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七十三章

时间:2022-01-06作者:时星草

    两人吐槽傅云珩厉害时,他鼻尖忽然痒了下。

    他下意识扭头去看不远处低垂着脑袋坐着的人,傍晚时的夕阳余晖从窗外洒落,勾出她白皙修长的脖颈。

    她穿着立领校服衬衫,清纯又漂亮。

    “傅云珩?”注意到他在走神,女生喊了句,也顺着他视线去看,看到他紧盯的人。

    她眼睫轻颤,“你是不是着急走?”

    傅云珩:“还有别的吗?”

    他没正面回答同学问题。

    女生想了想,其实想不出什么问题了。

    傅云珩也自知她说完了。

    他结束话语,“行,我回去想想。”

    没等同学再说,他起身往博慕迟那边走,“兜兜,回家了。”

    博慕迟抬起头,“说完了?”

    傅云珩点头,拿过两人的书包,“今天想自己骑车还是我带你?”

    他们都是骑自行车上学。

    但博慕迟偶尔会犯懒,让傅云珩带她。

    博慕迟瞥他一眼,“我自己骑。”

    傅云珩诧异:“确定?”

    “非常确定。”博慕迟咕哝,“我自己骑车的次数也不少好吧。”

    傅云珩不太明白她情绪变化为什么会如此多端,他没细想,点了点头道:“好。”

    话虽如此,到了单车棚,他还是下意识将两个书包都放入了自己自行车上。

    两人骑车回家。

    过了高峰期时间,路上人也没那么多。

    晚风吹拂,拉长着两人偶尔交错在一起的影子。

    傅云珩骑车速度不快。

    正确来说,他的骑车速度,是随着博慕迟骑车速度变化而变化的。

    他一直在博慕迟身后不远能看见她,也能让她一回头就看见自己的地方。

    -

    刚到家门口的小路上,博慕迟便看到不远朝自己挥手的季云舒。

    “兜兜姐!”

    博慕迟一笑,立马刹车。

    她在她身侧停下,唇角上扬,“你怎么在外面等我。”

    季云舒挽着她的手:“等不及了嘛。”

    她抱怨着,“你们怎么这么晚。”

    博慕迟回头看了眼,“你哥被大美女缠住了,你忘了?”

    “……”

    季云舒眨眨眼,“没有。”

    说到这,她回头控诉傅云珩:“哥,你怎么能让兜兜姐等你?”

    傅云珩没理会两人充满怨念的眼神,神色淡然:“你们俩要做什么?”

    季云舒:“兜兜姐说。”

    博慕迟无语半晌,抬眸回视傅云珩灼灼目光,“我们要一起看漫画,不可以吗?”

    傅云珩没说不可以,但也没说可以。

    他提醒两人:“今天没作业?”

    博慕迟:“……”

    季云舒:“……”

    两位小学渣对视看了眼,异口同声道:“看完漫画再写。”

    傅云珩“嗯”了声:“回家吃饭,吃完先写作业。”

    他表情明明没有什么变化,却依旧能让你感受到他的威严,“不会的过来问我。”

    “……”

    两人讪讪,想反驳,却又底气不足。

    “罢了。”季云舒小声:“先写作业吧?”

    博慕迟知道反抗无果,只能憋屈地点头。

    她想,总有一天自己能奋起反抗,碾压傅云珩。

    现在先忍辱负重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在这种事情上,博慕迟向来知道如何宽慰开解自己。

    看她狼吞虎咽吃饭,迟绿挑了挑眉,“你今晚吃这么快做什么?赶着出门玩?”

    博慕迟吞下她塞的红烧肉,含含糊糊道:“写作业。”

    博延给她和迟绿剥虾壳,眉眼一弯,“写作业着什么急?慢点吃。”

    博慕迟很是委屈,“云宝说我和舒宝不写完作业就不能看漫画。”

    迟绿:“……”

    博延:“……”

    夫妻俩对视一眼,明白了关键点所在。

    思忖了会,博延虽有助女儿为乐的想法,却终归是忍下了。

    “那也不急这么几分钟。”他把虾肉放入她碗里,温声道:“忘了上回吃饭吃快肚子难受的事了?”

    迟应在对面扒饭,很是自然地点头:“对啊姐,实在不行你就不写作业,你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博慕迟噎住。

    迟绿无言,给迟应塞了一块肉,“少说话,你姐好不容易要改邪归正,我们不要助纣为虐。”

    迟应拖着腔调,懒洋洋地“哦”了声:“好吧。”

    吃过饭,博慕迟自觉拎着作业本去了隔壁。

    她和季云舒两个小学渣,大多时候都是在傅云珩的注视下写作业的。没办法,她们俩分开还是单独凑一起,都会不自觉地摸鱼,聊天。

    原本一个小时能写完的作业,她们俩能写一整夜。

    久而久之,季清影和迟绿便想了个办法,在傅家弄了个单独的写作业房间出来,摆了两张长长的桌子,每张桌子坐下三个人都绰绰有余。

    自从这个房间存在后,博慕迟的作业便大多都在这边写完的。

    她过去时,季云舒还在房间洗澡,作业房只有傅云珩在。

    博慕迟偷偷在门口看了他一眼,蹑手蹑脚走近。

    她正准备吓他,他倏地回头。

    猝不及防,她和他深邃目光撞上。

    沉寂半晌。

    博慕迟望着他的眼睛眨了下眼,总觉得气氛有一丝丝微妙。她抿了下唇,有些许不自在,“你知道我来了?”

    傅云珩的视线从她脸上往下,落在她还穿着白色短衬衫的身上。

    他目光稍顿,低问:“不冷?”

    博慕迟愣了下,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他身上和自己同款的衬衫,“你不也是短袖?”

    他们学校的校服还挺好看,又新潮的。

    别的学校都是蓝白相间的t恤和休闲长裤,他们学校女生的校服是百褶裙和短衬衫,男生的是黑裤和白衬衫,看上去干净又舒服。

    重点是,还漂亮。

    为此,博慕迟不止一次感慨——还好他们学校的校服漂亮,不然她肯定不会这么老老实实穿校服到学校上课。

    听她这么说,傅云珩无言半晌,“我是男生。”

    闻言,博慕迟抬起眼,诧异看他,“你还男女歧视?”

    “……”

    傅云珩绝不是这个意思。

    他其实是想说,他是男生没有那么怕冷。而且,博慕迟本身就体质比较虚。

    可对上博慕迟那双瞪大的眼睛,他一时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云珩无奈扯了下唇角,岔开话题:“今天作业多不多?”

    博慕迟:“还好。”

    傅云珩敲了下旁边的位置示意。

    博慕迟乖乖走过去,坐下。

    她掏出作业,一一摆出,主动要求说:“先写数学吧。”

    傅云珩知道她向来是喜欢完成困难的再做简单题目的人。

    他“嗯”了声,“先自己试着解题,不会喊我。”

    “知道。”

    博慕迟爱玩,但在对待学习上,该认真的时候还是会认真的,她也不想自己成为一个在社会上拖后腿的人。

    她上课是不怎么认真,但她会临时抱佛脚。

    博慕迟先将自己会做的作业做完,然后才向傅云珩求助。

    给她解题的傅云珩,博慕迟总觉得他会比寻常时候要温柔几分。同样的,整个人也会变得有耐心。

    当然,其实傅云珩一直以来都是个有耐心的人。

    做完作业,博慕迟和季云舒兴高采烈回房间看漫画。

    傅云珩也没拦着两人。

    博慕迟钻进季云舒房间,和她一起躺沙发上看漫画片。

    两人的喜好一致,还有同样喜好的漫画人物。

    看了会,季清影上楼给两人送水果。

    “干妈。”博慕迟喊住她,“您给云宝送了吗?”

    季清影笑:“给你们送了就去。”

    博慕迟点了下头,想了想说:“我去吧。”

    她看了眼,正好也要播放下一集了。

    季清影扬了扬眉,毫不犹豫道:“好啊。那干妈下楼了。”

    “嗯嗯。”

    博慕迟往作业房走。

    她刻意放轻了脚步,作业房的门没完全关上。博慕迟透着门缝朝里看了眼,傅云珩正背对着门口这边在写作业。

    看着他的背影,博慕迟不由感慨——高三真苦。

    即便是傅云珩这样的天才,也不得不写那么多作业。

    博慕迟胡思乱想着推门进去。

    原本,她打算把水果放下就走。

    可莫名其妙的,她觉得傅云珩一个人在作业房有点儿孤单。思及此,她扭头看向停下来的人,“我要是在这看书,会吵到你吗?”

    傅云珩用叉子叉起一块西瓜往她嘴里塞,“漫画片看完了?”

    “……”

    博慕迟默了默,“你们不是说一天看一集就好?看完一集了。”

    她给自己找想留在这儿的借口,“再说了你这么努力,我不想被你对比的太惨。”

    傅云珩抬眼,“想看什么书?”

    “……我前段时间听姜既白说有个悬疑小说好好看。”博慕迟弱弱地说。

    傅云珩神色未改,起身给她找书。

    他翻了翻,没找到。

    “书不在。”

    他看博慕迟,“看别的?”

    博慕迟:“我自己找吧,你写你的作业。”

    在作业房翻了翻,博慕迟找了本季云舒前段时间在看的小说。

    她对这种言情类的小说,兴趣一般。相比较来说,博慕迟更喜欢推理更喜欢悬疑类的。但偶尔看看言情小说,她也觉得挺放松的。

    旁边的人忽然安静下来,傅云珩侧头看了她好几眼,她也没注意。

    到秋天了,夜晚的风好似比往常大了一些。

    风从窗外吹进,还有阵阵花香。

    但钻入傅云珩鼻间的,却是身侧人身上的栀子花香味。

    博慕迟很喜欢的一款香水味道。

    蓦地,他听见博慕迟轻笑了声。

    傅云珩神色稍顿,下意识侧身去看她手里捧着的小说。

    ……

    一分钟后,博慕迟深觉有哪里不太对劲。

    她看着书本上覆下的阴影,笑意僵住地抬起头,对上傅云珩意味不明的眼睛。

    “我……”博慕迟张嘴的瞬间,下意识将书合拢。

    傅云珩垂睫看着她动作,淡然处之,“书里写了什么?你脸这么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