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三十四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下午甜品店人不少。

    大多数都是打扮漂亮的女生和少数情侣。

    博慕迟和傅云珩进去,熟悉地报出了店内招牌。

    下单前,她想了想询问:“如果吃不完,可以打包吗?”

    店员含笑应下,“当然可以。”

    他们店是不外送,但不代表吃不完也不能打包。

    听到这话,博慕迟第一时间去找傅云珩,兴奋不已。

    傅云珩缄默片刻,委婉道:“迟应他们也不是很爱吃甜食。”

    “那不管。”博慕迟任性说,“我买了他们就得吃完,不然浪费。”

    傅云珩点点头,不再劝她少买。

    他担心自己多劝两句,博慕迟可能会让他把她买的所有吃完。

    为避免这样的“事故”,他觉得迟应他们多吃点也没事。

    博慕迟兴致勃勃选了五六款甜品,这家店甜品都是小巧精致型,爱吃甜食的一个人吃两款没什么问题。

    选好,傅云珩自觉去买单。

    “云宝。”博慕迟拦下他,“我来买。”

    傅云珩:“……”

    他一顿,哭笑不得,“为什么?”

    “这是我要买的啊。”博慕迟和他讲道理,“当然应该我来买单。”

    傅云珩总觉得她并不单纯是这么个意思。

    “你确定?”傅云珩倒没有真的要和她抢的意思。

    博慕迟郑重其事点头,“非常确定。”

    傅云珩盯着她看了片刻,点点头说:“行。”

    “……”

    -

    买完单,博慕迟觉得店员看她和傅云珩的眼神怪怪的。

    她想了下原因,没想出来。

    两人找了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下。

    坐下后,博慕迟兴奋地开始拍照。傅云珩在对面看着,真心觉得她就是个小孩子。

    “云宝。”

    拍好蛋糕的照片,博慕迟喊他,“你给我拍几张跟蛋糕的合影吧。”

    她把手机递给他。

    傅云珩看她举起的手机,淡淡说:“我拿我手机给你拍。”

    “啊?”博慕迟愣了下,沉吟三秒拒绝,“不要。”

    “?”

    傅云珩不解:“为什么?”

    博慕迟想也没想问:“你知道女孩子拍照都用美颜相机的嘛?你手机里有?”

    傅云珩:“……”

    他手机里还真的没有。

    两人僵持半晌。

    傅云珩接过她手机。

    博慕迟嘻嘻一笑,朝他比对着手势,“你这样举着拍我,角度会好看一点。”

    “……”

    五分钟后,博慕迟拿回了自己的手机。

    她满心欢喜点开相册一看,笑意僵在了嘴角。

    傅云珩撩起眼皮看向她,跟着皱了皱眉,“拍的不好?”

    他觉得挺好的不是吗。

    博慕迟第一时间将手机怼到他面前,小声问:“你觉得这张漂亮吗?”

    傅云珩看她翻出来的,是一张眉眼弯弯对着自己比了个“v”手势的。照片里,她笑得很甜,眼眸澄澈干净,漂亮的像琉璃珠。

    “漂亮。”傅云珩实话实说。

    博慕迟一噎,又换了一张,“那这张你也觉得漂亮?”

    傅云珩看了眼,点头。

    来来回回好几次。

    博慕迟放弃了,她觉得自己和傅云珩的审美就不在一条线上。

    “算了,我还是自拍吧。”博慕迟略微有点儿嫌弃。

    闻言,傅云珩抬了下眼喊她,“兜兜。”

    “嗯?”博慕迟看他。

    “你觉不觉得——”傅云珩停顿了下,“你有点不讲理。”

    博慕迟眨眼,没太明白。

    傅云珩的身体往她这边倾了些许,灼热目光紧锁在她脸庞,看得博慕迟有点儿不好意思。

    她嘴唇微动,正想说点什么,傅云珩忽然开了口:“你可以觉得不漂亮,但你不能否认我的审美。”

    博慕迟哽住,“我没……”

    她想说她没有,可对上傅云珩那双勾人,却在此刻透露了点小委屈的眼睛,博慕迟到嘴边的话说不出了。

    她沉默了好一会,默默将这个罪名认下。

    “我的错。”博慕迟讷讷,“我没有否认你的审美。”

    傅云珩“嗯”了声,在她没注意时,眼里划过一丝笑,“真的?”

    博慕迟重重点头,“真的。”

    “行。”傅云珩慢条斯理道:“你要真觉得那几张照片不好看,不想留着,就发给我。”

    “???”

    “啊?”博慕迟呆住,“为什么?”

    这是什么操作,她为什么一点都没明白。

    傅云珩神色淡然,语气平静说:“我帮你存着,万一哪天你想看了,还能有个对比。”

    “……”

    博慕迟想了想,竟然觉得傅云珩说得很有道理。

    她忍着笑,爽快答应,“那我现在就发给你。”

    她完了弯唇,“你要一直留着,不能删。”

    傅云珩应下。

    -

    走出甜品店时,博慕迟的心情比进去那会还要好。

    她甚至哼起了小区,眼珠子转呀转,趁着傅云珩没注意,还给谈书发了个放鞭炮的表情包。

    谈书:「?拿下傅云珩了?」

    博慕迟:「大差不差吧。」

    谈书:「此话怎讲?」

    博慕迟瞥了眼旁边在接电话的人,勾了勾唇角回她:「晚上跟你说,我现在跟他在一起,不好暴露太多。」

    谈书:「。」

    两人到甜品店转了一圈回到酒店,程晚橙他们正好午睡醒了。

    博慕迟让傅云珩喊着迟应他们过来她和陈星落住的房间,把甜品吃完就去片场。

    毫不意外,几位男士对甜品都敬而远之。

    最后,在博慕迟和程晚橙的压迫下,他们像吃毒药似的,一脸嫌弃吃完了。

    “欸。”博慕迟想起一件事,“我们这么多人去剧组,是不是要给工作人员带点下午茶?”

    傅云珩应声,“我安排了。”

    瞬间,所有人其实齐刷刷扭头看他。

    博慕迟也有点惊讶,“你什么时候安排的?”

    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傅云珩还没说话,姜既白便先开了口,“中午吃完饭回酒店那会是吗?”

    他听到傅云珩给陈星落打了个电话。

    傅云珩点头。

    众人恍然大悟,迟应狗腿子夸道:“还是云珩哥想得周到。”

    博慕迟觑他一眼,“他想的周到你那么骄傲干嘛?”

    迟应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一家人,与有荣焉啊!”

    “……”

    这话一出,其余几人都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因为从小长辈也是这么和他们说的,他们是一大家子。

    但对此刻的博慕迟和傅云珩来说,是有那么一丁点不一样的。

    两人下意识对视了一眼,又默契地挪开。

    安静片刻,博慕迟红着脸训迟应,“好好说话,不要学会个成语就乱用。”

    话音落下,迟应还没反驳她,傅云珩先侧了侧头,凑近在她耳边说:“他好像也没有用错成语。”

    博慕迟一顿,错愕看他。

    同一时间,前边传来迟应洋洋得意的声音,“就是就是。姐你小时候还说要当云珩哥童养媳呢,本来就是……”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迟应先遭到了他亲姐的“暗杀”。

    博慕迟力气比一般女孩子都大,身手也极为敏捷,即便是迟应这么一个活力四射的高中生,也逃不出她的追逐。

    “闭嘴。”博慕迟红着脸,没好气扣住他脖子捂住他的嘴。

    迟应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在博慕迟压迫下,他憋屈地点头。

    他一定住嘴。

    博慕迟看他老实了,松开他加快脚步往前走。

    迟应深呼吸了一口气,察觉到她这个举动时,他挠了挠头,有些懵逼,“我姐生气了?”

    他是无心的,他就随口一说。

    贺礼给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其实童养媳这事,是小时候博慕迟太黏傅云珩,大人们说的玩笑话。

    等他们长大一点后,大人们也不会再说这话来打趣她。到现在,除了迟应偶尔不过脑提那么一两次,谁都不会说。

    迟应后悔不已,连忙道:“我去跟她道个歉。”

    “我去。”傅云珩看了他一眼,顿了顿说:“你姐没生气。”

    说完,他没再看迟应,跟着博慕迟先离开了房间。

    看两人一前一后消失的背影,姜既白慢悠悠地挑了下眉。

    “我姐没生气?”迟应嘀咕,“那她跑那么快做什么。”

    察觉到了点东西的姜既白瞥他一眼,漫不经心说:“害羞了。”

    “啊?”迟应大为震惊,他姐还会害羞?他不信。

    姜既白噎了噎,跟看傻子似的看他一眼,不愿再多说。

    -

    博慕迟刚钻进电梯,傅云珩就进来了。

    这个时候电梯就他们俩,连对方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对视须臾,博慕迟动了动唇,“要等他们吗?”

    迟应他们应该刚出门。

    “不等。”傅云珩抬手按下关门键,“他们等下一趟。”

    博慕迟:“哦。”

    缄默片刻。

    傅云珩看向低着头站在角落的人,轻笑了声,“刚刚跑什么。”

    “……”

    博慕迟真心觉得他明知故问,她剜他一眼,不想说话。

    傅云珩勾了下嘴角,“生气了?”

    “没有。”她还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生气。

    傅云珩了然,点了点头说:“那就是害羞了。”

    听到这话,博慕迟抬起头,瞪圆了眼睛看着他,欲言又止。

    “也不是?”傅云珩故意逗她。

    博慕迟不想和他说话,她上下唇动了动,憋了好一会才憋出一句,“都不是,你不要乱猜。”

    傅云珩莞尔,“我没有乱猜。”

    他看着博慕迟,歪着头想了想,少年气十足的模样,“不然是恼羞成怒?”

    “……”

    博慕迟瞪他,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揶揄,轻哼道:“你故意的是不是。”

    傅云珩笑了下,否认说:“我没有。”

    “你有。”博慕迟这会很生气,“我看你就是迟应派来气我的。”

    傅云珩真觉得自己挺冤的。

    电梯恰好到了,他边拉着博慕迟往外走边说,“他还派不了我。”

    他顿了下,目光幽深地看着她说:“但你可以。”

    博慕迟一怔,跳动的心脏再次收到了回响。

    傅云珩直白问:“需要我帮你训迟应吗?”

    “不要。”博慕迟沉默了好一会,小声嘟囔,“他还不值得你浪费时间教训。”

    莫名的,两人周身萦绕着一种暧昧不清的氛围。

    察觉到傅云珩的视线还落在自己身上,博慕迟还有点不好意思。

    她抬起头,含糊不清道:“你别这样看我。”

    傅云珩挑眉。

    博慕迟别开眼,小声逼逼:“我说的是实话。”

    她都不想多教训傻白甜迟应,当然就更不能浪费傅云珩时间了。

    傅云珩唇角的弧度加大,嗓音含笑,“好。”

    他道:“听你的,不浪费时间训他。”

    博慕迟抿唇,轻轻“嗯”了声。

    傅云珩看她颤动的眼睫毛,觉得有些好笑。

    但为了不让她继续不好意思下去,他没再逼近。

    “我们先走。”

    博慕迟怔了怔,回头看在下降的电梯:“不等他们吗?”

    “不等。”傅云珩道:“我们打车过去。”

    博慕迟眨眼,“为什么。”

    傅云珩沉吟片刻,给出答案,“他们太吵。”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