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三十八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手腕被他扣住的那一刹那,博慕迟心跳如擂鼓。

    傅云珩手掌宽大,骨节分明有力量。

    博慕迟稍稍垂眼,去看被他握住的,在接收他滚烫温度的手。

    她轻轻地动了下,没能挣脱开。

    傅云珩侧眸,“不舒服?”

    “……”博慕迟微哽,想提醒他说,你人还没追到,怎么就先牵手了。

    但想了想,又作罢。他们又不是第一次牵手。

    “一点点。”博慕迟说,

    傅云珩微怔,兀自笑笑,自然而然的松了点力道,但没将她的手腕放开。

    丹丹在一侧偷瞄着,脸偷偷红了。

    她改主意了,她发现博慕迟和眼前这个小傅医生站在一起,好像比跟许鸣在一起更好嗑。

    博慕迟并不知道丹丹内心戏会如此多,她这会被傅云珩牵着,也注意不到其他人,她的手被眼前的人牵住,思绪也不受控地跟着他跑了。

    进了电梯,丹丹跟博慕迟说了声:“慕迟妹妹,我就不跟你上去了,我直接回我房间。”

    博慕迟点头,“今天辛苦啦。”

    “应该的。”丹丹高兴道:“我还是第一次去雪山,很漂亮。”

    对她来说,是很新奇的体验。

    丹丹住七楼,早早的离开了。

    人走后,博慕迟才想起问傅云珩,“你明天不上班?”

    “上。”傅云珩回答她。

    博慕迟一愣,“那你怎么还过来?”

    她算了算,从北城过来到酒店,需要好几个小时。

    傅云珩看她担忧的神情,笑道:“不是告诉你了?”

    博慕迟怔了怔,想到他刚刚跟自己说的,他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

    “那明天是晚班?”

    傅云珩微顿,“白班。”

    “……”

    博慕迟安静三秒,瞪大眼睛看他,“那你今晚还回去?”

    “明早。”傅云珩告诉她,他订了房间,明早有冰城五点多飞北城的航班,不晚点的话,他甚至可以在八点回到医院。

    他们医院正常的上班时间是九点,之前一直八点左右到,是为了做些上班前的准备工作。

    傅云珩虽还在实习期,但偶尔不早到,也没什么影响。

    博慕迟无言,拉了下他的手嘀咕,“你对我就这么不放心吗。”

    她一点都不想傅云珩这么辛苦的来回跑。

    傅云珩一笑,目光柔和看她,嗓音温柔缱绻,“不是不放心。”

    他顿了顿说,“你就不能往另一个方向想?”

    博慕迟傻愣愣的,“哪个方向?”

    “……”

    电梯恰好到了她所在楼层,傅云珩牵着她走出,沿着长长的廊道往最深处那边走,淡淡说:“我想你了。”

    我想你,所以我来见你了。

    傅云珩对博慕迟去玩户外高山滑雪,是有不放心的因素存在,但他之所以千里迢迢跑来,是因为他想她了。

    明明以前大半年不见,甚至一年不见也不会想念的人,现在只三两天不见,想念就像翻涌的浪花一样,需要更大的浪花才能压住。

    博慕迟心脏重重一跳,忽而说不出任何话。

    “怎么不说话?”

    两个人走到了房门口。

    博慕迟抬眸看他,缄默片刻,“你住哪个房间?”

    傅云珩:“1506。”

    博慕迟点头,“那我先回房间洗个澡,然后去找你?”

    傅云珩一怔,看她正经的表情,故意逗她,“找我做什么?”

    “……”

    听出他话语里的揶揄,博慕迟觑他一眼,“找你吃饭。”

    傅云珩失笑,“不想吃饭。”

    博慕迟微哽,心软道:“那你想做什么。”

    “有点累。”他说,“想睡会。”

    傅云珩没说谎,他其实没告诉博慕迟,他今天是中午才从医院离开的。

    早上要下班时接了个急诊病人,正好在换班时,其他两位医生有些忙不过来,傅云珩便和熬了一个夜班的束正阳一起上了手术台。

    手术结束后,已经十一点多。

    傅云珩原本买的机票是早上九点多的,他本想赶过来去看博慕迟户外滑雪,最后那张机票作废,他重新买了下午过来的。

    博慕迟这才注意到,他眼底黑眼圈明显,神色也略带倦意,较之往常的他来说,没了很多精神。

    博慕迟心软的一塌糊涂,主动说:“那我陪你?”

    闻言,傅云珩抬眼,“嗯?”

    他捏了捏她掌心,逗着她,“陪我?”

    “……”

    博慕迟没理会他的调侃,一本正经道:“我指的是,我可以去你房间陪你,但我不想睡觉,你睡,我到旁边看会电视什么的。”

    她睨了傅云珩一眼,嘟囔道:“云宝你变了。”

    傅云珩哭笑不得,偏头看着她,笑而不语。

    走到房门口,他抬了抬下巴示意,“进去吧,洗完澡跟我说。”

    博慕迟一愣,“跟你说?”

    傅云珩应声,“我下来接你上去。”

    “……”博慕迟无言,“不用接。”

    她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找得到1506在哪里。”

    博慕迟重点强调。

    傅云珩“嗯”了声,“我知道。”

    但他就是想下来接她。

    博慕迟义正言辞拒绝,“你还是赶紧上去休息。”她神色严肃,“我半小时后就过来。”

    傅云珩看她正经的神色,从胸腔里溢出笑,“好。”

    他妥协答应,“但上来前还是要跟我说一声。”

    博慕迟没拒绝。

    看博慕迟进了房间,傅云珩把门给她带上,这才转身往楼上走。

    其实也不是不放心,他就是单纯的想多挣点和她在一起的时间。

    -

    回了房间,傅云珩接到赵航打来的电话。

    “喂。”

    他声音一如既往清冽,但能听出心情还不错。

    赵航扬了扬眉,“休息好了?”

    他今天白班,到医院时傅云珩他们已经进了手术室,他没来得及关心他们病人的事,自己也忙了起来。到这会忙碌告一段落,他才想起跟傅云珩说说他们早上手术的病人情况。

    傅云珩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淡淡说:“还好。”

    赵航挑眉,“那你今晚再好好睡个觉。”

    “嗯。”傅云珩问,“情况怎么样?”

    一般来说,病人术后二十四小时的情况极为重要。

    赵航如实告知,“情况还不错,没出现任何不良反应,也没高烧,就是麻药过后,意识还没彻底清醒。等他彻底醒了我告诉你。”

    “谢了。”傅云珩交代了下需要注意的几个小问题。

    赵航:“客气。”

    聊了会病人情况,赵航忽然想起自己昨晚刷微博看到的消息。

    “对了,问你一个事。”

    傅云珩:“说。”

    赵航:“慕迟妹妹是不是去剧组客串了?”

    他道:“我看网上有曝光她在剧组的照片,说是她在为以后退役做准备。”

    这话赵航当然不信,不说他见过博慕迟,还一起玩过,就算没有,他也不信博慕迟会在这个时候就为自己退役做打算。

    傅云珩很少看网络新闻,他偶尔看的大多数是体育界相关的,所以赵航说的这个事,他一无所知。

    “什么时候说的?”他眉头轻蹙,“你把链接发我。”

    赵航:“行。”

    挂了电话,傅云珩收到赵航发来的微博爆料消息。

    不意外应该是剧组工作人员发出去的,因为爆料的那几张照片,清清楚楚拍到了博慕迟的正脸,有她穿滑雪服的,也有她穿私服跟陈星落站在一起的,还有她跟秦闻几位演员站在一块的。

    他扫了眼这条微博内容下的评论,有人说她深谋远虑,毕竟进娱乐圈的运动员确实不少。

    也有人重点偏移,看到她和秦闻站在一起后,开始说两人般配,一个娱乐圈影帝,一个是世界冠军,真的很搭。当然更多的人是在夸她和陈星落的颜值,甚至还有人对陈星落的身份表示好奇。

    两人站在一起过于赏心悦目,让人难以忽视。

    -

    博慕迟洗完澡,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才去等电梯上楼。

    等电梯间隙,她给傅云珩发了条消息。

    刚发出,电梯到了。

    几层楼的电梯,很快便抵达了。

    电梯门一开,博慕迟便看到在外边走廊等自己的人。

    酒店廊道的灯光是暖色调,稍稍有点暗,营造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氛围。

    听到声音,傅云珩撩起眼皮看向她。

    少顷,他率先出声,“跟我说的时候已经到电梯了?”

    博慕迟:“门口。”

    她看傅云珩,眉眼弯弯道:“小傅医生,你不怎么听话。”

    傅云珩:“嗯?”

    博慕迟和他一起往他房间走,抱怨似的说:“都让你好好休息了,你怎么还出来。”

    她佯装生气问:“你对我就这么不放心吗?”

    “……”

    傅云珩:“没有。”

    他看着博慕迟,很是坦诚,“想早点看见你。”

    瞬间,博慕迟找不出茬了。

    即便是瞎找,她也找不出。

    她看傅云珩,憋了好一会才憋出一句,“你别这么肉麻。”

    傅云珩微哽,还有些不明白,“这就是肉麻?”

    他第一次喜欢人,也第一次说这种话,确实不太明白肉麻的界线在哪里。

    博慕迟沉默了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她发现,她也不清楚。

    她就是觉得,傅云珩不像是会说这种情话的人。

    但看傅云珩也不是很懂,博慕迟先坚定地点了点头,“是吧。”

    她说。

    傅云珩颔首,又问:“你不喜欢?”

    “……”

    博慕迟无言,对上他的眼睛。

    两人走到了房门口,房门两侧的墙上挂着昏黄小灯,温柔的光覆在他们上方,让他们的五官变得柔和,眼神也变得温柔。

    博慕迟钻进他眼睛的这一瞬间,说不出违心的话。

    “没有不喜欢。”她耳廓泛着红晕,看不知何时被他牵住的手指,小声道:“就是还有点不适应。”

    傅云珩没表白前,她真的不知道他在感情这方面,表露出来的情感会和之前的他有这么强烈的反差。

    傅云珩低低一笑,答应说:“我知道了。”

    他看着博慕迟,缓声,“我稍微控制一下节奏。”

    博慕迟:“……好……好的。”

    她还能说什么呢。

    傅云珩这回订的房间是普通的大床标间,不是轻奢套房。

    进门右手边是浴室和洗手间,再往里走是一张大床和一张不大不小的小桌子,当然还有一张大概一米二的沙发。

    这家酒店整体感觉是不错的,这种标间一个人住甚至是两个人住也绰绰有余。但莫名的,博慕迟跟他进来后就觉得有点儿拥挤,房间也还有点热。

    傅云珩注意到她眼睛在房内转了一圈,然后一动不动地站在小桌子旁边。

    他压了压眼眸里的笑,侧头问:“不想坐?”

    “坐哪?”博慕迟下意识回。

    傅云珩目光缱绻看她,“沙发或者……”他顿了顿,往一侧的大床示意,“你想坐床上也可以。”

    博慕迟:“我不想!”

    她立马到沙发上坐下,一脸紧张模样。

    傅云珩觉得有趣,唇角勾了勾,但却没再逗她,“兜兜。”

    “什么?”博慕迟看他。

    傅云珩哑然,揉了揉太阳穴说,“我现在除了是你的追求者傅云珩,也是你熟悉的云宝。”

    他望着她,“不用那么紧张。”

    他不是陌生人,也不会对她做什么现在不该做的事。

    “我知道。”博慕迟别别扭扭说,“就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明明距离他表白的事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可她却觉得自己还是没做好心理准备。

    要做好了,她肯定不止于此。

    傅云珩“嗯”了声,“饿吗?”

    “一点点。”博慕迟看他,“你不休息?”

    “晚点。”

    傅云珩问,“想吃什么?”

    “都行。”博慕迟拿出手机,一脸严肃看他,“你去睡觉,我来点餐。”

    酒店的餐还算清淡,适合他们。

    傅云珩哭笑不得,“不差这点时间。”

    “差。”博慕迟很认真,“你快点躺下,你不躺下我就走了。”

    她威胁他。

    傅云珩没辙,只能到床上躺下。

    茶几和沙发就在床边,他躺着的位置靠近博慕迟这边,距离她很近很久。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嘴巴碎碎念着,“我想吃铁锅炖鱼。”她扭头看傅云珩,“你想吃什么?”

    傅云珩:“点你想吃的。”

    “都点。”博慕迟认真道:“你是不是喜欢吃排骨?”

    她依稀记得,“吃个红烧排骨吧。”

    “不点。”傅云珩回答她,“没有很喜欢。”

    博慕迟不能吃,他怕她眼巴巴看着自己吃,会馋。

    在这些小事情上,傅云珩考虑的很周到。

    他是一个会照顾身边人喜好和情绪的人,博慕迟很清楚。正因为清楚,她才想给他点。

    “我想看你吃。”她和傅云珩对视着,“吃吗?”

    傅云珩:“……”

    他失语,知道她在想什么,“点吧。”

    得到他回复,博慕迟翘了下唇,立马下单。

    -

    点好餐,博慕迟才发现房间的灯光有点儿亮,对躺下要休息的人来说,稍微有点儿刺眼。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思考了半分钟,出了声:“我把大灯关了吧。”

    她指了指床头小灯,“只开这个怎么样?”

    傅云珩微顿片刻,答应了。

    大灯熄灭,看东西便不再那么清楚了。当视觉减弱时,听觉和触觉就会变得敏感。

    博慕迟后知后觉发现,灯关了后,她能很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听见傅云珩的呼吸声,甚至听到他的心跳声。

    咚咚咚。

    像是有人在撞击敲打一样,两人的心跳在留有一盏小灯的房间里,起起伏伏,给予回响。

    也是在当下这一刻,博慕迟才明白,心跳真的有回响。

    不是自己给自己的,是喜欢的人给的。

    暧昧的气氛说来就来,空气里漂浮着一丝微妙的气息。

    博慕迟一偏头便对上了傅云珩的眼睛。

    两人无声对视半晌,她嘴唇动了动,“你还不困吗?”

    傅云珩:“还好。”

    其实是,她在自己这儿,他怎么可能抛下她一个人去睡觉。

    舍不得,也不愿意。

    博慕迟“哦”了声,想了想说:“我有点冷。”

    傅云珩一怔,顺着她的话往下,“然后呢?”

    博慕迟脑海里全是谈书和她说的,没必要矜持,有喜欢的人矜持什么,直接一点就好。更何况她和傅云珩是青梅竹马,知根知底,也不用担心被骗。

    她琢磨了下傅云珩不睡觉的因素,声音很轻地说,“我也想躺着。”

    傅云珩其实早就猜到了她心里的想法,他苦涩一笑,“你是真放心我。”

    “。”

    博慕迟没敢说话。

    少顷,傅云珩往另一侧挪了挪,掀开靠近她这边的被子看向她,嗓音沉沉的,“上来。”

    “……”

    博慕迟没多迟疑,跟着躺了上去。

    酒店的床有点大,也可能是因为两人都比较瘦,所以躺下后,博慕迟能明显感觉到,她和傅云珩的中间空出了很大一片的位置。

    再躺一个人也绰绰有余。博慕迟想。

    两人的距离更近了。

    近到博慕迟脸颊,偶尔会有傅云珩拂过的气息,微微有点儿痒。

    她平躺着,没敢乱动。

    但躺了会,博慕迟就耐不住了。她是个睡觉并不怎么安分的人。

    博慕迟侧了下身,对着傅云珩那边,却没想他也正好翻身,朝她这边看。

    安静半晌。

    博慕迟拉了拉被子,有一丁点的不好意思,闷在被子里说:“你怎么还不睡。”

    再不睡她都要睡着了。

    傅云珩知道她在不好意思,但他想,就现在这种情况而言,换谁应该也睡不着。

    微忖片刻,傅云珩回答,“吃了饭再睡也不迟。”

    博慕迟“哦”了声,想了想也不是不可以。

    她看他,“那我明天早上去机场送你?”

    “不用。”傅云珩道,“太早了。”

    “我本来起的也很早。”博慕迟告诉他,“五点起来总可以了吧。”

    她平日里一般也五点半六点起床,明天不过是提前半小时,她没太大问题。

    傅云珩抬手,捏了下她的脸,“真不用。”

    博慕迟瞪他。

    傅云珩无奈,想了想没再拒绝她,“这个事晚点说?”

    博慕迟瞥他,小声咕哝:“你是不是真觉得我起不来?”

    “没这个意思。”傅云珩岔开话题,“今天滑雪玩得怎么样?”

    说到滑雪,博慕迟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

    她兴致勃勃和傅云珩分享雪山滑雪带来的刺激感和新鲜感,她是个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人,也是个爱冒险的人。对博慕迟来说,去陌生的高山滑雪,很让她兴奋,很让她开心。

    房间里响起她喋喋不休的声音,清脆悦耳。

    傅云珩听着,唇角不自觉地往上扬着。他看着博慕迟喜笑颜开的模样,沉沉道:“还想再去玩吗?”

    “想的。”博慕迟老实说。

    傅云珩了然,“那下回一起。”

    博慕迟眼睛晶亮,点头道:“好啊。”

    她喜欢和傅云珩一起滑雪。

    说话间隙,博慕迟身体不受控地往傅云珩那边挪了些许位置。

    她絮絮叨叨说着,越说越激动。

    渐渐的,博慕迟注意到傅云珩回应自己的声音越来越轻。她偷偷观察了下,他好像累到睡着了。

    博慕迟动作一顿,慢慢地将张开的嘴抿成一条直线,不再出声。

    她观察着傅云珩的睡颜,内心涌起一种其妙的感觉。她恍惚发现,和傅云珩认识这么多年,她到现在才仔细地去看他睡着时的模样。

    睡着的傅云珩,身上的冷淡好像褪散了很多,整个人被暖色的灯光照着,五官线条柔和了很多。

    昏黄的台灯诉说着暧昧。

    窗户好似没关紧,不知道哪个房间的歌声钻了进来,钻到两人的耳朵。博慕迟细细听了听,是一首她听过但记不起名字的粤语情歌。

    歌词露骨,歌手歌唱着,像在娓娓道来,诉说着某个爱情故事。

    听着听着,博慕迟自己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她醒来时,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博慕迟睡眼惺忪的动了动,身侧传来傅云珩有些沙哑的声音,“我去开门。”

    “……”

    博慕迟懵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应该是酒店来送餐了。

    她行动缓慢地坐了起来,刚坐起,便看到傅云珩提着晚餐进来了。

    傅云珩将房间内的大灯打开,侧眸看向她,嗓音低低,“去洗个脸。”

    “嗯。”博慕迟应着,人却没动。

    傅云珩把东西放下,摆出来后,她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那儿。

    睡着的缘故,她头发看上去有些乱。

    傅云珩强迫自己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走近道:“不想动?”

    博慕迟每回睡醒反应都会慢几拍。

    她下意识接了句,“是有点。”

    傅云珩稍顿,亲昵地捏了捏她睡得发红发烫的耳朵,声线低哑,“我抱你去?”

    博慕迟眼睫一抬,在傅云珩以为她会拒绝时,她蹦出一句:“你方便的话。”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