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45. 当然不是

时间:2020-10-0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

    演唱会散了场,这个时间,往回走的路不算顺畅。

    不过,岩桥慎一也并不着急。给中森明菜打完电话以后,他算着时间,不紧不慢的往回走。

    两人住得不远,往她家去的路上,还能路过自己家所在的那一片。路程差不多远近,这样一来,倒是方便估计她回家的时间。

    中森明菜要开演唱会,不可能自己开车去读卖乐园。现在结束了,也一定是被工作人员给送回去。

    到了家立马再出去,这么做太扎眼,被顶上的概率太高,还不如岩桥慎一到她那儿去。刚才,两个人在电话里说定,她到了家,就给他打传呼。

    岩桥慎一在电话里的语气,也有一种不容分说的意味。

    系在中森明菜腰上的领带是她自己的要求,而那根他没有系到脖子上的裙带,究其原因,也只是出于一种朴素的不好意思。

    但是,这样偶然的提议、以及并非有意的不对等,却在无意当中把他给推上了掌控者的位置。

    岩桥慎一那种不容分说的底气,多少是这种偶然得来的权力的流露。

    他本人还未必觉察得到,就已经先听从本能开始使用起来。

    ……

    大本经纪人还要留在演唱会现场,等着过后和事务所跟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起,招待这次演唱会的关系方们,由小助理开车送中森明菜回家。

    刚结束高强度的演唱会,要回家去好好休息是情理之中。

    小助理决定了再也不要有多余的好奇心以后,就老老实实听中森明菜安排,本本分分把她送到楼下。

    至于别的,一概不去考虑——

    这才是合格的、饭碗长久远的助理!

    回了家,中森明菜拿起电话。

    不多时,对讲机响起来。她摁下开门按钮,跑去玄关那里。敲门声一响,连看也没看,直接打开门。

    岩桥慎一迈进来。

    门在身后一关,他一把抱住中森明菜。她已经熟练得很,两条胳膊往他身上缠,小脑袋蹭来蹭去的,撒娇撒够了,扬起脸来,笑眯眯看着他。

    “这么着急。”中森明菜笑话他。

    一边笑话他,一边紧紧抱着他不肯撒手。

    岩桥慎一看着她这张洋溢着孩子气的天真与喜悦的脸,手臂一使劲儿,抱着她放到玄关上,自己把鞋子随便一踢,也走上去。

    中森明菜扒着他的胳膊要去看乱放的鞋子,见不得乱摆乱放,手痒想去收拾一下,但是人还被他抱着,只能算了。

    收拾不成东西,就眼不见为净,老实腻在他怀里,对着他问东问西:“演唱会怎么样?”

    岩桥慎一没回话,先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脖子。

    中森明菜像正被大型犬给撒娇般的舔舐似的,一边躲一边笑,轻轻推他,“先别动、不许动!……到底怎么样?”

    “很精彩。”他这才回答。

    “是吧?”她颇有一点被夸奖了的小得意。

    “不过,待在台下,人迷迷糊糊的。发现你看过来,就觉得是为了我,你丢飞吻的时候,也像是为了我。”

    岩桥慎一自嘲,“观众席是自作多情的高发区。”

    中森明菜被他的话给逗得哈哈大笑,凑过去亲了亲他,“这个是给你的。……不是自作多情哦。”

    一下不过瘾,又凑过去亲了一次,“这个也是。”

    岩桥慎一顺杆往上爬,问:“还有吗?”

    中森明菜拿额头抵着他笑了一会儿,才搂住他的脖子,把唇印贴满他的脸——还好早就已经卸了妆,不至于出现什么奇怪的场面。

    “这些都给你。”

    她笑嘻嘻的,又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唇,“这个也给你。”

    “那全都是我的了?”岩桥慎一看着她。

    中森明菜一下下点头,“都是给你的……”

    “不过,你系着我的领带时,我就知道一定是为了我。”岩桥慎一这么一说,中森明菜听在耳朵里,忽然感到面红耳赤。

    仿佛岩桥慎一所说的话,不是系着领带是为了他,而是系上他的领带、她就属于他。

    莫非那真的是被他给驯服了的证据吗?

    “那条领带,你带回来了吗?”岩桥慎一在她耳边问。

    离开演唱会场之前,中森明菜吩咐小助理,去更衣室把那条领带给拿了回来,就在她的包里。派给小助理这样的任务时,中森明菜什么也没多想,更不担心小助理会胡思乱想。

    但是,现在,听着岩桥慎一这么问,中森明菜忽然不想告诉他,反问一句,“我给你的连衣裙腰带呢?”

    “还在身上带着呢。”岩桥慎一回答,“演出结束以后,我就解下来装在口袋里了。”

    中森明菜“哦”了一声,“你把它给绑在手腕上了。”

    “我试着当领带系了一下,看着怪怪的。”岩桥慎一和她解释,“所以,就拜托了旁边的观众,请她帮忙给系到手腕上了。”

    “但是,把裙子的腰带给系到手腕上,提这种要求,更会被当成是个奇怪的人吧?”中森明菜质疑道。

    “我和她说,是替女朋友来看演出的。”岩桥慎一把自己睁眼说过的瞎话,又睁眼跟真正的女朋友重复了一遍。

    中森明菜听得直皱眉,“真狡猾。”

    “嗯、嗯。”岩桥慎一老实听着,“不过,因为被当成是替女朋友来的普通人,旁边的那位观众一个劲儿对我夸奖你,看来是想让我也成为你的粉丝。”

    “是吗……”

    中森明菜瞄他的脸,似乎在评估他有没有成为她的粉丝。

    “但她倒绝对是你的忠实粉丝。”岩桥慎一半拥半抱带着她往里走,“安可时的那一下,她的反应把我给吓了一跳。”

    “哎?”中森明菜想到那一下指的是什么,脚步站住,“你们都说什么了?”

    一副在意的不得了的样子。

    毕竟是在台上被风给捉弄了一把,想一想也怪可怜的。但岩桥慎一还是忍不住想逗她,“她说,‘好像是红色的’。”

    中森明菜使劲儿瞪着他,仿佛这句原话是岩桥慎一说的似的。

    “所以,是红色的吗?”

    岩桥慎一很认真的困扰,“我没有看清楚。”

    中森明菜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一边说,一边像小牛一样用头顶他,嘴里念念叨叨,“特意跑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的吗……”

    当然不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