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五十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回去时,岑青筠就在不远处等她。

    看到她从拐角处走出,她笑着说:“情绪整理好了吗?”

    博慕迟一笑,“整理好了。”

    岑青筠“嗯”了声,看着她说:“加油,青姐等你拿奖。”

    博慕迟:“谢谢青姐。”

    “谢什么?”岑青筠看她,玩笑说:“等你拿奖了,青姐谢谢你。”

    博慕迟忍俊不禁,“为了青姐这一声谢,我也一定拿奖。”

    “……”

    回到休息室,博慕迟拿出手机看才发现,迟绿给她发了消息,说季清影过来看她比赛的事。

    她怕自己比赛受到外界影响,所以在比赛前,比较少看手机。

    给迟绿还有谈书几个人回了消息,博慕迟正要退出微信,又收到了傅云珩发来的消息,是一张照片。

    他告诉她,他和季清影所在的位置,免得她待会还要花时间找他们。

    他太了解博慕迟了,知道她露脸后会寻找他们。

    博慕迟:「收到。」

    傅云珩:「专心比赛。」

    博慕迟:「嗯。」

    新西兰这一场比赛,被大家誉为滑雪天才的博慕迟依旧不负众望,滑出了非常漂亮的分数。

    她凭借两个1080°倒滑转体的高难度动作拿到了92.6的高分,获得冠军。

    在u型赛场上的她,只要站在了速滑区,她就有种将所有一切都全部把握到自己手中的自信。

    这是讲解员和其他国家选手对她给予的高度评价。

    雪场上的博慕迟,好似和她的雪板融为了一体,这个滑雪场的一切,都变成了她的私有物品。她想怎么玩,她就能玩出什么花样。

    更可怕的是,她从不会露怯。

    无论是在还没拿奖还不知道成绩的比赛前,还是一切尘埃落定的比赛后,她在面对镜头,面对对手和一切的时候,都是淡定从容的。她永远都是云淡风轻,胜券在握的样子。

    她的心理素质就注定了她能赢过一部分人。

    傅云珩和季清影在观众席观望着,他们原本也不懂滑雪规则,更不懂怎么样的技巧,什么样的姿势是高难度能拿分的。

    但因为有博慕迟,他们基本都懂。

    季清影不是第一回来现场看博慕迟比赛,但每回来看,都不可避免的会紧张。

    看着博慕迟走上高台,她深呼吸了一下,“我有点紧张。”

    傅云珩笑着说:“妈,你要相信兜兜。”

    季清影觑他一眼,“你不紧张?”

    “……紧张。”傅云珩实话实说,“但我怕她紧张。”

    所以即便是在观众席,在博慕迟看不见的地方,他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紧张,他怕她会知道,怕影响她。

    听到这话,季清影倏地一笑,“也是。”

    她镇定道:“那我也不能紧张。”

    傅云珩弯了下唇。

    母子俩安静的等待着博慕迟出现,期待她带给大家的精彩表演。

    在博慕迟跳跃到高空旋转的时候,傅云珩一直搭在膝盖上的手,渐渐地收紧了。他手背青筋凸起,有那么半分钟,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空中的那抹穿着红白相间,右侧肩上还印着五星红旗标志的人吸引。

    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他。让他在那一刹那,忘却了所有,甚至忘记了呼吸。

    看到博慕迟稳稳落地,现场响起热烈掌声时,傅云珩才后知后觉找回了自己的呼吸。

    如果问他此刻有什么心愿,那他想,他未来很多年的心愿,大抵都是一样的。

    他愿她——雪场叱咤,平安落地。

    -

    “恭喜中国队选手博慕迟以92.6的高分获得冠军。”

    当这个声音出来时,博慕迟不意外地笑了起来。她大大方方对着镜头,笑弯了眼睛。

    站上领奖台的时候,她一直在张望着,她在有目的的张望。

    傅云珩和她间隔的距离太远,可冥冥中,两人的视线却在空中有了交汇。

    博慕迟朝他露出了一个笑,是他熟悉的。因为她知道他一定在看自己,且一定能看到自己。

    镜头记录着她的转身,记录着她的一切,同样的也记录到了她在面对某个方向露出的笑,是大家都少见的。有点像是拿了冠军的喜悦,又像是别的。

    总而言之,她就是笑的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她,都舍不得将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比赛结束,博慕迟跟岑青筠说了声,便戴着奖牌去找傅云珩。

    傅云珩早早地便到了入口等她。

    一看到她,他先张开了双手。

    博慕迟也没扭捏,直接撞进了他怀里。

    “云宝,我拿冠军了。”她高兴地和他分享这个好消息。

    傅云珩勾了下唇,闻着她身上裹杂的皑皑白雪的清冷味道,“我知道。”

    他紧紧地拥抱着她,重复地说了一遍,“我知道。”

    博慕迟从他怀里抽身,仰头望着他说:“你去年生日的时候,我是不是忘了送你生日礼物?”

    当时她在国外训练,没回国过生日。

    他们俩的生日特别近,一个六号一个七号。小的时候,两人的生日都是一起过。长大后,两人也不热衷于生日了。

    傅云珩一顿,垂眸看她,笑而不语。

    博慕迟直接将脖子上挂着的金牌取下,双手递给他,“这个作为弥补怎么样?”

    她眉眼弯弯的,“你要吗?”

    傅云珩怎么敢要。

    这是她拼尽全力赢回来的。是她全力以赴,把身家性命都赌上了,拿回来的金牌。

    他没伸手。

    博慕迟扬眉看他,大概明白了他意思。

    “你不要?”

    傅云珩:“真舍得给我?”

    博慕迟眨眼,俏皮地说:“怎么不舍得,我又不是只有这一块金牌。”

    “……”

    傅云珩微顿,没搭腔。

    博慕迟笑,扯着傅云珩的衣服让他配合弯下腰,将金牌挂在他脖子上,红着脸和他说着悄悄话。

    “但你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让我主动送金牌的人。”她愿意将她的所有,都和他分享。

    傅云珩握着她曾戴过的金牌,看着她的眼睛,心念微动。

    他想做点什么,却又怕对她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嗓音有些低,也有些沉,“我也是头一回收到金牌这样的礼物。”

    博慕迟笑:“那你喜欢吗?”

    “喜欢。”傅云珩回答。

    她将自己的成就,将今天这场比赛付出的所有努力,都送给了他。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就是太喜欢,以至于一时忘了要说什么。

    博慕迟看他此刻的模样,忍俊不禁,“云宝。”

    傅云珩敛睫。

    “你现在有点儿傻。”博慕迟没忍住,学他捏了捏他的脸,小声说:“你等我冬奥会再拿金牌送给你。”

    傅云珩一怔,“好。”

    他说:“我等你。”

    两人说了会悄悄话,博慕迟忽然问:“干妈呢?”

    “她在另一边等我。”傅云珩告诉她。

    季清影的原话是,她不想当自己儿子的电灯泡,在外面等两人说完话再过去,这样谁都不会尴尬。

    博慕迟“哦”了声,后知后觉有点儿不好意思,“那我先去跟教练他们说一声,晚点再过来找你们?”

    她问:“你们住哪?”

    傅云珩他们住的酒店,就在博慕迟他们住的不远处,走路不超过五分钟。

    -

    和教练大部队汇合后,博慕迟跟谢晚秋在角落里说小声交流。

    “找男朋友去了?”

    博慕迟点头。

    谢晚秋正要再说点什么,忽然注意到她金牌不见了。

    “你金牌收起来了?”

    “没。”博慕迟倒也没瞒着她,直接道:“送我男朋友了。”

    谢晚秋:“……”

    她怔楞须臾,一时不知该说她心大还是什么。

    “你怎么把金牌送给他了?”

    博慕迟想了想,“想送,所以就送了。”

    “因为感动?”她知道傅云珩过来看她了。

    “不是。”博慕迟实话实说,“是因为喜欢。”

    喜欢一个人,你就会想和他分享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博慕迟的生活其实算得上是无趣的,每天周而复始的训练,然后参加各种比赛。

    她在别的方面虽然也算得上是小有成就,但比较起来,博慕迟这个名字的成就,全来源于滑雪。

    所以在拿奖后,她想和傅云珩分享自己的快乐。而金牌,就是她今天想和傅云珩分享的快乐存在。

    听到她解释,谢晚秋无言半晌,“你应该是头一人。”

    博慕迟笑,“那应该也不至于。”

    她小声:“我之前看哪位师兄,还用金牌跟他女朋友求婚的呢。”

    谢晚秋警觉看她,“你不会也有这个想法吧?”

    “……那没有。”博慕迟迟疑了两秒,“云宝应该会主动跟我求婚吧。”

    谢晚秋:“……”

    新西兰站比赛结束,落下帷幕后,博慕迟一行人暂时还不能回国。

    现在这边正好是适合训练的好季节,他们得在这边训练一个多月的时间,再回国。

    离开赛场回到住所后,博慕迟跟岑青筠请了几个小时的假。

    傅云珩和季清影都来了,她怎么也要花几个小时陪他们的。

    从大门出来,博慕迟一抬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两人。

    她朝两人飞奔过去,先钻进了季清影怀抱。

    “干妈。”她激动不已,“想我了吗?”

    季清影扑哧一笑,摸了摸她脑袋说:“想,非常想。”

    博慕迟笑,“真的呀?”

    “真的。”季清影垂眸看她,“怎么感觉你又瘦了?”

    博慕迟眨眼,总觉得这话很耳熟,自己什么时候听到过。

    她看向一侧的傅云珩,忽然想起这话是自己说过的。

    她摇头,“其实没瘦多少。”

    她就是训练加重了,会不受控制瘦个两三斤。但她体型和体重控制的都非常不错,胖不会允许超过日常体重的五斤,瘦也一样。

    季清影摸了摸她脑袋,“今天表现非常棒。”

    她夸她,“干妈看得紧张死了。”

    这是真话。

    看博慕迟他们飞至高空,在高空中做那些高难度的动作,季清影特别特别担心她会摔下去,特别害怕。她整颗心都被她的动作拉扯着,七上八下。

    直到她稳稳落地,她那颗悬在高空的心,才跟着落了地。

    博慕迟了解,她抱着季清影安慰:“现在没事啦,你看我不仅完成了高难度动作,还拿奖了。”

    季清影:“是,我们兜兜真厉害。”

    她摸着她脑袋,“等你回家了,干妈给你做一桌子好吃的。”

    博慕迟:“好呀。”

    她撒娇,“我还想干妈给我做旗袍呢。”

    “这是一定。”季清影含笑答应,“做多少件都行。”

    博慕迟:“好。”

    两人腻腻歪歪说了会话,傅云珩插不上一句嘴。

    好在,他已经习惯了。

    三人聊了两句,博慕迟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

    季清影一愣,看向傅云珩:“让云宝跟你说。”

    博慕迟“啊”了声,看向傅云珩。

    傅云珩掩唇咳了声,低低道:“一个小时后我们去机场。”

    从北城过来,因为时间问题,他们没能买到直飞的航班,傅云珩和季清影是到另一个地方转机来的,来的时候花了十几个小时。

    回去照旧。

    傅云珩只有四十八小时的休息时间。所以待会,他就不得不再次去机场,飞回国。

    博慕迟愣住,有些意外,却又不是那么惊讶。

    她抿了下唇,看他略显疲惫的神色,小声问:“饿吗?”

    傅云珩:“想吃什么?”

    博慕迟张望看了看,指着一家店说:“干妈,那家店的东西还可以,要不要买点吃?”

    季清影:“好啊。”

    三人进店,找了个角落边的位置坐下。

    季清影让两人去排队买,自己没起身当电灯泡。

    店里这会人流量不少,博慕迟和傅云珩并肩地排着队。

    安静了会,她侧眸看向旁边的人,“累吗?”

    “不累。”傅云珩听懂她话里意思,温声道:“来看你比赛怎么会累。”

    博慕迟瘪着嘴,“你不累,我替你累。”

    她这会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环着他的腰肢,埋头在他怀里蹭着,“是不是落地后就得回医院上班?”

    傅云珩算了算,“不延误的话,应该还能回家洗个澡。”

    “……”

    博慕迟微哽,拍了下他的手,“你故意的嘛?”

    “嗯?”傅云珩不懂她这话什么意思。

    博慕迟觑他,一字一句强调,“故意让我心疼。”

    傅云珩失笑,玩笑地说:“是。”

    他低头亲了下她额头。

    博慕迟感受额间传来的热源,情绪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不想我回去?”他故意逗她。

    博慕迟:“不想。”

    说话间,她抱着他的手收紧,颇有种不让傅云珩正常呼吸的感觉。

    傅云珩哑然,“那我辞职吧。”

    “什么?”博慕迟呆住。

    傅云珩:“既然女朋友这么舍不得我,那我就不上班了,以后每天跟在女朋友身边怎么样?”

    “……”

    博慕迟无言半晌,瞅着他问:“你要当小白脸吗?”

    “……你的小白脸吗?”傅云珩说。

    博慕迟点头。

    “可以的。”傅云珩道。

    是博慕迟的小白脸的话,那傅云珩一点都不抗拒。

    博慕迟噎了片刻,“那你是想吃软饭?”

    “我确实不喜欢吃硬饭。”傅云珩如是说。

    闻言,博慕迟扑哧一笑,拍着他的手打了下,“认真的。”

    傅云珩跟着笑了起来,深呼吸道:“我也是认真的。”

    说到这,博慕迟忽然想起他小时候为了哄自己开心,说要入赘到他们家。

    “你还记不记得有回我们俩吵架……”她看着傅云珩,“就上回迟应说的那个。”

    傅云珩第一时间想了起来,滚烫的气息吐露在她脸颊,声音非常低,“记得。”

    他捏了捏她手,“你当时让我进你家门了吗?”

    博慕迟歪着头想了想,“没有?”

    当时傅云珩说他来入赘的时候,博慕迟其实有被他恼到红脸。不是恼怒的恼,是恼羞的恼。

    傅云珩:“嗯。”

    他说:“下回记得让我进。”

    “……”

    博慕迟愣了下,脑瓜子转的格外快,想也没想问:“你这意思是,你还要惹我生气?”

    傅云珩哽住。

    他女朋友的思维逻辑,为什么会如此让人招架不住。

    两人说了会话,总算排到了他们。

    博慕迟在这个关键时候不吃外面的所有东西,所以只给季清影和傅云珩买了。她没和傅云珩抢着买单,也没那个必要。

    三人坐在一起,她闻着他们面前食物散发出来的香味,默默地喝热水。

    吃过东西,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博慕迟本想说她送他们去机场,但这话还没提出来,就被傅云珩给噎了回去。

    他先将她送回了住的地方,叮嘱她,“一个人别往外面乱跑,这边温度低,出门要多穿点。”

    博慕迟:“我还不想回去。”

    她仰头看着傅云珩这张熟悉的英隽脸庞,神色讷讷:“我跟青姐请了有三个小时的假。”

    傅云珩知道她想说什么,他伸手弹了下她额头,“听话。”

    博慕迟悻悻地“哦”了声:“那我就回去了?”

    “嗯。”傅云珩顿了顿,趁着季清影没注意,弯腰在她耳边说:“等你回来,我去机场接你。”

    博慕迟眼睛一亮,想到回国时间时,眼睛里的光又忽然暗了下来。

    她嘟囔:“还有一个多月。”

    他们估计要九月底才回去。

    傅云珩:“很快。”

    他说:“我给你倒数。”

    博慕迟一怔,“每天给我倒数吗?”

    傅云珩点头,承诺说:“每天。”

    时间来不及了,两人没再多拖延。

    看着博慕迟进去后,傅云珩和季清影才回到酒店前台拿上东西,然后离开去机场。

    -

    上车后,傅云珩收到博慕迟发来的消息。

    博慕迟:「你们早上几点到的?」

    她刚想起来,自己忘了问这个。

    傅云珩:「六点多。」

    博慕迟:「你们有在酒店睡一会吗?」

    傅云珩:「有,放心吧。」

    其实他之所以订酒店,就是为了能让季清影小憩一会。

    博慕迟:「你也有睡吗?」

    傅云珩:「睡了,放心吧。」

    博慕迟其实并不怎么放心,她要是放心她就不会问这个话。

    她估摸着傅云珩根本没睡。

    盯着手机发了会呆,博慕迟垂下眼继续和他聊天:「我们聊到机场吧,还是你现在要睡一会?」

    傅云珩:「不睡,陪你聊天。」

    博慕迟:「好。」

    博慕迟:「我想回家了,想吃你做的山楂糖雪球,还想吃杨姨给我炖的鸡汤了。」

    傅云珩:「等你回来给你做。」

    博慕迟:「你这样说,我更想回去了。」

    傅云珩眉梢一抬,压着唇角的笑:「没看出来?」

    博慕迟:「嗯?」

    傅云珩:「我也想你早点回来。」

    -

    两人聊了许久,到傅云珩抵达机场,博慕迟才依依不舍放下手机。

    吃过晚饭,岑青筠找她去开会,商量接下来的训练计划。

    后面的一个多月,博慕迟比之前训练的更狠,收了心每天待在训练场。

    但新西兰这边的天气状况,其实不如预想中好。有时候风雪太大,他们也没办法照常训练。每当这个时候,博慕迟就只能找谈书侃大山。

    为什么不找傅云珩。

    那当然是因为傅云珩太忙。

    每每这个时候,谈书就有种自己是个备胎的感觉。

    听她这么抗议,博慕迟觑着她,理直气壮地反问:“当我的备胎不好吗?不值得高兴吗?”

    “……”

    谈书噎了噎,“你这就是渣女发言。”

    博慕迟嘻嘻笑,“那我这个渣女只对你有这样的发言。”

    谈书大多数时候都懒得和她计较。

    因为她觉得博慕迟有的话说的还挺对的,她确确实实……觉得当她备胎也蛮好的。博慕迟不在国内,她都要无聊死了。

    闻言,博慕迟剜她一眼,“你哪里无聊了?”

    谈书:“哪里都无聊。”

    “哦。”博慕迟安静两秒,点点头说:“谢回不在国内?”

    谈书噎住,没好气瞪她,“说什么呢。”

    “说实话。”博慕迟托腮望着她,“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谢回已经暗度陈仓了吧?”

    谈书:“……没有。”

    博慕迟还想逼问,手机里有了傅云珩发来的消息,她想也不想,立马抛弃谈书:“云宝找我了,你去找谢回吧,拜拜。”

    谈书:“……”

    挂了视频电话,博慕迟立马给傅云珩回了个表情包。

    博慕迟:「小傅医生忙完了?有空宠幸女朋友了?」

    傅云珩:「宠幸?」

    兜兜撤回一条消息。

    博慕迟:「我意思是,你终于想起你女朋友了。」

    傅云珩还在医院,他忍着笑回复她:「一直都在想。」

    博慕迟:「那我怎么不知道。」

    傅云珩:「你回来,我让你知道。」

    博慕迟:「还要训练。」

    傅云珩:「嗯,还有十二天。」

    还有十二天,博慕迟就要回国了。

    博慕迟惊讶,笑着给他发语音:“云宝,你记得也太清楚了吧。”

    傅云珩听着她雀跃的语调,笑着回:「嗯。」

    因为他,真的想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