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七十章

时间:2022-01-06作者:时星草

    博慕迟从出生起,就注定了是个万千宠爱的小公主。

    毫不夸张地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不单单是她爸爸妈妈,连带着干妈和傅叔叔,以及其他的叔叔阿姨们,都对她偏爱有加。

    博慕迟一岁生日时,收到了叔叔阿姨们送出的周岁礼物。

    那些礼物,在她长大后才知道,是她多奋斗二十年也赚不来的。

    不过在这么多喜欢她的叔叔阿姨,以及哥哥姐姐中,博慕迟最喜欢的是隔壁傅叔叔家的儿子,云宝哥哥。

    她哭闹的时候,云宝哥哥总是会有耐心的哄她。

    更重要的是,她觉得云宝哥哥长得很漂亮。

    三岁的博慕迟,已经有了自己的审美概念。

    和爸爸妈妈出门玩时,她总下意识地喜欢将来和自己玩的小哥哥们单独拎出来和她云宝哥哥做比较。她的云宝哥哥,衣服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他的脸也总是干净的。他不爱玩沙子,也不爱去弄那些脏兮兮的东西。

    他干净的,就像是她妈妈常给她念的白雪公主。

    只是,白雪公主是女孩子,他是男孩子。

    博慕迟想了想,觉得那个故事也可以改成白雪王子。

    傅云珩就是白雪王子。

    三岁这年,她愈发喜欢她的云宝哥哥。

    博慕迟很粘他,他也对她特别好。到幼儿园上学,同学们送给他的巧克力和糖果,他都会带回家将全部给她。

    只要她想要,她的云宝哥哥就会把全部给她。

    只是,这一年的博慕迟,也有了苦恼的事。

    她的云宝哥哥有妹妹了。

    是亲的。

    和他有血缘关系的。

    博慕迟在她干妈怀孕的时候,也很期待这个妹妹的到来,她偶尔还会和她妈妈一起趴在干妈肚子上,倾听妹妹还在她干妈肚子里的动静。

    她知道,妹妹生出来后,就会多一个人喊自己姐姐。

    如她所想,妹妹顺利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好听的名字,她叫季云舒。她跟着她干妈季清影姓。

    博慕迟喜欢喊她小名——舒宝。

    她很喜欢舒宝,总觉得她软软糯糯的,格外可爱。

    她每次去看舒宝,她都会乐呵呵地对着她笑。博慕迟真的很喜欢她。

    但是,她偶尔也会有点不开心。

    因为有了舒宝后,她云宝哥哥带回家的糖果,不再专属于她一人,他的注意力,也不再是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有一次,她听见云宝夸舒宝是全世界最漂亮妹妹的时候,生了好久的气。

    以前,云宝都说自己才是最漂亮的。

    好在很快,云宝就安慰她说,她和舒宝都是一样漂亮,是全世界最漂亮的。

    听到这个话,博慕迟瞬间就开心了。

    她跟迟绿说,其实她也是喜欢舒宝的,很喜欢很喜欢。

    可是她看云宝这样,就是会有点不开心。

    她妈妈迟绿告诉她,这是正常的想法。

    每个小朋友都不愿意跟人共享自己原本享受到的全部宠爱,就像是舒宝长大懂事后,肯定也不想自己的亲哥将注意力还分在她身上。

    博慕迟听得云里雾里的,没太明白迟绿的意思。

    直到她也有了亲弟弟,她忽然就没那么多精力,也没那么喜欢往隔壁干妈家跑了。

    不过总体算下来,博慕迟还是喜欢云宝哥哥的。

    她学会了滑雪的新技巧,她会第一时间想和云宝分享。她在学校认识了新朋友,也会和云宝说。

    云宝也总会有耐心地回答她,偶尔也会抽时间出来教她写作业。

    博慕迟有时候会想,他们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

    每天早上一起去学校,下课后再一起回家。

    回家吃过饭后,几个人挤在一起写作业,热热闹闹的。

    可惜的是,好景不长。

    博慕迟爱上了滑雪,在滑雪场教练的劝说下,她开始往职业运动员的路线去发展,所以课余所有休息时间,都耗费在了滑雪的时间上。

    渐渐的,她和云宝有了一丁点陌生感。

    当然这点陌生感于她而言,并不强烈。只要她回家了,她和云宝的关系就还是能和之前一样好。

    不过,博慕迟又有新的苦恼烦心事了。

    由于她花费太多时间在滑雪上,等云宝上初一的时候,她就已经不认识他班级里的同学了。

    小学时,傅云珩班里所有同学都认识她,她和他们也都很熟。

    “兜兜。”看博慕迟垂头丧气进屋,在客厅看书的迟绿喊住她。

    博慕迟抬眼,“妈妈。”

    迟绿朝她招了招手,“你这什么表情?”

    她笑:“不是找你云宝哥哥去了?他不在家?”

    博慕迟前段时间去参加青少年的滑雪比赛了,今天刚回家。

    回家把东西放下,就嚷嚷着要去隔壁找傅云珩。

    迟绿知道她和傅云珩关系向来好,自然没拦着她。恰好今天是周末,傅云珩也在家。

    博慕迟摇头,在迟绿身侧坐下:“在家。”

    “在家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迟绿诧异,“他在忙?”

    博慕迟迟疑片刻,点头又摇头。

    迟绿看她,有些好笑:“是在写作业吗?”

    “嗯,在和他同学讨论作业。”

    她过去时,傅云珩在打电话。

    迟绿扬了扬眉,“你看到他跟同学在讨论就回来了?”

    “不是。”

    博慕迟过去时,大声喊了傅云珩一句。

    看到她回来,傅云珩便很快地和他打电话的同学说了句,然后将电话挂断了。

    “挂了那你怎么还回来?”迟绿惊讶。

    博慕迟委屈巴巴地看她一眼,蹭着她撒娇:“妈妈。”

    “嗯?”迟绿笑。

    博慕迟叹了口气,“云宝哥哥现在的同学,我都不认识了。”

    她刚刚随口问了一句,和他打电话的是谁。

    傅云珩告诉她名字,但博慕迟觉得极其陌生。

    也是在那个时刻,她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她和傅云珩之间的陌生感在不知不知中加重了许多。

    迟绿微怔,忽然想到她最近这几年都忙于练习滑雪,娱乐时间,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骤减。

    她思忖片刻,看博慕迟:“兜兜。”

    博慕迟抬眼。

    迟绿看着她,轻声问:“会后悔学了滑雪吗?”

    博慕迟“啊”了声,认真思索了一番,摇了摇头:“不会。”

    滑雪带给她的快乐,和其他运动不同。

    迟绿摸了摸她脑袋,“真的不会?”她柔声说:“如果你不想走这条路,爸爸妈妈是不会勉强你的。”

    他们家的小公主,活得开心就行。

    博慕迟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她喜欢滑雪,她偶尔也会觉得滑雪累,但她能坚持。

    她就是有点儿不开心,她好像错过了云宝的好多成长。

    她不知道,这样下去,她和云宝之间的陌生感是不是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浓。

    她苦恼的这个事,迟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

    孩子长大了,总有自己的小心思。

    她盯着博慕迟看了半晌,揉了揉她头发:“不开心的话,去睡一会?”

    博慕迟点头:“嗯,我去洗个澡睡觉吧。”

    她刚回来就往隔壁跑了。

    迟绿笑:“好,晚上我喊你干妈还有云宝他们来家里吃饭,吃了饭就又熟悉了。”

    “嗯。”

    博慕迟回房间洗澡睡觉。

    等她洗完澡出来时,却在自己房间看到意想不到的人。

    “云宝,你怎么过来了?”她头发还湿哒哒的在滴水。

    傅云珩看她瞪大的眼睛,起身朝她走近,皱了皱眉:“怎么又不吹干头发。”

    博慕迟撇嘴:“不想吹。”

    她本来是要喊迟绿来给自己吹的。

    傅云珩知道她习惯,抬脚走进浴室,拿出了吹风机。他神色如常,示意博慕迟到一侧去坐下,他给她吹头发。

    从小到大,傅云珩给博慕迟吹的头发不少,她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她乖乖坐下。

    等吹风机声音响起时,她在嗡嗡的声音下,听见了傅云珩的声音。

    “你说什么?”

    博慕迟没听清楚,仰起头看他。

    傅云珩的手掌不知何时变得宽大,手指也修长了许多。他挠着她湿漉漉的头发,边吹边说:“刚刚怎么突然走了?”

    博慕迟微怔,眼睫一颤说:“嗯,我想回来洗澡。”

    傅云珩垂眸瞥她一眼,没再继续往下问。

    两人安静的等她头发吹干。

    吹干后,傅云珩敛下眼睫,将吹风机的线整整齐齐缠绕起来,放回原位。

    出来时,博慕迟还坐在原先的位置没动。

    傅云珩脚步一滞,看她:“不是困了?”

    “……”

    博慕迟瞥他,“洗了澡就清醒了。”

    傅云珩很轻地笑了下,看她:“要不要玩游戏?”

    博慕迟纠结了两秒,“不想玩游戏。”

    傅云珩点点头:“那想做什么。”

    博慕迟瞅着他,直白道:“云宝。”

    “想说什么?”傅云珩弹了下她额头:“有话直说,你这吞吞吐吐的模样,可不像是我的兜兜妹妹。”

    博慕迟皱了下鼻子,瘪了瘪嘴,“你有新朋友后,还会记得我吗?”

    傅云珩:“……”

    他蹙眉,不太懂博慕迟这是个什么问题。

    但看博慕迟好奇欲爆表的模样,傅云珩还是认真地回答,“我想,我只要不失忆,就会一直记得。”

    “哦。”博慕迟应声,沉吟片刻道:“那你这辈子都别失忆。”

    她想让傅云珩一直记得自己。

    傅云珩哑然,“不会。”

    他在她旁边拉开椅子坐下,“怎么忽然问这个?”

    “因为我觉得……你现在有新朋友了。”博慕迟委屈巴巴地说,“还都是我不认识的。”

    傅云珩微怔,忽然知道她刚刚走的原因了。

    他沉默了会,低问:“明天要去练滑雪吗?”

    博慕迟眨了下眼:“可以不去。”

    她刚比完赛,还能休息好几天。

    傅云珩点头:“想不想出去玩?”

    博慕迟眼睛一亮:“想。”

    她毫不犹豫点头:“去哪儿?”

    傅云珩:“去你想去的游乐园。”

    他很清楚的知道博慕迟喜欢什么。

    “就我们俩吗?舒宝他们不去?”博慕迟是个喜欢热闹的人。

    傅云珩:“她不去,但是有其他人。”

    博慕迟诧异:“谁呀。”

    “我同学。”傅云珩问她,“还去吗?”

    博慕迟迟疑瞬间,还是点了头:“去。”

    她想和傅云珩出去玩。

    傅云珩应声,“那现在先去睡觉。”

    博慕迟抿唇,莫名又觉得自己和傅云珩之间的陌生感消失了。她纠结一瞬,扯住他衣服,“那你要回去吗?”

    “不走。”傅云珩捏了下她的脸,“不过我要回家拿作业。”

    听到这个回答,博慕迟眼睛一弯,爽快答应:“那我等你。”

    博慕迟睡觉时,傅云珩在她房间写作业。

    风从半开的玻璃窗外吹进来,掀起窗帘一角。床上的少女跟着翻了个身,听到轻微动静,坐在书桌前的少年下意识侧了头,看向床上熟睡的人。

    傅云珩写了会作业,收到班里同学短信。

    「你怎么忽然要和我们一起去游乐园了?你不是说不去吗?」

    游乐园这个事,是几个同学上个礼拜便说好的。他们当时问过傅云珩去不去,他直接拒绝了。

    傅云珩神色如常:「嗯。突然想去。」

    同学:「行吧。」

    傅云珩:「对了,我还会带个人。」

    同学:「谁?」

    傅云珩:「我妹妹。」

    同学:「行。」

    -

    翌日上午,博慕迟在家吃过早餐就和傅云珩出门去游乐园了。

    到游乐园门口,她见到了傅云珩的几个同学。男生女生都有。

    傅云珩介绍他们认识。

    打完招呼后,博慕迟小声询问他,哪个是昨天和他讨论作业的。

    傅云珩指了一个笑起来还有小虎牙的男生。

    博慕迟看了两眼,忍俊不禁:“他长得好可爱。”

    傅云珩:“是吗?”

    博慕迟点头。

    傅云珩正要再说点什么,博慕迟忽然咕哝:“不过我喜欢长得帅的,他旁边那个男生长得要帅一点。”

    “……”

    傅云珩“嗯”了声,朝她看的方向瞥了两眼,声线冷淡:“还好。”

    博慕迟瞥他,笑盈盈道:“那和云宝哥哥还是没办法比较的。”

    在她心里,暂时没有人长得可以比过傅云珩。

    闻言,傅云珩目光含笑瞥了眼,“待会想先玩什么?”

    “就……过山车。”博慕迟看他,“你陪我玩吗?”

    傅云珩不喜欢这种刺激类项目。

    往常她让他陪她,都得求他很久。撒娇耍赖全用上。

    但这回,她都还没来得及撒泼耍赖,他就爽快答应了。

    思及此,博慕迟扬了扬眉:“云宝哥哥,你今天心情不错?”

    傅云珩面不改色:“还可以。”

    博慕迟了然,也破案了。

    一天玩下来,博慕迟从傅云珩同学嘴里,知道了他不少事,还知道了哪位是他的同桌,谁又是在班里和他走得比较近的同学。

    很多很多。

    霎时间,他们俩之间的距离感在无形中被击退。

    只是,博慕迟上初中进入国家队后,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是拉远了。

    她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一年到头都回不了两次。而傅云珩,也因为学业繁忙的缘故,不再频繁在家。

    两人偶尔遇见,也觉得生疏了许多。

    博慕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都长大了,懂得男女有别还是其他原因,她已经不好意思把云宝哥哥这个称呼时时刻刻挂在嘴边了,傅云珩偶尔来家里找她,也不会上楼进她房间了。

    大多时候,他都在楼下客厅等她。

    新年她有假期回家过年,两人坐在一起,也相对无言。

    他会关心她几句近况,但再多便没了。

    而博慕迟,想和他聊天,却又找不到话题。

    高中毕业后,傅云珩更忙了。

    博慕迟也一样。

    她开始为第一次参加冬奥会备战,过年也没能回家。那是她第一回在队里过年,孤零零的。

    庆幸的是,睡前她接到了她爸妈视频电话。

    在视频里,她看到了她爸爸妈妈,傅叔叔和干妈,还有傅云珩他们。

    他安静地坐在角落里,低垂着眉眼看手机。在喊到他的时候,他抬起眼看向她,对她说新年快乐。

    有了家人朋友的新年祝贺,博慕迟忽而就觉得自己没那么孤单了。

    零点时,她还收到了傅云珩给她发来的红包。

    说是压岁钱。

    很小时候,傅云珩就答应过她,每一年都会给她和季云舒压岁红包。

    即便是他们变得有些陌生,他也没忘。

    傅云珩大学时,博慕迟其实去过他学校一次。

    她是和季云舒一起去的。

    只是那天不巧的是,傅云珩正好有事,一整天都在忙。

    季云舒问过他室友后,去了他忙碌的教室。

    透着窗户,博慕迟一眼便看到在和同学讨论问题的他。他又长高了不少,五官也长大了很多,越发英隽。他说话时,博慕迟明显注意到,他周遭所有女同学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十九岁的博慕迟,已然明白什么叫喜欢。

    她当时,有了一丁点的不舒服感,但很快便被自己忽视了。

    她只觉得,自己和傅云珩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她小时候认识的温柔绅士的云宝哥哥,在她未曾察觉时,已然变成了一个大人,甚至于连个性也变得有些酷。

    那一刻,她其实很羡慕那些能和傅云珩做同学的人。

    他们可以看着他成长,可以和他朝夕相处,可以和他呼吸同一片小天地的空气。

    很久很久之后,博慕迟才知道,那种渐生出来的情愫是什么。

    从小到大,她都很难忽视傅云珩这个人的存在。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对傅云珩哥哥般的亲情崇拜,已然转变成了爱情崇拜和喜欢。

    和傅云珩在一起后,博慕迟还和他说起过这件事。

    她不止一次说过,想回到过去。

    可以的话,她想一直当他的小学妹。

    每每这个时候,傅云珩都会揽她入怀,笑着答应:“那我们现在就回到过去?”

    博慕迟笑:“行啊。”

    她眉眼一弯,“回去早恋吧,其实我一直都挺想体验早恋的。”

    傅云珩抬了下眉,“我有点担心自己的安危。”

    博慕迟不解:“什么意思?”

    傅云珩敲她脑袋,重点提醒:“我怕博叔打断我的腿。”

    “……”

    博慕迟笑:“怎么会,他舍不得的。”

    对上傅云珩的眼睛,博慕迟笑盈盈道:“他要是真这样做,我就和他断绝父女关系。”

    傅云珩忍俊不禁:“你这样做,更容易惹怒博叔。”

    “那怎么办。”博慕迟纠结了会,“那我和我妈说,让我妈阻止他。”

    傅云珩觉得这个提议还不错。

    只是,过去终归是没办法回去。

    他们没有时空穿梭机。

    即便是有,他们也不会再回去。他们都是往前走的人,遗憾固然有,但他们还是想珍惜好当下。

    -

    “云宝。”

    一次聊天,博慕迟忽然开始做假设。

    “你说,我回来的那天你要是没去机场接我,我们还有可能再熟悉起来吗?”

    傅云珩认真想了想,给了肯定的答案。

    博慕迟好奇:“为什么?”

    “因为我不可能会拒绝去接你。”傅云珩告诉她。

    其实博慕迟不知道,他和她联系虽不再频繁,但她很多重要的时刻,他并不是真的毫不知情。

    她第一次参加冬奥会时,傅云珩在学校和同学看过她当时的部分比赛,回到家也看过。看她在比赛场上飒爽的英姿,听同学夸她厉害时,他其实涌现过自豪和骄傲。

    这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兜兜妹妹。

    只是,确实在长大后,他也渐渐找不到和她相处的方式。

    他们是成年人,总不能和小时候一样。毕竟,男女有别。

    也是因为这,傅云珩在接到她初期,才会对她冷漠。因为他怕自己越界,怕自己做了什么,会让她对自己印象不好。

    与其如此,倒不如冷酷一点。

    但傅云珩也确实没想到,会弄巧成拙,给她留下自己不爱搭理她的印象。

    后来的后来,傅云珩也认真想过,他到底为什么会喜欢博慕迟。

    这个问题,其实是无解的。

    他记忆里,一岁的博慕迟是精雕玉琢出来的小公主,可可爱爱又漂漂亮亮。

    两岁的博慕迟,奶声奶气会说很多话。

    但她说得最多的是——云宝哥哥。

    她很喜欢喊他,他也很喜欢听她喊自己。

    三岁的博慕迟,偶尔会有点小脾气。

    她像个小醋包,经常问他,她和季云舒谁更漂亮。傅云珩内心是觉得,她们是不一样漂亮的,可一定要让他分出个第一的话,他当然还是要更偏爱更小一点的亲妹妹的。

    每每这样回答时,博慕迟都会生闷气。

    好在,她好哄。

    傅云珩给她买糖,她就会嘴甜地夸他,说云宝哥哥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每次听她这样说,傅云珩都会窃喜。

    四岁的博慕迟,和三岁没太大区别。

    唯一的区别是,她有了新爱好。从看动画片,转变成了滑雪。

    每天在幼儿园放学回家后,她都会被她爸妈送去滑雪场。

    傅云珩去过几次。

    他看过她在滑雪场上摔跤,摔得眼睛都哭红的模样。可他说不出让她别再学滑雪这种话,因为他知道,这是她喜欢的,是她的爱好。

    博慕迟五岁的时候,傅云珩也开始学滑雪。

    他第一回学滑雪时,博慕迟兴致勃勃说要教他。

    他没拒绝。

    博慕迟六岁的时候,傅云珩知道了一个消息。

    滑雪场的教练说她非常有天赋,建议迟姨他们把她当作一位专业的滑雪运动员来培养。

    博慕迟也答应了。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他的兜兜妹妹未来会走得很远很远。

    他一直知道,她不是池中物,她会有自己广阔翱翔的天空。所以在知道这个事时,他没有别的乱七八糟想法,只想祝愿她。

    愿她,在雪场驰骋落地时,平安顺利。

    七岁时,博慕迟代表他们滑雪场去参加比赛,拿了奖杯回来。

    他恰逢生日,她便将奖杯送给了他。

    八岁这年,博慕迟在比赛时摔了一脚,伤筋动骨一百天。

    她在医院躺了大半个月,然后回家。

    傅云珩又恢复了每天给她补课的习惯,一放学就往博家跑。季清影看着,都忍不住笑问他说,要不要在博家给他准备个房间,住那边更方便。

    傅云珩没拒绝。

    九岁时,博慕迟和傅云珩因为一件小事吵了架。

    傅云珩哄她小半天也没能将人哄好。

    他没辙,思前想后决定去博家打地铺哄她。

    在她将门打开问自己来干什么时。

    傅云珩忽然想到她跟自己吵架时说出口的一句话,她说再也不做他的童养媳了。

    这是博慕迟小时候过于粘他,大人们说的戏言。

    念及此,傅云珩看着她回答:“我来入赘。”

    “……”

    博慕迟看着他旁边的行李,抿了抿唇,紧绷着一张脸问:“带礼金了吗?”

    “……”

    她没记错的话,入赘也是需要礼金的。

    傅云珩在书包里掏了许久,掏出一颗糖给她。

    博慕迟收下了,当晚也收留了他这个来“入赘”的人。

    博慕迟十岁时,训练忽然多了起来。

    两人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到一次。

    等傅云珩后知后觉发现的时候,他的兜兜妹妹好像长大了。

    五官越发清丽又漂亮,活脱脱的漂亮少女模样。她也长高了,有了少女的姿态。

    不知不觉,傅云珩对她的注意越来越多。

    他不是什么榆木脑袋,也不是那种羞于说出自己感情的人。所以在察觉到自己对她的感情变化后,傅云珩便有了行动。

    他想。

    没有人会不喜欢博慕迟。

    这个在雪场上明媚似太阳的人,永远积极乐观的人。她身上有太多发光点,在吸引着他。

    而他,也没有阻挡自己前进的步伐。一步步,迈入她设下的,让他爱上她的陷阱里。

    娶到她的那天。

    傅云珩想,他偷偷许下的一个愿望,也实现了。

    他的兜兜妹妹,成为了他的小傅太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