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47. 慎一爸爸

时间:2020-10-10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下次你要把裙子的腰带系在脖子上去看演唱会!”

    “不是不让提下次了吗……”

    中森明菜眼睛一瞪,岩桥慎一垂下脑袋,昧着良心答应,“嗯嗯、下次系着去。”

    才把她给弄哭了,这种时候,不管她说什么,都得照单收着。

    “还要让你系着出去约会!”她得寸进尺。

    “那不太合适吧?”岩桥慎一也没有完全放弃挣扎,委婉提醒道,“那么显眼,路过的人可要都往这边看了。”

    “也是……”

    中森明菜一下下点头,好歹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心里还不服气,含含糊糊的跟他抱怨,“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显眼一点的出去玩呢……”

    “等什么时候能了,你就给我准备花哨一点的衣服来穿,好好过一把瘾。”

    “那要给你准备那种任谁看到了都要回头再看一看的。”中森明菜哧哧笑,心里舒服了一点,悄悄滑到岩桥慎一那边。

    “给我看看。”

    岩桥慎一把她搂在怀里,拉起她一只手,端详她的手腕。

    中森明菜又开始一下下用脚碰他,嘀嘀咕咕的抱怨,“你怎么这样……”

    “不是你先……”岩桥慎一被她瞪了一眼,打住了。

    她振振有词,“我是跟你闹着玩,谁知道你来真的。”不说还好,一说起来,又开始气他刚才胡作非为,看到近在眼前的脖颈和肩膀,忽然凑上去啃了一口。

    “唔……”

    所以这不就是所谓的那啥不成反被那啥吗……

    岩桥慎一才占了上风,深知不能再去得罪这只离炸毛只差一步的小猫,老老实实,忍着被咬。

    咬完了,她气也顺了,开始撒娇,“肚子好饿。”

    不说还好,一说,岩桥慎一也觉得胃里空落落的,去瞄床头,“要吃点什么?”

    “我一点也不想动了。”

    中森明菜眉毛一耷拉,才哭过的眼皮被揉得有点发红,一副可怜兮兮的小动物模样。岩桥慎一看在眼里,心疼归心疼,还是没忍住笑,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脸。

    中森明菜缩了缩下巴,“笑什么?”

    “明菜桑像小孩子一样。”看她蜷成一团的样子,岩桥慎一心里热乎乎的。实在舍不得再欺负她,把她给搂在怀里,轻轻拍了拍。

    真的被当成小孩,中森明菜倒开始觉得不服气,跟他理论,“我比你大一岁,慎一君明明是个年下君……”

    一边理论,一边开始觉得理亏。

    虽然是“年上的姐姐”,但好像从来没做过一丁点“年上”的事。不仅如此,还天天被宠着,被关照着,甚至还被弄哭了……

    中森明菜干脆自暴自弃,在他怀里拱了拱,眼皮抵着他的胸膛,“慎一君还是现在温柔。”想了想,“你还是不要系我的裙子腰带去看演唱会了……”

    她并不想让岩桥慎一成为她的所有物,也并不想要那份身为掌控者的权力。

    “嗯。”岩桥慎一听着,摸摸她的头,又亲亲她的头发。

    中森明菜抱着他晃来晃去,孩子气的笑个没完。总算气也顺了,事也翻篇了。

    除了年上的没有一点年上的样子,年下的没有一点年下的样子这点完全没变。

    ……

    岩桥慎一到中森明菜的厨房里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在他料理水准之内的东西可以吃。平时总受她这个厨房达人照顾,今次换他来展示一点单身汉厨艺。

    虽说如此,单身汉厨艺是充满智慧的厨艺,他倒是一点也不对中森明菜这厨房达人的厨房犯怵。

    使出看家本领煮了点东西,岩桥慎一把围裙一摘,去叫她吃饭。

    中森明菜缩在被窝里,蜷成一团正呼呼大睡。白天开了场高强度的演唱会,一回家就又跟他胡闹了一大顿,肯定累坏了。

    岩桥慎一凑过去看了看,见她睡得熟,既舍不得叫她起来、看她这样子估计叫也不会起来。

    他自己过去吃饭,忽然觉得一个人吃着没什么意思,草草往嘴里塞了几口,又打开她的冰箱,拿她的酒来喝。

    眼看今天晚上是要在她这儿留宿了。不过,女朋友呼呼大睡,岩桥慎一自己在她家里,又不好随便乱翻乱动,有点无聊。

    一边觉得无聊,一边觉得跟她凑在一块儿说点有的没的,那种琐碎日常的可贵。

    睡前,岩桥慎一轻手轻脚爬上床,扯开被单的一角钻进去。中森明菜背对着他这边睡,他凑近过去,从后面圈住她小小一只的身体。

    “唉。”他轻声叹气,想和她说,自己很喜欢她,比起之前更加喜欢她。

    虽然以他的个性,这样的话要说起来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中森明菜一无所知,沉沉睡着。

    ……

    第二天星期一,上班族岩桥慎一重新回到正轨。倒是中森明菜,这次的演唱会结束以后,有三天休息日,能在家里好好放松一下。

    岩桥慎一偶尔在中森明菜这里留宿,她家里有他的上班套装可换,省去再回家换衣服的一段路。

    睡一觉起来,中森明菜腰酸腿也酸,一早就小脸皱成一团。

    还是岩桥慎一又施展自己的单身汉厨艺,做了点让她看了总算眉开眼笑的早饭,既愉悦了她的心情,又抚慰了一下她饿得扁扁的肚子。

    看她大吃特吃的样子,岩桥慎一竟有自己其实在做饭方面有着不为人知的天分的错觉。

    直到自己也尝了一口,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那我走了。”岩桥慎一和她说。

    中森明菜一下下点头,问他:“慎一君晚上还要不要过来?”

    “不知道。”他拿不准,“要是时间晚,就直接回家了。”

    她“哦”了一声。

    “三天假期呢。明菜桑有什么安排吗?”岩桥慎一问她。

    中森明菜摇头,“还没有计划。总之,先把家里整理一下。”想了想,盯着他看看,欲言又止。

    “要说什么?”岩桥慎一猜着她有话说。

    她嘟着嘴巴,黏黏糊糊了一会儿,“我去替你整理房间,行不行?”

    “是为了这个?”岩桥慎一失笑。

    中森明菜却板起脸来,“为了这个不行吗?”

    “行啊。”他笑道,“你要帮我整理房间,帮大忙了。”

    “连你的床底都要看一看哦。”她威胁道。一大早的,开始对岩桥慎一进行讨伐,“……真色!”

    总觉得是昨天的旧账又被翻了。

    “对不起。”岩桥慎一说。

    “你不要这么一本正经的和我道歉。”中森明菜让他给弄得不自在了,“又不是真的在怪你……”

    “那就换一句。”岩桥慎一笑笑,“谢谢你去帮忙。床底也给你看。”

    听到后面那句,中森明菜脸上露出笑容,嘴上却嫌弃,“谁要真的看啊。”

    岩桥慎一决定随便她。一边说,一边把自己家里的钥匙拿出来,递过去,玩笑道,“好好看家,只有我按门铃的时候才能开门。知道吗?”

    “知道了~”

    中森明菜拉长声调,又发挥起她的声优天分,学起小孩子说话——但百分之百是为了嘲笑岩桥慎一这个老气横秋的说话方式。

    “我会好好看家,除了你之外谁也不给开,慎一パパ(papa)。”

    岩桥慎一的表情跟被雷劈了一样,“别吓我了。”要是真成了“慎一爸爸”,那事情可就很难收场了。

    “哈哈哈!!”

    中森明菜让他的反应逗得哈哈大笑。

    ……

    出了门,岩桥慎一心情清爽愉快。

    这样的好心情持续了一整天,下午,渡边万由美过来,见到他时,带点挖苦意味的调侃他,“看着像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有吗?”

    “说来听一听也无妨。”她玩笑道,“要真是好事,也让我高兴一下。”

    岩桥慎一一笑,没接话茬,“original love的歌曲小样,给研音那边送去了吗?”

    “送去了。”渡边万由美也不介意他岔话题,“我还给野崎君打了电话,告诉他,有想和明菜桑一起合作的企划。”

    “嗯。”岩桥慎一点头。

    “我在电话里和野崎君大概说了一下,野崎君听说是你的主意,还挺期待的。”渡边万由美说着,语气一顿,“当然,明菜桑这次新单曲落败也起了作用。”

    “慎一君,”她语气是开玩笑,说的话倒是真心,“现在业内把你当成是点金手的人可不少。”

    “饶了我吧。”岩桥慎一摇头。

    上一周,中森明菜的新单曲输给priness priness,作为刚发行的新歌,被发行第二周的单曲给打败,两者之间的差距约有一万五千张,输得一点余地也没有。

    跟在她后面的,则是dreams ome true。

    照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她得被dreams ome true也超过去。

    研音这些年来,在歌手的经营上,招牌就是中森明菜。虽然曾在1986年打败她的杰作《desire -情熱-》拿到那一年单曲年冠的石井明美也是研音旗下的歌手。

    但毕竟是热过就退的一发屋。

    在推出中森明菜的时候,似乎展示出了研音在推广歌手方面的能力。但除了中森明菜之外再没有这样长久的辉煌,似乎又说明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中森明菜能红,并非是依靠了那时还在摸着石头过河的研音。

    现在,中森明菜开始走下坡路,研音方面,一定是想要找到个再给她注入热度、去走第二个上坡路的机会。

    渡边万由美给野崎研一郎打电话,虽然不是正中他的下怀,但至少,提供了一个可以一试的思路、提供了一次尝试的机会。

    当然,最终能不能实现,要看研音内部、看中森明菜本人、以及华纳那边的态度。三方缺一不可。

    不仅如此,最重要的还是中森明菜本人的想法。

    她手握自己的制作大权,在唱片制作上,有时任性到叫人头疼、还得事务所的人去给关系方道歉的程度。

    但即使如此,这么固执己见走过来,竟然没有出过差错。

    研音方面虽然是事务所,但也不得不承认中森明菜的才能,承认她的成功不可复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不会再有这么个有主见、且想法准的歌手。

    同样的,成长到现在的研音,也不再是从前那个能被区区一个小偶像牵着鼻子走的菜鸟事务所,不会有新人敢、也不会允许新人再如此的任性妄为。

    “野崎君知道我也在签演员,还想和我交流呢。”渡边万由美提到,“他还去看了《厨房》,对我们的稻村泉赞不绝口。”

    《厨房》这部电影三月底上映,不过,岩桥慎一没有去看,又是渡边万由美事务所那边投资的电影,他也不方便过问。

    现在听她提起来,上映以后的口碑似乎不错,稻村泉在电影里的存在感也颇受瞩目。

    zard的新单曲当了《厨房》的主题曲,乐队还在电影里作为男女主角喜欢的乐队出现,电影能收获好口碑,对推广乐队自然起得到好作用。

    渡边万由美只略提一两句电影的事,随口告诉岩桥慎一,野崎研一郎现在一门心思扑在运营事务所的演员部门上面,时常想着能签个新人演员,手把手的捧红。

    “不过,以研音的能量,从别家挖个当红的演员过来打开局面也不是件难办的事。”岩桥慎一听了,也随口一说。

    背靠财团的研音,真要把手伸到别家事务所去挖人,易如反掌。

    “这点,就跟u-miz完全不同。”渡边万由美自嘲没拿到蒲池幸子经纪约的事。

    岩桥慎一点头,附和道:“确实,u-miz比不了的。”

    “倒也用不着说得这么过分。”渡边万由美笑着指责他。

    但事实如此,背靠的是渡边制作,渡边万由美的u-miz必须得恪守规则,不能做挖人墙角的事……

    当然,接纳合约圆满结束后的明星又是另一码事。

    听话听音,看来研音是打算把事务所的业务重心往演员方面转移,不仅如此,野崎研一郎还有跟渡边万由美的u-miz打好关系的打算。

    业界的事就是这样,处处是对手,处处是朋友。

    “话说回来。”

    渡边万由美看着岩桥慎一,“你选出来的那首歌还真了不得。”

    “嗯?”

    她笑了笑,“黏糊糊的。”

    岩桥慎一大笑,说她,“万由美桑的眼光太准了。”他真心称赞。

    给研音那边送过去的歌曲小样,是一首名叫《接吻》的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