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四十八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拥抱在很多时候,能给人力量。

    两个人密不透风紧贴地拥抱在一起,汲取对方身上的热源,力量,和味道。

    已是深夜。

    没关紧的窗户外,小区嬉闹声喧嚣声逐渐减少减弱,似一阵清风一样被带走,给相拥的两人留下了静谧温存的空间。

    傅云珩没做什么过分举动,甚至没掀开博慕迟身上的被子。两人是隔着被子拥抱在一起的,但可能是博慕迟是个小太阳,所以让他在今夜看到世间冷情,然后冷却的心渐渐温暖起来。

    他低垂着眼看着怀里的人,想说点什么,却又觉得说话破坏氛围。

    两人不知抱了多久,闷在被子里闷在傅云珩身下的博慕迟忍不住出声,“小傅医生。”

    “嗯?”傅云珩看她。

    博慕迟眨巴着大眼睛望着他,“你能松点力道吗?”

    她有点儿小委屈,“喘不过气了。”

    “……”

    傅云珩失笑,身体往后稍稍撤了点。

    他抬手将她脸颊的头发别在耳后,看她没什么精神气的一双眼,“是不是困了?”

    “有一点。”博慕迟点头。

    傅云珩“嗯”了声,“那睡觉。”

    他起身离开她,摸了摸她脑袋,“我就在外面。”

    博慕迟微怔,讶异看他,“你是进来拿被子的?”

    傅云珩颔首,“怎么?”

    两人对视半晌,博慕迟对上他眸子,有些许紧张地抿了下唇,然后在他注视下往一侧挪了挪,将自己刚刚躺过的地方空了出来。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她抬眸看向傅云珩。

    傅云珩怔了片刻,立在床侧紧盯着她。

    如果眼神有温度,能隔空灼热人的话,博慕迟怀疑自己这会已经被烫伤了。

    她抿了下唇,稍稍有点儿害羞,“不睡?”

    傅云珩微顿,低声问:“你让我睡床?”

    “……”博慕迟一哽,含糊不清嘀咕,“不明显?”

    她做的很明显了吧。

    傅云珩的重点并不是明显不明显。

    他抬手重重地捏了捏她双颊,“就这么放心我?”

    听到这个话,博慕迟脑海里蹦出迟绿晚上跟自己说的话。

    她脑子一下没转过弯,脱口而出说:“我觉得你应该也没什么精力和体力吧。”

    傅云珩:“……”

    话落,博慕迟对上他促狭的目光。

    她神色微僵,张嘴想解释,先听到了傅云珩声音,“我在你这儿,体力这么差?”

    傅云珩眸子里浮现笑,压低音量,“我是不是应该证明一下自己。”

    “别。”博慕迟裹紧被子,心虚到无言,“我就是随口一说。”

    怕傅云珩再往下说,她急忙催促,“你到底睡不睡?我真困了。”

    她咕哝:“不想和你说了。”

    “……”

    傅云珩看她留给自己的后脑勺,忍不住笑了出声。

    刚开始,笑声比较小,博慕迟还能忽视,但他笑了一会都没停,甚至于笑声还有点大。她觉得羞辱性太强,没忍住回头瞪了他一眼,威胁他,“你再笑就去睡沙发吧。”

    傅云珩立马停住。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床和女朋友,深呼吸了一下说:“不笑了。”

    少顷,博慕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动静。

    傅云珩上了床。

    顷刻间,她感觉宽大的床变得窄小,男人滚烫的气息也越发近。

    她紧绷着身体,没敢乱动。

    傅云珩也没动。

    安静片刻。

    还是博慕迟没忍住,侧身回了头。

    一回头,她便看到了他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睛。

    博慕迟微怔,垂下眼看别处,让他把床头灯关了。

    “你怎么不说话。”

    “说什么。”傅云珩看她,“怕你紧张。”

    博慕迟“哦”了声,主动朝他靠近,闷闷道:“其实也不会很紧张。”

    傅云珩一顿,伸手将她拥入怀里。他埋头在她脖颈处,闻着她身上飘散出来的熟悉香味。

    很奇怪,明明博慕迟睡觉的时候也不喷香水,可傅云珩就是觉得她身上有淡淡的香味。

    或许,是他的基因在不知不觉中选择了她,所以总觉得只要看见她,就能闻到她身上飘散出来的熟悉味道。

    察觉到他动作,博慕迟伸手回抱着他。

    “云宝。”

    傅云珩应声:“在。”

    博慕迟一笑,仰头亲了下他的侧脸,笑眼弯弯,“晚安。”

    “……”傅云珩走了下神,拥抱她的手收紧,回应着她,“晚安。”

    这一晚,谁也没什么过分的举动。

    他们就只是很纯很纯地盖着棉被,睡了一觉。

    博慕迟原以为,身侧有人自己会睡不好,却没想,她这一觉比寻常时候睡得更沉,睡得更香。

    -

    早上六点。

    博慕迟生物钟准时让她清醒过来,她睁开眼时,傅云珩也恰好睁开了眼。

    他一睁眼,博慕迟便抬起了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你再睡会。”她语速飞快道:“我先去洗漱。”

    傅云珩哭笑不得,“要去跑步吗?”

    博慕迟:“要。”

    回答完,她又想起了一个事,“但我没有运动服在你这边。”

    傅云珩怔了下,想了想这个点也买不到新的运动服。

    他撩起眼皮看她,“出去走走?”

    博慕迟点头答应。

    六点多这会,小区还静悄悄的。

    博慕迟和傅云珩洗漱好出门,到小区里转了一圈,又转到了外面。

    早餐店这会人还蛮多,博慕迟和傅云珩找了个角落坐下,等待着热腾腾的早餐送上桌。

    走了一圈,她精神恢复了不少。

    她看向对面的人,托腮观察着,“云宝。”

    傅云珩:“要说什么?”

    “你待会就去医院了吗?”博慕迟接过他给的温水抿了两口。

    傅云珩“嗯”了声,“把你送回家再去。”

    博慕迟愣了下,连忙拒绝,“不要。”

    她瞅着傅云珩,“你是不知道早上有多堵车吗?”

    她担心他把自己送回家再去医院会迟到。

    傅云珩:“不会,九点前到就行。”

    “那也不行。”博慕迟道:“我让司机或者我妈过来接我,顺便给我把滑雪服带过来,我直接去滑雪场。”

    怕傅云珩反驳自己的决定,博慕迟当机立断,“我不久后得去参加比赛了,你总不会限制我的训练时间吧?”

    什么话都让博慕迟说了,傅云珩还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他默了默,往博慕迟嘴里塞了个素包子,“不用这么善解人意。”

    “我就要。”博慕迟咬着包子,眼睛弯成月牙形状,“不善解人意怎么当小傅医生的女朋友?”

    傅云珩一笑,“我女朋友不需要善解人意。”

    他说:“骄纵点,自私点都可以。”

    “哦。”博慕迟沉吟似的点头,“你放心,我肯定也不会经常这么善解人意的。”

    她挑衅地给了傅云珩一个眼神,“你就等着吧,到时候我过分起来,肯定让你头疼。”

    傅云珩莞尔,配合她说:“那我期待一下。”

    博慕迟“嗯嗯”两声,“好啊。”

    -

    吃过早餐,傅云珩回家换了衣服便去医院了。

    博慕迟在沙发上陪云朵玩了会,才去书房找书看,顺便等迟绿过来接她去滑雪场。

    迟绿不喜欢高峰期出门,所以她到傅云珩这边时,已经十点了。

    母女俩直奔滑雪场。

    看到迟绿,许鸣几个人都熟络地和她打招呼,他们都见过。

    “迟姨你越来越漂亮了。”

    “迟姨一直都漂亮,迟姨是越来越年轻了。”

    “……”

    博慕迟听着几位师兄吹嘘迟女士,很是无言以对。

    “师兄们。”她提醒,“该去滑雪了。”

    迟绿在旁边笑,“你们好好练习,我今天代你们教练监督你们。”

    众人齐声应着:“好。”

    迟绿也换了衣服,和他们一起到练习的滑道那边。

    她站在旁边吹着风,看着他们来来回回,锲而不舍的练习。看他们飞跃高空,看他们叱咤雪场。看着他们的进步和成长,迟绿忽然生出一种博慕迟真的长大的感觉。

    “妈。”博慕迟练了一圈回来,发现迟绿在发呆。她举起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你在发什么呆呢?”

    迟绿回神看她,“在想你真长大了。”

    博慕迟一愣,“啊?”

    她不懂迟绿这突然的情绪来源于哪,她琢磨了下,犹疑道:“我爸惹你生气了?”

    “……”

    迟绿无言,“我说认真的。”

    “哦。”博慕迟笑,蹭着她手臂说,“那当然,我还不长大那以后谁照顾你呀?”

    闻言,迟绿觑她一眼,玩笑说:“有你爸,我哪里需要你照顾?”

    博慕迟噎住,傲娇地轻哼,“行吧,你说不要我就不要我,反正我就是博家的小白菜。”

    “确实。”迟绿点头,“现在小白菜都被拱了。”

    说到这,她好奇地看向博慕迟,“今晚住哪?”

    对上迟绿试探性的目光,博慕迟坦坦荡荡说:“反正不回家住。”

    迟绿“哦”了声,本想说点什么,可想到她再不久就得回训练队待着,然后满世界去比赛后,又将到嘴边的话给收了回去。

    算了。

    作为开明的妈妈,她得给这对忙碌的小情侣多制造点机会。

    “随你。”迟绿道:“反正你在外面多注意点就行。”

    博慕迟“嗯”了声,“明天回家住。”

    迟绿弹了下她额头,抬了抬下巴示意,“继续训练吧。”

    博慕迟:“……”

    -

    之后好些天,博慕迟都和焦明诚他们在一起从早到晚在滑雪场训练。

    六月下旬,所有队员归队,开始按照教练给出的计划训练。

    博慕迟和傅云珩这对刚恋爱不久的小情侣,开始了异地恋。

    虽然,博慕迟觉得在家的时候,她和傅云珩也算异地。

    当然她这个说法,谈书是不赞同的。

    “那你要这样说的话,只要不在一家公司上班的小情侣,那不都是异地?”谈书反驳她。

    博慕迟归队后,每天晚上睡前都会跟傅云珩打个电话,但今天傅云珩在医院值班,这会也在忙,所以为了让等待显得不那么漫长,她给谈书拨了个电话。

    听到谈书这话,博慕迟沉吟一会,“那不一样。”

    谈书:“差不多。”

    博慕迟强词夺理,“反正我就觉得不一样。”

    “……”谈书噎了噎,“那你一定要这样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博慕迟:“我想表达的是,云宝和我都太忙了。”

    谈书:“这确实。”

    她非常认可,“你之后几个月还有时间回家吗?”

    博慕迟算了算,“不知道。”

    谈书扑哧一笑,突然有点儿同情傅云珩,“谁能想到傅云珩脱单了,却得过没有和单身狗没区别的日子呢。”

    博慕迟哭笑不得,“那也没有。”

    “怎么没有?”

    博慕迟有理有据反驳,“单身狗没有女朋友晚上打电话查岗。”

    谈书被她逗笑,扬了扬眉,“你还会查岗呢?”

    “会啊。”博慕迟哼哼唧唧道:“我每天都会问他在做什么。”

    “。”

    谈书不想理她,如果这种算是查岗的话,那她也想要这样的查岗。

    “你这明明就是关系他。”

    “一半一半吧。”博慕迟和她说着玩笑话。

    两人你来我往斗了会嘴,谈书叹了口气说:“什么时候去新西兰?”

    “八月初吧。”博慕迟道:“还不急。”

    谈书“嗯”了声,翻了翻自己的假期,“我估计没办法去现场给你加油了。”

    博慕迟笑,“不用,你把时间留给我参加冬奥会的时候就行。”

    谈书爽快答应,“那你放心,我年假都留在那会,就为了去现场给你加油。”

    “好。”

    聊了会,博慕迟手机里有了傅云珩信息。

    她重色轻友极其明显,“云宝给我发消息了,挂了。”

    谈书:“……”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谈书深深觉得自己就是个备胎,是个工具人。

    她戳开微信,正想给博慕迟丢几个表情包,忽而看到了高中时一玩得还不错的女同学发来的消息:「谈书,你知不知道谢回回国了呀?」

    谈书怔怔的看着这条消息,到手机再次震动时,她才回过神来。

    还是那位女同学发来的消息:「我看有同学说他们前两天见到他了,他还说以后可能会常在国内。」

    谈书盯着面前这两条消息看了许久许久,到她眼睛有些疲惫时,她才回了一句:「我刚知道。」

    回完,谈书把手机静音退出微信,钻进房间开始睡觉。

    她有个习惯,一旦遇到不开心想不明白的事,就会去睡觉。睡一觉醒来,她就能把所有都“忘记”。

    -

    与此同时,博慕迟刚给傅云珩回了消息,他电话便过来了。

    两人晚上只要没什么特别急迫的事,都会通电话。

    人看不见,但有声音存在,他们就会产生对方还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忙完了?”博慕迟嗓音软软的,“小傅医生辛苦。”

    傅云珩笑,“比不上兜兜妹妹。”

    博慕迟眉梢染上笑,喜形于色,“彼此彼此。”

    她问:“晚上值班会比白天轻松点吗?”

    傅云珩“嗯”了声,“没有突发情况的话,是相对轻松一些。”

    博慕迟了然,“但是熬夜对身体不好。”

    傅云珩哭笑不得,他们医生自然知道熬夜对身体的危害有多大。但比起病人深夜来医院找不到医生,失去希望来说,熬夜这点危害在他们这儿其实很微不足道。

    只要能及时拯救人,帮助人,其他的于他们的使命来说,都不是那么的重要。

    两人聊着,博慕迟用余光瞟到一侧的平板有微信消息进来。

    她把手机搁在旁边开了扩音,点开一看,竟然是谈书发来的消息,她问她和傅云珩的电话打完没。

    博慕迟轻眨了下眼:「你想我打完我现在就可以打完。」

    谈书:「那你打完吧。陪我打会游戏。」

    博慕迟:「行。等我两分钟。」

    回完谈书的消息,博慕迟没多犹豫地喊傅云珩,“云宝。”

    傅云珩挑眉,“嗯?”

    博慕迟挠了挠头,小声说:“谈书好像心情不太好,她找我打游戏。”

    “……”

    傅云珩了然,“要抛弃我了?”

    博慕迟被他的话哽住,心虚地为自己辩护,“什么叫抛弃。她难得心情不好,我肯定得陪她的。”

    话音落下,博慕迟后知后觉地问:“你应该不会问我,在我心里你更重要还是谈书更重要吧?”

    傅云珩:“……不会。”

    他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去吧,别打到太晚,你明天还有训练,早点休息。”

    “知道。”

    挂了电话,博慕迟喊谈书上号,和她一起飞奔海岛杀人。

    两人唯一能玩也有时间玩的游戏是和平精英。

    “怎么了?”一上游戏,博慕迟便问,“心情不好?”

    谈书:“嗯。”

    博慕迟知道她这是不想说的意思,也不再刨根究底往下问,语调轻快道:“那行,待会我们在海岛遇到敌人,就把对方当作是让你心情不好的那个人,把他们杀了祭天。”

    谈书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被她逗笑。

    “你好狂。”她说。

    博慕迟哼哼,“那必须的,有我书姐在,我能不狂吗?”

    谈书心情好转了些许,带她跳伞。

    博慕迟张望看了看,“有两队欸。”

    谈书:“拿枪干。”

    “好哦。”博慕迟应道。

    两人打了两局让她们酣畅淋漓,觉得痛快的游戏。

    博慕迟才慢悠悠地问:“心情好点了吗?”

    “嗯。”谈书顿了顿说,“谢回回国了。”

    博慕迟愣住,错愕道:“他不是在国外定居了吗?”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谈书高中喜欢的人是谢回。谢回比他们高一个年级,她们高一的时候,谢回高二。谈书在高一就喜欢他,本想等高三他毕业时跟他表白,却没想他连高考都没参加,直接出了国。

    后来她们才收到消息,说是他全家一起移民了,以后少有回国。

    谈书的暗恋,也在他出国那一天落幕。

    但博慕迟想,可能那并不是落幕。只是她将对谢回的那份喜欢藏了起来,藏在了云端。那朵藏着她暗恋的云朵,随着谢回出国的飞机航班飘到了国外,却一直未曾找到破茧的机会穿出云层。

    谈书专注捡枪,含糊地应了声:“是啊。”

    她也不知道他怎么忽然回来了。

    博慕迟抿了下唇:“同学跟你说的吗?”

    “李苑说的。”

    博慕迟想起李苑这个同学,是她们班的,但因为她回学校在学校的时间少,跟李苑并不怎么熟。不过谈书和她挺熟悉的。

    “那……”她思忖了会,小声问:“他回来是因为工作,还是别的?”

    “不知道。”

    谈书一问三不知。

    博慕迟问了两句,也不再问了。

    两人安静的打了好几局游戏,吃了几把鸡后,谈书说不来了。

    博慕迟:“就不玩了啊?”

    她还有点遗憾。

    谈书无奈提醒她,“大小姐,你看看几点了。”

    博慕迟:“十一点半。”

    “嗯,你明天六点得起来吧?”谈书无言,“不用陪我了,你去睡觉吧。”

    博慕迟扭扭捏捏哼哼唧唧的,“真不用?”

    她强撑着困意,“其实我还可以陪你半小时。”

    “不用。”谈书认真道:“我也有点累了。”

    博慕迟妥协,“行吧。”

    她想了想,叮嘱道:“我手机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啊,你要是睡不着给我发消息打电话都行,我一定第一时间接。”

    谈书失笑:“行。”

    她心情是真好了不少,“你赶紧睡去吧,不然我良心不安。”

    “好。”

    博慕迟也没再和她啰嗦,叮嘱了她两句便退出了游戏。

    洗漱完给傅云珩发了条晚安消息,博慕迟没等到他回复,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

    之后几天,博慕迟都把自己晚上的时间留给了谈书,陪她打了好几晚游戏。

    为此,傅云珩还有点吃味。

    这日,傅云珩恰好休息过来看她。

    博慕迟跟岑青筠请了个假,便出队了。

    她日常训练的时间很满,也认真。所以偶尔请次假,岑青筠很爽快地批了。

    “云宝。”

    博慕迟刚走出大门,便看到了立在车旁等自己的人。

    天气越来越热了,傅云珩穿的也越发单薄。他今天一条简单的深色牛仔裤和t恤,头发剪短了些许,看上去就是一活脱脱大学生,格外阳光。

    听到博慕迟声音时,他扭头朝她看来,任由笑意爬上脸。

    “怎么这么高兴?”他抬脚走近她。

    闻言,博慕迟歪着头朝他眨了下眼睛,“你看到我不高兴?”

    没等傅云珩回答,她佯装生气地转身,“那我回去了。”

    手被人拉住,一把拽入了温暖的怀抱。

    傅云珩垂眸看着她,捏了捏她手腕,“说什么呢。”

    博慕迟挑眉:“说我男朋友看到我不高兴。”

    傅云珩哑然,“没有不高兴。”

    “哦。”博慕迟挑刺,“可我也没感觉出你高兴。”

    听到这话,傅云珩勾了勾嘴角,弯腰贴近她耳侧,出其不意地亲了下她的耳垂,意有所指道:“你现在没感受到的话,待会上车我让你感受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