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六十八章

时间:2021-12-29作者:时星草

    看傅云珩呆愣的神情,和灼灼的目光,季云舒在旁边笑:“哥,收敛一下。”

    她调侃:“你都看兜兜姐看呆了。”

    博慕迟扑哧一笑,灿若星辰,美艳动人。

    季清影在旁边弯了弯唇,给自己儿子留了点面子,“那是因为你兜兜姐真的很漂亮。”

    她走近,询问道:“会不会觉得挤?”

    博慕迟跟傅云珩对视一眼,轻声回答:“不会。”

    季清影仔细看了看,发现还真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她认真端详了一番,示意道:“那一套也试试。”

    博慕迟点头。

    试完,季清影问她有没有哪里需要修改的。

    博慕迟完全没有。

    季清影设计的婚服,她挑不出任何错。不是不好意思说,是真的太漂亮太特别又太好看了。

    她敢肯定,季清影给她设计的,一定是独一无二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

    试完,季清影又和两人讨论了一会婚礼在其他方面需要注意的地方。

    讨论完,博慕迟和季云舒两人凑一起说八卦。

    傅云珩看了两眼,在季清影起身上楼时,跟了上去。

    “妈。”

    季清影回头,“有事跟我说?”

    傅云珩颔首。

    季清影眉眼一弯,“去书房说?”

    傅云珩点头。

    进了书房,傅云珩才询问她,上回他和她提的凤冠出来了没有。

    在博慕迟说过想要中式婚礼后,傅云珩边找了季清影。婚服他没办法,也不需要找其他人定制,但凤冠,傅云珩有自己独特的想法。

    他虽不了解这方面的东西,但也认真去看过,去研究过。在季清影牵线下,也和设计师沟通过,确定了博慕迟会喜欢的款式。

    他想送给博慕迟一顶,独一无二的凤冠。

    听他这么一问,季清影才想起自己刚刚忘了说这个事。

    “差不多要完工了。”她道:“我先给你看看返工图?”

    她前几天刚收到。

    说实话,讨论的时候季清影是参与其中的。

    也是在傅云珩跟人交涉时,她才知道,自己儿子是真的有去认真了解凤冠。

    给博慕迟定制的这款凤冠,看似简单,设计却极其繁琐。

    除此之外,凤冠上还有很多不容忽视的小细节东西。博慕迟喜欢的流苏,垂落的流苏上有极小的雪花。整体看上去,栩栩如生又不落俗套。

    ……

    -

    傅云珩从楼上下去时,博慕迟还问了他一声做什么去了。

    他看她一眼,笑着说:“跟妈说了点婚礼的事。”

    博慕迟“哦”了声,也没太放在心上。

    晚上,两人在家里吃了饭才离开。

    回去路上,博慕迟后知后觉有了点紧张感。

    她看着窗外发黄的枝叶,掐指算了算:“云宝,还有两个月我们就要办婚礼了。”

    傅云珩挑眉:“紧张了?”

    他很了解她。

    博慕迟:“有一点点。”

    她怕自己在婚礼上出错,闹笑话。

    傅云珩莞尔,温声道:“那今天紧张了,婚礼就不紧张了。”

    “……”

    博慕迟微窘,提醒他:“哪有人结婚只紧张一次的。”

    傅云珩想了想,也是。

    他思忖片刻,侧眸看她,眼睛很亮,“不用紧张。”他拍了拍她的手,“我会对你好的。”

    博慕迟笑:“这我知道。”

    她调侃,“你也不敢对我不好。”

    傅云珩噎住。

    两人调侃聊了几句,博慕迟的紧张感减少了些许。

    还有两个月时间,她也确确实实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过分紧张。

    只是时间总比她想象的过得快。

    博慕迟和傅云珩的婚礼日期,定在十二月二十九日。

    婚礼前一段时间,博慕迟还是和往常一样回了训练队训练,偶尔请个假出门拍婚纱照。拍完,又回到训练队。

    到婚礼前三天,她才回了家。

    两人的婚礼地点就在北城一座非常古色古香,雕栏玉砌的中式园林里。这家园林是私人物品,本不外借。但在听说是博慕迟的婚礼后,对方爽快答应了。

    园林里,有亭台楼阁,有假山有溪水。

    所有博慕迟想要的一切,这儿都有。

    婚礼前一天,一行人抵达至此。

    准备在婚礼前夜,办一个晚宴。

    来参加晚宴的朋友,全都穿上了符合主题的服装,有明代袄裙、唐朝高腰襦裙等,各式各样的,给人一种恍若回到了古代时期的错觉。

    博慕迟和傅云珩身上穿的,是季云舒倾情赠送的。

    她没负责两人婚礼当天的婚服,但作为季清影的接班设计师,在设计这方面总不能逊色。

    她给博慕迟设计的,是一条粉色的缀着花朵的旗袍。少女,却又不显幼嫩。

    而傅云珩的,是她亲手做的一套拼色圆领袍。

    晚宴办的极其有氛围感。

    再加上他们一群人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闹哄哄的,完全不用拘谨。

    迟应和程晚橙两个气氛担当,频频上台献唱,说段子,惹得大家笑声不断。

    远处烛光明亮又温暖,映衬着他们这一方小天地,格外温暖。

    在傅云珩被起哄上台给博慕迟唱歌时,谈书凑到她身边坐下,忍不住夸她。

    “晚上要不要我去陪你?”

    博慕迟回头看她,“谢回会愿意?”

    “他有什么不愿意的。”谈书霸道说:“他不愿意也得愿意。”

    博慕迟笑:“那你来。”

    她道:“反正我们明天都要早起化妆。”

    谈书点了点头,又有一个问题:“不过你那房间能睡下吗?”

    博慕迟无言半晌,扭头看她,“挤挤就行了。”

    其实她觉得自己今晚不会睡得很好。

    “那行吧。”

    在傅云珩唱歌之际,博慕迟立马正襟危坐,将视线转回到自己丈夫身上。

    谈书看着,好笑又好气。

    傅云珩唱歌是真的一般,但胜在他声音好听,又有别样感染力,所以让人挑不出错。

    他歌声一停,博慕迟带头鼓掌。

    众人哄笑不断。

    迟应醋溜溜道:“姐,我唱的比云珩哥好听,你刚刚也没鼓掌啊。”

    博慕迟正要回答,程晚橙在一侧轻“嘁”了声:“你能和云珩哥相比吗?”

    迟应:“……”

    热热闹闹了好几个小时,大家才散场。

    博慕迟晚上不和傅云珩在一起睡,她的房间和他的房间,隔得还有点距离。

    把她送回房间,傅云珩本还想多说几句话,奈何周围全是电灯泡。

    他无言,目光灼灼盯着博慕迟半晌,低声道:“晚上早点睡,我明早就来接你。”

    博慕迟眼睛一弯:“那我等你。”

    我等你,来娶我。

    -

    傅云珩走后,博慕迟一行人卸妆洗漱。

    等她卸完妆洗完澡出来时,程晚橙谈书季云舒几个人都在她房间打游戏。

    博慕迟挑眉:“星星姐呢?”

    “她去接电话了,说是有工作的事。”程晚橙随口答:“你要睡觉了吗?”

    博慕迟:“不睡,你们是来陪我的还是来打游戏的?”

    季云舒回答的很是合理,“一边陪你一边打游戏。”

    “……”

    博慕迟噎了噎,很是无语。

    她凑过去看了眼,“跟你们一起打的还有谁?”

    “贺礼和迟应。”

    博慕迟噎了片刻,挤着在她们身侧躺下。

    躺下不过一分钟,谈书忽然道:“兜兜。”

    “嗯?”博慕迟掏出手机给傅云珩发消息。

    谈书好奇:“我听说我们收到的请帖全是傅云珩自己写的啊?”

    博慕迟一怔,笑着点头:“是。”

    其实请帖这个,博慕迟本想说找其他人写就好了。书法好一点的,偏中式风格的。

    但傅云珩说,他来写。

    博慕迟知道他的字写的好看,但请帖的数量太大,她怕他累。

    傅云珩给她的答案是——他们俩结婚的请帖,他就算是写再多,也不会累。他想亲手将自己和博慕迟的名字写下,邀请亲朋好友来参加他们的婚礼,见证他们的爱情。

    傅云珩坚持,博慕迟根本就没法拒绝。

    念及此,她扭头看向旁边几人:“怎么样,云宝写得是不是超级好?”

    谈书:“那必须的。”

    她感慨:“要早知道,我就练字了。以后我结婚,请帖也自己写。”

    博慕迟回忆了一下她的字形,拍了拍她肩膀:“放弃吧,下辈子还有可能,实在不行你让谢回写。”

    谈书觑她一眼,“那我也想参与不行。”

    “你就参与设计。”博慕迟弯了弯唇,“请帖是我设计的。”

    她懂得不多,但简简单单的请帖还是能设计的。

    “看出来了。”程晚橙咕哝:“请帖上雪花是兜兜姐你加的吧。”

    博慕迟:“那是云宝加的,他知道我喜欢。”

    又默默吃了狗粮的三人,忽然就觉得游戏也没什么意思了。

    几个人放下手机,和博慕迟挤在一张床上。

    “紧张吗?”程晚橙有点好奇,“明天就结婚了。”

    博慕迟瞅着面前这三人,沉思了一下说:“不紧张。”

    谈书瞥她一眼:“你明明就在紧张。”

    她拍拍她肩膀,“没什么好紧张的,你看我们都在,你爸妈和弟弟也都在,更重要的是傅云珩也在。”

    听到这话,季云舒插嘴:“我哥要是不在,那这婚礼还怎么办?”

    谈书眨眨眼,逗趣道:“那你顶上也不是不行。”

    博慕迟哭笑不得,“说什么呢,我待会就告诉云宝你这样编排他。”

    谈书闭嘴了。

    她在旁边乐了会,看她:“睡觉吧,你这个准新娘明早得有个好气色。”

    季云舒也跟着点头:“一起睡?小嫂子你要实在睡不着,就让谈书姐给你唱歌吧,她唱歌催眠。”

    谈书:“……”

    四个人嬉嬉闹闹的,等陈星落打完电话回来时,她们还在说。

    看到陈星落,博慕迟主动往旁边挪了挪,给她让了个小位置出来。

    “今晚确定要这样睡?”陈星落有些茫然,“能睡着?”

    程晚橙不甚在意地摆摆手:“挤挤就好了,这床其实蛮大。”

    她们都不胖,挤在两米大床上,每个人其实都能平躺。这就够了。

    这一晚,五个人挤在一起睡得格外艰难。

    天还未亮,博慕迟还在睡眼惺忪时,就被人给拎了起来。

    她被按在化妆桌前,刷完牙洗完脸后,便任由化妆师和造型师在她脸上、头发上折腾。

    她们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化完妆,造型也弄得差不多后,博慕迟去换上了季清影亲手为她做的婚服。

    看到她换上婚服出来,程晚橙不禁感慨:“等我结婚,我也要让清影阿姨给我做婚服。”

    季云舒:“你为什么不找我?”

    程晚橙一噎,忘了旁边还有个设计师。她沉默半晌,和她打着商量:“你妈做婚服,你做晚宴礼服怎么样?”

    闻言,季云舒傲娇道:“不,你要么全找我,要么全找我妈。”

    程晚橙:“……”

    在两人斗嘴声下,化妆师和造型师将她剩下的妆容造型做完。

    最后一步,是凤冠。

    造型师正欲给她戴上,迟绿恰好走了过来,笑着道:“我来。”

    博慕迟一怔,看她走近,弯腰将凤冠戴在自己头顶。

    “妈。”她眼眶有点热。

    迟绿瞥她一眼,“别哭啊,你现在就哭了,我怕我女婿找我算账。”她温柔地给她戴上,望着她,一如既往自恋地说:“我女儿果然像我,真漂亮。”

    其余人被她逗笑。

    但不得不承认,博慕迟这一身打扮,是真的好看。

    程晚橙将团扇递给她,笑盈盈道:“兜兜姐今天真好看。”

    季云舒纠正她,“我小嫂子哪天都好看。”

    “……”

    几个人在房间闹哄哄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和脚步声。

    “新郎来接新娘子了。”

    博慕迟微怔,迟绿捏着她的手笑了笑:“妈妈先过去,你们在这边好好玩。”

    “好。”

    迟绿一走,年轻人比之前更放的开。

    要接新娘,自然没那么容易。只是看到傅云珩,伴娘们也不好过于刁难。

    当然,新郎她们不怎么刁难,那刁难的对象便转变成了伴郎。

    程晚橙和谈书还有陈星落都是伴娘,而对面的伴郎,自然是谢回赵航和姜既白。

    三人把伴郎折腾的不轻,连谢回都吃醋追问谈书,为什么不为难新郎,明明是傅云珩娶老婆。

    谈书她们给的回答格外有理有据。

    傅云珩当医生这么累,她们不忍心为难。

    三人无言半晌,被迫承受了所有。

    等博慕迟看到傅云珩时,三人已经折腾的累了。

    她用团扇半遮自己的脸,抬起眼睫看向穿着和自己同色系红袍的男人,他眉眼一如既往的清俊,眼中却含了一抹浅浅的笑,正灼灼地望着自己。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她似乎能感受到他眼神里投递过来的温度。

    傅云珩望着她,有瞬间的走神。

    不是第一次见她穿这套衣服。但这回和上回相比,给他的冲击感是不一样的。

    他怔怔地望着她,抬脚朝她走近。

    傅云珩将手伸出。

    博慕迟看他宽厚的手掌,眼睫轻颤,凤冠流苏轻晃,摇曳多姿。

    她将手递给他,被他牵住时,听见他低低说了句:“小傅太太,我来了。”

    我来,娶你了。

    博慕迟眼睛一弯,和他十指相扣。

    十二月底的阳光温暖又明亮,园林的红灯笼高高挂起,婚礼现场的装饰更是古色古香。

    有瞬间,能给人一种穿越回古代的错觉。

    两人去见了博延和迟绿,收到他们的祝福。

    博延望着两人,笑着说了句:“我就把兜兜交给你了,照顾好她。”

    傅云珩郑重应下。

    迟绿倒是没那么正式,她笑盈盈道:“妈妈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她顿了顿,俏皮道:“早生贵女。”

    博延第一个没忍住,笑出声。

    博慕迟也忍俊不禁,唇角一弯,“借妈妈吉言。”

    傅云珩也含笑应下。

    园林很大。

    他们的婚礼是中式的,但也确实没办法像古代一样,十里红妆。他们省去了一些繁琐的礼节,但该有的全都有。

    博慕迟和傅云珩走至婚礼举办地点。

    在亲朋好友和天地的见证下,与他行拜堂礼,饮合卺酒,同心结发,执手相携。

    “礼成“”两个字落下时,两人被送至洞房。

    来闹洞房的人被拦在门外,傅云珩和博慕迟坐下,抬手拿下她一直挡住脸的团扇,抬起眼眸看着她。

    他视线过于灼热,让博慕迟有些无所适从。

    “你别这样看我……”她小声喃喃。

    傅云珩一笑,出声说:“中式婚礼有点不好。”

    博慕迟怔了怔:“啊?”

    她不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傅云珩微顿,低头碰了下她的唇:“没有亲吻新娘这个环节。”

    从早上见到她那时起,他就想亲她。

    博慕迟诧异,正要启唇说话,他先勾住了她的舌尖,与之缠绵。

    他慢条斯理地描绘着她的唇形,气息滚烫。

    博慕迟心跳加剧,下意识回应着他。

    蓦地,外面传来敲门声,随之落下的是赵航让傅云珩这个新郎官出去喝酒的声音。

    博慕迟怕他们突然推门进来,紧张地咬了下傅云珩舌尖。

    傅云珩吃痛,蹙着眉往后撤了撤,一脸委屈看着博慕迟。

    博慕迟微窘,往外指了指:“你该去喝酒了。”

    傅云珩:“……”

    他顿了顿,垂眸看她:“等我回来。”

    博慕迟脸一热,说了声好。

    在他要离开之际,又喊住他,“别喝太多。”

    “放心。”傅云珩说。

    傅云珩出去后,博慕迟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坐在房间。

    到这会,她也有点儿赞同傅云珩的说法,中式婚礼不单单有不能亲吻新娘这一点不好,还有就是新娘子得待在新房里这点,她也觉得不是很好。

    要么就新郎新娘都不用陪酒,要么就都陪才好。博慕迟如是想。

    她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这,着实是有点儿寂寞。

    正当她胡思乱想着,傅云珩又折返回来了。

    博慕迟讶异看他,“不去喝酒了?”

    傅云珩站在她身侧,“累不累?”

    “还好。”

    “那一起去。”傅云珩牵住她的手,“一个人在房间里闷。”

    博慕迟没想到,他连这点小细节也都有注意。

    她眉眼一弯,“那我出去陪你。”

    “好。”

    两人陪着到来的宾客,让他们尽兴而归。

    一切结束,归于宁静时,程晚橙一行人嚷嚷着要闹洞房。

    博慕迟微哽:“古代都不闹洞房的。”

    “你们这婚礼是中西结合,我们就要闹。”

    “就是就是,怎么能不让闹洞房呢。”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闹哄哄的。

    博慕迟和傅云珩没辙,任由他们闹。

    好在大家都还算有分寸,没闹得太过,也就是让还有精力的新郎官做了几个俯卧撑,又让两人做了些让人面红耳赤的亲密互动。

    最后的最后,在他们还想更过火一点时,博慕迟一脸淡定地陈述了一个事实。

    “我和云宝是最先结婚的吧,明年谁来着?”

    众人沉默半晌,谈书和谢回立马选择撤退。

    等大家全都散去时,房间内再次归于宁静。

    博慕迟侧眸看向傅云珩,房内悬挂的灯笼,点燃的烛灯衬得他眉眼温柔了几分。

    她盯着看,总觉得他的模样,怎么看怎么看不厌。

    博慕迟正思忖着要开口,傅云珩忽而低下头,和她额间相抵,嗓音低低道:“去洗漱?”

    “……嗯。”

    博慕迟被他抱进浴室。

    这一天所有的一切,都让博慕迟觉得新奇,记忆深刻。她原本以为,自己在这一天的最深记忆,应该是两人喝交杯酒,三叩九拜时偶尔交汇时的目光。

    却没想,是在深夜。

    晚上风大。

    烛光摇曳迷人。

    风吹起窗帘一角,让周遭所有一切,都变得暧昧又朦胧。

    浴室水声停下。

    房间墙上有了两人交叠的倒影。

    窗外的风吹动着树枝,枝叶摩擦着,发出沙沙响声。

    房内画面旖旎,偶尔流露出的声音让人听得面红耳赤。

    当所有一切都归于宁静时,外面的风好像更大了一些,仿佛在为他们祝贺一般。

    ……

    又折返到浴室洗了个澡。

    再被傅云珩抱出来时,博慕迟已经困倦到了极点。

    傅云珩看她红润的脸色,没忍住又低头亲了她一口。

    博慕迟娇嗔看他一眼,“我累了。”

    傅云珩一笑:“我知道。”

    博慕迟勾着他脖颈,看窗外影影绰绰晃动的枝叶,觉得有些新奇:“我想看看园林里的夜晚。”

    说是园林,但毕竟是私人所有。

    所以该有的东西都有。就比如居住的卧室,和接待客人的客厅等等。

    又因为博慕迟和傅云珩的婚礼在这举行,花匠工人们更是加以点缀了一番,让这儿的园林看上去更有味道。

    傅云珩抱着她到窗边,抬手将支摘窗推开。

    两人都没想到,窗户被推开时,会有雪花飘落进来。

    看到外面簌簌落下的雪花,博慕迟后知后觉想起,天气预报好像说过今明两天有大雪。

    看着到深夜才落下的白雪,她眼睛弯了弯,转头看向傅云珩,“云宝。”

    她示意他看窗外,调侃道:“看来你必须要陪我到白头了。”

    傅云珩轻笑,“荣幸之至。”

    陪她到白头,是他毕生所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