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五十九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夜色越发浓郁。

    两人不知折腾了多久,等博慕迟意识回笼时,客厅播放的电影已经自动跳到了下一部电影,甚至于也已然到了尾声歌唱阶段。

    月光从窗外透着窗帘缝钻进来,在地面留下痕迹。

    她身上黏黏糊糊的,分不清是自己的汗还是傅云珩的汗,又或者是别的东西。

    思及此,她拉了拉傅云珩的手。

    傅云珩垂眸看她。

    “再洗个澡。”博慕迟模样困倦,不是很有精神,“你抱我去。”

    傅云珩知道她一直直接,却也少有听到她这么直白的话。他勾唇,低问:“我给你洗?”

    博慕迟一脸不然呢的表情看着他。

    傅云珩将她抱进浴室,两人简单的洗了个澡。

    回到房间时,傅云珩将床单换下,重新铺好。

    之前的湿了不少,分不清是谁留下的。

    味道交织在一起,让博慕迟脸热。她总觉得,这屋子里的旖旎味还没散开。

    等傅云珩做完这一切,两人重新躺上床。

    一沾床,博慕迟便阖上眼准备酝酿睡意。

    傅云珩失笑,“这么困?”

    “还累。”博慕迟含糊嘀咕,“晚安。”

    傅云珩本想和她说点温情的话,看她如此疲惫,无奈笑了笑,将人揽入怀里哄着,“睡吧。”

    博慕迟没应,但却自觉的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嗅着他身上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沐浴露味道,沉沉入眠。

    两人交颈相拥,一夜好眠。

    月光躲进云层里,让夜晚一起沉睡。

    -

    博慕迟真心觉得,她训练一天下来都没有昨晚累。

    她的生物钟是早上六点,一般只要不熬大夜,她都能准时醒过来。但今天不同。

    睁眼看到床头柜上闹钟显示时间时,博慕迟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她伸手拿过手机点开看,上面的时钟时间清清楚楚告诉她——这会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

    旁边已经没人了。

    博慕迟摸了下,冰冰凉凉的,傅云珩应该已经起来很久了。她侧头看着空出的位置,发了好一会呆,手机忽地震了震。

    一点开,她便看到了傅云珩发来的消息,问她醒了没有。

    博慕迟正想说醒了,打好字又全部删除,换了两个字发过去。

    看到她说自己是渣男,傅云珩眼底浮现笑。

    他手指在屏幕上停滞片刻,低问:「嗯?」

    博慕迟:「睡了我就跑,不是渣男是什么?」

    她有理有据。

    傅云珩哑然:「那我晚上回家了给你赔罪?」

    博慕迟:「怎么赔?」

    傅云珩:「你想我怎么赔我就怎么赔。」

    博慕迟:「你这都是空话。」

    她“怨气颇深”,飞速打字:「你几点起来的?」

    傅云珩:「六点多。」

    博慕迟:「……小傅医生体力不错。」

    傅云珩:「?」

    看到他这个问号,博慕迟立马认怂。

    博慕迟:「就精神好的意思。你现在不忙?」

    傅云珩:「刚忙完,可以陪女朋友聊会天。」

    傅云珩:「厨房有早餐,你起来后热一热再吃。」

    博慕迟:「还不想起。」

    聊了两句,傅云珩那边再次忙碌起来。

    博慕迟放下手机躲进被子里又躺了十来分钟,才慢吞吞爬起来。

    爬起来时,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套的是傅云珩的一件t恤,很宽很大,空空落落的。

    博慕迟进浴室时,还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痕迹。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半晌,脑海里浮现昨晚发生的那些事。

    想着想着,博慕迟的脸肉眼可见红了。

    她微窘,边洗漱边嘀咕:“你脸那么红做什么,多几次就习惯了。”

    说完,她又拍了拍自己脑袋。

    说什么呢。

    她一定是刚睡醒,脑子还不够清醒才会说这样的话。

    刷着牙,博慕迟莫名其妙被自己逗笑。

    她看镜子里傻乎乎笑的自己,唇角往上扬了扬。

    这或许,就是谈书说的,恋爱酸臭味。

    洗漱完,博慕迟找到傅云珩给她留的早餐。

    热好吃完,她瘫在沙发上无所事事。

    躺了会,博慕迟感觉自己的腰酸疼痛缓解了不少。

    她索性起身做了套瑜伽动作,又看起了电影。

    傅云珩电话再来时,她的电影正好进入尾声阶段。

    他问她中午想吃什么。

    博慕迟盯着屏幕上的人,心不在焉:“都行,你要给我点外卖?”

    傅云珩扬眉,“外卖不健康。”

    博慕迟“哦”了声,“那你是要赶回来给我做饭?”

    “想我给你做?”

    博慕迟实话实说,“我觉得你来不及。”

    傅云珩低低一笑,“是有点。”

    他微顿,话锋一转:“不过,我可以陪你吃饭。”

    博慕迟“啊”了声,犹疑道:“你意思是,我去医院找你?”

    “不是。”傅云珩那边有电梯播报楼层的声音传来,他声音断断续续的,有些卡壳,“我进电梯了,待会跟你说。”

    “……”

    一分钟后,博慕迟听见了门铃声。

    她诧异须臾,走至门后借着猫眼往外看。外面的人似有所察觉似的,低声道:“是我。”

    门打开,博慕迟一脸惊讶地看着大中午出现的傅云珩,“你不用上班啦?”

    “……回来陪你吃饭。”傅云珩看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还好吗?”

    听到这个问题,博慕迟微窘。

    她不好意思地摸了下耳朵,含糊道:“还……还行。”

    傅云珩勾唇,“去吃饭。”

    “其实我还不饿。”博慕迟看他手里提着午饭,“你这是外面打包回来的?”

    傅云珩:“医院食堂打包回来的。”

    在餐桌旁坐下后,博慕迟才想起来。

    “你问我的时候是不是进小区了?”

    傅云珩:“嗯。”

    博慕迟觑他一眼,“你都决定让我吃什么了还问。”

    傅云珩笑,捏了捏她的脸,“你要是有别的想吃的,我现在也能去买。”

    两人对视片刻。

    博慕迟忍着笑,勉勉强强说:“算了,就吃食堂。”

    她多问了两句,“你这样回来没事吗?”

    “没事。”

    这个点本身也是医生护士的休息时间,他们也不是陀螺,总要不停的连轴转。

    中午没突发情况的话,他们还是有两个小时自由时间的。本身也很多住在医院附近的医生护士,午间是回家吃饭休息的。

    其实博慕迟想说,傅云珩他们医院的饭菜并不怎么好吃。

    但可能是因为他陪她一起吃,她发自内心地觉得,厨师今天超常发挥了,刷新了她对她食堂的味道认知。

    看她笑盈盈的样子,傅云珩忍不住逗她,“这么高兴?”

    “……”博慕迟觑他一眼,压了压唇角的笑,傲娇回答:“一般般吧。”

    吃过饭,傅云珩问她身体感觉如何。

    问题刚出,就被博慕迟瞪了一眼。

    “我看起来像身体很差的样子吗。”她踢了他一脚,害羞的红着脸,“不准问。”

    傅云珩抬手,揉了揉她头发,“在家是不是很无聊?”

    “其实还好。”博慕迟靠在他肩上休息,“我看了部电影,又骚扰了一下谈书,时间一下就过去了。”

    傅云珩微顿,低头看她,“晚上去电影院?”

    “你能准时下班?”博慕迟反问。

    “不一定。”傅云珩如实回答,“但八点后应该没问题。”

    博慕迟想了想,“也行。”

    她也就这几天快乐放松的时间,玩过后,她就得回学校上课了。学校那边她有联系过,只要她时间没问题,学校当然欢迎她回校上学。

    看电影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傅云珩陪她休息了半小时,便匆匆回了医院。

    博慕迟窝在家里,看了小半天的书。

    -

    两人的同居,没招到任何人反对。

    知道她要跟傅云珩住外面,迟绿和博延也没说什么。孩子都长大了,他们本就是开明的家长,更何况对傅云珩知根知底的,知道他是那种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会让博慕迟伤心的人,自然就更不用担心了。

    听到迟绿和博延对傅云珩这么高的评价,博慕迟还吃了点小醋。

    这日,她难得回家陪迟绿喝下午茶。

    她一点没问她最近过得怎么样,直接和她讨论各种八卦。

    讨论半天,博慕迟没忍住问:“妈,你就不关心一下我最近的八卦吗?”

    迟绿瞥她一眼,“你能有什么八卦?”

    她眨眨眼,凑到她面前,“跟云宝吵架了?”

    话落,迟绿自顾自补充:“这根本不可能。”

    博慕迟噎住,不可置信地扬了扬眉:“为什么不可能?”

    “就云宝纵容你那态度,他会跟你吵架才怪。”迟绿抿了口茶,慢悠悠地说:“如果真吵架了的话,那一定是你没事找事。”

    “……”

    博慕迟气,“那万一云宝并不像你们看到的那么好呢。”

    迟绿愣了愣,一脸茫然地看向她,“那你是傻吗?”

    “啊?”

    博慕迟不懂这个说法从何而来。

    “他要不是我们看到的对你那么好,你和他谈什么恋爱,早点分手。”

    博慕迟也是真的没想到,迟绿的回答会如此令她大跌眼镜。

    她哽了哽,好半天只能憋出一句:“好吧,他私底下对我其实更好。”

    迟绿:“看得出来。”

    博慕迟好奇,“怎么看出来的?”

    迟绿:“人啊,嘴巴会说谎,但眼睛和下意识的一些行为会和你实话。”

    无论是他们在还是不在,傅云珩对博慕迟的那种照顾和关心,很多时候都是下意识的举动。

    他不是作秀,更不是别的。

    在他这儿,博慕迟就是最重要的,她所有的情绪,所有事,都在傅云珩那儿排第一。

    博慕迟“哦”了声,腻着迟绿撒娇,“妈,过段时间云宝毕业了,你和爸应该会参加他毕业典礼吧?”

    迟绿觑她一眼,“你说呢。”

    博慕迟无辜脸,“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空。”

    “会去。”迟绿弹了下她额头,“不过,你什么时候能毕业?”

    “……”

    这问题过于扎心,博慕迟沉默好一会,才幽幽地说:“争明保后。”

    迟绿:“你说的还挺文艺。”

    -

    傅云珩的毕业来得比想象中快。

    他在六月初的时候,便从实习医院离职,专心准备毕业论文。

    他的毕业论文,是在国际学科博士年会上进行答辩的。

    博慕迟没能亲自参与。

    但她可以想象出他答辩时意气风发的模样。

    她一直都知道,傅云珩是骄傲的。他有骄傲的底气和能力。

    拍毕业照这天,博慕迟和迟绿一行人一起过去的。

    她手捧了一束自己亲自挑选的鲜花,在看到穿着学士服的傅云珩时,飞快地跑了过去,将花塞给他,“云宝,毕业快乐呀。”

    博慕迟小声:“以后就是个社会人了。”

    傅云珩被她的话逗笑,眉目柔和:“谢谢兜兜妹妹。”

    博慕迟脸一热,眼睛弯成小月牙,“你们毕业照拍好了吗?”

    傅云珩点头,抬眸看向另一侧几位大人。

    “爸、妈。”他顿了顿,又喊:“迟姨,博叔。”

    季清影和迟绿异口同声道:“云珩,毕业快乐。”

    季清影扑哧笑出声,拍了拍他肩膀说:“终于长大了。”

    迟绿在旁边乐,瞅着傅云珩道:“虽然是长大了,但要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还是可以找你爸和博叔的。”

    “……”

    傅言致看他一眼,“你迟姨说得对。”

    博延跟着点了下头,“小事就自己解决吧,大事才找我。”

    傅云珩没忍住,笑了笑:“我一定谨记。”

    他知道,他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告诉他,虽然他长大了,毕业了,是个大人了。可只要他们在,只要家在,他就永远有避风港。

    这一点,傅云珩很清楚。

    大家找人拍了毕业照。

    拍完,迟绿和季清影兴致勃勃给博慕迟和傅云珩拍双人照。

    拍着拍着,迟绿咕哝:“我怎么有种给你们拍结婚证的感觉?”

    博慕迟:“……”

    这是亲妈?

    听到这话,博延咳了声:“那还早。”

    他心底发酸地看了眼傅云珩,“再说,他们穿的也不像拍结婚证的样子。”

    季清影和傅言致在旁边笑。

    她贴近他耳畔说:“迟绿说话还是那么直接。”

    傅言致捏了捏她的手,“你看云宝的神色,明显是习惯了。”

    两人对视一笑。

    拍着拍着,下课了的迟应贺礼,下班了的陈星落一行人也都来了。

    这是他们的约定,除非真有天大的事,不然无论是哪位小朋友的毕业典礼,他们都要参加。

    他们这一群人凑一起,就是个庞大的团体队伍。

    等所有人都拍完照,又闲逛完傅云珩的大学校园后,夜幕已然降临。

    晚上到傅云珩家吃饭,考虑到小情侣需要点温存时光,大家都很知趣地先走。

    一晃眼功夫,学校里就剩傅云珩和博慕迟了。

    “想不想去我宿舍看看?”傅云珩问她。

    博慕迟眼睛一亮,“好呀。”

    她说:“不过这个点,大家是不是都走了?”

    傅云珩点头,“赵航可能还在。”

    他们不是拍毕业照这天就得搬离学校。对毕业生,学校都有给足他们找工作,甚至找住处的时间。要到六月底,才会打扫宿舍,让全部学生搬离。

    博慕迟下午时跟赵航拍了合照,只不过看他们这么多人在,赵航也没和她多说什么。

    她点点头,“那要不要让赵航跟我们一起吃饭?”

    傅云珩想了下,“他应该不想去。”

    博慕迟微怔,“也是。”

    他们都是大熟人,赵航一起的话,他自己可能会产生格格不入的想法。

    “那下回?”博慕迟看傅云珩,“等你去首京医院上班了,我们约小赵医生一起吃个饭?”

    赵航留院了,他会继续在之前的医院上班。

    对博慕迟这个提议,傅云珩表示赞同。

    傅云珩的宿舍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豪华。

    博慕迟原本以为,像他这种学霸的宿舍,会有例外。没想到和普通宿舍一样,上床下桌。

    不过唯一一点区别的是,傅云珩的位置,无论是桌子还是床,都收拾的极为整齐。

    “书什么时候搬?”

    “下回。”傅云珩拿了点东西,“赵航不在。”

    博慕迟点头,忍不住掏出手机朝他的床位拍了张照。

    傅云珩挑眉,“这有什么好拍的?”

    博慕迟觑他一眼,保存下来说:“你不懂。”

    她没有参与他真正的大学生活,所以现在看见了,就想留个纪念。这样的话,她会有种自己也在一直陪着他成长的感觉。

    -

    傅云珩毕业后休息了大概一周,便去医院报道了。

    他去的时候,博慕迟正坐在教室里上课。

    她前不久回的学校,当时还上了微博热搜。不少同学拍了她的照片发出,告诉所有人——博慕迟回学校了。

    趁着课余时间,博慕迟偷偷给他发了条消息,询问情况。

    博慕迟:「小傅医生,第一天去上班,感觉怎么样?」

    傅云珩的消息回的很快:「还不错。」

    博慕迟:「你们医院帅哥美女多吗?」

    傅云珩:「怎么?」

    博慕迟:「我就问问。」

    傅云珩:「不知道。」

    博慕迟:「嗯?」

    傅云珩:「没注意。」

    他顿了顿,想了想又发了条消息哄她:「反正肯定没我女朋友漂亮。」

    这话说得不走心,但还是让博慕迟开心了。

    她低垂着眉眼,开心地打字回复他:「那当然,我可是最漂亮的。」

    傅云珩忍不住笑。

    他没注意到的是,一侧有护士正在观察他。

    今年首京医院来了新医生护士,但傅云珩无疑是最吸睛的。除了他优秀的成绩和论文履历之外,他的长相更是让各个科室的同性异性好奇。

    看过他的人,都忍不住在各个小群里发消息夸他。

    一时间,不少人想趁着空闲时间过来围观,瞻仰瞻仰看,到底是什么神颜,能让神经科的医生护士这么激动。

    看过后,不少人不由感慨——神经科护士没夸大,这人就是有那么帅。

    几位小护士盯着他,在注意到他笑了后,心更是砰砰砰直跳。

    “小傅医生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他在跟谁聊天啊,这么开心?”

    “不知道啊,会不会是女朋友?”

    “不至于吧。”有护士提出疑惑,“这么帅的男人,不都是单身的吗?”

    一侧路过的,一位高傅云珩两届的学长听到这话,扬了扬眉说:“别想了,他是真有女朋友。”

    他和束正阳认识,自然知道傅云珩的部分情况。

    “真的假的?”护士遗憾,“大学同学吗?”

    这个这位学长便不清楚了。

    “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和他女朋友感情还不错。”

    瞬间,护士们那颗如擂鼓般跳动的心脏慢慢的放慢了速度,归于平静。

    几个人面面相觑半晌,有人颇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小声逼逼:“我觉得小傅医生就算是有女朋友,肯定也不是个温柔贴心男友的。”

    “我也觉得。”

    另一人比较实诚,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会,压着声说:“可是他跟女朋友聊天的时候笑得很温柔啊。”

    噎住的两人无言,小有怨气,“那谁知道他刚刚聊天的对象到底是不是他女朋友。”

    “就是就是,万一是之前的病人呢。我们对病人,才需要温柔。”

    “……”

    傅云珩并不知道,就这么小半天功夫,他有女朋友的消息便传开了。

    中午在食堂吃饭被人问起女朋友时,他还诧异了少顷,但很快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傅云珩有女朋友这事,在当日便传遍了整个医院,让不少好不容易盼来了唐僧肉,却被告知唐僧肉已经被人吃了的医生护士人,心碎了小半天。

    好在大家对他的心思还没太深,很快便拾起了自己那颗碎裂的心,把傅云珩当作正常的同事相处起来了。

    博慕迟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这件事,她忍不住问傅云珩:“小傅医生,后不后悔提前谈恋爱了?”

    傅云珩瞥她,“你后悔了?”

    “问你呢。”博慕迟瞪他,“我当然不后悔。”

    傅云珩笑,“我也不后悔。”

    从喜欢上她那天起,他就知道,这一生无论发生什么,他喜欢她这件事,他绝不会后悔。

    听到自己满意的回答,博慕迟主动亲了亲他的唇。

    傅云珩抬眼,“就这样?”

    对上他视线,博慕迟也不扭捏,抬手勾住他脖颈,主动将自己送了过去。

    博慕迟的投怀送抱,傅云珩没有拒绝的理由。

    夜色再次越发浓郁,屋内的动静时而轻时而重。

    男女的喘息声混在一起,让人听得脸红。月亮听久了,也羞答答躲进了云层里。

    一切都是那么的暧昧美好。

    -

    暑假两个月,博慕迟和傅云珩一大半时间都在异地。

    傅云珩刚到新医院上班,熟悉多花时间熟悉。而博慕迟,也趁着这个时间,跟队友一起飞新西兰那边做滑雪训练。

    他们明年是不用参加冬奥会,但也有国际滑雪比赛。总而言之,一年两次的封闭训练,必不可少。

    这次她训练结束回国,飞机没有再延误。

    傅云珩也没再遇到医闹,早早地在接机口等她了。

    一看到他,博慕迟飞奔地朝他跑了过去。

    “云宝。”

    傅云珩一把将她接住,一如往常。

    博慕迟趴在他怀里笑,“想我了吗?”

    傅云珩捏了捏鼻子,嗓音很低,“嗯。”

    博慕迟还想说点什么,身后传来队友们的提醒声。

    她身子一僵,不想回头了。

    刚看到傅云珩那刹那,她是忘记了自己是和队友们一起出来的这个事。

    傅云珩看她表情变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压了压眼底的笑,淡然地和其他人打招呼。

    焦明诚一行人笑了会,交代道:“迟妹妹就交给你啦,我们也回去了。”

    傅云珩颔首:“辛苦。”

    许鸣早就放下了,这会也冷冷地接了一句:“你应该比较辛苦。”

    博慕迟:“……”

    傅云珩:“……”

    看许鸣他们走远,博慕迟也跟着傅云珩去了停车场。

    上车后,她不明所以地问:“许鸣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

    傅云珩沉吟片刻,摇了摇头,“不知道。”

    博慕迟蹙眉,“什么叫你比较辛苦,难道照顾我很辛苦吗?”

    她不服。

    傅云珩忍笑,“他可能不是这个意思。”

    “他就是这个意思。”博慕迟掏出手机,气鼓鼓道:“我要好好问问他。”

    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她明明就不需要傅云珩怎么费心照顾。

    只是到家门口,博慕迟也没能得到许鸣的回复。

    她无言半晌,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之前跟我说,这边的房租是不是要到期了?”

    傅云珩颔首,“过段时间搬家。”

    博慕迟:“好啊。”

    她一口答应,“是搬到现在医院那附近?”

    傅云珩点头。

    搬家比想象中来得更快。

    在搬家前,傅云珩就带她去看过新租的房子了。

    顺便,还带她去了隔壁一栋临湖住宅转了转。

    刚开始,博慕迟还有点儿不明白,直到看傅云珩和工人熟络的打招呼,她才后知后觉明白过来。

    “你把这买下了?”

    傅云珩应声,“这儿离医院近,总不能一直租房子。”

    从小到大,傅云珩存下来的小金库并不小。他和季云舒从出生时,叶青就给他们兄妹俩分了公司股份,每年,他们都能拿到不少分红。

    这有点啃老。

    但即便是没有这部分钱,就傅云珩高中毕业后和姜既白陈星落做的那些投资,也足够他全款买下一套房了。

    之前之所以租房,是觉得一个人无所谓。再者那是在实习阶段,他也没定未来会在哪儿上班。

    但现在不同。

    他不想博慕迟跟自己挤在不大不小的出租屋,更不想她随着自己奔波。

    虽然未来他工作可能还会有变动,但近几年不出意外,傅云珩应该就是在首京上班了。

    所以在这个事定下来后,他便一直在看房子,当然也让姜既白他们帮他做了了解。

    博慕迟惊喜不已,“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现在说会觉得晚吗?”

    博慕迟想了想,“你要是等装修好再带我来,可能是个大惊喜。”

    傅云珩笑了,“是我考虑不周。”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唇,“下回再给你准备别的惊喜。”

    “好啊。”博慕迟看他,“这房子好像很大。”

    傅云珩带她熟悉环境,给她介绍。

    房子是四室两厅的设计,他单独弄了一个房子给她做衣帽间,一间主卧一间少有用到的客房,以及一间书房。

    听到只有一间书房时,博慕迟回头看他,“你干嘛不弄两个书房,你不怕我打扰你工作?”

    他们住,其实不太需要客房。

    傅云珩“嗯”了声。

    他巴不得她来打扰自己。

    只不过,他没将这话告诉博慕迟。他默了默,诚恳地说:“两间书房的话,就没有客房了。”

    博慕迟:“家里又不会有要留宿的客人。”

    “是没有。”傅云珩看她,“我那是给自己准备的。”

    博慕迟:“?”

    她犹疑看他,“啊?”

    傅云珩实话实说,“万一我们俩吵架了,我怕你赶我睡沙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