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四十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听到他这条语音时,博慕迟想坏心思地回复告诉他,她现在又不是那么想知道了。

    但她还是没这样说。

    因为她发现,她其实也蛮想回去了。

    想去傅云珩上班的医院转一转,想看看他,甚至想和他一起晨跑,沐浴在阳光之下。

    就想很多。

    都是和他有关的事。

    “笑什么呢?”她正想着,跟老师短暂交流完的岑青筠看她,示意问:“跟谁聊天这么开心?”

    博慕迟扬唇,给傅云珩回了个表情包,这才回答,“傅云珩。”

    岑青筠是知道傅云珩这号人物的,她听过他的大名。

    她挑眉,看博慕迟笑意都要从眼睛里跑出来的模样,隐约有了猜测,“谈恋爱了?”

    “暂时还没有。”博慕迟没瞒着她,“但是快了。”

    岑青筠扬了扬眉,笑说:“我不拦着你恋爱,但恋爱不能影响训练。”

    她是看着博慕迟从十几岁到二十岁走来的,这些年都是她在带她,在陪伴她成长。她对博慕迟没太多要求,甚至于比对其他队员更纵容一些。

    当然,也是在可允许范围内的纵容。

    博慕迟点头:“我知道的。”

    她不是恋爱脑,就算是,她也必然不会让恋爱影响她的训练。再者,即便她想,傅云珩都不会允准。

    岑青筠正经地和她聊了两句,忍不住道:“什么时候正式在一起了,带来见见我?”

    “……”博慕迟不好意思地笑着,“好。”

    和岑青筠在这所学校转了转,两人才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另一边,傅云珩跟博慕迟聊天时,赵航恰好进科室。

    他喊了傅云珩一声,问他吃饭没有,要不要一起。

    傅云珩在看手机,没理他。

    赵航原以为他跟病人或病人家属聊天,神情如此专注,便打算等会再问问。

    直到听到他说出口的那几句话时,赵航感觉自己的世界出现了幻觉。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傅云珩,目光直直地,“你在跟谁聊天?”

    他实在是有些憋不住。

    傅云珩冷漠看了他一眼,没搭腔。

    下一秒,赵航听到他手机叮咚声,又看到了他脸上挂着的笑。那个笑,和他往日里看到的格外不同。

    他狐疑地盯着,蓦地想到了点什么,一脸惊悚看他。

    “你不会……”赵航不敢相信地问,“你谈恋爱了?”

    听到这话,傅云珩总算给了他一个眼神,“还没有。”

    还没有?

    那就是快了。

    赵航呆若木鸡看着他,有些接受不了,“你什么时候有要谈恋爱的对象了?”

    他们不是每天在医院忙成“狗”吗,他没听说傅云珩跟医院的医生护士内销啊!

    他都还没找到对象,傅云珩怎么可以比自己快。

    赵航不明白这到底是哪里出错了,这大中午的傅云珩怎么就给他丢了个重磅炸/弹。

    傅云珩冷冷淡淡看他一眼,看着博慕迟回的表情包,收起了手机,实话实说:“很早。”

    赵航:“谁?”

    他追问,“我们医院的?还是大学同学?还是邱凝?还是那个之前跟你表白过然后被你拒绝的,现在有几百万粉丝的那个网红?”

    “……”

    傅云珩噎了片刻,面无表情说:“都不是。”

    “那是谁?”这才是赵航的重点。

    说好的一起单身,怎么傅云珩就先脱单了?

    虽然,傅云珩好像也没说好要和他一起保持单身,但这是大家心照不宣默认的,他会单身很多年的事啊。

    傅云珩觉得他过于聒噪,抬了抬眉眼问:“去食堂?”

    “……”赵航:“去外面。”

    他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索性宰傅云珩一顿,“你都要脱单了,可以大方些请我吃顿好的。”

    两人去了医院外一家还不错的餐厅。

    赵航来过几次,其实味道他觉得一般,没到不错的地步。但价格非常不错,宰傅云珩价格放在首位。

    傅云珩也知道他这点心理,虽觉得没必要,但也没小气地拦着。

    毕竟只有饭能堵住赵航的嘴,让他暂时忘记追问自己他要谈恋爱的对象是谁。

    -

    博慕迟回去的这天,傅云珩忽然被安排和束正阳一起去邻市做个学术交流。

    当然,交流的人是束正阳,他目前还只是多学习的阶段。但因为他是束正阳带的实习生,所以得和他一起过去。

    两人阴差阳错错开。

    知道这消息,博慕迟倒也没多难过。在她这儿,今天回家不能见,那就过两天。她跟傅云珩能在一起的时间多得是,也不急于一时。

    傅云珩出去了,接机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在谈书肩上。

    博慕迟回来的这天是周日,谈书正好休息。

    两人一碰面,谈书就忍不住吐槽:“傅云珩怎么可以在你回来的这天出去?他到底还想不想要女朋友了?”

    “……”

    博慕迟哭笑不得,系上安全带说:“医院又不是他家的,领导让他去他就得去呀。”

    谈书沉默了会,一本正经说:“那他可以让医院变成他家的呀。”

    博慕迟哽了下,一脸无语:“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财大气粗?”

    “嗯?”谈书笑,“跟你学的呀。”

    博慕迟不承认她自己曾经这么财大气粗过。

    她轻哼,“你变了,不要把锅甩到我身上。”

    两人斗着嘴,氛围极其欢乐。

    看着窗外熟悉的街景,博慕迟感慨,“还是熟悉的城市舒服。”

    谈书瞥她,“再过几个月你又得满世界跑了吧?”

    “六月就得回队里了。”她说。

    谈书诧异,“这么快啊?”

    她算了算,“那你在家的时间不就只剩一个月了。”

    博慕迟点头。

    谈书轻轻“啧”了声,惋惜说:“那你跟傅云珩抓紧吧。”

    “抓紧什么?”博慕迟随口问。

    谈书:“抓紧谈恋爱啊。”她看着前方路况,分析说:“别一恋爱就异地,这多惨啊。”

    “……”

    博慕迟微窘,细细想了想又觉得她说得非常有道理。

    思及此,她幽幽叹了口气,“可我都还没好好享受到傅云珩追我的快乐呢。”

    谈书:“你真想要?”

    她一眼看穿她,“我觉得你并不是真的想要他追你,你就是还没完全做好和他谈恋爱的心理准备是不是?”

    不得不说,谈书才是最了解博慕迟的人。

    她沉吟半晌,虚虚地点了下头,“有一点点吧。”

    谈书挑眉,“担心什么?”

    她道:“方便的话跟我说说?”

    博慕迟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她觉得自己可能考虑的有点多。明明是自己先喜欢上傅云珩的,却矫情地不主动,还故意让他也喜欢上自己,然后来追自己。

    想到这,她问了谈书。

    谈书:“这有什么,很多人都这样好不好?”

    她斜睨了眼博慕迟,“本来就应该他来追你,你可是世界冠军。”

    博慕迟被她逗笑,“世界冠军也就是个普通人,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那我不管。”谈书有理有据,“你在我这里就是了不起的人物。”

    闺蜜滤镜,不是说说而已。

    博慕迟翘了下唇,歪着头看她,“谈书。”

    “干嘛?”谈书抽空给她一个眼神。

    博慕迟托腮,玩笑道:“我要不别和傅云珩谈恋爱了,我跟你谈恋爱吧。”

    闻言,谈书微微一笑,“你是觉得我最近过得太快乐了,要给我找点事是吗?”

    博慕迟也没有这个想法。

    她忍俊不禁,否认说:“哪有,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

    谈书睇她一眼,琢磨了下问:“还是说,你担心你跟傅云珩恋爱了发现不合适,然后分手会很尴尬?”

    “……”

    “我没有想过分手的。”博慕迟义正言辞说,“我觉得我们俩应该挺合适的。”

    “那你还在纠结什么?”谈书问。

    博慕迟也不知道,她扭头看向窗外,也跟着问了句自己——你到底还在纠结什么。

    她想了好半天,也没能想出答案。

    当然,博慕迟觉得自己可能也不是在纠结什么,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傅云珩说开。

    他问她可以追她吗?她默许了,然后两人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她其实有好几次都蛮想和傅云珩说,要不我们现在就在一起吧。

    可她又觉得,这样突然提会有点儿怪,显得她很着急似的。

    虽然也是有点,但博慕迟确实没找到机会把话说出口。

    这几天她和傅云珩的交流,基本上是询问对方的日常情况,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陡然提起,是真的会显得过于突然。

    安静片刻,在谈书以为她不会再说什么时,博慕迟忽然蹦出一句,“谈书。”

    “嗯?”谈书跟着前车想踩刹车,下意识应了句,“什么?”

    博慕迟:“我问你啊,我跟傅云珩这么熟,从小知根知底的,你要是突然撞到我们接吻,你会有什么想法?”

    听到这话,谈书走了下神,刹车没来得及及时踩下,跟前面停好在等绿灯的前车有了亲密接触。

    两人错愕片刻,谈书深抬眸去看两辆车情况,额角抽了抽说:“大概就是这两辆车目前呈现出的想法吧。”

    博慕迟:“?”

    -

    车子追尾不算严重,但因为是谈书她们这边的失误,责任她们承担。

    两人也是下车后才发现,她们撞到的是一辆豪车,车里一男一女下来。

    博慕迟看了眼,两人她都不认识,但周围停下来对着他们这边拍照的人还蛮多。

    她皱了下眉,扯着谈书的衣服问了声:“她是明星吗?”

    谈书:“网红。”

    她们撞到的是是这两年小有名气的女网红和她的朋友,谈书刷娱乐新闻比博慕迟多,认识的人自然也就比她多了。

    难怪。

    博慕迟看向同样戴着口罩的女人,难怪她觉得她看起来有点眼熟。

    这种事博慕迟处理不来,她问过谈书要不要她喊她爸过来处理被拒绝后,便安安静静地在旁边等待了。

    正等着,对方身边跟着的一个男人突然骂了句:“真是晦气。”

    他指着博慕迟和谈书,嘲讽道:“眼睛是瞎了吗?这都能撞上。”他吐槽,“我就知道后面跟着的是女司机。”

    谈书顿了下,想要回话,博慕迟趁机拉住她,朝她摇了摇头。

    算了。

    这件事责任确实在她们,骂两句就骂两句。

    只是博慕迟没想到,对方会那么的纠缠不休。

    他骂两句嘲讽她们两句也就罢了,他还掏出手机说要拍两张谈书和博慕迟的照片,免得她们“肇事逃逸”。

    听到这话,谈书一脸无语,“大哥。”

    她忍无可忍,“我已经打电话让交警过来处理了,也说过责任全担,你说我们逃逸是什么意思?还有,女司机怎么了?我承认是我车技不好,但你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车技不好,就把责任堆到所有女司机的头上可以吗?不要以偏概全。”

    “大哥?”男人嗤了声,上下打量着她,“你喊谁大哥?别乱认亲戚。”

    他举着手机,将镜头怼到谈书脸上,讥讽道:“怎么,我不能曝光一下你们两位车技烂到爆炸的女司机?我要让网友都避开你们,免得遭受无妄之灾。”

    拍完谈书,他转头对着博慕迟嚷嚷,“哟,这位还戴着口罩呢,怎么怕被人认出来?”

    他伸手去扯博慕迟的口罩。

    下一秒,发生事故的车道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交警鸣笛声随之响起。

    现场一片混乱。

    ……

    -

    傅云珩是在学术交流会休息间隙知道这事的,赵航抽空给他发了无数个问号,问他知不知道博慕迟在马路上跟人起冲突的事。

    他觉得傅云珩肯定还不知情,直接把网上曝光的微博链接发给了他。

    看完,傅云珩第一时间给博慕迟打了电话。

    她没接。

    傅云珩蹙眉,跟束正阳说了声,给博延打了个电话。

    “云珩。”博延这会正在去警局的路上,他嗓音沉沉,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沉稳,“怎么了?是因为兜兜的事?”

    傅云珩应声,“她现在情况怎么样?跟人起冲突受伤了吗?”

    博延笑了笑,低声说:“没有。她把人打了,她自己没事。”

    听到这话,傅云珩稍稍放心了一些。

    “她现在在哪?”

    “在警局。”博延如实告知,“我现在在去警局的路上,有消息跟你说。”

    傅云珩了然,默了默说:“网上的那些爆料,博叔你准备怎么处理?”

    博延思忖了会,问他,“你觉得怎么处理更合适?”

    傅云珩:“不撤热搜。”

    他虽还不了解具体的情况,但也知道博慕迟不是那种冲动的个性。她会动手打人,那一定是忍无可忍,亦或者是对方侵犯到了她。

    他沉吟半晌,缓声道:“暂时控制一下舆论方向,至于别的,您见到兜兜问问具体情况,我们再商量。”

    博延也是这个想法,“行。”

    挂电话前,他想起一件事,“前几天星星找了我,说兜兜在她剧组帮忙的事。”

    傅云珩稍顿,“嗯。”

    博延:“辛苦了,我们在有些事情上也确实没太注意。”

    剧组的爆料,傅云珩跟陈星落说过后,陈星落找博延商量了下解决方案,澄清了一些泼在博慕迟身上的脏水,还顺便将剧组爆料的人揪了出来。

    傅云珩:“应该的。”

    博延笑笑,“行,我这边有情况跟你说,你先忙自己的,兜兜不会有事。”

    话虽如此,傅云珩却并没很放心。

    挂了电话,傅云珩给姜既白打了个电话。交代完他要处理的事情后,他才折返回了交流会。

    -

    警局。

    博慕迟是真的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谈书一起蹲在警察局。

    当然谈书也没想过。

    两人面面相觑半晌。

    谈书蹭了蹭她手臂,“你教练不会骂你吧?”

    博慕迟:“……应该不至于吧。”

    她那是正当防卫。

    其实在对方拿着手机怼着谈书拍的时候,她就很想制止了,但她想着不能惹事,所以忍了。

    直到对方的手碰到她的口罩,博慕迟深觉得忍不下了。

    谈书回忆了下刚刚马路上的情况,“我也觉得还好?”

    其实最开始,博慕迟只是往后躲了下,然后避开了那个男人伸出的手。却没想那个男人被她激怒,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臂,博慕迟这才真正的进行了反击。

    博慕迟在打架方面,其实还蛮厉害的。

    一个是因为她是滑雪运动员,之前练体力时,练过拳击,也玩过别的很多运动项目。还有一个是她小时候跟傅云珩他们一群人一起,特意学过一些自卫的招数。

    她不说能打赢一群人,但普通的男人她打赢,是没太大问题的。

    两人蹲在角落里,等着双方协商。

    博慕迟打了的男人还在骂她们,那个一直没怎么出声的女网红脸色也不太好,愤愤地瞪着博慕迟。

    骂声过于难听,警察训了两句,那人停了会,又继续。

    博延赶到时,恰好听到对方骂博慕迟的话。

    男人忍着疼痛,指着博慕迟说:“我一定要去举报你,你个女表子,你的冠军是跟裁判睡……啊……”

    他话还没说完,肚子忽然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

    这一脚的速度快的,没一个人反应过来。

    男人被博延踹的往后踉跄了好几步,然后摔在地上。

    他捂着肚子,不可置信地看向来人。

    博延侧了侧头,示意助理出面处理。

    他跟赶过来的局长打了声招呼,抬脚往博慕迟那边走。

    父女俩对视一眼,博慕迟委屈巴巴地告状,“他还骂了谈书。”

    博延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那待会爸爸再给他补一脚?”

    博慕迟想了想,“可以。”

    谈书:“……”

    另一侧的几人听着这段对话,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

    他们是在罔顾王法吗?

    竟然敢在警察局说打人的事。

    博延根本没去管其他人,捏了捏博慕迟的脸问,“有没有哪里受伤?”

    博慕迟摇头。

    博延又问了问谈书。

    谈书也说没有。

    看两人确实没受伤,博延稍稍放心了一些。

    他弹了下博慕迟的额头,“你们先回车里休息?这事爸爸处理。”

    博慕迟点头,言简意赅地把马路上发生的事跟博延说了说。

    “他的手先碰到我的,我躲开,他又抓了我的手臂。”博慕迟看向斜对面还躺在地上的人冷笑道:“如果要验伤,我也可以验。”

    博延了然,“爸爸知道了,你妈妈在赶过来的路上,待会她到了你们跟她先回家。”

    博慕迟:“好。”

    博延跟警局局长做了简单的交涉,暂时让博慕迟和谈书离开。

    人走后,他眉眼间的戾气渐显,冷意让周围的人都产生了畏惧感。

    博延很多年不生气了,他外表看起来也不如其他几人冷淡,反而有种温润的感觉。

    可熟悉的人知道,他要真动了怒,比其他几位看起来冷冷淡淡的更可怕。

    -

    迟绿和季清影过来的时候,博慕迟和谈书刚出去警局不过五分钟。

    “确定没事?”迟绿和季清影不放心两人,重复问了好几遍。

    博慕迟哭笑不得,“妈,我和谈书真的没受伤。”

    她嘀咕,“就是被骂了几句难听的话。”

    闻言,迟绿拧眉,“什么难听的话?”

    季清影拉了拉她,“这个不是重点,这些事让博老师处理就好。”她摸了摸谈书和博慕迟的脑袋,“被吓坏了吧?我们先回家。”

    博慕迟和谈书对视一眼,乖乖跟两人先走。

    反正追尾和警局的事都有人处理,两人也不用真的考虑太多。

    回去路上,博慕迟看了眼手机,才知道自己上了热搜。

    她先给岑青筠回了个电话,事无巨细地说明自己这边的情况。

    听她说完,岑青筠不仅没骂她,反而蹦出一句:“你怎么不打狠一点?”

    “?”

    博慕迟沉默片刻,小声道:“我怕把人打伤了我八月份不能参加比赛。”

    岑青筠:“谁敢不让你参加?”

    她厉声道:“这个社会怎么还有这种败类存在?他好像还是个网红?”

    博慕迟应声:“好像是,有几十万粉丝吧。”

    岑青筠冷笑,“几十万粉丝也敢这么嚣张?”

    她都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

    她安慰博慕迟,“没被吓坏就行,你回家好好休息,上面问了我会帮你解决,不是什么大事,你这属于正当防卫。至于网上的那些污言秽语,不看就好,你本来也不喜欢上网。”

    博慕迟乖乖应着,“好的,谢谢青姐。”

    她悻悻地摸了下鼻尖,“给你添麻烦了。”

    “这算什么麻烦。”岑青筠训她,“虽然追尾的责任在你们,但其他事并不是你们的错,你别把这事放在心上。”

    博慕迟笑了笑,知道她是怕自己多想在安慰自己。

    她轻声应着,“我知道的。”

    岑青筠“嗯”了声,又宽慰了她几句才挂断电话。

    回了家,迟绿让博慕迟和谈书去房间洗漱洗漱,去去晦气。

    至于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爆料,尽量别看,不要给自己找气受。

    博慕迟说不看就真的没看,她让谈书先去洗了个澡,自己窝在沙发上给傅云珩还有知道这件事过来关心的朋友队友回消息。

    一一回复结束,博慕迟收到傅云珩打来的电话。

    “喂。”她侧身躺在沙发上,捂着手机问,“云宝,你学术交流会结束了?”

    傅云珩:“结束了。”

    他嗓音有些低,“到家了?”

    “到了。”博慕迟如实告知。

    傅云珩缄默片刻,低问:“吓到了么?”

    “没有。”博慕迟哭笑不得,“那个人怎么可能吓得到我。”

    她还没那么娇弱。

    傅云珩没出声。

    博慕迟隐约觉得他情绪不太对,迟疑地喊:“你怎么不说话了?”

    “抱歉。”傅云珩沙哑的声音传来。

    他要是没去交流会,就不会让谈书去机场接她,没让谈书去,两人也不至于遇到这个事。

    闻言,博慕迟无言:“抱歉什么?”

    她摸了摸鼻子,神色讷讷说:“其实这个事主要还是怪我。”

    要是她没在车里胡说八道,谈书也不至于被她惊讶住,然后踩慢了刹车。

    “怪你什么?”傅云珩道:“你没错。”

    听到这话,博慕迟扑哧一笑,“你们怎么都这样?”

    一个两个的,在她犯了错的时候告诉她,错误不在她,错的是其他人。

    傅云珩挑眉,“我们说的是实话。”

    这件事责任本就不在博慕迟,其实追尾这种小事,协商处理责任在谁就可以结束的,是对方过分了。

    博慕迟笑,“好吧。”

    她故意说:“我也觉得自己没有错。”她轻哼,“那个人满嘴脏话,就该被打。”

    傅云珩低低一笑:“打得不错。”

    博慕迟跟着翘了下唇,侧了侧身道:“你是明天回来吗?”

    “正常来说是的。”傅云珩告诉她。

    博慕迟诧异,下意识回了句:“那不正常的话呢?”

    “不正常的话——”傅云珩顿了顿,坦然告知,“我在高铁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