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七十六章

时间:2022-01-06作者:时星草

    谈书没想到会再收到和谢回有关的消息。

    她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和他有任何交集。

    所以在看到同学说他回国消息时,她有片刻恍惚。甚至恍惚的觉得,是错觉。

    她紧盯着那两条消息,下意识抬手掐了掐自己手臂。

    有知觉。会痛。

    是真的。谢回真的回国了。

    李苑:「谈书?」

    李苑:「在吗?」

    李苑:「?」

    ……

    手机还在不停震动。

    谈书回神,敛了敛睫给她回复:「在的。」

    李苑:「……没事吧?」

    她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想提前和谈书说一声,免得哪天碰上了,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李苑和谈书是高中同学,就坐她和博慕迟前面,她当时的同桌是陈惜,她们几个还挺熟的。

    只是博慕迟不怎么去学校上课,她就在学校挂个名,通常只有考试才会出现。

    而李苑和陈惜,是少数知道谈书喜欢谢回的人。

    谈书抿了抿唇,深呼吸了一下:「没事。」

    她能有什么事。

    李苑:「好的。有不开心的事可以跟我说或者是陈惜说哇,慕迟最近也回训练队了。」

    谈书:「好,下回有空一起约饭。」

    李苑:「嗯嗯。」

    跟李苑聊了会,谈书退出微信。

    她支着脑袋盯着电脑屏幕发呆,莫名走了神。

    她有点想知道,谢回是为什么回国。

    他不是定居国外了吗?怎么会突然回国。

    谈书胡思乱想了好一会,也没有个答案。她静坐了会,索性起身回卧室睡觉。时间虽然还早,但她每次遇到不开心事时,都喜欢用睡觉来解决。

    只是这一次,睡一觉好像也没办法让她心情好转。

    晚上,谈书心情不太愉快地找博慕迟陪打了小半晚游戏。

    渐渐的,她也就把谢回回国这个消息给暂时压在了心底。只是回国,指不定过几天他就又出国了。

    自我开导一番后,谈书在周末到来前的几天,心情都处于不好也不坏的氛围里。

    周五这日,同事生日。

    刚到下班时间,谈书便和几位同事一起准备去订好的餐厅给同事庆生。

    热热闹闹吃了一顿饭,一行人到附近一家小有名气的ktv唱歌嬉闹。

    谈书对唱歌兴趣不浓,但她喜欢唱歌好听的人。

    加上同事生日,她也不好扫兴说先回家,便一同去了。只是她没想到,她和谢回阔别几年后见面会在是在ktv这么喧闹的环境下。

    同事们唱歌的歌声一般,谈书在里面坐了好一会,一个劲喝水。

    水喝多了,洗手间自然跑的勤快。

    在第二次从洗手间出来后,她索性到安全通道那边去透气。

    包厢里男同事女同事都有,烟味很浓。

    谈书对烟味,算不上讨厌,却也不怎么喜欢。

    刚走近安全通道口,她便听到了一道清沉却又挟有笑意的声音。

    声音熟悉又陌生,直抵她耳朵最深处。

    猝不及防,谈书停下脚步,抬起眼去看不远站在通道口侧对着自己这边的人。

    这一处灯光不那么明亮,只有远处ktv里五颜六色的灯光会弋过。不远的背影高大,单薄却并不瘦弱。他手臂微抬,手指握着手机贴在耳侧。

    昏暗的光影里,谈书看到了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

    蓦地,一侧有更暧昧的声音传来。

    谈书一顿,下意识要转身走。她还没来得及,背对着她的人先转了身。

    阴差阳错之际,两人借着昏暗地灯光看到了对方。

    有那么瞬间,周遭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宁静。

    谈书心里早有了猜测,可在看到谢回这张脸时,还是不受控制地喉咙发紧。

    在这一刻,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攥住一样,让她喘不过气。

    在谈书百转千回瞬间,谢回也在打量她。

    他觉得谈书有点儿眼熟,但在脑子里收刮了半天,也没能想起她的名字。

    倏地,发出暧昧声响的女人出声,“这儿还有外人呢。”

    谈书猛地回神,收回落在谢回身上的目光,跟人道了个歉,然后转身走了。

    看她走远的背影,谢回蹙了下眉。

    -

    跟谢回偶然碰面这件事,给谈书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但也只是冲击。

    其实说到底,她和谢回没什么牵扯的关系。

    他不记得她很正常。

    因为对他而言,她就是他的一小学妹,连话也没说过几句。

    而她,也早就过了那股要去和他表白,告诉他,她喜欢他的冲动年龄。这么多年,她之所以还记得谢回,归根究底,是心有不甘在作祟。

    谈书从小到大,所有想要的都会争取到,都能拥有。

    唯独谢回。

    她中邪似的喜欢上他,却又没有勇气往前迈出那一步。她总觉得,像他这种“仙风道骨”的谪仙,不会为她这样的平凡人而停留。

    事实证明,也是如此。

    在她鼓起勇气想和他表白时,他已然决定和家里人移居国外了。

    之后,谈书其实也断断续续听到过和他有关的消息。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以为自己早就放下。

    花了一晚上时间胡思乱想,谈书暗自下了决定。

    下回如果再和他碰上,她绝不会再像这一晚一样慌乱无措,激动心虚。

    不过,谈书没想到再见谢回,会是一个月后。

    这天,李苑给她和陈惜发消息,说是一直在背地里搞事的女同事辞职了,她要好好庆祝一番。

    恰好又逢周末,谈书这个礼拜不用加班,自然而然没拒绝她。

    三人相聚一家熟悉的酒吧,刚坐下没多久,李苑忽然抓着她的手激动喊,“靠!谢回他们。”

    “……”

    她们看到谢回他们那边时,那边的人也注意到她们的存在。

    蓦地,谈书注意到有人在谢回耳边说了两句什么,他抬起眼朝她们这边看过来。

    可能是错觉。

    谈书觉得他看她们这边时,目光在她身上有所停滞。

    很奇妙。

    仅仅只是一眼,她却还是会因为他这点细微的不放在心上的行为而有所悸动。

    “李苑。”

    另一桌有人过来,“你们怎么也在这?”

    李苑和谢回他们班一男生许信是邻居,也是有这个关系存在,她才会第一时间知道谢回回国,然后告诉谈书这么个顺序。

    李苑“嗯”了声,偷偷看了眼谈书,“我们聚一聚,你们呢?”

    许信一笑,回头指着说:“谢回回国了,好不容易有空,我们过来宰他。”

    他朝她们发出邀请,“酒吧人杂,要不要凑一桌?”

    在李苑她们三位女生坐下后不久,已经有不少人上前来和她们打招呼,要联系方式了。

    态度好点的,在被拒绝后便离开。态度不好的,还会纠缠好几分钟。

    李苑偷偷地看向另外两人,“我要问问她们。”

    许信莞尔,跟陈惜和谈书打招呼,“好久没见。”

    “许学长。”谈书和陈惜异口同声开口。

    许信笑,“好久不见。”

    他道:“要不要过去一起坐?”

    陈惜将目光投递到谈书身上。

    谈书知道她们在顾及着自己的想法,她也没表露的过于扭捏,直接点了头,“好呀,就是不知道学长们方不方便。”

    许信挑眉:“有三个大美女一起喝酒,我看有谁敢说不方便。”

    ……

    谈书三人过去时,大家有些陌生又热情地和她们打着招呼。

    其实除了谢回外,其他几人和她们都还算熟。当然这也是要感谢李苑和许信那青梅竹马的关系,才让他们如此。

    几个人相继打完招呼后,许信像个话痨似的问:“谢回,你应该都不记得她们了吧?”

    他指着三人,“这我邻居家妹妹李苑……”他率先给他介绍了李苑和陈惜,末了才介绍谈书,“最后这位是谈书,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谈书微怔,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许信先将到嘴边的话说了出来。

    “我记得我们高三那年,你们俩都参加了元旦晚会表演,应该见过吧?”

    听他提起,谢回诧异地抬了下眼。

    他看向谈书,注意到她下意识避开的目光时,眸子里忽然有了玩味的情绪。

    他“嗯”了声,看着谈书说:“又见面了。”

    闻言,其余几人分外惊讶。

    “你们什么时候见过?”谢回的另一同学问。

    许信也好奇,“你不是刚回国不久吗?”

    当然更重要的点是,谢回回国后便接了个工作,忙得昏天暗地的,到今天才算是收尾结束,然后被他们喊出来请客。

    没等谢回出声,谈书便迅速掐断了大家好奇的点。

    “我们前不久在ktv碰了个面。”她脸上挂着浅浅淡淡的笑,“不过当时光线太暗,我也是过后才发现我碰到的人是谢学长。”

    听到这话,谢回眉梢往上扬了扬。

    倒是陈惜和李苑,对上视线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

    好在许信和另外两位同学都是能活跃氛围的,没一下,这儿的气氛也不再像是最初介绍这般尴尬。

    谈书渐渐也将谢回这个人重新压回内心最深处,和他们聊天喝酒。

    喝了会,谈书被谢回的另一同学邀请去酒吧的舞池跳舞。

    她怔了下,在陈惜的推拉下,莫名站了起来。

    跟着谢回这同学走时,谈书努力在脑子里回忆,自己和他曾经有过交集吗?有说过话,或是有过什么会令人产生误会的举动吗?

    她想了想,没有。

    谢回这同学叫谭明远,和她的姓同音不同字。

    两人走进舞池,谭明远看她拘谨的模样,笑着问:“没事,就随便玩玩。”他道,“看你在那边好像也很无聊。”

    刚刚谈书确实没太热情地插入他们聊天对话里。

    她一愣,笑了笑:“还好,刚刚在想事。”

    谭明远应声,“很久没见了,你最近在哪上班?”

    谈书说了自己公司的名字,礼尚往来地询问了下谭明远。

    谭明远大学学的是计算机,这会算是程序员,在某知名软件公司上班。

    两人漫无目的地闲聊着,谈书放松下来,脸上也多了抹笑。

    她也没注意到,不远处有人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这端。

    “欸,你发现没。”许信趁着李苑和陈惜去洗手间功夫,凑谢回旁边八卦,“老谭对我们的谈小学妹有点意思。”

    谢回:“是吗?”

    他漫不经心地往两人所在位置看了眼。

    许信点头,“对啊,其实以前我就有发现,高中时他对谈书就蛮照顾的,不过那会我们都要毕业了,早恋也没什么好结果。”

    “……”

    谢回没搭腔。

    正当许信觉得无趣,不想和他继续八卦下去时,他忽而问了句:“那大学呢?”

    他高三下学期出国了,之后也是在国外念的大学。

    “大学?”许信想了想,“老谭不是考去外省了吗,谈小学妹就在我们这城市上学,两人肯定没机会没可能。”

    谢回“哦”了声,“这样。”

    莫名其妙的,许信觉得他这话没带太多情绪。

    他狐疑瞅着他看了几眼,“你对小学妹有意见?”

    “……没有。”谢回将视线从不远处收回,敛睫去看手机,“有点累。”

    许信“哦”了声,倒也能理解他。

    他点点头,“那你休息会吧,李苑她们回来了,我也去舞池转转。”

    “……”

    没一会,卡座这边只剩下谢回一人。

    谈书不经意抬眼时,注意到好几个打扮靓丽身材极佳的女生往他面前走,笑盈盈地和他聊天。只是大多都没聊一会,便意兴阑珊地离开了。

    “谈书。”

    “谈书。”

    “啊?”谈书回神,慌乱地将视线从另一端收回,看向面前的人,“怎么了?”

    谭明远愣了下,顺着她刚刚看的方向扫了眼,笑着问:“你刚刚想什么呢,喊你好几句你也没反应。”

    谈书抿了下唇,压下眼睫,“走了下神。”

    谭明远端详她几眼,也没打破砂锅问到底。

    他点点头,“累的话我们回那边继续休息?”

    谈书没拒绝。

    两人回去时,谢回正阖着眼在睡觉。

    谈书下意识多看了两眼。

    谭明远看她眼睛里有惊讶,笑着和她解释,“他最近日夜颠倒忙了个案子,估计是累了。”

    谈书“嗯”了声,含糊不清地说:“这儿太吵了也能睡着?”

    谭明远是个程序员,自然清楚人疲惫到某种境界时,是不分场合就能睡着的。

    他笑笑,“正常,熬夜多了都会这样。”

    话虽如此,他还是将谢回喊醒了。

    “谢律,要不撤?”

    谢回大学学的是法律,现在是一名知名律师。

    谢回揉了揉眉眼,眼眸里倒映出斜对面人的面容。

    影影绰绰间,他好似看到了她眼底的担忧。

    谢回稍顿,“不急。”

    谭明远知道他是不想扫他们几人兴致,也不再多劝。

    蓦地,喝多了酒的谈书起身,准备去洗手间。

    谭明远正想问要不要陪她过去,酒吧鱼龙混杂。可话到了嘴边,他又觉得过分冒进,有些不妥了。

    正当他纠结之际,谈书已经起身往另一侧走了。

    紧跟着,谢回也站了起来。

    “你去哪?”

    谢回懒洋洋地回:“抽根烟。”

    “……”

    -

    谈书没想到,自己会在洗手间门口看到谢回。

    他懒散地靠墙站着,修长的手指间夹了根点燃的烟。

    听到动静,他侧眸朝她看来,而后将烟掐灭,丢进旁边的洗手间。

    看他这一连串反应,谈书就算是再傻也知道人在等自己。

    可她又不想自作多情。

    纠结片刻,她喊了句:“学长。”

    谢回应声,清净的眼瞳望着她,有浅浅淡淡的笑,“回去?”

    “……嗯。”她短暂的确认下来,不是自己自作多情。她嘴唇动了动,问了句:“您是在这等我吗?”

    听到“您”这个字,谢回嘴角噙着笑,似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您?”

    他勾唇笑了下,“原来我这么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