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四十四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安静半晌,傅云珩问:“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有。”博慕迟忍着笑,“不然我把那个改了也行。”

    傅云珩一下没跟上她古灵精怪的思维,挑了下眉问:“什么?”

    “近水楼台先得云啊。”

    在博慕迟这儿,云朵和月亮都一样漂亮,都一样让人喜欢。它们是所有人想触摸,想摘却可能摘不下来的云月。它们永不坠落。

    不过比较起来,博慕迟觉得月亮更孤单一点。

    她依稀记得,现在网上有一句很流行的话,是奥黛丽赫本曾说过的——“我当然不会试图摘月,我要月亮奔我而来”。

    很多人用这么一句话,来表露自己的感情。

    但他们好像都忽视了,这句话后面的一段,才是重点。

    ——“可是月亮奔我而来的话,那还算什么月亮。我不要,我要让他永远清冷皎洁,永远都在天穹高悬,我会变得足够好,直到能触碰它。”

    博慕迟一直都觉得,这才是最正确的想法。

    当你足够好的时候,足够厉害的时候,你一定可以触碰到月亮。

    当然,如果你想触碰云朵,那你也一定可以。

    云朵月亮星星太阳,看似离我们很远很远,可只要你努力,你就一定可以和他们牵手。

    思及此,博慕迟忍不住问:“云宝。”

    “嗯?”傅云珩沉声应着。

    “如果是你,你想当月亮还是云朵?”博慕迟突发奇想地问。

    傅云珩安静须臾,回答她,“想当云宝。”

    他不做不好接近的清冷皎月,他也不想成为蓝天下柔软如棉花糖的云朵。他只想是傅云珩,是博慕迟单独拥有的云宝。

    博慕迟一怔,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眼睛弯了弯,唇角往上牵了牵,“我也觉得你当云宝就好。”

    傅云珩低低笑,“还生气吗?”

    “本来也没生气。”博慕迟说,“她心理有问题的话,你跟她说话稍微注意一下情绪。”

    博慕迟认真道:“别太直接了。”

    她不是想让傅云珩变得优柔寡断,实在是她不想傅云珩出事。少许心理有问题的人,情绪很容易偏激,个人选择也很偏执。博慕迟虽觉得张妍不止于此,但以防万一,她觉得要对她客气一点才好。

    当然,是在不触碰他们底线的前提下,对她客气。

    傅云珩知道她意思,“放心。”

    他晚上就回去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和张妍再碰面。即便是碰面了,傅云珩也会尽量避开。

    两人聊了会,按摩师和博慕迟说要给她按摩肩膀。

    为了不让傅云珩再听见她的鬼哭狼嚎声,博慕迟果断地挂了电话。

    -

    翌日早上,迟绿才刚睡醒就被博慕迟拽着衣服上了楼。

    博延在她后面走出房间,看博慕迟的架势,也没多问,只额角抽了抽提醒她,“兜兜晚点记得把你妈妈还给我。”

    博慕迟:“知道了。”

    迟绿:“……”

    她是物品吗?

    “找我做什么?”她拍了拍博慕迟的手问。

    博慕迟眼睛亮亮地看着她,“妈,给我挑一套衣服呗。”

    迟绿跟着她进了房间,看床上和沙发上摊开的衣服,扬了扬眉,“要跟人相亲?”

    她随口说的。

    博慕迟噎住,一脸严肃看她,“什么相亲?”她无言,“妈就你女儿这个条件,你觉得需要相亲吗?”

    “我觉得是不需要,但你要告诉我你今天是要去见谁,搞这么大阵仗。”迟绿抱着手臂看她。

    博慕迟眨了眨眼,把早就准备好的理由用上,“我决定回学校转一转,我约了朋友。”

    闻言,迟绿拖着腔调“哦”了声,“哪个朋友?”

    “就朋友。”博慕迟鼓着脸看她,“给我挑吗?”

    迟绿以前是模特,在搭配这方面,超级厉害。博慕迟在穿衣搭配上遇到困难,难以抉择的时候,都是找她出主意。

    迟绿盯着她看了半晌,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她扫了眼她摆出来的衣服,指了指说:“那件衣服搭配这条裙子,去试试。”

    博慕迟眼睛一亮,立马答应,“马上去。”

    ……

    早上九点,傅云珩在自己家小区门口看到走出的人时,不意外愣了愣。

    他看着博慕迟的打扮,有些许意外。

    对上他灼灼的视线,博慕迟有点不自然地问:“不好看?”

    傅云珩稍顿,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从上而下,又从下而上,最后落在她裸露出来的一字肩上。

    博慕迟皮肤很白,身材线条属于有肌肉,但又不夸张的那种,练的非常非常漂亮完美。

    她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不错,今天特意打扮过后,就更惹眼了。

    迟绿今天给她选的,是不夸张,但又有点儿小心机的衣服和裙子。

    仙气飘飘的一字肩短上衣,搭配简简单单的百褶裙,露出线条流畅的天鹅颈,精致性感的锁骨,和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

    傅云珩垂着眸子看了看她的腿,将视线挪回到她脸颊,嗓音低哑,“很好看。”

    他强调,“很漂亮。”

    听到他这个话,博慕迟开心了。

    她笑盈盈道:“我妈给我搭的。”

    “……”

    傅云珩一顿,狐疑看她,“迟姨知道你是跟我出去玩?”

    “不知道啊。”博慕迟说:“我跟她说我跟朋友回学校。”

    傅云珩“嗯”了声,正想说话,一侧忽然传来了喇叭声。

    两人下意识侧头,看到旁边有辆熟悉的轿车从小区驶出。

    在博慕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车已经开园了。

    两人看着那消失的车尾气,缄默半晌。

    好一会,博慕迟嘴唇微动,有一丝丝疑惑地问:“刚刚那辆车……是我爸最喜欢的吧?”

    傅云珩:“好像是。”

    博慕迟:“副驾驶不意外,应该是我妈吧?”

    她自言自语,“她都按喇叭了,为什么不降下车窗跟我们说话?”

    傅云珩:“……”

    他沉默须臾,迟疑道:“可能是不想给我们压力?”

    博慕迟噎住。

    既然不想给他们压力,那就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才是啊!按喇叭这欲盖弥彰的事,果然是她妈做的出来的。

    -

    另一边,博延无奈地看向迟绿,“你玩兜兜心态?”

    “哪有。”迟绿才不承认,“我这不是想告诉她,恋爱随便谈,跟云宝谈我更开心嘛,我又不拦着她谈恋爱,你说她干嘛不告诉我?”

    博延思忖了会,“可能是不好意思。”

    迟绿“嘁”他一声,“你女儿肯定不是不好意思,她随我,脸皮很厚的。”

    她觉得博慕迟之所以不告诉他们,一定是有别的原因。

    听到这话,博延掩唇咳了声,“别这样说自己。”

    说自己也就罢了,怎么还带上他们的女儿呢。

    迟绿觑他一眼,“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她好奇,“你说兜兜他们会去哪里约会?”

    博延:“不知道。”

    为了让女儿约会能开心放松一点,他决定牺牲自己,“不管他们,我们去玩我们的。”

    他道:“你上回不是说想去迪士尼?我们今天过去玩一玩。”

    瞬间,迟绿注意力被转移。

    她惊喜道:“买机票了?”

    博延:“嗯,晚上到那边住一晚。”

    闻言,迟绿立马道:“那让兜兜今晚到清影家吃饭睡觉。”

    博延:“……”

    博慕迟并不知道自己被父母安排的明明白白。

    跟傅云珩上了车,她一直捧着手机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给迟绿发条消息,告诉她自己跟傅云珩在谈恋爱的这件事。

    说吧,不知道怎么说。

    不说吧,他们又好像已经知道了。

    正当她纠结之际,她手机震了震,是迟绿给她发的消息。

    迟女士:「我和你爸去迪士尼了,你今晚在云宝家吃饭,睡觉的话随你,自己家云宝家都行。」

    博慕迟:「……」

    迟女士:「?」

    博慕迟:「我可以两者都不选吗?」

    迟女士:「你们俩打算住酒店?」

    博慕迟:「。」

    博慕迟:「也不是不行。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

    迟女士:「我可以,我就是有点担心云宝。」

    看到迟绿这个话,博慕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复。

    她委屈巴巴地看向傅云珩,“我妈在调侃我。”

    傅云珩敛眸笑,“她怎么说?”

    博慕迟趁着红灯时间,举着手机给他看。

    傅云珩看完,好一会都没说话。

    博慕迟狐疑看他,戳了戳他手臂,“你怎么不说话?”

    傅云珩侧眸看她,手指轻敲着方向盘,思考的模样,“在想。”

    “想什么?”博慕迟接话。

    傅云珩:“想你今晚想住哪。”

    博慕迟被他的话呛住,瞪圆了眼看他,“我住家。”

    她耳廓微红,重点强调说:“我那是跟我妈开玩笑的。”

    “这样?”傅云珩目光含笑看她,“不是真的想住酒店?”

    他说:“不用担心我,我可以陪你住酒店。”

    博慕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