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四十三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看着博慕迟的消息,谈书气得牙痒痒。

    要不是人现在不在她面前,她都想揍她了。怎么可以谈个恋爱就这么嚣张,欺负她没谈过恋爱呢。

    谈书生气。

    博慕迟看她发来的表情包,笑道:「为了让我们书姐高兴,我决定请她下午去滑雪,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

    谈书:「去可以。但是没车了。」

    她的车昨天就进了4s店。

    博慕迟:「我和司机一起过去接你。」

    谈书:「行。我找找我的滑雪服。」

    跟谈书约好,博慕迟又在阳台吹了会风,沐浴了会阳光,把自己身体照的暖烘烘的,她才转身回房,下楼去找迟绿黏糊,增进一下她们之间的母女情。

    与此同时,傅云珩却过着和她截然不同的生活。

    她悠闲,傅云珩忙碌。

    正式的交流会告一段落后,下午就算是不正式的,大家随意发表意见,发表看法。

    傅云珩作为热门抢手人物,想认识他的,和他交流的人非常多。不少人都知道北城人民医院有傅云珩这么一号人物,和他同龄的想多交涉交涉,和他互相学习,年长的想见一见席教授也就是傅云珩导师口中一直夸的学生到底什么样,想摸一摸他的底,想看一看他具体水平能力。

    又一段交流后,傅云珩到旁边喝了口水休息。

    束正阳找过来,看他这样,颇有些忍俊不禁,“累?”

    “不能说是累。”傅云珩抬了下眉眼,笑了笑说:“是有些应付不过来。”

    人太多,他都记不清对方的名字。

    束正阳很能理解他,他玩笑道:“谁让你是我们院的香饽饽。”

    傅云珩瞥他一眼,“师兄你也开我玩笑。”

    束正阳摇头,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说,“走,带你去见见另一位和你齐名的厉害人物。”

    傅云珩挑眉,想了想说出一个名字:“江宴舟?”

    束正阳扬了扬眉,略显意外,“你认识他?”

    “……”傅云珩颔首,“我们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室友。”

    束正阳没想到两人还有这样的缘分,他好奇,“什么时候。”

    “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傅云珩没隐瞒。

    听到这话,束正阳狐疑看他,“你们还合租?”

    傅云珩听出他话语里的诧然,应了声。

    束正阳:“体验生活?”

    傅云珩无言,“算是吧。”

    正常来说,他和江宴舟的家世和个人能力而言,不需要沦落到在国外就跟人合租的地步。

    但傅云珩大学后,其实就不怎么用季清影和傅言致两人给的钱了。他从小攒的存款不少,再拿一拿奖学金,加上各种乱七八糟赚到的钱,生活绰绰有余。

    也没有说一定不用父母给的,他没这样的想法,但如果可以的话,傅云珩是有好好体验生活的想法。

    要去国外留学时,季女士就问了他,问他说要不要在学校附近给他租个房子。

    傅云珩拒绝了,他说自己来搞定。

    看了一圈,傅云珩看到有一栋地理位置非常不错的小洋房招租,看上去非常不错。更重要的是,他发现对方也是医学生。

    没多考虑,傅云珩便跟对方联系上了。

    联系上,他知道了对方的名字。

    那人就是江宴舟。

    不过傅云珩在束正阳说之前,并不知道江宴舟也来交流会了。

    他们俩不是同一个专业的,不在同一个会议室里,不知道对方来了也很正常。

    和束正阳下了楼,傅云珩看到了被好几个人围着的江宴舟。

    他眉峰往上扬了扬,没抬脚走近。倒是束正阳看了眼,感慨说:“怪不得大家都说,我们这回交流会有两朵花。”

    这个花指的是,傅云珩和江宴舟。

    傅云珩笑了下,示意道:“师兄先去那边待会吧,他应该没那么快结束。”

    束正阳应声,瞥他说:“你跟江宴舟关系还不错?”

    他们俩这个关系,其实傅云珩有点难回答。

    要说不错,那怎么说也是合租了很长一段时间。但要说好,也没多好。他们俩属于没事绝不联系对方的个性,不然也不至于连对方和自己来了同一交流会都不知道。

    闻言,束正阳又看了看另一边笑起来格外惹眼的人,压着声问:“他有女朋友吗?”

    “……”

    傅云珩:“不知道。”

    他和江宴舟,从不过问对方的私生活。

    两人正聊着,江宴舟不知何时脱身,走近到了他们这边。

    他是典型的剑眉星目类型,和傅云珩有点儿类似,但他没有傅云珩冷。他脸上挂着笑,笑眼弯弯的模样,加上身形清瘦,会给人一种斯文人的错觉。

    这是束正阳对江宴舟的第一印象。

    三人打过招呼没一会,束正阳就被人喊走了。

    傅云珩和江宴舟这边安静了会,江宴舟才出声,唇角上挑着问:“小傅医生昨晚不在酒店?”

    “……”

    傅云珩神色很淡,“找我有事?”

    江宴舟勾唇一笑,淡淡说:“没什么事,这不是很久没见,找你联络联络感情嘛。”

    傅云珩无言,没搭理他这个话。

    少顷,傅云珩看他,“实习的感觉如何?”

    江宴舟琢磨了下,“还好?”

    他是北城人,但他在江城实习。

    他笑笑说,“等我回去了聚聚。”

    傅云珩没拒绝。

    两人都不是话多的人,有的只有惺惺相惜,一些不必要的话也懒得说,倒不如享受一下此刻安静的时光。

    没一会,便有江宴舟他们医院一起过来的女医生找他了。

    傅云珩了然一笑,示意道:“去吧江医生。”

    他揶揄,“别让人久等。”

    江宴舟:“……”

    他瞥了眼傅云珩脸上挂着的笑,深深怀疑,他是报复自己。

    但看了眼朝这边羞赧笑着的同事,江宴舟也没办法不过去。他稍顿,跟傅云珩言简意赅说了句,便抬脚走了。

    取笑江宴舟的时候,傅云珩忘了乐极生悲这个成语。

    他正欲回楼上,后面传来了有点陌生又熟悉的女声,“傅云珩?”

    “……”

    -

    博慕迟下午和谈书在滑雪场待了三个多小时。

    到实在是滑不动了,两人才互相搀扶着离开滑雪场。

    时间还早,两人商议了须臾,一拍即合决定找地方去按摩。

    谈书揉着自己酸痛的肩膀,兴致勃勃道:“一定要好好按一按,再泡个脚,我实在是太累了。”

    博慕迟失笑,抬手给她按了按,“我给你按?”

    “……”谈书:“那不用,我觉得你按摩手法一般。”

    博慕迟觑她一眼,没理她。

    两人到市中心找了家网上好评如潮的按摩店。

    进去后,博慕迟不由感慨,现在的按摩店内卷未免太严重了一些,这已经不单单是按摩,还有餐食供应,甚至于还能在单独的按摩室看电影。

    以前博慕迟训练后,大多都是队里的按摩师给她按摩,外面的按摩店她来的少之又少,所以并不知道现在的按摩店,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谈书看她吃惊的小表情,乐不可支,“怎么样,我选的还不错吧?”

    博慕迟点头,“非常不错。”

    她问:“不过你确定这儿按摩好吗?”

    “……”

    谈书瞥她,“确定。”

    她让她放心,她以前常来这儿按摩,技师手法精湛,绝对能让她舒服。

    有了谈书这个话,博慕迟稍稍放心了点。

    泡脚的时候,她掏出手机联系她远在他乡的男朋友,关心他此刻的情况。

    博慕迟:「云宝~」

    博慕迟:「请问小傅医生忙完没有,现在在做什么呢。」

    博慕迟:「我跟谈书从滑雪场离开了,现在进了按摩店,准备泡个脚按个摩。」

    博慕迟是个喜欢跟家人朋友分享自己生活的人。

    她吃到好吃的,玩了好玩的,体验了什么,都习惯性告诉大家。

    -

    手机震动了好几次,傅云珩掏出看了眼,看向面前还在说话的人,不太礼貌地打断她,“张妍。”

    他神色淡漠,看不出多余的情绪,“还有别的事吗?”

    张妍一愣,脸色微僵,顺着去看了眼他手里拿着的手机,低低道:“有人找你?”

    她声音很轻,轻飘飘地问:“是……女朋友吗?”

    傅云珩没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淡淡说:“交流会那边还有事,我先上去了。”

    张妍怔了怔,抿了下唇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傅云珩看她。

    “你说我如果申请调回去你们医院实习,有希望吗?”张妍问。

    张妍和傅云珩不是大学同学,但两人是初高中同学。高考时,她考试成绩有限,只能去另一所成绩线低的学校念书。但张妍和傅云珩一样,选的都是医学专业。

    区别是,她学的是心理专业。

    听到这话,傅云珩神色未改,“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

    他公事公办的态度,“你可以咨询一下。”

    张妍观察他的微表情,兀自笑了笑,“你很着急给人回消息?”

    “……”

    傅云珩顿了顿,正欲说话,江宴舟再次走了过来。

    有陌生人在,张妍稍稍收敛了些。

    “还没聊完?”江宴舟将手搭在傅云珩肩膀,笑眼弯弯地看向张妍,“张医生,把云珩借给我一会?”

    闻言,张妍心情格外愉悦,她弯了下唇,“江医生说的什么话。”她笑盈盈道:“我跟傅医生就是简单的聊了两句,你们随意。”

    说完,张妍先转身离开了。

    看她走远的背影,江宴舟瞥向傅云珩,“你应付不了她?”

    刚刚他是收到傅云珩求救信息才过来的。

    傅云珩沉吟了会,言简意赅说:“嗯。”

    他没告诉江宴舟,张妍是他的高中同学,还是一位有心理问题的高中同学。她比傅云珩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偏执,他救过她一次。

    因此,两人的关系看上去比其他同学更好一些。

    至少傅云珩的少部分高中同学,是这样认为的。

    ……

    -

    傅云珩电话来的时候,博慕迟正躺在床上被按摩师捏着小腿,痛的死去活来的。

    电话一接通,傅云珩没听见他女朋友的欢乐笑声,先听到了一阵哀嚎。

    他把手机从耳朵边拿下来,认真确认了一下拨通的是博慕迟电话后,才稍稍放下心来。

    等博慕迟喊完,傅云珩忍着笑出声,“这么痛?”

    听出他话语里的揶揄,博慕迟抹掉自己流出的生理泪水,狂点头说:“痛。”

    她跟傅云珩撒娇,“不然你来体验一下。”

    傅云珩失笑,“下回陪你去。”

    “说话算数。”博慕迟翘了下唇,“你忙完了吗?”

    傅云珩:“差不多,刚刚在跟张妍说话。”

    博慕迟愣了愣,“张妍?”

    她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女同事吗?”

    说着,博慕迟轻哼,“小傅医生,你知道自己是名草有主的人了吧,不要在外面跟异性来往过深知不知道。”

    她傲娇,“不然,你马上就没主了。”

    “……”

    傅云珩被她的话逗笑,神色轻松道:“听兜兜妹妹的。”

    他说:“没有来往过深。”

    他提醒博慕迟,“你见过她,高中同学。”

    博慕迟诧异,努力在自己不大的脑袋里搜索着和张妍这号人物有关的东西。

    好一会,她才犹疑出声,“是那个……跟人表白被拒绝,然后去跳河,最后被你救上来的那个女同学吗?”

    博慕迟之所以对她有印象,是因为傅云珩救了人上来后,生了一场大病,请了好些天的假没去学校。

    那时候,博慕迟正好在外比赛。

    比完赛回家时,傅云珩的病还没好。

    博慕迟那会和他也不算生疏,自然每天跑去他房间看他,还笑话过他几次说云宝你现在有点像娇弱美人,怎么发个烧烧这么多天也不好。

    傅云珩当时身体状况特别差,可能真是冻傻了,也可能是自己被吓到了。病了大半个月才有所好转。

    傅云珩“嗯”了声,“是她。”

    博慕迟了然,好奇道:“她现在也是医生吗?”

    “心理医生。”傅云珩告诉她。

    博慕迟讶然,“可我记得之前干妈他们说过,她好像有点心理问题是吗?”

    “嗯。”傅云珩道:“可能是想自救吧。”

    博慕迟懂了。

    “那她找你说什么啦?”她好奇。

    傅云珩:“没说什么,问我说我们医院的门槛要求。”

    博慕迟微哽,扬了扬眉,随口猜道:“她想来你们医院,不会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总是准确的不讲道理。

    傅云珩噎了片刻,问:“谁是月?”

    “傅月。”博慕迟一本正经给他改名,“你以后就叫这个吧?你要是不满意,那就傅月珩?反正云月差不多。”

    傅云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