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四十九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听到傅云珩这话,博慕迟好半晌没能说出找回自己的语言功能。

    她怎么觉得,只小半个月没见,傅云珩变得有点明骚了呢。他之前明明都是暗戳戳的,表露自己的闷骚情绪的。

    还是说,谈恋爱久了,人都会改变。

    博慕迟思忖着,正想说点什么,一侧忽然传来了咳嗽声。

    她身子一僵,扭头看向咳嗽来源处。不扭头不知道,一扭头她便对上了好几张熟悉的神色各异的脸。

    博慕迟呆若木鸡半分钟,反应过来之际,才从傅云珩怀里抽身,往后退了两步。

    察觉到她动作,傅云珩抬了下眼,侧眸看她一眼,才撩起眼皮看向斜对面站着的几个人。

    谢晚秋忍着笑,低声道:“慕迟,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吗?”

    “……”

    博慕迟微窘,摸了摸鼻尖道:“师姐,你们怎么在这?”

    焦明诚第一个没忍住,扑哧笑出声,“迟妹妹。”

    他揶揄,“我们中午出来吃饭。”

    这会恰好是中午休息时间,他们偶尔不在食堂吃饭,会出来开小灶。

    博慕迟刚刚脑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没能想起这个事。

    她“哦”了声,悻悻地给几个人介绍,“傅云珩,我男朋友。”

    她转头看向旁边的人,小声说:“我师姐师兄们,晚秋师姐,许鸣你见过的,还有焦师兄他们。”

    傅云珩颔首。

    几个人简单打了声招呼,谢晚秋知道她这会在尴尬的节点,缓和着氛围道:“我们去吃饭了,你玩得开心。”

    她笑着朝两人摆摆手,像家里人一样叮嘱傅云珩,“你照顾好我们的慕迟妹妹。”

    “一定。”傅云珩答应下来。

    几个人转身离开,许鸣盯着两人看了半晌,被焦明诚给拽走了。

    人走后,博慕迟抬眸看向傅云珩,催促道:“我们快走吧。”

    傅云珩没动。

    博慕迟费解看他,“云宝?”

    “嗯。”傅云珩看她,“刚刚为什么突然松开。”

    他颇有点秋后算账的意思。

    “……”

    博慕迟眨了眨眼,“什么?”

    她没听懂。

    傅云珩抬手捏住她脸颊,“看到他们怎么那么心虚?”

    “不是心虚。”博慕迟神色讷讷,“就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真是这样?”傅云珩吃味地问。

    博慕迟瞅着他此刻的神情,忍着笑问:“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像什么?”

    “像乱吃飞醋的人。”博慕迟评价他,“我跟许鸣什么都没有,我心虚什么呀。”

    她睇了眼傅云珩,“云宝你再无理取闹,我可就生气了啊。”

    傅云珩无言,抬手扯了下她的高马尾,“这就是无理取闹?”

    他第一次听说。

    博慕迟点头,“是的。”

    她问:“你还要继续这样下去吗?”

    对上她澄澈漂亮的眼眸,傅云珩很认真地思考了半分钟:“不了。”

    “那走吧。”博慕迟指了指,“上车,我饿了。”

    傅云珩拿她没辙,低低道:“但有句话还是要说。”

    “什么?”

    傅云珩提醒她,“我们是光明正大交往的男女朋友,看到人不用躲,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们谈的又不是地下恋情,没必要看到人来了,牵住的手就得松开,抱在一起的身体就得分开。

    在傅云珩这儿,他们既然是情侣,那无论做什么亲密的举动,都是合情合理的。

    博慕迟想了想,觉得他这话说得也有点道理。

    她点点头,“下回注意。”

    傅云珩应声。

    只是他没想,博慕迟这么快就会举一反三,把他今天说的话还给他。

    -

    带博慕迟去私厨那边吃过饭,傅云珩便准备带她去附近玩一玩。

    还没从餐厅离开,他先接到了赵航电话,说是有个病人的情况想和他讨论一下,问他方不方便去一趟医院。

    傅云珩正好拒绝,博慕迟先替他答应了,“方便方便,赵医生你们吃饭没有,我可以和小傅医生一起过来。”

    听到博慕迟声音,赵航无比诧异,“慕迟妹妹,你怎么和傅云珩在一起?你们两家聚餐?”

    他还不知道傅云珩和博慕迟在谈恋爱,只以为这俩家可能是聚餐,不然怎么解释他们俩会在一起。

    当然更重要的是,赵航根本就没往两人偷偷谈恋爱的方向去细想。

    博慕迟扬眉,转头无声追问傅云珩,“他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傅云珩点了下头。

    闻言,博慕迟眼珠子转了转,笑盈盈道:“对啊,我们俩在聚餐,你没吃饭的话我们给你带点吃的过来?”

    赵航:“行啊。”

    他也没跟两人客气,“慕迟妹妹带的,味道肯定不一般。”

    “……”

    -

    周末医院人不多,但也不少。

    对住院部的医生来说,无论是工作日还是休息日,其实是没有差别的。

    博慕迟和傅云珩到的时候,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和往常无异。

    她戴着口罩跟着傅云珩出现,没见过她的人不免多看几眼,想要探究。

    对上探究人的目光,博慕迟总是回以笑弯的眼睛。

    直到她和傅云珩进了办公室,她还依稀能听到外面的护士在问她是谁。

    “慕迟妹妹。”赵航热情地和她打招呼,“一段时间没见,我怎么感觉你又漂亮了。”

    傅云珩略微嫌弃地看了眼赵航,把博慕迟让他带的午餐放在桌上,冷漠道:“午饭。”

    “……”

    博慕迟笑,“小赵医生也越来越帅了。”

    她夸道:“特别是穿上白大褂的时候,魅力无限。”

    听到偶像夸自己,赵航嘿嘿地笑了起来,“那还是比不过小傅医生的。”

    “你和他比什么呀。”博慕迟直接说,“你性格比他讨喜的。”

    赵航:“真的吗?”

    博慕迟点头,“对啊。”

    傅云珩瞥向她,眉峰往上扬了扬,没搭腔。

    博慕迟夸了赵航好一会,才低调退场,把这儿交给两人。

    边吃饭,赵航边把自己要和傅云珩讨论的病人情况给他看。傅云珩在这方面研究比他多一点,也研究的更深一些,他喜欢和傅云珩讨论。

    博慕迟在旁边安静坐着,也没出声打扰两人。

    她听着两人嘴里蹦出的词汇,全是自己听不懂的专业名词。午后的阳光格外耀眼,从外面穿过百叶窗照进办公室。

    博慕迟盯着太阳看了会,默默地再次把目光转到傅云珩身上。

    认真的男人最帅。

    看着他,她脑海里蹦出了这句话。

    他微敛着眼眸,神色专注地和赵航分析情况,态度认真负责的模样,有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魅力。有一束耀眼的光落在他细软的黑发上,形成一个细小光圈,像给他镀上一层金环,让他整个人闪闪发光。

    博慕迟天马行空的想着,傅云珩忽而抬眸看了她一眼。

    两人视线交汇不过顷刻,他兀自笑了下,收回视线。

    赵航没注意到两人这点互动,自顾自还在说自己的。只是说着说着,他忽然发觉傅云珩脸上挂了笑,情绪看上去非常不错。

    所以在说完正事,有了结论后,他下意识说了句:“你今天心情不错。”

    按道理来说,休息日被喊到医院,心情不应该如此好才对。

    傅云珩:“还行。”

    他难得应了他,“这个这样处理应该没问题。”他道,“还有别的事吗?”

    赵航摇了摇头。

    傅云珩颔首,“那我和兜兜先走了。”

    他想了想说:“你有事给我电话。”

    赵航呆呆地点了点头,正要再说点什么,傅云珩忽而放下笔朝博慕迟那边走,然后在他注视下朝博慕迟伸出了手。

    “???”

    赵航立马抬手揉了揉眼睛,唯恐自己出现了幻觉。

    揉完,这两人已经十指相扣了。

    赵航呆若木鸡,一脸错愕地望着,上下唇动了动,“你……你们……”

    他意思很明显。

    “我们什么?”傅云珩神色寡淡地看他一眼,报复似的看他一眼,把博慕迟拉到自己身侧,“忘了给你介绍她另一层身份。”

    傅云珩字正腔圆地说:“我女朋友。”

    赵航:“……”

    博慕迟在旁边忍着笑,举起另一只手在赵航跟前晃了晃,“小赵医生,我们先走了啊,下回再来看你。”

    “……”

    -

    到两人走出科室,赵航还没从这个“打击”中回过神来。

    傅云珩谈的女朋友是博慕迟?

    是他的青梅博慕迟?

    也是他的偶像博慕迟?

    刚进电梯,傅云珩的手机铃声响起。

    “应该是赵航。”他和博慕迟说。

    博慕迟压着唇角的笑,蹭着他手臂问:“你刚刚是不是故意的?”

    “是。”傅云珩坦然承认,“不想我告诉他我们现在的关系?”

    他顿了顿道:“我看你都和你师兄师姐说了,觉得自己也应该礼尚往来才对。”

    博慕迟深深怀疑他在狡辩,他明明就是暗戳戳在吃醋,然后报复赵航。

    但这种吃醋,她觉得还挺可爱的,只是有点儿心疼赵航。

    “什么礼尚往来。”博慕迟觑他一眼,揶揄道:“小傅医生,不要为你的吃醋找借口。”

    听到这话,傅云珩沉吟了会,点了点头说:“嗯。”

    “嗯什么?”博慕迟笑。

    傅云珩捏了捏她脸,“不为我的吃醋找借口。”他对上博慕迟眼睛,如实告知,“我刚刚确实在吃醋。”

    “……”

    他这么诚实,反而让博慕迟语塞,逗不下去了。

    她“哦”了声,忽地想到了点什么。

    “小傅医生。”

    傅云珩看她。

    周末缘故,他们乘坐的这台住院部电梯只有他们俩。

    博慕迟用余光瞟到要到一楼了,她想了想,看向傅云珩说:“我其实没认真参观过你们医院,带我转转?”

    傅云珩一怔,“想看看?”

    “想啊。”博慕迟说:“你待的最多的地方,我想熟悉一下这儿的花草树木。”

    甚至于是熟悉一下休息处的长廊,路灯等等。

    他偶尔会路过的,日常会待的地方,她都想看一看,熟悉熟悉。那会让她有种她也融入到了他日常生活里的感觉。

    她想看,傅云珩自然会带她看。

    傅云珩上班的医院还挺大,转一圈下来,得花费小半个钟头。

    最后要出去时,傅云珩还给她说了个地方,说是自己偶尔遇到烦心事或疑难杂症时会到那儿去。

    是天台。

    博慕迟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爬上天台,望着挂在蓝天白云下的大太阳,扭头看他,“你亲我一下。”

    “……”

    这个要求来的过分突然,傅云珩有点猝不及防,“什么?”

    他没反应过来。

    因为他这句反问,博慕迟立马揪住了他的小辫子,“你不想亲是不是?你果然是个渣男,只许官兵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没给傅云珩说话的机会,她继续逼逼:“追到我就不想珍惜了是不是,让你在医院亲我一下都不行,我这么见不得人吗?”她顿了下,把他之前给自己的话堵回去,“好歹我们也是光明正大交往的男女朋友啊,让你亲我一下你都不愿意。”

    傅云珩本想直接堵住她的嘴,但看她说得这么起劲,他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他缄默片刻,配合地问:“不亲你就是不珍惜你?”

    博慕迟眨眼,奇怪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电视剧里小说里漫画里,这种时候男主不应该都已经掐着女主角的腰肢强吻来证明自己了吗?

    莫非是因为傅云珩不是男主,她不是女主?

    纠结了会,博慕迟没能纠结出来,继续道:“对啊。”

    傅云珩看她,琢磨了下说:“那行吧。”

    他这话说的,颇有种大义凛然的感觉。

    博慕迟:“……”

    她瞅着傅云珩,戏精发作,“你这搞的好像是我强迫你一下,不亲了。”

    说话间,她转身想走。

    傅云珩一把拽住她手腕,没忍住闷声笑了出来。

    他的笑声从胸腔传出,让人听得耳热。

    博慕迟被他拽回到怀里,隔着单薄的衣物,能感受到他身体的震颤。是因为笑而引起的。

    博慕迟开始忍着没和他“同流合污”,但忍了会,实在是没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她蹭着傅云珩的怀抱,将下巴搭在他肩上,忍俊不禁,“你刚刚是真不想亲我还是没反应过来?”

    “没反应过来。”傅云珩回答。

    听到他这么实诚的回答,博慕迟的唇角往上牵了牵,“那好吧,那我就原谅你。”

    傅云珩莞尔,挑了下眉,“这么轻易原谅我?”

    “……”博慕迟微哽,往后退了一步,“那你想我怎么刁难你。”

    傅云珩想了想,低头靠近她说:“起码得罚我……”他张嘴碰了下她的唇,哑哑说:“在这儿亲你十分钟。”

    “……”

    话音一落,他堵住了博慕迟的唇。

    两人双唇相贴,傅云珩含着她的下唇重重吮了下,顶开她的贝齿,舌尖扫过她的口腔,和她缠绵亲吻。

    阳光落在两人身上,地上两人的倒影紧密地叠在一起,任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

    假期时间总过得很快。

    博慕迟感觉自己都没和傅云珩待几个小时,她就得回训练队了。

    到训练基地门口,她跟傅云珩腻歪了会,才依依不舍地进去。

    看她进去许久,傅云珩在门口吹了会风,收到她发来的回到宿舍的消息后,才驱车离开。

    眨眼功夫,就到了七月底。

    国内天气越来越热,但新西兰不同,新西兰正好是最适合滑雪的季节。

    为了多方考虑,博慕迟一行人得启程去新西兰,参加国际雪联的单板滑雪世界杯比赛了。

    出发前一晚,傅云珩照常给她打电话。

    “云宝。”博慕迟和他分别的情绪相对来说好一点,没有想象中那么浓。她在外面跑惯了,即便是多有不舍,也不太习惯表露出来。

    傅云珩应声,“东西都收拾好了?”

    “嗯。”博慕迟躺在沙发上看着不远的行李箱,“都收拾好了。”

    傅云珩:“带羽绒服了吗?”

    “带啦。”博慕迟笑,“放心吧,我知道那边天气的。”

    傅云珩也想放心,但就是放心不下来。

    除了羽绒服,他又问了别的日常用品等,知道博慕迟都收拾准备了后,稍微地松了口气。

    两人安静地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好一会,博慕迟才说:“你要记得看我比赛呀,等我拿冠军回来。”

    傅云珩哑然,“好。”

    他说:“抱歉,我没办法飞过去。”

    博慕迟失笑,“这有什么好抱歉的。”

    她笑着说:“就是一个小小的比赛,不用太放在心上。”

    她都习惯了。

    其实她去很多地方比赛,迟绿和博延也不一定能到现场观看。

    傅云珩喉结微滚,想说这不是小比赛,但话到了嘴边,终归还是没说出口。

    两人聊了会天,傅云珩知道她容易水土不服的体质,特意叮嘱了她不少注意事项。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两人才依依不舍挂了电话。

    抵达新西兰后,博慕迟和傅云珩联系的时间就少了。

    两人有了时间差,晚上照常的电话没办法打。通常是傅云珩给她留消息,她隔几个小时后看到了回。

    毫不意外,博慕迟抵达新西兰的次日,便又有了小感冒。

    好在她都习惯,也有心理准备了,老老实实喝了三天热水,睡觉时闷着自己出了汗后,渐渐地有所好转。

    “身体好点了吗?”许鸣在训练场碰到博慕迟,特意问了声。

    博慕迟点头,“好些了。”

    许鸣点了点头,顿了顿道:“过几天就正式比赛了,你男朋友会过来吗?”

    “……”

    博慕迟一愣,看向他说:“你忘了?”

    许鸣微怔,“什么?”

    “我男朋友是医生。”博慕迟边调整自己的雪板边说,“他没那么多假期的,再说了就算是有假期,我也不忍心让他千里迢迢飞过来看自己比个赛,然后又飞回去,我会心疼的。”

    听到她这话,许鸣噎了噎。

    他无言半晌,嘀咕道:“你也不用那么理解他吧?”

    “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善解人意的女朋友?”博慕迟反问。

    许鸣:“……”

    他缄默片刻,“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上来。”

    博慕迟挑眉。

    许鸣看着她说,“我还没有女朋友。”

    “哦。”博慕迟没怎么放在心上,摆摆手说:“那你快去找一个。”

    许鸣觉得好笑,无奈看着她,“你还真是……”

    “真是什么?”博慕迟睇他一眼,“许师兄我有说错话吗?”

    “没有。”许鸣回答,“训练吧,这回有信心吗?”

    听到这话,博慕迟自信地扬了扬眉,看向不远的跳台说:“多得是。”

    她这个人别的没有,自信却还蛮多。

    许鸣一笑,“加油。”

    “加油。”博慕迟认真地说。

    -

    八月下旬,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世界杯新西兰站正式拉开帷幕。

    中国队派出十名参赛选手,五男五女。

    预赛这日,备受期待的中国队选手不负众望,分别拿到第一名第二名第五名第六名进入决赛。博慕迟和许鸣,是男女队的第一名。

    决赛这日,比赛的氛围很浓。

    国内国外都有不少人关注这场比赛,博慕迟的比赛在上午,她到休息室时,时间还早。

    谢晚秋是以第二名进入的决赛,两人这会正窝在一起听歌。

    “我有点儿紧张。”谢晚秋说。

    她比博慕迟年龄要大好几岁,所以会比她更为焦虑一些。毕竟运动员其实算得上是一个吃年轻饭的职业,年龄大了,想拿奖会越来越难。

    博慕迟知道她的紧张来源于哪,她没说什么,笑着和她分享有趣的东西,转移她紧张的情绪。

    两人正说着,博慕迟忽然听到了教练的声音。

    “慕迟。”

    博慕迟扭头,“怎么了?”

    岑青筠朝她招了招手,“过来一下。”

    博慕迟起身,跟着岑青筠往外走。

    “青姐。”她诧异,“你有事跟我说?”

    岑青筠“嗯”了声,卖着关子说:“带你见个人。”

    博慕迟:“啊?”

    她惊讶,犹疑道:“不能比完赛再见吗?”她还想酝酿一下比赛的情绪呢。

    岑青筠微哽,有点被她问到。

    她摸了摸鼻尖,想了想说:“我觉得见完这个人,你比赛会更有力量一点。”

    “啊?”

    话音刚落,博慕迟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人。

    那是应该在国内,透过电视看自己比赛的人。此刻,他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正对着自己笑。

    博慕迟脚步一滞,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岑青筠咳了声,“人带来了,待会就要比赛了,别聊太久。”

    傅云珩颔首,“谢谢青姐。”

    岑青筠:“应该的。”

    她把这片小天地留给有段时间没见面的小情侣。

    两人隔着三两步距离,无声对望着。

    在博慕迟注视下,傅云珩朝她张开手,目光柔和说:“不想抱一抱?”

    “想。”

    博慕迟正要往前走,傅云珩已经两步并作一步,跨到她跟前,将她拥入怀里。

    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清冽疏离味道,博慕迟埋头在他肩膀处蹭了蹭,“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没假期吗?”

    “是没有。”傅云珩低低说,“但女朋友的比赛,总要来看一看的。”

    博慕迟“哦”了声,忽然涌现出了委屈的小情绪。

    “我还以为,大家都不来这边看我比赛。”前两天迟绿才给她打了电话,原本他们是要来现场的,但她爸公司临时有点事,两人没办法过来了。

    博慕迟其实也没太在意,毕竟这种事常有发生。

    可这会看到傅云珩出现,却还是控制不住地觉得委屈,想说出来。

    傅云珩明白她的心理,轻拍着她的后背说:“迟姨没来,我妈来了。”

    博慕迟一愣,猛地抬头看他,“真的?”

    “嗯。”傅云珩点头,“她说怕影响你比赛,去观众席那边了。”

    博慕迟没忍住,笑了起来,“还是干妈对我好。”

    傅云珩抬眼,“我对你不好?”

    “也好。”博慕迟看着他,忽然说:“云宝,我怎么感觉你瘦了点。”

    “没瘦。”傅云珩没在比赛对她做什么过分举动,他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比赛,他和博慕迟一样,对这个比赛有尊重之情,敬畏之心。

    他捏了捏她的脸,温声说:“别的晚点告诉你,我过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安心比赛。我和你干妈都在陪着你。”

    他之所以赶过来,就是不想让博慕迟觉得孤单。

    虽说不来也可以,但傅云珩还是来了。即便,他只有两天的假期。

    博慕迟大概能猜到他来的原因,甚至于提前来见自己,告诉自己在的原因。

    她重重点头,“我知道。”

    博慕迟眼眶莫名热了起来,嗓子有点儿哑,笑望着他说:“你等我拿冠军就来找你。”

    傅云珩:“好。”

    他拍了拍她脑袋,眉梢染上笑,轻声说:“我在原地等兜兜妹妹。”

    无论她拿不拿冠军,他都会在原地等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