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五十七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作为热门的拿奖人物,博慕迟不意外冲上了热搜。

    与之同时,蜂拥而至的是媒体记者的采访。她不是刚出名的运动员,但依旧是今年热门的运动员选手,更何况这么多天下来,她的成绩有目共睹。

    傅云珩远远地看着她,看她出现在镜头里,笑盈盈接受记者的采访。

    记者对她,态度向来温和。更何况她刚刷新了滑雪界的金牌记录,大家对她都尤为客气。

    “慕迟妹妹。”记者举着话筒靠近,好奇地问:“今年你表现异常优异,大家也都说你进步神速,有什么秘诀可以跟大家分享吗?”

    博慕迟:“秘诀大概是有动力?”

    记者:“什么动力?”

    “为国争光呀。”博慕迟非常实诚,“还有就是想拿奖。”

    她说:“我对金牌有欲望。”

    记者被她的话逗笑,“大家看你今年这么拼,都以为你是想退役了。”

    “我应该还蛮年轻的吧?”博慕迟俏皮反问,“没到退役年龄,教练不让的。”

    ……

    记者中规中矩地问出大家好奇的八卦问题,到最后,话题莫名绕回到了原点。

    还是动力。

    毕竟,金牌的欲望谁都有。她上一届冬奥会肯定也有,但那时候她没有今年这么猛,这么有冲劲。

    又一次听到这个问题,博慕迟歪着头,笑眼弯弯地透过镜头在看某处,浅声道:“其实还有个私人动力因素存在。”

    记者眼睛一亮,敏锐的嗅到了八卦讯号。

    “是什么?”

    “是我男朋友吧。”博慕迟大大方方地告诉镜头前在关注她的人,含笑说,“想多拿点金牌送给男朋友,然后带他回家。”

    记者大为震惊,“……男朋友?”

    博慕迟点头,“嗯,忘了告诉大家。”她看着镜头,认真告知,“我有男朋友了。”

    记者立马追问:“什么时候的事?男朋友是我们大家认识的吗?”

    “不是。”博慕迟言简意赅回答。

    看记者还想多问,博慕迟沉吟片刻道:“之所以告诉大家,是我想把这个好消息跟大家分享。”她抿了下唇,不好意思说:“不过我内心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对我男朋友的身份好奇,因为我想把他私藏。”

    他是属于她的宝藏。

    之所以告诉大家这件事,是因为博慕迟不想在日后被拍到,然后有人会用言语去攻击傅云珩。

    虽然说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很低,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她的小傅医生,她不舍得让他被言语中伤。

    ……

    -

    记者采访结束,博慕迟回到队友们所在的地方。

    岑青筠第一个伸手抱住她,眼眶含泪道:“付出是有回报的。”

    博慕迟回抱着她,“都是青姐教得好。”

    谢晚秋:“青姐,我也想抱一抱慕迟,沾沾她的喜气。”

    博慕迟侧头看她,“快来。”

    大家纷纷祝贺她,焦明诚倒和其他人不同,他瞅着博慕迟,忍不住感慨:“迟妹妹,你对你男朋友是不是太好了点?”

    “……”

    博慕迟眨眼,“他是我男朋友,我不对他好对谁好?”

    焦明诚噎住。

    大家也被两人的对话逗笑。

    许鸣垂眸看她,“恭喜。”

    博慕迟扬眉,“同喜。”

    今年男子的单板滑雪里,许鸣也拿了不少奖。

    更正确来讲,是中国队今年都特别争气,将不少奖杯收入囊中。

    甚至于在很多冷门运动项目中,刷新了记录。让大家看到了不一样的中国运动员风采。

    另一边,看完博慕迟采访的一群人,齐刷刷转头看向傅云珩。

    傅云珩接收着众人的注视,想掩饰自己的情绪,却发现在当下这一时刻,他所有情绪是无处可藏的。

    请假过来看比赛的迟应瞅着他那上翘的唇角,酸溜溜地说:“便宜云珩哥了。”

    贺礼:“确实。”

    他深表认可。

    陈星落在旁边笑了会,采访傅云珩:“请问小傅医生,听完你女朋友的表白,有何感想?”

    “……”

    傅云珩正要说话,一侧的博延幽幽道:“小星星,你不如问问你博叔我有什么感想。”

    他太生气了。

    迟绿扑哧一笑,跟着道:“顺便也采访一下我。”

    她心里泛着酸涩的苦水,怨气颇深:“兜兜怎么只记得跟云珩表白,不跟她爸妈表个白?”

    “还有弟弟。”迟应立马说。

    程晚橙:“还有我们。”

    姜既白点头,“兜兜姐重色轻所有人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地说着,季清影和傅言致在旁边笑了好一会,才出声:“别调侃云宝了,他已经害羞了。”

    迟绿觑她一眼,“你怎么只知道维护你儿子?”

    季清影耸肩:“那我维护我儿子不相当于维护你女儿?你女儿要知道你们在这欺负云宝,肯定跟你生气。”

    迟绿噎住。

    她无言半晌,扭头看向博延,“季清影欺负我。”

    博延:“……你以后可以刁难你女婿。”

    这也算是报仇了。

    听到这话,众人双双无语。

    傅云珩无声地翘了下唇,垂眸看了眼自己那颗跳动过快的心脏,心情说不出的好。

    -

    这一日比赛过后,还没到闭幕式的发生,博慕迟还是没办法回家跟傅云珩一群人庆祝。

    她只能在微信上,在电话里和亲朋好友以及男朋友聊天。

    闭幕式落下帷幕,冬奥会结束后,博慕迟他们还有别的比赛。

    等她真正能从队里回家的时候,春日的气息已经很浓很浓了。在冬日里将落叶褪尽的树枝长出了嫩芽,郁郁葱葱又生机勃勃,路边的花也都开了,花香扑鼻,让人闻着便心情愉悦。

    博慕迟是提前小半天回家的,原本,她是要次日才能回家。

    傅云珩也和她说好,要去接她。

    但所有事都已经告一段落了,她跟岑青筠说了声,便一个人悄悄回家了。

    家里没人,博慕迟给迟绿打了个电话才知道,她和她干妈她们逛街按摩去了。

    知道她回家,迟绿没多想地说:“家里没人的话你去找云宝?”

    博慕迟:“……行吧。”

    她很勉强地说:“那我去医院找他。”

    迟绿:“去吧。”

    博慕迟到傅云珩医院时,还不到他下班时间。

    她看着面前这家熟悉的医院,几个月没来,忽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只是不巧的是,博慕迟到傅云珩医院,第一个见到的也不是他,而是赵航。

    看到她出现,赵航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他揉了揉眼,惊喜不已:“慕迟妹妹?”

    “嘘。”博慕迟戴着口罩,眼睛弯成月牙,“小赵医生。”

    “你怎么回来了?”

    博慕迟回答:“所有比赛都结束了呀。”

    赵航惊喜不已,擦了擦手问:“我现在还能和你握个手吗?”

    “……可以。”博慕迟忍笑,“还能合照,要吗?”

    赵航:“要。”

    他连忙说:“趁着傅云珩还在手术室,我们快合个照,他来了我可就没机会了。”

    听到这话,博慕迟扬了扬眉,“不至于吧。”

    “非常至于。”赵航压着声:“你都不知道他在你的事情上对我们有多小气。”

    冬奥会期间,博慕迟拿金牌爆红上热搜后,赵航本想让傅云珩给自己要个签名的,被他拒绝了。他说不帮忙,他想要就等她下回见到她亲自要,他才不转交。

    这些,赵航可都记在小本本上。

    听着赵航的控诉,博慕迟心情很好地和他一起拍了合照。

    除了他外,另外几位见过她,也知道她是傅云珩女朋友的护士,也都纷纷找她一起合照,要了签名。

    博慕迟之前来的时候,傅云珩很多同事其实并不知道博慕迟是谁。

    他们不关注体育新闻,就算是关注,也不会特意去记一位运动员长相。即便是记得,也很难将她和傅云珩女朋友身份联系在一起。

    但今年冬奥会她一亮相,傅云珩科室的医生护士便认出了她。

    当晚,傅云珩还收到了不少询问的消息,他们找他确认问,那电视上的运动员是不是就是偶尔会来医院找他的女朋友。

    有了傅云珩的肯定回答,大家才敢确认她身份。

    跟大伙拍完合照,赵航让她在傅云珩位置上等他手术结束。

    博慕迟含笑答应。

    赵航还有事要忙,也没陪她唠嗑多久。

    等了会,博慕迟有点儿无聊。她打着哈欠,摸出手机找谈书聊天。

    博慕迟:「书姐在做什么。」

    谈书直接给她拍了一堆翻译的资料过来。

    博慕迟:「……我突然想起,我是不是该修学分拿毕业证了?」

    谈书:「明年?」

    博慕迟:「我努把力吧,我过几天跟学校老师联系联系。」

    两人正聊着,博慕迟还收到岑青筠给她发来的消息,说是有品牌方想找她代言。

    博慕迟:「?确定没找错人?」

    岑青筠:「没找错,你在网上冲浪少,不知道现在很多网友都支持你们这些运动员接代言赚钱的。」

    这博慕迟是真不了解。

    她也不算是真的网上冲浪少,只是她很少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八卦。一般就看看有用的新闻,或在大小号发一条自己想分享的生活内容。

    毕竟,她也算比较忙。

    博慕迟:「哦。是什么方面的?」

    岑青筠:「滑雪品牌和各种乱七八糟的都有,看你有没有想法。除了这些外,还有杂志拍摄邀请和采访,你看看自己有没有兴趣。」

    博慕迟:「这些很费时间吧?」

    岑青筠:「筛选两个吧,更过分的还要邀请你参加综艺的。」

    博慕迟:「不参加。」

    岑青筠:「我就知道你会拒绝,那别的呢?」

    博慕迟:「您发给我看看,我问问家里人。」

    她对这方面的很多东西都不了解,找博延或陈星落他们咨询过后,才能有个肯定答复。

    岑青筠:「行,我整理好发你,到家了吧?」

    博慕迟:「到啦。」

    岑青筠:「好好休息,但还是那句老话,训练不能落下。」

    博慕迟给她回了个自制的遵命表情包。

    -

    傅云珩从手术室出来时,恰好碰上赵航。

    赵航瞅着他,莫名蹦出一句:“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你这样的好运气?”

    “……”

    傅云珩瞥他一眼,“受什么刺激了?”

    赵航抬了抬下巴,“你猜。”

    傅云珩当然不会猜,赵航又不是博慕迟,不值得他浪费时间陪他猜来猜去。

    他没再理会赵航,抬脚回科室。

    走到门口时,他注意到几个同事低着头在讨论什么。

    傅云珩没仔细听,他抬手推开科室的门。一推开,傅云珩便看到了百叶窗下的人。

    下午的阳光从窗棂洒落,落在她身上,形成细小光圈。

    博慕迟趴在他的办公桌上睡觉,脸微微侧着,正好面对着门口这边。

    傅云珩站在门口须臾,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了半晌,才放轻脚步走近。

    难怪。

    难怪赵航会说他运气好。

    他看着面前的人想,他运气确实挺好的。

    傅云珩贪婪地看着面前熟悉的眉眼,抬手想替她挡光时,她先睁开了眼。

    刚睡醒,博慕迟眼神还透露着迷茫。

    她迷迷瞪瞪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嗓音有些哑,“云宝。”

    傅云珩喉结微滚,手掌轻覆在她头发,“我在。”

    听到傅云珩声音,博慕迟才算是彻底醒了过来。她下意识摸了下脸,仰头望着他,“我流口水了吗?”

    “……”

    傅云珩挑眉一笑,“你睡觉还会流口水?”

    博慕迟微窘,“刚做了个梦。”

    闻言,傅云珩好奇:“什么梦?”

    “……”博慕迟瞅了他一眼,并不是很想说。

    傅云珩勾唇,“不好意思说?”

    博慕迟沉默。

    她刚刚没经过大脑思考说出来的话,好像有点不那么合适。

    傅云珩捏着她发红的耳朵,继续往下猜,“梦到我了?”

    博慕迟瞪大眼看他,不明白他怎么一猜一个准。

    傅云珩忍笑,“梦到我什么了?”

    博慕迟摇头:“你别问。”

    傅云珩看她羞红的脸,还真没继续问下去。这儿是在科室,他得把握好分寸。他怕她真说了,自己反而会控制不住自己在这儿对她做点什么。

    傅云珩克制住自己的冲动,“等很久了?”

    博慕迟摇头:“还好吧。”

    她仰头看他,总觉得一段时间没见,傅云珩变得成熟了一点。

    “你忙完了?”

    傅云珩点头,“还得要一会。”

    他还没到下班时间,“在这儿等我吗?”

    博慕迟“嗯”了声,“我都来了,肯定等你下班再回去。”

    傅云珩哑声:“好。”

    他拍了拍她脑袋,低问:“怎么提前回来了?”

    “给你一个惊喜呀。”博慕迟笑眼弯弯道:“不想我提前回来?”

    “想。”

    傅云珩回答。

    朝思暮想的想。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博慕迟开心了。

    她仰头和傅云珩对视,接收到他眼底暗涌的情绪后,她脸热地别开眼,小声提醒:“还在医院。”

    “我知道。”傅云珩的手指缠着她乌黑发丝。

    他紧盯着她想,如果不是在医院,他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冷静。

    博慕迟和他在一起这么久,虽然朝夕相处的时间不多,但也能根据他眼神变化察觉出东西。

    她舔了下唇,有种说不出的紧张感。

    “我还是去外面等你吧。”博慕迟小声:“我看个剧,一会就过去了。”

    傅云珩想了想,没拒绝。

    因为她在自己这儿,他确实没办法专心工作。只要她在,他就不可能不分一部分注意力给她。

    “要不要喝点水?”

    博慕迟:“要。”

    出去时,博慕迟顺手拿走了傅云珩的保温杯。

    -

    到外面坐下没多久,一侧有了阴影覆下。

    博慕迟的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挪开,看向旁边的人。

    张妍盯着她,目光紧锁在她旁边放置的保温杯上。

    她认得那个杯子,那是傅云珩的。

    两人对视半晌。

    博慕迟看着她这张有点儿熟悉的脸,隐约地猜到了她身份。她神色淡然,没提前出声。

    张妍看了她半晌,忽然开口,“你就是傅云珩的女朋友?”

    “显而易见不是吗?”博慕迟回答。

    张妍微哽,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你不知道这儿不让外来人员进?”

    “嗯?”博慕迟微微一笑,“我是傅云珩的家属,也算外来人员吗?”

    张妍被她的话怼住,冷着脸说:“当然,只要不是医护人员和病人,就算外来人员。”

    “哦。”

    博慕迟扫视看了眼她,“但你应该也不算是这个科室的吧?”她微笑提醒,“你也算外来人员?”

    张妍没想到她这么牙尖利齿,她沉着脸,正想再说点什么,到下班时间忙碌完的傅云珩从里走出,恰好看到这一幕。

    “兜兜。”

    他加快脚步走近到这边,“走了。”

    博慕迟撩起眼皮看他,“下班啦?”

    傅云珩点头,他弯腰拿起一侧放置的保温杯,然后牵住她的手,“回家?”

    博慕迟瞥他一眼,“你不介绍介绍?”

    傅云珩:“介绍什么?”

    他并不想把博慕迟介绍给张妍认识。不是觉得她不配,只是觉得没必要。他和张妍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同事,是日常都不会联系的。

    博慕迟眼珠子转了转,明白了他意思。

    她摇头,“没什么,回去吧。”

    傅云珩颔首。

    张妍看两人转身要走,喊了声:“傅云珩。”

    博慕迟脚步一滞,朝傅云珩丢去一个眼神。

    傅云珩头疼,“有事?”

    张妍咬着唇,可怜兮兮的模样,“她是你女朋友吗?”

    “是。”傅云珩说:“还想问什么?”

    张妍上下唇动了动,还想追问点什么,傅云珩已没给她机会,直接牵着博慕迟离开,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

    走到停车场上了车,博慕迟扭头看向旁边的人,“我们就这样走了,真的没事?”

    傅云珩:“没事。”

    他顿了顿说:“她现在精神其实没问题了。”

    博慕迟微怔,“真的?”

    傅云珩颔首,“她要是精神还有问题,怎么考执照?”

    博慕迟不太了解这方面的规定,琢磨了一下道:“可她看我的眼神,不是很对劲。”

    “不用担心。”傅云珩弹了下她额头,“有我在。”

    博慕迟“哦”了声,沉默了会说:“但我还是不放心。”

    只是她不放心的不是自己对上张妍,而是傅云珩。

    傅云珩一笑:“我也不用担心。”

    他说:“我实习过后,会去另一家医院上班。”他诚实地告诉博慕迟,以后应该不会再和张妍在同一家医院共事,甚至碰面了。

    博慕迟诧异,“哪家?你实习结束后不留在这儿了?”

    “嗯。”

    傅云珩本身实习的时候就会去首京医院那边,那边各方面条件比人民医院这边好。那家医院在全国排名,也是名列前茅的。

    当初傅云珩之所以没去,是因为那家医院的院长和他爸是熟识,他也不想一步登天,所以选择了现在这家医院实习。

    但实习这两年,那边一直没放弃对他提出邀请,希望他在正式毕业后加入他们,一起做更深入的医学研究。

    傅云珩深思熟虑,综合各方面考虑,也被现在这家医院的领导找着谈过话后,便有了决定。

    现在这家医院固然不错,但人往高处走,他的抱负也绝不止于此。当然,也不止于首京医院。

    听他说完,博慕迟才想起,他快要毕业了。

    “那不是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了?”

    现在已经四月了。

    傅云珩:“差不多。”

    他敛眸看博慕迟,“不知道女朋友有没有空,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博慕迟扬眉,“那没空也会有空的。”

    她保证地说:“只要没有比赛,我到时候就算是求教练,也能求到她给我放假的。”

    傅云珩捏了捏她脸,“那我记下了。”

    博慕迟“嗯”了声,安静半晌问:“你就没什么别的想问我的?”

    傅云珩不太明白:“问什么?”

    博慕迟盯着他淡然的神色半晌,总觉得自己提前回来,他好像也不是很激动。她抿了抿唇,摇了摇头,“没什么。”

    傅云珩稍稍一顿,嗓音低低:“回家?”

    博慕迟扣上安全带,“好。”

    正逢下班高峰期,路道很堵。

    博慕迟盯着拥堵的路况看了三秒,默默低下头继续看剧了。她看的是去年陈星落当制片人拍的那部,前段时间凑着冬奥会一起上星播出了。

    但博慕迟之前忙,一直都没看。

    这部剧于她而言,感情还是有些微不同的,所以她看得很认真。

    前段时间电视剧大结局时,陈星落还和她说,据各项数据统计,春日的时候说要去东北滑雪,要去滑雪场学滑雪的人比往常多了不少。

    很多人还说,看了冬奥会,看了电视剧后,激发了自己对滑雪的向往。

    即便是摔跤,也想去试试。

    博慕迟看的认真,也没注意到傅云珩说的回家,并不是回她以为的那个家。

    车停下时,博慕迟还有些诧异,“这么快到家了?”

    话音一落,她注意到这儿是傅云珩租房的小区。

    博慕迟怔了下,扭头看向旁边的人,“不是说回家吗?”

    傅云珩反问:“不想回这边?”

    “……”

    迎上他深邃的瞳孔,博慕迟摸了下鼻尖说:“没有。”

    傅云珩:“下车。”

    两人下车上楼。

    博慕迟跟在傅云珩身后,看他进屋换鞋后,弯腰替自己拿了一双拖鞋。

    博慕迟刚把鞋穿上,腰肢便被他扣住。

    她猝不及防,被抱着放在一侧的鞋柜上。

    博慕迟心脏猛地一跳,正欲开口说话,傅云珩滚烫的唇已然落下。

    他呼吸越来越重,一言不发地开始亲她。

    他用这样的方式,诉说自己对她的思念和渴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