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二十一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吃过饭,蛋糕送了上来,是赵航另一个室友订的。

    赵航笑了笑,看向博慕迟,“要不我把今年生日愿望给慕迟妹妹吧。”

    “不用不用。”

    博慕迟连忙拒绝,笑说:“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赵航爽朗一笑,感慨道:“说实话有生之年能见到你真人还一起吃饭,对我来说某个大愿望已经实现了。”

    他是真的喜欢滑雪,也真心的喜欢博慕迟,看好她。

    博慕迟弯唇,“谢谢。”

    她也是认真的在表示感谢。

    听两人谢来谢去,傅云珩头疼。

    他提议:“拍个合照吧。”

    他指的是博慕迟和赵航,本身之前就一直念叨着如果能见到博慕迟,他不仅想要她签名照,还想要和她合照。

    当然如果博慕迟不愿意的话,他也不会生气。

    闻言,赵航眼睛一亮。他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博慕迟,听见她说:“好啊。”

    “我们也要跟慕迟妹妹合影。”另外两个室友出声。

    博慕迟:“好。”

    这是她的荣幸。

    除了跟傅云珩三位室友单独都拍了合照外,博慕迟还和他们四人一起拍了一张生日聚餐照片。

    照片是让服务员拍的,拍的非常不错。

    “待会你发一份给我。”她跟傅云珩说。

    傅云珩应声,顿了下问:“我们要——”

    他话还没说出口,赵航突然喊,“慕迟妹妹看我这边。”

    博慕迟和傅云珩动作一致转头,咔嚓一声,赵航拍到了两人呆滞的模样。

    赵航看着照片,爆笑说:“实话说,今晚这张照片拍得最生动。”

    另一位室友凑过去看了看,点头附和,“确实。”

    博慕迟:“……”

    傅云珩:“……”

    看博慕迟不说话,傅云珩皱了下眉,“赵航。”

    他看他,声线低沉:“把刚刚的照片删了。”

    赵航一愣,“啊?”

    傅云珩语气平静道:“你拍照前没有征求当事人同意,把照片删了。”

    “我——”赵航无言,去看博慕迟时才意识到自己这个行为确实不太好。他跟傅云珩几个大男生没所谓,各自手机相册里也都有对方的丑照,但博慕迟不同。

    她是女孩子,和他们也没有很熟。

    “抱歉。”赵航知道自己刚刚的行为不尊重人,“我这就删。”

    博慕迟忙不迭说:“不用删。”

    她好奇地凑过去看,“我想看看拍成什么样了。”

    赵航给她看。

    博慕迟扬了扬眉,自恋道:“我挺好看的呀。”

    赵航:“慕迟妹妹怎么都好看。”

    “……”博慕迟被他逗笑,想了想说:“不过我表情有点儿傻。”

    她沉吟了会,和赵航商量着,“照片你想删就删,不删就留着,但是……”博慕迟弯唇道:“别传到外面去,不然就没人夸我漂亮了。”

    “怎么会没有。”赵航反驳,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郑重承诺,“不过慕迟妹妹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照片传出去,我爸妈都看不到这张照片。”

    博慕迟笑,“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听着两人幼稚的约定,其余三人双双无语。

    傅云珩看了眼博慕迟柔和的眉眼,眼眸闪过一丝浅笑。他微微一顿,提醒说:“吃蛋糕吧。”

    蛋糕热量高,博慕迟一般不怎么吃。

    但她馋。

    她喜欢吃甜食。

    注意到她目光,傅云珩微微一顿,压着声问:“要不要尝一口?”

    “不能吃。”博慕迟意志力很坚定,“吃了就不止一口。”

    傅云珩哭笑不得,“只是尝一尝。”

    博慕迟摇头,“不了吧。”

    她努力地将自己目光从蛋糕上挪开,小声咕哝:“你们快吃,我眼不见为净就好。”

    “……”

    傅云珩也不爱吃甜食,但赵航生日,大家都意思意思吃了一小块。

    好在蛋糕本来订的也不大,所以不算浪费。

    “慕迟妹妹真不吃呀?”赵航看向坐在一旁玩手机的博慕迟。

    傅云珩“嗯”了声,“不太能吃。”

    “一口也不行?”赵航叹了口气,“运动员也太难了吧。”

    傅云珩抬眼去看侧坐着的人,她低垂着眉眼,手机屏幕的光亮折射到她脸庞,衬得她巴掌大的小脸精致无比。

    她今天的妆是搭配她打扮的服装的,没往张扬明艳的方向走,反而有点小女生的软糯,看上去很是邻家妹妹。但傅云珩知道,她其实什么风格都可以,也什么风格都喜欢尝试。

    注意到她紧抿着的嘴角,傅云珩微微怔了怔,用蛋糕勺子轻轻地碰了碰边缘奶油,朝她走近。

    “兜兜。”他嗓音低沉,在有交谈声的包厢里并不明显,可在博慕迟听来,却有种说不出的温柔缱绻。

    她下意识抬头,嘴唇擦过了冰冰凉凉的东西。

    博慕迟一愣,错愕看向傅云珩。

    对视片刻,她垂下眼看他手里拿着的勺子,下意识地去摸嘴角,“我……你……”

    傅云珩看她紧张兮兮的模样,低缓道:“什么?”

    “我刚刚碰到了你勺子奶油吗?”博慕迟紧张问,“你帮我扯张纸。”

    她要擦掉。

    傅云珩“嗯”了声,看她嫣红唇瓣上的白色奶油,神色略有些不自然。

    “只是一点点。”他说,“你抿一下就没有了。”

    蛋糕里不会放兴奋剂含量的东西,至少正常人买的不会,除非有人恶意给博慕迟送蛋糕,那里面用料含量他们不清楚。但今天这个蛋糕傅云珩很清楚的知道,博慕迟能解解馋尝一口。

    听傅云珩这么一说,博慕迟心动了。

    她抬眸和他对视,迟疑道:“真的?”

    傅云珩应声:“只是一点点。”

    怕博慕迟有太大压力,傅云珩神色淡然说:“是你不小心碰到的,不是你想吃的。”

    “……”

    静默片刻。

    博慕迟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正要碰到奶油时,她又缩了回去。

    “你还是帮我拿纸巾吧。”她看傅云珩,“我一年只能吃一次蛋糕,我要把这个珍贵的机会留给自己的生日蛋糕。”

    将唇角的奶油擦完,博慕迟仰头看他,“还有吗?”

    她擦奶油的时候,顺势将口红也擦去了大半。

    傅云珩敛睫,看她红润的唇瓣,喉结轻滚。

    “还有一点。”

    博慕迟一愣,“哪?”

    她今天没戴镜子,也不想摘下口罩去洗手间,她怕被人认出来。

    傅云珩看她呆呆愣愣的模样,眸色沉了沉,微微弯了下腰。

    蓦地,博慕迟眼睫轻颤。

    傅云珩的指腹有茧,应该是会去健身房撸铁的原因,他指腹没有想象中那么细腻。指腹擦过她唇角时,博慕迟不仅听到了他落在自己双颊的呼吸声,还听到了他和自己的心跳声。

    两人靠得很近。

    近到心脏都在自觉回应对方。

    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时候,心脏好像自己给自己找了个伴,让自己不再孤单。

    -

    从餐厅离开,博慕迟的耳朵还是红的。

    她口红也没补,重新将口罩戴上后,便跟傅云珩回了车里。

    其余两位室友也没开车过来,自然而然的五个人挤了一辆车。

    博慕迟毫不意外,被安排到了副驾驶,后座三个大男生坐一起。好在傅云珩这车不是紧凑型,他们坐下也不会显得过分拥挤。

    赵航他们还想再去酒吧转转,博慕迟不太能喝酒,没打算过去。

    傅云珩思忖了会,询问她意见,“我先把他们送去酒吧,再送你回陈星落那边?”

    “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博慕迟道:“你跟他们好好玩吧。”

    听到这话,傅云珩神色寡淡地扫了她一眼,“还是你想我先送你回陈星落那儿?”

    “……”

    这个选择题,博慕迟觉得没什么差别。

    她无言,知道傅云珩不会放心让她一个人打车回去,温声道:“前者。”

    傅云珩颔首。

    把赵航三人送去酒吧,博慕迟跟他们道别,约好下回有时间再一起吃饭后,才跟傅云珩一起离开。

    少了三人,车内忽然安静了许多。

    博慕迟莫名有点不适应。

    她看了眼旁边专注开车的人,目光往上挪了挪,落在他英挺的侧脸。

    路灯的光忽明忽暗地从车窗掠过,影影绰绰照进车内,衬得他眉眼越发立体深邃。

    鬼使神差的,博慕迟想到了在包厢里他给自己擦嘴唇那个瞬间。

    思及此,她下意识抬手想去摸他碰过的地方,她总觉得那个位置好烫,在发烫。

    手刚举起,傅云珩忽而转头朝她看了过来,“你很喜欢赵航?”

    “……”

    博慕迟猛地回神,僵硬地把手举起顺了顺头发,“嗯”了声说:“他挺可爱的呀。”

    傅云珩挑眉,“可爱?”

    “对啊。”博慕迟瞥他,“难道你不觉得?”

    傅云珩缄默片刻,“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会愿意被人夸可爱。”

    博慕迟噎了片刻,无言说:“那是你们跟不上潮流。”

    她义正言辞告知,“可爱是形容人的最高级词语。”

    傅云珩确实跟不上潮流,也确实不知道。

    他点点头,“知道了。”

    “?”

    博慕迟看他不反驳自己,还稍微有点儿不适应。

    她狐疑看他,眼神里打量的意思很足。

    前方绿灯,傅云珩踩下油门,淡淡问:“怎么?”

    “没。”博慕迟转头看向窗外夜景,想了想问:“你们去酒吧的次数多吗?”

    “不多。”

    傅云珩他们日常太忙,再加上怕有各种突发情况,他一般不去酒吧,就算是去了也不怎么喝酒。

    今天是赵航生日,加上明天周末大家都休息,这才有了后面这个安排。

    博慕迟“哦”了声,没再吭声。

    -

    没多久,车子停在陈星落小区门口。

    博慕迟推开车门,回头看向傅云珩,“那我进去了。”她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你……少喝点,注意安全。”

    傅云珩跟着她下车,点点头说:“走吧。”

    “啊?”博慕迟愣住,“走去哪?”

    傅云珩瞥她,“小区。”

    “……”

    博慕迟看他往前走的背影,很是摸不着头脑。

    她狐疑看向旁边人,“你不跟赵航他们去酒吧?”

    傅云珩看她傻乎乎的样子,颇为无奈说:“等会去。”

    博慕迟一怔,脑子灵光起来,“哦。”

    她懂傅云珩意思了,他要把自己送到陈星落家门口。

    他们这个小区很大,陈星落住的是楼王栋,在比较里面靠湖的位置,推开落地窗,一面临湖,一面能看到街景,夜景极美。

    是个日常居住会让人心情放松的地方。

    博慕迟和傅云珩并排走了一小段,她思忖了片刻,还是没忍住说:“这个小区的治安还不错。”

    傅云珩:“嗯。”

    治安不错他们几家父母也不会放心到这给他们订房。

    博慕迟微哽,想着算了,傅云珩不把自己送到家门口是不会罢休的。

    蓦地,她想到小时候的一些事。

    傅云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性子冷,可绅士细心。博慕迟比他小两岁,上幼儿园时候,他每天都会接送她。

    这种接送,指的是被父母送到学校门口后,他会亲自送她到班级里,甚至看着她坐下,才会放心离开。每天放学,他也都是让博慕迟在教室里等他,不要乱跑,他会过来接她。

    博慕迟走神的想,其实傅云珩好像一直对她都还不错。就像那天程晚橙说的一样,他对她,比对他们其他人好很多。

    即便是这么久没见没怎么联系,只要她要求的想要的,他都会满足。虽看上去不那么心甘情愿,但他还是照做了。

    蓦地,手臂被人拉了下。

    博慕迟还没反应过来,耳畔传来他低低的训斥声,“看路。”

    “……”

    博慕迟一顿,这才注意到自己走神间隙要撞树了。

    “哦。”她讪讪,“我没注意。”

    傅云珩侧眸,看她呆滞的神情,“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博慕迟莫名心虚,总不能告诉他说——我在想自己和你小时候的事。

    傅云珩:“……”

    看她不想多说,傅云珩也不再多问。

    两人安静到陈星落家门口,陈星落还在公司加班,还没回来。

    “你一个人在家会不会怕?”傅云珩看了眼空荡荡的客厅,转头问她。

    “不会。”博慕迟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小孩子。”

    她抬眸看向傅云珩,目光澄澈,“你快去酒吧吧,别让赵航他们等太久。”

    傅云珩盯着她看了须臾,确保她是真的可以,这才离开。

    “有事给我们打电话。”他说的我们包括其余小伙伴。

    博慕迟点头,“知道。”

    傅云珩走后,屋子里确实静悄悄的有些吓人。

    博慕迟懒洋洋地躺沙发上,揉了揉吃撑的肚子,掏出手机给陈星落发消息,问她几点回来。

    陈星落消息回的很快:「估计得十二点,我待会还得去酒吧见个投资商。」

    博慕迟:「这么晚去酒吧见投资商?会不会不安全?」

    陈星落:「应该还好,我跟那家酒吧的老板认识,安全有保障。」

    博慕迟:「好,那你去了给我发定位,我放心一些。」

    陈星落:「行,你早点休息。」

    博慕迟给她回了个乖巧小女孩点头的表情包。

    -

    洗了澡,博慕迟接到谈书电话。

    “喂。”她趴在床上接听。

    谈书听她这有气无力的声音,轻轻“啧”了声,“和傅云珩他们一起去吃饭吃得不高兴?”

    “没有呀。”博慕迟道:“还挺高兴的。”

    “那你这个语气听起来,可不像是高兴的样子。”谈书实话实说。

    博慕迟一噎,撑着下巴看着手机,鼓了鼓脸,“也不是不高兴。”她琢磨了下,“我就是有点事想不明白。”

    “什么事?”谈书好奇。

    博慕迟安静片刻,低问:“你觉得傅云珩对我好吗?”

    谈书:“……”

    她沉默须臾,反问:“这个问题你问我?你心里没有答案吗?”

    “有……”博慕迟底气不足道:“那我不就是想找旁观者询问一下嘛。”

    她跟谈书撒娇,“你帮我分析分析。”

    谈书:“停。”她受不了博慕迟撒娇的声调,嗔嗔的,让她光是听着就开始起鸡皮疙瘩。

    博慕迟嘻嘻一笑,“好哦。”

    谈书哭笑不得,好奇道:“你为什么突然提这个事?”

    “就突然发现的。”博慕迟解释。

    谈书“嗯”了声,沉默了好一会说:“以前傅云珩是对你非常好,但现在长大了我也没怎么和你们俩见面,所以还真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你。”

    “……”

    这话说了跟没说似的。

    博慕迟泄气。

    “不过——”谈书一语点穿她,“你之前就特意跟我说过傅云珩去内蒙古看你比赛这件事,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博慕迟沉默。

    谈书挑眉,“真有还是假有?”

    “……”博慕迟其实也说不上来,她就是最近脑袋里总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思考了半天,博慕迟给了谈书答案,“不知道。”

    谈书一噎,很是无语。

    “那你让我分析什么?”

    博慕迟:“不知道。”

    听到这话,谈书磨了磨牙。

    她想,博慕迟这会如果在自己身边的话,她会毫不留情地揍她一顿,这人是故意来搞自己心态的吧。

    察觉到谈书的怒气,博慕迟忍俊不禁地弯了弯唇,“算了不提傅云珩了。”

    她朝她发出邀请,“明天一起看电影?”

    “可以。”谈书答应,“你请客。”

    博慕迟:“好。还想要什么,我也都请。”

    谈书:“反正我明天一分钱都不打算花,至于还想要什么,明天才知道。”

    “……”

    博慕迟纵容着她的无理取闹,一一答应:“行,明天我就把书姐当成祖宗伺候。”

    谈书被她的话逗笑,“你才是我祖宗。”

    博慕迟:“我不是,我是十八岁的少女。”

    她才不要当祖宗,年龄太大。

    谈书:“……”

    跟谈书斗了会嘴,博慕迟打着哈欠让她别挂电话。

    谈书无语,“为什么?”

    “星星姐还没回家。”她泪眼婆娑道:“她说她要去酒吧见个投资商,我不放心。”

    谈书了然,博慕迟看着像是不成熟不懂事的小女生,也是大家宠着长大的,但她在很多事情上想的却很周全。

    她是那种,别人对她好一分,她能还给人九分的人。

    “那你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我怕打扰她谈事。”博慕迟想了想,“我给她发条消息吧。”

    谈书:“可以。”

    给陈星落发完消息等了会,博慕迟也没等到她的回复。

    她皱了下眉,给姜既白发了条消息,问他知不知道陈星落在哪个酒吧谈事情,不知道的话有没有她助理的联系方式。

    姜既白:「我问问看星星姐在哪。」

    博慕迟:「嗯嗯,问到了的话你过去看看,你今天有空吗?」

    姜既白:「我在饭局。」

    博慕迟:「。那我去,你问到把地址发我。」

    姜既白:「我找个人陪你?」

    博慕迟没拒绝。

    她对自己的个人安危很重视,不会一个人在大晚上瞎跑。虽说她不是什么大明星,也不是公众人物,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在自控范围内,她不会允许自己出现意外。

    任何细微可能性会发生的意外,她都尽量避免。

    -

    不过博慕迟没想到,姜既白找的人会是傅云珩。

    她洗过澡了,换了套衣服下楼到小区门口等了几分钟后,看到了傅云珩的车。

    博慕迟怔了下,抬脚走近。

    她刚走到车旁,傅云珩便将车窗降了下来,两人隔着一个位置和一扇车门的距离对看。

    “姜既白找的你?”博慕迟惊讶。

    傅云珩颔首,“上车。”

    博慕迟拉开车门坐上去,闻到了车内一股浓郁的酒味。

    她忐忑三秒,身体往傅云珩那边倾斜些许,“你……”她抿了下唇,眼神茫然看他,委婉说:“我们要不要叫代驾?”

    傅云珩:“……”

    听出她话语里的试探,他无言捏了捏眉骨,嗓音低沉告知,“我刚把赵航他们送回去,我没喝酒,身上也都是酒吧里沾到的味道。”他顿了下,目光深邃看着博慕迟,“不信的话……”

    他想说不信的话你闻闻,可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

    太轻浮太轻佻了,这种话不适合跟博慕迟说。

    闻言,博慕迟眨了下眼,“不信的话怎么?”

    “……”傅云珩无言,正色道:“没什么。”

    他抬手,跟小时候一样揉了揉她柔软的乌发,低缓道:“我不会酒驾。”

    博慕迟其实也觉得他不会,但车内酒味真的太重,她不放心所以问了。

    “嗯。”她把安全带扣上,“那走吧。”

    陈星落约了人谈事的酒吧距离住的地方不算远,开车二十多分钟就能到。

    她和傅云珩刚到酒吧门口,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给震得脑仁疼。博慕迟揉了揉耳朵,望着不远处的酒吧开始头疼。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来这种地方玩。

    “你在车里等?”傅云珩侧眸看她,“酒吧很乱。”

    博慕迟不太放心,“你一个人可以吗?”

    傅云珩应声:“她是跟人谈事,估计是忘了给你回消息。”

    一般而言,陈星落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她警惕性很高,不会有什么事。

    博慕迟迟疑了一瞬,想着自己进去傅云珩还得看紧她,放弃了。

    “那你找到星星姐跟我说一声。”博慕迟示意,“我等你们出来,她要是还没谈完,你就在里面等她吧,我怕她会喝醉。”

    傅云珩颔首。

    看傅云珩走进酒吧的背影,博慕迟走神的想——不愧是常锻炼的人,即便是背影看上去也格外挺括,气质绝绝。他的身形隐于夜色,酒吧门牌的光和路灯光影交汇,拉长他影子。

    让路过的人都不忘朝他投去打量的目光。

    博慕迟环视看了看站在酒吧门口直勾勾看着傅云珩的人,那种不太舒服的感觉更明显了。

    她轻轻眨了眨眼,等人消失在视野后,才收回视线。

    过了会,博慕迟收到傅云珩发来的消息,说是陈星落在酒吧跟投资商拼酒,让她等等,他们待会就出来。

    陈星落其实并不想来见今天这个投资商,但没办法,他是他们新筹备的这部剧最大的投资商。

    陈星落背景也并不弱,有的是人袒护。可她并不想借助家里的力量,她是个倔强也有点自我的人,她刚进她妈影视公司的时候都是一步一步从底层做起。

    千辛万苦走到现在这一步,她自然更不想让父母或叔伯帮忙。

    现在这个项目是她一直心心念念要做的,她更不想让他们插手,那会让她没有成就感。

    为此,她不得不来酒吧见这位投资商。

    她一直知道这人对自己有点意思,可惜的是她对他没有任何意思。陈星落不是个会妥协的人,两人僵持许久,谁也不愿意退后。

    最后的最后,这人提出拼酒。

    如果陈星落今晚可以喝过他,他就答应她提出的条件。

    喝酒不是什么难事,陈星落毫不犹豫应了。

    只是她没想到对方耍诈,她这边只有一个不怎么会喝酒的女助理,她也不会让女助理替自己喝酒,而对方派过来和她拼酒的却是一身形高大的保镖。

    傅云珩进来时,陈星落白的红的不知道喝了多少,她脸颊坨红,已经有了醉意。

    了解清楚情况,傅云珩抬眼看向斜对面的人,神色寡淡,语调疏冷,“她还要喝多少?”

    男人看向眉宇清俊,年龄看上去并不大的傅云珩,勾唇一笑说:“那一排都得喝完。”

    他示意道:“如果你想英雄救美的话,喝完双倍我就答应她的条件。”

    傅云珩看了眼,声音沉静:“可以。”

    他侧眸看向脑子还算清醒的陈星落,“合同带了吗?”

    陈星落一怔,“什么?”

    “把合同给我。”傅云珩淡声,“我看看。”

    陈星落助理立马将合同递给他,傅云珩翻看完,撩起眼皮看向对面的人,“确定喝完就签?”

    “是。”男人饶有兴致看他,“你想挑战?”

    “有何不可?”

    ……

    -

    博慕迟在外面等了许久,才等到傅云珩和陈星落他们出来。

    她原本以为傅云珩会将陈星落搀扶出来,却没想过他们会互换。

    她第一时间推开车门下去,忙不迭地朝他们跑近。

    “怎么回事?”

    陈星落摇了摇头,“待会跟你解释呢。”

    她看博慕迟:“搭把手。”

    博慕迟力气比陈星落大,直接将傅云珩接了过去。

    “要去……医院吗?”她看着傅云珩红了的双颊,有些不放心,“他这是喝了多少?”

    “不用。”傅云珩听到她声音出了声,他嗓音低沉沙哑,在夜色下格外灼人。

    博慕迟不放心,“你确定?”

    傅云珩难受的闭了闭眼,低低说:“确定。”

    博慕迟和陈星落对看一眼,都有些没辙。

    上了车,博慕迟把傅云珩留车里的钥匙给陈星落助理,“她没喝酒吧?”

    陈星落:“没有。”

    她也有点儿晕,坐上副驾驶回头看他们,“你照顾傅云珩?”

    博慕迟点头。

    回去路上,陈星落简单和博慕迟说了说酒吧情况。

    听得博慕迟眉头紧皱,她无言半晌,声音若有似无,“他酒量不是不好吗?”

    她记得傅云珩并不怎么沾酒。

    陈星落后悔不已,“我的错。”

    “不是。”博慕迟安慰她,“是你合作的那个投资方有病。”

    她咕哝:“神经病。”

    蓦地,博慕迟肩膀一重。

    她身子一僵,低垂着眼看向倒在自己肩膀上的人。他呼吸绵长,可能是不舒服的缘故,眉头拧成了川字。

    诡异的,博慕迟想为他抚平眉头。

    她抬起手,又放下。

    前面的小助理在专注开车,陈星落也不舒服的闭上了眼。

    后座,傅云珩的滚烫呼吸因为换姿势的原因,全落在她耳后。当他柔软的唇擦过她耳垂时,博慕迟听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