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68. 威力无穷

时间:2020-11-05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下次打算折点什么呢?”岩桥慎一问她。

    上次中森明菜寄唱片的时候,给他寄了折纸海豚,折纸动物园迎来海洋动物。

    折纸海豚手法并不怎么难,刚开始折纸教学时总想着把岩桥慎一给难倒的中森明菜,在把他给推倒了以后,就改变策略,不再追求困难到连她自己都几乎被绕晕的折纸作品。

    何况,岩桥慎一这个中森折纸老师唯一的学生,在陪着她一起给折纸动物园添丁进口的过程中,已经积攒了丰富的折纸经验。

    一通百通——虽然不至于到这种程度,但拿到折纸用的牛皮纸以后,要弄清楚步骤,比起没经验的门外汉还是要容易得多,偶尔犯点错,很快也能回到正轨。

    被他问起来,中森明菜随口回了句,“不知道。”想了想,“……折个难一点的,能把慎一君给难倒的那种。”

    “为什么要把我难倒?还是说,难倒我了会有什么好处?”

    “这个嘛……”中森明菜欲言又止。

    岩桥慎一表示洗耳恭听。

    她看看自家男朋友这好奇的表情,开始使坏卖关子,“想难倒你就难倒你。”

    行吧。看来是还在继续闹别扭。

    岩桥慎一没办法,只能曲线求国,委婉指出,“那你教我的时候,不是也会更辛苦吗?”能把他给难倒的折纸花样,她自己学起来也不容易,教起来估计更是灾难。

    中森明菜教人的本领至今没什么长进,全靠一言不合就动手。

    “唔。”中森明菜被问住了。

    岩桥慎一把她这迷迷糊糊的表情看在眼里,忍不住笑。不笑还好,一笑,又像是揪住了小猫的尾巴。

    这只纸老虎张牙舞爪的时候,也就只能唬到他一个人了。

    那天的商谈会结束以后,两个人各忙各的,中间没时间见面,只通过几次电话。开完商谈会的当天晚上,给中森明菜打电话,她的第一句话就是,“真会装蒜”。

    这种别扭来别扭去的样子,隔了好几天,非但没有自行消散,反而在翻来覆去的思来想去当中,变得更别扭,攒着一股劲儿,就想折腾岩桥慎一。

    尽管中森明菜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想这样。但情侣之间不需要理由的闹别扭随手一拿就是。

    并非因为哪里做得不好才闹别扭,是因为想闹别扭所以才闹别扭。

    下次会不会把岩桥慎一给难倒还不知道,但这次倒是顺利完成了。

    蹩脚老师中森明菜虽然教学的本领没有长进,但巧手学生岩桥慎一积累的经验越来越多,两人之间的教学默契也越来越高,折纸海豚还是渐渐在他们手里成型。

    岩桥慎一把自己折好的那只递给中森明菜,又对着她伸出手。结果,中森明菜收了他的折纸,没把自己那只交过去,反倒“啪”的一下,打他的手掌。

    “……”岩桥慎一无语。

    纸老虎威力仍在,这副别扭来别扭去的样子,看来是轻易不肯放过他。

    “真的不给我了?”他看着中森明菜别别扭扭的小脸。

    中森纸老虎没接话,拉住他伸过来的手,手指头一下下抠他的指缝。一边抠,一边像个想要什么玩具又没办法开口的小孩,只是盯着他看。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觉得有点无理取闹,不该对着他没完没了的闹别扭。但是,一边觉得过意不去,另一边又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只得任其倾泻给岩桥慎一。

    岩桥慎一任她闹了一会儿,适当还击,手指一使劲儿,把她这行凶作恶的手指给攥住了。

    纸老虎气势汹汹,战斗力却只有零点五。

    中森明菜手指被攥住,下意识往回抽,却根本比不过他。抽了两下未果,忽然感到委屈——完全忘记了是她自己盲目挑衅,结果那啥不成反被那啥,撅起嘴,“……你松开。”

    岩桥慎一不撒手。

    “你快松开。”她晃了晃胳膊。

    岩桥慎一占点上风,这就开始谈条件,“那你也给我?”

    中森明菜鼓起腮帮子,另一只手把自己那只折纸海豚塞过去,嘴里说着:“给你、给你、都给你。”

    “‘给你’,只说一次就行了。”岩桥慎一有杆就顺着往上爬,把她说过的话又原封不动还了回去。

    不这样还好,这样来上一次,又把中森明菜那张牙舞爪的纸老虎气势给激了起来。这个桃浦斯达,明明战斗力只有零点五,气势上来了,也一定要不顾后果的先扑上去再说。

    岩桥慎一刚松手,她立刻付诸行动——

    “真会装蒜、就会装蒜、真讨厌!”

    中森明菜爬过去,抓着他一边肩膀摇来晃去。一边晃,一边嘀嘀咕咕的说他。

    岩桥慎一一头雾水,“我哪里装蒜、又哪里讨厌了?”

    这个别扭闹的,被她折腾了一晚上,都没弄清楚她到底哪里不高兴。岩桥慎一虽然没有因此就生起气来,但也觉得莫名其妙。

    可真被问了,中森明菜又没得说。说不出来,但就是别扭。

    看她这副模样,岩桥慎一忍不住叹气,“说不出来为什么,却还一个劲儿的说‘讨厌’,像小孩子似的。”

    中森明菜被他这么说,劲头儿去了一半。倒真有几分像个在大人面前理亏的小孩,闹虽然还继续闹,却显得有几分底气不足,手上的动作慢了。

    但嘴上还硬着,不肯轻易松口,“和慎一君吵架一定很没意思。”

    “是吗?”

    “嗯、嗯。”中森明菜一本正经的点头。

    岩桥慎一反问道,“所以,刚才是在和我吵架?”

    “也不是……”她摇头。

    岩桥慎一继续追问,“那是在做什么?”

    “嗯……”中森明菜说不上来,开始耍赖,额头抵住他的肩膀,“不许问了!”

    行吧,纸老虎威力无穷。

    岩桥慎一无语,摸摸她的头,把她半搂半抱在怀里。中森纸老虎的气势下去了,老老实实被他抱着。

    “慎一君。”

    “什么?”岩桥慎一摸摸她的头。

    中森明菜又开始想起一出是一出,“想咬你一口。”

    “今晚怎么总跟我过不去?”岩桥慎一还是忍不住,提出质疑。

    她这次倒是没反应过度,贴在他怀里,反倒好说话了,“因为不高兴。”

    “那咬我、跟我过不去,你就开心了?”

    中森明菜倒是振振有词,“这是撒娇的一种方式……”

    这跟小学男生表达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就是去抓一只青蛙塞到女同学书包里有什么两样?

    岩桥慎一无奈,跟这么个孩子气的家伙,总不好真的生她的气。

    “那你咬吧。”他没办法了。

    中森明菜得到这么个回答,笑了一会儿,牙齿贴近他的脖子。岩桥慎一从她呼到自己身上的呼吸,感觉到她在笑。

    “要咬脖子吗?”岩桥慎一提醒她,“那我明天可出不了门了。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

    真在脖子上留点被纸老虎教训过的痕迹,明天去上班,那情形就太美了。

    他不说还好,自己把话说出来,惹得中森明菜笑的更厉害。听她笑了一会儿,正是无语到的时候,岩桥慎一忽然感觉到有个热乎乎、湿漉漉的东西贴到他脖子上。

    是中森明菜伸出舌尖,轻轻舔舐了两下。

    这个有点犯规……

    岩桥慎一胳膊一紧,把她搂住了。中森明菜软软的贴在他怀里,像只把家里拆了一遍以后、又扑进主人怀里撒娇求原谅的小犬。

    可她就是这么笨拙,闹别扭的时候像小孩子,想和好的时候也像个小孩子。

    “我有好多事都做不好,不是那种又聪明又能干的人。”她嘀嘀咕咕。

    岩桥慎一听着,“比如说?”

    “各种各样的事都是……”

    “那这个范围也未免太广了。”岩桥慎一说她,“能做得好一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再说,就算一样也做不好,笨拙也有笨拙的好。”

    “真会说话。”中森明菜嘟起嘴巴,看着他的脸。

    岩桥慎一凑过去,亲了亲。她抿了一下嘴唇,笑嘻嘻的继续看着他。岩桥慎一猜着她心里想什么,又亲了一次。

    “你真的打算下次折个要把我难倒的东西吗?”岩桥慎一问她。

    中森明菜“嗯……”如此这般考虑了一下,没回答是,但也没回不是。

    “我倒是有个想让你折的东西。”岩桥慎一趁机提议。

    她果真被勾起好奇心,“什么?”

    “下次,折只纸老虎怎么样?”他说。

    岩桥慎一在学折纸这件事上,向来是一副随便她折腾的架势。现在难得提议一次,中森明菜认真考虑,问他,“慎一君喜欢老虎吗?”

    “纸老虎的话,是挺喜欢的。”岩桥慎一一本正经。

    他这么说,中森明菜也认认真真点头记下来,“那我回去以后,翻一翻折纸书看看。”

    岩桥慎一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觉得怪有意思的。想笑,但努力忍住了。

    “什么时候进录音室呢?”中森明菜把要学怎么折纸老虎的事记在心里,转过话来,问起另一件事。

    岩桥慎一回想了一下日程安排,“下周还要再和华纳和东芝emi两边一起开一次商谈会,然后就进录音室了。”

    “到时,事务所的那位渡边桑也还去吗?”中森明菜总算露了马脚。

    她听事务所的人介绍过渡边万由美的身份来历,知道这位精明能干的渡边桑是岩桥慎一一直以来的搭档和合作伙伴。

    “渡边桑?”

    岩桥慎一没想到她突然提到渡边万由美,反应了一下,才回答,“渡边桑不去。”

    中森明菜“哦”了一声,盯着岩桥慎一看。

    “怎么了?”

    中森明菜摇头,“那位渡边桑真厉害。”她说起孩子气的话来,“又精明又能干,慎一君和渡边桑配合起来真的很默契。”

    那两个人联起手来,说不定什么问题都能漂亮解决,什么样的商品都能推销成功。

    “渡边桑是我从前在渡边制作时的上司,那时,多亏了她赏识。”

    中森明菜在他面前对渡边万由美大夸特夸,岩桥慎一不好接话,也不好保持沉默,只得不痛不痒的回了一句。

    也说不上来是种什么感觉,但是,岩桥慎一觉得,中森明菜的话语当中,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我不喜欢那位渡边桑。”中森明菜忽然说了句。

    说这话的时候,她看着岩桥慎一。但话说出口以后,她反而移开了视线。渡边万由美毕竟对岩桥慎一有知遇之恩,又是他的合作伙伴。

    当着他的面说不喜欢渡边万由美,是有些没礼貌。

    只是,中森明菜也不愿意隐瞒这样的想法。虽然不讨厌渡边桑,但对她也喜欢不起来。真要说起来,才只是和她坐在一起开了一场商谈会,对她一点也不了解。

    她说的不喜欢渡边万由美,与其说是不喜欢她这个人,不如说是不喜欢她在商谈会上的表现。

    “不喜欢也正常。”岩桥慎一安慰她,“没有人见人爱的人嘛。”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中森明菜有点扑了个空。岩桥慎一不怪罪她说渡边万由美的坏话,这固然体贴,但中森明菜更希望被打破砂锅问到底一次。

    岩桥慎一对渡边万由美避而不谈,反而让她别扭。

    “你想告诉我吗?”

    结果,岩桥慎一又把球丢给她。

    中森明菜“嘁”了一声,“真狡猾。”不喜欢渡边万由美的理由先放到一边去了,又开始用言语讨伐岩桥慎一,“又狡猾、又会装蒜……”

    又来了又来了,纸老虎又在磨爪子了。

    岩桥慎一无言以对,干脆握住她一只手,放到自己衬衫的纽扣上。

    “要干嘛?”中森明菜撅起嘴。

    岩桥慎一一本正经,“让你咬一口。”消消气。

    中森明菜哧哧笑,把脸埋进他脖颈之间,不接他的话。岩桥慎一手一点点往下,掀开她的衣摆。

    “去洗澡,行吗?”他问。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岩桥慎一正打算和她一起,结果,她先从岩桥慎一怀里起来,推了他一把,催促道,“慎一君先去吧。”

    “不一起去吗?”

    有一就有二,开了个头以后,岩桥慎一的脸皮也厚了起来。结果,中森明菜摇头,拒绝的不假思索。

    “一起太累了。”她认认真真。

    这……

    岩桥慎一没话说,赶紧自己先往浴室里去了。再说下去,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