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三十七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认真来说,博慕迟觉得他这个醋吃的不是那么明显。

    所以她现在才发现,她觉得也是合情合理的。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感受着他鼻尖蹭过来,吐露出的温热气息,脸微微有点儿痒。

    影厅内的大屏幕时暗时亮,光影影绰绰落在他们身上,勾出他们此刻的模样。

    傅云珩瞳眸的颜色比较深,眸子里的情绪表露的明显,让她一览无遗。

    她微微顿了顿,怕旁边的程晚橙他们发现,身体微微往后退了些许。

    “那我不看了?”她试探地哄他。

    傅云珩一怔,眼尾往下垂着,看她不知何时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缓了缓说:“想看就看。”

    “……”博慕迟眨眼,小声说:“可你不是……吃醋吗。”

    “是有点。”傅云珩在这种事上格外坦荡,“但没关系。”

    对他来说,她的喜欢更重要。

    更何况,喜欢周砚他们只是她的兴趣爱好,傅云珩不会做那个让她丢掉自己兴趣爱好的人。

    博慕迟知道他这话的意思,她收起手机,眉梢漫上笑,“我知道。”

    她顿了顿,抬了抬眉眼往正中间的大屏幕示意,“但是,该看电影了。”

    她更想看电影里的周砚。

    话音落下瞬间,电影名字呈现在大屏幕上。

    “……”

    傅云珩顺着她视线去看,抬手捏了下她鼻子,以示惩罚。

    -

    博慕迟他们选的这部电影,不算是热门题材的电影,反而是有点悬疑色彩的。

    故事线比她想象的更精彩,人物关系的错综复杂,还有反应出来的社会现状,都挺值得让观看者反思的。

    周砚在电影里演的是个戏份并不多,但又有点儿重要的配角。

    电影时长接近一百五十分钟,周砚出场的时间大概不到二十分钟,不多不少。每次他一出来,博慕迟和程晚橙就握着对方的手激动,一直在小声呼喊,“好帅好帅。”

    再有文化的人,面对自己偶像的时候,好像都只剩下这么几句普通常见的惊叹词。

    “太帅了吧。”博慕迟惊叹,“不愧是我偶像。”

    程晚橙:“天呐,他刚刚那个眼神变化,牛逼!”

    “……”

    他们订的影厅是vip包厢,只有他们四个人,所以也不用担心会吵到其他人。

    在不知道第几次听两人这样对话,傅云珩和姜既白隔着两位美女远远对看了一眼,都在各自的眼底看到了无可奈何这四个字。

    虽无奈,但他们也没阻止两人继续惊叹夸赞。

    傅云珩侧眸看向旁边专注看电影的人,没出声扰乱她思绪。到看完整场电影,博慕迟还有点意犹未尽。

    “好精彩。”她挽着程晚橙的手臂道:“等我晚上回去给这部电影写个影评。”

    她偶尔有空会干这种事。

    博慕迟有个微博小号,会分享她普通的日常生活,也会写影评,什么乱七八糟都有。这个小号,才是程晚橙他们所有人关注的。她那个滑雪冠军的账号,反而不怎么用。

    程晚橙点头,“那我期待一下。”

    她感慨,“回学校了我要跟室友们去二刷。”

    博慕迟瞥她,“怎么不和我一起二刷?”

    她吃醋。

    程晚橙提醒她,“我们明天就回去,等你回来再二刷?”

    “……”博慕迟伤心了,她蹭着程晚橙手臂,“那还是算了,你先跟室友去二刷,我到时候再说。”

    “行。”

    从电影院出来,迟应和贺礼在楼上电玩城也玩累了。

    六个人打道回酒店。

    博慕迟一路都在跟程晚橙讨论电影,把傅云珩忽视的有点儿彻底。

    被几个人送回到酒店房间时,她才察觉到这一点。

    博慕迟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程晚橙,掏出手机给傅云珩发消息。

    博慕迟:「小傅医生~回房间了吗?」

    傅云珩回的很快,「在门口。」

    博慕迟:「这么快?」

    都不用等电梯的吗?

    傅云珩直接给她拍了张照片。

    博慕迟点开一看,是自己的房间门口。

    她微怔,迟疑地回道:「你们都还没上去吗?」

    傅云珩:「他们上去了。」

    博慕迟瞬间反应过来,她侧眸看向紧闭的房门,跟程晚橙说了声,便打开了房门。

    开门的瞬间,她看到了懒散靠在墙边站着的人。他姿态随意,两腿交叠,一手插兜,一手还握着手机在和自己聊天。听到声音,傅云珩侧头看她。

    安静三秒。

    博慕迟眨眼,主动说:“今天还没跑步。”

    傅云珩微顿,“然后呢?”

    博慕迟微忖片刻,“但我不想跑步,你说散步一小时是不是也可以?”

    “……”

    傅云珩低低一笑,将手机收回,柔声说:“应该可以。”

    博慕迟点头,理直气壮要求,“那你陪我。”

    -

    好像所有城市的春天都差别不大。

    风温柔,花香浓郁。

    两人出了酒店,沿着人行道往前走,参天大树在春日里发了芽,冒出了嫩绿的枝叶,遮挡了大半漆黑的夜空。

    路灯齐刷刷亮起,连成一排,看上去格外漂亮。

    博慕迟和傅云珩慢吞吞走着,散着步。两人的影子时而分开,时而靠在一起,时而交叠,就像他们的人生轨迹一样,有相遇,也有交错分离。

    最终停下时,两人是叠合在一起的。

    博慕迟看着远处亮起的五颜六色灯光,踮了踮脚往那边看,惊喜不已,“那边是有灯光秀吗?”

    傅云珩看了眼,“好像是,去看看?”

    “去。”博慕迟眼睛一亮,“我之前就听说有,不过没想能碰到。”

    傅云珩上网搜了搜发现,冰城这边的灯光秀只在每个周六晚上会有。

    他们运气还不错。

    两人走过斑马线过去才发现,灯光秀是在一个湖上举行的。

    湖心周围都是游客,全趴在栏杆上遥望湖中央的灯光秀。灯光秀颜色变幻多,各种形状也有。

    博慕迟看得少,这会看着觉得还挺津津有味的。

    傅云珩看她跟小孩子一样兴奋的神情,有点儿想笑,“这么高兴?”

    博慕迟狐疑看他,“你不高兴?”

    “没有。”傅云珩站在她身侧,护着她不让路过的人撞到,嗓音很低,“还不错。”

    有她在身边的话,即便是看自己不那么喜欢的,有点儿幼稚的灯光秀,傅云珩也觉得自己心情不错。

    所有的都还不错。

    看傅云珩脸上的笑,博慕迟一脸莫名。

    但看着看着,她跟鬼迷心窍似的,眼睛也弯成了月牙。

    灯光秀持续的时间不长,两人到的比较晚,十几分钟后,大家便都意兴阑珊地离开。

    博慕迟倒还好,她觉得看到就行,不需要那个东西一直存在。

    两人随着人流慢吞吞离开现场,走回了熟悉的街道。

    “饿了吗?”傅云珩看了眼时间。

    博慕迟摇头,“还好。”

    安静了会,博慕迟扭头看他,“你们明天几点的飞机?”

    傅云珩垂睫,“吃了午饭走。”

    博慕迟“哦”了声,忽而心生不舍。

    傅云珩看她此刻的神情,故意逗她,“不想我们回去?”

    “……”

    博慕迟扬眉,嘴硬道:“那也没有。”

    她佯装不在意,“我就随便问问。”

    傅云珩挑眉,目光灼灼看着她。

    他眼神过于灼热,像是隔着距离燃烧她,让她的脸颊发烫,心也跟着不受控的乱跳。

    “看什么?”博慕迟睨他一眼。

    “看你的鼻子……”傅云珩慢条斯理说:“有没有变长。”

    小时候,大人常说,说谎的小孩鼻子会变长,变得跟大象一样。

    听到这话,博慕迟微窘,眼神飘忽道:“你鼻子才变长了呢。”

    傅云珩一笑,“我没有说谎。”

    “我也没……”博慕迟下意识反驳,可对上傅云珩那双眼睛时,又默默将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

    “好吧。”她勉强说,“是有点不想你们回去。”

    傅云珩了然,“你准备哪天回来?”

    两人还没分开,就已经在思考还有多久可以再见面了。

    博慕迟算了算,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过几天要跟许鸣他们去户外滑雪。”

    傅云珩一怔,“定时间了?”

    博慕迟点头,“周三或周四吧。”她看傅云珩,“许鸣他们障碍追逐比较厉害,户外也很强,我一直都想去尝试尝试。”

    傅云珩看她认真的样子,“不用解释。”

    他看她,“想尝试就去。但有一点你要记住。”

    “什么?”博慕迟好奇。

    “平安回来。”傅云珩对她没有过多要求,他就希望她每次出去都能平安健康归来。

    她这个专业特长,有太多不安全因素。他知道她心里有数,但还是习惯不厌其烦提醒她,告诉她。

    他想让她知道,有人等她平安回家。

    看清他眼底的认真,博慕迟也认真地点了头,“我知道的。”

    她笑容灿烂,“等我和他们感受完户外追逐,然后再看看星星姐剧组的拍摄进度,顺利的话我早点回去。”

    傅云珩:“好。”

    两人慢悠悠散步回酒店,把博慕迟送回房间,傅云珩才回了楼上。

    翌日,一群人陪博慕迟在滑雪场又训练了一上午,才凑一起吃了顿午饭。

    考虑到他们下午就得回去,陈星落也在百忙之中抽空,过来陪他们吃了顿饭。

    和来时一样,博慕迟跟司机送他们去机场。

    下车时,程晚橙和姜既白非常有眼力劲地把还想跟博慕迟说两句话的迟应和贺礼拉走。

    看几个人匆匆忙忙往入口走,博慕迟目瞪口呆。

    “他们走那么急做什么?”

    傅云珩心知肚明,捏了捏眉骨说:“为了让我跟你多说两句话?”

    博慕迟:“……”

    她哭笑不得,忽然还有点不好意思,“又不是要很久不见。”

    傅云珩沉沉应着,敛睫看她,“回去了。”

    他顿了顿,“去滑雪注意安全。”

    博慕迟笑,“知道。”

    傅云珩颔首,往前走了两步,又倏地回头看她。

    博慕迟眨眼,“落东西了?”

    “落了。”傅云珩看着她说。

    博慕迟怔了须臾才反应过来他说落的东西是什么。

    她娇嗔觑他一眼,小声咕哝:“我可不是什么东西。”

    傅云珩勾了下唇,“我知道。”

    “那你还……”博慕迟瞥他,意思很明显。

    傅云珩叹了口气,“如果你真是‘东西’的话,那我就能把你随身携带了。”

    博慕迟被他的话呛住,“你最近看电视剧了?”

    怎么说话一股偶像剧风格。

    “……”

    傅云珩听出她话语里的嫌弃,很是无奈,“没有。”

    他看时间差不多,也不再和博慕迟多说。

    “兜兜。”

    “啊?”听傅云珩这么郑重其事喊自己,博慕迟抬起头看他,目光澄澈透亮,跟玻璃球似的,惹人注意。

    傅云珩低着头,嗓音低低,“能抱一下吗?”

    “……”

    博慕迟愣了下,莫名有点不好意思。

    她抿了下唇,摸了摸耳朵说:“你才表白不到一到二十四小时。”

    哪有人那么快就要抱抱的。

    傅云珩一想,说的也是。

    “我的错。”他说,“回去了,你到酒店跟我说一声。”

    博慕迟“哦”了声,不敢相信他这就不要抱了。

    “就这样?”这一点都不像傅云珩的行事作风不是吗?他就不能再坚持坚持,或者多说两句说服自己?

    博慕迟在心里想。

    傅云珩拍了拍她脑袋,弯着腰和她平视,“就这样。”

    他看着她说,“其他的回来再说。”

    博慕迟有点点失落,勉强道:“哦。”

    她打起精神,“那你们落地了也跟我说一声。”

    “知道。”傅云珩手机震了震,是姜既白他们发来的催促消息。

    他扫了眼关掉,看着博慕迟说:“昨天跟你说的那些话,是认真的。”

    他重点强调,“不是做梦。”

    博慕迟眼睫一颤,没想到他还看穿了自己心里所思所想。

    她抿了下嘴角,重重点头,拖着腔调说:“知道了小傅医生。”

    她点了点他手机示意,“你还是快回去吧,不然要赶不上飞机了。”

    傅云珩莞尔,“走了。”

    “嗯。”博慕迟朝他挥了挥手,笑得格外灿烂。

    傅云珩看她半晌,还是抬脚进了安检口。

    看他进去片刻,博慕迟忽然有点后悔没答应和他拥抱。其实她还挺想感受一下傅云珩温暖的怀抱的。

    但后悔也没用,人已经走了。

    博慕迟把这事跟谈书提了一嘴,谈书对她很是鄙夷。

    “你就不能主动点?”她吐槽她,“反正你也喜欢他。”

    博慕迟:“那我不是想着女孩子要矜持一点嘛。”

    她小声嘀咕,“太主动了不太好吧。”

    谈书无语,“都什么年代了,主动有什么不好的。”

    “也是。”博慕迟深表认可,自言自语嘀咕:“那我就稍微矜持了一下,谁知道他就真不抱了。”

    谈书:“……”

    其实傅云珩不是真的不抱,主要是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发觉自己好像是稍微过于着急了。

    他刚表白就想得寸进尺,都还没认认真真追她,让她享受自己该享受的权利就动手动脚,确实不太像话。

    回去路上,傅云珩一直在思考,到底要怎么追人。

    -

    几天时间一眨眼过去,博慕迟和许鸣他们约好户外滑雪的这天,是周三。

    陈星落不放心她一个人跟朋友出去,让助理丹丹跟着,方便照顾她。

    博慕迟没拒绝。

    看到她带着的助理,许鸣和焦明诚几人明显有些意外。

    “迟妹妹,怎么还带助理来了。”

    博慕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家里人不放心。”

    焦明诚了然,热情地和丹丹打招呼。

    丹丹也是第一回看到这么多运动员,眼眸里写满了兴奋。

    和大家简单认识了下,他们从市区出发去户外能滑雪的地方。

    “慕迟妹妹。”丹丹拉着博慕迟,小声问:“我可以和他们要签名吗?”

    博慕迟一愣,笑着说:“你想要谁的,我帮你要。”

    丹丹指了指,“想要许鸣的。”

    她小声:“我最近才了解你们滑雪比赛,我看了好多你和他参加的比赛。”

    看完后,丹丹现在完全是两人的小粉丝。

    她没好意思告诉博慕迟,她觉得博慕迟和许鸣,比网友瞎嗑的“博闻多识”更靠谱。

    要不是知道乱嗑cp不好,她都想组织大家嗑许鸣和博慕迟了,两人都是运动员,十几岁就认识,四舍五入还是青梅竹马,又每天都在一起滑雪训练,朝夕相处,这样的糖比秦闻那种公开表白说喜欢博慕迟这位滑雪运动员的好嗑多了。

    博慕迟自然不知道丹丹内心深处想法,她要知道的话,可能还不好意思去帮她要签名了。

    她把丹丹要的记下,准备晚点跟许鸣说一声。

    跟丹丹说了会话,博慕迟跟谢晚秋坐一块看国外的比赛。

    顺便,谢晚秋问了问她出现在冰城的事。

    听博慕迟说完,谢晚秋也有点印象,“我好像听谁说过,说他们最后还会去我们之前的训练基地取景拍摄。”

    博慕迟扬眉:“这我没听说。”

    主要是她也不是那么关心。

    谢晚秋点头,“不过不用管,这些反正是教练他们要操心的。”

    她看博慕迟,“第一回参加户外追逐,心情怎么样?”

    “还没开始呢。”博慕迟提醒她,“目前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情。”

    谢晚秋弯唇一笑,“说的也是。”

    两人说话时,她注意到许鸣时不时回头看向这边。

    谢晚秋在很多事情上比博慕迟反应更敏锐。当然也可能是旁观者清的缘故,她隐约觉得许鸣这回约博慕迟出来,不单单是为了滑雪。

    思及此,谢晚秋忍不住问:“慕迟。”

    “嗯?”博慕迟还在看她手机里的比赛,“怎么了?”

    谢晚秋小声:“你有喜欢的人吗?”

    “……”

    博慕迟一愣,意外她忽然问这样的问题。

    她沉默半晌,没瞒着她,“有的。”

    这回,诧异的人变成了谢晚秋。

    “啊?”她惊讶不已,“谁呀,队里的吗?”

    她直勾勾盯着博慕迟,“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博慕迟“嗯”了声,“我也是前不久才发现自己喜欢他的。”

    她说:“不是队里的。”

    谢晚秋心里一咯噔,突然有点担心许鸣。她缄默片刻,低问:“那你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吗?”

    “还没有。”博慕迟扬唇一笑,“但应该快了。”

    谢晚秋点点头,摸了摸她脑袋,“你喜欢的男生师姐认识吗?靠不靠谱?”

    “师姐你认识,但没见过。”博慕迟不好意思说,“我的那个邻居哥哥你还记得吗?”

    谢晚秋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博慕迟刚入队那几年,嘴里一直念叨的都是她的邻居哥哥。后来长大一点,两人联系减少后,她才不怎么提起他。

    知道是这个人后,谢晚秋想——许鸣应该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她思忖了会,终归还是没把这事提前告诉许鸣。这毕竟是博慕迟的小秘密,她就算是知道,也不好跟旁人说。

    -

    抵达户外滑雪的山头,一行装备齐全的人准备从山顶往山下滑。

    这是一座真实的雪山,白雪茫茫,山里有参吃不齐的干枯大树,树叶到春天也没茂盛起来,依旧秃秃的。树枝看上去极为单薄,好像风一吹就能倒。

    许鸣是户外滑雪爱好者,这种地方他常来。

    他不太放心博慕迟,特意走到她旁边和她说了会注意事项,他们的户外是没有规定路径的,你想往哪里滑就往哪里滑,但要注意脚下的障碍,以及路途中可能会出现的大小树,甚至可能是路人丢下的垃圾。

    博慕迟安静听着,一一记下。

    “谢谢。”她看向许鸣,“我知道了。”

    许鸣“嗯”了声,顿了顿说:“我会跟在你身后,有事情喊我。”

    博慕迟微怔,想也没想拒绝,“不用,你玩你的,我一个新手,我慢慢来。”

    “……”

    被她毫不犹豫拒绝,许鸣沉默了片刻说,“我今天也不是为了来寻找刺激的。”

    他想到了朋友说的话,敛眸看着博慕迟半晌,“晚点结束了能分点时间给我吗?”

    博慕迟总觉得他这话说得很奇怪,她下意识抬头,看到了许鸣的眼睛。

    少顷,博慕迟佯装淡定率地挪开眼,“先滑雪吧。”

    她说。

    如果换作是之前,博慕迟不会往另一个方向想。

    可现在,她好像不得不去想许鸣和自己要时间是想做什么。

    博慕迟边把头盔戴上,边胡思乱想着,她应该没那么大魅力吧。她觉得。

    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慕迟。”谢晚秋的声音传来,“好了吗?”

    博慕迟回神,点了点头,“我好了。”

    谢晚秋笑,“那走吧。”

    “好。”

    一群人从山顶往下,姿态随性洒脱,格外的帅气。

    他们所经过的地方,都渐渐飘起了白茫茫的一触即化的雪尘,落在露出的头发上,像白了头。

    山里风很大,耳侧呼啸的风声,和队友们的尖叫声让博慕迟暂时把许鸣这个人抛到了脑后。

    她没再去想晚点许鸣要和自己说什么,她专注的享受自己难得体验的户外高山滑雪。

    当然她更没注意到,许鸣一直在她另一侧,在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

    博慕迟不是最快抵达终点的,但成绩还不错。

    对她这样第一回来体验高山滑雪的人而言,这个成绩,值得好好夸一夸了。

    滑完雪,一群人直接到山底唯有的一家店去吃东西。

    博慕迟跟着进去,要了杯热水暖了暖身体。丹丹提前过来,在这边等她。

    她正想和博慕迟说会话时,许鸣率先朝博慕迟走了过去。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博慕迟把嘴巴里的水吞下,仰头道:“现在?”

    许鸣点头。

    博慕迟没拒绝,跟他走出小店。

    这儿一年四季的雪都难以融化,干枯的树枝上挂着雪花,像是被点缀了的模样。

    博慕迟张望看了看,外面的风还有点大。

    许鸣看她一脸好奇的模样,低低问:“你很喜欢这里?”

    “还不错。”博慕迟认真说,“我们滑雪的,应该没有人不喜欢这样的地方吧?”

    许鸣想,说得很有道理。

    他顿了顿,低声道:“你要是喜欢,以后可以常来。”

    博慕迟微怔,心里咯噔了下。

    她抬眸去看许鸣,嘴唇微动,“许鸣。”

    许鸣看她,“你是不是知道我要说什么?”

    “……”博慕迟沉默了会,点了头,“大概能猜到一点点。”

    她抿了下唇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许鸣怔了片刻,下意识问:“去内蒙古看你比赛的那个?”

    博慕迟一愣,讶异他会记得那么清楚。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他记得是正常的。

    她应声:“是他。”

    “你们在一起了?”许鸣问。

    博慕迟摇头,“还没有。”

    闻言,许鸣倏地松了口气,低低道:“既然没有……”他望着博慕迟,突然自信道,“那我也还有希望不是吗?”

    博慕迟错愕,她根本没想许鸣会这样说。

    她瞪圆了眼,“不是,我们没在一起是因为——”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许鸣打断了。

    “你现在单身,那我有追求的权利。”他说:“你最后选择谁我无权干涉,但我要追你,你好像也没有权利阻止。”

    “……”

    说完,许鸣没给博慕迟再拒绝的机会,往里抬了抬下巴示意,“进去吧,外面冷。”

    博慕迟:“……”

    要问博慕迟几天内连续被两位优秀男士表白是何感想。

    她一定会说——不敢想。

    她根本不想去想。

    博慕迟是个从小就有点认死理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爱拖泥带水。

    可许鸣根本不给她说得更清楚的机会。

    回去时,博慕迟好几次想认真告诉他,想说自己和他真的没可能,她喜欢谁了就是谁,偏偏许鸣不听。为了避开她,许鸣还坐副驾驶去了。

    博慕迟呆若木鸡半分钟,努力的在脑海里回想,许鸣以前就是这样的人吗?

    她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蓦地,手机铃声响起。

    博慕迟拉回抽离的思绪,低头一看,是傅云珩打来的电话。

    瞬间,她眼睛亮了起来。

    “喂。”

    博慕迟翘唇,“小傅医生。”

    听到她悦耳的声音,傅云珩微微顿了下,低声道:“回来了吗?”

    “在路上了。”博慕迟打了个哈欠,“你昨天不是晚班吗,这会就睡醒了?”

    傅云珩“嗯”了声,“还有多久到?”

    博慕迟问了下丹丹,实话实说:“估计还得一个多小时。”

    傅云珩了然,“那你在车里睡会,到了跟我说。”

    “好。”

    挂了电话,博慕迟也不再纠结许鸣表白的事,阖着眼休息。

    要到酒店时,博慕迟才睡醒。

    车里其他几个人都陆陆续续下车回家了,车里这会只剩下许鸣和博慕迟还有丹丹。

    “我送你。”许鸣主动说。

    博慕迟:“不用。”

    她走下车,往旁边指说:“我酒店就——”

    话还没说完,博慕迟看到了站在酒店门口的人。

    已经是傍晚,路上行人很多,酒店门口也吵吵闹闹的。

    可博慕迟一抬眼,却还是看到了站在侧边看手机的傅云珩。他微微低着头,站姿有点懒散,不像往日那么挺括。

    夕阳落在他身上,拉长他的影子。

    似察觉到她的目光,傅云珩撩起眼皮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两人视线交汇。

    刹那间,傅云珩抬脚朝这边走了过来。

    “云宝。”博慕迟回过神来,格外惊喜,“你怎么在这?”

    他不应该在家休息吗?

    傅云珩“嗯”了声,接过丹丹手里拿着的书包,说了声谢谢,这才回答她的问题:“不放心,过来看看你。”

    博慕迟眼睛晶亮,主动靠近他,“几点到的?”

    “待会告诉你。”傅云珩抬眸看向许鸣,颔首致意,“麻烦你们照顾她。”

    许鸣神色一僵,扯了下唇,“我们是队友。”

    他顿了下,看向博慕迟,“回去了。”

    博慕迟点头,“谢谢。”

    许鸣没理他。

    博慕迟也没将这事放在心上,跟傅云珩一起往酒店里走。

    听到车声,她又回头看了眼。

    收回目光时,好巧不巧对上了傅云珩看过来的视线。

    博慕迟眨了眨眼,一脸乖巧说:“他就是单纯的不放心,然后送我回来。”

    傅云珩:“我知道。”

    他说:“我也是单纯的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你。”

    “……”

    博慕迟微窘,小声说:“我拒绝了的小傅医生。”

    她都没答应让许鸣追自己。

    傅云珩知道她的意思,他看她明艳的脸,叹了口气说:“怎么这么招人喜欢?”

    博慕迟觉得自己很无辜。

    倏地,傅云珩看她不安分扯着自己衣服的手,缓声道:“把手给我。”

    博慕迟不明所以,下意识抬起手,“要干嘛?”

    傅云珩修长的手指环住她的手腕,牵住她,将她拉近到自己身侧,说:“不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