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三十九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房内忽然寂静。

    少顷,傅云珩垂下头看她,“我有什么不方便的?”

    博慕迟安静了会,犹疑道:“没力气。”

    “……”傅云珩抬手捏了捏酸涩的眼皮,没再征求博慕迟意见,直接去抱她。

    手刚碰到她,博慕迟立马认怂。

    “不用不用。”她回了神,神色讷讷,眼神飘忽道:“我自己去。”

    说完,她速度飞快地从另一边下了床,钻进了浴室。

    傅云珩听着关门声,抬了抬眼,意味不明地哼笑了声。

    房间隔音效果一般,更何况他们就在一个房间里。

    博慕迟自然不意外听见了傅云珩的笑声,她微窘,揉了揉发痒的耳朵,抬眸看到了洗漱台的镜子。

    镜子里,她耳朵脸颊都很红。

    博慕迟盯着自己看了半分钟,弯腰拧开水龙头,掬着一捧水拍到自己脸颊,试图给自己降温。

    明明还是春天,她怎么感觉房间内温度热的让她想爆炸。

    在浴室磨蹭了好一会,博慕迟才出去。

    她出去时,傅云珩不仅把餐全摆放整齐了,还把房间的电视打开了。她抬眸一看,他看的是自己之前参加的比赛视频。

    “你怎么看这个?”博慕迟问。

    傅云珩看她,“不想我看?”

    “没有。”博慕迟在这种事情上还好,她不会有太多不好意思。

    她看着镜头里的自己,又看了看不远的傅云珩,眼珠子转了转,“云宝。”

    傅云珩:“嗯?”

    博慕迟走近,和他坐在一起,提醒他,“你还记不记得年前你接我去你那住的那次?”

    那天,他们也是要吃饭,然后是她先开了电视,看到了自己的比赛视频。

    刚开始,博慕迟因为和他太久没见有些不好意思把自己的自恋表露出来,却没想他会和自己说就看这个,看自己比赛的视频讲解。

    莫名的,博慕迟有种事件重演的感觉。

    只不过两人的角色,有了细微的变换。

    傅云珩当然记得。

    他莞尔,“想看那天看的视频?”

    博慕迟扬了扬眉,拒绝,“不要,你都看过那个了。”她要求,“就这个吧,这个你肯定还没看过。”

    傅云珩应声,没换台,但也没告诉她,他其实看过她的这场比赛。

    目前来说,傅云珩可能没把博慕迟全部的比赛看完,但算下来,她被记录下来的比赛,他已经看了有百分之九十几了。

    但这些无足轻重的小事,他不会拿到博慕迟这儿“邀功”。

    -

    桌子稍微有点小,博慕迟点的东西不少。有她喜欢吃的能吃的,也有傅云珩喜欢吃的。

    在点单这件事上,她觉得自己非常公平公正。

    博慕迟看比赛比较专注,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对手的。

    她边吃边看,伸出筷子夹菜没夹到也没发现,就缩回往嘴里塞。

    傅云珩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开始往她碗里夹菜。

    “想吃什么跟我说。”他低语,“我给你夹。”

    博慕迟的眼睛还没从电视上挪开,也没和他客气地答应着。

    等博慕迟看完一段精彩比赛回过神来时,她碗里的菜堆积成了小山。一侧还放着傅云珩挑完了鱼刺的鱼肉。

    博慕迟看着面前的画面,微微怔了怔,忍俊不禁:“云宝。”

    她说:“你吃自己的,不用管我。”

    傅云珩瞥她,挑了下眉问:“不想吃?”

    “……”

    博慕迟和他对视三秒,挤出两个字:“想吃。”

    她怎么可能会不想吃,她就是不想傅云珩太照顾自己。她想他多考虑他自己。

    吃过饭,博慕迟看着傅云珩将桌面收拾的一尘不染。

    她安静看了几秒,后知后觉想起一件事,“你要现在睡觉吗?”

    傅云珩哑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着急催自己睡觉。

    他压着眸子里的笑,低问:“怎么一直喊我睡觉?”

    “你今天都没怎么睡呀。”博慕迟轻语,“网上经常爆出熬夜猝死的新闻吗?”

    说实话,她有点担心。

    傅云珩:“……”

    他怎么也没想到,博慕迟一个劲催自己睡觉的原因在这里。

    他哭笑不得,敛睫看她,“担心我猝死?”

    听到这话,博慕迟坦然,“是啊。”

    她小声嘀咕,“你都还没追我几天,万一……”她没敢把不吉利的话说出口,含糊不清说,“我这是为了你着想。”

    傅云珩安静片刻,缓声问:“确定是为了我着想?”

    他怎么听着,像是她还没被追几天,还没享受够被追求的快乐和权利,所以不想自己有意外?

    傅云珩这样想着,又觉得自己想法也挺幼稚的。他明知道博慕迟是真为了自己考虑,可还是忍不住和她“斤斤计较”。

    “当然了。”博慕迟觑他。

    傅云珩看她气鼓鼓的脸,抬手戳了戳,“知道了。”

    他思忖了会,“但这会还早,也刚吃饱,我们出去转转再回来休息?”

    “……”

    博慕迟沉吟半晌,点了头,“走个半小时吧。”

    刚吃饱睡觉确实也不是那么好。

    傅云珩:“行。”

    -

    逛了大半个小时,博慕迟被傅云珩送回了房间。

    她催促他回房间赶紧睡觉,傅云珩失笑好一会,叮嘱她也早点休息。

    博慕迟乖乖应下,抬眸看他:“你早上起来给我打电话。”

    她神色坚定,“我去送你。”

    傅云珩讶然,有些意外她还心心念念这个事。

    对上她坚定的眼神,他点了头:“好。”

    他伸手,本想抱一抱她,手刚抬起,又放下。

    慢慢来。

    他还不着急。

    博慕迟没注意到他这些细微举动,自顾自叮嘱完自己的,然后赶他上楼。

    傅云珩拗不过她,加上也确实是有些疲惫,早早地回了房间休息。

    ……

    傅云珩这个点能睡着,博慕迟却不太可以。

    她看了眼时间,还不到九点。

    考虑了会,博慕迟打开客厅电视,去骚扰陈星落和谈书。

    陈星落剧组今晚有几场夜戏,没那么快回来,她问问看她这会忙不忙。

    消息发出好一会,陈星落才回她说有点忙,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博慕迟也不知道丹丹有没有和她说傅云珩来了这边的事,她想了想,暂时没提这个,只让她忙也要注意休息,别太拼。

    两人简短的聊了两句,博慕迟收到谈书发来的惊叹消息。

    谈书:「卧槽!傅云珩这算不算是为爱千里奔赴?」

    博慕迟:「也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吧。」

    谈书:「怎么没有!说实话在你告诉我说傅云珩在这么忙碌的情况下还过去找你之前,我根本没想过他喜欢上你后会是这个样子。」

    博慕迟看着她说的,很想告诉她,不单她没想过,连她自己也都觉得有些意外。

    她一直觉得傅云珩应该是那种什么时候都很冷静很理智的人,却没想他也会有这么冲动的时候。

    因为想她,不放心她,所以挤着时间飞过来,来到她面前看她,陪她。

    博慕迟:「好像是和他之前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有些不符。」

    谈书:「岂止是有些!」

    博慕迟:「。」

    谈书:「不过你别说,傅云珩这种反差,还挺可爱的。」

    博慕迟翘了下唇,非常认可她说的可爱一词。

    她也觉得傅云珩非常可爱。

    虽然他好像不喜欢自己用可爱来形容他,但她就是这样想的。

    博慕迟:「是有点,还有点黏人。」

    谈书感叹:「还没开始恋爱就黏人了,那以后谈恋爱还得了?我以后要找你玩,是不是还得提前跟傅云珩预约?」

    谈书想事情,想的非常遥远。

    博慕迟噎了片刻,无言回复:「应该……不需要。」

    傅云珩不是大男子主义的人。

    谈书:「希望如此。」

    两人东扯西扯,聊了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题。

    聊着聊着,博慕迟顺便把许鸣和自己表白的事跟她提了提。

    消息发出不到半分钟,谈书电话来了。

    博慕迟无言接听,“怎么?”

    “我就知道。”耳边响起谈书的惊讶却并不意外的声音,“我之前就觉得许鸣对你好的有点过分。”

    她着急追问,“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

    谈书:“他表白了你怎么说?”

    “拒绝。”博慕迟实话实说,“我又不喜欢他。”

    “哦。”谈书叹了口气,“世界冠军跟你表白你都能这么迅速拒绝,是不是有点儿暴殄天物?”

    博慕迟噎住,启唇反驳:“我也是世界冠军好不好。”

    她找对象又不是按这个标准找的。

    谈书无言,轻笑道:“好!我知道。”

    她好奇,“不过我有点想采访你一下,如果不是傅云珩跟你表白了,你会考虑许鸣吗?”

    “不会。”博慕迟依旧没有犹豫。

    听到她如此果决的回答,谈书略显意外,“为什么?”

    博慕迟蹙眉,懒洋洋瘫在沙发上,“哪有什么为什么。不喜欢所以就不考虑呀。”

    谈书微哽,“那再假设一下,你要是没发现自己喜欢上傅云珩,也不会考虑他?”

    “嗯。”博慕迟诚恳道:“我确定自己对许鸣没有爱情,只有队友战友之情。”

    谈书想也没想,直接道:“那你之前还说你喜欢狗也不喜欢傅云珩呢。”

    “……”

    博慕迟噎了噎,沉默片刻说,“八月份我要参加国际雪联单板滑雪世界杯新西兰站的比赛,我要是拿了冠军,你给我送个礼物吧。”

    谈书莫名,怎么一下子聊到礼物了。

    她愣了下,但还是爽快答应,“好啊,你想要什么?”

    “狗。”博慕迟说。

    谈书被她的话呛住,猛地咳了会,难以置信问:“你要什么?”

    博慕迟重复了一遍,“狗,我想要狗。”

    她一本正经告诉谈书,“我现在喜欢狗了。”

    谈书思绪跟她转了好几圈,大概明白了她要狗的原因在哪里。

    博慕迟是在告诉谈书,她就是自己打自己脸了。她现在喜欢上了狗,也喜欢上了傅云珩。

    思及此,谈书幽幽道:“我知道你是想告诉我你是真喜欢傅云珩,但是也没必要勉强自己去喜欢狗。”

    博慕迟小时候被狗吓过,对狗一直都有恐惧。

    博慕迟讪讪,“其实我发现狗狗也蛮可爱的。”

    只要不是自己养。

    谈书笑,“那当然,不过我觉得你和傅云珩没时间养狗。”她提议,“你要是拿冠军了,我给你送只猫吧。”

    闻言,博慕迟眼睛亮了。

    她自信满满道:“那为了我可以拥有小猫咪,我拼了老命也得拿下冠军。”

    谈书:“你还年轻。”

    “哦。”博慕迟改口,“我拼了我这条嫩命,我也得拿下冠军。”

    谈书:“……”

    其实没必要说得如此悲壮。

    谈书对博慕迟拿冠军这件事,向来有信心。她相信她可以。

    和谈书聊了好一会才挂了电话。

    博慕迟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着实有点无聊,索性看书。

    博延从小给她培养的习惯,没事做的时候就看书,书本可以给她枯燥的生活,闲暇的时间带来喜怒哀乐。

    看到睡觉前,博慕迟不忘给傅云珩留了条消息,让他醒了给自己打电话。

    消息发出去后,她又设了个闹钟,这才安心睡觉。

    -

    早上四点,傅云珩准时醒来。

    他拿起手机看了眼,不意外看到博慕迟给他留的消息。他无奈一笑,掀开被子下床。

    洗漱收拾好,时间还太早。

    外面的天色依旧灰蒙蒙暗沉沉的,天色还未亮起,汽车鸣笛声几近没有,清晨打扫的清洁工人,也都还没上班。

    傅云珩盯着手机看了片刻,给博慕迟发了条消息。

    不意外的,她还没睡醒。

    傅云珩往楼下走,到睡眼惺忪的前台服务员那边问了问,然后被带去了后厨。

    他从酒店退房离开时,时钟刚越过“5”的字眼。

    ……

    闹钟铃声响起,博慕迟第一时间睁开眼,然后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拿起床头柜手机一看,五点二十。

    手机里有未读的微信消息,博慕迟直觉是傅云珩给她发的。

    点开一看,果然是他。

    博慕迟盯着傅云珩给她留的消息半晌,给他回了个句号,然后骂他骗子。

    骂完,她又不忘问:「到机场了?」

    傅云珩消息回的很快:「马上。」

    博慕迟知道这会再追也追不上了,叹息地重新躺回床上,捧着手机和他聊天。

    博慕迟:「你几点起来的?」

    傅云珩:「好像是四点多。」

    博慕迟:「……小傅医生。」

    傅云珩:「嗯?」

    博慕迟盘腿坐在床上,神色认真:「你能不能多睡一会?」

    四点起来,不要命了啊。

    傅云珩再次被她逗笑,「今晚一定多睡一会。」

    博慕迟:「你再骗我我就……」

    傅云珩:「你就什么?」

    博慕迟想说我就让你追得更久一点,可这行字敲出来,她又不忍心发出去。

    她把这行字删除,重新说:「我就回去监督你睡觉。」

    傅云珩:「……」

    傅云珩:「认真的?」

    博慕迟看他发来的消息半晌,后知后觉意识到这话说的有点歧义。

    她微窘,强调说:「我意思是,就每天催你睡觉。」

    隔着屏幕,傅云珩大概能想象出她此刻的神情。

    他轻勾了下唇,敲字回复:「这样也行。」

    博慕迟微哽,深深觉得自己无论怎么回复,好像都会掉进傅云珩给她挖的坑里。

    想到这,她索性给他回了个句号。

    几分钟后,傅云珩告诉她,他到机场了。

    博慕迟催他去安检。

    傅云珩了然,让她再睡一会,他落地了跟她说。

    博慕迟:「都醒了不想睡了,我去跑个步。」

    傅云珩:「到酒店健身房跑,现在时间太早,一个人出去不安全。」

    博慕迟:「知道。」

    博慕迟锻炼结束,回房间洗完澡去酒店餐厅吃早餐时,收到了一份营养滋补的特别早餐。

    看着服务员送过来的早餐,她怔了须臾,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傅云珩,并认真询问他:「小傅医生,你老实说,你早上到底几点起来的。」

    把消息发出去后,博慕迟安心享用傅云珩给自己做的早餐。

    是真的滋补。

    他给博慕迟炖了鸡汤。

    傅云珩之前就知道这家酒店的后厨是可以借用的,只要客人有需要。

    所以早上他在询问过前台服务员后,便去了后厨。

    四点多,恰好是厨师们忙碌早餐的时候,很多食材也正好采购回来了。傅云珩本想给博慕迟炖鱼汤的,但转念想了想,她不喜欢挑鱼刺,所以改成了更营养一些的鸡汤。

    他把所有材料准备好,炖好,让酒店的厨师帮忙做后续工作。

    临走前,傅云珩特意告知,让他们几点送给博慕迟。

    博慕迟是个生活作息很规律的人,她每天早上都会早起运动,然后到酒店餐厅吃早餐。酒店工作人员对她也有印象,所以把餐送到她手里,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

    吃过早餐,博慕迟给陈星落打包一份带回房间。

    她昨晚一点多才回来,这会还在睡。

    她进房间时,陈星落睡眼惺忪的在刷牙。

    博慕迟趴在浴室门口看她,笑盈盈道:“星星姐。”

    “嗯?”陈星落看她,“心情怎么这么好?”

    博慕迟挑眉,“因为我昨晚睡得好。”

    陈星落失笑,抬手弹了弹她额头,“今天跟我一起去剧组?”

    “去。”博慕迟点头,“我要训练。”

    等陈星落洗漱好,她把早餐推给她,“尝尝看,今日份特别的早餐。”

    陈星落扬眉,随口问:“有多特别。”

    “你吃了就知道。”

    陈星落垂眼,在看到鸡汤后,先笑了起来。

    “不吃我也觉得很特别了。”她问,“怎么想给我打包鸡汤了,怕我营养不够?”

    博慕迟托腮坐在她对面,点点头说:“云宝炖的。”

    “……”陈星落一愣,诧异道:“傅云珩过来了?什么时候。”

    听到这话,博慕迟已经知道丹丹没将傅云珩来的事告诉她。

    她“嗯”了声,趴在桌上道:“昨天下午来的,早上走的。我看你一直在忙,就没跟你说。”

    陈星落了然,抬手揉了揉她乌黑柔顺的头发,笑道:“傅云珩还挺贴心。”

    博慕迟有点不好意思地捧着双脸,眼眸亮亮,“还行,星星姐你快尝尝,看看他手艺退步没有。”

    闻言,陈星落想也不想说:“他手艺就算退步了,给你炖的这个汤肯定是好喝的。”

    “……”

    博慕迟嘴唇动了动,竟说不出反驳的话。

    她们心照不宣的默认,傅云珩不会给她吃难以入口的东西,无论是买的,还是自己做的。

    之后几天,博慕迟依旧留在剧组帮忙。

    她给秦闻一行人说了不少技巧问题,也给导演提供了一些拍摄方向。

    竞技题材的电视剧不好拍,太假的话会浇灭大家看剧的欲望,增加大家吐槽的功力。

    虽说现在的剧有吐槽才会有热度,但有些不必要的热度,还是能避免就避免。

    要回去的前两天,博慕迟还收到了许鸣给她发的消息,问她要不要再去玩高山滑雪。

    博慕迟是想,但在问过只有她和许鸣后,她拒绝了。

    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和许鸣没有可能。既然没可能,她就不想给他希望。

    至于高山滑雪,等人多了再一起玩也可以。她并不着急最近就反复玩耍。

    不过在回北城之前,博慕迟跟教练碰了个面。

    岑青筠是来这边选苗子的,他们每年都会选有潜力的小朋友参加训练,合格的进入国家队。

    “让我也去看看?”博慕迟反手指了指自己。

    岑青筠点头,瞥她,“不愿意?”

    博慕迟摇头,“没有不愿意。”她坦然,“我没选过人。”

    “我知道。”岑青筠并不介意这个,她看着博慕迟说:“但我相信你的眼光。”

    再者,他们选人肯定也不是博慕迟说可以就可以,也还得看对方过完的成绩,和各方面的潜力。

    博慕迟自然也清楚这一点,她想了想,没再拒绝。

    去的路上,岑青筠问了问她最近的训练情况。

    博慕迟虽每天都会给她发视频,但视频里看到的只是一部分。

    博慕迟还是之前的情况,平行大回转她没任何问题,速度各方面都有进步,u型池偶尔有一点突破,但并不怎么大。

    “别着急。”岑青筠安慰她,“还有时间,下个月我给你重新调整一下训练计划。”

    博慕迟点头应下。

    两人去的地方是冰城这边的一所初中学校,这所学校有很多滑雪的苗子,书俗称特长生。

    博慕迟跟着岑青筠进去后,后知后觉感受到了久违的校园氛围。

    她算了算,她有很久很久没有回去学校,没有感受这么朝气蓬勃的校园生活了。

    思及此,博慕迟给傅云珩发了条消息。

    傅云珩看到博慕迟消息时,是午间休息时候。他刚忙完,回到科室拿出手机点开,兀自笑了笑:「等你回来带你去。」

    博慕迟:「真的?你有假?」

    傅云珩:「医生一周也只是上五天班的。」

    博慕迟撇嘴:「可我觉得你七天都在医院。」

    傅云珩:「最近是。」

    博慕迟:「忙?」

    傅云珩:「不是。」

    博慕迟:「?」

    傅云珩:「想把假期攒起来。」

    他在攒假。

    博慕迟微怔,忽然明白他攒假想做什么。

    她笑了下,没忍住给他回了条语音,嗓音轻快道:“小傅医生,攒假是准备到时候去看我比赛吗?”

    傅云珩很实诚地告诉她:「是。顺便带你回学校,帮你找找青春。」

    博慕迟:「。」

    她往前翻了翻她最开始给傅云珩发的消息,她说的是她跟岑青筠来学校的事,感慨自己的青春远去,想回他们念过书的学校感受感受,不知道傅云珩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去。

    傅云珩:「不想找了?」

    博慕迟:「想。」

    她思忖了会,正想收起手机,忽然听到面前的老师和岑青筠的交流。

    他们在说一优秀的苗子。

    那老师叹了口气,跟岑青筠实话实说,“这个学生什么都好,有天赋也愿意努力,唯独一点……”

    老师无奈道:“他早恋。”

    博慕迟:“……”

    岑青筠明显也被惊讶住了,好奇看向那位学生,“他多大?”

    “十三岁。”

    岑青筠笑了笑,“确实有点早熟。”

    老师应着,头疼不已。

    博慕迟在旁边听着,眼珠子转了转,拿着这个问题去问傅云珩。

    博慕迟:「小傅医生。」

    傅云珩:“嗯?”

    他给她回的语音,声音低低的,听起来有点撩人。

    博慕迟揉了揉耳朵,压着声问:“你早恋过吗?”

    博慕迟知道他初中没有,高三那年她不是很清楚,但应该也没有。毕竟她没听干妈他们提过。

    可现在,她就想逗逗傅云珩。

    傅云珩:“好奇?”

    依旧是语音。

    博慕迟:「一点点。」

    傅云珩:“你早点回来。”

    博慕迟:「啊?」

    傅云珩不急不忙地说:“我当面告诉你。”

    博慕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