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七十一章

时间:2022-01-06作者:时星草

    十月上旬,国庆长假刚过。

    博慕迟还没从假期的放飞中收回学习的心思。上课时精神格外不振,被老师叫起来回答了好几个问题,依旧如此。

    下课铃声响起,再也撑不住的博慕迟立马往桌上倒。

    听到声音,前桌陈惜诧异回头,忍俊不禁,“慕迟昨晚没睡觉?”

    谈书和博慕迟同桌,也是她的好闺蜜,自然清楚她昨晚干了些什么。

    她指了指,代为回答:“跟人在梦里干架了。”

    陈惜:“啊?”

    谈书:“睡前见了她烦的人。”

    陈惜一愣,犹疑猜测:“傅学长又逼她写作业了?”

    她和博慕迟谈书初中就是同学,她和博慕迟关系虽不如谈书那么好,但也知道傅云珩这号人物的存在。他是博慕迟的青梅竹马,比博慕迟大两岁,各方面优秀到令人发指。

    当然,主要是令博慕迟发指。

    博慕迟是个有点小聪明的人,所以不喜欢循规蹈矩的学习。

    可能是老天爷天生赏她饭吃,让她即便不爱听课不爱写作业,却在考试前临时抱一个月的佛脚后,依旧能考出不错的成绩。

    谈书给她一个赞许的眼神。

    陈惜乐不可支,欣赏着博慕迟眼睑位置的黑眼圈,“难怪她今天能准时交作业。”

    他们刚上高一。

    原本,大家所想的高一生活,应该是轻松且自在的。至少相对于试卷和作业都多的高三学子而言,他们高一学生的假期,应该就是假期,而不是被禁锢在家学习。

    却没想,学校老师变态至极。在国庆长假时,给他们布置了不比高三学子少的作业。

    还要求在返校上课的第一天交上。

    高中刚念一个月,博慕迟给同班同学以及老师已留下了不爱写作业的印象。

    他们初中就在隔壁的附属中学,不少老师也知道有她这么一号让人恨铁不成钢的人物存在。她是文科尖子,英语和语文两门学科尤为优异,曾经还代表学校去跟其他学校的同学比过赛,还拿过奖。

    学校优秀学子的校刊栏上,就有她拿奖的照片。

    博慕迟听着两人的调侃,闭着眼咕哝:“说得我平时不交作业似的。”

    谈书挑眉,“没说你不交,我们说的是你今天准时交了。”

    陈惜:“对。”

    博慕迟无言,换了个姿势趴着。

    十月的太阳热情似火,穿过教室外茂盛的枝叶落在她脸上,刺目的让她不舒服。

    博慕迟蹙眉,反反复复换了好几个姿势,也没能睡着。

    她叹了口气,索性睁开眼看向窗外,欣赏被风吹晃的叶子,听树叶摩擦出的微弱声响。

    倏地,她用余光瞥到远处有熟悉的人走近。

    他们的教室在二楼,一眼便能看到校园里走动的人群。

    渐渐走进她视野里的人,穿着黑色校服裤和白色t恤,和其他同学无异。但他就是有本事,将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特色的校服穿的与众不同。

    至少,博慕迟得承认,他穿起来比其他同学看上去要帅很多。

    博慕迟从小就是颜控,谁帅喜欢谁。

    傅云珩和她是青梅竹马,从小就是她粘着的对象。但是,越长大,博慕迟叛逆心理就越严重。

    以前傅云珩管她,她觉得非常不错。可最近她总想找他的茬,特别是她爸妈还时不时夸一夸傅云珩,促使她这种心理更为严重。

    即便她爸妈在夸傅云珩时并未贬低自己,可她还是觉得他有点儿烦。

    博慕迟正胡思乱想着,傅云珩好像敏锐地察觉到了她视线,抬了抬眼睫朝她这边看来。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

    很快,他便云淡风轻收回了目光。

    看他这神态,博慕迟闷声骂了他一句:“闷骚。”

    “嗯?”谈书恰好凑在她身侧,和她一起欣赏车窗外风景,“骂谁呢?”

    博慕迟回头觑她一眼,“明知故问。”

    谈书笑:“谁明知故问了。”

    她戳了下博慕迟的脸,“你又没点名,谁知道你骂的是哪位帅哥。”

    “傅云珩。”博慕迟轻哼。

    谈书揶揄:“他怎么又惹你生气了?”

    博慕迟想了想,很认真地给出回答:“他的存在,就很让我生气。”

    “……”

    谈书噎了片刻,郑重其事提醒她,“你小学给我介绍傅云珩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她们俩小学就认识。

    听她提起过去的事,博慕迟瞪她,“那都多少年前了。”

    谈书耸耸肩,一本正经:“那也是你说过的话。”

    博慕迟:“我现在撤回。”

    “来不及咯。”谈书笑眼弯弯看她,“微信发出消息超两分钟都不能撤回,你这过两年的更不行。”

    博慕迟无言,捡起桌上的笔转了转,“不能就不能。”

    她嘟囔,“反正我现在不喜欢他了。”

    闻言,谈书眨巴着大眼睛望着她,“谁说你喜欢他了?陈惜我有说这个话吗?”

    陈惜:“没有。”

    博慕迟:“……”

    她看两人,大小姐脾气发作,“不和你们说了。”

    谈书笑,勾着她手臂和她好,“来吧跟书姐说说,你这么生傅云珩的气,肯定不是因为他逼你写作业这一件事。这事你早该习以为常,就算是生气,也不会持续这么久,还说出这么绝情的话。”

    “……”

    看博慕迟小表情,谈书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一脸坏笑,正要继续追问,上课铃声响起了。

    博慕迟立马推开她,“没有。”

    她正襟危坐,“上课了,你别打扰我学习。”

    谈书:“?”

    博慕迟心虚地不敢回视,低下头露出修长的脖颈:“专心听课。”

    谈书无语,“暂时放过你。”

    博慕迟含糊地嗯嗯两声,托腮望黑板。

    没过三分钟,她就累了。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听着数学老师的声音,总觉得格外催眠。

    博慕迟打着哈欠,在她第三个哈欠出来时,她自觉倒下。

    -

    博慕迟这一觉,睡到了中午放学。

    她听着教室里喧闹的声音,眼皮格外重,感觉一点都睁不开。

    当她费力睁开时,入眼看到的不是谈书,而是前不久看见的傅云珩。他仿佛有了好几个□□,齐刷刷钻入自己眼底。

    博慕迟抬手揉了下眼睛,懵神地张望看了看,没太明白她班里同学怎么都走了。

    “谈书和陈惜先去食堂了。”傅云珩知道她在看什么,声线清冷的解释。

    博慕迟:“哦。”

    她抬眸看他,“又来监督我写作业?”

    听出她话语里的怨气,傅云珩一把将人从椅子上拉起,“不是。”

    博慕迟挑眉:“那你来干嘛?”

    “……”傅云珩神色不改,垂眸帮她把课本收进抽屉,回应她的挑衅:“监督你吃饭。”

    博慕迟:“。”

    两人去食堂。

    路上,还有不少同学回头看他们。

    博慕迟感受着周围投射过来的探究目光,撩起眼皮瞪了眼走在她前边的人。

    都怪傅云珩。

    要不是他,自己也不至于跟熊猫一样,被这么多同学围观。

    走进食堂,博慕迟故意和傅云珩作对,“我到食堂了,你任务是不是弯成了?”

    傅云珩瞥她一眼,“吃饭。”

    博慕迟看他冷峻的眉眼,抿了下唇,“我不想和你一起吃饭。”

    傅云珩“嗯”了声,很是平静地问:“那你想和谁一起吃饭?”

    “那你别管。”她小声说。

    听到这话,傅云珩抬了抬眼,澄澈的黑眸盯着她。

    每回他这样看自己,博慕迟总会生出心虚感。

    明明,她也没做错任何事。

    念及此,她深呼吸了一下道:“反正我今天中午就不想和你一起吃饭。”

    闻言,傅云珩也不生气。

    他淡淡应了声,“想吃什么?”

    “……”

    博慕迟噎了噎,抬眸瞪他,“你是不是没听懂我说的话?”

    傅云珩神色寡淡看她,淡然解释:“买饭那边人多。”

    他说:“要吃什么?”

    博慕迟最讨厌排队,她顺着他说的方向看了眼,挑了最长的一个窗口,“我想吃红烧排骨和酸菜鱼。”

    学校食堂师傅做的这两道菜,味道极好。每天排队购买的同学也特别多,有时候来晚了,还买不到。

    傅云珩点了下头,“自己找个地方坐着。”

    博慕迟鼓了鼓脸,眨巴着眼答应:“好的。”

    看傅云珩朝排队的窗口走,博慕迟在原地站了几秒,才张望着找位置坐下。

    “慕迟,这里。”

    谈书和陈惜早早给她留了位置。

    博慕迟扬眉一笑,立马朝两人走去。

    两人已经打好了饭菜,正准备开吃。

    博慕迟在旁边坐下,开始秋后算账,“下课了你们俩也不喊我,还是不是姐妹?”

    陈惜:“老师拖堂了,宣布下课的时候傅学长已经在教室后门了。”

    “对啊。”谈书告诉她,“他让我们别喊你的。”

    博慕迟哼了声:“他说别喊就别喊?你们怎么那么听他的话。”

    谈书:“你不也听他的话?”

    “……”

    博慕迟不想让自己这么没面子,和她据理力争:“谁听他的话了,明明是他听我的好不好。”

    谈书和陈惜对视看了眼,敷衍道:“嗯嗯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博慕迟看两人这态度,傲娇哼了声,也不和她们多计较。

    她瞅了眼两人吃的,“怎么不吃肉?”

    “买肉那边人太多了。”谈书解释,“我都要饿死了,随便吃点得了。”

    博慕迟无言,朝傅云珩那边张望看了看。

    纠结半分钟,她起身朝傅云珩那边走。

    “过来做什么?”

    傅云珩已经要排到了。

    博慕迟抬了抬下巴,“你帮忙多买两份排骨。”

    傅云珩看她一眼,没搭腔。

    周围闹哄哄的,博慕迟一时也不确定他听没听清楚。看下一个便要轮到他,她着急地扯住他衣服,迫使他往自己这边弯腰。

    博慕迟踮起脚,仰起头凑傅云珩耳边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说完,她放开他,对上他深邃的眸眼。

    有那么一刻,博慕迟心跳有点快。

    她皱了下眉,将这突然涌起的感觉给压了下去,着急地问:“你听见没?”

    傅云珩看她着急的神色,视线从她明亮的大眼睛往下,落在她不点而红的唇上。

    停滞几秒,傅云珩挪开眼,淡淡应下。

    学校食堂买排骨有份额限制,最多两份。

    所以即便是傅云珩,也只能买到两份。

    买完,两人朝谈书她们那边走。

    博慕迟帮忙端了一小份排骨,递给谈书陈惜,“吃吧,高中生怎么能不吃肉。”

    谈书喜笑颜开:“谢谢傅学长。”

    博慕迟:“我让他买的。”

    谈书瞥她,“我们这关系还要说谢?”

    博慕迟想了想,也是。

    蓦地,她耳畔传来傅云珩声音。

    “好好吃饭,中午到教室睡会。”

    博慕迟愣了下,看他要走的姿势,“你不在这吃?”

    “嗯。”傅云珩看她一眼,看向另外竖起了耳朵的两人,颔首道:“你们慢慢吃。”

    看傅云珩端着餐盘离开,博慕迟好一会没反应过来。

    “傅学长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吃啊?”陈惜不解,“他都给你排队买饭了。”

    博慕迟也搞不懂他,“谁知道他。”

    话音落下,她忽然想起买饭前和傅云珩说的话。

    博慕迟怔了怔,有些不确定傅云珩是不是真因为自己说的话,所以才不坐在她旁边和她一起吃饭的。

    想着,博慕迟下意识去张望他去的地方。

    谈书一看她小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夹了块排骨,深深叹了口气:“傅学长买了几份排骨?”

    博慕迟下意识回:“两份。”

    “都在我们这?”谈书惊讶,“那他今天的午饭是不是没肉了?”

    博慕迟低头一看,除了排骨,酸菜鱼和牛肉也都在她这儿。

    她默了默,看向两人:“你们慢慢吃,我走了。”

    “……”

    傅云珩刚坐下,一侧便来了人。

    他抬起眼,“怎么了?”

    博慕迟抿着唇角,“这儿没多的位置。”

    傅云珩看她别扭神色,侧眸看向右侧同学,“往那边挪个位置。”

    同学笑了声,“慕迟学妹,怎么过来了?”

    他们都认识博慕迟。

    傅云珩起身,将自己的位置让给她。

    博慕迟坐下后,才淡定回答:“想跟傅学长进行一下食堂肉质交流。”

    众人:“???”

    博慕迟没理会大家讶异的目光,把排骨往自己和傅云珩中间放下,嘀咕道:“你是不想长高了吗?肉都不吃。”

    傅云珩忍笑,“我觉得我身高已经够了。”

    博慕迟想到他那一米八五的身高,确实也差不多够了。

    但她还是忍不住挑刺,“现在一米八五都是常见身高了,一米九的才帅。”

    “……”

    傅云珩稍顿,看她小心翼翼挑鱼刺的样子,自觉开始给她挑鱼肉,漫不经心地问:“你喜欢一米九的?”

    博慕迟没多想地点头:“对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