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五十二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安静半晌,看博慕迟一脸认真的模样,傅云珩也跟着正色起来。

    他点点头说:“好的,要怎么交代?”

    博慕迟微哽,瞅着他面前这张俊脸,严肃道:“就从医院怎么会混进这样的疯子开始交代。”

    “……”

    傅云珩哑然,缄默了片刻问:“还记得我上回跟你说的那个急诊病人吗?”

    博慕迟一怔,在记忆的海洋里搜寻了片刻,才隐约有了点印象,“是那个……她家里人嫌手术费贵,孩子们互相说谁责任更大,需要支付更多费用那个吗?”

    傅云珩点了下头。

    上回手术后,因手术比较大的缘故,他和束正阳做完手术后,便跟病人家属千叮咛万嘱咐过,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

    他们做的手术,都不是小手术。

    但对方只觉得,手术了没什么问题,那你还让住院不是明摆着讹钱吗?

    他们并不知道,如果病人可以出院,医护人员其实巴不得早早地让病人出院回家休养。毕竟,没有一家医院的床位是不紧张的。

    那个病人还没达到可出院的时间,傅云珩和束正阳的意见也一直都是再坚持住几天,以便观察和恢复。

    两人也都了解过,她回家后的休养是个什么情况。但病人家属不听,强行威胁辱骂他们医护人员,说医院就是吃人肉的坑,逼迫他们在出院书上签了字。

    签字的是他们院的一位主任医生,他没任何办法,也看多了类似这样的事情。很清楚对方属于不出院就不会善罢甘休的,也不想影响医护人员和其他病人休息,便出了院。

    却没想到,出院后一段时间,病人再次突发紧急情况。

    这回,他们甚至没紧急将人送到医院,病人直接去世了。

    傅云珩也是在病人家属找到医院,说他们是庸医,说他们残害生命才知道这件事。

    病人家属跟疯了似的,说医院宰人不说,还医死了人,需要赔偿。

    昨晚是傅云珩和束正阳在医院值班,晚上是没什么事,但在半夜,病人家属到了医院。

    看到他们俩,对方更是疯狂,举着水果刀威胁他们,不让任何人靠近。颇有种,你不给赔偿,他们就不走的意思。

    那个点医院本身人便比平日里少,他们担心影响病人正常休息,便想着出去商量。

    束正阳刚走过去,对方便举着刀要刺他。

    傅云珩当时就在身侧,将他手往后拽的时候,腰侧被划了一刀。

    再之后,发疯的人被控制送去警局,傅云珩被束正阳亲自缝了几针。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来得及给博慕迟回消息。

    傅言致和季清影是在他受伤的第一时间便收到了消息,傅言致和他实习医院的院长是熟人,知道他受伤,第一时间给傅言致打了电话道歉,简单说明了下情况。

    原本,两人是不想让他去机场接博慕迟的,但他要去,还让两人瞒着这事,他们也没办法。

    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季清影看见博慕迟,就欲言又止的缘故。

    ……

    听傅云珩用云淡风轻的话说完时,博慕迟的眼泪已经啪嗒啪嗒往下掉了。

    她眼眶红红的,跟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傅云珩低头一看,瞬间着急了。

    “不哭了。”他抬手给她擦眼泪,轻声哄着:“我真没事。”

    博慕迟泪眼婆娑地瞪他,“没事为什么会缝针?”

    “……”傅云珩噎了噎,底气不足地说:“是束师兄小题大做了。”

    博慕迟瞪他。

    傅云珩没辙,换了个方式安慰她,“你有多久的假?”

    “干嘛?”博慕迟没好气地应着。

    傅云珩捏了捏她耳朵,温声说:“我因祸得福,有了小半个月的假期。”他顿了顿,看着博慕迟,“你看看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我带你出去玩。”

    “……”

    博慕迟无言半晌,直勾勾盯着他的腰部位置,抽抽噎噎地说:“你这个样子还想出去玩?”

    没等傅云珩说话,她直接下了命令,“你老老实实在家养伤吧。”

    傅云珩无奈地揉了揉眉骨,低问:“真不想去?”

    “不想去。”博慕迟冷着脸拒绝,“你给我看看你伤口,刚刚的药上好了吗?”

    傅云珩一顿:“……没有。”

    -

    两人一坐一蹲。

    博慕迟小心翼翼地掀开傅云珩t恤,看到他腰侧的伤口。

    她来的突然,傅云珩刚刚都没来得及刚纱布包好。

    博慕迟亲眼看到的时候才发现,伤口比她想象的还要深,还要严重。

    看着他那红了的缝了针的位置,她又忍不住想哭。明明她觉得自己是个很坚强,自己滑雪摔跤受伤也不会哭的人,可就是看不得傅云珩受这种委屈。

    他做的明明是为病人解除病痛,救死扶伤的事。最后却要因为自己的职责,而来承担疼痛。

    换作是她,她可能早就心寒了。

    博慕迟忽然想到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些讨论。

    说是,千万不要有医护人员当家属,不然你受到的委屈都无法发泄。医护人员是,对方捅了他们一刀,他们还需要担心对方是不是受伤,还得拯救对方的一个神圣职业。

    因为那是他们从入行以来的信念。他们不会违背自己的信念,即便对方是个坏人,他们也得拯救。

    有时候,博慕迟觉得这个信念其实是存在错误偏差的。

    可偏偏,当所有人都这样认为的时候,个人的想法,就会显得尤为自私。

    傅云珩垂眸看她给自己上药时的紧绷神色,轻笑了声:“兜兜。”

    博慕迟抿着唇给了他一个眼神,但没搭理他。

    傅云珩苦涩一笑,低低道:“太用力了,我疼。”

    “……”

    博慕迟手一顿,用棉签沾着药水涂在他伤口,凶巴巴地放着狠话,“现在知道疼了?人家拿着刀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躲开?”

    傅云珩有口难辩。

    他当然也想过躲开,但人一旦发疯,又举着刀的时候,是没人敢靠近的。总有人要出面结束这出闹剧,再者他不拉一把束正阳,束正阳受伤的地方有可能会是手。

    对医生来说,手比所有一切都重要。

    当然傅云珩也不会觉得自己多伟大,博慕迟有句话说得很对,他当时要是再注意一点,或许也不会有这么严重的伤。

    是他考虑不周。

    博慕迟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嘴巴里是放着狠话,但给他上药的动作,却不自觉地放轻了很多。

    慢吞吞给傅云珩上完药,又给他把纱布包好,博慕迟才正眼看他,“这个线什么时候拆?”

    傅云珩一顿,想了想说:“应该不拆。”

    博慕迟:“啊?”

    傅云珩解释,“现在医学比较发达,缝的线大多都是不用拆的。”

    等伤口愈合后,便和肌肤融入到一起,不会有任何影响。

    博慕迟“哦”了声,看着他伤口位置半晌,蹦出一句:“好丑。”

    “……”

    傅云珩失笑,“什么?”

    他微微低着头,滚烫的呼吸落在她脸颊,“兜兜妹妹。”

    博慕迟抬眼。

    傅云珩眼眸里有了笑,“你不会因为我有了这个伤疤很丑,就让我二十多岁就失恋吧。”

    博慕迟噎了须臾,面不改色地说:“有可能。”

    她停顿了下,补充道:“所以你最好给我好好养着,伤口好了后让傅叔叔给你弄点祛疤的药膏,不然——”

    “不然就让我没有女朋友?”博慕迟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傅云珩已经很有自觉地接了过去。

    博慕迟默了默,点了下头:“对。”

    傅云珩轻笑,捏了捏她耳朵:“知道了。”

    他说:“我一定让这个伤口不那么丑,免得吓坏兜兜妹妹。”

    博慕迟横了他一眼,“别跟我皮,我跟你说认真的。”

    她有点怄气,“你以后要是有事不第一时间跟我说,我真的会让你失恋。”

    傅云珩莞尔,忙不迭答应下来,“好。”

    他说:“下次改正。”

    博慕迟安静片刻,又蹦出一句:“还是别了。”

    她嘟囔:“我也不需要你改进什么,你别受伤就好。”

    傅云珩知道她的担忧,他轻轻地拍了拍她脑袋,柔声答应:“一定,你也是。”

    博慕迟轻轻地“嗯”了声。

    两人在房间里待了会,博慕迟看他,“那你吃午饭了吗?”

    傅云珩:“没什么胃口。”

    “……”

    博慕迟觑他一眼。

    傅云珩立马改口,“如果女朋友要陪我吃点的话,那我应该会比较有胃口。”

    博慕迟:“下楼吧。”

    下楼时,她才想起一件事。

    “傅云珩。”

    听到她喊自己全名,傅云珩不意外地再次抬了下眉梢,“嗯?”

    博慕迟回头看他,眉头紧锁:“你受伤了下车的时候不知道让司机帮我搬行李吗?”

    她后知后觉想起来,“你伤口刚刚渗透出来的血,是不是因为帮我搬行李弄的?”

    傅云珩对上她澄澈的眸子,没敢应声。

    博慕迟瞬间更生气了。

    但她这个气不是对着傅云珩的,她是在懊悔。她在机场的时候要是细心一点,或者多问傅云珩两句,就不至于到现在才知道他受伤的事。

    早知道的话,她就不可能让傅云珩给自己搬行李。

    看她再次冷下来的神色,傅云珩温声说:“我想给你搬行李。”

    “那你就不考虑自己身体吗?”博慕迟凶他。

    傅云珩敛睫,正要说点什么,季清影已经注意到两人了。

    “兜兜。”

    博慕迟回头应声,“干妈。”

    季清朝她招手,“站楼梯上做什么,快下来。”

    “好。”博慕迟喜笑颜开,“干妈,还有饭吗?云宝还没吃东西。”

    季清影一笑,示意道:“阿姨在做,待会就能吃了。”

    她问博慕迟,“你吃了吗?”

    “吃了。”博慕迟顿了下,忽然想到自己答应傅云珩的,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说:“但我可以再吃点。”

    季清影弯唇,“好。有煮你爱吃的。”

    博慕迟眉眼一弯,抱着季清影手臂撒娇,“还是干妈对我好。”

    季清影睇了眼旁边的傅云珩,“是吧,比云宝对你还好吗?”

    “……”

    博慕迟毫不犹豫点头,“有的。”

    季清影乐了起来。

    她跟博慕迟说了两句,让两人到沙发休息,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又陪傅云珩吃了点东西,博慕迟才觉得困倦。

    看她强撑的眼皮,傅云珩低低道:“要不要回去睡觉?”

    博慕迟是想睡觉,但她想盯着傅云珩,免得他又做什么会让自己受伤的事。

    她安静的盯着他看了半晌,“我回去换个睡衣。”

    傅云珩一愣:“什么?”

    博慕迟直接道:“我要在你房间睡觉。”

    她说:“你也跟我一起休息,别想再去忙工作或者是论文什么的,你这个受伤的位置,应该要多躺着休息才会好得快。”

    傅云珩微怔,不可置信地看她,“你确定?”

    博慕迟重重点头,“确定啊。”

    反正傅云珩都受伤了,她就过来很单纯的睡个觉,应该没有人会阻止,会多想。

    傅云珩一时不知道该说博慕迟太放心自己,还是太看不起自己。

    她或许不知道,自己对他的吸引力有多大。更何况,他们已经有近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好好在一起了。

    博慕迟观察着傅云珩神色,想了想问:“你不想我过来?”

    “没有不想。”傅云珩缄默须臾,妥协说:“我过去陪你。”

    博慕迟眨了下眼,没理清这有什么区别,但也没拒绝,“也行。”

    -

    两人回去时,迟绿已经不在家了。

    博慕迟看了眼手机,她给自己留了条消息,说是去她爸公司了,晚上再回来吃饭。

    博慕迟无言,看向跟在后面的傅云珩,报告说:“我妈去公司了。”

    傅云珩莞尔笑了笑,“好。”

    跟博慕迟进了房间,傅云珩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博慕迟指挥到床上躺着,不准乱动。

    他哭笑不得,根本无法拒绝。

    躺下没一会,博慕迟换了睡衣过来。

    两人再次同床共枕。

    闻着身侧人身上的熟悉味道时,傅云珩才深感后悔。

    如果没受伤,他们俩现在也不至于此。

    房间内静悄悄的,博慕迟眼皮很重,但还在顾及着身边人的感受,“伤口会很痛吗?”

    “一点。”傅云珩诚实回答。

    博慕迟不太相信,“只有一点吗?”

    傅云珩失笑,垂眸看她,“比一点多一点吧。”

    听到这话,博慕迟产生了一种不想理他的冲动。她的唇角抿成一条直线,心疼道:“没有别的办法缓解吗?有没有止疼的药?”

    傅云珩一笑,一把将人拉入怀里,将她圈住在自己的胸口,“给我抱抱就好。”

    博慕迟身子一僵,感受着他源源不断传递到自己这边的体温温度,感受着他落在自己头顶的呼吸。她微微走了下神,正想调整一下姿势,傅云珩忽而按住她的身体,嗓音哑哑道:“别乱动。”

    “……”

    静谧少顷,博慕迟缓慢地抬起头看向他,“你……”

    她嘴唇翕动,对上傅云珩幽深如潭目光时,又默默将到嘴边的话换成了,“哦。可我这样睡有点儿不舒服。”

    傅云珩:“调整一下?”

    “嗯。”博慕迟动作缓慢地换了个姿势趴在他怀里,闭着眼说:“现在可以了。”

    傅云珩莞尔,目光灼灼盯着她红了的双颊和耳朵,贪恋般的看着她眉眼,没忍住低低笑了起来。

    “兜兜。”

    “什么?”博慕迟忍着羞耻感闭着眼。

    傅云珩:“你是不是很热?”

    博慕迟噎了噎,抬眸瞪他,启唇反问:“我热?”

    她伸手摸他手臂,佯装淡定道:“到底谁比较热?”

    两人僵持半晌。

    傅云珩率先败下阵来。

    “我热。”他说。

    听到他这么坦然承认,博慕迟其实也没有胜者的高兴。她抿了下唇,含糊不清说:“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他身体滚烫的,跟发高烧似的。

    傅云珩垂眸,“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热?”

    “……我又不是傻子。”博慕迟埋头在他怀里,凶巴巴道:“你别说话了,静心凝神,待会就不热了。”

    傅云珩哭笑不得,“那要是待会静心凝神不了呢?”

    这个问题,博慕迟有点儿难回答。

    她睁开眼,看着面前这张精致到让她心动的脸,视线从他饱满的额头往下,掠过他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落在他薄唇上。傅云珩的唇,属于不是很薄,但也不厚的那种。

    如果一定要比较,那应该算是薄唇。

    他唇形很漂亮,也很柔软。

    柔软的像她小时候爱吃的果冻。

    博慕迟尝过,也知道味道。

    盯着看了片刻,她鬼迷心窍地说:“那我亲你一会?”

    傅云珩一怔,“想亲我?”

    “是你想亲我。”博慕迟纠正他的话。

    傅云珩被她拆穿了心里想法,也不恼怒。他坦坦荡荡承认,目光紧锁在她漂亮的唇瓣上,喉结滚了滚,“是想亲。”

    博慕迟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小声说:“那我亲你,你不能乱动。”

    傅云珩头一回听到这样的话,爽快答应,“好。”他承诺,“我保证不乱动。”

    博慕迟含含糊糊应着,撑起身体去亲他。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和傅云珩接吻,她还有点儿生疏。博慕迟轻轻地碰了碰他的唇,不碰没感觉,碰到了她才发觉,其实自己很想念和他接吻时全身酥麻的感觉,很渴望和他唇舌缠绵时心跳的悸动。

    甚至于,她想看见他亲吻自己时的沉沦表情。

    刚开始,确确实实是博慕迟主动的。

    但她亲着亲着就有点儿累,她正要往后倒的时候,傅云珩托住她的腰肢,趁机含住她的下唇,咬住。

    贝齿被人顶开,博慕迟眼睫一颤,心跳加剧。

    她还没来得及提醒傅云珩注意伤口,他浓烈的气息,滚烫的温度便已经占据了她所有思绪,让她暂时想不起任何事。她的大脑被他侵占,所有的一切,都在跟着他往前走。

    他勾住了她的舌尖,和她缠绵亲吻着。

    两个月没亲近,想念似潮水一般涌来。

    两人的身体贴合在一起,单薄的衣服根本遮挡不住他们内心那颗为对方跳跃的心脏频率。它跳的很快,在互相回应着。

    只有经历过异地恋的人才知道,异地恋有多难熬。

    博慕迟走神的想着,一段时间没接吻,傅云珩的吻技好像退步了。

    她不知道的是,傅云珩的吻技不是退步了,而是他不敢亲的太过,他怕会控制不住自己。

    到此刻,傅云珩深感后悔。

    如果不是受伤,这会两人也不至于是现在这么个情况。

    两人亲了不知道多久,傅云珩的手安安分分地撑在博慕迟的身体两侧,没敢乱动,也不会乱动。

    他低着头亲吻着她的唇角,又往旁边挪,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脸颊,耳垂。

    很久之后,他低垂着眉眼,蹭着她的鼻尖,嗓音哑哑地询问:“困了吗?”

    “……有点。”博慕迟猛地回神,“你伤口没扯到吗?”

    傅云珩:“没有。”

    他深呼吸了下,将身体的躁动压下,声音格外低沉,“那睡会?”

    博慕迟眨了下眼,望着他幽深的瞳孔,轻轻地应了声:“睡。”

    傅云珩:“……好。”

    两人没敢再做会让他们擦枪走火的事。

    博慕迟老老实实被傅云珩抱着,贴着他心口的位置阖上眼休息。傅云珩在她睡着后,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午后刺目的阳光被窗帘隔绝在外,没能打扰两人的温存,让他们都睡了个好觉。

    -

    之后几天,博慕迟和傅云珩哪也没去。

    傅云珩因受伤的缘故,是真被批了小半个月假期在家休息。

    两人不是在傅家就是在博家,偶尔出门散个步。

    博慕迟去做日常训练时,傅云珩陪着,但她一点重物也不让他拿,只允许他牵自己的手。

    一周一晃眼便过去了。

    傅云珩伤口好转了很多,人也能正常活动了。

    他不打算真的休息半个月,他想再陪博慕迟两天,就回医院上班。

    听到他这个决定,博慕迟沉默了好一会,直接掀开他衣服,“你真觉得自己好了?”

    “……”

    傅云珩根本来不及阻止她。

    他哭笑不得,垂眸看她,“真的好了。”

    博慕迟看了看他伤口,确实没有之前那么血腥严重了。

    她抿了抿唇,“可是你都有半个月的假……”

    傅云珩弹了下她额头,“总不能真的休息半个月,我不在,束师兄和赵航他们很忙。”

    博慕迟撇嘴,“可是——”

    “还不放心?”傅云珩低头,出其不意亲了下她的唇,“你要是不放心的话,跟我一起去医院?”

    博慕迟冷静的思考了一下,点头道:“可以啊。”

    她算了算,“不过上午肯定不行,我上午去训练,训练完了可以去医院盯着你。”

    傅云珩:“……”

    看傅云珩不说话,博慕迟眨了眨眼,小白兔似的问:“你又不愿意我去医院盯着你了?”

    “没有。”傅云珩揉了揉太阳穴,对上她狡黠的眸子,无奈又纵容地答应着,“想去就去,不过回医院上班前你先告诉我,最近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没等博慕迟回答,傅云珩想起她之前说的,“要不要去爬山看日出?”

    博慕迟其实是有点想,她还想露营。

    但是。

    她将目光放在傅云珩腰侧,伸出手指戳了戳,“我想是想,但你可以吗?”

    傅云珩抓住她乱动的手指,深觉得要好好让面前的女朋友知道一下,他是受伤了,但养了一周后,腰和伤口真的没什么问题了。

    他顿了顿问:“就这么不相信我?”

    “也不是不相信。”博慕迟有点儿为难,瞟着他的腰,“那不是你腰不行吗。”

    “……”

    傅云珩额角一抽,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幻觉,“谁腰不行?”

    博慕迟迟疑地说:“你啊。”

    两人无声对视。

    半晌后,傅云珩忽然开口问:“要试试吗?”

    “试什么?”博慕迟脑子一下没转过弯来。

    傅云珩将人拽入怀里,扣着她腰肢咬住她唇瓣时,含糊不清地说:“试试看,到底是谁的腰不行。”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