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五十八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夕阳从不算宽敞明亮的落地窗那边斜斜落进来,有一束光,恰好罩在两人的身上。

    他们紧密贴合在一起,密不可分。

    博慕迟的心跳加剧,比第一次和他接吻更甚。

    又到春天了。

    他们的衣物再次变得单薄,遮不住身体滚烫的温度,挡不住肌肤源源不断散发的热源。

    傅云珩的一只手在她腰侧,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脖颈不让她动弹,接受着他的亲吻。

    鞋柜不算高,她坐上去和傅云珩接吻,一点都不累。

    她双手扯着他胸口的衣服,回应着他。

    不单单是他想,她其实也想。

    欲念这种东西,一旦不去刻意压制,便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浮于表面。

    “……”

    迷迷瞪瞪间,博慕迟感知到了傅云珩的手。

    他掌心滚烫,触摸她的时候,留下酥酥麻麻的触感。

    当下那一刻,她的心脏好似跳到了嗓子眼。

    以前看书时,博慕迟总觉得这个形容过于夸张。到当下这一刻,她才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文人作者的夸张形容,是真真实实的,会有这样紧张激动的时刻。

    总盼望着,他能多做点什么,却又害怕,他对自己做什么。

    那种情绪的交织,她不知道如何正确的去形容。但她感受到了面前人的心跳。

    她的右胸口处,是傅云珩跳动剧烈的心脏。他在回应她左心口跳动。

    “你……”慌乱之中,博慕迟在他将自己唇舌吮的发疼撤开时,含糊地出了声。

    傅云珩嗓音很低,边往下亲边问:“我什么?”

    博慕迟睁开眼,看他带着情|欲时的眉眼,眼睫轻颤,小声提醒:“我们还得回家吃饭。”

    回这个家固然没问题,但她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总不能当晚连饭不回去吃。

    她亲吻着傅云珩的侧脸,哄着他,“我们吃了饭再……”

    后面的话,在对上他漆黑瞳孔时,忽然就说不出了。

    “再什么?”

    傅云珩却不打算放过她。

    博慕迟羞红着脸,舔了下唇:“再回来这边?”

    傅云珩心念一动,看她此刻的模样,心猿意马地再次吻了上去。

    只是相较于刚回家时的那个吻,这个吻要更温柔更克制。

    很明显的,博慕迟能感觉到,他是把自己说的话听进去了。

    傅云珩确实没再亲的很过分,但博慕迟就是觉得自己哪哪都是热的,都是烫的。唇上有他留下的气息,连带着锁骨位置,甚至于是胸前……好像都有他清冽的味道停滞在上面。

    让她和他再次从屋子里出来时,博慕迟觉得周围人好像看出了点什么。

    好在,傅云珩没给她太多胡思乱想的机会。

    两人在这边折腾了一通,在电话过来时,傅云珩给她把衣服整理好,又让她去洗了把脸。

    两人简单的收拾一番,才离开。

    坐上车,傅云珩嗓音还有点低:“晚上是两家一起吃饭?”

    “……好像是。”她刚刚听迟绿是这样说的。

    博慕迟扭头看她,耳廓脖颈都还是红的,“这个点,应该不堵车了吧?”

    他们刚刚在屋子里亲了大半个小时。

    傅云珩勾了下唇,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可能?”

    对上他眉眼带笑的脸,博慕迟再次将自己煮熟了。

    -

    两人到家时,迟绿瞅着博慕迟问了句:“云宝今天医院加班?”

    “……”

    博慕迟总觉得她看出了点什么,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对啊。”

    她面不改色撒谎,“你又不是不知道医院有多忙。”

    迟绿噎了噎,不想理她。

    博延在旁边笑,拍了拍博慕迟的脑袋,“吃饭吧,大家都饿了。”

    瞬间,博慕迟开心了。

    她嗅着屋子里飘散出来的香味,饥肠辘辘:“今晚吃什么?”

    迟绿:“你傅叔叔和你爸下厨,还能吃什么?”

    博慕迟正要挑眉,迟绿酸溜溜地说:“当然是吃你爱吃的。”

    两家人再次凑在一起。

    不是周末,迟应还在学校。博慕迟特意拍了张大合照发给他,馋他。

    不过迟应什么时候能看见,她就不得而知了。

    就她前段时间了解到的信息来说,迟应最近这几个月变得尤为不正常。

    一个不怎么爱学习的人,突然废寝忘食开始学习,开始看书,周末还让迟绿送他去补习班上课,非常诡异。

    博慕迟还特意和程晚橙几个人讨论过这个事,最后程晚橙率先提出了一个想法,怀疑他早恋了。

    博慕迟反驳了。

    因为她觉得迟应就一张脸能看,有什么资格早恋,他最多是情窦初开,暗恋人家女孩子。然后对方还很优秀,喜欢学习成绩好的人,所以他就去学习了。

    听完她的分析,大家默契的沉默了下来。

    虽然没有得到全部人认可,但博慕迟还是坚定地觉得,迟应就是暗恋对方,而不是早恋。他要是早恋了,早就偷偷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炫耀了。

    两家人凑在一起吃饭,为她庆祝。

    吃饭时,博延还说,过几天要邀请陈陆南他们一群人也来家里吃饭。博慕迟这是冬奥会结束后首次回家,总得和亲朋好友聚一聚。

    博慕迟没意见,甚至还飞速地点了头。

    她也很久没看到他们,想他们了。

    饭桌上全是博慕迟喜欢吃的,傅云珩看她吃的高兴,手一直没停,不是在给她剥虾,就是在给她挑鱼刺。

    而博慕迟,也没和他客气,就开开心心的享受。

    偶尔,她也给傅云珩夹菜。

    迟绿和季清影看着,无声对视半晌,真心觉得他们四个大人是电灯泡。

    要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该打电话喊他们回家吃饭。

    吃过饭,博慕迟撑住了。

    她拽着傅云珩陪她出门散步。

    晚上的风很温柔地拂过脸颊,格外舒服。

    博慕迟侧头看向旁边的人,目光往下,挪到他们十指相扣的手上。

    “云宝。”

    傅云珩看她,眉眼温柔,“想说什么?”

    博慕迟眨了下眼,想了想说:“我们今晚住家里吧?”

    她也想多花点时间陪迟绿他们。

    傅云珩:“好。”

    博慕迟怕他不高兴,还特意补充了一句:“我这回休息时间会比较长的。”

    只要和去年一样正常训练就好。更何况,明年也没冬奥会,相比较来说,今年和明年是博慕迟比较轻松的两年。

    听她这么一说,傅云珩有点儿想笑。

    他捏着她的指骨,沉声问:“想什么呢?”

    对上她澄澈的眸眼,傅云珩低语:“我在你这儿就是这样的形象?”

    “……”

    博慕迟眨巴着眼,一脸无辜:“我可没这样说。”

    傅云珩莞尔。

    两人在外转了一圈,消完食后才回家。

    傅云珩在忙毕业论文的一些东西,博慕迟回家洗了个澡,然后往傅家跑。傅云珩写论文忙工作的时候,她在旁边跟谈书聊天。

    聊着聊着,对方就没了消息。

    博慕迟连发了好几个问号过去,还是没有回应。

    她扬了扬眉,犹疑地询问她:「现在这个点睡觉,是不是有点儿早?」

    消息依旧石沉大海。

    博慕迟笑了笑,顺手把过来找她的云朵抱了起来,自言自语嘀咕,“果然是有男朋友的人。”

    云朵喵了声回应她。

    博慕迟笑,揉捏着它的脑袋,“你也赞同我说的是不是?”

    云朵蹭着她掌心,又喵喵叫了一声。

    因为傅云珩工作实在是忙碌的缘故,现在云朵大多数时间都是养在傅家这边。

    季清影大多数时候都在家工作,就算是出门了,也有阿姨照顾。再不济,云朵还能去隔壁被迟绿蹂|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和云朵几个月没见,发现它已经胖乎乎的变成了一个中年男人。

    嗯,博慕迟自己给它定位的。

    逗着云朵玩了会,云朵便从她身上跳下来溜走了。

    博慕迟盯着它摇晃的尾巴看了会,扭头看向另一端正襟危坐,神色认真的傅云珩。

    察觉到她目光,傅云珩回头看向她,以眼神询问。

    两人对视三秒,博慕迟摇了摇头:“没事,你继续忙。”

    傅云珩失笑,起身朝她走近,“真没事?”

    他坐在她旁边,“是不是无聊了?”

    “有一点点。”博慕迟靠在他肩上,“还有点困了。”

    “我送你回去睡觉?”傅云珩主动提。

    博慕迟微哽,瞅着他:“你都不挽留我一下?”

    怎么就能这么爽快地说出要送自己回去的话。

    傅云珩哑然,捏了捏她鼻子,“你想博叔大晚上来找我算账?”

    “……”

    博慕迟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默默摇了摇头:“不想,到时候丢脸的不只是你。”

    还有她。

    傅云珩敲了下她脑袋,“走吧。”

    他牵着她的手,“明天要起来晨跑吗?”

    “要。”博慕迟看他,“你陪我,你晚上早点睡。”

    傅云珩应下。

    -

    翌日早晨,和傅云珩一起跑完步后,博慕迟回家睡回笼觉,傅云珩去医院上班。

    睡完回笼觉起来,博慕迟才慢慢悠悠地给谈书回消息。

    博慕迟:「书姐醒啦?」

    谈书:「……上班都好几个小时了博大小姐。」

    博慕迟:「哦。昨晚干嘛呢?」

    谈书:「?」

    博慕迟:「?别想逃避。」

    谈书:「昨晚想着你好不容易回一次家,不能打扰你和傅云珩呢。」

    博慕迟:「……」

    两人你来我往了一会,谈书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

    博慕迟:「不和谢回一起吃?」

    谈书:「来不来?」

    博慕迟第一时间认怂,连忙回复:「来。」

    博慕迟到谈书公司楼下时,正好碰见中午休息的大批人群。

    她扬了扬眉,在看到从里走出的谈书后,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不愧是有男朋友的书姐。”博慕迟逗她,“气色都红润了好多。”

    谈书瞅着她,不甘示弱:“看来你还没有爱情的。”

    她非常好奇,压着声问:“小傅医生确定没什么问题?”

    博慕迟无语半晌,一巴掌拍在她手臂。

    谈书乐不可支,翘着唇,“你干嘛,说不过我就动手?”

    博慕迟睨她,“你被谢回带坏了。”

    “那这可不是他带坏的。”她耸耸肩,“我这是在跟你做正常的探讨。”

    “我不想和你探讨。”博慕迟非常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我们是很纯洁的恋爱关系。”

    “哦。”谈书冷淡应着,“你放心,很快就会不纯洁了。”

    博慕迟噎住。

    安静半晌,她又自顾自补充:“其实什么样的恋爱,都是纯洁的。”

    无论发没发现关系,只要相爱,就是纯粹纯洁的。

    谈书笑,勾着她手臂:“不说这个了,先带你去吃饭,我这附近开了家非常不错的餐厅。”

    “行啊。”博慕迟爽快答应,“你请客。”

    “……”

    正好是午饭时间,餐厅人不少。

    谈书找了个角落的位置,以防博慕迟被人认出来。

    给博慕迟倒了杯热水,谈书才问:“这次休息多久?”

    “蛮久。”博慕迟抿了两口,瞥向她,“反正近期没比赛。”

    只要不遇到大型比赛,她的时间都能由自己支配。

    谈书托腮望着她,“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去我家一趟?”

    “……”

    博慕迟微哽,迟疑道:“去吃饭?”

    谈书点头,“自从你在冬奥会上再次刷新大家对你的认知后,我爸就一直催我,让我喊你到家里吃饭,他想跟你探讨一下你的那几场比赛。”

    博慕迟忍俊不禁,眉眼弯弯道:“谈叔叔怎么这么可爱。”

    谈书耸肩:“他恨不得自己再年轻四十岁。”

    “四十岁不行吧。”博慕迟眨眼,“三十五差不多了,正好是身体状态最好的时候。”

    谈书瞪她一眼。

    博慕迟笑,“那抽个周末过去看谈叔叔和阿姨。”

    谈书:“行,你决定好了提前跟我说。”

    博慕迟点头。

    吃过午饭,两人就近到商场逛了会街。

    到两点,谈书回公司上班。

    博慕迟在附近转悠了会,索性去学校看看迟应。她也有段时间没见迟应了。

    她到的时候,时间还早。

    博慕迟和远在国外的季云舒闲聊着,顺便等迟应下课。

    迟应下午放学后,有近两个小时的晚饭和娱乐时间,足够他们姐弟俩好好聊聊,顺便吃个饭。

    知道她去找迟应,季云舒忍不住好奇地给她发语音:“为了去看迟应暗恋的女孩子?”

    博慕迟:“想多了,我纯粹是有点儿想他了。”

    季云舒:“我哥是不是很忙?”

    这条语音发完,她索性给博慕迟打了个跨国电话,“在学校附近?”

    博慕迟笑:“是,你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

    “发语音太累。”季云舒道:“反正不差这点钱。”

    博慕迟扬眉,“你说得好像一个暴发户。”

    季云舒耸耸肩,配合地说:“我就是。”

    两人聊了会,季云舒道:“我为什么还不毕业。”

    “嗯?”博慕迟好奇,“就这么想毕业?”

    “想啊。”季云舒道:“毕业了就能回国。”

    她认真道:“这样的话,你无聊的时候我还能陪你逛街看电影。”

    听到这话,博慕迟忍不住提醒她,“今天是工作日。”

    “那我不管。”季云舒任性道:“只要小嫂子需要,我旷工也得陪。”

    听到她这个称呼,博慕迟不好意思地嘟囔:“喊什么呢。”

    “我又没喊错。”季云舒逗她开心,“难道你不想当我小嫂子,准备对我哥始乱终弃?”

    博慕迟噎了片刻,咕哝问:“始乱终弃是这么用的?”

    “对啊。”季云舒理直气壮回答。

    两人闲聊了许久,季云舒忽然想起个事,“对啦,我哥毕业的时候我会回来。”

    闻言,博慕迟眼睛一亮:“真的?不会有什么突发事件吧。”

    “不会。”季云舒保证,“肯定回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

    博慕迟:“行,那我们等你回来。”

    考虑到季云舒还有事,博慕迟也没多耽误她时间,催促她忙自己的去,她打算到学校附近转一转,等迟应下课。

    迟应不带手机到教室,还是贺礼过来喊他,他才知道博慕迟来学校了。

    两人立马出了教学楼,往校门口飞奔。

    博慕迟发现,迟应和贺礼又长高了一点,还长帅了一点。

    她瞅着两人,摸着下巴打量了半晌问:“你们俩多高了?”

    迟应:“187。”

    贺礼:“186。”

    “……”

    听到187这个身高,博慕迟额角抽了抽,看着迟应认真道:“你最近多吃点吧。”

    “啊?”迟应不明所以,“为什么?”

    博慕迟:“长到一米九。”

    “那我不是比云珩哥还高?”迟应讶异两秒,“这不太好吧。”

    “你别和他一样高才好。”博慕迟小声嘟囔。

    迟应:“?”

    他不解,“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博慕迟凶巴巴看他,“走吧,带你们去吃饭。”

    博慕迟带两人去餐厅,进去坐下后,她疯狂给两位可能还会长高的人点菜,使劲地让迟应多吃点。

    迟应受宠若惊,总觉得他姐这架势,颇有种要把他养肥了然后宰掉的感觉。

    导致傅云珩过来接人时,他趁着博慕迟没注意,小声问:“云珩哥,我姐最近在你面前骂我了吗?”

    “……”

    傅云珩瞥他,“为什么这样问。”

    迟应挠了挠头,看向不远处去了洗手间出来的博慕迟,“我总觉得我哪里得罪她了,她想撑死我。”

    傅云珩被他的话呛住,盯着朝他们走近的博慕迟看了须臾,摇了摇头:“不至于。”

    迟应:“真的?”

    傅云珩正想回答,听到这话的博慕迟顺口问:“什么真的假的?”

    “没什么。”迟应警觉地站直了身体,快速道:“姐,那我和贺礼先回学校了,周末回家。”

    博慕迟正要说好,他已经先拽着贺礼跑了。

    看两人走远的背影,博慕迟很是茫然,“他跑这么快干嘛?”

    傅云珩忍笑,垂眸看她,“你晚饭对迟应做了什么让他害怕的事?”

    “我没有啊。”博慕迟和他一起往停车的地方走,“我给他点了很多他爱吃的菜,还给他夹菜了。”

    一般人,可没这个殊荣。

    傅云珩挑眉:“为什么忽然给他夹菜?”

    “就……”说到这,博慕迟还有点不好意思,“我想他再长高一点。”

    傅云珩:“嗯?”

    博慕迟现在在傅云珩这儿,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小声地和他分享了自己很久很久以前做的梦。

    听她说完,傅云珩没忍住笑了起来。

    “别笑了。”博慕迟很是窘迫,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含糊不清说:“所以我想他长高一点,别和我男朋友一个身高。”

    说完,她问傅云珩:“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儿霸道?”

    “我觉得不霸道。”傅云珩带她离开学校,认真道:“做得挺好。”

    博慕迟眉梢染上笑,得意洋洋,“是吧,我也觉得自己做的挺对。”

    她一路叽叽喳喳和傅云珩说着话。

    到车子停下时,博慕迟扭头看了眼,“怎么在这停了?”

    傅云珩看她,“想不想一起逛个超市?”

    “……”

    -

    晚上的超市很温馨,也很热闹。

    和上回跟傅云珩一起逛超市的感觉差不多,博慕迟依旧觉得开心。

    看他扯着袋子去买水果蔬菜时,博慕迟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我们今晚不回家了?”

    “嗯。”傅云珩一板一眼回答,“来回医院太远。”

    他停顿了下,征询博慕迟想法,“跟我一起住这边?”

    对上他深邃的眸子,博慕迟不好意思地别开眼,“你都决定了,还问我。”

    傅云珩:“总要走走过程。”

    博慕迟噎住。

    买好吃喝用品,去结账时,博慕迟不小心瞟到了货架上的东西。

    她顿了顿,正要去看傅云珩,先对上了他促狭的目光。

    博慕迟哽了哽,正想拉着他走,耳畔有了他声音。

    他声音很低,贴在她耳侧,只让她能听见。

    “喜欢什么味道的?”

    博慕迟呆了三秒,结结巴巴地问:“这东西还分味道?”

    傅云珩:“嗯。”

    他又重复问了遍。

    博慕迟红着脸,拽着他衣服催促:“随便随便。”

    她道:“快去结账。”

    傅云珩笑了下,当着她的面,面不改色拿了两盒丢进超市购物车。

    ……

    从超市出来,博慕迟脸上的热度就没消散。

    她把车窗降下,试图让窗外的风给自己降温,却依旧无果。

    这个温度持续到跟着傅云珩进了屋,然后她又心虚地去洗了澡出来,她觉得自己更热了。

    博慕迟洗完澡出来时,傅云珩还在书房。

    她探着头看了眼,对上他的目光。

    空气好像都停滞了几秒。

    博慕迟眼神乱飘道:“我……我找个电影看,你忙你的。”

    傅云珩低低一笑,“半个小时能搞定。”

    “哦。”博慕迟欲盖弥彰补充:“我又不着急。”

    话落,她整个人尴尬地站在原地。

    她到底在说什么。

    傅云珩看她涨红的脸,掩唇压笑,“去看电影吧。”

    “嗯。”

    博慕迟飞速跑走。

    傅云珩这儿不知什么时候买了投影仪,博慕迟找了部曾经看过的电影,是她喜欢的那位演员周砚和他太太一起演的一部很催人泪下的电影。

    博慕迟每次看,都会被感动到流眼泪。

    当然,这部电影尺度也不小。现在各大平台的大多都是删减后的,但博慕迟有没删减的资源。

    她看得入迷,连傅云珩什么时候从书房出来,进浴室洗澡都没察觉。

    直到身侧有清冽的香味传入鼻尖,博慕迟才意识到傅云珩好像忙完了。

    她一扭头,便看到他漆黑晶亮的瞳眸。

    “你……忙完了?”

    傅云珩应声,抬眸看向大屏幕,“还在看这部电影?”

    博慕迟点头,“好看。”

    傅云珩顿了顿,低声问:“困了吗?”

    “……还……还好。”

    安静片刻。

    博慕迟扭头看向旁边和自己一起看电影的人,抿了抿唇:“你困了?”

    “还好。”傅云珩神色淡然,“看完再睡?”

    博慕迟默了默,含糊不清咕哝:“我其实看过好多遍了。”

    言下之意是,今天看不看完都行。

    话音刚落,傅云珩没再给她反悔的机会,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不再克制,对她更是没一点收敛。

    电影还在放。

    可博慕迟这儿的耳朵里,却再也听不见自己偶像的声音,她的气息,耳朵,全被面前这个人占据,一点缝隙也没法留给其他人。

    屋内的温度逐渐升高。

    失控之前,博慕迟喘着气,和面前的人紧紧贴合在一起,她有些紧张,嗓音在发颤,“回……回房间。”

    傅云珩含着她的唇,一把将人抱起回了房间。

    房内只留有一盏床头灯照着。

    墙上浮现两人的倒影,起起伏伏。

    博慕迟被他亲的思绪凌乱,却还是听见了包装撕开的声音。

    她睁眼的瞬间,傅云珩握住了她的手。

    她心跳加剧。

    剧烈的程度,比第一回发现自己喜欢他还要强烈。而且,还是无处躲藏的那种。

    “你……”她嗓子明显有些哑,双眸透露着被他撩拨起的情|欲。

    “我什么?”傅云珩亲了亲她,哑声问:“会吗。”

    博慕迟当然不会。

    她又不是在这种事情上无师自通的人。她不是,可傅云珩却是。

    他是无师自通的人。

    “……”

    后面发生的所有一切,都很顺其自然。

    窗外的风好像有些大了,吹起了一角的窗帘。迷迷糊糊间,博慕迟听见客厅电影的声音好像变了,又好像没有。

    她下意识的,去回应他。

    他好似很温柔。

    温柔的让博慕迟,不知不觉掉入他织好的陷阱里。

    她的声音被他吞下,思绪被他占据。

    在当下这一刻,她心甘情愿的被他折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