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四十五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对上他促狭的目光,博慕迟有口难辩。

    她思忖少顷,神色淡定道:“酒店太脏了,我不喜欢。”

    “……”

    这话说出口,歧义更是不少。

    傅云珩压着唇角的笑,眉眼舒展,缓声说:“知道了。”

    “?”

    博慕迟无言,偏头去看他留给自己的侧脸,很想问问他,我说什么了你就知道了。她总觉得傅云珩这句“知道了”含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在里面。

    她琢磨了会,没琢磨出来,索性不问了。

    她担心这个话题再聊下去,真的没办法拉回正轨。

    傅云珩用余光注意着她的动作和细微表情,眸子里闪过一丝笑。

    他没再出声逗她,他怕逗得太过让她恼羞成怒。

    博慕迟也没再和迟绿聊天,她觉得她妈思想过于开放,开放到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她坐在副驾驶冥思苦想,她到底是什么时候露馅的。想了好半天,博慕迟也没想出个答案,索性作罢。

    反正都被发现了,就这样吧,她爸妈也不会拦着她谈恋爱。

    想到这点,博慕迟还觉得挺轻松地。这样的话,她以后去找傅云珩,不需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借口,对她而言,非常完美。

    -

    博慕迟和傅云珩初高中其实是附属学校,两所学校就在隔壁,初中部一边高中部一边,算不上什么贵族学校,但能考上这所学校的同学,学习成绩各方面都不差。

    当然,也有疏通关系进来的。但这种相对较少。

    所以博慕迟念书时,没遇到过什么校霸打人事件。

    他们的学校很漂亮,建筑风格就非常的独具一格。

    教学楼的外墙是红色的,红砖小格堆砌而成,色彩明艳,让人看着心情就非常愉悦。整栋教学楼其实有点偏欧式教堂的风格,但又不那么明显。

    也是因为学校的建筑,很多别校学生,甚至于来这边游玩的人,都会过来打卡拍照。

    因为这儿还真挺容易出片的。

    除了建筑特别,博慕迟他们学校的景观设计也不错。

    人工湖,各式各样的小凉亭,还有两侧并排,长得极为茂盛的银杏树。每年秋天,银杏叶变黄,那条被银杏树叶遮挡的过道,便布满了“黄金”。

    金灿灿的,格外引人注意。

    博慕迟和傅云珩进校登记时,门卫大叔还记得两人。

    傅云珩是他们那年高考的状元,而博慕迟在学校也是有照片贴在报刊栏上的,很多人喜欢崇拜的滑雪冠军。

    大叔笑着和博慕迟说:“我看过你的比赛。”

    他忍不住问:“你现在还没去备战吗?”

    博慕迟点头,“快了,再过一段时间就去训练了。”

    再过两个多月,她就得做封闭训练了。到冬奥会结束前,博慕迟都不会再有这么长的假期,和这么悠闲的小日子了。

    大叔应声,鼓励道:“加油,给我们国家争光。”

    “一定。”博慕迟浅笑盈盈答应,“您到时候记得看啊。”

    门卫大叔答应着,“一定一定。”

    “……”

    走进学校,傅云珩看她脸上挂着的笑,低问:“会有压力吗?”

    博慕迟仰头看着她,歪着头说:“有压力才有动力不是吗?”

    有人对她寄予厚望,这代表他们看好她,对她抱有希望。博慕迟觉得这样挺好的。

    傅云珩抬手拍了下她脑袋,“扛不住压力的时候跟我说。”

    “啊……”听到这话,博慕迟故意给他挖坑,“那我扛得住的时候,就不能和你说吗?”

    傅云珩:“……”

    他并不是这个意思,但看博慕迟狡黠灵动的眸眼,他没拆穿她,反倒是认真地回答她的问题,“也可以。”

    博慕迟哼哼,戳了戳他手臂,“你这个也可以说得好勉强啊。”

    “……”傅云珩无言,一把将她的手握住,温热的掌心贴合她的脉搏,顺着她手腕往下,和她十指相扣。

    扣住,他用力地捏了捏她指骨,嗓音低低:“怎么这么皮?”

    他刻意压低的声线,有种别样的性感味道。

    博慕迟耳朵动了动,抬眸睇他一眼,“皮你就不喜欢了吗?”

    她故意问。

    傅云珩哑然,莞尔一笑说:“喜欢。”

    “真的?”博慕迟扬眉,“可以喜欢多久?”

    谈恋爱的人,好像都喜欢问这种傻问题。

    傅云珩微忖片刻,给出答案,“你希望多久,那就多久。”

    听到他这个回答,博慕迟蛮想说他答案不诚心。可细细一想,又觉得傅云珩在某些程度上,给足了她选择的权利。她希望他喜欢自己多久,他就可以多久。

    博慕迟眨了眨眼,好奇问:“那我现在让你不喜欢我了呢?”

    “……”

    傅云珩脚步一滞,垂眸看她,略显委屈地说:“那你有点儿过分。”

    博慕迟忍笑,“怎么过分了?你自己说的呀,我希望多久就多久。”

    “那是喜欢。”傅云珩纠正她的说辞,“不喜欢的话,不想听你的。”

    博慕迟挑眉,少有听见他说这么孩子气的话,“为什么?”

    她忍不住追问。

    “做不到。”傅云珩捏着她的手,压着声道,“做不到不喜欢你。”

    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这件事于他而言,和让他看见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消逝而不去拯救一样难。

    很久以后。

    博慕迟才知道,傅云珩将对自己的喜欢,视作了生命。

    -

    两人就喜欢这个话题聊了好一会,发现感情这种事,其实完全不受人为控制。

    因为你的心脏跳动频率,在面对你喜欢人的时候,根本就是不听话的。它有自己的主观意识,有自己的想法。它最清楚的知道你的感官,知道你的一切。

    两人慢悠悠地聊着,逛着。

    这个点学生都在上课,博慕迟和傅云珩秉承着不去打扰学生的想法,没去教学楼那边,只在人工湖转了转,吹了会风。

    有点累了,两人到凉亭里休息。

    博慕迟刚坐下,便发现一侧有学校的小野猫在草丛里蹲着,瘦巴巴的,看上去尤为可怜。

    她直勾勾盯着,舍不得挪开眼,“云宝,它好可爱呀。”

    博慕迟忍不住道:“好乖好乖,你说我可以去抱抱它吗?”

    傅云珩:“应该可以,我给你抱过来?”

    博慕迟拒绝,“我自己来。”

    她起身走出凉亭,蹲在草丛边朝小猫咪伸出手。小猫咪怯生生地看了她一眼,喵地叫了声,却没敢迈出爪子。

    博慕迟耐心和它交流着,交流了好一会,它才伸出了爪子朝她这边走。

    只是走了没两步,它又停下来警惕地看着博慕迟。

    博慕迟被它看着,心软的一塌糊涂。

    她锲而不舍地举着手,招呼它到自己身边。

    好一会,博慕迟有点儿累了。

    她扭头看向傅云珩,小可怜似的,“云宝,它不过来。”

    傅云珩“嗯”了声,蓦地问:“饿不饿?”

    博慕迟一愣,想说自己不饿,可一想到学校小超市卖的小零食后,她又立马改了口,“饿,我想吃那个蜂蜜小面包。”

    傅云珩失笑,“我去给你买。”

    “一起去吧。”博慕迟说。

    “不用。”傅云珩示意,“你在这休息,顺便陪小猫咪一会。”

    博慕迟想了想,点头道:“也行。”

    ……

    上午时的阳光尤为明媚,裹着温煦的春风,拂过脸面时,让人觉得无比舒适。

    下课铃声响起,博慕迟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喧闹声,热热闹闹的,犹如太阳一样,隔着距离也能让人感受到他们的热烈。

    博慕迟抬眸望着从教学楼飞奔跑出的少女少年,有些许的羡慕。

    她突然也有点想回学校上课了。

    想感受一下课堂,想和同学们嬉笑打闹,想为了一道解不出的题抓耳挠腮一阵,然后获得解出题目的成就感。

    很多很多。

    傅云珩从小卖部回来时,看到的便是她那双充满了渴望的眼睛。

    他顺着她的目光侧头,盯着教学楼涌出的学弟学妹半晌,很能明白她此刻的想法。

    蓦地,一侧传来陌生的男声。

    “妹妹。”松松垮垮穿着校服,留着寸头的男生走到博慕迟身侧,直勾勾盯着她喊。

    博慕迟怔松片刻,反手指了指自己,“你喊我?”

    男生点头,在看清楚她的长相后,迟疑道:“莫非是姐姐?”

    他咕哝,“我怎么没在学校见过你。”

    “……”

    博慕迟缄默片刻,用余光瞟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傅云珩,清了清嗓说:“姐姐妹妹都行,你找我有事?”

    男生大胆道:“要加个微信吗?”

    他刚从教学楼出来便注意到了她,打扮很漂亮。更重要的是,她也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男生想,她一定是对自己有意思,但又不好意思说。

    那没关系,他可以主动过来。

    博慕迟眨了下眼,看着面前有些桀骜的少年。

    “要加个微信吗?”她重复他的话,发现他问的竟然不是能不能加个微信,而是要不要。

    男生点头,“要吗?”

    博慕迟正想说可以啊,可想到后面人的紧盯着自己的目光,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太皮。她含笑拒绝,“不了。”

    对上男生错愕不可思议的神情,博慕迟微微一笑说:“我男朋友在看着我呢。”

    男生一愣,这才注意到她后边的傅云珩。

    两人视线交汇片刻,男生“哦”了声,嘀咕道:“那你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干嘛。”

    他自言自语离开。

    “?”

    看男生走远的背影,博慕迟茫然片刻。

    她回头看向傅云珩,犹疑道:“你听到他刚刚说什么了吗?”她蹙眉,“我用什么眼神看他了呀?”

    现在的小男生,都这么自恋的吗?

    博慕迟有些不明白。

    傅云珩勾了下唇角,慢悠悠走近说:“可能是爱慕的眼神。”

    博慕迟噎住,看他神色淡然模样,挑了挑眉问:“我用那样的眼神看他,你不紧张不吃醋?”

    “紧张什么?”傅云珩把小面包递给她,“他比我帅吗?”

    博慕迟想了想,摇了摇头。

    傅云珩“嗯”了声,从容道:“那我有什么紧张的。”

    “……”

    这话说得太有道理,导致博慕迟想反驳他,“你别把我说得那么肤浅。”

    她咬了口小面包,“万一我就喜欢他那样的呢。”

    “你不喜欢。”傅云珩低垂着眼睑拆自己买回来的另一包东西,侧眸看她说。

    博慕迟一笑,在看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后,眼睛亮了起来。她惊喜不已,“你怎么还买了猫粮?”

    她惊讶,“学校超市卖的东西已经这么齐全了吗?”

    傅云珩倒出少部分猫粮放入她掌心,低低道:“你忘了?小超市是副校长亲戚开的,副校长和校长家都有猫。”

    为了方便,学校小超市一直都有存几包猫粮售卖。

    博慕迟想起来了。

    她眉眼弯弯地看向傅云珩,突然说:“你刚刚有句话说得对。”

    傅云珩瞥她。

    博慕迟眼睛里布满了笑,盈盈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除了傅云珩,谁也不喜欢了。

    博慕迟想,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比傅云珩更懂自己的人了。

    他的外冷内热和细心,总会让她不自觉地沦陷,然后越来越喜欢他。

    但她不知道,他的细心其实只在面对她的时候,会超常发挥。

    傅云珩抬手拍了下她脑袋,“小猫走了吗?”

    “没呢。”博慕迟示意,“刚刚那个男生过来,它就躲里面去了。”

    说话间,她再次蹲在旁边,摊开掌心用手中的猫粮吸引小猫过来。

    没一会,小猫还真蹑手蹑脚走近到了她面前。

    它警惕地低头嗅了嗅她手中的猫粮,抬头观察了她片刻,又默默低下头嗅着。

    博慕迟看着,心柔软的不像话。

    她温声和它交流,努力地让它感受到温暖,卸下防备。

    她耐着性子和它聊了许久,小猫才伸出舌尖,舔了舔她的手掌,顺势卷走了少许猫粮。

    博慕迟被它的举动逗笑。

    看它小心翼翼的模样,又觉得有点儿心酸。

    她思忖了会,扭头看向傅云珩,“云宝。”

    她还没说话,傅云珩便知道了她的想法。

    “待会去问问?”

    博慕迟猛地点头,“好,如果是流浪猫的话,我们抱回去养?”

    话落,她又有点儿头疼,“就是不知道迟女士会不会同意。”

    傅云珩兀自笑笑,安慰她,“迟姨不同意的话,我来养。”

    “啊?”博慕迟看他,“你有时间吗?”

    傅云珩沉默了会,“忙的时候交给我妈他们,应该没问题。”

    博慕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

    两人抱着愿意跟博慕迟的小猫咪问了问学校的老师,又去询问了下具体情况,确定这是一只流浪小猫,也被允许带走后,他们便带着小猫离开学校了。

    坐在副驾驶,博慕迟抱着小猫咪碎碎念,“带它回家的话,先去洗个澡,然后我们去趟宠物店?”

    傅云珩没有异议。

    等两人抱着小猫咪洗完澡,又做了个全身检查后,两人转区宠物超市。

    博慕迟和傅云珩都有养小猫咪的经验,所以抱一只小猫咪回家,不至于手忙脚乱。

    但因为小猫咪有点儿怕生,在外面也被人欺负过,所以被两人抱回家的时候,直直地躲进了傅云珩房间的床底下。

    博慕迟进屋上了个洗手间出来,它就不见了。

    “小猫咪呢?”

    傅云珩正在厨房洗要给小猫咪喝水放猫粮的碗具。

    他侧了侧头,“不在客厅?”

    博慕迟点头,“我再去找找。”

    他们刚刚进屋后就把门窗都关严实了,房间窗户的纱窗也紧闭的,不可能溜走。

    博慕迟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在床底下找到了乖巧蹲在那里的小猫咪。

    她趴在地上,哄着它出来。

    哄了小半天,小猫咪才走近到她身侧。

    小猫咪带回家了,博慕迟有了新的问题。

    “云宝。”她看着在不远喝水的小猫咪,用膝盖碰了碰他的腿,“我们给小猫取个名吧?”

    傅云珩:“想叫它什么?”

    博慕迟想了好一会,迟疑说:“云朵?”

    傅云珩微怔,“好。”

    博慕迟粲然一笑,“你真觉得好?”

    “嗯。”傅云珩看她,“对自己取名这个没信心?”

    博慕迟实话实说,“是有点。”

    但她念了好几遍云朵这个名字,发现取的真不错。光是听着,就会让人觉得很柔软很温暖。

    傅云珩笑了笑,“很好听。”

    博慕迟弯唇,看着不远处的小猫咪,“我现在也这样觉得。”

    她还有点取名天赋。

    时间不早了。

    问过博慕迟想吃什么后,傅云珩进了厨房。

    博慕迟在客厅陪云朵玩了会,探着脑袋问他要不要帮忙。

    傅云珩:“想帮什么忙?”

    博慕迟示意,“想给你洗青菜。”

    傅云珩一笑,“过来。”

    博慕迟是真的不怎么进厨房,她属于菜都认不全的生活小废物。

    不过常吃的,她还是认识。

    博慕迟很喜欢吃娃娃菜,现在洗的也是娃娃菜。

    洗着洗着,博慕迟忽然转头看向他,“云宝。”

    傅云珩应声,“你说。”

    博慕迟看着窗外暗下来的天色,心痒痒道:“我好久没去超市了。”

    傅云珩心领神会,“待会吃过饭去?”

    博慕迟毫不犹豫答应。

    小时候,她很喜欢跟迟绿他们去超市去水果店那些地方。她总觉得那些地方烟火气息很浓,生活的味道很重,会让她有种安心的感觉。

    怎么说呢。

    博慕迟就看见大家都生活的很好,就很容易有国泰民安,一切都刚刚好的那种感觉。

    她以前和谈书说这个想法的时候,谈书还取笑她说她就不该当运动员,她这么心系社会安康,就得从政为民,就得去当领导。

    博慕迟还真认真想过。

    当然最后还是没能实现谈书的戏言。重来一回,说不定她还真能考一所更厉害的大学,然后走另一条路,另一条能让少部分人生活得越来越好的路。

    -

    超市灯火通明,七八点这个时间,恰好是大家吃过晚饭的休闲时光。

    外面散步的人也比其他时间要更多一点。

    博慕迟跟在傅云珩身侧,对超市里的很多东西都好奇,跃跃欲试。

    两人走近水果区,傅云珩侧眸看她,“想吃什么?”

    博慕迟扫视一圈,指着说:“苹果、葡萄。”

    除了这两种,傅云珩还给她买了她爱吃的橘子和李子。

    从水果区离开,两人往里走。

    路过超市试吃的小摊时,博慕迟脸上写满了想吃两个字。

    傅云珩看着,有点想笑,更多的却是心疼。

    他思忖片刻,想了想,“兜兜。”

    博慕迟的视线从方便面试吃上挪开,“啊?”

    傅云珩抬了抬眼,“想不想吃山楂糖雪球?”

    这是博慕迟小时候很喜欢吃的小零食,但她不喜欢吃外面买的,就只喜欢吃杨姨做的。

    博慕迟诧然,惊喜看他,“你会做?”

    “……”傅云珩看她惊讶的小表情,抬手弹了下她额头,“不会可以学。”

    博慕迟眼睛弯了弯,兴奋道:“想吃。”

    话落,博慕迟又想起了一个重点,“现在也有山楂卖吗?”

    两人对视半晌。

    傅云珩沉吟道:“我问问看。”

    “好。”

    最后,两人没在超市买到山楂糖雪球。

    但傅云珩问到了超市附近的一条小巷子有很多水果摊,那边可能会有。

    出了超市,两人到巷子里转了一圈,买到了新鲜的山楂。

    回到家后,博慕迟把找杨姨要来的配方发给傅云珩。

    她趴在流理台看着他动作,真觉得他做什么都赏心悦目。即便是自己第一次做山楂糖雪球,他好像也透露着一种信手拈来的感觉。

    博慕迟看了会,怕自己馋,默默地往外挪,“我陪云朵玩一会。”

    傅云珩:“好。”

    博慕迟在客厅陪着云朵玩,好半晌后,傅云珩喊她,说是糖雪球好了。

    她眼睛晶亮,抱着云朵往厨房走,“我看看我看看。”

    傅云珩看她心急模样,勾了勾唇,“还有点烫,晚点吃?”

    博慕迟点头,低头嗅了嗅说:“是我熟悉的味道。”

    傅云珩想提醒她,这东西谁做味道应该都差不多,但看她此刻笑盈盈的模样,他又觉得还是不把这个事实告诉她比较好。

    他低头看她漂亮的眼睛,喉结轻滚,“要先尝一尝吗?”

    博慕迟愣了下,眼睫毛眨了眨,“可你不是说还有点烫吗?”

    “我给你吹吹。”傅云珩夹起一颗,放在嘴边给她吹了吹,不那么烫嘴的时候,他将糖雪球递到博慕迟唇边。

    博慕迟笑眼一弯,张嘴咬住。

    她没一口吞下,咬了一小半让雪球在嘴巴里融化。一入口,她便忍不住夸傅云珩,“好吃。”

    是她熟悉喜欢的味道。

    傅云珩兀自笑笑,“真的?”

    “真的。”博慕迟抬手,把另一半送到他嘴边,高兴道:“不信的话你尝尝。”

    傅云珩稍顿,垂眸看着被她送到自己嘴边的山楂糖雪球,沉吟了会才说:“我其实不喜欢吃酸的。”

    “啊?”博慕迟愕然,“你不喜欢吃酸的?”

    她忽然想起自己有回去医院给他送的晚餐,“那那回我给你送饭,你怎么不说?”

    听她这么一说,傅云珩也想起了那回的酸酸套餐。

    他“嗯”了声,抬手擦了擦她嘴角残留的糖渣,“总不能辜负我们兜兜妹妹的心意。”

    博慕迟无言,“可是你不喜欢就得说啊。”

    她有一丝丝的愧疚感,“你不说,我有时候会注意不到。”

    傅云珩莞尔:“好。”

    他答应着,“以后要有不喜欢的,一定要跟你说。”

    博慕迟点头,看了看还剩一半的山楂,默默地收回手,“那这个还是我——”

    她话还没说完,傅云珩忽地张嘴咬住。

    博慕迟瞪圆了眼看他,“你怎么吃了?”

    “想尝一尝。”他将山楂吃下,蹭着她的鼻尖说:“尝尝看你喜欢东西的味道。”

    他呼吸落在她脸颊,让她下意识屏住呼吸,有点不敢大喘气。

    博慕迟身子一僵,眼睫轻颤着,结结巴巴道:“那你……感觉怎么样?”

    傅云珩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味道,迟疑地说:“有点甜,也有点酸。”

    博慕迟扑哧一笑,“本来就是这两种味道。”她仰头看他,“我意思是,有很难接受吗?”

    “有一点。”傅云珩说,“酸占比过重。”

    博慕迟了然,“那你快喝点水。”

    “不想喝水。”傅云珩垂眸看她。

    “……”

    博慕迟微顿,对上他深邃眼睛时,嘴唇翕动。

    她脑袋瓜子转了转,小声说:“那我亲你一下会好一点吗?”

    傅云珩:“应该会。”

    话落,两人嘴唇贴合在一起。

    博慕迟尝到了他嘴唇上甜滋滋的糖,她正苦恼着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亲时,傅云珩低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张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