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四十一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从知道博慕迟在警局后,傅云珩便和束正阳提了一句准备今晚回去一趟。

    他们交流会活动为期两天,比上班还要更为轻松一些。正式学习的时间不算长,早上九点半到下午四点就差不多结束了。

    束正阳没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看他神色半晌,笑说:“谁让我们的小傅医生这么着急了?”

    傅云珩稍顿,正想说话,束正阳道:“去吧,本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活动。”

    他想了想,“其实明天不过来也没事。”

    “我会回来。”傅云珩说,“不过晚上就不和大家一起吃饭了。”

    束正阳觑他一眼,摆摆手道:“去吧去吧,我看你对要认识的那些教授也不是很感兴趣。”

    傅云珩是个不那么喜欢阿谀奉承的人。他不需要旁人替他铺路,替他疏通关系介绍。

    他有自己的底气和傲气。

    当然他也知道束正阳他们是好意,想让他多认识一些人,以后办事或转正什么的更方便。

    如果博慕迟没有今天遇到的这个事,他晚上是会去的,但有了,那他在两者之间,会毫不犹豫选择回家去看她,陪她。

    博慕迟和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比较,他毋庸置疑地会选择前者。

    除去危机拯救病人时刻,于傅云珩而言,博慕迟和她的事,永远在首位。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傅云珩会站在高铁站给博慕迟打电话。

    跟束正阳说完后,他便打车直奔高铁站。这回交流会有些庆幸的是,邻市距离北城很近,高铁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就能到。

    博慕迟怔了怔,想问他说工作忙完了?可话到了嘴边,她又默默收了回去,换成了一句:“那我去高铁站接你?”

    傅云珩一笑,“不用,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到了找你。”

    博慕迟想了想,她也没驾照,让司机送她过去确实也有点儿麻烦。

    “好吧,那我……”她抿了下唇,轻声道:“等你回来。”

    傅云珩哑声:“好。”

    挂电话前,博慕迟不忘补充:“我真的没事,你别急。”

    -

    谈书洗完澡出来便看到博慕迟窝在房间的沙发上傻笑,她挑了挑眉,玩笑道:“还笑呢?”

    她哼哼,“捡到宝了?”

    博慕迟瞥她,“捡到了。”

    谈书无语:“最好是。”她擦着头发,催促她,“你也赶紧去洗澡吧,我给谈经理打个电话。”

    她说的谈经理是她爸,她开的车也是她爸给她练手的二手车。车追尾了,她怎么也得跟谈经理报备一声。

    博慕迟扑哧一笑,凑在她旁边道:“谈叔叔要是骂你,你就说是我开的。”

    “……”谈书沉默了会,一脸严肃告诉她,“那他会把我骂得更惨。”

    要知道,谈书爸爸的偶像可是博慕迟。她爸特别喜欢滑雪,每回博慕迟去她家,都能被她爸拉着说几个小时的滑雪话题。

    因为这个,博慕迟还有点害怕去她家。因为她不想自己去找谈书放松,还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和谈书父亲讨论分析滑雪比赛。

    博慕迟微哽,想了想也是。她没驾照谈书都让她开车的话,她会挨打。

    “那算了。”博慕迟摆摆手,“我去洗澡,你跟谈叔叔好好解释解释。”

    谈书:“去吧。”

    洗过澡,两人被迟绿喊下楼吃东西。

    季清影也在。

    博慕迟一看到她,率先朝她扑了过来。这会她惊魂已定,想起来找干妈撒娇了。

    “干妈。”

    迟绿在旁边看着她女儿抱住季清影,额角抽了抽,表情稍稍有点儿微妙。

    当然博慕迟一点没发现,她正在跟季清影腻歪。

    季清影一把抱住她,摸了摸她脑袋,“还害怕?”

    “也不是害怕。”博慕迟笑嘻嘻地说,“就是好久没见到你,想你啦。”

    听到这话,迟绿在后面咳了声,酸溜溜问:“只想你干妈不想你亲妈?”

    “……”

    博慕迟微窘,身体僵硬地扭头看向她,“啊?我什么时候说不想我亲妈了。”她装傻,“我没说过这话吧谈书。”

    谈书心想,你别拉我出来帮忙呀,我只想看戏。

    但对着三个人的眼睛,谈书沉默了会还是帮了她,“嗯,没说。”

    迟绿觑了博慕迟一眼,“喝点热水。”

    她起身给两人去厨房端水,温声问:“谈书真没被吓到?”

    谈书:“没有。”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就是走了会神,所以不小心撞了。”

    要说吓到,真的还好,因为车撞的也不是很严重,只是轻微的擦痕。

    听两人再次肯定说,迟绿和季清影才放下心来。

    时间不算早了,杨姨正在厨房忙碌晚饭,季清影和迟绿跟两人聊了会天,也跟着进了厨房。他们两家时常凑一起吃饭,人多才更热闹。更何况今天博慕迟久违的回家了。

    博慕迟和谈书在沙发上坐着,闻着厨房飘散出来的香味。

    忽然间,谈书感慨了一声,“我感觉你妈和清影阿姨,这么多年一点都没有变。”

    博慕迟一愣,下意识抬头看向厨房里忙碌的两人。

    她端详看了会,点头承认,“是有点。”

    岁月对美人总是温柔的,它不仅没在两人身上留下太多痕迹,甚至于让美人们比年轻时那会更有韵味,更有气质。

    季清影和迟绿身上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风韵犹存。

    谈书笑,压着声音说:“我发现傅云珩有点像清影阿姨欸。”

    博慕迟挑眉,“现在才发现?”

    她自信道:“我早就发现了。”

    谈书也不知道她在骄傲什么,无语了小半天逼逼,“你也不怕我现在就把你跟傅云珩暗度陈仓的事说出来。”

    “……”

    博慕迟噎了会,嫌弃看她,“幼稚。”

    谈书笑,凑在她耳边小声咕哝,“你们俩要真的谈恋爱了,你会瞒着你爸妈他们吗?”

    对着她八卦的眼神,博慕迟思忖许久,憋出三个字:“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

    目前来说,她还没去想这个方面的事。

    听到她这话,谈书扬了扬眉,叹了口气说:“同情傅云珩。”

    博慕迟没理她,她只是说不知道,又不是说真的不告诉父母他们谈恋爱了。她想的其实是,顺其自然就好。不刻意隐瞒,但让她和傅云珩在两家父母面前腻歪,一时间确实也有点儿难。

    他们如果发现了,那就承认,没有的话,就再说。

    想到傅云珩,博慕迟点开微信给他发了条消息,问他到哪里了,能不能赶回来吃晚饭。

    傅云珩:「你们先吃,我没那么快。」

    从邻市回去高铁是只有一小时,但傅云珩买到的最近一个高铁班次,是六点多的。所以到家最快,也得八点。

    博慕迟盯着两人的聊天界面发了会呆,低问:「你买的是哪趟车次?」

    傅云珩直接给她发了张截图。

    好似知道她想做什么,傅云珩继续叮嘱:「在家好好休息,我很快到。」

    博慕迟无言,认真回他:「知道了。」

    两人正聊着,博延回来了。

    “爸。”博慕迟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向他,“事情解决了吗?”

    博延跟谈书打了声招呼,拍了拍她脑袋,“解决了。”

    迟绿从厨房探出头,“怎么解决的?”

    “……”

    -

    其实博慕迟这件事,想要解决并不难。

    谈书撞了车,那这个维修的责任她们负责便好。至于博慕迟打人的事,行车记录仪恰好完整的拍到了他们争执的那一段。

    视频里,可以明显看出来,是对方先拿着手机怼谈书录像,又去扯博慕迟的口罩,她才进行了自卫反击。

    看完整个视频,对方脸色铁青,愤愤地指责博延,说他踹人的事。

    踹人这事,博延很坦然的承认下来。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私了。他这边会支付对方索要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听完,博慕迟瞪圆了眼,不讲道理地说:“凭什么呀?”

    迟绿往她嘴里塞了块水果,瞥了眼自己的丈夫,“还有呢?”

    她了解博延,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欺负了博慕迟的人。

    博延一笑,低低道:“他辱骂兜兜,就得为付出辱骂的代价。”

    博延不是吃素的,他身后的博汇集团更不是。

    说他们仗势欺人也好,别的也罢,反正那个人他们不会轻易放过。

    没过多久,正当网友们在微博吃瓜吃的正热闹时,博汇集团和博慕迟所在的训练队几乎在同一时间发了声明。

    博汇发出的除了有一段完整的,能听到对话也能看到画面的视频外,还有一段在警局的,当然最后,还有一封律师函。

    这封律师函针对的,不单单是被他们撞车的网红,还有跟风辱骂博慕迟,在网上各种造谣她的网友。博慕迟不爱上网,不关心这些事没关系,爱她的人会管,会关心。

    博延和迟绿他们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不知名的网友指手画脚了。

    不说博慕迟没犯任何原则性的错误,就算是有,也轮不到他们管。

    训练队那边的声明和博汇集团的无异,无非是还原了事情的真相,顺便解释了博慕迟目前在休息期,运动员也可以自由休息,他们是国家队运动员,但不是卖|身,在休息期,他们可以有自己的生活。

    同样的,训练队发出的声明里,还把博慕迟猛夸了一通。

    她是滑雪天才,他们以她为荣。

    也是这次事情,很多网友才知道,原来这几年大家狂夸的滑雪天才,是博汇集团的大小姐。

    难怪陈星落会说她是她的好朋友。

    更有年龄稍微大一点的人现身说明,博慕迟除了是博汇集团大小姐外,还是国际名模迟绿的女儿。

    她爸妈之前上过一个恋爱综艺,不少人是他们的cp粉。

    为此,博慕迟微博粉丝暴涨,很多刚知道她名字,知道她过往荣誉的人到她微博闲逛。看完后不由感慨——不愧是博老师和迟绿的女儿,不单有让人惊艳的外表,连微博也是可可爱爱又通透的。

    博慕迟官方认定的微博发的不多,一年大概也就十条左右。

    但她发的每一条内容,都很有生活气息。她偶尔会和大家说新年快乐,会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晒出自己给自己的六一儿童礼物,然后祝自己祝所有人儿童节快乐。

    偶尔,她会分享自己觉得特别不错的电影,还会在生日时候发自己给自己弹奏的生日快乐钢琴曲视频。

    空闲的时候,她还会回复一下网友在她微博下询问的和滑雪相关的内容,她回答的次数不多,但只要回复了,就能让人看出她的认真,她甚至会事无巨细地跟准备滑雪的网友交代一些东西,叮嘱她们。

    看她微博的内容,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但是又特别明媚开朗的小女生。

    莫名其妙的,博慕迟又上热搜了。

    这回,热搜挂的不再是#滑雪天才博慕迟撞车#等事故,而是#宝藏女孩博慕迟#等之类的夸她的话题。

    ……

    -

    吃饭间隙,博慕迟抽空用大号爬上微博看了看。

    看完,谈书采访她,“有什么感想吗?”

    她示意,“你这一两个小时,涨了几十万粉。”

    博慕迟沉默了会,“没什么感想。”

    她其实不喜欢别人把她捧得太高。她就是一滑雪的,不需要大家夸她漂亮,也不需要网友夸她性格有趣,生活有趣。

    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未来她犯了错,这些夸她的言论,很可能会成为一把利剑,然后指着她。

    说博慕迟杞人忧天也好,别的也罢,她确实是一个在这方面考虑的比较多的人。

    谈书知道她想法,拍了拍她肩膀道:“别多想,反正你这个号也上的少。”

    博慕迟点头,退出微博,“我也这样想的。”

    她扭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压着声音说:“你今晚住我家还是回去?”

    谈书:“回去啊。”

    她看她,“你晚上一个人睡觉害怕?”

    “……”

    博慕迟无言,“不害怕。”

    她沉默了三秒,小声说:“傅云珩这会在高铁上。”

    谈书怔了怔,猛地反应过来。

    “你想做什么?”她小声问。

    博慕迟看了眼不远处在说话的迟绿几人,和她说悄悄话,“你待会走,把我也带走吧。”

    她刚刚设想了一下,如果傅云珩回家里这边,那他们俩今晚最多就是说两句话,然后没了。她都好久没见傅云珩了,她不想他赶回来,就只和他说两句话。

    怎么说,也得说上十句话才划算吧。

    谈书微哽,看了眼时间,“我现在走?”

    博慕迟:“……可以。”

    现在七点,这会走她还能打个车去高铁站接傅云珩。

    谈书也就随口一提,看她毫不犹豫点头的模样,有些微的无语。

    “重色轻友。”

    博慕迟耸肩,“我就是。”

    谈书没辙,和博慕迟商议了一下,找了个两人一起走的借口。

    “去看电影?”迟绿诧异,“这个点?”

    谈书:“嗯,我有一部很喜欢的电影,本来就说等兜兜回来一起看的。”

    博慕迟在旁边狂点头,“我看完就回来。”

    博延:“我送你们?”

    “不用不用。”博慕迟连忙拒绝,“爸,我跟谈书打车过去就行,我会戴好口罩不被人认出来的。”

    听到她如此激动的言论,博延和迟绿对看一眼,双双有些无奈。

    “去吧。”迟绿没拦着她,“看完电影要回家了给你爸打电话,让他去接你。”

    博慕迟眨眨眼,乖巧应下:“好的。”

    出了家门,两人面面相觑。

    谈书:“先打车?”

    博慕迟点头,“去小区门口。”

    “那分开打。”谈书道:“我怕你来不及去高铁站。”

    说着,她问博慕迟:“还是我陪你去了高铁站再回家?”

    在生活上,谈书习惯性照顾她。

    博慕迟哭笑不得,连忙拒绝:“不用,我自己去,你待会到家了要马上告诉我。”

    谈书失笑,“行。”

    打到车,两人去不同目的地。

    去高铁站路上,两人一直在用微信聊天。

    谈书这会才想起来八卦,忍不住问她:「待会接到傅云珩了准备做什么?」

    博慕迟:「就回家啊。」

    谈书:「就这样?」

    博慕迟:「不然呢?」

    谈书:「他为了你挤着时间跑回来看你,你就接他然后回家是不是有点过于浪费了。」

    博慕迟随意问:「那换作是你,你准备做什么?」

    谈书:「那我可不得扑过去表达我的感动?」

    博慕迟:「?你好野。」

    谈书:「微笑:)」

    博慕迟:「我们都还没说开呢。」

    谈书:「那你们就给我说开!!」

    博慕迟真心觉得,谈书此刻就像是一个操心的老妈子。

    思及此,她忍俊不禁给她回语音:“再说吧。”

    谈书:「……」

    两人东扯西扯,等谈书回家,博慕迟到高铁站后,对话才结束。

    博慕迟伸长脖子看了看,傅云珩坐的那趟高铁,晚点五分钟,这会还没到。

    她点点头,到出口角落里边等边和他聊天。

    博慕迟:「小傅医生~你在高铁上吃东西了吗?」

    傅云珩消息回得很快:「还没有,不饿。」

    博慕迟:「哦,那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

    傅云珩:「没有。」

    博慕迟看着他的回答,噎了片刻。她正想给他丢个可恶的表情包,傅云珩的消息又来了。

    他问她想吃什么。

    博慕迟:「我吃过饭啦。」

    傅云珩:「我知道。」

    他顿了下,眼眸含笑敲下:「想吃点你想吃的。」

    这样的话,他们好像又更亲密了一点。

    收到这条消息,博慕迟翘了翘唇。她四处张望看了看,捧着手机往旁边的一家店走。

    排队给傅云珩买完晚餐出来,他所乘坐的高铁正好抵达。

    博慕迟收到他发的“到了”二字,点开了微信的位置共享。

    片刻,她手机有了来电。

    “找个位置坐着。”傅云珩低沉的声音传来,“我应该还要十分钟才会出来。”

    博慕迟失笑,“知道,我不急。”

    傅云珩“嗯”了声,没问她为什么还是来了高铁站。

    答案就在心口,再问显得多余。

    -

    傅云珩出站,一抬眼便看到了不远处在等自己的人。

    这个点高铁站人还很多,熙熙攘攘,人潮拥挤,环境嘈杂。

    可他却还是一眼找到了她,就像她也在顷刻间将目光放在他身上一样。

    隔着不远的距离,两人目光短暂交汇。

    博慕迟戴着口罩,眼睛闪闪发亮。

    少顷,傅云珩抬脚朝她走近。

    有段时间没见,突然之间看见,忽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站得很近,近到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就在博慕迟思考开场白的时候,傅云珩忽然问了声:“洗澡了?”

    他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花香味。

    博慕迟一愣,耳廓为微微发烫,“嗯。”她应着,忍不住问:“这就是你看到我想说的第一句话?”

    “不是。”傅云珩诚实说,“想说的很多,待会告诉你。”

    博慕迟“哦”了声,也没问他为什么现在不说。

    想来,应该是不方便。

    傅云珩看她手里提着的东西,笑了下问:“想吃麦当劳?”

    博慕迟点头,笑眯眯看他,“吃吗?”

    “吃。”她都买了,傅云珩哪有拒绝的道理。

    博慕迟弯唇,“那待会上车了吃。”

    傅云珩:“……”

    两人打了辆出租车,报地址时,傅云珩迟疑了片刻,报了他租房那边的。

    博慕迟并不意外,其实就算是傅云珩想回家,她也会拦着。

    因为她暂时还没想好怎么跟迟绿解释自己去看电影,然后会碰到傅云珩,还和他一起回家。

    报完地址,车内安静了一瞬。

    博慕迟扭头看他,恰好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睛。

    “你看我干嘛?”她率先出声。

    傅云珩抬了下眼,不疾不徐说:“想看。”

    博慕迟没想到他会这么实诚,她耳朵有点热,口罩下的唇角往上牵了牵,眼睛里也有笑跑了出来。

    “那好吧。”她大方说,“那给你看。”

    “怎么还是来了。”傅云珩这才问她。

    博慕迟微忖片刻,想了想说,“想来。”

    想来接他,所以来了。

    “……”

    两人说话跟打哑谜似的,听得出租车司机云里雾里,只觉得现在的小情侣还蛮有意思的。

    他借着车内后视镜看了看两人,想插一两句话,又觉得他们之间的氛围太好,自己出声会显得过分突兀。

    蓦地,他看到英俊的男人握住了女人的手。

    司机扬了扬眉,收回了目光。

    手被傅云珩握住,博慕迟真真切切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

    那瞬间,她感觉自己手指热了起来。

    博慕迟垂眼看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侧头看向傅云珩,小声咕哝:“你现在牵我的手都不打招呼了吗?”

    傅云珩一顿,敛睫道,“那我现在问?”

    博慕迟无语,“算了。”

    她别别扭扭说:“这回就原谅你。”

    听到这话,傅云珩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怎么出来的?”他问。

    博慕迟微窘,“你怎么知道我是找借口出来的?”

    怎么知道?

    傅云珩笑了下,他了解博延和迟绿,在当下这个关卡,他们其实是不放心博慕迟出门的,除非她有伴,或者是有能说服他们的理由。

    博慕迟看他脸上的笑,脸热说:“我让谈书帮我说的。”

    “嗯?”

    博慕迟:“我们说去看电影,我爸妈叮嘱了两句就让我们走了。”

    傅云珩哑然,看她越来越红的脸,轻声说:“我住的那里,好像没什么好看的影片。”

    “……”博慕迟沉默了会,用另一只手摸了下耳朵,扭头看向窗外,“不看……也可以。”

    她只是想和他多待一会。

    傅云珩知道她的意思,握着她的手指微微用了点力,在到达目的地之前,问了问她下午那件事的情况。

    博慕迟如实告知。

    两人聊着,没一会车子便停在了小区门口。

    司机回头看向两人,笑道:“是这儿吧?”

    傅云珩颔首,扫码付款,“谢谢。”

    司机笑笑,“应该的。”

    他看了眼博慕迟,夸道:“美女你男朋友长得很帅。”

    “……”

    博慕迟愣了下,含糊地应了声,“是有点。”

    听到她这个回答,傅云珩诧然地看了她一眼,眉梢微微往上扬了扬,牵着她往小区里走。

    -

    这个点,小区正是热闹时候。

    门口的活动空地有跳广场舞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走进小区,两人除了闻到草木清香和春日里特有的花香外,还有住户家飘散出来的饭菜香味。

    当然,这些味道中,还裹杂着小孩的哭闹声,以及父母教孩子写作业的声音,生活气息很浓。

    进电梯时,电梯里已经有不少人了。

    傅云珩牵着她进去,一直都没松开她的手。

    两人安安静静的,没有过多交流。

    跟着傅云珩进了屋,博慕迟才憋不住地说话。

    “云宝。”

    傅云珩弯腰把她换下的鞋摆放整齐,低低应道:“嗯?”

    他带着她往浴室走,“洗个手。”

    “……”

    博慕迟无言,只得先洗手。

    她洗手时,傅云珩就在旁边看着。

    两人对上视线,博慕迟反应迟钝地说:“你不洗?”

    “……”傅云珩:“洗。”

    博慕迟看他那双有点儿漂亮的手,眼神在浴室转了好几个圈。

    在傅云珩关掉水龙头时,博慕迟忽然听到了隔壁传来的说话声,是一男一女在说话。

    她听了一耳朵,没多想地说:“云宝你住的这儿隔音不太好。”

    上回来她就发现了,客厅也能听见邻居家传过来的声音。

    听到这话,傅云珩擦手的动作一顿,“还有一年的租期。”

    “?”

    博慕迟懵了下,“啊?”

    跟她说这个做什么。

    傅云珩看着她,低低道:“你要是觉得不好,我找个时间跟房东提一提。”

    对上他幽深的眸子,博慕迟忽然明白了点什么。

    她微窘,耳朵双颊开始染上红晕,“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装傻,“再说我也没说不好。”

    傅云珩一笑,靠近她:“不是说不好。”

    他微顿,敛眸盯着她说,“但好像是会有点儿不方便。”

    “……”

    博慕迟想避开他的目光,被他抓住,让她无处可躲。

    “你干……”

    话还没说完,傅云珩忽然问她,“刚刚为什么不否认?”

    “什么?”博慕迟没反应过来。

    傅云珩言简意赅说:“司机。”

    博慕迟倏地明白过来。

    她怔了怔,看着近在咫尺,神色还有些倦意,但眼睛却很亮,很深邃的人须臾,忽然就不想逃避,也不想拖下去了。

    “就……不想否认了。”

    她直直地望着傅云珩问,“你难道不想早点有个女朋友吗?”

    傅云珩垂眸,好一会都没说话。

    博慕迟抬手,扯了下他衣服,诧异道:“你不会真的不——”想这个字还没说出口,傅云珩抬手捏住她耳垂,嗓音低低,“想好了?”

    “嗯。”博慕迟回答。

    她早就想好了。

    只是之前羞于说出口罢了,也没找到合适的时机。

    她抬睫,盯着他此刻的神情,犹疑道:“你是觉得太快了吗?”

    难道她需要再拖一段时间才好?

    傅云珩目光灼灼望着她,“我没有这样觉得。”

    “……哦。”博慕迟被他看着有点不好意思,她抿了抿唇,“那你这个反应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她不知道别人突然有对象是什么模样,但她想应该没有像傅云珩这么冷静的吧。

    听到她这个话,傅云珩抬了抬眼,“这个我不承认。”

    博慕迟看他,“嗯?”

    傅云珩抬手,将她拉近到自己身前,低垂着头,说话的气息拂过她脸颊和嘴唇,“我说,我没有不高兴。”

    博慕迟:“可你——”

    “我怕我把高兴表现出来,会吓到你。”傅云珩诚恳地说。

    闻言,博慕迟瞥他,“这还能吓到人?”

    她才不信。

    她哼哼地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傅云珩忽地再次靠近。这回,他不再是将呼吸吐露在她脸颊,而是将鼻尖,蹭到了她脸颊上,甚至还有越发往下的趋势。

    博慕迟眼睫一颤,心提到了喉咙眼。

    寂静的客厅,她能听见要冲出身体的心跳声。在当下这个慌乱的时刻,她又有些分不清这震耳欲聋的心跳声,是自己的还是傅云珩的。

    “你……”博慕迟嘴唇微微动了下,看着傅云珩动作,“是不是想亲我?”

    她直接问。

    傅云珩“嗯”了声,“会吓到吗?”

    博慕迟脑袋一懵,下意识说:“不……”

    话音还没落下,最后一个字被傅云珩吞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滚烫气息的落下时,博慕迟嘴唇有了温热的湿濡感。是傅云珩亲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