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六十四章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最怕空气变得安静。

    博慕迟一脸嫌弃地盯着傅云珩看了片刻,犹疑道:“你就不怕我把你这话告诉小乖?”

    “……”

    傅云珩:“不怕。”

    他坦坦荡荡,“我说的是实话。”

    他含笑看她,弯腰贴近在她耳廓,呼吸落在上面,轻声道:“我只喜欢你。”

    博慕迟无言,抬手拍他肩膀,“我在跟你认真讨论问题。”

    傅云珩无辜眼,“我也在认真回答你的问题。”

    女朋友的问题,无论大小,他也都是深思熟虑回答的。

    两人对视半晌。

    博慕迟放弃挣扎,“行吧,那除了你这样的,还有呢?”

    傅云珩:“……”

    “你没有答案?”博慕迟直勾勾盯着他。

    傅云珩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微忖须臾,认真道:“小乖是很招人喜欢,各方面条件也都很好,但是——”

    “没有但是。”博慕迟傲娇道:“不喜欢她的人肯定是眼神不好,我推荐他们去你们医院看眼科。”

    在维护自己的妹妹这方面,博慕迟他们都是不讲理护短的。

    傅云珩一笑,捏着她的脸点头:“好,推荐来了跟我说一声。”

    博慕迟眨眼:“啊?”

    傅云珩挑起唇角,“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眼神这么差,竟然看不上小乖。”

    “……”博慕迟噎了噎,倒也配合他,“行。”

    关于程晚橙这个事,在两人这儿暂时揭过。

    感情的事,谁插手太多都不好。博慕迟相信,程晚橙和她说的那个不喜欢她的人,迟早会爱上她。

    -

    酷暑更甚的时候,博慕迟也要迎来自己的毕业典礼了。

    这个毕业,她拖了好几年。

    到现在,终于也要轮到她了。

    她的毕业答辩和傅云珩的相比,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自然而然,也很顺利通过。

    毕业答辩结束后,博慕迟一眼便看到了赶过来参加她毕业典礼的家人们。

    傅云珩站在不远处,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是她喜欢的粉玫瑰。

    她爸妈,她的干妈和叔叔阿姨们,星星姐和弟弟妹妹们,也都齐刷刷扭头望着她,然后朝她招手。

    “姐。”迟应大声嚷嚷,“答辩过了吗?”

    话落,谈书拍了他一下,“你姐的答辩怎么可能不过?”

    程晚橙:“就是。”

    迟应:“……贺礼他们都欺负我。”

    贺礼:“是你说错话了。”

    迟应无言半晌,瞥了眼贺礼,“怎么连你也不帮我了?”

    “我实话实说。”

    两人现在也上大学了,唯一不同的是,迟应相较于贺礼来说,高考成绩还是差了一截,没能和他一所学校。但总体来说,他也有超常发挥,所以考到了一所也还不错的高知学府。

    听着两人斗嘴,大家都是吃瓜神态。

    博慕迟笑了笑,接过傅云珩送的花。他敛睫看着她,眉眼舒展,“毕业快乐。”

    博慕迟挑眉:“就这样?”

    “就是就是。”还在跟贺礼斗嘴的迟应咕哝,“云珩哥,你这也太敷衍了吧。”

    刚去了洗手间回来的季云舒第一时间帮衬自己亲哥,“我哥是想把别的话留到我们都不在的时候说。”

    迟应:“为什么要等我们不在再说?”

    陈星落没好气敲了下他脑袋,“因为你是个电灯泡。”

    迟应:“妈,她们都欺负我。”

    他故技重施。

    迟绿正跟博延在忆往昔,回忆自己的大学时光,听到这话,她勉为其难挤了一点时间给他,“那你欺负回去。”

    迟应:“……”

    众人笑作一团。

    博慕迟看着这一张张笑脸,垂眸看自己被傅云珩握住一起的手,轻声问:“去拍照吗?”

    傅云珩抬眸,“摄影师来了。”

    他说的摄影师是赵航,赵航今天正好也休息,知道博慕迟毕业后,便说要参与慕迟妹妹毕业典礼。

    博慕迟当然不会拒绝。

    至于傅云珩,索性让他当摄影,他日常也会玩摄影,让他拍最为合适。

    有熟人拍照,大家更放得开。

    校园的一角,他们这群人闹哄哄挤在一起,欢声笑语不断。

    天空下挂着的阳光明媚又热烈,时间有一瞬间像被点了暂停键,让他们这一群人的岁月时光有了停滞,让他们永远如此开怀敞亮,开心快乐。

    蓝天白云,参天大树,甚至于路边的小草,也都见证了他们的狂欢。

    和傅云珩毕业时差不多,博慕迟毕业时,拍的照片更多更乱。

    但没有人去在意,发型是不是乱了,衣服是不是没弄好。他们只要在一起,那一切就都是好的。

    相机定格瞬间。

    他们笑容留在相片里。

    全部拍完,博慕迟和程晚橙几人抢过赵航手里的相机,要先看照片。

    翻看了几张后,程晚橙轻轻地嘁了声,“我牙都要酸掉了。”

    陈星落:“该酸的是我吧。”

    她揉了揉眉眼,“怎么就我们几个单身狗的眼睛是看着镜头的,其他人都无视相机的是吗。”

    程晚橙:“就是就是。”

    她继续往下翻,吐槽道:“云珩哥和兜兜姐还在热恋中,他不看镜头看兜兜姐我能理解,我爸妈都老夫老妻了,为什么还互看对方,他们知不知道什么叫拍照。”

    陈星落:“我爸妈也是。”

    季云舒在旁边默默举手,“你们不觉得我才是最惨的吗?”

    她除了有爸妈还有亲哥,结果没一个人看她,也没一个人注意她。

    一直没怎么发表意见的迟应拍了拍季云舒肩膀,很是看开的样子,“云舒姐,习惯就好。”

    他最近这一两年,已经很习惯了。

    而季云舒太久没回国,一时无法接受很正常。

    季云舒:“……”

    也是。

    看多了她可能也就习惯了。

    照片实在是太多,博慕迟一行人没能全部看完。

    但赵航拍了多少张,他们就要多少张。

    而当了一天摄影师的赵航,晚上也发了个朋友圈。

    在看到他晒出的合照后,不少老同学酸了,纷纷私戳问他,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不仅能拿到博慕迟的签名照,还能去参加她毕业典礼,还和她一起拍合照。

    赵航直接将傅云珩@出来,一一告知,这一切,都要从他走进大学校园,和傅云珩打好关系开始说起。

    -

    折腾完回到家时,博慕迟看到赵航的朋友圈,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给赵航点了个赞,在下面评论——辛苦小赵医生了。

    赵航回复:给慕迟妹妹服务,荣幸之至。

    傅云珩回复赵航:?好好说话。

    赵航回复傅云珩:……

    博慕迟看两人对话,忍俊不禁。

    她侧眸,戳了戳傅云珩手臂,“小傅医生,你这是吃醋的表现吗?”

    傅云珩把手机搁在一侧,瞥向她,“你觉得呢。”

    “我觉得是。”博慕迟眼睛弯弯看着他,揶揄道:“你连赵航的醋都吃呢。”

    傅云珩冷哼,“是他乱说话。”

    “……”

    博慕迟笑,抬手勾住他脖颈,“难道不是你太小气?”

    “我哪里小气。”傅云珩发泄似的咬了下她的唇,嗓音沉沉地威胁,“嗯?”

    他嗓音低沉又性感,无形中有些撩人。

    博慕迟耳朵有点痒,她抿了下唇,有些招架不住,抬头望着他,“你自己知道。”

    “不知道。”

    傅云珩喉结微滚,看着她此刻的模样。

    因为毕业的缘故,博慕迟今天特意化了个自己觉得显年轻的水蜜桃妆。她是个很爱美的运动员,本身就长得漂亮,有了化妆品的装饰,更是明艳动人。

    一天下来,妆其实花了很多。

    但在傅云珩看来,他依旧觉得自己的女朋友漂亮,很漂亮很漂亮。

    他目光直直盯着她,抬手抬手捏了捏她红了的耳垂,低低地说:“兜兜。”

    “啊?”博慕迟看他靠近,心跳加剧。

    她眼睫毛轻颤,如擂鼓般的心跳像在期待他做点什么,“怎么了?”

    傅云珩默了默,提醒她,“你毕业了。”

    “……”

    博慕迟眨眼,“我知道呀。”

    今天刚毕业的。

    傅云珩“嗯”了声,又忽然说:“你们同学,有毕业的时候拿两个证的吗?”

    当下这一刻,博慕迟其实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她想了想没想出来,索性直接问:“哪两个证?”

    傅云珩噎了噎,忍无可忍地覆上她那一直在勾引自己品尝的柔软唇瓣,含糊不清地说:“毕业证和结婚证。”

    博慕迟愣住。

    傅云珩舌尖钻入,顶开她的贝齿。

    舌尖被他用牙齿轻轻咬了下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

    博慕迟往后躲了躲,瞪圆了眼看他,“你想英年早婚?”

    “……”

    陡然听到这个词,傅云珩还细细品味了一下,“英年早婚?”

    博慕迟点头,以为他是不懂这个词的意思,言简意赅地说:“就是年纪轻轻就结婚的意思。”

    她说:“这词一般用来形容长得帅又年轻的人。”

    傅云珩挑眉,“你意思是我长得帅?”

    “这不是事实吗。”博慕迟小声嘀咕,“要不是你长得帅,我还不喜欢你呢。”

    她可是颜控。

    傅云珩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她这样说了,他哑然失笑,“嗯。”

    他看着她的眼睛,很是诚实,“是想英年早婚,但要看你。”他尊重博慕迟一切选择,“如果你还不想,那我明年再问。”

    博慕迟本想说,她没有不想,可听到他后一句话时,她忍不住笑,“那我明年也不想结婚呢?”

    傅云珩:“后年继续问。”

    笑意在博慕迟眼睛里蔓延,她唇角上翘,一脸惊喜看着他,“你这个意思是不是,只要我不答应,你就一直问,也不强迫我?”

    傅云珩用一种,你觉得呢的眼神。

    博慕迟忍不住往他怀里钻,勾着他脖颈道:“那我五十岁都不答应结婚的话,你也不会拉着我去领证?”

    “是。”傅云珩又亲了她一下,“你不想结婚?”

    “那也没有。”

    博慕迟眨眨眼,“不过得看你表现。”

    傅云珩扬眉,“表现?”

    “对啊。”博慕迟上下打量他一眼,吐槽道:“哪有你这样求婚的,没有花就算了,连戒指都没有,你这让我怎么答应?”

    傅云珩怔了怔,闷笑出声:“我的错。”

    他顿了顿,目光灼灼盯着她,“下回一定准备。”

    博慕迟“哦”了声,被他看着脸热,别开眼咕哝,“那就下回再说。”

    “……”

    傅云珩答应说好。

    他看她,“累了吗?”

    “有点。”博慕迟赖在他怀里,“卸妆好麻烦呀。”

    傅云珩失笑,“我给你卸?”

    博慕迟眼睛一亮,立马答应:“好呀。”

    她问:“你应该知道我用的是哪瓶卸妆水吧?”

    傅云珩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知道。”

    他抬脚要往浴室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我抱你进浴室?”

    博慕迟不客气地朝他伸出手。

    傅云珩将人抱起,先给她卸妆,再给她洗澡。

    小傅医生虽不是个商人,但也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给女朋友卸了妆洗了澡,他当然也得收点福利。

    考虑到女朋友这一天来来回回下来,他很克制地只收取了一次的福利,便抱着她上了床睡觉。

    博慕迟是真的累了。

    他这一次下来,她眼都睁不开,随意在傅云珩怀里找了个位置便沉沉睡了过去。

    翌日醒来时,博慕迟还有点云里雾里感觉。

    她睁开眼躺床上发了十分钟的呆,才慢吞吞坐起来。

    被子滑落,博慕迟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套着的是傅云珩的一件t恤。昨晚做完又简单清洗过后,傅云珩连睡衣都没给她找。

    不过,博慕迟还挺喜欢穿傅云珩衣服睡觉的。

    思及此,她扯了扯身上套着的衣领,埋头嗅了嗅。

    鼻间全是清冽的味道,是他衣柜常年挂着香包味道。香包是季清影给过来的。

    傅云珩推开房门进来,看到的便是博慕迟这个举动。

    他抬了下眼,眸子里闪过一丝笑,“这是做什么?”

    “……”

    博慕迟身子一僵,为防止男朋友觉得自己像个变态,她神色僵硬地说:“我闻闻看衣服是不是干净的。”

    “闻出来了吗?”傅云珩配合她。

    博慕迟吞咽了下口水,点头说:“是干净的。”

    话音落下,她连忙岔开话题,“你怎么还在家?”

    一般情况自己没按照生物钟醒来时,傅云珩都在医院的。

    傅云珩抬手弹了下她额头,“去洗漱,我今天晚班。”

    博慕迟愣了下,终于想了起来。

    傅云珩之前就和他说过,他今天是晚班,是她忘了。

    -

    博慕迟大学毕业后的生活,和之前没毕业前差别不大。

    唯一的差别大概是,她玩乐休息训练的时间多了。

    岑青筠耳提面命,让她在家也得按照她给出的训练计划好好训练,争取在下一次冬奥会上再刷新大家对她,对中国滑雪运动员的认知。

    博慕迟在这种事情上向来听话。

    她乖乖答应下来,在刚毕业后的一周,每天泡在人工滑雪场训练。

    闲暇之余,傅云珩会带她到周边的景区玩。

    博慕迟之前没去过的想去的地方,他都给她安排上了。

    偶尔,两人也没办法单独约会,还得带上几个电灯泡。

    好在他们也并不介意这点,电灯泡虽然总是碍事,但可爱也是真的可爱。

    炎炎夏日一眨眼功夫便过去了。

    秋风落叶飘下时,博慕迟忽然生出一种自己和傅云珩谈恋爱好久的感觉。

    这日,博慕迟和谈书久违地约着逛街。

    最近这段时间两人都忙,谈书忙着工作,她年初的时候换了份工作,她学的本身就是翻译工作,之前在公司当翻译,但她做的并不是那么快乐。

    年初时,她才坚定辞职想法,进了一家出版社开始译书。

    两人以前之所以能关系这么好,有个共同点就是两人都喜欢看书。

    无论是没有营养的小说,还是有营养的文学著作,两人都是喜欢的。

    所以谈书能换这份工作,做自己更喜欢的事,博慕迟是无条件支持的。

    进新工作室没多久,谈书就接了个单子,每天都在抓紧时间看书,译书。

    自然而然的,两人见面的时间就少了。

    博慕迟先到了商场,秋风凉爽又舒服。

    她随便找了家店坐下,顺便等谈书。

    谈书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还在回迟绿的消息。

    迟绿让她和傅云珩晚上回家吃饭。

    面前阴影覆下,博慕迟下意识抬头。

    她抬眸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面色红润的谈书。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她默默低下头,看着她的手。

    “你这……”博慕迟犹疑道:“谢回跟你求婚了?”

    谈书倏地一笑,“你怎么猜这么准?”

    博慕迟无言,指了指她的手,“我是瞎子?”

    谈书继续笑,“那我没这样说啊。”

    她到博慕迟旁边坐下,“昨天求的。”

    “靠。”博慕迟难得爆了个粗口,“那你今天才告诉我。”

    她佯装生气的模样,“还是不是好姐妹?”

    谈书好笑,“我是想着当着你的面跟你说这个事。”

    博慕迟轻哼,“我才不信。”

    她指责,“你就是忘了我。”

    “岂敢。”谈书拿过她喝了一半的水喝了口,“我难道不怕被你灭口吗?”

    博慕迟没好气横了她一眼。

    生完气,博慕迟又好气,“谢回怎么跟你求婚的?”

    “就这样。”谈书回答。

    博慕迟噎了片刻,拖着她的手看戒指,点评道:“戒指不错,是你喜欢的款式。”

    谈书点头,“嗯。”

    博慕迟看她脸上洋溢的笑,唇角上挑着,“还好,谢回没让我对他失望。”

    同样的,他也没让谈书失望。

    谈书笑,“好像是?”

    博慕迟觑她一眼,“既然有这种好事,那今天你请客吧。”

    她道:“等我下回有空,再去宰宰谢学长。”

    不需要四舍五入,她还真能喊谢回一句学长。

    谈书:“行啊。”

    她扬了扬眉,“今天想要什么都行,反正我可以找谢回报销。”

    博慕迟一噎,“别给我吃狗粮。”

    谈书坦坦荡荡,“你自己回忆回忆,之前让我吃的狗粮少了吗?”

    博慕迟才不会回忆。

    两人在商场里瞎逛,说是让谈书全程买单,但博慕迟还是没舍得。

    不单如此,她还买了个谈书喜欢的项链送给她,和谢回送她的求婚戒指一样,算是她被求婚的礼物。

    谈书收下,笑问:“那我结婚的时候,你是不是还得送结婚礼物?”

    “……”

    博慕迟睇她一眼,“有。”

    谈书:“那我就放心了。”

    两人逗趣聊了会,谈书看她,“小傅医生速度有点慢啊。”

    博慕迟眨了下眼,沉思了一下,“你等等,我过几天旁敲侧听一下他的打算。”

    她想,傅云珩应该不至于真等到明年才再跟自己求婚吧。

    不过,博慕迟还没来得及旁敲侧听,傅云珩便先有了行动。

    求婚这件事,是傅云珩早就在计划的。

    上回他问博慕迟,之所以什么都没准备,是想知道一下她的想法。如果她很明确表达了自己近几年还不想结婚,那他就再等等。

    但如果她没这样表达,那傅云珩就按原计划进行。

    -

    冬天到来时,博慕迟便回了队里训练。

    冬至这天,傅云珩来训练队接她。

    之前便说好了,她这天休息。

    岑青筠也是没任何意见,早早批了她假。

    早上十点,博慕迟就已经做完这一天训练了。

    她从训练大门走出,便看到了在外等自己的人。和往常一样,傅云珩永远会在她到来之前抵达,然后等她。

    无论是等十分钟,还是半小时,亦或者更久。他都不会催促她,就安安静静等待着。

    “云宝。”

    想到这,博慕迟一如既往朝他飞奔扑了过去。

    傅云珩将她接住,低低笑了声,“我在。”

    博慕迟仰头望着他,“今天又等了多久?”

    傅云珩目光灼灼盯着她,歪着头想了想:“大概是一小时?”

    “……”

    博慕迟无言,“你怎么又来这么早?”

    “嗯,想早点看到你。”

    傅云珩牵起她的手往停车那边走,“手怎么这么冷?”他低问,“早上是不是去滑雪了?”

    博慕迟点头,“去了。”

    她说:“玩归玩,训练不能落。”

    傅云珩拿她没办法,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一坐上车,博慕迟便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暖。

    副驾驶的座椅是热的,车里暖空气袭来,让她在滑雪场带来的冰冷被击退,只剩温暖。

    “你怎么没把车熄火?”

    傅云珩“嗯”了声,“在你出来前十分钟开的,不会有事。”

    他是隔十分钟关一会。

    博慕迟“哦”了声,扭头看他,“那我们今天去哪?”

    傅云珩给她捂了会手指,等她手指暖和后,才说:“带你去看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