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二十七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下午五点,博慕迟不意外收到赵航发来邀请某位人士出门失败的信息。

    博慕迟安慰他几句,说没事,她也去问问,多个人多份力量。

    赵航赞同她这个想法,但不忘提前给她打预防针:「傅云珩这个人铁石心肠,慕迟妹妹你要是被他拒绝了也不用难过,他人就这样。」

    博慕迟:「好,我不会难过的。」

    因为她没打算给傅云珩拒绝的可能,除非他真的有重要事情。

    跟赵航聊了两句,博慕迟也没着急到立马去找傅云珩。

    她先将陈星落给自己的剧本资料整理好,将和医学相关的内容全部标注出来。

    等六点过后,博慕迟才把文档发给傅云珩。

    傅云珩第一时间给她回了个问号。

    博慕迟:「上回跟你说的那个剧本,需要用到你专业的我都标红了,你看看。」

    傅云珩:「晚点看。」

    博慕迟瞅着他言简意赅回过来的信息,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微忖片刻,正要打字,傅云珩消息先过来。

    傅云珩:「你明天要跟赵航他们出去玩?」

    博慕迟轻眨了眨眼,狡黠灵动的眼眸转了转:「是啊,你要一起去吗?」

    傅云珩:「……」

    博慕迟:「省略号是?」

    傅云珩:「不怕被人认出来?」

    他记得博慕迟不喜欢被人围观。

    博慕迟:「卡丁车公园那边人应该不会很多吧,而且都是戴头盔玩,注意点应该就不怕被发现。」

    傅云珩:「哦。」

    博慕迟:「……所以你去不去?」

    傅云珩:「我明天上午有事。」

    博慕迟:「我们下午才去,你上午能忙完吗?」

    傅云珩:「可能,晚上回家吃饭。」

    博慕迟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回家吃饭是回哪吃。

    她眨了眨眼,主动说:「我晚上也回家吃饭。你上午忙完了的话跟我说一声,然后和我们一起去玩玩?」

    傅云珩:「嗯。」

    莫名,博慕迟懂了他意思。

    她大胆猜测:「那明天我们玩了卡丁车再回家?」

    傅云珩刚到停车场准备回去,看到博慕迟发来的这条消息时,怔了须臾。

    他盯着“我们”这两个字看了看,唇角无意识地勾了下。

    “珩哥。”王明轩从另一侧走来,看他还没离开,做最后的挣扎,“你明天真不和我们一起吃饭?”

    傅云珩边回博慕迟消息边应,“嗯,我明天有事。”

    这回是上午下午都真的有事。

    闻言,王明轩不再强求,“行吧。”

    他笑道:“那下回再一起聚。”

    傅云珩颔首:“好。”

    -

    翌日上午,博慕迟照旧去了趟滑雪场。

    谈书还得加班半天,他们定的见面时间挪到了下午一点。

    滑完雪,博慕迟手机里有傅云珩的未接电话。

    她扬了扬嘴角,第一时间回拨过去。

    “结束了?”傅云珩清冽疏离的声音在耳朵边响起。

    博慕迟“嗯”了声,边从放包包衣服的柜子里拿出衣服边说:“刚滑完,怎么?”

    傅云珩一顿,低语,“一个人去的?”

    傅云珩并不知道谈书今天要加班,他以为博慕迟去滑雪场,应该是谈书陪着过去的。到刚刚赵航给他打电话说晚点哪里集合时,傅云珩才察觉出不对劲的点。

    “不是。”博慕迟说,“谈书今天在公司加班,这会应该差不多也忙完了吧。”

    她道:“我准备回家洗个澡,然后我们俩再汇合。”

    话落,博慕迟随口问:“你呢,我记得你昨天说上午有点事,忙完了?”

    “忙完了。”傅云珩顿了下,低声说:“你在上回我们去的那家滑雪场?”

    博慕迟耳朵微动,眼珠子转了转,隐约明白了点什么,“是,你在附近?”

    傅云珩应声:“到了给你电话。”

    他顺便接她。

    博慕迟眼睛一弯,愉快道:“好呀。”

    傅云珩没说谎,他是真在滑雪场附近。

    他早上六点多便出来了,去了一趟郊区的公益养老院。从大学起,傅云珩只要有假期就会到这家养老院去做志愿者,帮忙处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刚开始,他会做的不多。

    后来渐渐熟悉起来,自然也就熟练了。

    现在实习阶段比较忙,傅云珩去的次数也就少了。

    前两天养老院的院长给他打了电话,说是一位爷爷的脚突然又肿了。那位老爷爷性子比较倔强,想着去医院要花钱,怎么劝都不去,他觉得自己的脚就是小问题,只是些微的肿,老了都有这个可能性。

    院长没辙,只能让傅云珩过去看看。

    傅云珩虽专学的是神经科,但对其他医学科目也有所了解,在学校也会旁听会自学,懂得还算多。

    他没多想的答应下来,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一口拒绝赵航的原因。

    傅云珩对博慕迟常去的滑雪场很熟悉,小的时候,他们俩就是在这个滑雪场起步练习的。

    那会年龄小,博慕迟不想一个人孤零零滑雪,季清影和傅言致二话没说,把他也拎来滑雪场,让他陪博慕迟一起。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俩的周末和放学后时光都是在这度过的。

    想到过去的这些事,傅云珩无意识地笑了下。

    他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博慕迟还跟小时候一样,是只小狐狸。

    -

    “怎么出来了?”傅云珩将车停在滑雪场门口的马路边,看向拉开车门上来的人。

    他刚刚在路道另一头,便看到她站在外面。

    博慕迟往窗外指了指,“天气好,外面等也一样的。”

    她闻着滑雪场门口小卖部那飘来的阵阵香味,饥肠辘辘地问:“你车里有吃的吗?”

    “……”

    傅云珩一怔,颇有些无奈:“有。”

    他还真有。

    博慕迟惊喜看他,“是什么?”

    傅云珩往后座指了指,“那一袋子都是,你看看自己想吃什么。”

    博慕迟扭头一看,看到一个大大的塑料袋,里面还套了很多个不一样颜色的塑料袋,有白的蓝的红的。

    她带愣了好一会,不可置信看向傅云珩,“你塞的?”

    这不太符合傅云珩的洁癖的人设啊。

    “不是。”傅云珩言简意赅说:“别人送的。”

    博慕迟恍然,“病人?”

    除了病人或病人家属,博慕迟还真想不到谁会送傅云珩这么接地气的东西。

    她打开袋子看了看,里面有剥了壳的花生,还有新鲜西红柿和黄瓜,还有油炸的糍粑,和一些她不认识的腌菜酱菜,瓶瓶罐罐很多。

    “不算病人。”傅云珩告诉她,“是养老院的爷爷奶奶送的。”

    他们知道傅云珩周六会过去,提前准备了这些吃的东西。西红柿和黄瓜是养老院不远一块园子种出来的,其他的东西也都是他们亲手准备的。

    知道傅云珩现在在实习比较忙,怕他吃不习惯食堂饭菜,他们便给他准备腌菜酱菜。

    傅云珩没跟博慕迟多说什么,可博慕迟一听是养老院爷爷奶奶送的,就知道这人在养老院有多受欢迎。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觉得合情合理。

    她记得很清楚,他们小时候也经常会一起去孤儿院养老院那些地方。

    他们几家的父母,从不奢望他们能成为多么厉害的人物,取得多了不起的成就,他们最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颗真挚滚烫的内心。

    所以在他们能明些许事理,也听得懂道理后,大人们便会在每年寒暑假带他们去养老院孤儿院送爱心,陪同龄小朋友玩,逗年迈的爷爷奶奶开心。

    不过长大大家都忙起来后,这些活动也就渐渐没有了。

    思及此,博慕迟扭头看傅云珩,“你下回什么时候去?”

    傅云珩瞥她,“不知道。”

    “哦。”博慕迟无理取闹,“那你下回找个我也有空的时间再去吧,我想跟你一起去。”

    傅云珩应声:“应该没那么快。”

    博慕迟点头,“没事,如果我还在休息的话,就可以去。”

    她又在袋子里翻了翻,叹了口气说:“我吃什么,你让我吃花生吗?”

    傅云珩看她无奈的神情,也确实没想到都是要洗或者是搭配其他食物才能吃的东西。他眉眼舒展地笑了下,“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博慕迟没任何嫌弃,“爷爷奶奶对你真好,连送给你的花生都是剥了壳的,他们是怕你没时间剥壳吗?”

    傅云珩想了想,“可能。”

    “……”

    -

    回去路上,博慕迟腮帮子和太阳穴不停的鼓动。

    她在努力吃花生。

    吃着吃着,博慕迟竟然觉得花生也蛮好吃,不知不觉就吃多了。等她反应过来停下时,嘴巴两边都被她嚼爵的没了知觉。

    傅云珩刚把车停好,便对上博慕迟幽幽目光。

    他微怔,不解看她,“怎么?”

    “吃多了。”博慕迟指了指放在大腿上的花生,揉了揉脸,“腮帮子疼。”

    傅云珩:“……”

    他看她此刻模样,哑然失笑,“那怎么办?”

    “不知道。”博慕迟把花生绑好,正要放回袋子里,傅云珩淡淡说:“拿上去吧?”

    “啊?”博慕迟诧异,“我不吃了。”

    “没让你一天吃完。”傅云珩有些无奈,绕到后座看了看,“西红柿和黄瓜你和陈星落都能吃,他们是自己种的。”

    没打任何农药化肥,还挺适合博慕迟这个在饮食上有很多忌讳的人。

    “酱菜要不要?”傅云珩边拿边问。

    博慕迟有点儿馋,但她其实不太能吃,“可以给星星姐拿一罐?”

    傅云珩颔首,“她喜欢什么?”

    “……”博慕迟微哽,觑他一眼,“你连星星姐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

    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啊。

    傅云珩“嗯”了声,他是真不知道。

    博慕迟瞅着他手里的看了看,“都有什么的?”

    “榨菜、香菇、竹笋,还有萝卜条。”

    “竹笋。”博慕迟告诉他,“星星姐喜欢吃笋。”

    陈星落今天出差了,去即将开机剧组的片场去了。

    博慕迟和她说了声,便大大方方将傅云珩带进了屋。

    她看了眼时间,这会刚十二点,洗个澡化个妆,正好能出门。

    傅云珩径直去了厨房,他看了眼食材并不怎么多的冰箱,眉头微蹙,“阿姨今天不过来给你做饭?”

    博慕迟“啊”了声,“我打算到那边再吃。”

    傅云珩冷冷淡淡看了她一眼,没问她饿不饿,直接说:“我做两个简单的,吃吗?”

    “吃。”他话音刚落,博慕迟便答应了。

    她喜形于色,没任何掩饰,“小傅医生亲自下厨,煮什么我都吃。”

    傅云珩没听她恭维的话,把人赶去洗澡。

    “……”

    博慕迟简单的洗了个澡,出来时傅云珩的午饭还没做好。

    她索性先将妆化好。

    再出来时,傅云珩正好端菜上桌。

    博慕迟闻着饭菜瞟进鼻间的香味,肚子再次叫了起来。她真的,饿得很快很快。

    “好香。”博慕迟凑到桌上看了眼,一点也不吝啬语言来夸傅云珩,“云宝你厨艺好好啊,看起来就让人胃口大开。”

    听到“云宝”这个称呼,傅云珩瞥她一眼,低低道:“还好,你先喝完汤。”

    “哦。”博慕迟接过他给的勺子,笑盈盈道:“第一碗应该给你。”

    她舀好汤,将碗推到傅云珩面前,“小傅医生辛苦啦。”

    傅云珩看她谄媚的小表情,唇角跟着往上扬了扬,笑意明显。

    两人都没发现,再次熟悉起来后,他们因时间和成长而产生的距离感和陌生感,不知不觉被他们击散。

    恍惚间,两人有种回到了幼年时期的错觉。

    博慕迟为了要傅云珩陪自己,或者给自己点什么东西,嘴巴很甜的给他拍马屁。

    而傅云珩,明明不是个那么喜欢听人浮夸夸自己的人,却总是拿她没办法。

    -

    傅云珩做的午饭是真的还蛮简单,主要是陈星落家冰箱没太多食材。

    他煮了一份博慕迟每天必须补充到位的虾和水煮牛肉,熬了西红柿鸡蛋汤,和白灼青菜。

    四个菜分量不多不少,恰好够他们俩。

    吃完午饭,博慕迟回房间换衣服。

    傅云珩将餐桌和厨房简单收拾了下,刚从里出来,便看到了打开房门走出的博慕迟。

    两人视线撞上。

    博慕迟眨了眨眼看他,一本正经说:“记住我现在的样子。”

    “?”

    傅云珩还没反应过来,她钻回房间重新把门关上。

    三分钟后,博慕迟换了另一套衣服出来。

    她眼睛亮亮地看向傅云珩,“哪套更好看?”

    “……”

    傅云珩走近,鼻间钻进丝丝缕缕淡淡的香味。

    依旧是栀子花的味道。

    他看面前神采飞扬的人须臾,垂眼看她裸露在外的白皙长腿,微微顿了下说:“玩卡丁车,穿裙子是不是不方便?”

    博慕迟:“啊?”

    她低头看了眼,“到那边不是都会换衣服的?”

    “是吗?”傅云珩神色自若,“不一定吧?”

    听傅云珩这样说,博慕迟也产生了些许怀疑。

    她记得是会的,但看傅云珩此刻的模样,她又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还是说有的卡丁车基地可以换,有的不行。

    她琢磨了下,“那我再换一套,还有时间吧?”

    傅云珩:“嗯。”

    博慕迟在衣帽间挑挑选选,她来陈星落家住带的衣服不算多,虽说陈星落的也能穿,但她也没找到合适自己的。

    最后,博慕迟换了条牛仔裤,搭了件一字肩的小毛衣,露出精致锁骨和天鹅颈。

    她把头发扎成高马尾,整个人看上去就是活脱脱一阳光美少女。

    “这样总行了吧?”

    傅云珩的视线从上往下,又从下往上扫视,在她白皙的锁骨处停滞须臾,“不戴项链?”

    博慕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