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三十五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两人坐上出租车不过两分钟,博慕迟便收到了迟应发来的控诉消息,问她为什么不等他们一起走。

    博慕迟底气十足地告诉他,傅云珩说他太吵。

    迟应:「??云珩哥竟然这样说我?」

    迟应:「我以后再也不说他最帅了。」

    博慕迟:「。不用你说,他也是最帅的。」

    现在的她,非常护短。

    毕竟博慕迟非常明白一个“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道理。虽然她现在还不是傅云珩的“情人”,傅云珩也还不是她的“情人”,但她觉得这是迟早的事,先用用应该也是可以的。

    迟应受伤了。

    他想找其他几个人求安慰,谁知道他们见怪不怪似的,“谁让你说兜兜姐以前的糗事。”

    程晚橙瞥他,“他们先走也正常。”

    贺礼应声:“你待会跟表姐好好道个歉。”

    姜既白:“不道歉也行,以后长点眼力劲就好。”

    迟应:“……”

    他哪里没有眼力劲了。

    这个问题,姜既白不想回答他。

    几个人闹哄哄地到片场门口时,博慕迟和傅云珩正站在门口等他们。

    迟应诧异地扬了扬眉,瞬间把博慕迟抛弃他先走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姐。”

    他兴奋喊,“你们等多久了?”

    博慕迟:“……”

    她瞅着他神采飞扬,和自己有点儿类似的脸半晌,将训他的话吞了回去,“没多久。”

    几个人汇合,这才一起往里走。

    剧组安检还蛮严格的,为防止粉丝混进去,博慕迟还是打电话让陈星落助理出来接的他们。

    因为季节缘故,陈星落他们剧组先拍的是滑雪场练习的部分。

    博慕迟几个人一进去,便看到不远处乌泱泱站了一圈人。她抬眸往上看时,看到剧组专用的摄影机在调配旋转。

    “来了。”陈星落抽空过来找他们。

    大家都不是生疏的朋友,陈星落跟他们简单的聊了两句,便将博慕迟给拉走了,“过来给我帮个忙。”

    博慕迟被她拉着往前走,狐疑道:“帮什么忙?”

    陈星落抬了抬下巴指着不远的两位女演员,压着声说:“现在我们剧组请的教练没空,那两位是纯新手,你能不能找个地把她们教会?”

    “……”

    博慕迟无言,“给我多久的时间?”

    陈星落:“今天她们肯定学不会,明天可以吗?”

    博慕迟微忖片刻,想了想:“如果她们不怕摔跤的话,今天就能学会。”

    陈星落哽了下,默了默道:“只要不摔伤,就没多大事。”

    她看博慕迟,“没问题吧?”

    博慕迟点头。

    陈星落一笑,“我把她们叫过来,辛苦啦。”

    她回头看了看,“你要觉得不想教,让迟应他们教也行,我相信他们的本事。”

    博慕迟莞尔,翘了翘唇:“好。”

    她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等陈星落跟演员交涉间隙,傅云珩走到她身侧,“她让你教人?”

    博慕迟扭头看他,“嗯。你说我能教会他们吗?”

    “……”傅云珩,“不知道。”

    博慕迟哭笑不得,睨他一眼道:“你就不能说可以吗?”

    鼓励她都不会?

    傅云珩淡然:“不能。”

    博慕迟:“为什么?”

    傅云珩没告诉她正确答案,只抬眸看了看不远朝这边看过来的两人,淡淡说:“她们看起来不像愿意认真学滑雪的学生。”

    “……”

    -

    不得不说,傅云珩还真是一语成谶。

    博慕迟带着两人去不会拍摄到的初级滑雪地,两人磨磨蹭蹭的说雪地不好走,让助理帮忙抱着雪板走过去后,也心不在焉模样。

    博慕迟其实不怎么会教人,她从小到大唯一教过且教成功出来的一位滑雪者,是傅云珩。

    当然,傅云珩会滑雪的功劳也不能全落在她头上。但她确确实实教过他,她比傅云珩学滑雪学得早,等他进滑雪场的时候,博慕迟已经是能够在中级滑道叱咤风云的人了。

    后来谈书迟应他们滑雪,博慕迟教过几次,但几次后这几人纷纷嫌弃她教的太快,他们吸收不过来,最后抛下她找了专业的滑雪场教练。

    为此,博慕迟在教人这件事上,还挺受挫的。

    只是受挫归受挫,她觉得在没有别的教练的条件下,自己也还是够用的。

    “之前接触过滑雪吗?”博慕迟跟面前两人一直在小声交流的演员聊天。

    “没有。”听到她问题,其中一位回答说,“接触了我们也不至于让你教呀。”

    她们不认识博慕迟,也不知道她具体身份,只当她是陈星落的一位会滑雪的朋友。

    博慕迟微微一笑,“那我先教你们怎么穿雪板吧?”

    “这还用教?”另一位说,“让助理给我们穿就好。”

    “……”

    等她们穿好鞋,博慕迟继续和她们说滑雪的一些基本事项,怎么换刃,如何在雪地里让自己站的更稳,在滑行前行时怎么避免摔跤,摔跤时怎么急刹等。

    她正说着,另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女演员打断她的话,“那么麻烦做什么。”

    她撩了撩头发说:“反正后期能弄,我们不穿雪鞋直接从上面跑下去都行,又没人知道我不是滑雪下去的。”

    “……”

    博慕迟安静三秒,看向两人:“确定?”

    “对啊。”另一娇俏可爱点的说,“拍戏而已,别当真。”

    “就是,我就算台词也背不好,也有后期配音演员配的。而且滑雪这么枯燥的运动项目,我才不想学呢,还容易摔跤。”

    闻言,博慕迟微微一笑说:“行。”

    她脸上看不出任何不愉快,依旧是之前的语调,“那你们在这边玩会吧,我过去跟制片人说一声。”

    “欸。”听到这话,一人蹙眉,“你跟制片人说什么?”

    那人看着博慕迟露出的眉眼,好笑道:“你不会是要去跟星落姐告状吧?你第一次跟组?”

    对他们这群被金主或公司塞进来的演员来说,他们刚刚说的话是每个剧组时常都有发生的,并不是他们故意刁难博慕迟。

    现在拍戏就这样,有些人连台词都只能说abcd却依旧能拿奖。娱乐圈嘛,潜规则不要太多。

    博慕迟看着她,眉眼沉静,“不算告状吧。”

    她淡淡说:“我只是将你们说的话如实转述一下。”

    “你——”听到她这话,女演员脸色不虞,“你威胁我们?”

    “有吗?”博慕迟抬了下眉毛,笑意满满,“我这样的行为应该还谈不上威胁。”

    她没和两人多说,扭头喊道:“星星姐,你过来一下。”

    “你别太过分。”另一位说,“你以为陈星落过来会只听你片面之词吗?”

    博慕迟笑,上下打量着她,“你要是觉得她不会听我的片面之词,你现在紧张什么?”

    “……”

    陈星落第一时间朝这边走了过来,“怎么了?”

    她抬手帮博慕迟撩开落在她头发上的雪花,“不好教?”

    博慕迟“嗯”了声,一字不落地将她们说过的话转述。

    转述完,她没去看那两人,压着声跟陈星落说:“我去那边休息,你让其他人教她们。”

    “行。”陈星落摸了摸她脑袋,温声道:“抱歉,是星星姐考虑不周到。”

    她要早知道这两位演员是这样的脾性,就不会让博慕迟过来。

    不说滑雪是她最喜欢最放在心尖上的运动项目,就是换了其他滑雪爱好者听到这样一番话,心里也会不舒服。

    博慕迟:“没事。”

    她对事不对人。

    “我去那边滑会雪。”她今天也还没练习。

    “去吧。”陈星落笑道:“让傅云珩陪你。”

    博慕迟一愣,对上陈星落心知肚明的神色后,悻悻地摸了摸鼻尖,“好。”

    ……

    看博慕迟走开,两位演员看着陈星落,抱怨道:“星落姐,你该不会只听她一个人说吧,我们之所以不学是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教。”

    “对呀。”另一位说,“而且我们根本没说那样的话,我们只是说想换个人教而已。”

    听两人七嘴八舌说着,陈星落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可以啊。”她说:“想换人教是吧?”

    陈星落点头,“这个没问题,你们先到旁边等一等吧,等教练给秦闻他们说完就来教你们。”

    看陈星落没生气,两人对视一眼,格外惊喜,“好呀,还是星落姐考虑周到。”

    “就是就是,刚刚那位是谁呀星落姐?”另一人想着博慕迟那么傲,忍不住好奇。

    “她呀。”陈星落边往另一边走,边回头看了眼远处的高级滑道,眉眼间满是自豪,笑盈盈道:“是你们金主想见想约出来吃饭却约不到的偶像。”

    “……”

    -

    博慕迟教人时不喜欢有人打扰,所以傅云珩一直在另一侧等她。

    看她气鼓鼓下来,傅云珩把拧松瓶盖的保温杯递给她,“喝点水。”

    博慕迟一顿,娇气道:“手冷,拧不开。”

    傅云珩看了眼拧开的盖子,在她发现之前将杯盖拿开,递到她唇边,“喝吧。”

    注意到他动作,博慕迟眼睫一颤,“你拧开了啊。”

    她觉得自己有点儿过分。

    “考虑不周到。”傅云珩嗓音裹着笑,“忘了把杯盖拿开。”

    博慕迟微怔,小口小口喝了大半杯热水后,才出声:“哪有,是我太过分了。”

    “谁说我们兜兜过分了?”傅云珩逗她,“傅云珩可没这样说。”

    博慕迟愣了下,莫名被他逗笑。

    她翘了下唇,眉眼松动,眼睛弯弯地望着他,“真的?”

    傅云珩瞥她,没搭腔。

    但他默认了。

    “那我再过分一点可不可以?”博慕迟得寸进尺提要求。

    傅云珩抬眼,“想做什么?”

    博慕迟把保温杯递给他,“我想你陪我去个洗手间,然后我们去高级道那边滑雪?”

    她遇到不开心事,或听到让自己不快乐的话时,都习惯在雪场将情绪发泄出来。

    傅云珩自然没意见。

    他看了眼另一侧还在玩游戏的迟应几个人,“把他们叫上,你应该很久没和迟应比赛了。”

    听到这话,博慕迟眼睛亮了。

    “迟应。”她立马喊人,“跟我去换滑雪服,我们去高级道比赛。”

    迟应:“……”

    迟应还没说话,程晚橙第一个表示支持,积极道:“走走走,我们也去,我要看迟应被兜兜姐狠虐。”

    “……”

    迟应不知道,也不明白自己老老实实在这边玩游戏,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十几分钟后,一行人换上滑雪服抵达高级滑道。

    他们这群人都会滑雪,滑雪水平也都不差。

    博慕迟兴致勃勃看向迟应,“怎么比?”

    迟应完全是赶鸭子上架,这会还是懵神的状态,“姐。”

    他不明白,“不比可以吗?”

    博慕迟看他,“真不想比?”

    迟应愣了下,“一点点。”

    “那就不比。”博慕迟也没勉强他,她戴上帽子,扭头想跟傅云珩说一声便先自己练习一会。谁料,她话还没说,傅云珩先出了声,“我和你比?”

    他目光沉静看着博慕迟,“嫌弃我这个对手吗?”

    “……”

    博慕迟怔了下,看他英隽的眉眼,刺目的阳光落在他头顶,衬得他发丝都变得柔软了许多,五官也变得更为柔和。

    “真嫌弃?”傅云珩等了一会没等到她回答。

    “怎么会。”博慕迟轻声,“求之不得。”

    傅云珩兀自笑笑,把手里拿着的手机给一侧站着的姜既白,“行,那我们依旧比速度?”

    “嗯。”

    两分钟后,迟应看着“嗖”一下就不见的人影,茫然了。

    他怔楞了好一会,看着博慕迟那飞快消失在视野范围内的身影,眉头轻蹙,“既白哥。”

    姜既白:“什么?”

    迟应挠了挠头,“我姐心情不好?”

    贺礼在旁边点头,“我看是的。”

    他们和博慕迟一起长大,自然知道她一些习惯性会做的事。

    每回她心情不好,就喜欢在滑雪场找刺激。

    排除掉正常迅速和比赛外,在其他时候她滑雪速度要真迅猛起来,大多都是她心情差劲的时候。更何况她现在是跟傅云珩在比赛,往常来说,她会因为自己是运动员身份,故意放点水,但今天她不仅没有防水,甚至滑的比日常训练更快。

    雪尘飞扬,白茫茫的雪花让高空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两道人影飞跃的速度,更是让人惊叹。

    “天。”另一侧拍摄片场有人惊呼,“那是谁在滑雪?看那个雪花呲的,这不就是我们剧里想要的自然特效?”

    秦闻和于倩也跟着抬起了头看过去。

    于倩看了两眼,压着声问:“是慕迟妹妹吗?”

    秦闻点头。

    “星落。”导演也注意到了博慕迟他们,喊着陈星落道:“那是过来玩的游客吗?要不去问问看能不能来客串客串?”

    陈星落下意识想拒绝,倏地想到了点什么。

    她扫了眼站在不远同样也看呆了的两位女演员,琢磨了下说:“她应该不会答应。”

    导演:“有酬劳的。”

    “她不差钱。”陈星落淡淡说:“导演你见过她。”

    导演和她对视一眼,猛地反应过来,“那个偶尔会跟在你旁边的妹妹?就前两天还教了秦闻和于倩的那个漂亮女生是不是?”

    陈星落点头,“是她。”

    秦闻也跟着出声,“导演,我觉得我们请不动她,别挣扎吧。”

    导演觑他,“还没请,你怎么知道请不动?”

    秦闻:“她不喜欢上电视。”

    陈星落莞尔:“也不是这样说。”

    她道:“主要是我们刚刚有两位演员惹她生气了,现在再请应该很难。”

    “谁?”导演诧异。

    陈星落往后指了指,“刚刚我们剧组的教练在给秦闻他们指导,我让慕迟去教她们两滑雪,被她们拒绝了,她们说她不够专业。”她托腮,慢条斯理道:“要换作是我被这样拒绝了,我肯定不会再答应过来帮忙。”

    陈星落耸肩,一本正经模样,“我妹妹也是有傲骨的。”

    听着他们的对话,两位女演员脸色煞白。

    “星落姐……”其中一人鼓起勇气说,“我们不知道她身份,不是故意的。”

    “确实。”陈星落看她们,“不知者无罪,你放心吧,我也只是实话实话跟导演转述一下,没别的意思。”

    导演:“……”

    他瞥了眼陈星落,大概知道她心里的主意。

    两人不是刚认识的,自然清楚对方心里的小九九。一个剧组,即便是制片人导演背景再强大,也不能把所有投资商塞过来的人拒绝。

    而那两位演员,就是他们之前没拒绝掉的。

    陈星落对这种事,只要对方演的角色不是特别重要,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多管。

    但现在,她想管了。

    那两人的角色确实不那么重要,可她就是不行给她们了。

    安静片刻。

    导演往陈星落这边倾斜,压着声问:“想怎么处理?”

    陈星落琢磨了下,博慕迟应该也不会需要两个人的道歉,她应该不想再看见这两人。

    “换人。”她直接了当,“我不出面,你帮我交涉一下?”

    导演觑她,“让我当坏人有什么好处。”

    陈星落扬眉一笑,“好处就是我们这部剧一定会呈现的更好。”

    导演噎住,默了默说:“成交。”

    “谢啦。”陈星落爽快道:“杀青了我请您吃饭。”

    “……”

    -

    博慕迟并不知道陈星落已经帮她解决了让她生气的根源人物。

    她发现心情不好时滑雪真的会让她忘掉一切烦恼,整个人变得放松愉快。她很喜欢滑雪场的狂风呼啸而过的感觉,很喜欢看见雪尘飘扬,甚至落在她身上的场景。

    当然更重要的是,旁边还有人陪她。

    她没回头,但她能感觉到傅云珩的存在。他就在不远处,在朝她所在的位置飞驰。

    两个人一前一后,像空中遨游的雄鹰。

    在追逐,在奋力往前。

    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

    他们从高处滑下,停留在这条滑道的终点。但大家都知道,他们不会止步于此。

    博慕迟停下,在终点等傅云珩。

    少顷,傅云珩停在她身侧。

    漫天飞雪纷飞,博慕迟正抬眸去看他时,耳畔先有了他的声音。

    “等很久了吗?”

    博慕迟一怔,摇了摇头,“没有。”

    傅云珩一笑,抬手摘下她帽子上落下的雪花,“我下次争取再快点。”

    “……”

    明明是很正常的两句话,可不知为何,博慕迟就是听出了点别的意思。

    她嘴唇翕动,沉默了片刻还是没忍住问:“你是单纯说滑雪吗?”

    傅云珩眉峰往上扬了扬,有些许诧异,“嗯?”

    他明知故问:“什么?”

    博慕迟抬头,正想解释,忽地对上他铺满笑意的瞳眸。

    瞳眸里,映出她此刻的模样。

    “你——”博慕迟反应过来,没好气瞪他,“故意的是不是。”

    她小声咕哝。

    傅云珩莞尔,“我哪敢。”

    他语调散漫,和往日冷淡态度格外不同。他拉着博慕迟往另一侧走,低语道:“上去吗?”

    他问的是去高级道出发点。

    博慕迟点头。

    这会滑雪场去高级道的人不多,两人一过去便坐上了缆车。

    缆车装着两人慢悠悠地往上爬。

    博慕迟把自己身上的雪尘拍了拍,这才看向旁边的人,“云宝。”

    傅云珩看她,“心情好点了吗?”

    博慕迟点了点头,没多嘴问他说怎么知道自己心情不好的,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傅云珩拍了拍她脑袋,“别让自己委屈。”

    “那我没有的。”博慕迟笑得像只狐狸,“我跟星星姐告状了的。”

    她不是个会默默吞下陌生人给她吃的委屈的人。

    傅云珩忍笑,“怎么告的?”

    “就实话实说。”博慕迟诚恳道:“一字不落的实话实说。”

    傅云珩:“……”

    看傅云珩不说话,博慕迟凑到他面前,“怎么?你是觉得我过分了吗?”

    “没有。”傅云珩第一时间回答,看着她晶亮的眸子,“我觉得还可以更过分一点。”

    添油加醋,也不是不可以。

    博慕迟笑,“你怎么比我还过分。”

    傅云珩坦然应下。

    他确实想更过分一点。

    博慕迟笑了会,心情好了很多。她抬眸看向另一侧,叹了口气说:“云宝。”

    “你说。”

    博慕迟撇嘴,“我的u型回转高度一直没办法突破。”

    傅云珩怔了下,“今天练练?”

    “你陪我?”博慕迟眼睛一亮。

    她当然想再多练练,但u型滑道的练习,比高级滑道的平行大回转枯燥一些。

    傅云珩低语:“我陪你。”

    -

    有傅云珩陪着,博慕迟练习的兴致又浓了很多。

    两人直接抛下其余几人,走到了u型池练习处。

    去速滑区之前,傅云珩抬手给博慕迟整理了下她戴上的头盔。

    “不要勉强。”他的手搭在博慕迟头盔两侧,垂下眼睑看着她,“慢慢来。”

    博慕迟轻眨了眨眼,乖乖点头。

    她有分寸。

    在安全这件事上,博慕迟比一般人都更有分寸一些。她很清楚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危险系数高的东西,她不会一股脑去尝试,她是个可以慢慢来,循序渐进的人。

    傅云珩在旁边等她。

    看她在空中飞跃,旋转。他的视线,从始至终都没从她身上挪开。

    她在哪,他的视野焦点便在哪。

    来回练了几次,姜既白一群人过来了。

    “姐加油。”迟应举起双手为她呐喊,“你是全世界最棒的。”

    博慕迟:“……”

    程晚橙也跟在旁边喊,“兜兜姐加油,练完我请你喝奶茶。”

    “……”

    贺礼:“兜兜姐不能喝奶茶。”

    程晚橙:“。”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氛围格外融洽。

    过了会,姜既白扭头想和傅云珩说点正事,余光瞟到他看的地方和他脸上的微妙神情,稍稍一顿。

    “什么时候的事。”他压着声问。

    傅云珩瞥他,第一时间听出他这没头没尾的这几个字问的是什么。

    “不知道。”

    姜既白被他的答案噎了片刻,有些难以置信,“不知道?”

    他无言,“你该不会以前就……”

    后面的话不说,傅云珩也懂。

    他缄默须臾,问姜既白,“我看起来像变态?”

    他以前和博慕迟朝夕相处时,都是她初中,自己高中时候。

    博慕迟十三岁进国家队后,回家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他们俩见面的机会更少。

    后来他上大学,两人甚至过年也不一定能碰到。

    姜既白:“……”

    他也没那样说,他就是觉得有点儿诡异和惊讶。

    安静了会,姜既白挠了挠头说:“那你和兜兜现在是什么情况?”

    傅云珩:“你看到是什么情况就是什么情况。”

    姜既白再次噎住,无语半晌,“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在一起。”

    说到这,姜既白想起一个他忽视掉的问题,“兜兜喜欢你吗?或者是说,兜兜知道你对她有意思吗?”

    听到这两个问题,傅云珩沉吟半晌说:“不知道,应该知道。”

    “…………”

    要不是姜既白聪明,他差点被傅云珩绕进去。

    “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傅云珩看向空中那抹白色身影,轻笑了声说,“她那么聪明,应该看出来了。”

    姜既白“哦”了声,“那前面的不知道是……你也不知道兜兜喜不喜欢你?”

    “嗯。”傅云珩顿了顿,看向落地后朝自己这边看的人,淡声说:“总归,应该是不讨厌。”

    不讨厌他,好像也不讨厌他和她有身体接触。

    既然这样,那他就有信心让她喜欢上他。

    姜既白看他如此自信,忍不住想打击他,“那你就不怕兜兜不讨厌你是因为一直把你当哥哥?”

    闻言,傅云珩勾了勾唇角,不要脸地说:“哥哥也可以。”

    她愿意喊就喊。

    姜既白听出他的话外之音,无语道:“不要脸。”

    傅云珩淡淡看他一眼。

    “欸。”姜既白叹了口气,“说实话,你对兜兜确定不是妹妹之情?”

    他怎么想,都还是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这两人知根知底,怎么就忽然喜欢上了。

    傅云珩面无表情告知,“我不是小学生。”

    他不至于连自己的感情状况也不清楚。

    姜既白想了想,也是。他就是纯粹觉得有点儿魔幻。

    “那你跟我说说,你怎么发现自己对兜兜妹妹……”他用眼神示意,“你懂我意思吧。”

    傅云珩懂,但他不想和他说。

    听到他不留情面的回答,姜既白非常受伤,“为什么不能和我说?”

    “因为要和她说。”他侧眸看向跑过来的博慕迟示意,“还练吗?”

    “不练了。”博慕迟跟姜既白打招呼,“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姜既白:“在说云宝喜……”

    话还没说完,姜既白被傅云珩狠狠地踩了一脚,他话卡喉咙里,不上不下出不来了。

    博慕迟看着两人,眼珠子转了转,“喜什么?”

    姜既白咳嗽了声,“没什么,你问云宝。”

    他往另一侧走,“我去个厕所。”

    “……”

    人一走,他们这边明显安静了些。

    博慕迟瞅着傅云珩,接过他给的水杯喝了两口水,好奇不已,“云宝。”

    傅云珩耳朵有点儿红,低问:“回去?”

    博慕迟点头,“可以。”她张望了下,“迟应他们先走了?”

    傅云珩点头,“去厕所了。”

    他们刚过来没一会,程晚橙就想去洗手间,迟应和贺礼自然陪着她一起走了。

    博慕迟了然,“难怪。”

    她跟傅云珩在雪地慢吞吞走着,余光瞟到了点什么,博慕迟抬手拽住他的滑雪服。

    傅云珩脚步一滞,敛了敛眸,“怎么?”

    “你还没告诉我,你刚刚和姜既白说什么。”

    “这么好奇?”傅云珩问她。

    博慕迟眨眼,“是有点。”

    傅云珩“嗯”了声,目光沉沉看着她,意思很明显,“说我喜欢的人。”

    博慕迟错愕,下意识“啊”了声。

    傅云珩看她呆滞的神情,俯身靠近,低低道:“能听懂吗?”

    博慕迟怔了怔,鬼使神差说:“要是听不懂呢?”

    “听不懂?”傅云珩笑了笑,也不生气,“那我说得再直白一点。”

    他没给博慕迟反应的时间,直接说:“你。”

    博慕迟彻底呆住。

    其实她有感觉出,也有过预料。但她一直以为,傅云珩不会这么快说出口,也不会这么直接。

    傅云珩观察着她的神情,缓声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可能有些突然,也有点快。”他脸上挂着笑,坦坦荡荡说,“但我还是想告诉你。”

    ——我喜欢的人是你。

    博慕迟心跳慢了半拍,仰头看他,“我……”

    “你不用着急回答我。”傅云珩抬手压住她柔软的唇瓣,对上她澄澈双眸,莫名也有些紧张,“我就想问问,我可以追你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