸,但就她露出的眉眼,他就知道她是化了妆。眼眸澄澈却闪亮,眼皮上方的眼影涂是不是夸张的颜色,但很blingbling,格外吸睛。

    赵航呆若木鸡半晌,猛地回过神来,“她就是你说要带来跟我们一起吃饭的朋友?”

    两人都还没正式打招呼前,赵航反应过来问。

    傅云珩应声,走到博慕迟面前,低低问:“不是说到门口等我?”

    “来的有点早。”博慕迟双眸明亮看他,“问了干妈你科室,我就上来了。”

    傅云珩一顿,往旁边指了指,“我去换个衣服就可以走,想在外面等我还是里面?”

    博慕迟正想说外面,忽而注意到周围很多偷偷看自己的人,他们眸子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想到这点,博慕迟立马改口,“去里面等你。”

    傅云珩没意见。

    医生的办公室一般不让进,但也没有说禁止外人进入。

    看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科室,傅云珩还顺手将门掩上,赵航和另外两位小护士对看着,脑子里都冒出了一些不那么健康的画面。

    半晌,赵航搓了搓头,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傅云珩什么时候有女生朋友了?”

    不是赵航夸张,实在是傅云珩这个人一点都不会利用他那张让女生前仆后继的脸。

    他们刚上大学那会,学校女生排着队来给傅云珩送情书,表白。偶尔他们从食堂吃完饭出去,都能被拦住。

    每一次,傅云珩都是拒绝的态度。

    刚开始,赵航和其他两位室友都觉得他那是觉得现在跟他表白的女生太普通,所以不想。

    到后来学校校花和他表白,他也拒绝人家后,几个人才发觉——他这个人好像对谈恋爱真的没有想法。

    赵航还特意询问过他,他拒绝那么多美女,是不想谈恋爱呢,还是不喜欢女生。

    听到他的问题,傅云珩很冷漠地扫了他一眼,冷酷无情道:“不想。”

    他根本没有谈恋爱的心思。

    久而久之,给傅云珩表白的人变少了。

    到现在,这人不单没脱单,身边连个异性朋友也没有。所以在傅云珩说要带个朋友一起来吃饭时,他和另外两位室友都没有问他对方是男是女,因往他们就没想过会他会带女孩子过来。

    回过神来,赵航第一时间想给两位室友发消息。

    消息还没发出去,他又觉得不行。他不能提前告诉他们,他要看他们傻眼的表情,最好再拍下来。

    ……

    -

    博慕迟第一回来傅云珩科室,她科室不大不小,也不是单独的那种办公室。

    她环视看了一圈,有好几张桌子,电脑也好几台。

    “你是哪个位置?”博慕迟问。

    傅云珩指了指旁边的,“坐会?”

    博慕迟垂眸一看,他桌子收拾的最整洁最干净。

    她“嗯”了声,看他此刻的模样。

    除了是第一回来他科室,博慕迟也是第一回看他穿白大褂的模样。

    小时候,博慕迟看傅云珩父亲傅言致穿过很多次白大褂,那时候的傅叔叔在她心里,就是很神圣很厉害的一个人。

    当然也很帅。

    现在看傅云珩,她忽然产生了一种——他好像比她记忆里的傅叔叔更帅的感觉。

    傅云珩身形好,她一直都知道。可她并不知道,他穿白大褂时的样子会这么吸引人。

    至少,是吸引她的。

    从她现在这个角度去看,她注意到他将白大褂脱下,露出里面的白衬衫和黑色长裤,衬衫塞进了长裤里,勾勒出他的窄腰。隔着不薄不厚的衬衫,博慕迟隐约觉得……他衣服下挡住的腹肌,也若隐若现。

    想到这一点,她耳朵开始泛红。

    傅云珩把白大褂挂好,翻折衬衫袖子时注意到了博慕迟看着自己的眼神。

    他动作一顿,目光深邃看着她,“兜兜。”

    “啊?”博慕迟猛地回神,一脸心虚看他,“什么?”

    傅云珩:“……”

    他将袖子翻折至小臂位置,低低道:“看什么?”

    “没看什么啊。”博慕迟眼神飘忽地从他身上挪开,举起手扇了扇风,咕哝道:“你办公室有点热。”

    “?”

    傅云珩愣了下,回头看向墙上的空调温度,狐疑说:“你确定?”

    “确定。”博慕迟点头,“你不觉得?”

    傅云珩:“还好。”

    “哦。”博慕迟抿了下唇,语出惊人道:“那可能是你身体比较虚。”

    “……”

    这话出来,两人双双沉默。

    博慕迟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尴尬地想遁地逃走。她嘴唇翕动,无辜地看向傅云珩,“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傅云珩看她红了的耳朵,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他挑了挑眉,慢条斯理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博慕迟不知道,也不想回答。

    她挪开眼看向窗外,生硬地转移话题,“刚刚跟你走一起的那个就是赵航吗?”

    傅云珩不是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会让她难堪的人。

    他顺着她自己给自己找的台阶往下,“嗯。”

    “长得还蛮帅。”博慕迟笑着说:“不愧是喜欢我的人。”

    傅云珩:“……”

    他收拾着要带走的东西,撩了撩眼皮,“他帅?”

    “对啊。”博慕迟点头,“挺帅的,你不觉得吗?”

    她看傅云珩表情不太对劲。

    傅云珩轻扯了下唇,不咸不淡说:“不觉得。”

    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赵航,恰好听到这么两句对话。

    他气得不想给两人单独相处时间,直接将科室的门推开。

    听到声音,两人动作一致地朝他看来。

    这一瞬间,赵航后悔了三秒。

    他好像当了个闪闪发光的电灯泡。

    他正想着,博慕迟的眼睛弯了弯,在朝他笑。

    “傅云珩。”她道:“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傅云珩瞥她,“先别摘口罩,晚点再介绍。”

    博慕迟:“为什么?”

    傅云珩很了解赵航,语气平静道:“现在给你们介绍的话,我们今晚应该没办法顺利离开医院。”

    “……”

    赵航听着两人对话,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他没好气剜了眼傅云珩,很是无语的质问他,“什么叫我们没办法顺利离开医院,难不成你还怕我惦记你女朋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