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二十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空气忽然安静。

    听到他提的这三个字,博慕迟和傅云珩的视线莫名在空中交汇三秒。

    片刻,两人都默契地挪开。

    赵航反应比较迟钝,并未察觉到两人的不对劲,他继续叭叭,“朋友妻不可欺这个道理我很明白行不行,我好歹也是个人。”

    看他越说越离谱,傅云珩顺手将桌上不知道是谁剩下的没吃完的馒头塞进了他嘴里。

    “???”

    赵航唔了两声,瞪圆了眼看着傅云珩。

    傅云珩冷冷觑他一眼,平静道:“你太吵。”

    赵航破罐子破摔,狠狠咬了一口馒头,含糊不清说:“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调侃都不让调侃了?”

    傅云珩睨他,转而看向博慕迟,“他不清楚情况,你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其实傅云珩之所以解释这么一句,是不想让博慕迟误以为自己之前和赵航等人开过她的玩笑。

    但在博慕迟看来,傅云珩这么着急跟自己说明情况,是想和她撇清关系。这人想澄清自己不是他女朋友,而且很着急。

    想到这,博慕迟抿了下唇,神色淡淡:“不会放在心上。”

    她只是对他的澄清有一点点不舒服。

    “出去了吧?”博慕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和傅云珩多说,“我有点饿了。”

    她饿了,是永远都好用的借口。

    傅云珩应声,看向赵航,“到车里给你介绍她。”

    赵航听着两人对话,反应过来道:“你们不是情侣?”

    傅云珩还没出声,博慕迟率先回答,“不是。”

    “……”

    傅云珩看了眼她此刻的神色,猜测她应该是因为赵航的话生气了。他揉了揉额角,低低说:“走吧。”

    -

    三人陆续走出科室,走到停车场傅云珩的车旁。

    博慕迟没等他们,直接打开后座车门上去。

    看她钻进车厢背影,赵航转头看向旁边的人,“你朋友……是不是生气了?”

    他有点儿头疼,“我刚刚口不择言误会你们,她不会跟你闹脾气吧?”

    “会。”傅云珩说。

    赵航:“啊?”

    他没料到傅云珩会这么诚实地回答自己,“她真会闹脾气啊?那怎么办?”

    傅云珩“嗯”了声,想了想说:“不用太担心,她就算闹脾气,也不会拒绝你今晚不太过分的请求。”

    “什么意思?”赵航根本没懂他说的这句话。

    傅云珩拉开车门,侧了侧头跟后座摘下口罩的人对上视线。他手一顿,补充说:“你猜。”

    赵航:“……”

    他边拉开副驾驶门边嘀咕,“你今天说话怎么奇奇——”

    忽然间,赵航像被人掐住了喉咙一样,借着车内后视镜看向镜头里倒映出来的熟悉脸庞。

    他嘴唇微张,扭头看向博慕迟,唯恐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你……”他说了好几个你,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博慕迟忍俊不禁,眉眼弯弯看向他,明艳灼灼,“你好,我是博慕迟。”

    她故意停顿了下,歪着头说:“就是你认识的那个博慕迟。”

    “……”

    车内安静几秒,赵航爆出惊呼声:“卧槽??”

    他瞪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博慕迟,“你是真人?”

    博慕迟无言,看向傅云珩。

    傅云珩瞅着没见过世面的赵航,额角抽了抽,“真人。”

    他冷漠说:“把安全带系上。”

    赵航猛地抬头看他,“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博慕迟?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好过分啊小傅医生。”

    傅云珩:“……”

    他忽然后悔答应带博慕迟和赵航认识了。

    “安静点。”傅云珩冷眼觑他,“再不安静,我就带她回去了。”

    赵航立马闭上嘴,目光灼灼地盯着博慕迟,委屈巴巴模样。

    博慕迟扑哧一笑,“你可以缓一缓。”

    她温声道:“我暂时不会走,我要去蹭顿饭,不知道你欢不欢迎。”

    “欢迎欢迎。”赵航激动不已,“你蹭十顿都行。”

    “……”

    博慕迟一噎,心说倒也不必,她真不是饭桶。

    -

    一路,赵航都在看博慕迟。

    刚开始,博慕迟觉得还好,渐渐的也有点儿不适应。

    傅云珩借着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接收到她求助目光后,轻咳了声,“赵航。”

    “什么?”赵航根本没分给他眼神,随口应,“你说。”

    傅云珩盯着前方路况,和他说今天手术的那个病人情况。

    赵航愣了下,不得不和他讨论起来。

    偶像是很重要,但在医生面前,病人大于一切。

    两人讨论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博慕迟看赵航收回了目光,微微松了口气。

    只是这口气刚送完没多久,她就不自觉地去注意谈起病人情况娓娓道来的傅云珩。

    傅云珩的声音好听,她一直都知道。

    可他在病人面前是什么样子,她是不知道的。

    她抬起眼睫看向声线变得温和的他,在触及到他柔和的眉眼时,有片刻的恍惚。原来在谈起自己病人时的傅云珩,会这么温和。

    他好像脱去了冷冰冰的外衣,让人看到他炙热滚烫的内心。

    似察觉到她目光,在跟赵航说话的傅云珩分了个眼神给她。

    他抬起眼,透过后视镜看她。

    傍晚时候的夕阳特别美,落日余晖透过车窗玻璃照进来,让车厢内更为明亮温暖。

    博慕迟隐约发现,傅云珩的五官被衬得越发深邃,有橙红色落日拂过的缘故,他眉眼都变得立体了很多。而他的那双勾人不自知的桃花眼,更是让人无法忽视。

    走神间,博慕迟甚至忘了收回目光,忘了要去掩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掩饰的情绪。

    等她反应过来时,傅云珩已经出声了。

    “很饿?”

    博慕迟:“……”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给傅云珩留下了一顿不吃就饿得慌的印象?

    博慕迟深深反省了一下,轻摇了摇头,“还好,能撑住。”

    她顺势收回落在他身上的目光。

    傅云珩颔首,“马上到了。”

    他们晚上订的餐厅离医院不远,开车二十分钟就到了。只不过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要比往常多花个十几分钟。

    -

    餐厅是傅云珩订的,赵航之前并不知道他订的是这里。

    跟着往包厢那边走时,他才明白过来傅云珩之前为什么要跟他说,让他来订餐厅。

    这家餐厅,一看就很养生。

    他看向旁边戴上口罩的博慕迟,小声说:“慕迟妹妹,你之前来过这儿吃饭吗?”

    “没有。”博慕迟摇头,“第一次来。”

    赵航点头,拍了拍傅云珩肩膀,“慕迟妹妹吃东西是不是有很多限制?”

    “嗯。”傅云珩神色淡然,“这里的她大部分都能吃。”

    订之前,傅云珩便打电话跟老板沟通过。

    三人到包厢坐下时,博慕迟摘下了口罩。

    赵航第一时间坐在她旁边,谄媚问:“慕迟妹妹要喝茶吗?”

    博慕迟一笑,“我喝水就好。”

    赵航立马给她到了杯温水。

    “谢谢。”博慕迟对上他眼睛,哭笑不得,“傅云珩之前一点都没跟你们透露吗?”

    说到这赵航就来气,他咬牙切齿看向在看菜单的人,愤愤道:“没有。”

    博慕迟:“……”

    “对了。”赵航这才想起来问,“你跟他什么关系?”

    他总觉得身边这两位很熟很熟。

    博慕迟实话实说:“我们两家是邻居,他妈是我干妈。”

    赵航:“草。”

    他没忍住爆个粗口,“傅云珩世界冠军是你小青梅你也不和我们说。”他指责他,“我在宿舍说过多少次我喜欢慕迟妹妹,你都装没听见吗?”

    傅云珩撩起眼皮,冷冰冰看他一眼,“你没问过。”

    赵航噎住,不明白傅云珩的逻辑。他难不成要抓着室友,抓着全校同学问说——你认不认识博慕迟?

    他又不是有病!

    博慕迟听两人斗嘴,有点儿想笑。

    她没想到傅云珩在同学面前这么惹人烦,这么气人。虽然他在他们面前也挺气人的,但和赵航这一比较,博慕迟忽而觉得他对他们真的算温和的。

    没一会,另外两个室友也来了。

    在看到博慕迟时,和赵航差不多,惊呼了好一会才淡定下来。

    紧跟着,三人开始指控傅云珩,骂他不是人,骂他一点同学之情都没有,认识博慕迟竟然从来不提,瞒室友瞒得好苦。

    傅云珩没搭理他们,点好菜后抿了口水,云淡风轻道:“哦。忘了。”

    三人:“???”

    博慕迟在旁边听着,忍俊不禁。

    她没忍住,扭头看向旁边的人说,“我觉得你有点坏。”

    博慕迟忽然靠近,说话流露出来的气息打落在傅云珩耳朵上,有种温热感。

    他稍稍侧了下眸,看她近在咫尺的眼睛、鼻子、嘴巴,喉结上下滚了滚。

    “有吗?”他声音有点低。

    “有。”博慕迟压着声,“你明知故问。”

    傅云珩一笑,眉眼线条变得柔和,“那是他们自找的。”

    博慕迟无言,正想再说他两句,忽然注意到他们俩的距离很近很近。

    为了听她说的悄悄话,傅云珩身子往她这边倾斜了不少。

    他说话时的温热呼吸落在她脸颊,有点儿痒。

    博慕迟怔了怔,耳廓和脸颊开始发烫。

    她走了会神,等傅云珩将眼神落在她身上时,她放在大腿上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

    她不太对劲。

    非常非常的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来源于她面对傅云珩的时候。

    察觉到这一点,博慕迟连吃饭也吃得心不在焉。

    她没注意到自己夹了什么,反正能吃的就往嘴巴里塞。

    倏地,她筷子被人夹住。

    博慕迟皱眉看向夹住自己筷子的人,“你干吗?”

    傅云珩示意她看,“这是排骨。”

    “……”

    博慕迟定睛一看,讪讪道:“我刚没注意。”

    她顿了下,看已经夹起来的排骨再放回去也不合适。她正思考是浪费这一块排骨,还是怎么的时,旁边冒出了一只白瓷碗。

    博慕迟缄默两秒,将排骨放在他碗里。

    傅云珩坦然接下,缓了缓说:“多吃点鱼?”

    博慕迟要多吃鱼,但她不是那么喜欢吃鱼。

    相比较来说,虾和牛肉才是她的最爱。

    “刺太多了。”博慕迟找借口。

    傅云珩瞥她,应了声:“知道了。”

    博慕迟还没明白他这一声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傅云珩已经让服务员重新拿了个干净的碟子。

    他夹起鱼肉,神色专注的将鱼刺挑出。

    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博慕迟得到了大半碟子没有鱼刺的,鲜嫩鱼肉。

    博慕迟怔楞住,嘴唇翕动想说谢谢,又觉得过于生疏。

    蓦地,傅云珩侧头问她,“这样的话,还生气吗?”

    博慕迟懵了下才明白,他指的是在科室里发生的事。

    她摇了摇头,将鱼肉送进嘴里,含糊不清说:“暂时不了。”

    面对这样特别的傅云珩,她怎么可能会真的生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