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五十一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两人照常聊天,听着对方的声音,他们总有种对方就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偶尔,博慕迟回产生一种他们一直没有异地的感觉。因为她无论有什么事,傅云珩都会替她解决。即便,他们分隔两地。

    她的信息发给他,电话打给他,就算是半夜三更,傅云珩也总会第一时间回复,第一时间接通。

    睡不着的时候,傅云珩除非在手术室或给病人看病,其他的时间里,博慕迟的需求永远占据在首位。他是真的把她和她的所有事,都放在了首位。

    十二天过得说快不快,说慢也算不上慢。

    博慕迟的生活好似和往常没有太大区别,但身边的人却能感觉到她由内而外的改变。

    回国倒数第三天,博慕迟和谢晚秋训练结束后,窝在房间里喝热水,眺望着窗外的街景,眺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

    又下雪了。

    雪花飘落,细细碎碎的堆在外面茂盛的枝叶上,给它们鲜活的色彩里添加点缀。

    博慕迟盯着看了会,忽然想到了个重要问题。

    “我们过几天回国,应该不会下大雪吧?”

    下雪的话,航班很有可能延误。

    谢晚秋抿了口热水,掏出手机点开,“我看看天气预报。”

    “……”

    博慕迟:“天气预报都不太准。”

    话虽如此,她还是凑在谢晚秋旁边,盯住了她的手机。

    她扫了一圈下来,费解地问:“明天不下雪,后天不下雪,为什么大后天又开始下雪了。”

    这不是存心不让她准时坐上飞机回国吗?

    谢晚秋失笑,把她刚刚说过的话用来安慰她,“你都说天气预报不太准,那大后天也不一定会下雪的。”

    闻言,博慕迟略显失望地瘪了瘪嘴。

    谢晚秋看她此刻模样,忍俊不禁,“这么着急回国?”

    “……嗯。”虽然有点不好意思承认,但博慕迟还是坦然告知,“想早点回家。”

    谢晚秋笑,“早点回家干嘛?是跟爸妈团聚呢,还是跟男朋友见面?”

    “那当然是都想。”博慕迟诚恳地说。

    谢晚秋觑她一眼,“选一个。”

    博慕迟没有半点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谢晚秋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她笑了笑说:“我发现你谈恋爱之后,整个人有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开心。”

    “有吗?”博慕迟有些惊讶,她自己倒没这个感觉。

    “有。”谢晚秋靠在她肩膀上,温声道:“我之前还觉得你有点儿孤单,但现在完全没有那种感觉了。”

    博慕迟微怔,低低一笑说:“可能是我觉得孤单的时间,都被男朋友这个人填满了?”

    “……”

    谢晚秋被迫吃了一嘴的狗粮,却还是和她认真地讨论了起来。

    “可能是?”她其实也有这样的感觉。

    博慕迟看上去是开朗,还是个小话痨,对谁都笑盈盈的,阳光又明媚。但早早离家进训练队的人,大多数人内心深处都会有一片孤独的空地。

    那片空地,是从小离家留下来的。他们留给了他们熟悉的家人和朋友,只有见到他们,空地才会开满鲜花。

    博慕迟一笑,“我也不知道。”

    谢晚秋了然,笑了笑说:“现在这样就很好。”

    人们常说,天才的路是孤独的。

    博慕迟刚到训练队的时候,其实也是。所以谢晚秋想,她孤独的这条路有人能陪她一直走,真的挺好的。

    至少她对她,是给予无限祝福的。

    博慕迟点头,将想要上翘的唇角压成直线,不让自己过分开心,“师姐肯定也会遇到让你不再孤单的人的。”

    谢晚秋扬了扬眉,自信道:“我也觉得会的。”

    她在等待,也在期待。

    两人说了会话,又开始蹲在茶几旁研究之后一段时间比赛可能会参赛的选手资料了。

    有部分博慕迟是熟悉的,但也有部分新面孔。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句话在任何时候都适用。

    -

    两人观看对手滑雪视频,研究小半天,到困了才回床上睡觉。

    睡觉时,博慕迟脑海里全是那些滑雪视频。

    她翻来覆去的,还有点睡不着。

    思忖半晌,她被迫拿起手机给谈书和傅云珩各发了一条消息。

    刚发出不过三分钟,傅云珩就给她回了消息。

    傅云珩:「睡不着?」

    博慕迟:「睡前跟师姐看了对手滑雪的视频,大脑有些亢奋。」

    傅云珩了然一笑,垂眸给她发消息:「方便接电话吗?」

    博慕迟:「方便。」

    消息刚回过去,她微信有了视频电话。

    博慕迟顺手将床头柜的小灯打开,接通视频。

    “云宝。”她看向镜头里那张清晰的脸庞,眼睛弯成月牙,“你怎么也还没睡觉。”

    晚上傅云珩给她打电话时,博慕迟说在跟师姐看视频,他就没吵她。

    傅云珩看着她这边模糊的镜头,笑了笑,“在看书。”

    博慕迟挑眉,“你这么努力,让我很容易自卑的。”

    “自卑什么?”傅云珩逗她,“自卑的应该是我。”

    博慕迟:“怎么说。”

    傅云珩看着她,幽幽叹了口气说:“女朋友是世界冠军。”

    博慕迟笑,“那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夸他,“我男朋友还是最帅医生呢。”

    傅云珩眸子里压着笑,有些贪恋地望着她眉眼,忽而说:“还有三天。”

    “……”博慕迟立马反应过来,歪着头看他,“还有三天就可以看到你的世界冠军女朋友,高兴吗?”

    傅云珩:“高兴。”

    听着他这情绪表露不明显的两个字,博慕迟眉梢稍扬,“你这话说得情感不充足。”

    傅云珩瞥她,“那等你回来。”

    “……”

    两人谈恋爱这么久,博慕迟已经能听懂傅云珩说得一些话外之音了。

    她摸了摸耳朵,舔了下唇回:“好啊。”

    两人聊了会,傅云珩怕博慕迟第二天训练会没精神,没敢和她多说。

    他嗓音温柔,轻声哄着她,“我哄你睡觉?”

    博慕迟眼皮有点重,但大脑过于亢奋。

    她乖乖点头,“好啊。”

    “把手机放在耳朵边。”傅云珩循循善诱道:“闭上眼睛。”

    博慕迟照做。

    和小时候一样,傅云珩给她念故事书。

    博慕迟有段时间没来傅云珩这边,并不知道他的书房,除了有前段时间她发现的他新添置的骨科方面的专业书籍外,还多了一整套童话故事书。

    《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等,全是她小时候爱看,且喜欢的。

    傅云珩的声音,透着电流的声音传到耳畔,会有种低音调的性感,沙沙哑哑的,格外撩人。

    博慕迟每次听他有感情的给自己念童话故事时,总会不自觉地沉浸进去,然后睡着。

    有傅云珩的声音作伴,她的情绪和活跃的大脑,总能慢慢平静下来。

    她说不上这是个什么原因,但傅云珩之余她,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

    对面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傅云珩侧耳倾听了须臾,这才将手机搁在书桌上。

    他没把电话挂断,他怕她还没睡沉,会忽然惊醒。惊醒的话,他能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安抚她的情绪。

    夜色越发浓郁。

    书房亮起的灯持续了许久,视频通话也持续了好几个小时。

    到书房灯光熄灭,手机电量耗尽,月光也隐于黑夜中,他们的这通电话才结束。

    -

    翌日醒来时,博慕迟的手机已经没电到自动关机了。

    她把手机充上电,才匆忙洗漱往训练场跑。

    还有两天。

    再训练两天,她就可以回国,可以见到傅云珩了。

    有这个信念支撑,博慕迟训练跟吃了兴奋剂似的,格外有干劲。

    偶尔焦明诚看到,都忍不住摇头感慨和许鸣探讨——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每每这个时候,许鸣都想把他的嘴巴堵住。

    哪壶不开提哪壶。

    ……

    两天的训练一眨眼过去,中国队整装回国这天,天气预报难得准了。

    博慕迟和大伙一起抵达机场,望着窗外飘飘落下的雪花,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焦明诚注意到她的小表情,压着声问:“迟妹妹,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博慕迟有点儿委屈地说:“这个雪下的,我们航班会延误很久吗?”

    焦明诚微怔,安慰她说:“着急回家?”

    “嗯。”博慕迟点头。

    其实也不能说是着急回家,她就是怕傅云珩会早早的去机场等她。她之前就把自己的航班信息发给他了,说想下飞机后第一个看到的人是他。

    而傅云珩,也正好是她落地的这天休息。

    虽说两人先走还能联系,她也可以告诉傅云珩说自己航班延误的消息,但延误久了,就意味着她回国后和傅云珩待在一起的时间会减少。

    博慕迟不想,也不愿意。

    她本身休息时间,也算不上多。回国休息一段时间,她又得飞国外,继续备战。

    听到她这么直接承认,焦明诚反而不知道要说点什么好了。

    他挠了挠头,朝许鸣投去帮助目光。

    许鸣站在原地半晌,没往这边走近。

    他比焦明诚要稍微了解一点博慕迟,知道她这个时候更想自己安静一会。

    毫不意外,因大雪的缘故,博慕迟他们回国的航班延误了三个多小时。

    天色好点了,航班才正式起飞。

    上了飞机要起飞前,她给傅云珩和迟绿他们都发了消息,告诉他们自己上飞机要回来了。

    迟绿很快地给她回了消息,但傅云珩没有。

    博慕迟算了算,估摸着他应该是还在医院忙碌,所以也并不着急他给自己回消息。

    回国十几个小时,博慕迟上飞机睡了两觉,看了会书,看了会下载的视频电影。

    在看到晨光微露的时候,博慕迟趴在窗边盯着日出从海平线升起,看橙红色的日出浮现,有种看到了新希望的感觉。

    “看什么?”谢晚秋和她坐在一起。

    博慕迟指着,“日出。”

    谢晚秋侧眸一看,惊喜道:“好漂亮啊。”

    博慕迟点头,“是吧。”

    蓦地,她给傅云珩发了条消息:「云宝,我想去山顶看日出。」

    这个点,她记得傅云珩是夜班,应该是在空闲时间。

    只是,傅云珩还是没给她回消息。

    博慕迟皱了下眉,隐约觉得有哪不太对,可想半天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她索性作罢。

    因为航班延误的缘故,原定早上七点多落地的一行人,近十一点才落地。

    落地时,是阴天。

    博慕迟不太喜欢阴天,她喜欢晴天或雪天。

    当然,雪天延误的话,她也不喜欢。

    -

    下飞机时,博慕迟手机里有傅云珩的消息进来。

    傅云珩:「我在这儿等你。」

    博慕迟眼睛一亮,立马高兴起来:「你已经到了吗?」

    她点开看傅云珩给自己发来的照片。

    傅云珩:「到了,你慢点,不用着急。」

    博慕迟:「好。」

    博慕迟提前和岑青筠打过招呼,他们大家也不用再回队里集合,想回队里的继续回队里,要回家的也可以回家。

    拿上行李后,博慕迟就和队友们分开了。

    她远远看到五号出口时,看到了站在侧边等自己的人。

    初秋时节。

    傅云珩身上套了件款式简单的薄夹克,里面搭的同色系的黑色t恤,整个人看上去格外冷峻。

    察觉到她视线,傅云珩撩起眼皮朝她这边看过来。

    两人视线相撞。

    博慕迟脚步一滞,傅云珩抬脚朝她走近,顺势接过她的行李。他神色自若,敛睫看着她,“累吗?”

    “……”

    博慕迟微顿,觉得他这个话问的过于自然,好像两人都没有异地一样。

    “有点。”

    傅云珩“嗯”了声,“回家?”

    博慕迟眨了下眼,点头说:“好啊。”

    跟着傅云珩走去打车时,博慕迟才反应过来,“你怎么没开车?”

    傅云珩瞥她,“有点累。”

    博慕迟想了想,他值班一晚,累也是正常的。

    她扭头看向他,总觉得他有点奇怪。但让她说哪儿奇怪,一时又说不上原因。

    直到两人上了出租车,博慕迟听傅云珩报出地址时,她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你说的回家……是指回我家?”

    “……”

    傅云珩垂眸,莞尔一笑逗她,“不想回家?”

    博慕迟:“不是。”

    她对上他促狭的眼睛,无言半晌说:“我只是没想到你会送我回家。”

    莫非,傅云珩在电话里说的想自己了都是假的,都是哄自己开心的?

    博慕迟胡思乱想着。

    傅云珩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他暂时没办法解释。

    他稍顿,低声问:“我现在改地址?”

    “不要。”博慕迟瞪了他一眼,有些闷闷不乐,“你都不想我去你那儿,有什么好改的。”

    傅云珩有口难辩。

    他嘴唇动了动,终归是没说什么。他轻声说好。

    博慕迟更生气了。

    她瞅着傅云珩侧脸看了片刻,不打算理他了。

    她轻哼,掏出手机准备听歌。

    刚把耳机塞在耳朵里,就被傅云珩抢了一只过去,“听什么歌,我可以听吗?”

    “……”

    博慕迟无言,没好气觑他一眼,“你拿都拿了才问。”

    傅云珩笑,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生气了?”

    博慕迟不想理他。

    她播放音乐,给谈书发了条消息,问她在哪。

    谈书消息回的非常快。

    谈书:「在上班啊还能在哪,回来了?」

    博慕迟:「回来了。」

    谈书:「那你明天晚上的时间给我?好久没和你一起吃饭了。」

    博慕迟:「今晚就可以给你。」

    谈书:「?不跟傅云珩一起吃饭?」

    博慕迟:「不和他吃。」

    隔着屏幕,谈书能感受到她的情绪。

    她看了看两人的对话,隐约觉得有哪不太对劲。

    她琢磨了下,犹疑地问:「吵架了?」

    这不太合理啊。这俩人异地都能腻歪,没道理回国见面反而吵架。这种时候,不该更应该腻歪,然后没空理她吗?

    按照她对男人的了解。

    此时此刻,博慕迟该被傅云珩压在车里或家里亲才对。

    想到这,谈书不自觉地咳嗽了声。

    她一定是被谢回影响了。

    她以前不这样的。

    刚想到这人,他的消息也过来了。

    谢回:「晚上要一起吃饭吗?」

    谈书:「不要。」

    谢回:「还在生气?」

    谈书:「没有。」

    谢回:「那明天?」

    谈书:「我要陪兜兜,这几天你都别找我。」

    谢回:「行,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喊我。」

    谈书:「……」

    没再理会谢回的调侃,谈书揉了揉耳朵,继续和博慕迟聊天。

    博慕迟:「没吵架。」

    博慕迟:「他莫名其妙,他竟然送我回家,你觉得合理吗?」

    谈书:「不合理。」

    谈书:「他还有工作要忙?」

    博慕迟:「不知道。」

    两人聊了一路,到小区门口时,博慕迟才给了傅云珩一个眼神。

    她的行李箱是一个很大箱子,博慕迟没注意到,傅云珩去后备箱给她拿行李的时候,有些许吃力。

    两人默不作声地往房子那边走。

    走到博慕迟家院子门口时,她扭头看向傅云珩,“我到了。”

    傅云珩看她气鼓鼓的一张脸,叹息了声,“兜兜。”

    “干嘛?”博慕迟没好气应着,“我进去了。”

    傅云珩微怔,抬手揉了揉她头发,“先睡个觉,我晚点过来找你。”

    博慕迟紧抿着唇角,低低应了声。

    恰好这会迟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兜兜。”

    博慕迟眼睛晶亮,“妈。”

    她格外委屈,“我回来了。”

    迟绿笑着从屋子里走出,傅云珩和她打招呼。

    她瞅着博慕迟神色,眼珠子转了转,笑着说:“云珩辛苦了。”

    傅云珩:“应该的。”

    他微顿,“迟姨,那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休息。”

    迟绿点点头,“行啊。”

    她道:“晚上你要去医院吗?不去的话过来吃饭?”

    “好。”傅云珩答应,“我会过来。”

    看傅云珩转身走后,博慕迟气的冷哼了声。

    “妈,你喊他来家里吃饭做什么,他明显就不想来。”

    迟绿给她推行李,好笑地问:“跟我说说,闹什么别扭了。”

    “……没有。”

    博慕迟觉得自己很委屈,“我们这么久不见,云宝都不抱我。”

    迟绿一愣,扑哧笑说:“那妈妈抱抱你?”

    说话间,她抱住博慕迟,“感受到妈妈的爱了没有。”

    博慕迟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

    她蹭着迟绿的怀抱,闻着她身上的熟悉味道,小声说:“感受到了。”

    迟绿笑,拍了拍她脑袋,“那就先不想那么多,你坐那么久飞机,去洗个澡然后来吃饭,我让杨姨做你喜欢吃的,至于云宝为什么不抱你,等你休息好了你去问问他。”

    “那我这么直接问……”博慕迟有点儿郁闷,“显得我好想他抱我似的。”

    闻言,迟绿扬眉:“你本来就想啊。”

    博慕迟噎住。

    迟绿失笑,过来人的姿态,“我想,他不抱你一定是有原因的,问问就知道了。”

    “好吧。”博慕迟其实也不是感受不到傅云珩对她的喜欢,正是因为感受到了,她才觉得奇怪。

    洗了澡,博慕迟吃了饭,在回房间睡觉和去隔壁找傅云珩之间纠结了一下,她便出门了。

    不问清楚,她觉得自己睡不着。

    博慕迟到的时候,季清影正在客厅画图。

    “干妈。”

    季清影抬眸看向她,“兜兜。”

    “云宝呢?”博慕迟直入主题。

    季清影微怔,示意道:“在房间,你去找他吧。”

    博慕迟“嗯”了声,“那我去啦。”

    季清影点头,想了想还是喊住了她:“兜兜。”

    “嗯?”博慕迟回头看她。

    季清影有点儿头疼,沉吟片刻还是没说什么,孩子们的感□□,他们也不好插手。

    “没事,你上去吧,干妈给你做了旗袍,待会还要精力的话来试穿一下。”

    闻言,博慕迟爽快地答应:“好啊。”

    ……

    -

    博慕迟到傅云珩房间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门没关紧,她正要推开进去,听到了他的声音。

    “妈,我可以自己换药,不用——”傅云珩的话还没说完,博慕迟已经把门给推开了。

    两人一站一坐对视着。

    博慕迟垂眸看向他动作,脸色瞬间冷了下去。

    她盯着傅云珩腰侧的伤口须臾,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冷冷地问:“你的伤怎么回事?”

    “……”

    傅云珩看她这样,知道是瞒不下去了。

    他起身朝博慕迟走近,想去牵她的手,被她甩开。

    傅云珩哑然,“真生气了?”

    “你解释一下。”博慕迟还盯着他腰侧的位置。

    傅云珩微顿,知道自己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博慕迟不会罢休。他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说:“病人家属闹事。”

    这种事在医院并不少见,只是傅云珩自己也没料到自己会遇到。

    博慕迟刚看到就已经猜到了,但还是想听傅云珩说。

    “哪家家属闹事?”她慢慢地抬起头,眼眶发红,“他们有病吧。”

    傅云珩一怔,笑着将她揽入怀里,“是脑子有些不清醒。”

    他拍着她后背安抚着,“我没事,伤到的也不是手。”

    博慕迟被他禁锢在怀里,想将他推开,又怕弄疼他。

    她深呼吸了一下,把自己的怒火往下压,“昨晚刚伤到的吗?”

    傅云珩点头。

    博慕迟:“有病人闹事保安都不出现吗?”

    她皱眉,忍不住吐槽:“你们那什么破医院,连医生的安危都不能保证。”

    傅云珩拍了拍她脑袋,温声道:“他们也不容易。”

    听到这话,博慕迟瞪他一眼,有点想哭,“那你们就容易吗?”

    傅云珩哑然,抬手压着她的眼睑,轻轻说:“别哭,我会心疼。”

    “你以为我看到你受伤就不心疼吗?”博慕迟很生气,拍开他的手,“你是不是就因为这个才送我回家的。”

    傅云珩:“嗯。”

    他怕自己带她回自己那边会让她发现自己受伤这件事,也怕自己克制不住,会想对她做点什么。

    傅云珩不想让博慕迟担心,她自己的精神压力已经足够大了,他不想她分神,更不想她为自己而担忧。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不解释这个做法不对,但没办法。

    他原本想的是,能瞒住就瞒住。

    听到他这么直接承认,博慕迟更气了。

    她瞪了他一眼,“那你有本事就真的瞒住我啊。”

    傅云珩苦笑,“没本事。”

    他低头,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鼻尖,“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博慕迟瞪他,“我没有和你开玩笑。”她瞥了眼他那个伤口,“你再这样我就——”

    她话还没说完,傅云珩忽然亲了下她的唇角,“就什么?”

    他嗓音哑哑地问。

    博慕迟眼眸闪了闪,正色说:“就不让你亲我。”

    她威胁他,“你最好一五一十给我交代清楚,不然……”她思考了下,蹦出一句狠话,“我让你二十多岁就失恋。”

    傅云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