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五十四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亲了会,傅云珩和她额头相抵,没再继续往下亲。

    不是怕迟应和贺礼真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而是时间还不合适。

    他喉咙发紧,看着她那被自己亲的嫣红的唇瓣,像蛋糕上点缀的樱桃一样,让人垂涎欲滴。

    傅云珩喉结滚了滚,敛下眼底的暗涌,岔开话题和她聊别的,转移注意力,“待会先去哪?”

    博慕迟还没从他缠绵的吻中回过神,陡然听到这么一句,懵了须臾,“都可以。”

    她听着他的沙哑嗓音,耳廓发热。

    傅云珩抱着她在怀里好一会,才将人放开,“要不要休息会再出去?”

    博慕迟转头,看向外面热烈的阳光,“不吧,我们先出去转一转,然后找个地方吃午饭?”

    差不多也要到午饭时间了。

    傅云珩:“好。”

    -

    四个人出门闲逛时,迟应好像还没从打击中回过神来。

    他和博慕迟对视一眼,默默地挪开目光。一转头,他又对上了傅云珩的视线。

    沉默半晌,他转头去找贺礼,朝两人飞速丢下一句:“我们去买两瓶水。”

    贺礼:“……”

    看两人走远的背影,博慕迟很是茫然,“迟应傻了?”

    傅云珩微忖想着,“可能?”

    两人无言半晌,博慕迟自言自语喃喃:“我妈有句话说得对,迟应有点憨。”

    傅云珩眸子里闪过一丝笑,牵着她往外走,“暂时还没适应,等过几天应该就好了。”

    “哦。”

    两人慢吞吞跟上前面两人。

    雾岛这儿,被一个湖环绕着,车辆没办法进出,只能船渡。所以说,非常非常的像一座孤岛。

    里面有不少的小街小巷,特色美食和商铺。

    往上,是雾岛的山峰,可以露营看日出日落的地方。这儿没有交通工具能上去,全靠走。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人对这儿属于望而却步。因为走路上山,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博慕迟一行人体力都不差,在山下逛了一圈,买了不少小东西,又吃过午饭后,便回了酒店休息。

    到下午四点,他们四人才准备上山。

    沿途的风景很美,博慕迟站在半山腰处,还能看到碧波荡漾的湖水,随着风浪起伏,阳光直射,水面像洒了金子一样,波光粼粼,格外漂亮。

    看她停下,傅云珩垂眸:“累了?”

    “不累。”博慕迟瞥他,腔调道:“我体力比你想的要好。”

    闻言,傅云珩眉峰稍扬,低笑了声:“是吗。”

    听他这语气,博慕迟瞅他腰,反击回去,“你累了?”

    “……”

    注意到她视线,傅云珩是着实有点儿头疼。

    “别看。”他目光灼灼看着博慕迟,“已经没事了。”

    博慕迟拖着腔调“哦”了声,“那就行。”

    她小声说:“腰很重要的。”

    傅云珩被她的话呛住,不想和她继续这个话题。

    下午上山的人不少,迟应和贺礼两人也不想吃狗粮,早早地走到了他们前边。

    等博慕迟和傅云珩爬到山顶时,两人已经找到了地方搭帐篷。

    考虑到还是有少部分认识博慕迟的缘故,他们选的位置离其他来山顶露营的人稍微远了点,但景色很好。

    博慕迟发现他们搭帐篷的这儿,钻出来就能将雾岛的风景全部收入眼底。

    四人合作,把两个双人帐篷搭好。

    搭好后,迟应嚷嚷着累了,要先休息会。

    博慕迟其实也有点,但她没进帐篷,她在等日落。

    傅云珩在陪她等日落。

    一侧有保温杯递过来,博慕迟笑着接过,“谢谢云宝。”

    傅云珩看她一眼,没说话。

    博慕迟喝了几口,扭头看他,“喝吗?”

    傅云珩接过,“喝。”

    博慕迟靠在他身上,和他一起看着太阳缓缓下山,看太阳的倒映沉入湖底,消失在眼前。

    看着,博慕迟感慨:“一天又过去了。”

    她问傅云珩,“后天真回医院上班了?”

    傅云珩抬手拍了拍她脑袋,和她对视:“嗯。”

    博慕迟撇嘴,“好吧。”

    她蹭在他胸口,算了算说:“我下周其实也要回训练队了。”

    傅云珩应声:“我知道。”

    他顿了顿,“兜兜。”

    “嗯?”博慕迟抬眸。

    傅云珩盯着她,嗓子有点干,他思忖半晌说:“训练要注意安全。”

    博慕迟笑,“知道。”

    她隔着衣物指了指他腰侧位置,一脸正经地说:“小傅医生也一样,不要再受伤了。”

    她抿唇,“不然我可就真的不理你。”

    傅云珩握着她的手把玩着,“好。”

    他垂眸看她的修长又修剪的整齐干净的指甲,捏着她的指尖,从指腹上感受着她心脏那边传递过来的跳动。

    十指连心。

    两人十指相扣时,仿若两颗心脏也相互交叠,融入到了一起。

    落日将湛蓝色的天空染红,像一副漂亮的油画一样,明媚又惹眼。

    博慕迟和傅云珩看完日出,还顺便给没能出来玩的谈书发了几张日落照片。

    谈书:「我在加班,你在做什么。」

    谈书很是费解:「这合理吗?」

    博慕迟:「辞职。」

    谈书:「。」

    博慕迟:「怎么不说辞职后你养我这种话了。」

    博慕迟:「是不是不用我养了。」

    谈书:「继续忙了,记得给我带礼物。」

    博慕迟:「哦。」

    她忍笑,忍不住八卦地问:「你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一个人在公司加班吗?还是谢回也在?」

    谈书:「不在。」

    两人闲扯了几句,把谈书逗到炸毛,博慕迟才收了手。

    她笑盈盈的,心情格外好。

    迟应刚睡了一觉出来,便撞上她笑脸。

    他挠了下头发,坐在她身侧,“云珩哥呢?”

    “去接热水了。”博慕迟瞥他,“睡好了?”

    迟应点头,和她肩膀相撞,“在跟谁聊天,怎么笑这么开心。”

    “你书姐。”博慕迟说。

    迟应:“哦。”

    姐弟俩安静了会,迟应忽然小心翼翼地问:“姐。”

    “什么?”

    “你以前就喜欢云宝吗?”

    博慕迟大概知道他想问什么,她侧眸看他,无言道:“你指哪种喜欢?”

    迟应:“就男女的喜欢啊。”

    “喜欢啊。”她半真半假的说,“我暗恋云宝很久了,你不知道吗?”

    迟应瞪圆了眼,一脸怀疑:“真的假的?”

    “真的。”

    博慕迟面不改色说:“但云宝之前一直不喜欢我,后来被我威胁了,他才勉强接受我的表白的。”

    “啊?”迟应傻眼,“你怎么威胁他的?”

    博慕迟眨了下眼,深深觉得他问到点子上了。她绞尽脑汁想了想,给出答案,“就我说他要是不接受,我就去跟干妈告状说他欺负我。”

    迟应眼皮跳了跳,似有些难以置信。

    他沉默半晌,委婉地说:“姐,感情的事,其实不能强求的。强扭的瓜不甜。”

    “不啊。”博慕迟瞪大眼,无辜说:“我觉得强扭的瓜超级甜。”

    说罢,她看迟应:“你不懂。”

    迟应:“……”

    他确实不懂,但他觉得他姐也不像是会对什么人对什么东西强扭的人。

    他正苦恼怎么劝说博慕迟时,博慕迟先没绷住,扑哧笑出声来。

    “……”

    瞬间,迟应反应过来:“你骗我的?”

    博慕迟边点头边笑,忍不住抬手去捏他的脸,“你怎么这么傻?云宝是我能强求来的吗是吧云宝?”

    早就打完热水回来的傅云珩“嗯”了声,抬脚走近姐弟俩。

    他把杯子放在一侧,同情地看向迟应,“她骗你的。”

    他顿了顿,对上博慕迟那张明艳的脸,好笑地说:“是我暗恋你姐很久了。”

    迟应无言,往后面一躺,很是随意模样,“我不会再相信你们俩了。”

    他深深怀疑,这两人是以逗自己玩为乐趣。

    博慕迟挑眉,“别呀,云宝这说的是大实话,难道你姐我不值得被暗恋吗?”

    “……”迟应不想说话,更不想打击她的自信。

    傅云珩在博慕迟旁边坐下,勾了勾唇回答:“值得。”

    迟应默了默,深深觉得自己吃了一吨狗粮。

    而且,还是被强塞进嘴巴里的。

    他无声抗议了会,默默地往旁边挪了挪,找贺礼打游戏去了。

    晚上,四个人就在山顶随便吃了点东西。

    博慕迟能吃的不多,所以傅云珩早有准备,免得她饿着。

    吃过东西,四人坐在帐篷前聊天,看夜幕降临,看漆黑夜空上挂着的弯弯月亮,看闪烁的三五颗星星。

    莫名的,博慕迟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她睡得早,但听人说三四点夜空的星星最多时,忍不住跟傅云珩嘀咕,“我想三四点起来看星星。”

    傅云珩笑:“那先去睡觉,三四点我喊你。”

    博慕迟一愣,“你不陪我一起睡?”

    傅云珩还没回答,迟应先摆了摆手,一脸不想看的模样:“云珩哥你陪我姐去睡吧,我睡的晚,我跟贺礼先守夜,晚点你们再起来。”

    博慕迟:“我觉得可以。”

    傅云珩思忖了会,叮嘱他们,“困了喊我。”

    贺礼:“行。”

    两人去洗漱区洗漱后,钻进了帐篷。

    博慕迟感觉自己的眼睛在打架,是真的困。她趴在傅云珩肩上,打着哈欠嘟囔,“云宝我睡了,你要记得喊我啊。”

    “……”

    话音落下没一会,傅云珩听见了她的均匀呼吸声。

    他垂下眼盯着她柔和的眉眼,眸子里倒映着她此刻的睡颜,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他抬手,将她发丝别在耳后,低头在她额间落下一个吻,陪她入眠。

    -

    三点多,博慕迟被外面的声音吵醒。

    她皱着眉头翻了个身,正想将那些声音隔绝在外时,忽然想起了点什么。她睁开眼才发现,帐篷里只有她一个人。

    博慕迟微顿,正欲喊人,傅云珩已经拉开帐篷的拉链看向她了。

    两人对视一眼,他拿过一侧的衣服,“穿个外套,这会冷。”

    博慕迟呆呆的,任由他帮自己把外套穿上。

    穿上后,她才稍微回了点神,“几点了?”

    “三点多。”傅云珩拉着她的手,“出来看星星。”

    博慕迟眼睛一亮,惊喜问:“多吗?”

    傅云珩还没回答她,她已经看到了漫天银河。

    星星璀璨似银河,往下坠着,耀眼又夺目。在漆黑的夜空绽放属于它们的光芒。

    在当下这一刻,博慕迟忽然想起自己曾读到过的一句话。

    每个人甚至于每个物品都有发光的时刻,或早或晚。星星的发光时刻在深夜,深夜的高空里,它们有少许人能看到的光芒存在。

    它们看似遥不可及,可是每个人都能观赏,甚至于都能拥有它。

    只要你内心的火还没灭,你就永远能拥有一颗闪闪发光的星星。

    博慕迟和傅云珩仰头望着。

    她正欲说点什么时,另一边有陌生人的声音传来。

    “天呐,那是不是流星?”

    博慕迟猛地抬头,看到流星一闪而过。

    同一时间,她耳朵里听见有人在喊:“快许愿。”

    下意识的,她跟着拉了拉傅云珩的衣服,喊他,“云宝快许愿。”

    傅云珩看她时,她已经闭上眼开始许愿了。

    其实傅云珩并不怎么爱许愿,也从不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可看博慕迟这么认真,他下意识的跟着照做。他也合上了手,许下自己的愿望。

    ……

    流星转瞬即逝。

    等他们许完愿时,它已经消失在视野里。

    博慕迟睁开眼看着夜空少顷,转头看向傅云珩,好奇不已:“云宝,你许了什么愿?”

    “……”傅云珩看她闪烁光芒的眼睛,挑了挑眉,“想知道?”

    博慕迟点头。

    蓦地又摇头,“算了,你还是别告诉我了。”

    她小声:“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傅云珩笑,“真不想知道?”

    “想是想,但我更想你愿望成真。”博慕迟笑盈盈地望着他说,“所以我们还是迷信一点,不说出来吧。”

    这样的话,好像会显得虔诚一点,愿望实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傅云珩答应她,“好。”

    他看她,“那你许的什么愿?”

    “……不说。”博慕迟瞥他,实话实说:“我也想我的愿望成真。”

    傅云珩轻笑,将人揽入怀里,“好。”

    他说:“那以后实现了告诉我。”

    博慕迟点头,想了想道:“那可能要很久很久以后。”

    久到他们可能走不动的时候。

    因为她许的愿望很俗气,她就希望傅云珩这一生都不要再受伤,希望他永远平安,希望他得偿所愿。

    博慕迟不知道的是,傅云珩许下的愿望和她的很像。

    他这一生没有太多需要向神佛祈求的心愿,他只希望博慕迟每次“出征”都能稳稳落地,平安归来。

    这一个心愿,他希望神佛能听见,并让他得偿所愿。

    两人许的愿望不同,却又在某种地方格外相似。

    为了让愿望成真,两人都没将愿望宣说出口。

    又看了会星星,傅云珩让博慕迟再睡一会,五点多喊她起来看日出。

    博慕迟摇头拒绝,和他一起坐在帐篷前守夜。

    接近五点时,湖面便有了波澜。

    朝阳从远处山头冒出头,渐渐浮现在湖面,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

    看着看着,博慕迟忽然蹦出一句:“云宝,我听人说情侣在日出的时候接吻,就会一辈子在一起。”

    话音刚落,傅云珩的手捧住她的脸,他一言不发,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两人在日出升起时,旁若无人的接了个缠绵的吻。

    分开时,傅云珩抵着她额头笑了声。

    博慕迟脸热,羞赧地抿了下唇,“你笑什么?”

    “没什么。”

    傅云珩没告诉她,他只是觉得就一夜功夫,他好像也变得迷信了。明明以前的他,对这些传言类的没有根据的说法,是嗤之以鼻的。

    迟应和贺礼成功睡过头,错过了日出。

    起来后,大家在山顶逛了一圈才下山。下山后,又在巷子里转了会,买了些小礼物,去划船玩了会,四人才启程回家。

    这段旅程的时间很短,也没有做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事,可就是放松。

    博慕迟很喜欢这种没有太多条条框框,没有太多规划的旅行。她骨子里,是有点随性自由因子存在的。

    -

    玩乐过后,傅云珩回医院上班。

    刚开始一周,他依旧在家和医院来回。因为博慕迟还在家,而博慕迟,基本上每天都是训练,训练结束后去医院找傅云珩吃午饭,两人挤着时间在一起待一会。

    偶尔遇到傅云珩中午在手术室,博慕迟就跟赵航或他科室的护士一起吃饭。

    断断续续往医院跑,博慕迟已经和赵航还有护士们都很熟了。大家也都知道,她是傅云珩的女朋友。

    博慕迟很喜欢听他们说医院的生活,虽然累,但是充实且有成就感的。

    一眨眼,又到了博慕迟回训练队时间。

    她和傅云珩倒没有太不舍,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不久后还会再见。

    不过在离家前一天,博慕迟还是忍不住跟傅云珩撒了娇,粘着他给自己做了山楂糖雪球,和他一起逗着云朵玩了一个小时。

    她躺在傅云珩腿上看比赛,感受着他的存在。

    翌日,博慕迟再次归队。

    这回归队后,博慕迟训练的比往常更狠了一些。

    谢晚秋觉得奇怪,问过她好几次,她也没说。

    十月底,博慕迟一行人飞瑞士进行另一阶段的封闭训练。

    十一月五日这晚,博慕迟撑到十二点跟傅云珩说了句生日快乐。因为他是十一月六日的生日。她想做第一个和他说生日快乐的人。

    事实证明,她也确实是第一个。

    说完,博慕迟都没等傅云珩和她说别的,就飞速地闭上眼,跟他说要睡觉了。

    让傅云珩拿她一点办法没有。

    傅云珩生日的隔天,便是博慕迟生日。

    她在瑞士,傅云珩没能飞过来陪她过生日。博慕迟在队里和队友们过了个还不错的简单生日。

    生日后,她参加了瑞士举办的自由式公开赛,再次摘下一枚金牌。

    之后一段时间,她的身影都活跃在各大比赛台上。虽不是次次都能发挥如常拿下金牌,但她从未下颁奖台。

    十一月底,一行人回国,参加国际雪联单板滑雪和自由式滑雪障碍追逐世界杯比赛。

    毫不意外,博慕迟在为国争光这件事上,从不含糊,永远争气。她顺利拿到晋级的名额。

    回国后,博慕迟依旧没和傅云珩见面。

    没什么特殊原因,纯粹是忙。她忙着比赛,忙着训练,傅云珩忙着医院的事。偶尔打个电话,也都是匆匆忙忙的。

    傅云珩怕影响她训练,也不敢和她多说什么。

    在冬奥会来临之前,博慕迟倒是收到了另一个好消息。

    陈星落当制片人筹备的滑雪比赛的那部剧,已经拿到了审批,再不久就能播出了。

    知道这消息后,博慕迟快乐地和傅云珩分享,让他有空一定要看。

    对此,傅云珩是拒绝的。

    博慕迟不解,“为什么,你不支持我喜欢的滑雪事业吗?”

    她故意问。

    傅云珩:“兜兜。”

    他严肃地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吃醋?”

    听到这个问题,博慕迟忍着笑说:“我没有这样觉得。”

    她扬了扬眉,揶揄道:“我知道小傅医生不喜欢吃酸,但喜欢吃醋。”

    “……”

    傅云珩无言,借着休息时间和她聊天,“今天训练怎么样?”

    “还不错。”博慕迟道:“我最近状态还行。”

    傅云珩应声:“劳逸结合。”

    “知道啦。”博慕迟听这话耳朵都要听出茧了,“我一定注意。”

    两人说了会日常,傅云珩还想说点什么时,先听到了她这边的敲门声。

    “有人找你?”

    博慕迟狐疑走到门口,一打开门便看到了许鸣,“找我有事?”

    许鸣看她举着的手机,顿了顿说:“去吃东西吗?”

    “……焦师兄他们呢?”

    许鸣指了指,“在自闭。”

    博慕迟微窘,想到昨天预赛时焦明诚的成绩,大概明白他为什么自闭。

    她点了点头:“其他师兄在安慰他吗?”

    “没安慰。”许鸣道:“但他们也不打算出门吃东西。”

    博慕迟无言,想了想说:“那我和你一起去买点,然后和他们一起吃吧?”

    许鸣颔首。

    他将目光放在她手里拿着的手机上,明知故问:“我是不是打扰你打电话了?”

    “……”

    博慕迟摆摆手:“没事。”

    她往房间里指了指,“我回房间拿个衣服。”

    许鸣颔首。

    折返回房间后,博慕迟边穿外套边和傅云珩说话,“小傅医生,怎么不说话了?”

    傅云珩:“在找东西。”

    博慕迟讶异,“找什么?”

    傅云珩那边静了片刻,幽幽传来一句:“找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