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二十二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心动总是这样不请自来。

    在你没做好任何准备,毫无预兆时告诉你——你一直不想去深想的问题答案。

    两人的身体靠得很近。

    近到博慕迟能清晰感受到他肌肤源源不断传递过来的温度,炙热滚烫。

    春天了,他们穿的都不算太多。

    傅云珩依旧是在医院的那身衣服,白衬衫和黑色长裤,明明是很简单的打扮,可此刻在她看来,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清冷禁欲感。

    他其实,是真的有点像她傅叔叔。

    博慕迟微微垂下眼看着他,他难受到睡着了,眼睛紧闭,根本不会发现她任何越界的行为。

    她目光大胆的看着他,发现他肤色是和自己很像的冷白色,晒不黑的那种。

    走神的看了片刻,博慕迟顺着往上,掠过他清俊的眉眼,落在他英挺的鼻梁,直至薄唇。

    如果不是环境不允许,博慕迟还挺想碰一碰他的脸的。

    车内寂静无声。

    察觉到自己的冲动后,博慕迟强迫自己转开头看向窗外。窗外路灯街景从她眼前飞速飘过,她脑海里却不自觉地再次浮现自己之前和傅云珩相处的一些画面。

    小时候的,长大后的,很多很多。

    博慕迟一直都觉得自己记忆力不是很好,到当下这一刻她才恍惚察觉——记忆力不好的她,将自己和傅云珩在一起发生的所有事,都记了下来。

    这么多年,也没忘记。

    蓦地,她想到她在内蒙古比赛场上看到他时候的诧异和高兴。

    原来很多事情,其实也不是那么的毫无预兆。至少,她是有过感觉的。

    可是——

    这是不是过于诡异了。

    想到这,博慕迟默默又将视线挪到旁边的人身上。

    从她认识傅云珩的那天起,她就一直只把他当成自己的哥哥,是邻家哥哥。

    后来进国家队两人联系逐渐减少,变得生疏后,博慕迟内心其实还是把他当作哥哥的。

    不然,她也不会在迟绿一声令下就乖乖地去和傅云珩挤他的出租屋。

    虽说当时是其他人都不在家,但她要真的不放心傅云珩,不想去,她也可以去酒店。但她的潜意识里对傅云珩这个人是放心的,她知道他不会对她做什么。或许态度是会冷一点,但他性子如此,她也不会过分放在心上,真的和他计较。

    只不过现在这个发展事态,是博慕迟未曾预料的。

    好在她一向是个比较诚实的人,这点遗传迟绿。她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总能很坦然的承认。

    或许刚开始不敢相信的时候会有所逃避,不愿面对。

    但现在——

    她发现自己逃避不了。

    她那颗砰砰砰在跳动的心脏,迫使她不得不去面对她有点喜欢傅云珩这个事实。

    虽然她也觉得有点儿离谱。

    脑海里也闪过“骨科”这个念头。但也就是一瞬,就被她“呸”掉了,因为傅云珩不是她亲哥哥,她喜欢他不算是世俗不能接受的事。

    博慕迟胡思乱想了会,幽幽叹了口气。

    这口气刚叹出,耳朵边传来低哑的男声,“我身上的味道这么难闻?”

    傅云珩刚清醒了一点,听到的便是博慕迟的叹息声。

    博慕迟一僵,察觉到他从自己肩上离开的动作。她耳朵微红,紧张兮兮道:“不是,我是在想事。”

    傅云珩双眸有很强的醉意,整个人也不像寻常那般清冷,他沉沉应着,脸上挂着笑,“是吗。”

    他不太相信。

    博慕迟转头,“是啊。”

    话落,她注意到傅云珩看自己的眼神。

    喝了酒,他眼神不再清明澄澈,一双本就有些勾人的桃花眼,像蒙上了一层水雾,潋滟灼灼,勾人的厉害。

    至少博慕迟是有被他勾住。

    窗外光影绰绰在他身后的车窗掠过,映衬出他此刻的神情。

    博慕迟不知道自己形容的是否准备,但现在她脑海里就一个念头——傅云珩有点像妖精。

    摄人心魂的那种。

    明明他是清俊的长相,可只要他那双桃花眼一弯,你会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进去。

    博慕迟脑海里有两个人在打架,一个说傅云珩其实是唐僧,一个说他就是妖精,男妖精。

    可无论像谁,这两者都是会“吃人”的。

    一个什么也不做,却依旧能让女妖精为了吃到他而前仆后继,冒死一试;一个微笑或一个媚眼,就能让人沦为裙下之臣,为她鞍前马后,甚至赴死。

    察觉到她在发呆,傅云珩眉梢扬了扬,靠着车窗阖眼,低低道:“待会喊我。”

    “嗯。”博慕迟回神,看他鸦羽般的眼睫毛,轻轻说:“你安心睡吧。”

    -

    傅云珩喝醉了,博慕迟不太放心让他一个人住。

    她想了想,和陈星落意见不谋而合。

    她留傅云珩这边照顾他,助理跟陈星落回家,这样的话两边都有人照看,会安心一些。

    跟陈星落助理交代了几句,博慕迟叮嘱她把人送回家后一定要跟自己说一声,又让她记得给陈星落煮醒酒汤后,才放心地搀扶着傅云珩进小区。

    博慕迟的力气很大,只是在面对傅云珩这么一个身形高大的人来说,还是有点儿吃力。

    走了一段,她嘀咕:“云宝。”

    “嗯?”傅云珩竟然应了她。

    博慕迟一顿,侧头看他,“你有点儿重。”

    傅云珩怔了怔,哑然失笑说:“不用扶我。”

    他往后退了步,身形一晃,“我可以自己走。”

    “……”

    如果没有他刚刚晃的那一下,博慕迟可能会相信他。但现在,她觉得傅云珩在说酒话。

    “你确定?”她问。

    傅云珩:“嗯。”

    博慕迟扬扬眉,眸子里有了笑,“那你往前走几个正步试试。”

    话音落下半分钟,傅云珩都没有动作。

    博慕迟眉眼一弯,“走不了?”

    傅云珩深呼吸了下,闭了闭眼说:“走得了。”

    说话间,他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停下回头看博慕迟。

    博慕迟被他喝醉酒的模样逗笑,唇角往上翘了翘,“小傅医生。”她揶揄,“怎么不走了?”

    傅云珩:“……”

    两人正磨蹭着,一侧忽然走出了漂亮女生。

    邓采薇看了眼博慕迟,又看向傅云珩,她抿了下唇问说:“他是喝醉了吗?”

    博慕迟看着忽然出现的人,微微怔了下,“你是?”

    “我是……”邓采薇对上女生的目光,眼神飘忽说:“我是他邻居,你呢?”

    博慕迟“哦”了声,“他邻居不是一家三口吗?”

    邓采薇一顿,改口说:“我们一栋楼的。”

    闻言,博慕迟微微笑了笑,“这样。”

    她说:“你好。”

    邓采薇看她这张有点熟悉的脸,低声问:“你应该不是他女朋友吧?”

    “不是啊。”博慕迟坦坦荡荡说,“你是?”

    莫名其妙,邓采薇觉得她这话带着些许嘲讽。

    她警惕看她,“你是他同事?”

    “也不是。”博慕迟弯唇,“我是他——”

    她看着不远处傻站着也不催促自己的人,在心里骂了他十句,才说:“我是他女神。”

    “……”

    “???”

    邓采薇不可置信看她,一点都不相信她说的。可看到她的这张脸和身材后,她又产生了些许怀疑。

    这样的身材和长相,好像真的是所有男人都会喜欢的。

    博慕迟没想和邓采薇多说,她丢下这么一句,也没等她再说什么直接将傅云珩拽走了。

    她没再扶他,但也虚虚抓住他手臂,以防他摔跤。

    看两人走远,邓采薇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被蒙了。

    她站在原地狠狠跺了跺脚,气不打一处来。

    博慕迟和她情绪相差无异,也是有点儿生气。

    她和傅云珩进了电梯,两人分别靠在电梯墙上休息。

    想到刚刚的人,博慕迟睁开眼看傅云珩,喊他。

    傅云珩撩起眼皮看她,瞳眸潋滟,“嗯?”

    他嗓音低哑,说不出的性感。

    博慕迟揉了下耳朵,清了清嗓问:“刚刚那个是谁?”

    “哪个?”傅云珩根本没注意。

    博慕迟无言,决定暂时不和醉酒计较。

    -

    到屋门口,博慕迟举着傅云珩的手识别指纹,然后进屋。

    博慕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人已经甩开她的手往沙发上躺着了。

    博慕迟嘴角抽了抽,有点想把他此刻的模样拍下来。

    反差真的,太大太大了。

    她站在鞋柜旁笑了会,才准备换鞋过去。

    打开鞋柜看到里面放着的一双奶白色毛茸茸拖鞋时,博慕迟怔了怔。

    她拿起看了眼,是自己的鞋码。

    没记错的话,上回她在傅云珩这儿住的那几天,傅云珩给她穿的还是他妈偶尔来时候穿的一双,款式非常普通。

    博慕迟没嫌弃,但也和他提过一句,问他说怎么可以买拖鞋买这么普通的,就算是季清影是长辈,也可以拥有少女款的毛茸茸的。

    她记得傅云珩当时很冷淡看她一眼,“什么少女款的?”

    博慕迟掏出手机给他看照片,告诉他是什么款。

    看完后,傅云珩沉默地看她半晌,什么话也没说然后走了。

    ……

    沙发上的人发出了细微动静,让博慕迟从思绪里抽离。

    她扬了扬眉,趿拉上拖鞋朝他走近。

    “你难受吗?”博慕迟看他,“我给你煮点醒酒茶?”

    傅云珩沉沉“嗯”了声。

    博慕迟:“……”

    醒酒茶这种东西,根本不在博慕迟会的范围内。

    她站在厨房发了半分钟呆,不得不给迟绿打电话。博延应酬比较多,经常会喝酒,每次喝酒回家后,迟绿都会忙前忙后给他煮醒酒茶。

    醒酒茶,迟绿很少让阿姨做。

    -

    “你说什么?”接到博慕迟电话,听到她问的问题后,迟绿惊讶地提高了音量,“你喝酒了?”

    博慕迟:“不是我。”

    她怎么可能喝酒,她又不是不滑雪了。

    闻言,迟绿稍稍放心了点,“星星喝酒了?”

    博慕迟含糊应着,“她喝了,傅云珩也喝了。”

    迟绿一愣,不明白问:“什么?”

    博慕迟简单把陈星落的事给她说了说,强调道:“妈,你让爸和陈叔叔他们去收拾那个人,太过分了,他逼着云宝和星星姐都喝了好多酒,两个人都不舒服。”

    博慕迟和陈星落性格不太一样。

    陈星落在工作和生活上比较独立,不喜欢找家里人帮忙,人比较倔强。

    而博慕迟,可能是从小和家里人在一起的时间少,她在父母面前并不是个独立的人,只要能找爸妈帮忙的事,她都不喜欢自己去处理。

    她在父母和亲朋好友面前,就是个除了滑雪厉害,其他所有事都很废物的人。

    听她这么一说,迟绿也跟着生气。

    “你放心,我晚点就把这事告诉你爸。”

    “嗯嗯。”博慕迟沉默了会,想到陈星落的个性,低声道:“不过你们要尊重星星姐意见,先问过她想怎么处理再决定。”

    迟绿应声:“这点爸妈知道。”

    她话锋一转,“那你现在是要给谁煮醒酒茶?”

    博慕迟:“……云宝,星星姐有她助理照顾。”

    “哦。”迟绿眼珠子一转,挑了下眉:“那你找找他那儿的蜂蜜水,我教你怎么煮。”

    博慕迟应下。

    按照迟绿说的步骤,博慕迟在厨房磨蹭了十几分钟,终于把醒酒茶煮好了。

    怕味道很不好,她还特意尝了口。

    怎么说。

    博慕迟没喝过,也不知道正常味道是什么样的。她看向在沙发上睡着的人,硬着头发将醒酒茶端了过去。

    “云宝。”博慕迟喊他,“你起来喝了醒酒茶再睡。”

    傅云珩被她摇醒,双眼迷离看着她,“什么?”

    “醒酒茶。”博慕迟吹了吹,“现在可以喝了。”

    傅云珩没拒绝,接过一口喝下,又躺了下去。

    “……”

    博慕迟无言半晌,想催他去房间睡,又催不动。

    她蹲在沙发边端详他半晌,起身回房给他拿了一床被子出来。给傅云珩盖上时,他的脚动了下,博慕迟被他绊倒,扑进他怀里。

    猝不及防,博慕迟鼻子撞到他坚硬的胸膛。

    虽隔着被子,可还是撞疼了。

    她下意识想凶他,可还没爬起来便对上了傅云珩那双茫然的不明所以的桃花眼。他眼睛长得是真的很漂亮,恰到好处的漂亮,多一分会显得阴柔,少一分又会没有味道。

    鸦羽似的眼睫毛浓密卷翘,跟女孩子似的。

    接近十二点了,周围住户都陆陆续续熄灯睡觉,没有太多喧闹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傅云珩白天出门时开了窗,窗外有风徐徐吹进,吹得让人思绪混乱,头晕目眩。

    两人无声对视了半晌。

    博慕迟嘴唇动了动,在她以为傅云珩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忽而闭上眼再次睡了过去。

    “……”

    -

    半小时后,正在各个软件来回闲逛的谈书,收到了博慕迟发来的一连串笑里藏刀的表情包。

    谈书看着,心里咯噔了下。

    她努力回忆想了想,博慕迟这生气的对象应该不是自己。

    思及此,她忐忑地回了个问号。

    博慕迟:「以后谁再喊傅云珩喝酒!就是跟我势不两立。」

    谈书:「???怎么说。他喝酒对你动手动脚了?你等着,我这就帮你砍了他的手脚。」

    博慕迟:「…………?」

    谈书:「?」

    两人的对话框安静半晌。

    博慕迟发了个无语的表情包给她。

    谈书给她回了一句。

    两人闹了会,谈书才正色问:「说吧,什么事,人还好吗?」

    博慕迟:「还活着,就是生气。」

    谈书:「怎么说?」

    博慕迟:「我准备明天再跟你说。」

    谈书:「???那你今晚给我发消息是故意吊我胃口,让我睡不着然后明天顶着两只熊猫眼去跟你约会吗?」

    博慕迟:「是啊。」

    她坦坦荡荡的承认。

    谈书:「拉黑了。」

    博慕迟:「明天记得把我放出来就行。」

    谈书:「。」

    谈书:「真不说?」

    博慕迟:「见面说吧,我在傅云珩住的这儿,不好给你打电话。」

    谈书想告诉她,不打电话你可以给我发文字版内容,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她怕自己听完后,会更睡不着。

    最后的最后,谈书被博慕迟吸引了注意力,又没得到她给出的任何重点消息。

    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去睡觉。

    博慕迟其实只是有点儿睡不着,需要找个人一起分担睡不着的痛苦。

    虽然有点不是人,但她还是这样做了。

    -

    翌日。

    晨曦微光从没有拉窗帘的窗外照进,早早地刺醒了傅云珩。

    他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

    傅云珩低头看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半晌,转头朝紧闭的房门去看。

    他微微怔了下,缓慢起身朝房间那边走。

    博慕迟睡前没锁门,只是虚虚掩上了。

    傅云珩站在门口挣扎须臾,抬手推开。他一侧眸,便看到了蜷缩在床上背对着自己在睡梦中的人。

    博慕迟睡觉不算老实,被子踢了一半,上半身在被子里,脚露了出来。

    傅云珩看她白皙的脚丫子片刻,深呼吸了下走近,把被子给她盖好,才蹑手蹑脚走出。

    进浴室后,傅云珩看着镜子里略微憔悴的一张脸,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他酒量一般,昨晚那是超出原本可承受范围内的饮酒,所以一时间他对昨晚的所有事都没了记忆。他只迷迷糊糊记得,是博慕迟送他回来的,还强行让他喝了醒酒茶。

    蓦地,脑海里闪过一个片段。

    傅云珩试图想抓住,却失败了。

    他皱了皱眉,掬着一捧冷水往脸上拍了拍,试图让自己彻底清醒。

    ……

    博慕迟是被香味吸引醒来的。

    她躺床上嗅了嗅,肚子开始叫起来。

    博慕迟掀开被子走出房间,一抬眼便看到待在狭小厨房的人。

    傅云珩应该是洗了个澡,身上穿着家居服,整个人看上去柔和了很多,有点生活气息。

    博慕迟正看着,傅云珩扭头朝她看来。

    两人视线交汇。

    傅云珩盯着她看了片刻,率先出声,“洗漱了?”

    “……没。”博慕迟回神。

    “去刷牙。”傅云珩说:“浴室有干净的牙刷和毛巾,马上可以吃早餐了。”

    博慕迟点点头,走进浴室后才察觉出不对劲。

    她琢磨了下,举着牙刷看向傅云珩,“你是不是断片了?”

    “……”

    傅云珩抬起眼睫,“有一点。”

    他问:“我昨晚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吗?”

    博慕迟扬眉,正想说没有。话到嘴边,她改口说:“有。”

    傅云珩:“……”

    他蹙眉,不记得自己喝醉酒会耍酒疯做出格的事了。

    “是什么?”他问。

    博慕迟:“等我刷完牙跟你说。”

    她需要时间好好想想怎么说他才会相信。

    傅云珩点头。

    十分钟后,博慕迟和傅云珩坐在餐桌前。

    她看了眼,早餐是鸡蛋豆浆和面包,简单又方便。

    傅云珩撩起眼皮看她,“可以说了?”

    “……”博慕迟喝了大半杯热水,唇角上扬说:“可以啊,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傅云珩:“你说。”

    “你昨晚——”博慕迟直勾勾看着他,一脸真诚道:“抬手打了我一巴掌。”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