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48. 太太实习

时间:2020-10-10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漫长而甜蜜的接着吻,想要深入无止境的去了解你。”

    “坠入爱河,每当炙热的接吻时,我看到透明的梦在燃烧。”

    渡边万由美回想起那首《接吻》的歌词,听着岩桥慎一对她的这句称赞,忍不住露出个苦笑,“就这首歌来说,不需要‘眼光’也会这么想吧。”

    一听就知道了。

    “我是说真心话。”岩桥慎一说她,“万由美每次发表对歌曲的感想,总是切中要害,眼光精准,听感也一流。”

    《未来预想图ii》是这样,《eyes t me》也是这样。

    现在换到这首《接吻》,照样如此。就算她自称这是“普通听众的直观听感”,说她一句是个天生的歌手老板也不为过。要是再算上她挑演员的本领,渡边万由美的眼光实在是精准。

    “听着可够玄的。”

    渡边万由美叫他的话给逗笑了,“要是真能像你说的这样,看艺人、听歌曲小样的时候‘每次都是’的话,那倒是也不错。”

    就算在看其他地方的时候,没有这样的眼光。

    她目光平静地扫过岩桥慎一的脸,把话题推进,“不过,竟然给明菜桑送这么首歌……”

    “嗯?”

    渡边万由美说他,“明菜桑在业界是出了名的难说话,被她退过稿的曲子一大把。而且,她自己相不中的歌,不管是哪边提供的曲子,都会拒绝使用。”

    这首歌也一样,如果她收到以后相不中,那也只有被退回来的份儿。

    话说回来,她自己的个性就这么强烈,大牌的词曲作家们往往也都很自我,硬碰硬、合作不容易出效果。

    还不如多跟有才华的新人和不知名词曲作家合作呢。

    岩桥慎一和她开玩笑,“那研一郎桑就要亲自做东,请你和我吃饭了。”

    这个中森明菜要当霸道歌手,什么大牌的曲子也敢退稿。但过后还得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帮忙去跟对面赔礼道歉,免得她开罪半个业界。

    渡边万由美倒是捧场,这样的玩笑也笑得出来。

    笑过之后,提醒他,“除了这首,也准备好‘保险牌’吧。”要是被退了稿,还能有个第二重的准备。

    岩桥慎一给否决了,“先送这首过去就可以了。只要那边对企划有意,就算曲子不合适,到时我们这边再和明菜桑本人沟通、重新写曲子也来得及。”

    这首歌,岩桥慎一没有拿给中森明菜听过,不知道她收到这首歌会作何反应,会不会也给他来个退稿。不仅没有听过这首歌,甚至连这个合作企划的事,岩桥慎一也把她给瞒得严严实实的。

    也不知道过两天她上了班,收到工作人员送过去的企划和歌曲以后,会是什么反应。

    但愿不要因为被他给瞒住了,气到跑去找他算账就好。

    虽然有可能被退稿是个问题,不过岩桥慎一心里,对这首歌还是颇有信心,认为能打动她。

    歌曲的质量高这是信心的重要来源,但并不是关键,毕竟她退过的名家稿一大把。

    关键之处,是以他对这个桃浦斯达的了解,她这个“体验派”的歌手,现在正跟他热乎乎的谈恋爱的时候,给她一首苦情歌,她绝对不会唱。而曲风激烈的歌,她上一张单曲又才刚唱过。

    这首“黏糊糊”的歌,正合她的心意才对……

    要这么说,岩桥慎一这份蜜汁自信的来源,应该是他自己。

    ……

    岩桥慎一去上班以后,上午,中森明菜整理自己的家,把昨天胡闹了一大顿的床单什么的全都换掉,裙带和领带也都被她给收进最深处——

    她绝对不会再想要把这根裙带系在连衣裙上,也绝对不准岩桥慎一再系那条领带去上班了!

    上午整理完自己家,中午的时候和朋友打电话,安排之后两天的假期。下午,她带上岩桥慎一留下的钥匙,去了他家,再给他整理房间。

    一开始干活,中森明菜全神贯注。以至于中间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她忘记了这是在岩桥慎一家,下意识去接了起来。

    “您好,这里是……”

    她话说出口,才回过神来,把“这里是中森”说了个开头的“na”给吞回去,改口说“这里是岩桥家。”

    一边补救,一边懊悔,这个电话接得未免鲁莽。

    “您好。”

    打电话来的听着是个年轻男声。

    不过,他的语气也稍显慌乱,有一种没想到这通电话会被接起来的猝不及防。那边迟疑了一下,才说了句:“是岩桥太太吗?”

    “哎?”

    中森明菜被这么叫,反应了一下。回答“是”未免脸皮太厚,回答“不是”更难收场,只好含混其辞先答应着。

    “原来如此。”那边的男声听着彬彬有礼,没再多说话,“我之后会再打来的。”

    说完,把电话给挂断了。

    声音听着彬彬有礼,但行事作风却没头没尾的。中森明菜放下电话,还对这个奇怪的人感到摸不着头脑。

    今天是星期一,这个时间慎一君绝对不可能在家里吧?

    她一边为那句“岩桥太太”觉得不好意思,另一边又在心里觉得这个打电话来的人做事没道理。

    等慎一君回来告诉他……

    中森明菜想着,又继续自己未完的整理工作。打扫完卫生,已经到黄昏了。她又去检查冰箱,计划今天晚上的菜单。

    星期一的晚上,岩桥慎一惯例在外面和别人吃饭应酬,饭后还要再去续摊。要么喝素酒,要么喝花酒,等回家时间就不早了。

    中森明菜一个人坐在岩桥慎一家里的餐桌前吃饭,饭后看看电视,时间打发起来说快不快,过一会儿看看表,也就才刚过晚上八点半。

    但岩桥慎一还没回来。

    不用等人的时候,晚上的时间怎样也不嫌长。但是,要等着别人回来,等待的时间就显得很长。

    中森明菜多少体会到一点当太太的等着丈夫回家的心情。不过,要是习惯了丈夫晚归的太太,也就不会像她这样觉得心焦,沉不住气了。

    毕竟不是个真格的太太。

    她关掉了电视,又去翻他堆在客厅里的那堆唱片,找找看有没有自己感兴趣的。

    唱片架上放着的几乎都是岩桥慎一制作过的歌手的唱片、还有她寄给他的试吃唱片。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放在地上的两个装着租来的唱片的篮子。

    中森明菜一边看一边觉得好笑。

    慎一君好像有点抠门……都不买唱片,全靠租的吗?

    她一边为这个新发现偷笑,一边看那些唱片。手指扫过唱片的封套,发现有一张没见过的,是zard的专辑。

    看看封套上的信息,是这个月十九日才发行的新专辑。看来是提前到了他手上的样品。中森明菜觉得好奇,抽出这一张来,想听听看。她把唱机打开,放入d。

    zard的风格偏向流行,歌曲比较容易入耳,但又不让人听着觉得腻。乐队的水准不错,编曲配器颇为讲究。

    还有主唱的蒲池桑,声音有一点点金属的质感……

    中森明菜一边听,一边在心里想着听后感。想了一会儿,干脆从他这儿翻出纸和笔,对照着歌词本上的歌名,把想到的东西给写了下来。

    找到合适的事做,时间消磨起来就够快。过了晚上九点半,门铃总算响了。

    中森明菜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但想起那通鲁莽的电话的教训,先稳重地跟对讲机那边对暗号,确定是岩桥慎一,这才放他上来。

    等着他上来的时候,中森明菜去给他准备拖鞋。在玄关那里等着的时候,觉得这个情景怪有意思的。

    按说平时岩桥慎一去她家的时候,她也都这么等他。

    但在自己家里,是迎接客人的心态。跑来岩桥慎一家里等着他回来,感觉就又不一样。

    既不像是客人,但也不是主人。

    ……

    original love的歌曲小样送去了研音,岩桥慎一暂且把这事一放,先和已经敲定了的几组歌手那边联系。

    做大型的企划,牵扯到的歌手和公司太多,工作量如山一般多。跟这个巨大的摊子比起来,bolan的出道准备和zard的新专辑宣传期显得容易多了。

    bolan六月份出道,现在正在录音室里奋战,两耳不闻窗外事。倒是唱片公司和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那边,正在全力以赴的给乐队的出道联系宣传资源。

    至于zard,乐队的出道专辑这个月十九日——就在后天正式发行。上个星期天开始,就陆续开始有唱片店开始安排上架。

    这个星期五晚上,乐队出道以来的第一轮巡演宣布结束,最后一场就安排在目黑鹿鸣馆。

    收尾的最终场,岩桥慎一早就确定了要去看。

    不过,唱完了出道以来的这一轮livehouse巡演以后,马上又要开启新一轮的巡演——就以出道专辑为主题,把演出范围扩大到全国,各大城市都去走一走。

    乐队不能不演现场,在livehouse磨炼了这么久,唯一的外行人蒲池幸子也找到了状态,成员之间的默契也够了,足以把脚步迈得再远一些。

    晚上,岩桥慎一跟唱片公司的关系方去吃饭。饭后又是例行的续摊。等散了场,回家的路上,他忽然想起来,钥匙不在自己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