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四十二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唇上一软,博慕迟眼睫轻颤了下,但没躲。

    刚开始,傅云珩还比较克制,只是亲着她的嘴唇,没有太过分的举动。

    可渐渐的,他好像有些不满足。

    博慕迟的唇被他的舌尖顶开,她微张着嘴,潜意识里给他铺了路。

    他湿濡的舌尖探入,找到了她的舌尖。

    博慕迟的心在刹那间像被提到了嗓子眼,下一秒就要不受控地蹦出来。

    门外还有住户走动说话的声音,声音很大,可她却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她所有的注意力,所有的思绪都被面前的人占据了。

    鼻间是他身上清冽好闻的气息,让她下意识的想靠近,想多闻一闻。

    舌尖被他勾住,吮吸。他的入侵,没让她有任何不适。

    她身体不再受自己控制,手指紧紧攥住傅云珩的衣服,甚至配合他,仰起了头,让他更方便地亲自己。

    两人亲吻时,博慕迟是睁开眼睛的,她直勾勾看着面前的人,看他垂下来的眼睛,看他的鸦羽般的眼睫毛。

    忽地,她的舌尖被他的牙齿磕了下。

    博慕迟吃痛,委屈地瞪着他。

    傅云珩含着她的唇轻轻的往后撤了撤,盯着她被自己亲得红艳的嘴唇,接受着她的控诉,嗓子有点儿哑,“咬到你了?”

    “……”

    明知故问。

    博慕迟不想理他。

    傅云珩嗓音沉沉地笑了起来,听上去心情很是愉悦。他微顿,再次低头靠近她,态度很好地询问:“我们多练练?”

    博慕迟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你——”

    傅云珩碰了下她的唇,诱惑她:“不想?”

    博慕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她明明觉得傅云珩提出的那个问题稍微有点不要脸,也不符合他行事作风的,可她却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两人的衣服摩擦着,在春日里也有了静电。

    她的脸被他用双手捧住,唇被他撷取,思绪被他“控制”。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博慕迟要站不稳,腿发软的时候,傅云珩终于放过她了。

    两人大口喘着气,额间相抵。

    外面还有陌生的窸窣声,朦朦胧胧的。博慕迟耳畔全是自己和傅云珩的喘息声,呼吸声。

    她耳朵滚烫,身体滚烫。

    面前的人亦是如此。隔着衣料,她都能感受到他肌肤传递出来的滚烫温度。

    室内随着两人的体温变化,身体反应,也变得潮热。

    安静片刻。

    两人的呼吸声渐渐平静。

    为防止傅云珩再来,博慕迟煞风景地别开眼,提醒他,“你还不饿吗?”

    傅云珩一顿,蹭过她鼻尖:“嗯?”

    “……”

    博慕迟微哽,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这句话有点歧义。

    她没忍住,抬眸瞪他,“你别浪费我给你买的晚餐。”

    傅云珩看她此刻模样,心被她挠的越发痒。他抬手捏了捏她的脸,喉结轻滚,“知道了。”

    他往后退了两步,看她嫣红的唇瓣,低低道:“我去热一热,你有没有想吃的?”

    “不要。”博慕迟连忙拒绝,指了指说,“我去洗个脸。”

    她能感觉到自己脸颊温度。

    她得想办法给自己降降温。

    看她钻进浴室,傅云珩眸子里闪过一丝笑,他垂眸看了看左侧胸口那依旧跳动的让他有些无法控制的心脏,自言自语低喃了一句。

    也不用如此兴奋。

    虽然,是有点。

    -

    钻进浴室,博慕迟一抬眼便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她盯着自己布满红晕的耳朵、脸颊、脖子,有些无语。

    不就是接个吻吗?有什么好激动的。

    今天虽然是第一次,但以后还有很多次,她不能跟没见过世面似的。

    但想到傅云珩亲她的模样,想到和喜欢人接吻时身体的战栗、激动、兴奋,博慕迟还是忍不住捂着脸笑了起来。

    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想谈恋爱了。

    因为和喜欢人恋爱的感觉,真的很好。

    ……

    博慕迟从浴室磨蹭了好一会出去时,傅云珩已经把冷掉的麦当劳重新热了热,端在桌上了。他还顺便,给博慕迟热了一杯牛奶。

    两人对视一眼,博慕迟觉得自己脸颊刚消下去的热度又上来了。

    无声半晌,博慕迟盯着傅云珩的唇,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我跟我妈说我是出来看电影的。”

    傅云珩没跟上她的思维,神色诧然看她。

    博慕迟嘴唇动了动,轻声喃喃:“我晚点回家是不是得说,我看完电影去吃了个火锅?”

    不然她要怎么解释自己嘴巴这么红。

    傅云珩:“……”

    他缄默片刻,提醒她,“你不能吃火锅。”

    博慕迟眨了下眼,恍然道:“对哦,那我吃什么?”

    “……”

    博慕迟看着傅云珩那变得红润的唇,喃喃道:“买支口红?”

    傅云珩被她的想法逗笑,盯着她柔软而饱满的唇看着,喉结上下滚了滚,缓声说:“应该也不行。”

    博慕迟瞥他,眼神充满了怨气。

    傅云珩微顿,沉沉地笑了起来,“待会再看。”

    他猜想,再过会应该能消下去吧。

    博慕迟舔了下有些发麻的唇,“哦”了声。

    她是真怕迟绿看出来,她妈在这种事情上,极其敏感。虽说和傅云珩谈恋爱不是什么见不得家长的事,但她出门前说了谎,回家就得圆谎。

    想到这,博慕迟幽幽看向傅云珩。

    换作以前,她肯定不干这种事。

    “想说什么?”傅云珩接收到她充满怨念的眼神。

    博慕迟沉默了会,小声说:“我还是头一回骗我爸妈呢。”

    闻言,傅云珩抬了下眼,“你确定?”

    “?”

    博慕迟不解看他,这还有什么不确定的。

    傅云珩顿了顿,声线温和地提醒她,“你初一那年,为了看一个男生打篮球,跟迟姨说我在作业没写完被老师留下来了,你要等我一起再回家。”

    “……”

    黑历史忽然被翻出来,博慕迟恼羞成怒的在桌子下踩了他一脚,凶巴巴地问:“你是不是不想要女朋友了?”

    傅云珩勾了下唇,没躲开。

    “不是。”他慢条斯理道:“我就是想说,不是第一回。”

    博慕迟剜他一眼,小口小口地喝着牛奶,努力回想了一下是有这么个事。

    她没多想问:“那个男生好像是你们班的转学生是不是?”

    当时她初一,傅云珩初三。

    傅云珩:“嗯。”

    博慕迟眼睛一亮,“叫什么名字来着?”

    她那会和谈书头回见到那个人时,惊为天人。两人都想,怎么会有这么斯文这么博学的男孩子,笑起来还有两个小小的梨涡,未免太可爱了一点。

    傅云珩:“张翊。”

    听到这个久远的熟悉名字,博慕迟扬了扬眉:“对对对,是他。”

    她瞅着傅云珩,忍俊不禁道:“你们毕业后还有联系吗?”

    傅云珩面无表情,“没有。”

    “那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她很多小事啊还有同学名字其实都记不清了,她瞅着傅云珩,惊讶道,“你该不会记得从幼儿园到现在的所有同学名字吗?”

    “……”

    傅云珩看她好奇模样,忍不住抬手敲了下她额头,低低道:“不是。”

    但很奇怪,他就是记得张翊这个人,记得这个名字。

    明明他和傅云珩在学校交集并不多,也不算熟。

    可能是因为博慕迟。

    他潜意识里,把和博慕迟有关的人和事,都清清楚楚记下了。

    是命运的羁绊,让他们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都紧紧地牵连在一起。

    以前是妹妹,现在是女朋友。

    博慕迟“哦”了声,没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

    她看傅云珩吃麦当劳吃得比较艰难,忍俊不禁道:“要不要换个外卖?这个别吃了吧,我看你好像不是很喜欢。”

    傅云珩把她说的话丢给她,“不要浪费。”

    “……”

    博慕迟微窘,想了想说:“那好吧。”

    她有点懊恼,早知道不给傅云珩买自己想吃的了。麦当劳这种快餐食品吃多了,并不是很好。

    -

    简单的吃过东西,傅云珩起身到电视柜下翻翻找找。

    博慕迟看他的背脊,跟着蹲了过去,“找什么?”

    傅云珩:“影碟。”

    “……”

    博慕迟一愣,失笑道:“你还想看电影?”

    她抬手示意,揶揄他,“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小傅医生。”

    傅云珩明知故问:“几点。”

    “十点。”博慕迟小声,“我七点就出门了。”

    一部电影再长,也不至于超过三小时。

    傅云珩挑眉,扫了眼抽屉里仅有的几张影碟,“下回看?”

    “嗯。”博慕迟瞅了眼,“而且你现在有的这些,我都看过了。”

    她起身,“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听到她这话,傅云珩抬了抬眼,“不要我送?”

    博慕迟想也没想点头,“不要。”

    她看他,“你明天是不是还要回邻市的交流会。”

    傅云珩应声,抬手揉了揉她头发,“等我两分钟,我送你。”

    博慕迟还想拒绝,傅云珩再次出声:“我不放心。”

    他怎么可能放心她深夜一个人回家,她在他这里还只是兜兜妹妹的时候,他都不会让她一个人回家。更何况两人现在的身份关系已经有了变化。

    博慕迟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没再拒绝。

    她唇角往上牵了牵,眉梢染上笑,“好吧,那打车吧。”

    她琢磨,“开车还得全神贯注。”

    傅云珩:“好。”

    打车能让两人都休息,但也有点不好。

    譬如不是自己的车里,做点亲密举动都觉得有人盯着,让博慕迟格外不适应。

    到小区门口时,她本想跟傅云珩腻歪一下的,可一对上司机看过来的目光,博慕迟便在内心掐灭了自己的冲动想法。

    跟傅云珩摆摆手,叮嘱他到家了跟自己说一声后,她便飞快跑了。

    看她跑走的背影,傅云珩无奈一笑。

    他让司机回自己住的地方,掏出手机给她发消息。

    傅云珩:「跑那么快做什么?」

    博慕迟很实诚:「再不跑,我担心我对你做点什么。」

    傅云珩:「做什么?」

    博慕迟:「就谈恋爱会做的事。」

    傅云珩循循善诱:「想亲我?」

    博慕迟:「一点点。」

    看到她这个话,傅云珩有种想让司机掉头回去的冲动。

    庆幸的是,理智还在。

    他手指顿了顿,敲下两个字:「下回。」

    博慕迟:「哦。」

    两人闲聊了会,博慕迟告诉他,她到家了,还非常顺利地回了房间。

    因为博延在书房,迟绿在厨房喝水,她心虚地和她说了声我回来了,便跑上了楼。

    她绘声绘色说着,傅云珩能想象她飞奔的画面。

    高马尾一甩一甩的,慌乱,却能让人感觉到她的活力和兴奋。

    想着,傅云珩不自觉地笑了笑。

    -

    洗漱完躺在床上,博慕迟大脑跟吃了兴奋剂似的,格外亢奋。

    她在床上翻滚了好几圈,依旧睡不着。

    没办法,博慕迟只能重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

    她看了眼一个小时前傅云珩发来的他也到家的消息,她思忖了会,试探地拍了拍他的头像。

    不知道他这个点,睡着没有。

    拍完他的头像,博慕迟又去骚扰了一下谈书。

    还没来得及和谈书多聊两句,傅云珩消息过来了。

    傅云珩:「睡不着?」

    博慕迟:「有那么一点点,你也是?」

    傅云珩:「嗯。」

    他和她一样,此时此刻的大脑也是亢奋激动的。

    瞬间,博慕迟开心了。

    她翻了个身,任由笑意爬上脸,钻进被子里和他聊天:「为什么?」

    傅云珩:「?」

    没等博慕迟问第二遍,傅云珩便回答了她:「可能是因为有了个漂亮又聪明的女朋友。」

    这回,博慕迟是真的被他逗开心了。

    她躲在被子里笑了好一会,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倒映出她眉眼弯弯的模样,她是真的,有点儿开心。

    她抿着唇角,喜笑颜开地给他回:「哦。」

    博慕迟:「我也是。」

    博慕迟:「忽然有了个英隽帅气的男朋友,总觉得有点不真实,害怕明天早上醒来男朋友就不见了。」

    这消息发过去后,博慕迟手机里收到了来电。

    她一愣,迅速接通。

    “喂。”博慕迟倒也不需要克制音量,这层楼现在就她一个人住,声音大一点也没有关系,“你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了?”

    “让你感受一下。”傅云珩清冽低沉的嗓音从听筒里传出,“是真的。”

    博慕迟怔了下,兀自笑了起来,“我知道。”

    她腔调,“我说的是明早。”

    傅云珩“嗯”了声,“明早起来也是真的。”

    他说,“我保证。”

    博慕迟扬眉,故意为难他,“你怎么保证?”

    “……”傅云珩沉吟了会,回答她,“明早你就知道了。”

    博慕迟拖着腔调,勉为其难说:“那好吧。”

    她压着上扬的唇角,轻声问:“你明天几点去高铁站?”

    “六点过去。”傅云珩顿了下,“不用来送我。”

    博慕迟悻悻地摸了摸鼻尖,从被子里钻了出去,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就算我想,我可能也起不来。”

    她现在都还没睡着。

    傅云珩放心了,“还是不困?”

    博慕迟应着,“困,但是睡不着。”

    一闭上眼,脑海里全是和他在浴室门口接吻的画面。想着想着,她身体就热了起来,心也跟着发痒,甚至于产生了想立马见到他的冲动。

    傅云珩一笑,“要怎么才能睡着?”

    “嗯……”博慕迟认真想了想,“你给我唱首歌?”

    傅云珩微顿,低低说:“有点儿为难。”

    他唱歌并不怎么好听。

    博慕迟想了想,好像也是。从小到大,她都没听傅云珩唱过歌。

    安静半晌,博慕迟说:“那跟我说一下你们医院的趣事吧。”她忍不住好奇,“我听人说,医院八卦其实超级多。”

    傅云珩:“……好。”

    他无奈答应。

    医院里八卦确实不少,病人之间的,病人和医生护士的等等,都难以避免。

    虽说医院并不怎么允许医生和病人谈恋爱,但只要不在医院里乱来,很多事其实也是不受控制的。

    傅云珩很少会去刻意打听八卦,也不会特意去听,但晚上值班不忙的时候,护士站总有各种小道消息飘进他耳朵。

    当然除了护士站,偶尔在食堂,或电梯里,也总能听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时不时的,赵航还会找他聊两句,感慨两句。

    傅云珩刚开始,是真的很认真在给博慕迟说一位同事的八卦,但他说了两句发现,和她聊八卦不仅没办法让她早点睡觉,甚至还可能让博慕迟更兴奋。

    想到这一点,傅云珩改了注意,换了个话题和她聊天。

    话题过于枯燥,聊得博慕迟昏昏欲睡。她好几次想打断傅云珩,却因为他声音好听,忍住了。

    没一会,傅云珩便听到了听筒里传来的均匀呼吸声。

    他笑了笑,缓声喊:“兜兜?”

    没有人说话。

    傅云珩将手机拿下,看着屏幕上的备注,轻声说:“晚安。”

    睡梦中的博慕迟好似听见了一般,她无意识的翻了个身,唇角跟着往上牵了牵。

    -

    这天,博慕迟睡到九点多才醒。

    她很少熬夜,偶然一次,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她睡眼惺忪下楼时,迟绿正在慢悠悠吃早餐。

    “醒了?”迟绿看她,让厨房忙碌的杨姨给她倒了杯能入口的热水。

    博慕迟接过道了声谢,一口一口地喝着,“爸爸呢?”

    “去打球了。”迟绿说。

    博慕迟愣了下,扭头看向墙上时钟,“九点多去打什么球?”

    迟绿笑着和她解释,“公司有个合作商过来了,对方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打网球,所以你爸大早上出去尽地主之谊了。”

    闻言,博慕迟了然地点点头,感慨说:“我爸也不容易。”

    迟绿噎住,看她黑眼圈一眼,“昨晚怎么失眠了?”

    一般来说,博慕迟都是十点半左右睡觉五点半六点前起床然后晨跑的。

    排除掉生理期她不会那么早起来跑步外,其他时间是风雨无阻的。当然,也还有失眠是例外。

    但她失眠的次数不多,她是个睡眠质量生活质量都非常不错的人。

    “可能是……”博慕迟想了想,“一直在想电影剧情。”

    闻言,迟绿眉梢往上挑了挑,“什么电影这么好看?”

    她怎么不知道。

    瞬间,博慕迟语塞了。

    她眨了下眼,正思考要怎么搪塞过去时,门铃声响了起来。

    没等杨姨说去开门,博慕迟一溜烟往外跑,“我看看是谁。”

    “……”

    门打开,外面站着的是外卖员。

    看到她,外卖员问:“请问这里是博小兜家吗?”

    听到这个名字,博慕迟笑了下,“是。”

    她点外卖,都是用的小名。

    外卖员把东西递给她,“您的外卖。”

    “谢谢。”

    博慕迟接过打开看了眼,大概能猜到是谁给她点的。

    她提着回屋,迟绿扫了眼,“大早上买的什么?”

    博慕迟眨了下眼说:“素包子。”

    “?”

    迟绿狐疑看她,正要说话,杨姨从厨房走了出来,“什么素包子?”

    她道:“兜兜你想吃包子跟杨姨说呀,杨姨给你做,怎么还在外面买?是不是杨姨做的你不喜欢?”

    “……”

    看杨姨激动的神色,博慕迟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

    “杨姨。”她道:“不是这样的。”

    博慕迟解释,“这个是我之前吃过觉得还不错的,我特意买回来给大家尝尝,然后杨姨你吃过后下次肯定能给我做比它味道还好的包子吃。”

    杨姨半信半疑,“真的?”

    博慕迟一脸认真地点头,“真的。”

    杨姨信了。

    最后的最后,傅云珩让人给博慕迟送的素包子,被三人分完。

    吃完,她还有点意犹未尽。趁着迟绿和杨姨在说话,博慕迟给傅云珩发了条消息控诉。

    博慕迟:「没吃饱。」

    傅云珩看到她消息时,已经十点多了。

    他一笑,很认真地回她:「下回多买一笼。」

    博慕迟:「可以,但是别送家里了。杨姨看到我点外卖,直问我是不是不喜欢她做的饭菜,嫌弃她了。」

    杨姨在博家工作了很多年,对博慕迟就跟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从小宠着她长大,她想吃什么,杨姨都会变着戏法给她做。

    傅云珩:「是我考虑不周。」

    博慕迟弯了下唇:「那也不能这样说。」

    傅云珩:「嗯,那么现在还觉得不真实吗?」

    博慕迟怔了下,似懂非懂地明白过来他为什么会给自己点早餐了。

    她笑:「现在还好,我知道我男朋友是真实存在的。」

    傅云珩:「好。」

    博慕迟瘫在沙发上,继续和他聊天:「你们交流会是今天结束吗?」

    傅云珩心领神会地回她:「今晚回来,但应该比较晚。」

    博慕迟:「哦。明天上班吗?」

    傅云珩:「看女朋友让不让我上班。」

    博慕迟:「?」

    博慕迟:「让。」

    过了会,傅云珩给她发来一张图,让她在几个地方做选择,看明天想去哪玩。

    博慕迟点开看着,发现他列出来的地方,都是自己喜欢且曾经想去没来得及去的。

    博慕迟:「都想去怎么办。」

    傅云珩:「那就都去。」

    博慕迟:「好。」

    她又看了看,说道:「明天先回我们的母校转转吧。」

    傅云珩说好。

    两人聊了会,傅云珩忙去了。

    博慕迟也回房间收拾自己的行李,准备吃过午饭去滑雪场训练。窗外的天空很蓝,天气格外晴朗。

    博慕迟趴在阳台吹了会风,忽然觉得今年院子里的开了的花味道特别好闻,花开得也格外漂亮。

    她把这事跟谈书提了提,问她昨天来自己家发现没有。

    谈书:「?」

    谈书:「不是今年的花开得漂亮,是你今年心里的那朵花开了。」

    博慕迟:「你说得好有道理。」

    谈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