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六十七章

时间:2021-12-29作者:时星草

    两人领证的消息不胫而走。

    回去路上,博慕迟和傅云珩的手机消息不断。

    博慕迟把他的微信消息暂时调成静音,自己捧着手机慢吞吞给亲朋好友回消息。

    回完,她侧眸去看傅云珩。

    莫名其妙的,博慕迟总觉得他今天比往常好像要帅一点。

    想着,她自顾自笑了出声。

    蓦地,耳侧传来他低低的嗓音,“笑什么?”

    “笑……”博慕迟想了想,俏皮道:“我怎么就有了个这么帅的男朋友。”

    傅云珩挑眉:“嗯?”

    他看她一眼,“男朋友?”

    “……”

    博慕迟一顿,意识到他话里意思后,窘迫地转开头看向别处,含糊地说:“哦……是老公。”

    后面两个字,仿若呓语,让人听得不那么真切。

    傅云珩虽知道她在说什么,但也是真的没听清。

    他抬眼一笑,故意重复了一遍:“什么?”

    博慕迟听出他话语里的刁难,皱着鼻子觑他一眼,红着脸鼓起勇气说:“老公。”

    这回,她声音又大又响亮。

    这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时,格外悦耳,还带着些暧昧的缱绻。

    傅云珩脸上的笑意加大,眉眼柔和地看向她,答应着:“在。”

    他的回应,也很有力。

    博慕迟微窘,揉了揉耳朵。

    正当她害羞之际,傅云珩忽然低低地喊了她一声。

    博慕迟一愣,错愕看他。

    “我喊错了?”傅云珩眼眸含笑逗她,“小傅太太。”

    博慕迟抿了下唇,羞赧的红了脸,“我没听清,你再喊一遍。”

    她其实听清了,傅云珩刚刚喊的,是老婆。

    傅云珩挑眉,“真没听清?”

    博慕迟:“对啊。”

    她理直气壮。

    她扭头看他,瞪着他,“不愿意重复了?”

    傅云珩看出她眼神的威胁,唇角轻扬,“没有。”

    他顿了顿,声音清冽而轻,裹着略微明显的笑,“小傅太太发话了,小傅医生岂敢不从。”他目光直直看她,轻声说:“老婆,我想喝水。”

    “……”

    博慕迟耳廓一热,低头看旁边的保温杯,无言地给他拧开瓶盖,又试了试温度,才递给他。

    傅云珩接过,喝了两口水。

    恰好绿灯,车子继续驶向前方。

    博慕迟把瓶盖重新盖上,耳朵边还在回响他刚刚说出的称呼。她偷偷笑了会,抿着唇角,不让自己笑意暴露的过于明显。

    最后她实在是有些压不住,只得扭头看向窗外,不让傅云珩发现。

    她不知道的是,傅云珩恰好抬头,透着车窗玻璃,将她眉梢和唇角的笑收入眼底。

    他看着,鬼使神差地也跟着笑了起来。

    窗外阳光明媚,天空湛蓝,白云柔软,微风轻拂。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

    到家后,迟绿和季清影第一时间接过两人的结婚证进行点评。

    “兜兜真漂亮。”

    “这照片拍的不错,把兜兜的美拍出了十分之七。”

    “但云宝不太行欸,看上去比较一般。”

    “他长得就一般。”季清影没什么情绪地说,“兜兜好看就行。”

    “……”

    博慕迟和傅云珩就坐在一侧,听着两位母亲点评。

    博慕迟有点想笑,在听到季清影毫不犹豫说他不好看的时候,她凑在他耳边小声说:“我觉得你长得好看。”

    傅云珩垂眸,对上她狡黠的目光,抬手弹了下她额头。

    博慕迟笑:“干妈是为了让我开心。”

    “嗯,然后贬低我。”傅云珩面不改色说。说完,他又提醒博慕迟,“该改口了。”

    博慕迟一愣,结巴了会:“还早吧。”

    她记得很多人都是办了婚礼后才改口的。

    傅云珩也不勉强她,更不想给她压力。他低低应着,“那就再等等。”

    博慕迟眨了眨眼:“好的。”

    等两位“老”母亲讨论完两人的结婚证照片后,她们开始询问两人婚礼的想法。

    其实对在哪办婚礼,什么时候办,博慕迟没什么想法。

    她和傅云珩今天去领证,纯粹是一时有想法,所以就去了。但她知道,婚礼肯定不能如此草率,不说她和傅云珩的亲人朋友,就是他们两人的父母合作伙伴就不少。

    有些人情往来,总归是需要的。

    看两人都没想法,迟绿和季清影对视想了想,“那要不就冬天吧。”

    迟绿看向博慕迟,“你今年冬天安排的比赛应该不算多?”

    “不多。”博慕迟道。

    季清影也附和,“冬天是兜兜最喜欢的季节,我也觉得可行。主要是赶秋天太着急,冬天刚刚好。”

    博慕迟没意见。

    她没意见,傅云珩自然也是同意的。

    “那地点有想法吗?”季清影问。

    博慕迟想了想,“就在国内吧,别出国。”

    出国太麻烦。

    季清影含笑点头,“行。别的呢?”

    她笑着摸了摸她脑袋,询问道:“婚纱喜欢什么样的,干妈给你设计。”

    迟绿:“就是,让你婆婆全部承包。”

    季清影:“……”

    她怔了怔,也下意识改口:“以后干妈的前缀可以去掉了。”

    博慕迟被两人逗笑,认真思考了一下说:“其实我想办个中式婚礼。”

    她不是不喜欢西式婚礼,她当然也喜欢。但是相比较而言,博慕迟更喜欢中式婚礼,只是中式婚礼相比较而言,会繁琐麻烦一些。

    听到她这个想法,迟绿和季清影立马点了头。

    “好啊。”两人惊喜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我们就举行什么样的。”

    季清影琢磨了下,“我给你多设计几套中式婚纱礼服。”

    迟绿用手肘蹭她,提醒道:“云宝呢?”

    傅云珩加入讨论,“按兜兜的喜好来就行。”

    他抬眸看向季清影,温声道:“妈,所有都交给您设计的话,会不会太累?”他和博慕迟对视一眼,认真道:“找其他设计师也可以的。”

    “不累。”季清影觑他一眼,笑盈盈道:“给你们设计怎么会累。”

    傅云珩实话实说:“我怕您熬夜。”

    季清影要是因为赶他和博慕迟结婚的工期熬夜,傅言致肯定要把他加入一段时间黑名单。

    季清影大概懂他意思。

    她好笑道:“不至于。”

    她有把握自己一个人能完成。就算不能,也不用找其他团队,季清影自己工作室就有能人。

    听季清影这样说,博慕迟和傅云珩也不好再劝说。

    两人都知道,这是季清影对他们的爱。

    有了两人简单想法,迟绿和季清影心里便有数了。

    博慕迟和傅云珩都忙,在这方面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自然全权交给他们去操心。

    -

    晚上,一大群人凑一起吃火锅吃烧烤,庆祝博慕迟和傅云珩领证。

    季云舒已经回国了,她找了份还不错的工作锻炼自己。

    晚上吃过饭,她喝了两杯酒靠在博慕迟旁边,小声说:“兜兜姐。”

    博慕迟看她。

    季云舒蹭着她肩膀,反应略微迟钝:“我是不是要改口了?”

    “你想怎么喊就怎么喊。”博慕迟不介意这点。

    季云舒笑:“那不行,我要是还喊你兜兜姐,我哥可能会跟我生气。”

    博慕迟给她倒了杯水,唇角一弯:“不至于吧。”

    “至于的。”季云舒小声咕哝:“你都不知道我哥多小气。”

    两人凑一起说着悄悄话。

    说着说着,季云舒突然蹦出一句:“我哥要是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肯定站你这边揍他的。”

    博慕迟扬眉,看着走过来的人,爽快答应:“但你揍不过他吧。”

    季云舒蹙眉:“我是揍不过,但他应该不至于真的跟我对打吧?”

    听到两人对话,傅云珩脚步一滞,不知该不该继续往前走。

    博慕迟乐不可支,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确实不太可能。”

    季云舒点头:“是吧。”

    她继续道:“不过,我哥那么喜欢你,肯定舍不得欺负你的。”她咕哝,“小时候他可维护你了。”

    季云舒还暗戳戳吃过醋。

    博慕迟一怔,揉了揉她头发,“他也很爱你的。”

    傅云珩是个情绪很内敛的人,他很少将喜欢,将爱挂在嘴边。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外冷内热,说得少做得多的人。他很爱家人,也很维护照顾朋友的人。

    至少,他们这一群人都知道,也了解他。

    季云舒微微有点醉,她点了点头,“那也是。”

    傅云珩看两人半晌,压着声问:“她是不是喝醉了?”

    “有点。”博慕迟看他,“要不要送她回房间休息?”

    其他人还在吃饭喝酒聊天。

    傅云珩点了下头,伸手将季云舒拉起来。

    两人合力将季云舒送回房间,博慕迟顺手给她将外套脱下,瞅着季云舒眼底的黑眼圈,迟疑地问:“舒宝那工作是不是很累?”

    季云舒上班后,他们的联系其实相对少了点。

    傅云珩也没察觉到这点,他盯着季云舒看了会,皱了皱眉:“明天问问。”

    “嗯嗯。”博慕迟看他,“你下去继续陪星星姐他们吧,我在这看着舒宝。”

    傅云珩抬手捏了捏她脸,“那我待会过来找你。”

    “好。”

    只是等傅云珩去了趟楼下折返回来时,博慕迟和季云舒两人已经靠一起睡着了。

    他看着挤在一起睡的两人,无可奈何地笑了声。

    站在原地思索了半晌,傅云珩终归是没舍得将刚娶到的小傅太太喊醒。

    他放轻脚步走近,给两人重新盖好被子后,才悄声掩门离开。

    季清影恰好上楼,看到他,倏地笑了笑:“兜兜和云舒睡着了?”

    傅云珩颔首,“妈,您也去休息吧。”

    “我还不累。”季清影含笑看着他,“你怎么样?”

    傅云珩也还好。

    季清影看着他,忽而有种一晃眼功夫,那个还在襁褓中的小孩就已然长大成人,找到了与自己相伴一生,白头偕老的人。

    念及此,季清影抬手拍了拍他肩膀,“云宝。”

    傅云珩一怔,低头对上自己母亲那双裹着笑,一如既往温柔的眼睛。

    季清影感慨:“终于是长大了。”

    傅云珩顿了下,“那也是您的孩子。”

    季清影笑:“这倒是。”

    她温声道:“妈妈也没别的可以送给你,就祝你和兜兜白头偕老。”她笑盈盈道:“好好爱兜兜。”

    傅云珩郑重点头:“我知道。”

    他当然会如此。

    他还欲说点什么,余光瞟到傅言致也在往楼梯这边走。

    “母子俩说什么?”

    傅云珩看向傅云珩:“兜兜她们呢?”

    傅云珩:“在楼上睡觉。”

    傅言致笑笑,没再多问。

    他侧眸看向自己的太太,“他们都走了。”

    季清影应声:“迟绿知道兜兜在这边睡着了吧?”

    “博延没问。”傅言致回答。

    季清影想,那大概是知道的。

    两人旁若无人交流了两句,回房休息前,傅言致看向傅云珩,“该给的祝福,你妈妈肯定已经给了。”

    他思忖半晌,温声道:“去休息吧,明天还得上班。”

    傅云珩颔首:“你们也早点休息。”

    看两人回了房间,傅云珩到楼下倒了两杯水放季云舒和博慕迟睡觉的房间。

    这两人都有半夜会喝水的习惯。

    做完这一切,傅云珩才折返回自己房间。

    只是他没想,等他从浴室洗漱出来后,自己的房间里多了位睡美人。

    傅云珩看着陡然出现的人,抬了抬眉梢:“睡醒了?”

    “还没有。”博慕迟瓮声瓮气回答,“还是很困,但是我要洗澡。”

    傅云珩一笑,弯腰盯着她看,“我给你放水?”

    博慕迟迟疑须臾,轻点了点头。

    看她还算清醒,傅云珩没陪着她进浴室。

    听着浴室里不那么明显的水声,傅云珩在原地站了半晌,又下了趟楼。

    博慕迟洗澡比较慢,等她洗完澡出来时,傅云珩已经半躺在床上看书了。

    她光明正大看了眼,是医学。

    博慕迟想,如果以后有人问你婚后老公做的最奇葩的一件事是什么。

    她这个老公领证之夜看医学书的答案一定能与众不同。

    想到这点,博慕迟自顾自笑了起来。

    傅云珩抬起眼睫看她,“不困了?”

    “困。”博慕迟走到床侧,掀开被子爬上床,然后嘟囔:“我没有护肤品在你这边。”

    她闭着眼,抱着傅云珩的手臂撒娇:“你能帮我去舒宝房间把她的弄过来吗?”

    “……”

    傅云珩敲了下她额头,“往右边看。”

    博慕迟下意识抬眸。

    傅云珩在家是没有自己单独书房的,但他房间很大,有单独的衣帽间不说,还有一面墙的书柜,书柜一侧是一张两米多长的书桌,书桌上有他小时候玩的一些模型,也有电脑,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

    而现在,那书桌一角,有博慕迟很熟悉的几款护肤品。

    她盯着看了会,轻眨了眨眼,“你什么时候去拿的?”

    她认出来了,那是自己放在家里的护肤品。

    “你洗澡的时候。”傅云珩看她,“需要我给你拿到床上涂吗?”

    博慕迟被他这话哽住,忙不迭拒绝:“不用,我自己来。”

    护完肤,博慕迟总算是能安心睡觉了。

    但不知道是刚刚在季云舒房间睡了大半小时,还是洗个澡把自己给洗清醒了,她这会没了太浓的睡意。

    房间内安静半晌,她抬手拉了拉傅云珩的睡衣。对上他目光时,博慕迟嘴唇翕动,“你困了吗?不困的话陪我看部电影?”

    “……”

    床对面的墙上就是电视机。

    电视可以投屏。

    傅云珩盯着她看了三秒,无奈答应:“好。”

    领证之夜看电影的小夫妻,也只有他们了吧。

    电影是博慕迟找的,一部外国的恋爱电影。

    是《怦然心动》,她看过这部电影很多次,但每次看,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刚刚选片子的时候,她鬼使神差就点了这个。

    看到是这部片子,傅云珩扬了扬眉梢。

    他笑而不语,也没拆穿小傅太太的小心思,安静的陪她一起观看。

    房间内的灯全关了,只有墙上电视机影片投射的灯光,让房间有些微的光亮。

    博慕迟刚开始时,看得并不专心。但渐渐的,她再次被男孩女孩的互动吸引,专注起来。

    傅云珩本想做点什么,奈何他的太太过于专注,连他往她半躺着的地方挪近了,握住了她的手,她也毫无察觉。

    他顺着她的视线在电影上停滞了片刻,又再次落回到她被勾勒出的眉眼上。

    博慕迟的眼睫毛很长,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下,格外显眼。

    傅云珩看她实在是过于专注,暂时歇下了自己暗涌的小心思。

    直到电影进入片尾曲,博慕迟转头想和他讨论观后感时,傅云珩不费吹灰之力堵住了她的唇,温柔地告诉她——小傅太太,该过“新婚之夜”了。

    博慕迟想反驳他说,领证这一日算不上新婚之夜。

    但断断续续说了好一会,她也没能把这句话完整说出来,索性作罢。

    她忘了关掉电影投屏,电影自动的重新从头开始。

    小男孩小女孩的声音响起,她抽空听了一耳朵,思绪和听觉再次被男人的所覆盖。她所有的注意力,被他吸引。整个人被他拉着,与之沉沦。

    ……

    -

    领证后,博慕迟和傅云珩的生活没多大变化。

    唯一的变化大概是,两人时不时能收到迟绿或季清影等人的询问消息。

    夏日的某天,博慕迟还被博延喊去公司,被他强行签了几份股权合同。

    签之前,她还忐忑地问了博延一句——有留给迟应的吧?

    博延轻飘飘看她一眼说:“有一点。”

    博慕迟:“……”

    签完后,博慕迟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知迟应,末了又补充说,别担心,她可以把自己的财产都给他。

    只是迟应并不怎么领情,大放厥词说他根本不需要家里的钱,他才不做啃老族。

    博慕迟默了默,领下啃老族这个名头。

    她不管,她就要做啃老族。

    秋日到来时,博慕迟被季清影喊回家试婚服。

    她立马屁颠屁颠跑了回去。

    和她一起到家的,还有季云舒。

    “舒宝。”

    “小嫂子。”

    两人有段时间没见,一看到对方,就开始呼喊。

    一侧刚把自己太太接回家,还没来得及温存的傅云珩看两人抱在一起,神色未改。

    他抬了抬眉眼,让两人演完深情款款戏码后,才提醒:“别站在门口,进屋后你们俩想抱多久抱多久。”

    博慕迟:“……”

    季云舒:“……”

    两人对视一眼,季云舒嚷嚷:“哥,你是不是吃醋了?”

    傅云珩:“没有。”

    博慕迟:“他不吃醋。”

    季云舒:“啊?”

    博慕迟一本正经道:“你哥一般是喝醋。”

    “……”

    三人进了屋,一进去博慕迟便看到了客厅里挂着的两套婚服。

    一套是很经典的大红色婚服,另一套则是旗袍款式的香槟色婚服。每一款,设计都非常精致,精致到上面的刺绣工艺栩栩如生,让人看见便不舍得挪眼。

    博慕迟知道季清影设计很厉害,也见过她做婚纱做旗袍的样子。

    但每次看见,都还是禁不住惊叹。

    太美了。

    实在是太好看太特别了。

    一侧的季云舒哇了声:“妈,这也太好看了。”

    她摸着上面的刺绣料子,眼睛亮亮:“我结婚的时候您给我设计吗?”

    季清影正要说话,傅云珩忽而出声:“你有男朋友了?”

    “……”

    瞬间,客厅所有人齐刷刷盯着季云舒。

    季云舒微哽,无奈道:“我就随口一说。”

    傅云珩盯着她看了半晌,确保她没说谎后,微微点了下头。

    季清影在旁边笑,“当然。”

    她瞥她,“你想要多少,妈都给你设计。”

    “那设计的比给兜兜姐的还好看吗?”季云舒故意问。

    博慕迟:“那我不允许。”

    她连忙开口,争宠似的:“干妈,你只能设计的一样好看,不能让舒宝的比我的更好看。”

    季云舒蹙眉:“你好幼稚。”

    博慕迟:“彼此彼此。”

    “……”

    傅云珩听着两位小学鸡斗嘴,默默到沙发上坐下。

    他清楚的知道,这两人的斗嘴短时间内没办法停止。

    等两人斗完嘴,又把婚服认认真真点评了一番后,博慕迟才抱着进房间去换。

    因为有季云舒在,傅云珩帮忙换衣服的位置被她顶替,他变成一个只需要等待的闲人。

    季清影非常熟悉且了解博慕迟的喜好,尺寸等等。

    只是简单的试一试,看看有没有需要调整的地方,所以博慕迟没做造型。

    即便如此,她换上婚服从里走出时,傅云珩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她迷住了。

    她亭亭款款走出时,周遭所有的光都聚集在她身上。

    傅云珩产生了一种,他的小傅太太,是从另一个时代横跨时空而来,来到他身边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