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二十六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两人僵持半晌,博慕迟直勾勾盯着傅云珩,语气不太愉快地问:“你是指我这问题很像干妈她们才会问的?”

    “……”

    傅云珩看她鼓起的小脸,气咻咻的模样,竟觉得无比可爱。

    他心底微动,别开眼说:“是有点像。”

    博慕迟突然就不想和他说话了。

    她没好气瞪他一眼,轻哼道:“走了。”

    她才不会再关心他到底想在哪找对象。

    反正无论在哪找,他的对象都会是她。这点自信,博慕迟还是有的。

    如果真不是,那她……

    博慕迟想了想,那她好像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强迫傅云珩。

    她思考时会有小表情,一会是自信的,一会眉头紧锁,似乎在苦恼什么。

    傅云珩看着,眸子里闪过一丝笑。

    他虽不太清楚博慕迟这么刻意问的缘由在哪,但大概能猜到她想做什么。总而言之,不会是什么好事。

    跟傅云珩放完狠话,博慕迟还真拎着包准备走。

    出去前,傅云珩提醒她,“把口罩戴上。”

    博慕迟:“……”

    戴好口罩,博慕迟往外走。

    一走出科室,她便看到了刚刚推门进去的那位医生。

    束正阳还在科室门口当门神,手里还捧着病例资料单在看。

    听到声音,他第一时间抬头看向走出的两人。

    博慕迟有点儿不好意思,朝他点了点头。

    束正阳一笑,侧头看了眼后面的傅云珩,“你好,束正阳。”他介绍道:“云珩的师兄。”

    博慕迟一怔,眼睛弯了弯:“我是傅云珩的邻居。”

    对外,她现在都这样介绍自己。

    闻言,束正阳扬了扬眉,揶揄问傅云珩,“云珩什么时候有个这么漂亮的邻居妹妹,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傅云珩“嗯”了声,“你们没问。”

    他这话说得坦荡又理直气壮。

    束正阳:“……”

    他噎了噎,还想说点什么,傅云珩先打断了他的话,侧头跟博慕迟说:“走吧。”

    博慕迟楞住,“去哪?”

    “不是要回去?”傅云珩瞥她一眼,“送你到门口。”

    博慕迟反应过来,拒绝道:“不用,我记得路,可以自己走。”

    傅云珩没吭声,只是眼神在她身上转了一圈。

    博慕迟没辙,委婉道:“你该上班了吧?”

    傅云珩还没回答,还没离开的束正阳摆了摆手,笑道:“还不到时间,你让他送吧,不然他可能得坐立不安半小时。”

    博慕迟:“……”

    傅云珩:“……”

    “走吧。”傅云珩淡淡说。

    -

    两人坐电梯下楼。

    这会电梯里人多,还有很多下班的医生护士。看到傅云珩时,都热情地和他打招呼。

    博慕迟站在角落里看着,后知后觉发现,傅云珩性子是冷,可他在医院的同事朋友好像并不少。

    甚至每个看到他,都是笑盈盈的,都主动地和他闲聊。

    他不爱说话,但擅长倾听,等人说完抱怨完,他才会给出自己觉得的有效建议,言简意赅,却又一针见血。

    这个时候的他,在发光。

    这个样子的他,是她第一次见。

    出了电梯,对方还想和他交流更多。

    傅云珩微微顿了下,低低道:“林医生。”他嗓音温和,指了指一侧的博慕迟,“我还得送个朋友,晚点再找您聊?”

    被他叫林医生的人愣了下,这才注意到跟在傅云珩旁边的博慕迟,他笑笑,略带歉意说:“抱歉抱歉,没注意。”

    他拍了拍傅云珩肩膀,“那下回聊。”

    “好。”傅云珩颔首:“您慢走。”

    “……”

    和傅云珩并肩走出医院,博慕迟瞅他,“小傅医生。”

    傅云珩看她狡黠的双眸,轻轻挑了挑眉,心情愉悦道:“兜兜妹妹。”

    博慕迟耳朵一热,有点招架不住,“你喊我干嘛?”

    傅云珩一脸无辜看她,似乎在说——不是你先喊的?

    博慕迟讪讪,摸了摸鼻尖,“你在医院人缘还挺好。”

    “一般。”傅云珩回答。

    博慕迟哽了下,决定结束和他的对话。

    安静走到医院门口,傅云珩给她拦了辆出租车,还很顺便将车牌记了下来。

    给博慕迟关车门前,他叮嘱了两句,“到家跟我说一声,陈星落的那个事,你让她把剧本那几段挑出来发给我,我有空看。”

    博慕迟点头,“知道了。”

    她抬眸,透着车窗望着他,看他隐于夜色之下的英隽面容,眼睫眨了眨,“你回去吧。”

    傅云珩应声,看她明亮的眸子,手指毫无意识的曲起,弹了下她额头:“注意安全。”

    看傅云珩身影消失在医院门口,博慕迟有意识地摸了摸额头。

    被他碰过的地方,在隐隐发烫。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么敏感?

    博慕迟正胡思乱想着,前座司机借着车内后视镜看她,笑呵呵道:“小姑娘,你男朋友真细心。”

    “……”博慕迟一愣,笑了下说:“他还不是我男朋友。”

    “不是?”司机诧异,“抱歉抱歉。”

    “没事。”博慕迟口罩下的唇角上扬着,自信道:“不过迟早会是。”

    司机被她逗笑,“那要好好把握。”他跟博慕迟闲聊,“现在这么细心的男孩子不多了。”

    博慕迟“嗯”了声,想着傅云珩的叮嘱,含笑应下:“我一定好好把握。”

    她揉了揉额头,掏出手机看了眼自己的神情。

    嗯。说是满目含春也不为过。

    博慕迟被自己想法逗乐了会,自顾自笑了起来。

    -

    之后几天,博慕迟也没进一步行动,每天上午锻炼,下午窝在陈星落家里帮她看剧本,然后给出自己在滑雪方面的专业意见。

    她跟编剧也沟通得顺畅,没几天时间,她负责部分的便全部搞定。

    周五这天,从滑雪场离开,博慕迟决定去找谈书吃个午饭。

    谈书这几天被公司压榨的,每天都在给博慕迟发愤怒的小表情,嚷嚷着不干了,这破工作谁爱干谁干。

    她觉得自己需要去拯救下小姐妹。

    看到她出现,谈书仿佛看到了救世主。

    “兜兜。”

    她抓着博慕迟的手,一脸认真,“你愿意养我吗?”

    博慕迟哭笑不得,“你辞职吧。”

    她爽快说:“我养你。”

    听到这话,谈书感动的“痛哭”。只是好一会,她也没能挤出一滴眼泪。

    “唉。”谈书放弃挣扎,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艳羡不已,“如此好的天气,我却只能待在写字楼被压榨,你说这是不是过分了一点?”

    “是。”博慕迟附和她的话,沉吟了会道,“那你有想去玩的地方吗?”

    谈书眼睛一亮。

    博慕迟笑:“之前不是说去春游?明天就周末了,我们可以去走走。”

    “可我明天还得去公司加半天班。”谈书委屈说。

    博慕迟一噎,托腮望着她,“那下午?”

    “下午去哪?”

    博慕迟其实也不知道,她哪都可以去,只要人不太多就行。当然人多,也不是不行。

    两人纠结了会,只能上某app去找新鲜有趣的玩乐项目。

    “这个这个。”谈书激动指着卡丁车公园这个名字说,“我之前听公司同事说过这个,感觉很解压很放松,不用驾照也能玩。”

    谈书有驾照,没有驾照的博慕迟沉默三秒,“你确定?”

    “确定啊。”谈书看她,“你能玩吗?”

    博慕迟点头:“可以。”

    “那我们俩去?”谈书琢磨了下,“就我们俩是不是也有点儿孤单,你要不要问问陈星落他们。”

    听到这话,博慕迟抬头看向她,瞳眸晶亮,像在打什么坏主意。

    谈书和她对视半晌,大胆猜测:“你想喊傅云珩?”

    博慕迟:“嗯,顺便再叫个他同事。”她问谈书,“介意吗?就上回我跟你说的那个很喜欢看我滑雪的那个男医生。”

    赵航是个爱玩的人,上回博慕迟和他交流了许久,大概了解过他这个人。

    他是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的人,虽选择了忙碌的医生职业,但该玩的还是要玩,一点也不能落下。他上回甚至还给博慕迟推荐了好几家有特色的小店,说是每家都有不一样味道。

    谈书眼睛一亮,“介意什么呀,我记得你说过他长得还可以,有帅哥一起,我就没有介意的意思。”

    博慕迟:“……”

    她很想吐槽谈书,过分真实了。

    但没办法,谁让她们都是颜控呢。

    决定后,博慕迟先给赵航发了条微信,问他明天休不休息。

    得到他休息的回复后,博慕迟委婉询问要不要一起去卡丁车公园放松放松。

    赵航第一时间回她:「可以啊,我明天正好休息,珩哥去吗?」

    博慕迟反应了会才反应过来,珩哥指的是傅云珩。

    她眼珠子转了转:「他明天也休息?」

    赵航:「是的。」

    博慕迟:「那你先问问他,我还没问他。」

    看博慕迟消息,赵航心想你可以直接问更好,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他偶像脸皮薄,可能是怕被傅云珩一口拒绝。

    他前两天才听科里一护士说,傅云珩拒绝了一位实习医生一起吃饭的邀请,他那冷冰冰的态度刺痛了对方的心,让人难过了。

    赵航应下后,博慕迟放下手机,悠哉地和谈书安心吃饭。

    谈书瞥着她脸上的笑,眉梢上挑,“你这么有自信赵航能说服傅云珩答应?”

    “没有呀。”博慕迟说。

    “……?”

    谈书不解看她,“那你在高兴什么?”

    博慕迟扑哧一笑,唇角弯弯,“他说服不了,不是还有我吗?”

    “……”

    谈书懂了她意思,琢磨了下,“那你为什么要让赵航再去多此一举。”

    “哦。”博慕迟往嘴巴里塞了口米饭,“想看傅云珩被打脸。”

    谈书:“……”

    恶趣味。

    她真的要开始同情傅云珩了。

    -

    下午,傅云珩刚忙完一段回到科室,斜对面的赵航便拖着椅子滑到了他身侧。

    “珩哥。”他一脸谄媚,还没出声傅云珩就知道他想做什么。

    傅云珩应声,拧开杯子盖抿了口水润了润嗓,喉咙有些干涸,“要说什么?”

    “明天你不是也正常休息吗。”赵航道:“一起去玩?”

    闻言,傅云珩连个眼神也没给他,冷漠拒绝,“不去。”

    赵航扬眉:“真不去?”

    傅云珩:“嗯。”

    他抽出病人的资料,准备开始写分析。

    赵航瞅了几眼,轻轻“啧”了声,“行吧,那明天只能我陪慕迟妹妹和朋友一起去卡丁车公园玩了。”

    说到这,他推了下傅云珩手臂,“欸,你说我要不要顺便把潘文瑞叫上,上回和慕迟妹妹吃过饭后,他说很喜欢慕迟妹妹,就是感觉自己没什么希望。”

    潘文瑞是他们上回一起聚餐的另一个室友。

    傅云珩手指上转动的笔落在桌面,他神色自若地拿起,淡淡说:“他想脚踏两条船?”

    他记忆里,潘文瑞有女朋友。

    赵航噎了片刻,眼神嫌弃地打量着傅云珩,“他都和他女朋友分手要三个月了好吗!他还在群里说过,你不知道?”

    “哦。”傅云珩淡淡,“没注意看。”

    赵航:“……”

    他无语,正想再吐槽他两句,傅云珩忽然侧头看向他,语气带着一丝微妙的不爽:“他刚跟女朋友分手三个月就想追兜兜?”

    他冷嗤一声:“他把兜兜当替身还是当失恋转移对象?”

    “……”

    “兜兜是?”赵航的关注点偏移。

    傅云珩睨他一眼,“你偶像的小名。”

    说这话时,赵航莫名觉得他有点儿傲娇。

    赵航点点头,咕哝念了下这个小名,自言自语说:“不愧是我偶像,连小名都这么可爱。”

    傅云珩:“……”

    他不想听赵航嘀咕,冷冷落下一句:“你跟潘文瑞说一声,想追兜兜,重新投胎可能会有点希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