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52. 神奇海螺

时间:2020-10-17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岩桥慎一慢慢问她,“什么和平解约?”

    冈田有希子话说出口,知道自己鲁莽了,一时感到不好意思,“对不起。”道了歉,才又把南野阳子的事说给了他听。

    知道自己鲁莽,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打消把这件事说给他听的念头。

    岩桥慎一皱着眉,听完了冈田有希子转述的南野阳子跟事务所的纠纷,总觉得这是不该他知道的东西。

    其他事务所的头牌跟老板关系紧张,想要解约离开。这种事,除非是她联络好的下家,本来就打算收留她,否则过问了就是沾一身腥。

    按说,不管南野阳子有没有解约的打算,都不该把这样的事透露给业内人士。

    冈田有希子自己也知道自己过了界,把话说完了,又向他道歉,并且强调,“阳子酱什么都不知道,是我擅自做主想问岩桥桑有没有这样的办法……”

    她越说越觉得难过,语气低落。

    打电话给岩桥慎一,不仅是想要找他商量,同时,也是想要从他那里得到安慰。南野阳子的经历,让冈田有希子想起了自己。

    “有希子是在担心南野桑?”岩桥慎一觉察到她的心情,故意岔开话题,安慰她。

    冈田有希子“嗯”了一声,“阳子酱非常辛苦,我很担心她会吃不消。她自己虽然打算要和事务所解约,但具体要怎么做也根本不知道……”

    她也是跟事务所签过约的偶像,知道在事务所拥有优先续约权的情况下,要解约有多不容易。而且,事务所的社长还是都仓俊一那种在乐界颇有影响力的人物。就算能解约,只要都仓俊一发话,乐界要卖他的面子,南野阳子的音乐事业也就走到头了。

    这种摆在台面上的事,并不是能用一点小心机就能化解了的。

    冈田有希子越想越觉得泄气,又跟岩桥慎一道歉,“……冒冒失失就把这些告诉了岩桥桑,还问了这种问题。对不起。”

    她接二连三的道歉,岩桥慎一听着,知道她心里不好受。

    “没关系。”他安慰冈田有希子,“朋友遇到这样的事,肯定不能坐视不管的。就算帮不到忙,也会想着至少能陪在身边。”

    “嗯……”冈田有希子和他说,“我真的很想能为阳子酱做些什么。”

    曾经也有过被巨大的压力逼迫,走投无路的时候。这样的经历,使得冈田有希子面对着比曾经的她处境差了不止一两倍的南野阳子时,有一种无论如何都想要为她做些什么的冲动。也或者是“决心”。

    几年前的那一天,和她一起看了《弗兰西斯》的人,就是南野阳子。

    冈田有希子说着,在电话里一笑,似乎又恢复往日开朗,“但要是什么都做不到,我就作为她的朋友,一直、一直都站在她这边。”

    岩桥慎一听到冈田有希子开朗的声音,相信她绝对会这么做。

    其实,退社解约这种事,要想避开最坏的结局,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提前找好靠得住的下家。有下家接手,有新事务所充当艺人和前事务所之间的缓冲垫,不至于硬碰硬对上。

    尽管如此,他到底没在电话里和冈田有希子提到这一茬。

    南野阳子要是有心解约,总不至于单枪匹马、硬碰硬撕破脸皮,必定是有所行动的。

    ……

    塑料业界,不同事务所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有合作,如果有资源可以交换,就不会为了一个艺人撕破脸皮。

    但都仓俊一会是个例外。

    冈田有希子把这事说给岩桥慎一听了以后,岩桥慎一既没有放在心上,但也没有忘记。隔天,他去u-miz那边办事时想起来,随口问渡边万由美,“都仓俊一桑是个什么样的人?”

    “都仓俊一桑?”

    渡边万由美反应了一下,“你要问我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可说不上来。但作为作曲家和制作人,也是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我倒是知道他当过《star!诞生》的审查员。”岩桥慎一随口一提。

    渡边万由美好奇,“怎么突然想到打听都仓桑了?”

    “觉得好奇。”他告诉她,“南野阳子桑好像是他事务所的艺人。没想到都仓桑在经营艺人方面也这么厉害。”

    涉及到合约纠纷之类的东西,冈田有希子告诉岩桥慎一就已经过界,现在他更不会在渡边万由美面前提起来。

    “原来是这样。”渡边万由美点头,“说实话,南野桑能够走红,更多的还是依仗她个人的魅力。”

    这是只能在事务所里,当着自己人的面才能说的话——大实话。

    “都仓桑的事务所,如果不是南野桑,恐怕早就倒闭了。”这些事渡边万由美更清楚。

    都仓俊一这家事务所只有芝麻绿豆大,艺人没几个,除了南野阳子当红,其余的连杂鱼都称不上,几乎可以说是完全靠着经营南野阳子来维持运转。即使是南野阳子,与其说是都仓俊一捧红了她,不如说是她自己争气。

    甚至,如果她签的不是都仓俊一的事务所,也许比现在还要红。

    “原来是这样。”岩桥慎一学她刚才的语气。

    渡边万由美直笑,想了想,“你该不会是想邀请南野阳子参加企划吧?”否则也想不到他怎么突然有这个兴致打听南野阳子的事务所。

    “没个准呢。”岩桥慎一敷衍道。

    听完渡边万由美的话,他意识到,提前找好下家这种跳槽的基本做法,对南野阳子来说反而难以行得通。

    她事务所的唯一一张牌就是她,一旦她解约,这家事务所除了倒闭没有第二条路。把都仓俊一手里唯一的一张牌给抽走,这是结仇的做法。

    哪家事务所要接收她,就是同时给自己带来一个仇家。以南野阳子的价值,真的值得过为她去得罪都仓俊一?

    南野阳子本人知道自己的处境吗?岩桥慎一想起冈田有希子说的“会一直陪在她身边”的话,忽然觉得,只有这一句才是最踏实可靠的。

    “野崎君和我说,明菜桑演唱会结束以后休了三天假——她假期时不谈工作的。所以才要拖延一会儿。”

    他要卖关子,渡边万由美索性岔开话题,“等到明天,企划和歌曲小样就送到她手上了。”

    “嗯。”岩桥慎一答应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