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六十九章

时间:2021-12-30作者:时星草

    婚礼后,博慕迟和傅云珩都有了休息的一个礼拜时间。

    两人的蜜月并不出国。

    博慕迟之前参加比赛,世界各处都去过。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风景,是自己身边的。

    国内不少地方虽也走过,但在迟绿询问两人想去哪儿度蜜月时,博慕迟毫不犹豫选择了一个四季如春的城市。

    而傅云珩在这方面,向来是小傅太太去哪,他就去哪。

    没有主见。

    但这方面的没有主见,却意外的戳人。

    至少,很戳博慕迟。

    婚礼次日,两人休息了一天。

    在园林逛了逛,晚上便回了家收拾行李。

    他们这回回的,是他们的新房。

    之前两家父母买的,和陈星落一个小区的对门房子被打通了,全部重新装修。

    现在房屋里的所有设计,都是按照博慕迟的喜好出发的。

    当然这回,傅云珩不用担心被博慕迟无理取闹后没有客房睡。

    因为面积充足的缘故,和设计师讨论时,这儿特意留了一间客房和一间儿童房。这两间,他都可以入住。

    念及此,博慕迟调侃身后的人,“云宝,今晚你要睡客房吗?”

    “……”

    傅云珩瞥见她眼底的狡黠,反问道:“你陪我一起睡客房?”

    博慕迟:“我不睡客房。”

    “嗯。”傅云珩应声:“我也不睡。”

    他起身往厨房那边走,“要不要喝水?”

    在两人结婚前一天,房子里该有的所有东西都已然备齐。

    连冰箱,也被迟绿和季清影安排,塞满了肉类蔬菜和水果。还有博慕迟能吃的小零食。

    博慕迟跟着他去厨房,接过他倒的水。

    喝了两口,她忽然想起一件大事。

    “我们收到的礼物是不是都送到这边了?”

    她指的是结婚的礼物。

    傅云珩一笑:“是,去看看?”

    “去。”博慕迟兴致勃勃,“看看我进账多少。”

    傅云珩抬手弹了下她额头,无奈失笑。

    他的小傅太太,总是这么的直白。

    新婚礼物是迟绿和季清影帮忙归纳整理的,全塞进了他们的衣帽间。

    博慕迟和傅云珩刚走到衣帽间门口,就有些没办法往里走了。礼物实在是太多,还有少部分已经堆在房间里了。

    博慕迟看着那些漂亮礼盒,没忍住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发给谈书。

    博慕迟:「你快点结婚。」

    谈书:「然后就把这些礼物送给我?」

    博慕迟:「把这些礼物的盒子送给你。」

    谈书:「。绝交。」

    博慕迟压着唇角的笑,扬了扬眉:「这就绝交了?」

    谈书:「对。」

    博慕迟:「待会再绝交吧。」

    谈书:「怎么?」

    博慕迟:「我想给你展示下我都收到了哪些礼物。」

    谈书:「。」

    谈书:「你现在就给我拆!」

    博慕迟:「好的。」

    和谈书逗趣聊完,博慕迟这才坐在地毯上开始拆礼物。

    拆不开的她找傅云珩,傅云珩也乐意接过她处理不了的事来处理。

    除了亲朋好友和队友们送的,博慕迟还收到了不少品牌方送过来的礼物。有的是认识迟绿的,有的是和季清影以及傅云珩奶奶关系较好的,也有的是因为她滑雪运动员身份的。

    之前合作过的杂志,还有她有一回代言的滑雪装备品牌等,也都纷纷给她送上了独一无二的新婚礼物。

    前者博慕迟倒不用特意去记,他们这群亲人朋友,不讲究礼物的价格,心意到了就好。他们送的,一定是博慕迟喜欢的或需要的。

    但品牌方以及合作方就不一样了。

    不是说他们送的博慕迟不喜欢,只是相比较而言,博慕迟得记下来,以后要还人情。

    一整个下午,博慕迟和傅云珩都窝在家里拆礼物记礼物。

    天黑时,两人也才整理了一半。

    博慕迟看着一侧放着的还没来得及拆的礼盒,已经开始头疼了。

    她幽幽叹了口气,索性躺在地毯上:“不想弄了。”

    傅云珩垂眸看她,“别躺地上,地上凉。”

    他在她旁边半蹲下来,朝她伸出手。

    博慕迟眨眼,“不要手。”

    傅云珩挑眉。

    她直接到了极点,“要抱。”

    小傅太太的要求,傅云珩向来不会拒绝。

    他弯了弯唇,直接将她公主抱起来。

    “现在呢,想让我抱你去哪?”他问。

    博慕迟勾着他脖颈,看他流畅的下颔线,指了指:“床上。”

    将人放在床上,傅云珩抬手捏了捏她脸:“晚上想吃什么?”

    “其实还不算很饿。”博慕迟打了个哈欠,“我有点困了。”

    “……”

    傅云珩瞥了眼床头柜放着的精致时钟,抬了抬眉眼:“现在睡的话,晚上会睡不着。”

    博慕迟默了默,主动亲了亲他下巴,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那你可以用别的方式让我睡着。”

    听到她这话,傅云珩思忖了会,竟觉得她的提议不错。

    他点点头,“那你睡会,我去做饭,好了喊你。”

    博慕迟:“好的。”

    话虽如此,傅云珩还是陪她在房间里闹了一会,才起身出去。

    门关上,博慕迟躲在被子里翻滚了两圈,想着他出去前亲自己的神情,揪着被子偷笑了会,唇角的笑意无限放大。

    -

    两人新婚的第一天,就窝在家里打发了时间度过。

    晚上,傅云珩非常认真地履行自己丈夫的职责,让晚饭时间还睡了“午觉”的博慕迟累到睡着,控诉他。

    傅云珩笑着接下她的控诉,哄着人安然入睡。

    翌日上午,两人一起回了家。

    原本,他们是打算今天出门度过属于他们的蜜月旅行。

    但恰好碰到元旦新年。

    这是他们婚后第一个新年,博慕迟和傅云珩都还是想和亲人朋友一起度过的。

    两人就像是巨婴一样,中午便回家蹭饭。

    先在傅家蹭了一顿饭,晚上再到博慕迟家蹭饭。

    好在,季清影和迟绿都不嫌弃两人的“巨婴”行为。他们巴不得两人能多回家,即便只是吃一顿饭就走,也好。

    这一个元旦新年对博慕迟来说,不算特别,却一样值得回忆。

    她一如既往喜欢和傅云珩蹲在家里院子里玩仙女棒,也喜欢和陈星落一群人出门吹风看烟花在夜空绽放。

    跨年夜后,博慕迟和傅云珩现身机场。

    博慕迟选的蜜月地点,是一个在冬日里也温暖如春的地方。恰好迟绿有朋友在那边有熟悉的朋友,直接给两人租了间带着花园的院子,让他们放松放松。

    两人落地时,身上的羽绒服便已卸下。

    感受着如沐春风,博慕迟禁不住感慨:“这儿好舒服。”

    傅云珩看她是真喜欢,低低道:“先去住的地方。”

    博慕迟点头。

    迟绿给两人安排的度假小屋,在很有韵味的古镇。这儿很适合放松,适合度假。

    很多在大城市压力大的人,都会选择来这儿度假。

    两人住的地方,也很特别,一面靠海,一面靠山。仿若一个世外桃源。

    桃源里不意外还有很多姹紫嫣红的花,还有秋千。

    博慕迟走进后五分钟,立马在群里发消息,邀请谈书他们来玩。这么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和好友分享。

    不单单是她觉得好,连傅云珩这个很少夸赞一个地方不错的人,也觉得这儿很好。

    放下行李,博慕迟先拉着傅云珩在这转了一圈。

    她惊叹:“我之前怎么不知道这儿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

    傅云珩勾了下唇,“现在知道了。”

    他看博慕迟:“你喜欢的话,我们以后多来。”

    “好啊。”博慕迟答应,想了想又说:“不过也不局限来这儿,以后你休假的时候,我们多去几个地方。”

    她想和傅云珩一起,走遍大好河山。

    傅云珩说好。

    转了一圈,两人才想着肚子饿了。

    两人都不算累,索性决定出门品尝一下当地美食。

    迟绿安排他们的蜜月旅行,安排的事无巨细,不单单在他们住的这儿放了博慕迟喜欢吃的所有东西,还给他们准备了两辆车。

    一辆是适合在小镇骑行的小电瓶车,一辆是适合他们去稍远一点地方的越野车。

    出门前,博慕迟兴致勃勃让傅云珩开电瓶车。

    说完,她又犹疑看他,“你会开吗?”

    “……”

    傅云珩:“会。”

    他看向博慕迟:“你确定要我开这个?”

    “非常确定。”博慕迟眼睛一弯,“我还没坐过这个车,我听人说来这种慢节奏的地方就适合开这个车。”

    傅云珩笑笑,“那就开这个,把头盔戴好。”

    博慕迟“哦”了声,乖乖伸长脖子到他面前。

    傅云珩眸子里压着笑,主动给她戴上,扣好安全锁。

    “你也要戴。”

    傅云珩点头。

    两人在安全事宜上,格外谨慎。

    其实傅云珩对这个车不算熟悉,所以带着博慕迟刚上路时,开的极慢又磕绊。

    过了会,他才稍微适应了些许。

    这儿的风很温柔,阳光也很明媚。暖洋洋的落在两人身上,两人驶过的地方有他们叠合在一起的倒影。博慕迟的手环着傅云珩的腰,紧紧地勾着,一点也没舍得松开。

    傅云珩偶尔垂眸看她环住自己的手,唇角的笑意加大。

    他们住的地方离古镇能闲逛,能吃饭的街道不远,开着小车十几分钟便到了。

    两人在古镇门口将车停下,锁好,这才往里走。

    恰逢元旦假期,古镇人很多。

    博慕迟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有一丝丝的后悔。

    “人好多呀。”

    傅云珩“嗯”了声,牵着她的手:“别走丢了。”

    博慕迟一笑:“放心,我要是走丢了,我就在胸口挂个牌子。”

    “嗯?”傅云珩没懂。

    博慕迟解释:“写上我老公是谁谁谁,大家看到他了就让他来这儿找我。”

    傅云珩被她天马行空的想法逗乐,微忖片刻道:“想法不错。”

    “是吧。”博慕迟翘唇,“不过最好还是别走丢了。”

    她看着傅云珩,一本正经道:“我怕你着急。”

    博慕迟很清楚的知道,傅云珩会在这种事上着急。

    她记得很小那会,她跟傅云珩出去玩,就跟他走散过一次。那时候她还小,印象不那么深刻了。

    她唯一记得的是,那是一个冬天。她缠着傅云珩带她出去玩,傅云珩是拗不过她还是怎么回事,反正是开口答应了。当时也是一个节日,人特别特别多。

    两人挤在人群里,走着走着便走散了。

    等傅云珩找到她时,博慕迟清晰的记得,他在大冬天时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模样。

    也是那次后,傅云珩没敢再带她去人多的地方玩。

    想到这事,她扭头看傅云珩:“你还记得那个事吗?”

    傅云珩:“记得。”

    博慕迟一怔,“是我五岁还是几岁的时候?”

    “五岁。”傅云珩和她十指相扣,护着她不让路人撞到她。

    他看她:“记不清了?”

    博慕迟实话实说,“其实记得一些,但我忘了是圣诞节还是元旦节时候了。”

    “圣诞节前一晚。”

    博慕迟认真回忆了一下,“好像是,你找到我后,是不是还带我去买了个苹果?”

    傅云珩继续点头。

    那天是个失误。

    那年博慕迟的爷爷身体出了些状况,他们本身就一直在瑞士居住。虽说她父母和爷爷奶奶的关系不太好,但住院总归是要去看的。

    原本,他们打算带博慕迟和迟应一起过去。

    但博慕迟那段时间特别粘傅云珩,一天到晚嘴里挂着的都是她的云宝哥哥。再加上带两个小孩去陌生地方,迟绿他们也担心会照顾不过来,怕他们不适应。

    所以在博慕迟提出想去她云宝哥哥住的时候,迟绿和博延都是同意的。

    到傅云珩家住下的前一天,博慕迟还是很开心的。

    但因为傅云珩每天都忙着看书,季云舒又和他爷爷奶奶出门旅游了,博慕迟略微有点儿无聊。

    直至平安夜这一晚,她听着外面热闹的喧嚣声,实在是憋不住了,扯着傅云珩衣服和他撒娇,让他带自己出去玩。

    傅云珩看她实在是有些闷坏的模样,跟季清影报备了一声。

    他向来稳重,也不是第一次带博慕迟出门玩了,季清影叮嘱他几句看好兜兜妹妹,别走丢后,便放心让两人出门了。

    傅云珩也没想到,平安夜外面人会这么多。

    几乎是人挤人,一个没注意,他牵着的人就不见了。

    想起这事,傅云珩还有些心有余悸。

    “当时害怕吗?”他问博慕迟。

    博慕迟想了想,“有一点,但也没那么害怕。”

    傅云珩怔了怔,“真不害怕?”

    “嗯。”博慕迟望着他,“因为我知道你会找到我。”

    那个时候,她异常笃定傅云珩会找到自己。

    有这个信念后,博慕迟内心相对是比较放轻松的。

    傅云珩一愣,挠了挠她掌心:“对我这么有信心?”

    “有啊。”博慕迟觑他一眼,为了不让他过分骄傲,调侃道:“你要真把我弄丢了,都不用我爸妈出手,干妈和傅叔叔就能把你揍哭。”

    傅云珩:“……”

    “傅叔叔?”

    博慕迟微窘,立马改口:“爸妈。”

    闻言,傅云珩满意了。

    说着小时候的事,博慕迟忽然感慨:“云宝,你说要是我没有学滑雪,也没有进国家队,我们俩会是什么样?”

    这个假设并不成立,但博慕迟想假设,傅云珩便陪她做个假设。

    他思忖了会,回答:“我应该和现在一样。”

    博慕迟无语,“我说的是我。”

    她想了会,忽然叹气:“完了,我好像只会滑雪。”

    “你还会写小说。”傅云珩提醒她,“你小学编的故事还记得吗。”

    博慕迟噎住,格外不好意思,“你别提我的糗事。”

    她想起自己小学编的王子和公主故事,被传遍全班就想回到过去阻止自己当时的傻憨憨行为。

    傅云珩挑眉:“不是糗事。”

    他笑,“写得其实还不错。”

    博慕迟掐了下他手臂,没什么力度地威胁:“你再提,我就不和你牵手了。”

    傅云珩勾唇,立马认怂:“那不提了。”

    博慕迟点头,继续刚刚的话题:“那我写故事能力其实还没我爸强的。”

    她歪着头思考了会,“不过我可以和谈书一样,去翻译外籍书。”

    她喜欢看书,语言能力也比较好,做这个其实还不错。

    傅云珩颔首:“可以。”

    听到他的回答,博慕迟忍不住说:“你好敷衍。”

    傅云珩挑眉:“哪儿敷衍?”

    “我说什么你都说好,可以。”博慕迟指控他,“这不是敷衍是什么?”

    傅云珩有口难辩。

    他思忖了会,认真道:“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无论什么职业,我都支持。”

    所以他才会说好。

    因为在傅云珩看来,博慕迟喜欢最重要。

    她喜欢的话,即便是她什么都不做,他也觉得好。

    博慕迟微怔,蹭着他的手臂撒娇:“好的,那等我退役了,我就在家等小傅医生养吧。”

    她玩笑说:“我想当条咸鱼。”

    傅云珩说好。

    两人在古镇找了口碑很不错的餐厅,品尝当地美食。

    但当地美食不太符合博慕迟口味,她吃了两口就不太想吃了。

    最后,还是傅云珩给她买路边能吃的小吃,才将她的肚子填满。

    吃过东西,两人回去休息,睡了个午觉。

    接近傍晚时分,傅云珩带她走环海线。

    不过他们的小电瓶车,只能支撑他们走一段环海线。

    傍晚的风很温柔,阳光洒在海平线,像细碎的金子,亮晶晶的在发光。

    他们走走停停,并不着急。

    在很久之后有人问博慕迟对蜜月旅行留下的最深印象是什么,她的回答都是这天温暖的阳光,温柔的风,干净澄澈的海水,和身边将所有爱都倾注在自己身上的人。

    -

    蜜月旅行过得比博慕迟想象还快。

    她还没在这个让人放松的地方待够,就得回家了。

    回家前夜,她还依依不舍。

    傅云珩笑着将人揽入怀里,和她躺在房间里,看窗外夜空下缀着的银河。这儿远离了喧嚣的大城市,也没有重工业的污染,所以夜色很宁静,夜空也还有少见的星空遍布。

    “舍不得的话,我们过段时间再来。”

    博慕迟趴在他怀里,“可你没时间。”

    “有。”傅云珩道:“不过没这么长,两三天没问题。”

    博慕迟想了想,笑着答应:“也行,下回来顺便把小乖他们都叫上。”

    傅云珩颔首应下。

    睡醒,两人回了北城。

    回家后,傅云珩回医院上班,博慕迟立马归队继续训练。

    新婚小夫妻这回分开后,到二月初的农历新年才再次见面。

    和往常一样,傅云珩在年前一天接她回家。

    许久没见,傅云珩隐约觉得自己的小傅太太,又变得漂亮了一些。

    察觉到旁边的目光,博慕迟抬了抬眉梢:“看什么呢小傅医生,是不是突然发现我很漂亮。”

    傅云珩笑:“我的太太一直都很漂亮。”

    博慕迟不意外被他直白的话取悦到,唇角上扬着:“那确实。”

    她笑着,主动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想我了吗?”

    傅云珩喉结微滚,没正面回答她问题,只说了句:“回家再亲。”

    “……”

    到家进屋,博慕迟没来得及换鞋,就被傅云珩扣着亲了许久。

    好在她也不是扭捏性子的人,主动地回应着他。

    亲了许久,傅云珩贴着她的耳侧询问:“中午回家还是晚上?”

    他指的是,回两人父母那边。

    博慕迟勾着他脖颈,和他对上目光,轻声道:“晚上。”

    她想跟她的小傅医生度过一小段没有人打扰的时光。

    傅云珩抱着她回房,嗓音沉沉答应:“好。”

    晚上,两人回家蹭饭,顺便过年。

    今年的新年,对联依旧是博慕迟和迟应以及傅云珩帮忙贴好的。

    年夜饭,两家人凑一起吃。

    热热闹闹的。

    和往常一样,吃过年夜饭之后,他们一群人去郊区放烟花玩耍。

    烟火燃放时,博慕迟拉着傅云珩许愿。

    许完愿睁开眼时,她看到了傅云珩眼底的自己。

    博慕迟唇角一弯,浅笑盈盈问:“小傅医生,许了什么愿呀。”

    傅云珩的回答和往年一样,“小傅太太,说出来就不灵了。”

    闻言,博慕迟翘唇:“那好吧。”

    她靠在他肩膀,和他一起看夜空还在不断绽放的烟火,感受新年的氛围。

    在郊区玩够后,大家回家守夜。

    今年,博慕迟守夜在傅家这边。

    季云舒不打扰两人,一下车就飞快地往屋子里跑。

    博慕迟诧异,“她跑那么快做什么?”

    傅云珩摇头。

    他顿了下,在博慕迟要抬脚往里走时,出声道:“兜兜。”

    博慕迟回头。

    傅云珩示意:“先不回去,我们去院子后面转一会。”

    博慕迟一怔,跟他往院子后走。

    傅家的院子和博家的是连在一起的,后院种了很多花,还有一个小亭子,还有季云舒和博慕迟小时候爱玩的秋千。

    长大后,两人倒是不怎么来这儿荡秋千了。

    要不是傅云珩提起来,博慕迟都忘了,自己好像是真有段时间没来后院晒太阳喝下午茶了。

    “怎么突然要来这?”

    傅云珩示意她看另一侧,“还记得那儿吗?”

    博慕迟顺着他视线去看,总觉得墙角那个位置有点熟悉。

    她轻眨了下眼,脑海里蹦出些东西。

    博慕迟一顿,“你怎么忽然想起这个了。”

    傅云珩“嗯”了声,抬脚往那儿走,“想给你一个回礼。”

    “……”

    在博慕迟注视下,他在她幼年时期写下的那行——“兜兜zui喜欢云宝哥哥”的文字下给她回应。

    等傅云珩写完,她定睛看到他留下的文字。

    他说——“云宝永远爱兜兜妹妹”。

    看到这行字,博慕迟忍俊不禁去看他,“真的吗?”

    傅云珩看着她,在远方传来的炮竹声下和夜空再次绽放的烟火下给出承诺告诉她。

    “真的。”

    他永远爱她。

    从年少至今,直至未来。

    少年时的爱,或许和现在不同。但傅云珩很能确定,他一直都是爱博慕迟的。

    听到他的回答,博慕迟感动又心动。

    她抿了抿唇角,望着他说:“你这样,我更想回到以前了。”

    傅云珩一笑,将人揽入怀里:“你想回的话,我陪你。”

    陪你去体验,陪你去做你所有想做的事。

    “那还是算了吧。”博慕迟想了想说,“我们往前走,体验别的也不错。”

    说着,她望着傅云珩的眼睛,笑盈盈道:“以后就拜托云宝哥哥多指教了。”

    “指教谈不上。”傅云珩顿了顿,低头吻上她的唇:“我很愿意陪小傅太太过春夏秋冬。”

    他很荣幸,自己能一直陪伴她成长。

    未来的每个年岁,傅云珩都想和她一起度过。

    他没告诉她,他今夜许的愿望是——希望未来每一个新年,她都能在自己身边。

    而她的,亦是如此。

    在零点钟声敲响时,他们俩动作一致地抬眸看向对方,望着对方眼底容纳的自己,浅浅盈笑。

    真好。

    两人一致地想,他们许下的愿望,又实现了一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