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70. 你中有我

时间:2020-11-0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在场之人,每个月惯例被一堆或是平凡乏味、或是不明所以的试唱带给包围一次,早就都修炼出一颗不抱希望的平常心。

    因而,当办事员把大黑摩纪的试唱带给塞进播放机时,众人都是一副例行公事——听完、下一个——如此的态度。

    直到试唱带开始播放,从中流淌出第一句完整的旋律。

    人生处处有惊喜。

    一瞬之间,岩桥慎一脑海当中,冒出来这么个想法。

    带着寻宝的心态,用锄头在地里漫无目的的翻找、把捡到的每一块石头拿起来看看、又扔到脚下……

    如此循环往复,持续了这么久以后,第一次捡起了一块闪着光的石头。

    随着试唱带里的旋律展开,小会议室里的气氛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先前那种例行公事的漫不经心,被名叫大黑摩纪的这个女孩子充满爆发力的歌声给驱散。

    毫无疑问,这是自唱片公司开张以来,收到的最好的一份试唱带。

    好到怎样的程度呢?

    一遍听完以后,岩桥慎一又指挥办事员,把这份试唱带又给重新播放了一次。他一边听,一边忍不住在心里想,这个叫大黑摩纪的女孩,为什么要把试唱带寄来他这里?

    在岩桥慎一听来,这份试唱带当中所表现出的大黑摩纪的才能,就是好到这样的程度。

    好到让他听完以后,认为这份试唱带不该是出现在他的唱片公司里,而是应该出现在索尼、东芝emi、又或者华纳和胜利唱片之类的一流公司的试听会上。

    这倒也不是因为他自己轻视自己,而是一件按照常理来说,摆在台面上的事实。

    拥有这种显而易见才华的人,不必低头往下看,应当是以一流的公司为目标、同时也应当受到一流公司的欢迎。

    又一遍播放结束以后,小会议室里陷入瞬间的沉默。

    众人去看岩桥慎一,他不发话,其他人谁也不好做第一个说话的那个人。

    “你刚才许的愿可够灵的,南条桑。”

    岩桥慎一没说试唱带的事,反倒先跟之前说俏皮话的工作人员开起了玩笑。

    他这么一说,在场之人都是一笑。

    “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叫南条的工作人员陪着他开玩笑——说是玩笑,其实也是真心话,“没想到真的立刻就来了这样一份试唱带。”

    “眼前的事是好事。”

    “下次再有什么事,就拜托你来许愿。”岩桥慎一打趣了一句。

    玩笑话说完,他去问办事员,“这位大黑摩纪,只留下了联系方式吗?”

    “是的。”办事员一边答应,一边起身,把随试唱带一起寄来的信纸送到岩桥慎一面前。上面只留着电话号码和个人邮箱的地址。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拥有这种显而易见才能的人,会把试唱带寄来自己的公司。但是,既然送上门来,就不可能置之不理。

    “就联系这位大黑桑吧。”

    岩桥慎一扫了一眼上面留下的信息,“请她务必来公司一趟。”

    办事员答应着,接过岩桥慎一递回去的信纸,把它和那份试唱带单独放到一边。继续往下进行,“然后是下一份……”

    随着办事员的话音落下,小会议室里,又变回之前那种例行公事的气氛。但是,相比起之前的单调,这一次,在场之人的心中,所思所想的东西变得更加多样了。

    在大黑摩纪出现之前,在场之人,都觉得以唱片公司现在的规模和名气,要想从试唱带当中发现理想的新人,是件几率微乎其微、不值得期盼、只需平常心对待的事。

    但是,现在真的从一堆或是平凡乏味、或是不明所以的试唱带当中,发现了一块原石,众人的想法也跟着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对于还没听完的那些试唱带,忽然间多了一丝的期待。

    也许接下来还能出现这么一份呢?

    既有因为大黑摩纪的出现,对这一堆还未听的试唱带产生期待的,也有认为不会接二连三出现这种水准的新人,不仅如此,在听过这一份高质量的试唱带后,对之后还没有听过的那些试唱带,连基本的“例行公事”的心态都不剩几分的人。

    一个突然出现的大黑摩纪,先是用歌声驱散了在场之人例行公事的漫不经心,又在无意之中,使得众人的想法发生着如此微妙的转变。

    小会议室里,现在想什么的都有,倒是岩桥慎一,心如止水。

    比起去提前期待虚无缥缈的、不知道有没有的“下一块原石”,又或者提前对还没有听的试唱带失去兴趣,他现在在脑海当中,回想的是刚才大黑摩纪的那份试唱带。

    岩桥慎一颇为好奇,这个大黑摩纪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及她为什么寄试唱带过来。他心中期待,希望能尽快和大黑摩纪取得联系,见一见她本人。

    接下来的试听会,仍旧被一堆或是平凡乏味、或是不明所以的试唱带所包围。

    ……

    晚上六点钟,大黑摩纪在新桥一带的饮食店和池田见面。

    两个人都颇为守时,几乎是前后脚到的饮食店。简单的寒暄过后,各自拿起了菜单。

    池田引荐她给长户大幸的事,虽然以她被长户大幸一通贬损暂时宣告中止,但池田本人却在过后频繁联系大黑摩纪。

    池田这个人个性稳重,尽管比大黑摩纪年长,作为音乐人的经历也比她不知丰富多少,但在大黑摩纪面前,他表现的既不傲慢,也没有假惺惺的谦虚,整个人平和而又自然。

    和长户大幸的见面虽然不欢而散,但大黑摩纪对池田的印象却非常好。池田向她示好,主动和她联络,个性开朗、乐于交友的大黑摩纪,也欣然接受池田的好意。

    这阵子,两人时不时就单独见面,反倒隔开了介绍他们认识的神谷。

    自打那次不欢而散的见面以后,神谷对长户大幸满心厌恶,而池田却没有放弃劝说她不要因为长户社长初次见面时的不留情面,就打消加入being的想法,因此,故意避开了他。

    这个节骨眼上,要是三个人坐到一起,以神谷的个性,绝对能和池田吵起来。

    正如神谷对长户大幸的厌恶之情复杂至极那样,池田对大黑摩纪的反复劝说,其中也不仅仅是单纯的对大黑摩纪的欣赏。

    池田信任长户大幸,将他看作是了不起的人物,正因如此,绝不会轻视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长户大幸那样贬损大黑摩纪,实则在不经意间动摇了池田自己的信心。

    毕竟,带着满腔热情、认定大黑摩纪充满才华、把她带到长户大幸面前的人,就是他。长户大幸对大黑摩纪高高在上、辛辣不留情的态度,同时也否定了池田。

    池田崇拜长户大幸,不会因此就对他心生不满,但池田也不能忍受自己的满腔热情其实只是追逐了一份错觉。

    要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必须要像现在这样——

    一边劝说大黑摩纪不要对being死心,一边竭尽自己所能,证明大黑摩纪绝不是毫无才能、不值得他为之努力的人。

    人的心意实在复杂。

    池田为了大黑摩纪、同时也是为了自己,在那次不欢而散的见面以后拼尽全力。

    “今天晚上,说不定又要陪织田桑彻夜通宵。”

    点的东西被送上来,池田和她边吃边聊,“织田桑就是这样,突然间有了什么新点子,就临时把先前的计划给推翻,想起一出是一出的。”

    他是直接从being的录音室那边过来的。织田哲郎这人,工作起来说一不二,他又是公司的顶梁柱,其他人都得陪着他。

    整个being内部,大概除了长户大幸之外,谁也不能改变织田哲郎的想法。

    长户大幸对待比他小了整整十岁的织田哲郎,从不摆老板的架子,倒像是宽厚的兄长对待个性飘忽的弟弟。

    池田坚信,如果可以争取到织田哲郎的支持,在长户大幸那边也就有了转机。

    这阵子,在劝说大黑摩纪的同时,池田也努力抓住跟织田哲郎共事时的机会,向他推荐这么个人。池田不遗余力的推销,总算说动织田哲郎,约好今天晚上,他带大黑摩纪去录音室见织田哲郎。

    “不过,这么忙,我去合适吗?”大黑摩纪问。

    池田表示没问题,“已经和织田桑确认过了。虽然录音室里乱糟糟的,织田桑倒是还记得要和你见面的事……”

    池田说着,不禁露出个颇为歉意的表情。

    织田哲郎是十分的艺术家性格,他虽然在听过大黑摩纪的歌曲以后,认可她的才华。但长户大幸也已经向他说明,给了大黑摩纪机会——

    这使得池田不能贸然把长户大幸是如何贬损大黑摩纪的话说给织田哲郎听。

    且不说织田哲郎会如何看待长户大幸这番话、又如何看待说这些话的自己,这样的事如果传到长户大幸那里去,难免弄得不够体面。

    池田作为音乐人来说,才华不过中等,但多年摸爬滚打,对人情世故却一清二楚。

    因而,当池田从织田哲郎那里听到“长户社长说是已经邀请了她,正等着她答复”的时候,没有对着织田哲郎大肆描述大黑摩纪在音乐上有如何的才华、而长户社长又是怎样的看待她……

    而是反过来,推荐大黑摩纪来试唱他制作的曲子。

    只不过,这样一来就稍微绕了个圈子,还要让大黑摩纪来客串一把小样歌手。池田想到这些,觉得自己有些无能。

    过于弱小的人,想要做成一件事,就只好这样一点点敲边鼓、绕圈子。

    但大黑摩纪不以为意,“我听过tube的歌,也很喜欢这支乐队。织田桑创作的曲子十分的流畅、手法也非常的成熟,相当的厉害。”

    正如她尊敬长户大幸为loudness和booy那样的乐队制作音乐的经验那样,大黑摩纪对于织田哲郎身为作曲家实打实的才华,更为崇拜。

    大黑摩纪对于要去见织田哲郎这件事,也充满期待。至于是去兼职一把小样歌手,还是要跟织田哲郎谈音乐聊理想,这对她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大黑摩纪自然希望自己的歌曲能被认可、能够作为歌手主流出道。被长户大幸给贬损挖苦过以后,她既气恼、也不可避免的自我怀疑……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乱了阵脚,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碰,抓住随便什么人,就把他视作是希望与转机。

    甚至对她来说,接下来是以兼职小样歌手的身份去录音室,要好过带着强烈的目的性,为了让织田哲郎帮忙说好话才去见他,更让大黑摩纪觉得心里舒服。

    池田固然好心好意,但他其实并没有考虑到大黑摩纪的自尊心。

    吃完饭,两人分别结了账。

    池田去把车子开过来,载着大黑摩纪往录音室那边过去。

    录音室这样的地方,时不时就会有人带个不是自己公司的人过去,因而,对于池田领了个女孩子过来,和他共事的人,都不觉得怎么样。

    “织田桑还没回来吗?”池田和同僚打听。

    “去买咖啡了。”同僚一边回答,一边不加掩饰的看看跟着过来的大黑摩纪。

    但她丝毫不觉得不自在,落落大方的看回去。

    “您好。”池田的同僚被她这么回敬了一下,反而冲她微微点头。

    大黑摩纪声音干脆爽朗,“您好,我是大黑。”

    池田早就领教过大黑摩纪这直率的待人方式,也在一边帮腔,“大黑桑过来帮忙录音。”

    说了两句闲话,录音室的门被推开,一头蓬发、脚上踢着拖鞋、看着乱七八糟的织田哲郎,手里拿着易拉罐装的咖啡,走进来。

    “织田桑。”池田站起来。

    他迫不及待,把大黑摩纪介绍给他,“我把大黑桑带过来了。”

    织田哲郎抬起眼皮,看着被池田招呼过来的年轻女孩子。大黑摩纪笔直的站在那里,像是一支崭新的钢笔。

    “额……”

    织田哲郎不擅长寒暄,忍不住抓了抓头发,把乱蓬蓬的头发抓的更乱。

    “请问,是怎样的曲子呢?”

    大黑摩纪的问题,把织田哲郎给推进正轨。

    “请跟我来。”他立刻进入状态。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样的初次见面,织田哲郎对大黑摩纪的第一印象极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