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二十五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看到傅云珩的回复,博慕迟歪着头想象了一下他敲下这几个字的模样。

    应该是无可奈何的。

    不意外的话,他看得出项链是她摘下来塞枕头下的。至于能不能发现她是故意留在那的,有待考察。

    思及此,博慕迟忍俊不禁,嘴角上扬,满眼笑意。

    “在打什么坏主意?”谈书找了本两本小说回来,一看到的便是她这笑脸盈盈,满目含春的模样。

    她轻轻“啧”了声,压着语调在她旁边坐下:“在计划套路傅云珩?”

    博慕迟在她面前向来没什么小秘密,她给她看了眼两人的聊天界面。

    看完,谈书沉默了。

    她目光灼灼看着面前的人,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你这样看我干嘛?”博慕迟大大方方接受她的打量。

    谈书默了默,缓声说:“傅云珩知道他的小青梅小心思这么多的吗?项链是你故意留在那的吧?”

    博慕迟扬眉,夸她,“不愧是从小和我狼狈为奸的谈书,真了解我。”

    谈书一噎,“谁和你狼狈为奸了?”

    她小时候明明也总是被她套路好不好,才不得不加入她。

    博慕迟扑哧一笑,眉眼明艳耀眼,“你呀。”

    她一本正经说。

    “……”谈书没好气睇她一眼,把话题重新拉回到傅云珩身上,点了点她手机示意,“你不给他回消息?”

    博慕迟:“回。”

    话虽如此,她却一点也不着急的模样。

    谈书看她退出微信,到手机地图app上输入两个小区名字搜索距离。

    她瞥了眼,“这是?”

    “一个我现在住的小区,一个傅云珩住的。”博慕迟道,“我看看我要是晨跑的话,要跑多久能到。”

    谈书:“……”

    她瞄了眼,十二公里。

    挺好,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像博慕迟这样去套路人。

    看完路线,博慕迟才慢吞吞给傅云珩回:「你几点去医院?我晚点过去你还在家吗?」

    傅云珩消息回的很快:「你想几点过来。」

    博慕迟:「我跟谈书还在外面,还不确定几点回去。」

    傅云珩:「我五点去医院。」

    医院晚班没那么早,但傅云珩习惯性提早过去一些,了解白天医生负责的病人情况,方便晚上有突发情况也好第一时间有方案应对。

    当然,这也是在时间充裕的情况下,他会这样安排自己的工作。

    博慕迟:「。」

    傅云珩:「?」

    博慕迟无语,压着声给他发了条调侃的语音:“小傅医生,需要我提醒你一下吗,现在已经四点半了。”

    听完博慕迟语音,傅云珩很是礼尚往来。

    “没注意。”他顿了下,嗓音低低的回应她,调侃的喊了她一句,“兜兜妹妹。”

    博慕迟耳朵一麻,连喉咙都有点儿痒。

    傅云珩是故意的吗?

    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很好听?

    一侧听完全程的谈书大为震惊,她喝了大半杯水压惊,扭头看着博慕迟说:“傅云珩以前跟你聊天也这样?”

    博慕迟怔了下,茫然地点了点头。

    谈书:“你好强。”

    “啊?”博慕迟不解,“怎么说?”

    “他这声线,还有逗你的这个态度,你到现在才心动还不够强吗?”要换作是她,早沦陷了。

    谈书对自己在美色和音色方面的抵御力,很有自知之明。

    “……”

    博慕迟无言,“我之前都好久没和他联系了。”

    闻言,谈书拍了拍她肩膀,叹了口气说:“遗憾啊,你就应该在傅云珩高中就抓着他谈个恋爱。”

    博慕迟微哽,让她清醒点,傅云珩高中的时候,她才初中。

    他们俩要真的早恋,腿都会被两家家长打断。

    谈书:“……那断腿的应该只有傅云珩,你的腿应该没人敢打断。”

    博慕迟:“……”

    这也没太大差别。

    最后,博慕迟想了两个方案让傅云珩选。

    一是傅云珩把项链带去医院,她晚上去医院找他拿,二是她有点想吃他小区门口的素包子了,她明天早上晨跑过去拿。

    傅云珩选了前者,但还是跟她提前打了预防针。

    他晚上如果有突发情况的话,她去医院了可能也拿不到。

    博慕迟对这个并不在意,悠闲自在回:「没事,你要是忙的话,我就当去医院散了个步。」

    傅云珩:「……嗯。」

    -

    五点半,傅云珩准时出现在医院。

    王明轩看到他时,还以为自己钟表时间错乱了。

    “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他是白班,这会还不到下班时间,但因为他科室不算忙碌的缘故,相对轻松一点。

    傅云珩“嗯”了声,“闲着也是闲着。”

    王明轩一噎。

    傅云珩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淡淡说:“你上回找我帮忙看的病例资料我看了,我做了个简单的分析,不过具体情况还得让病人重新来医院拍片看过才知道。”

    怕他不放心,傅云珩低语,“分析我让束师兄帮忙看过了,大概就是那么几个情况。”

    前几天,王明轩找傅云珩帮忙看一份病例。

    病例不是他科室的,是他一个远房亲戚的,几年前做过一次肿瘤手术,恢复正常后,现在又出现了一些别的症状。

    傅云珩专业是神经外科,目前也是在神经外科实习,虽比不上有经验的老医生,但他在这方面的研究并不比转正的医生少,甚至于他的想法和尝试也比一般人都要大胆一些。

    王明轩当然也不是找他帮忙手术,就是先看看情况。

    “行。”王明轩接过,撞了撞他肩膀,笑说:“谢了。”

    傅云珩:“客气。”

    他道:“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王明轩正要点头,忽然想起件事,“对了你下周六休息吗?”

    傅云珩:“有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王明轩尴尬笑笑,“我女朋友说工作太累了,周六出去玩玩,让我把你叫上。”

    王明轩女朋友孟梦是他们学校的,不过不同系。他女朋友是财会专业的。

    傅云珩在校的时候虽算不上风云人物,但确实是个很多人都瞻仰不到的优秀人才。惦记他的人很多,没办法要到联系方式的也很多。

    王明轩女友孟梦的室友便是其中之一。

    偶然一次,几个人凑一起吃了一顿饭。她第一眼便看上了傅云珩,对他发起猛烈追求,奈何高岭之花难摘,这么几年过去了也没任何进展。

    周六是孟梦室友生日,孟梦问她要什么生日礼物时,她说就想和傅云珩他们一起吃个饭,出去玩玩。

    孟梦没辙,不忍心看室友伤心,只能托王明轩过来问问。

    要傅云珩拒绝,那她也无能为力。

    “我去当电灯泡?”傅云珩不甚在意地问。

    王明轩微哽,“肯定不止我们俩。”

    他看傅云珩,期待值升高,“周末出去放松放松,也没什么不好。”

    傅云珩瞥他一眼,知道他内心想法。

    他低缓说:“你们去吧,我有事。”

    王明轩正想问什么事,被傅云珩看了眼,无奈将到嘴边的话压了回去。

    算了,其实问之前,他就知道没多大希望。

    ……

    傅云珩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从王明轩科室回到神经外科后,便专注地坐在电脑前继续修论文。

    莫名的,他今天在家里有些静不下心来。

    “医生哥哥。”倏地,耳垂传来熟悉的小女孩声音。

    傅云珩扭头一看,是病房里的小女孩跑了过来。

    他一怔,笑着起身蹲在她面前,“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小女孩是他们科室上周接的病人,目前还在病情观察期。

    小女孩天真又活泼,刚住进来三四天,便能将科室所有的医师护士认全。在这些医生护士里,她最喜欢傅云珩,第二喜欢赵航。

    护士问过为什么这样排名,她给出的答案是傅云珩最帅最温柔,而赵航最有趣,总是给她带吃的。

    傅云珩最好看所有人都认可,但说他最温柔,医生护士们其实并不这样想。

    不过他们也不会阻止她喜欢傅云珩。

    这不,她又撒娇让护士姐姐帮助她来了傅云珩办公室。

    “我不是一个人跑出来的。”小女孩叫啾啾,长得非常可爱又灵动,一双大眼睛黑亮似葡萄,特别吸睛。

    她往外指了指,奶声奶气说:“是护士姐姐带我过来的。”

    傅云珩了然,抬手摸了摸她脑袋,“吃饭了吗?”

    “还没有。”说到这,她动作明确地摸了摸肚子,眨巴着眼睛说:“饿了。”

    “……”

    看着她此刻的样子,傅云珩脑海里陡然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

    他记得小时候的博慕迟也是这样。她运动量大,饿得也比一般人快,一天吃除了早中晚餐外,还得有上下午加餐。只要有一顿饭晚了,她就会抱着肚子喊饿,夸张到极点。

    倏地,傅云珩又纠正了下自己所想。

    不单单是小时候,现在的博慕迟,其实也没改变太多。

    “哥哥。”啾啾扬起肉肉的小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在发呆吗?”

    傅云珩哭笑不得,和她平视着,捏了捏她的脸,“你知道发呆是什么意思?”

    “知道呀。”她回答,“妈妈就经常看着我发呆。”

    傅云珩一怔,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他垂眸掩下眸子里波动的情绪,伸手摸了摸她脑袋,语调柔和说:“想吃什么,哥哥给你买好不好?”

    啾啾眼睛晶亮,灿若星辰:“我想吃冰淇淋。”

    “……”

    看傅云珩不说话,啾啾嘴角抿成直线,小声说:“哥哥,我不可以吃吗?”

    她妈妈就不让她吃。

    傅云珩“嗯”了声,柔声说:“哥哥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那我想吃糖葫芦。”啾啾大声说。

    傅云珩线条柔和了些许,应声:“好,给你买糖葫芦。”

    医院门口经常会有卖糖葫芦的大姐大叔,傅云珩跟啾啾的妈妈说了声,便牵着她出去了。

    她现在是观察期,暂时并未决定手术,年龄太小,他们都希望先给她保守治疗。她这个年龄的小女孩,能不动手术就最好不动。

    所以比较来说,啾啾在医院是自由的。

    傅云珩还不到上班时间,时间也是自由的。

    束正阳来的时候,他正要和啾啾出去。

    听到啾啾说傅云珩要给她买糖葫芦,束正阳扬了扬眉,从钱包里掏出二十块钱,“多买两串,这是正阳哥哥请你吃的。”

    傅云珩额角一抽,瞅着束正阳,“师兄,这也要比?”

    “那当然。”束正阳道:“我正在争取排第二呢。”

    他指的是啾啾最喜欢医生的排名。

    傅云珩觉得他还蛮幼稚的,但也没多说。

    啾啾听着两人对话,把钱还给束正阳,“妈妈说不可以随便要哥哥姐姐的钱。”

    束正阳一笑,弯腰蹲下,“这是正阳哥哥给我们啾啾买糖葫芦的,可以要。”

    “不行不行。”啾啾背着手不愿意收。

    束正阳没辙,只能求助傅云珩。

    傅云珩接过,“糖葫芦不能多吃,哥哥拿着你正阳哥哥的钱给你买个玩具好不好?”

    啾啾就是个小女孩,听到“玩具”两个字,喜形于色,“好!”

    “……”

    -

    博慕迟“散步”到医院门口,还没进去就看到了熟悉的背影。

    她扬了扬眉,慢吞吞踱步走近,也不出声打扰。

    走近了,她才注意到傅云珩旁边还站着一个绑着两个小揪揪的小女孩。

    两人站在卖糖葫芦的大叔面前,傅云珩拿下一串糖葫芦,递给小女孩的时候顺势蹲了下去,和她同在一样的高度交流。

    博慕迟愣怔的看着,看到他侧对着小女孩露出的眉眼柔和的神情。

    很温柔很温柔。

    这个词钻进她脑海里时,博慕迟对自己的认知产生了些许偏差。

    傅云珩会有温柔的一面吗?

    换作是以前,她肯定说没有。

    可现在事实摆在她面前,她就算嘴硬不愿意承认也得承认。傅云珩对小女孩是温柔的。

    他唇角在上扬,满眼笑意。

    是她很久没见到的他隐藏起来的一面。

    其实博慕迟依稀有点记忆,小时候的傅云珩是温柔的。至少对她,对季云舒,他都是温柔有耐心的。

    后来怎么“长歪”了,博慕迟就不得而知。

    因为她个性也有不小变化,随着年龄增长各方面原因,人总会有改变的。这是自然现象。

    她正胡思乱想着,傅云珩终于注意到了她这号人物。

    两人视线相撞。

    片刻,没等博慕迟挪动身体,傅云珩已经抬脚朝她走了过来。

    他今天穿的依旧清爽干净,上班期间永远不变的黑裤白衣搭配,和前两天看到不同的是,他今天上身是一件圆领t恤搭配的白衬衫。

    博慕迟猜,他可能是觉得穿一件还有点冷。

    “发什么呆?”傅云珩走至她面前。

    博慕迟眨了下眼,抬眸看他,又看了看他手里牵着的漂亮小女孩。看两人手指勾着,博慕迟小气地生出了点醋意,长大后她都还没跟傅云珩牵过手呢!

    内心想法很多,情绪波动很明显,但面上的她却淡定如神,“在想——”

    她说:“我们小傅医生什么时候开始带小朋友玩了。”

    傅云珩瞥她一眼,神色自若道:“我没记错的话,我五岁那年就带过小朋友玩。”

    “……”博慕迟愣住,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后,耳朵莫名发烫,“哦。”

    她抿了下唇,佯装淡定说:“可是你带的小朋友已经不记得了。”

    “嗯。”

    傅云珩并不生气,点点头陈述事实,“她记性是不太好。”

    博慕迟噎住。

    她瞅着面前的傅云珩,一时不知道他是在说自己记性真不好,还是调侃她?

    她有点儿摸不着头脑,正想再说点什么时,小女孩先出声了。

    “哥哥。”啾啾边舔着糖葫芦边扯傅云珩衣服,“这个漂亮姐姐是谁呀?”

    “就是漂亮姐姐。”博慕迟主动回答,蹲下和她说话,“你也好漂亮呀,你是漂亮妹妹对不对?”

    听到有人夸自己,啾啾笑着眯起了眼,“姐姐,我叫啾啾。”

    “你名字真可爱。”博慕迟弯唇跟她介绍自己,“姐姐叫兜兜。”

    “姐姐的名字也可爱。”啾啾非常礼尚往来。

    博慕迟被她逗笑,忍不住问:“姐姐能捏一捏你的脸吗?”

    傅云珩:“……”

    啾啾:“可以呀,哥哥刚刚也捏了我的脸。”

    听到这话,博慕迟抬头看了眼傅云珩。

    这一眼怎么说呢。

    傅云珩总觉得她给出的讯号,不是友好的。

    跟啾啾认识聊了两句,博慕迟看向傅云珩,“你就是单纯带她出来买糖葫芦的?”

    傅云珩应声,“去那边再给她买个玩具。”

    博慕迟狐疑看他。

    傅云珩解释:“束正阳,另一个医生让买的。”

    博慕迟“哦”了声,毛遂自荐,“那我帮你们选?”

    傅云珩没拒绝。

    医院门口卖什么的都有,大超市小店一应俱全。

    问过啾啾的意见后,傅云珩和博慕迟给她挑了一个海豚小布偶,可以给她抱着睡觉的。

    把啾啾送回病房,傅云珩才带着博慕迟去了自己科室。

    站在门口,博慕迟迟疑了三秒,“可以进?”

    傅云珩回头看她,似乎在问——你之前没进来过?

    博慕迟讪讪,摸了摸鼻尖张望看了看,“赵航今天不上班?”

    傅云珩“嗯”了声,“他明天白班。”

    博慕迟点了下头。

    科室里这会没人,医生要么还在手术室,要么还没来上班,来了的束正阳也不知道去了哪。

    傅云珩让博慕迟随意坐。

    博慕迟依旧挑了他的椅子坐下。

    安静片刻,傅云珩正想说去拿项链给她,博慕迟忽然说:“你这周还有哪天休息吗?”

    傅云珩:“怎么?”

    “星星姐的新剧不是要开机了吗?”博慕迟如实回答,“剧本在做最后的修改,滑雪方面我给了不少意见。但她那个剧本还有个比较大的问题……”

    说到这,她眼神坦荡去看傅云珩,“你知道的电视剧都要制造点狗血剧情和事件出来,她那个编剧写了个主角受伤的剧情,但编剧不是医学生,对这方面了解也不多,所以想请你发表发表一下你专业意见,然后进行修改。”

    听博慕迟说完,傅云珩淡淡问了句:“她这个剧组这么穷?”

    “?”

    博慕迟没懂他意思。

    傅云珩:“一位专业的指导医生都请不起?”

    博慕迟觉得傅云珩说话越来越毒舌了,一点都不可爱。

    可偏偏,她就喜欢他这点不可爱。

    “不知道。”博慕迟瞅他,“所以你是不想帮忙还是没时间?”

    傅云珩正想说两者都有,可一转头对上博慕迟那双皎洁似明月的双眸后,他鬼使神差地说不出狠话。

    他缄默片刻,敛睫道:“她怎么不来找我?”

    “怕被你拒绝吧。”博慕迟面不改色说:“先让我过来试探试探。”

    傅云珩:“……”

    他什么时候在她们心目中,已经是这么不好沟通的人了吗?

    傅云珩很是费解。

    看傅云珩流畅的侧脸轮廓,博慕迟偷偷欣赏了一下,紧追不舍,“傅云珩。”

    傅云珩瞥她。

    博慕迟抿了下唇,眨眨眼说:“云宝,行吗?”

    傅云珩缄默半晌,随口问:“你很关心这部剧?”

    “关心啊。”博慕迟没多想,“毕竟是滑雪题材的,我们国家很少这方面的电影电视剧宣传,好不容易有了,我当然希望他们能拍的好一点,做更好更有利的宣传。”

    她是个很喜欢滑雪的人,但很多人对滑雪的误解其实也挺深的。还有少部分人想尝试,却总是害怕。

    博慕迟真的很想告诉对滑雪有兴趣的人,放心来尝试,滑雪其实是可以帮助你忘记害怕,甚至忘记很多烦恼的。当你觉得自己所有事都不被自己所把握和掌控时,那来滑雪,你一定可以重新找回自信。

    因为滑雪的你,是可以将这个世界都掌握在你脚下。

    这样说是有点夸张,但博慕迟是真心这样觉得的。

    傅云珩大概明白她心中所想。

    他“嗯”了声,给博慕迟倒了杯可以入口的热水,嗓音清冽道:“你让她发给我。”

    博慕迟眼睛一亮,“行。”

    她说:“那君子一言——”她眉梢染了笑,眼睛灼灼看着傅云珩。

    傅云珩没辙,接下:“驷马难追。”

    博慕迟粲然一笑。

    蓦地,她想起自己过来的正事,“我项链你带了吗?”

    傅云珩点头,转身给她拿。

    看他拿出自己的项链,博慕迟接过就往脖子上戴。

    只是她这条项链比较小巧精致,扣子一点也不好扣。试了好几次,博慕迟都没能将扣子扣上。

    她有些生气地取下,转头看向傅云珩。

    察觉到旁边看过来的目光,傅云珩眼眸动了动,顺着她示意的方向去看,看到她掌心放着的精致项链。

    安静片刻。

    博慕迟说:“帮我一下?”

    她神色坦荡,看不出任何端倪。

    如果换作是别人提这个要求,傅云珩会一口拒绝。

    他不会恶意去揣测旁人的用意,但也知道帮忙戴项链这件事,过于暧昧。可博慕迟和他本就有从小认识这一层关系,加上她过于坦荡,傅云珩如果拒绝了,她可能还会吐槽他小气。

    两人僵持半晌,博慕迟问:“不方便?”

    傅云珩放下手里东西走近,指腹碰到她没什么温度的掌心,低低说:“怕你不方便。”

    博慕迟“哦”了声,不甚在意说:“你的话,没什么不方便。”

    她这话仿佛在说,我又没真的把你当成异性朋友。

    “……”

    傅云珩被她的话噎住,一时怀疑自己的性别。

    傅云珩一直知道博慕迟皮肤白,但他并不知道给她戴项链会这么折磨人。

    博慕迟晚上过来时换了套衣服,春日的夜晚还有丝丝凉意,她穿了条紫色碎花连衣裙,搭配同色系的针织毛衣小外套。毛衣是小v领的设计,很好地露出她精致的锁骨和修长的天鹅颈。

    傅云珩在医院门口便有注意到她的打扮。

    他没放在心上。

    此刻站在她身后,一垂眼还能看到她颈后瓷白的肌肤。傍晚余晖和室内灯光映衬下,她肌肤更是白皙剔透,似美玉在发光一样。

    傅云珩垂睫看了须臾,挪开目光,胡乱给她戴。

    “欸。”

    博慕迟忽然出声,“傅云珩,你扯到我头发了。”

    她不满地嚷嚷,“你不会扣这个扣子吗?”

    “……”

    傅云珩微顿,声线沉沉说:“等等。”

    他没辙,只能睁开眼去看那个链扣。

    博慕迟“哦”了声,有些不安地挪了挪身体。

    她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让傅云珩给她戴项链,煎熬的明明是自己。后脖颈和耳朵是博慕迟的敏感地方,有什么东西拂过她都会觉得痒,更别说此刻是傅云珩的温热呼吸在上面起伏。

    她抿了抿唇,克制住心痒痒的冲动,任他宰割。

    好一会,傅云珩将项链扣子给她扣上,正要跟她说好了时,外面传来束正阳的声音。

    “云珩我跟你说——”他阔步走近推开门,一抬眼便看到了科室内暧昧缠绕的这一幕。

    束正阳呆若木鸡三秒,在看到转头朝自己看来的两张脸后,他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看门上写得科室号。

    没走错地方啊?

    束正阳愣了愣,又顿了顿说:“你们继续。”

    他看向傅云珩,“注意点,我待会过来找你。”

    “……”

    门被关上。

    室内静默无声。

    好一会后,博慕迟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扭头看向傅云珩,愧疚不已:“那位医生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

    傅云珩:“应该。”

    博慕迟看他八方不动的模样,眨了眨眼说:“那你找他解释一下?”

    “不用。”傅云珩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解释的,他又没做什么。

    “那你不怕他出去乱说?”博慕迟问。

    傅云珩坦坦荡荡:“怕什么?”

    “……”

    博慕迟忽然觉得,自己要说不下去了。

    看她噎住的表情,傅云珩大概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他淡然道:“束师兄不是会乱说的人。”他沉吟须臾,又补充,“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为什么不会?”博慕迟好奇不已,眼睛里闪着八卦的光芒,“这要传出去了,对你医生这个职业的影响不太好吧?”

    傅云珩瞥她,“来医院是看病的,不是看我私生活的。”

    博慕迟无言,竟然觉得傅云珩说得很有道理。

    她“哦”了声,胡搅蛮缠:“可是还会有其他影响啊?”

    “什么其他影响?”傅云珩没放在心上问。

    博慕迟:“就——”她思忖了会,“影响你在医院找对象啊。”

    “……”

    这话一出,两人皆沉默下来。

    傅云珩撩起眼皮看她,那眼神看得博慕迟心惊胆战,唯恐他看出点什么。

    就在她憋不住想岔开话题时,傅云珩说:“我不在医院找对象。”

    博慕迟扬眉,“那你想在哪找?”

    傅云珩这回沉默了许久,眼神直直看着博慕迟。

    在博慕迟燃起第二次担忧时,他出其不意问:“我妈让你来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