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三十三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听到傅云珩这话,博慕迟很想狡辩说自己没有。

    可被他触碰过的脸颊和耳朵都在用逐渐升高的温度告诉自己——这是真的,他说的是真的。

    她微忖三秒,放弃挣扎。

    “哦。”博慕迟佯装淡定地转头看向他,“那你让我看看。”

    傅云珩愣了下,“看什么?”

    博慕迟直接侧着脑袋到他面前,双眸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

    顷刻间,他瞳孔被她占据。

    他眸子里倒映出她的样子。

    在傅云珩想到时,博慕迟也开口说了,“看看我的脸红成什么样了。”

    她一本正经解释,“我没带镜子,借你的眼睛用一用。”

    “……”

    傅云珩被她的举措弄得一时也有些懵。

    但很快,他也反应了过来。他看着面前化过妆的精致小脸,眼睫微动,从她眼睛往下,将视觉焦点停留在她柔软似果冻的唇上。

    博慕迟今天涂的是嘟嘟唇,水水润润的,看上去格外q弹,让人很想伸手摸一摸,甚至……咬一口。

    少顷。

    傅云珩喉结滚了下,强迫自己将视线从她嘴唇上挪开,“看清楚了吗?”

    “……”

    博慕迟看着他滚动的喉结,鬼迷心窍地想上手碰一碰。

    这个念头刚出来,耳朵边便有了傅云珩声音。她一顿,控制住自己的冲动,轻眨了眨眼说:“没有。”

    傅云珩:“?”

    他敛睫,“还看吗?”

    “不看了。”博慕迟坐直身体,慢吞吞将视线挪到回头看过来的那几个人身上,“回去再看。”

    傅云珩顺着她的视线去看,恰好对上迟应和贺礼那略微不寻常的打量目光。

    四个人对视须臾,迟应率先问:“看什么?”

    他们没听清楚他们之前在说什么,只是在博慕迟弓腰侧对着傅云珩的时候注意到两人在交流。

    博慕迟:“看我脸上是不是有东西。”

    贺礼茫然,“有吗?”

    刚刚塞了耳机在看舞蹈视频的程晚橙一摘下耳机便听到了这个对话,想也没想说:“有。”

    瞬间,四个人齐刷刷看向她。

    只是每个人看她的眼神情绪,不太一样。

    程晚橙对着四个人的打探目光,想也没想说:“兜兜姐脸上有……”她故意停顿了下,卖了个关子说:“美貌。”

    “……”

    迟应噎了噎,拉回贺礼:“我们继续游戏吧。”

    程晚橙扭头看向博慕迟,一脸茫然,“我说错了吗?”

    “没有。”博慕迟勾着她手臂,“是他们这些直男不懂我们的梗。”

    “就是。”程晚橙很是骄傲,和博慕迟笑嘻嘻地聊天,“兜兜姐我给你看一个舞蹈视频,这个人跳舞好厉害。”

    博慕迟点头,“来让兜兜姐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我们小乖这样夸她。”

    傅云珩看两颗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小脑袋,微微抬了抬眼。

    想到她刚刚凑过来的举动,傅云珩怔松片刻,垂下眼将焦点定在自己那还未恢复正常的心脏跳动频率,无奈笑了笑。

    -

    到酒店办好入住后,迟应边嚷嚷着饿了。

    几个人也懒得出门,索性在酒店餐厅用餐。陈星落在剧组忙,中午就不过来和他们汇合吃饭了,她让博慕迟等他们吃过饭想去剧组直接带他们过去就行。

    吃过饭,几个人都打算回房间补补眠。

    程晚橙跟博慕迟一起住,四个男生订了两间双人房。毫不意外,姜既白和傅云珩一间,迟应跟贺礼住一起。

    博慕迟看了看他们房卡,因为剧组包了酒店两层楼房的缘故,他们四个男生的房间都在楼上。

    傅云珩看她认真模样,笑了下:“看什么?”

    博慕迟也不扭捏,直接说:“看你们的房间号。”

    “……”傅云珩微顿,低问:“记下了?”

    博慕迟仰头看他,眨了下眼问:“你知道我住哪间房吗?”

    “1112。”傅云珩很快报出房间号。

    博慕迟扬眉,眸眼晶亮地说:“记性不错。”

    “……”

    听着两人的对话,迟应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用手肘推了推旁边的贺礼,压着声问:“你有没有觉得我姐跟云宝最近奇奇怪怪的?”

    贺礼连个眼神都没给他,心不在焉:“哪儿怪?”

    “就……”迟应一时也说不上来,他就是觉得这两人亲密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莫非博慕迟真的想把弟弟换成哥哥?

    这不能怪迟应多想,实在是很小那会,博慕迟就说过这话。

    每次迟应一惹她生气,她就哭着喊着说要跟季云舒换哥哥,把弟弟送去傅家,把傅云珩要来自己家。

    思及此,迟应警铃响起。

    他冲到两人中间,两只手分别搭在两人肩膀上,强行插|入,“姐,你跟云珩哥在聊什么呢?”

    没等两人回答,他自顾自地说:“我们下午就只有去剧组的行程吗?晚上吃点什么啊,我听说这边的烧烤非常不错,我们什么时候吃顿烧烤?”

    “……”

    博慕迟和傅云珩隔着中间的电灯泡对视,双双在对方的眼底看到了无语二字。

    她蹙起眉头,扭头看向迟应,“你干嘛?”

    迟应眨眼,“啊?”

    博慕迟微微一笑提醒他,“我能吃外面的烧烤?”

    “……”迟应愣了下,悻悻地摸了摸鼻尖,“忘了。”

    博慕迟不吃外面的烧烤。

    她可以吃少量的烧烤类食物,但她绝不在外面吃。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

    博慕迟轻哼,没忍住揉了揉他利落的短发,“你脑袋瓜子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她睨他一眼,“上回月考考了几分?”

    迟应噎了片刻,对着博慕迟逼问的眼眸,默默往后退了两步,“就……两位数。”

    “?”

    博慕迟懵了懵,格外不可思议:“莫非你还真的想考一位数?”

    迟应倒是没这样想过,但他的成绩也就勉勉强强那样。

    博慕迟一脸无语,“我一定要跟爸妈说,让他们给你安排家教。你就算不喜欢读书,你好歹也得考个像样的成绩出来吧。”

    说真的,不单博慕迟没想到,连迟绿和博延也没想通,他们家其他人在学习各方面都很不错,唯独迟应与众不同。

    偶尔想对他严厉一点,又觉得只要他开心就行,人各有志,每个人想走的路也不同。他更享受当下的生活那就好好享受,可有时候他们又觉得,确实也不能让他一直这样放纵下去。

    -

    回了房间,博慕迟特意和迟绿提了提这事。

    迟绿叹了口气,“随他去吧。”

    她说:“他开心就行。”

    博慕迟无言,“他每天在学校都不听课吗?”

    “也不是。”迟绿其实也问过老师,老师只是说迟应的注意力就不在学习上,但他上课也不捣乱,就每天看着窗外不知道想些什么,活脱脱一忧郁少年。

    博慕迟扑哧一笑,翘着唇角说:“不会是想女孩子吧。”

    迟绿:“真的假的?”

    博慕迟:“……我随口说的。”

    “哦。”迟绿兴奋的语气骤减,“我还以为我能当个年轻奶奶呢。”

    博慕迟:“???”

    她哽了哽,很是无奈地提醒她,“妈,迟应不说没到法定结婚年龄,他现在都还是个未成年。”

    迟绿“哦”了声,“说的也是。”

    她委屈嘀咕:“那我不是担心他以后会找不到对象吗。”

    博慕迟哭笑不得,“就迟应那张脸来说,应该不至于的。”

    “希望吧。”迟绿想了想,这些事都太遥远了,“不说迟应了,说说你,在剧组那边玩得怎么样?”

    “还可以。”博慕迟很开心地和迟绿分享,“待会和云宝他们一起去片场,晚上大家一起吃饭。”

    闻言,迟绿眉梢上扬,“那好好玩,云宝他们难得有时间过去。”

    “嗯。”

    母女俩聊了会,迟绿让她好好睡个午觉,早早挂了电话。

    博慕迟放下手机在床上眯了会,发现自己竟然睡不着。

    她侧头盯着床头柜手机看了须臾,拿起给傅云珩发了条消息。

    博慕迟:「云宝你睡了吗?」

    消息刚发出,傅云珩便回了她:「没有,睡不着?」

    博慕迟:「有一点点。」

    傅云珩:「程晚橙呢?」

    博慕迟:「她在星星姐房间睡。」

    傅云珩:「想不想出门?」

    博慕迟眼睛一亮:「去哪?」

    傅云珩其实也不知道去哪,他刚落地并不清楚这边有什么是博慕迟喜欢的。

    微忖片刻,他给博慕迟发了条语音:“先看看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没有的话随便走走?”

    博慕迟:「好。」

    -

    出门前,博慕迟去陈星落房间看了眼,程晚橙已经睡着了。

    她蹑手蹑脚给她带上房门,又将房卡放在门口鞋柜上,这才走了出去。

    她出去时,傅云珩正好从电梯那边过来。

    博慕迟看他颀长的身影,走近到他面前,略微有些惊讶道:“你怎么还在这层下了?”

    她以为他们一楼大厅见就行。

    傅云珩垂睫看她,还是上午那套简单的搭配。

    他“嗯”了声,淡淡说:“没太大差别。”

    博慕迟:“哦。”

    她也觉得没多大差别。

    傅云珩和她并肩去等电梯,随口问:“程晚橙睡着了?”

    “睡了。”博慕迟点头,“姜既白呢?他知道你出来吗?”

    傅云珩瞥她,“知道。”

    博慕迟扬眉,好奇不已:“他没问你出来做什么吗?”

    “问了。”傅云珩有问有答,态度非常好。

    博慕迟诧异,“那你怎么说?”

    “我说。”傅云珩抬手,将她粘在唇上的头发别在耳后,嗓音含笑说:“陪漂亮的天才少女闲逛。”

    听他再次提起自卖自夸的这个称呼,博慕迟有些不好意思的睇了他一眼,“你别这样喊我。”

    “嗯?”傅云珩看她,慢条斯理问:“那怎么喊你。”

    “就跟以前一样就好。”博慕迟要求。

    傅云珩兀自笑笑,从善如流道:“行。”

    “……”

    他答应的过于爽快,有点对她所求都纵容的意味。

    一时间,博慕迟还有点儿诧异。

    她狐疑地打量着傅云珩,被他恰好逮住。

    “怎么?”

    博慕迟看着他眉目舒展的脸庞,琢磨了下问:“你今天心情很好?”

    傅云珩稍顿,垂睫看她,“只想问这个?”

    博慕迟呆愣愣点头。

    不然她要问什么?

    傅云珩无言,拽着她手腕一起进电梯,缓了缓说:“还行。”

    博慕迟扬眉,在心里思考——都这么喜形于色了,只是还行吗?

    当然,这话她只敢在心里想,没敢说出口。

    傅云珩看她小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哑然,颇有些无奈。

    “以后你会知道。”他告诉博慕迟。

    博慕迟默了默,略微迟疑,“为什么现在我不能知道?”

    傅云珩睇她一眼,似有些无法忍耐,抬手捏了捏她白皙滑嫩的脸颊,嗓音沉沉,“因为你现在傻。”

    “……”

    博慕迟噎住,嗔怒瞪他,启唇反击:“你才傻。”

    两人幼稚的像小学生。

    好在考虑到是在电梯,斗了两句嘴后,都稍稍收敛起来了。

    博慕迟没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因为走出大厅,她就看到了自己想去的地方。

    陈星落他们剧组的这个酒店,订的不算偏僻,周围环境很好,商业气息也很浓,四面八方有很多可以逛街吃饭的小街小巷,还有少许网红打卡点。

    博慕迟入住的第一天就有注意到酒店斜对面有家网上很有名的甜品店,总店在巴黎,冰城这边前不久刚入驻。

    她对这家甜品店向往了许久。

    一个是他们家甜品设计确实精美漂亮,另一个是网上所有人都说好吃,味道不错。再加上店面装潢很法式风格,她非常非常喜欢。

    但博慕迟不能吃过量的甜食,在外也相对忌口。所以想去,却一直没进去过。

    傅云珩顺着她指的方向去看,看到了一栋法式风格的白色小屋。

    他微顿,敛眸看她,“想去那家店?”

    博慕迟点头,眼睛闪烁着光芒,“之前就想去,本来说等星星姐忙完和她一起去的,但你陪我去也行。”

    傅云珩应声,没半丝犹豫,“走吧。”

    “啊?”

    博慕迟一愣,“你不问那是家什么店吗?”

    傅云珩:“你想去不是吗?”

    对他而言,什么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博慕迟想去。

    博慕迟微怔,觉得傅云珩这话说得非常有道理。

    可是,她有点儿心虚。

    对上傅云珩向她投递过来的狐疑目光,博慕迟觉得自己有必要提前跟他说一声,“那是一家甜品店。”

    傅云珩反应过来:“你要吃?”

    “我吃一口。”博慕迟舔了下唇,渴望道:“我就想进去看看,拍拍照。”

    傅云珩抬了下眼,“不买能拍照?”

    “不行。”博慕迟告诉他,“他们家还不让外带。”

    “……”

    傅云珩的脑袋跟着她思绪转了好几个弯,大概明白了她意思。

    “你意思是,买一款你拍照,然后我吃?”他不紧不慢地将她想做的用语言表达出来。

    博慕迟眨眼,“差不多吧。”

    “差不多?”傅云珩不解看她。

    博慕迟吞咽了下口水,小声道:“我想买好几款,然后每款尝一点点一点点,其他的留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她真的馋很久很久了。

    傅云珩:“……”

    说实话,他不觉得这个主意很好。但看博慕迟那双渴望的大眼睛,傅云珩又说不出拒绝的话。

    他没辙,抬手弹了弹她额头,无奈道:“先去看看。”

    闻言,博慕迟眼睛立马亮了,“好。”

    她拽着傅云珩衣服,谄媚地夸他,“我就知道云宝你对我最好。”

    傅云珩垂下眼看她攥着自己衣服的白皙手指,唇角莫名地跟着往上牵了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