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二十三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客厅忽然变得很静。

    清晨时分,门外有窸窣和邻居走动说话的声音。

    时不时,还夹杂着对面小孩看动画片的主题曲,生活气息浓厚。

    博慕迟耳朵动了动,边注意到那些声音,边紧盯着前面的男人。

    “欸。”她抬了抬下巴,眼睫毛忽闪忽闪,“你怎么不说话?”

    “欸?”傅云珩重点歪了,敛眸看她,“我没名字?”

    博慕迟讪讪:“有。那不是你一直不说话吗?”

    傅云珩看她,目光灼灼,让人无法忽视。

    博慕迟刚开始还能扛住,可这会他眼睛跟会说话似的,让她难以招架。

    想着,她抿了抿唇,含糊问:“你看什么。”

    “看你。”他顿了下,撩起眼皮对上她眼睛,“被我打了的脸。”

    博慕迟:“……”

    她一噎,抬眸瞪他。

    傅云珩神色淡然,认真端详她问:“我力度应该控制的还好?”

    “……”博慕迟上下唇动了下,还没说出话,他低喃声传来,“都没肿。”

    “傅云珩!”博慕迟忍无可忍,气急败坏喊他,“你还真想打我?”

    傅云珩看她瞪圆着眸子的模样,绷了绷,却没绷着。他轻勾了下唇角,把一侧的水推给她手侧,“嗯?”

    他眉峰上扬,“还记得我名字。”

    博慕迟无言,好笑又好气的咕哝,“你明知道我骗你的。”

    “是啊。”傅云珩回答。

    明知道她是骗自己的,为什么还要配合她演戏?

    傅云珩不知道答案,但就觉得看她现在灵动狡黠的模样,很有意思。

    这回,博慕迟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瞅着对面清俊的脸庞看了半晌,决定自己还是先吃早餐比较好。

    吃完早餐,博慕迟看向傅云珩,“你今天一天都休息吗?”

    傅云珩:“晚上要值班。”

    博慕迟挑眉,点了点头说:“那我先回星星姐那边了。”

    她待会还要去滑雪场,下午才是她自由玩乐的时间。

    傅云珩了然,看她身上穿着的衣服道:“等我一会。”

    看傅云珩进房间后,博慕迟掏出手机给担心自己的陈星落回了两条消息。

    刚回完,傅云珩便换了套衣服出来了。

    温度渐渐有所回升,现在的天气是最适合穿衣服的季节,也最舒服。

    傅云珩随手套了件黑色连帽卫衣,搭配深蓝色的牛仔裤,看上去干净利落又阳光,活脱脱一大学生。

    博慕迟一直知道傅云珩其实挺会穿搭的,他母亲是旗袍设计师,懂得不单单是旗袍方面的,耳濡目染之下,他比一般的男孩子都会打扮。

    至少在色彩方面,他有敏锐的直觉,虽不会刻意去打扮,却也比旁人在穿衣上更让人觉得舒服。

    不过博慕迟也得承认,就傅云珩这身高外形,他就算是披个麻布,可能也是好看的。

    注意到她打量目光,傅云珩云淡风轻看她一眼,“怎么?”

    “没。”博慕迟看他,“你要送我?”

    傅云珩颔首。

    闻言,博慕迟也没拒绝。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傅云珩是打车送她。

    -

    坐上出租车后,博慕迟狐疑看他,“怎么不开车?”

    问完这个傻问题,她才想起傅云珩的车在陈星落那边。

    看她反应过来的表情,傅云珩低低说:“车在陈星落那边。”

    “我想起来了。”博慕迟微窘,别开眼看向窗外,“所以你是去开车,然后顺便送我回去的对吧?”

    “……”

    傅云珩理了理她这句话的思路,低缓道:“有什么区别吗?”

    “有啊?”博·斤斤计较·慕迟一本正经说:“你是为了车顺便送我,反过来说车不在星星姐那边的话,你就不会送我不是吗?”

    傅云珩微哽,捏了捏眉骨,“不是。”

    “怎么不是?”博慕迟凑着脑袋到他面前。

    傅云珩看她没有涂任何化妆品的瓷白脸庞,微微一怔,“车在不在那边,我都会把你送回去。”

    他陈述事实。

    博慕迟眉梢稍扬,不紧不慢“哦”了声,“也是。”

    她自言自语,“你总不放心我大早上一个人打车回去,万一遇到坏司机被拐走了呢。”

    “……”

    一直在听两人对话的出租车司机忍无可忍,喊道:“小姑娘,我们没那么坏。”

    博慕迟一愣,有点儿尴尬。

    她忘了控制说话音量,“叔叔。”

    她尴尬一笑,温声道:“我不是在说您,我是说少部分之前出现过的案列,而且——”她看了眼傅云珩,让他帮自己说话。

    接收到她求助的目光,傅云珩眼眸里闪过一丝笑,“她不是那个意思。”

    他声线清冽低沉,语气平静,听上去特别有说服力,“她只是比较皮。”

    这话说出来时,博慕迟耳朵痒了下。

    她盯着傅云珩半晌,在他没注意的地方磨了磨牙。这人,怎么能无形撩她呢。

    司机笑了笑,“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这点我们都能理解。”

    傅云珩颔首,和司机聊了起来,“你们辛苦。”

    莫名的,车内有了两人畅聊的声音。

    博慕迟发现,傅云珩这人冷是冷,可他对什么职业什么类型的人态度都差不多,他不会看不起旁人,说话也一直温煦有理。

    细听,你还会发现他什么都懂,什么都能聊。

    在听到他跟司机聊超市米菜物价时,博慕迟懵逼须臾,朝他投去了探究目光。

    傅云珩扫她一眼,面不改色应着。

    下车后,博慕迟在心里感慨完,好奇不已,“你为什么还知道米菜物价?”

    傅云珩:“……”

    博慕迟想着她前段时间去他家看到的冰箱,咕哝着,“你不是喝露水的嘛?”

    “……”

    傅云珩忍无可忍,抬手敲了下她额头,“谁喝露水?”

    他手指轻轻碰了下,博慕迟额头就烫了起来。

    她眼睫轻颤,掩饰性地挪开眼,“你呀,小傅医生。”

    她和他开玩笑。

    傅云珩好气又好笑解释,“那段时间忙。”

    他忙的时候不会刻意去囤什么东西,怕坏掉。傅云珩不是个喜欢浪费的人。

    博慕迟“哦”了声,神情生动,“原来如此。”

    傅云珩睇她一眼,“陈星落在家吗?”

    “在。”博慕迟说:“她昨晚喝多了酒不舒服。”

    说到这,博慕迟扭头看他,狐疑道:“我记得你酒量不是不好吗,你昨晚怎么——”

    傅云珩点了下头,坦然承认,“是一般。”

    他看博慕迟,淡声说:“昨晚如果是你或者姜既白他们进去接的她,你们也不会看着她一个人喝。”

    博慕迟微怔,深表认同。

    他们都是一群长大的朋友,感情跟其他人终归是不一样。

    不说几家的父母亲如兄弟姐妹,就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深厚感情而言,他们怎么可能允许旁人欺负自己的朋友。他们可以自己互怼欺负,但绝不能容许旁人欺负。

    他们有个共同的特性——护短。

    傅云珩和往常一样,将博慕迟送到陈星落屋门口。

    陈星落昨晚一夜没睡好,这会脸色看上去格外憔悴。

    博慕迟抬手摸了摸她额头,“发烧了?”

    “没有吧。”陈星落眼皮很重,“就是有点不舒服。”

    博慕迟听着,第一时间去看傅云珩,“你给星星姐看看。”

    傅云珩抬脚走近,询问完陈星落身体情况后,让博慕迟去找体温计给她量一量。

    一点不意外,陈星落发起了低烧。

    好在她家一直都备着常用药,退烧药也有。

    “吃多少?”博慕迟看傅云珩,“星星姐不用去医院吗?”

    傅云珩“嗯”了声,“昨晚酒喝太多的缘故,不是大问题。”他示意,“这个药一天吃两次,吃两天应该差不多了。”

    博慕迟乖乖记下。

    傅云珩说完,便准备离开。

    博慕迟“欸”了声,在碰到傅云珩看过来的视线后,立马改口,“我待会要去滑雪场,你没别的重要事情的话,留在这帮忙照顾星星姐?”

    “……”

    说完,博慕迟隐约觉得这话有哪里不太对。

    两人无声对视半晌,傅云珩淡淡说:“给颜姨打个电话,让她过来。”

    他说的颜姨是陈星落妈妈颜秋枳。

    傅云珩停顿了下,忽而问看:“你一个人去滑雪场?”

    “对啊。”博慕迟道:“之前星星姐说要陪我一起去,但她都生病了肯定不能再去那儿吹风吧。”

    傅云珩缄默片刻,敛着眼睫看她须臾,“先去给颜姨打电话。”

    博慕迟轻眨了下眼,主动问:“你要陪我去滑雪场?”

    “正好有空。”傅云珩语气平静地陈述事实。

    闻言,博慕迟挑了挑眉,拖着腔调“哦”了声。

    傅云珩:“……”

    他怎么觉得,她这声别有深意呢。

    -

    给颜秋枳打完电话,等她过来后,博慕迟才跟傅云珩出发去滑雪场。

    傅云珩没精力去滑雪,博慕迟也不强求。

    她早就习惯了一个人训练,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换上滑雪服抱着雪板准备去高级道时,她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等自己的人。

    博慕迟怔了怔,有些许意外,“你不是在车里休息?”

    傅云珩看向人不多的滑雪场,又垂睫看她身上穿着的粉白滑雪服,“等我一会?”

    他说:“我去租套衣服。”

    他刚刚之所以不想过来,一是真的还有点不舒服,二是没带滑雪服。滑雪场的滑雪服,都是大家穿过的,傅云珩有轻微的洁癖,不喜欢在滑雪场租衣服。

    可刚刚那瞬间看博慕迟一个人背着包走进滑雪场的背影,他忽而有了恻隐之心。

    他不忍心看博慕迟自己在滑雪场训练。

    博慕迟毫不犹豫点头,语调欢快说:“你去吧,别说一会,等小傅医生半小时我也可以的。”

    傅云珩:“……”

    他无奈低笑,举止亲昵地拍了下她脑袋,“别到风口等。”

    博慕迟翘了下嘴角,朝他眨了下眼,活力满满,“好哦。”

    ……

    傅云珩租的滑雪服,是一套黑色的,只有袖口位置上有点白色料子。

    他换出来时,整个人比穿其他衣服更为冷峻。但莫名,有点吸引博慕迟。

    哦。

    看到傅云珩抬手弄衣服拉链的时候,博慕迟将“有点吸引自己”改成了“非常吸引自己”。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傅云珩穿滑雪服酷冷酷冷的。

    两人坐缆车去高级道。

    午后的阳光刺目耀眼,博慕迟侧眸观察了下旁边的人,和他闲扯,“你上回来滑雪场是什么时候?”

    傅云珩:“忘了。”

    他是真记不清了。

    本来年前赵航想组织大家来的,但时间凑不上,这个计划也就作罢。

    博慕迟噎了片刻,别开眼不想再看他。

    她怕自己会被他说的话气到,然后减少对他的喜欢。

    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傅云珩有点儿无奈,低低说:“没时间。”

    他不是不喜欢滑雪,也不是不来。只不过对他这种刚上班半年的医院实习生来说,稍微有一两天假期或半天假期,他们真的更愿意在家睡觉补充精力。

    博慕迟懂他这话的意思。

    她默了默,视线往下一垂,“可你日常锻炼还挺多的。”

    傅云珩瞥她,“还好。”

    他其实也就是一周四五天晨跑,有假的时候会抽两小时去健身房。

    于医生而言,有好的精力和体魄至关重要。

    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突发意外,就需要熬夜,甚至于需要连续十几小时待在手术室不停歇。

    不单是傅云珩,其他人医生护士日常大多都会坚持锻炼。

    没一会,两人抵达高级道顶端。

    博慕迟将雪镜从眼睛上拉下,看向傅云珩,“你要不要先试试?”

    “试什么?”傅云珩看她。

    博慕迟委婉道:“你不是很久没滑了吗,先试试感觉。”

    她其实觉得,傅云珩应该先去中级道练练再过来。

    傅云珩听出她话外之音,哑然失笑,“不用。”

    他说:“学会的东西忘不了。”

    博慕迟扬了扬眉,“哦!”

    她重重点头,“那比比?”

    “……”

    傅云珩看她狡黠明亮的眼睛,很是无奈。

    “比什么?”他顺着问,也没提醒她说——你是个专业的运动员,跟我比不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吗?

    “速度。”博慕迟一本正经道:“技巧太欺负你了。”

    傅云珩抬了下眼,嗓音含了笑,“我是不是该说声谢谢?”

    谢谢她还记得自己技巧比不过她。

    博慕迟微窘,听出他话语里的揶揄,嗔嗔瞪了他一眼,“比不比?”

    “比。”傅云珩迫不得已纵容她,“赌注是什么?”

    博慕迟边卡雪板边说:“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件事,你赢了我答应你一件。至于什么事,我还没想好。”

    傅云珩应声:“可以。”

    两人站在同一起跑线。

    博慕迟扭头看他,“公平起见,我让你五秒。”

    “不用。”傅云珩没有半丝犹豫拒绝。

    似想到了什么,他忽然笑了下,“输也得输得坦荡。”

    博慕迟一怔,看他眉目舒展的模样,心脏跳动好似漏了一拍。

    她抿了下唇,轻轻应着:“那你不会说我欺负人吧?”

    傅云珩瞥她,神情放松,翘了下嘴角说:“岂敢。”

    他说这话时,语调是正常的,和往常没太大区别。

    但在当下,博慕迟就觉得他心情应该还不错。她耳朵微动,弯了弯唇,笑脸盈盈看他,“那开始?”

    傅云珩颔首。

    少顷,两道身影从高级滑道飞驰而出,速度快到让人都难以捕捉。

    他们的姿态洒脱又恣意,在日光下绽放光芒,追逐着。雪尘飞扬,白茫茫的雪花飞出,让人迷了眼。

    博慕迟喜欢滑雪,是因为滑雪能带她滑入云端看到很多旁人看不到的美景。

    她很喜欢白茫茫一片的景色,也喜欢掌握脚下踩着的雪板。滑雪时,她总觉得她自己掌握的不单单是雪板,还有自己的人生。

    傅云珩注意到旁边人飞跃而出,看她消失在自己视野里的身影时,恍惚有种特别的感觉。

    他忽而明白了,为什么赵航他们那么多人会喜欢博慕迟。因为滑雪时的她,不仅仅飒,还有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自信,这种自信是她的底气。

    在滑雪这条路上,博慕迟一直心无杂念,勇往直前。

    她不是没遇到过困难,也不是没遇到过挫折,可她一直在坚持,坚持常人半途而废的一条路,忍受一个人训练时的寂寞。

    即便如此,她却永远活得像个小太阳,活力十足,狡黠灵动。

    和她在一起久了,情绪会不自觉被她所感染。

    这一点,傅云珩早就有所察觉。

    “你怎么这么慢?”博慕迟在终点等傅云珩,等了好一会他才过来。

    傅云珩看她明艳的这张脸,她双眸在发亮发光,犹如蓝天下挂着的太阳一般,耀眼夺目。

    他应声,“有点生疏。”

    博慕迟瞥他,暂时相信他这个理由。

    她揉了揉肩膀,“继续吗?”

    她说:“我要练练技巧。”

    傅云珩颔首。

    -

    两人在滑雪场待到中午才离开。

    知道她跟谈书约了一起吃午饭,傅云珩也没什么特别情绪,将她放到约定地点的商场门口,便离开了。

    看傅云珩的车驶入大马路,博慕迟挑了挑眉,自我感慨——不着急不着急,慢慢来。

    蓦地,肩膀被人拍了下。

    她一回头便对上了谈书打量的目光。

    谈书来来回回看了她好一会,轻轻“啧”了声,“看谁呢?”

    “傅云珩。”博慕迟没瞒她,“我们上午一起去滑雪场了。”

    谈书挑眉,诧异道:“他竟然陪你去滑雪场?”

    “不行?”博慕迟怼她。

    “你求他了?”

    博慕迟噎住,没好气朝她翻了个白眼,“我不求他难道他就不会陪我去?”

    谈书沉默了会,实话实说:“如果是小学的时候,他肯定会陪你去。可现在吧,我觉得还真有点悬。”

    博慕迟睨她一眼,勾着她手臂轻哼,“好好说话,今天我可是你的金主姐姐。”

    谈书“哦”了声,立马改口,“我觉得只要你想去,无论去哪里,傅云珩都会陪你,你觉得呢?”

    “……”博慕迟无语,“有点假。”

    谈书嘻嘻一笑,挽着她手臂,“这不是你强迫我说的嘛。”

    博慕迟不理她。

    两人说说笑笑往餐厅那边走。

    到包厢坐下后,谈书迫不及待问她,“快快快,你给我说昨晚要跟我说的事是什么?”

    博慕迟看她着急的模样,示意道:“渴了。”

    “……”

    谈书觑她一眼,给她倒了杯水。

    博慕迟弯唇,抿了小半杯后才说:“我就是想跟你说,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猝不及防,谈书一口水喷出。

    博慕迟眼疾手快躲开,没让水喷自己身上。

    谈书一边扯着纸巾擦嘴擦桌,一边着急问:“谁?”

    博慕迟朝她露出一个神秘微笑,“这人你也认识。”

    谈书安静三秒,“傅云珩?”

    博慕迟点头,“你怎么一点都不意外?”

    “本来就不意外。”谈书诚恳说:“要不是我心有所属了,我可能也会喜欢傅云珩。”

    这回被呛住的是博慕迟。

    她不可置信看她,“为什么?”

    “长得帅,优秀,身材好,声音好听,这难道不值得喜欢?”谈书给她列傅云珩优点。

    博慕迟微哽,吐槽:“你有点儿肤浅。”

    “你这个颜控有什么资格吐槽我肤浅?”谈书瞥她,“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傅云珩这个人有种很特别的品质你没发现吗?”

    博慕迟眨眼,“什么?”

    “就是他这个人虽然很冷漠,看上去也不好相处,可实际上他骨子里很尊重女孩子,绅士又有风度,又是个全能型选手,我想熟悉他了解他的人,很难不喜欢上他。”谈书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分析傅云珩这个人。

    博慕迟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

    “然后呢?”夸完傅云珩,谈书一脸八卦看她,“你要追他?”

    “为什么是我追?”博慕迟反问。

    谈书:“你喜欢他呀,你不想让他当你男朋友?”

    闻言,博慕迟微微笑说:“那我可以让他也喜欢上我,然后追我呀。”

    谈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