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83. 顺水推舟 //

时间:2020-11-23作者:斜线和弦

    !

    大黑摩纪决心已定,要到岩桥慎一这边来,哪怕在和北海道的家人报备的时候,被提醒过这家公司规模小、签约以后前途未知,也仍旧不改变主意。

    支撑她如此决心的,毫无疑问,是出于对岩桥慎一的信任。

    在看音乐节的时候决定高中毕业以后要到东京来,自那以后过去三年,还经历了被长户大幸羞辱贬损,如今的梦想成真,对大黑摩纪来说,显得意义特殊。

    律师在场,逐条向大黑摩纪解释合约的内容。

    现在签的这份是基础的新人唱片约,第一份的期限是惯例的五年新人约,分成也是给新人的标准二八分,每个月一笔不多的固定薪水维持生活,公司拥有她的优先续约权、以及她创作歌曲的优先购买权。

    除此之外,她在出道前后会接受公司安排的各项培训,这笔培训费用由公司垫付,等到她出道、发行唱片以后再往回收。

    不是严苛的卖身契,但也不是什么好条件,标准的业内固定模板。

    大黑摩纪听完,没有异议,拿出自己的印章。

    先和岩桥慎一这边签唱片约,出道前再决定经纪约放在哪里,事务所的选择上一并委托给唱片公司,由nzo担任介绍人,决定合适的事务所。

    当然,现阶段首选的事务所,就是渡边万由美的u-iz。

    不过,岩桥慎一不急在一时。

    反正现在签了,渡边万由美还要多付一份基本薪水给她。

    好的合作伙伴,就是明知她是个霸道总裁,也贴心帮她节约每一分钱,尽管这些钱并不能到自己的荷包里。

    而除此之外,岩桥慎一未必不是考虑到大黑摩纪出道的路线、以及对于宣传资源的要求。

    考虑得越多,他也就越是不着急。

    初次见面的那天,大黑摩纪就向岩桥慎一表明过志向,想要以创作歌手的身份来出道。今天过来签约? 她再一次对岩桥慎一说了一遍。

    经历过长户大幸的贬损打压、甚至开始自我怀疑,这样的大黑摩纪,在重新获得了岩桥慎一的肯定与鼓励以后? 曾动摇的心、比之见到长户大幸之前更为坚定。

    一种微妙的、洁癖般的想法。仿佛是受过伤害的人、会提高对下一段关系的要求一般。

    岩桥慎一要签下大黑摩纪? 但到底要如何安排她的出道? 事先其实也没个主意。

    他是制作偶像起家,过后又推出乐队,勉强说的话? 唯一的推销solo歌手经验? 就是刚决定当美和酱经纪人以后的失败推销。

    大黑摩纪自己能创作,词曲都可以写,但外形条件普通? 微黑的皮肤、微胖的脸? 跟美人不沾边儿? 但却是绝对的实力派。

    从这点来说? 跟出道前的美和酱有点像? 不是美女、却是才女。

    看着坚定主意要当solo歌手的大黑摩纪? 就让岩桥慎一想起美和酱对着他大骂那个嫌弃她不是美女所以solo出道卖不出去的江湖骗子经纪人的情形。

    过去几年以后,现在的solo市场仍旧不怎么样。创作歌手当中,男歌手出人头地的倒是还有几个,但近来出道的畅销创作女歌手,岩桥慎一连想都想不到有这样的人。

    大黑摩纪要当创作歌手? 走绝对的实力派? 这条路的难度可想而知。

    “我在北海道老家的时候? 也组过乐队。”大黑摩纪说。

    岩桥慎一听着? “大黑桑是北海道人。”

    “是札幌来的乡下孩子。”她爽快一笑。嘴上说着是乡下孩子,但看神情,对自己的出身颇为自豪。

    “巧了。”岩桥慎一也笑? “我们的吉田桑也是札幌出身。”

    大黑摩纪点头,“我知道的。之前参加札幌同乡会,听大家提起过吉田桑。”

    是美和酱的同乡、还都是创作能力出众颜值却不太够的女孩子,岩桥慎一听她这么说,竟对她产生些许的亲切之意。

    不过,相比起不约束着就会放飞自我的美和酱,大黑摩纪的创作要更令人放心,流行度也更高一些。

    除此之外,大黑摩纪还懂得钢琴和吉他两门乐器,自己能给自己的歌配和弦。

    只靠灵感之神眷顾、然后再用嘴巴哼出来,美和酱独此一家。

    “吉田桑出道前,也想当个创作歌手。”

    岩桥慎一对大黑摩纪说起来,“不过,女solo没什么市场,我推销了她一阵,发现很不容易。刚好乐队比较容易在地下音乐圈活动,就组了一支乐队。”

    虽然在大黑摩纪面前把马甲掉了个光,但也让岩桥慎一得以对她畅所欲言,暴露自己长颈鹿男的身份,对着她说起关于他和美和酱的事。

    大黑摩纪听岩桥慎一用没办法的语气说着组乐队的事,却能感觉到他其实对这个决定非常自豪。除此之外,还有他对吉田美和掩饰不住的欣赏。

    是因为有这样的欣赏,所以才什么也能为她做,硬着头皮组乐队也要做。

    “我要是能遇到岩桥桑,也愿意组乐队当主唱。”大黑摩纪真心实意。

    听她这么说,岩桥慎一为之一笑,心里却在想,耗子扛枪的小狐狸,他只是消受美和酱那一只就够受的了。

    “但如果遇不到岩桥桑这样的队友,我就不想和随便什么人组乐队。”她说话够直接,也不考虑过后会不会得罪人。

    假如这句话传出去,过后公司又替她安排组乐队,派到她身边的乐手,首先就要消化她那句“随便什么人”。

    北海道的大小姐,说话行事率直,这样子,什么时候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当创作歌手,红起来很不容易。”

    岩桥慎一对她这直接的态度不以为意,和她分析道,“不过,创作歌手也另有一个好处。”成了自己人,大黑摩纪又是那么个坦率直白的个性,岩桥慎一也不绕圈子,“那就是,创作歌手出道的成本相对来说很低。”

    曲子自己写,歌词自己作,编曲批量作业一次性付款,省下了公司帮忙去买曲的钱。走不成偶像派、只能走实力派路线,也就一并省去了华丽包装的各种费用。

    要是一省到底的话,专辑封面和内页甚至可以在公司附近的马路边或者巷子里随便拍一拍。

    如果是这样极简的配置,基本上卖个几千张回本,能卖一万张就有得赚。过后,如果歌手创作的曲子卖给其他人唱,一旦曲子有了热度,就又能赚一笔。

    推出一个创作歌手,对唱片公司来说,并不是件需要下大本钱的事。正因如此,创作歌手比起非创作歌手,往往可以多扑街个几次——因为成本低。

    “所以,要作为创作歌手出道也没问题。不能让你立刻出道,是因为你现在还不到能出道的水准。”岩桥慎一语气温和,“签约以后,还要请你接受系统的训练。”

    “是的。”大黑摩纪听着。

    水准还不到能出道的程度。这是初次见面的时候就说开了的事。但对大黑摩纪来说,重点是岩桥慎一答应了她,可以作为创作歌手出道。

    “当然了,要推出歌手,一定是希望歌手能够大卖的。”

    岩桥慎一说出大卖这个词,看了看大黑摩纪,见她没有流露出抵触,心里更有底,知道这不是个“阿提斯特”。

    “在我看来,只有曲子大卖了,才能让更多人听到。让更多人都能听到、都能喜欢,这是对流行音乐制作者的最高褒赏。”

    他接着说,“不过,创作歌手贩卖歌曲本身,不管过后要如何推销你、市场又是怎样的市场,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大黑桑是绝对的中心。”

    “绝对的中心。”大黑摩纪听到这句话,心潮澎湃。

    她从这样的话当中,感觉到的不是压力,而是一种相当的劲头儿。

    “总之,就请你一边训练,一边不要停止创作。”

    “不过,我认为对创作歌手来说,最重要的是有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个性和风格。所以,我不会约束大黑桑的个性、也不会对你的创作指手画脚,请你去做自己吧。”

    岩桥慎一对大黑摩纪的要求也是“做自己”。

    当然,这并不代表让她放飞自我。毕竟决定她要用什么歌曲出道的人是他,决定她要走什么路线的人也是他。

    大黑摩纪个性强烈,但是,岩桥慎一并不打算磨掉她的个性,并且认为个性永远是宝贵的东西。当然,要出道面向普通大众、必要的打磨是不能省去的。

    而他所思所想的,就是在保留她的个性的前提下,再进行适度的修正,找寻到那个“平衡”。

    “做自己”这个说法,让大黑摩纪不由得想到去看zar演出的时候,台上那个自成一派的、不像是摇滚乐队主唱、却又让人微妙地觉得就该如此的蒲池幸子。

    该不会,岩桥桑也这么对蒲池桑说过吧?大黑摩纪心中产生如此奇妙的联想。这念头一闪而过,她把蒲池幸子放到一边,投入到和岩桥慎一的这番对话里。

    “岩桥桑,我也想、或者说,我有那样的信心,认为我能够写得出让更多人听到、也值得更多人听到的曲子。”

    “我会努力的。”她信心十足,干劲满满。

    岩桥慎一当初推销美和酱的时候,一穷二白、敲不开唱片公司的大门,现在有了自己的唱片公司,他也想再一次尝试推销solo歌手试试看。

    当然,这次的推销,和大黑摩纪强烈的、一定要以创作歌手身份出道的愿望不无关系。

    她那种强烈的个性,真要是也为她找乐手组乐队,大概率会没有办法完成跟乐手的磨合,勉强组了队,成员们的默契也想都不要想。

    她自己能写会唱,还不怯场,对创作团队也没有要求,作为solo歌手出道正合适。

    岩桥慎一想要重用大黑摩纪,一方面是因为她确实拥有那样的才华,另一方面,是想要借着这个从各方面的条件来看都是绝佳的solo歌手的女孩来探索一条推销solo歌手的路。

    ……

    签下大黑摩纪,过后要替她安排出道前的各种培训。

    要练声乐,要学乐器,要安排进录音室试音,她是创作歌手,甚至还要安排她简单学习一下编曲,了解一下编曲的套路。

    倒不是对她寄予了包揽作词作曲编曲的厚望,真要说起来,能够全部包揽的歌手反而是少数。不过,多少了解编曲,对她过后的创作、演唱之类,都有些帮助。

    岩桥慎一还打算,过后把大黑摩纪送去国外游学一下。

    当然,这些事都不必再由他一一过问,自然有负责的人去办,他只需要定期视察大黑摩纪的学习进度,听一听她创作的歌曲。

    和大黑摩纪完成了合约以后,岩桥慎一抽出空来,又去办另外一件事。他跟《ribon》的佐藤商量,希望佐藤能够介绍他去见一见樱桃子。

    给的理由也很正当,既然要接手《樱桃小丸子》的动画配乐,在主题曲的制作上,想要听取一下樱桃子本人的想法。

    去神户打高尔夫的时候,佐藤提到,being的长户大幸去找了樱桃子本人。

    岩桥慎一听着“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看过《樱桃小丸子》动画,心里觉得,再没有比这支曲子更合适的选择。

    尤其是已经知道,这支曲子名啪有主,就在being手里,而being的长户大幸还有意要制作《樱桃小丸子》的动画主题曲。

    长户大幸要绕过漫画编辑部和动画制作委员会去跟樱桃子联系,想要打原作者的牌来拿到主题曲的制作权。

    既然那位长户社长争取制作权的理由,是自己是漫画的粉丝,所以为漫画写了歌,岩桥慎一决定顺水推舟,也借一借樱桃子这个作者的力,通过她去跟being进行接洽,商谈一下关于使用being得曲子,作为动画主题曲的事。

    虽然因为nzo和曰本动画公司是兄弟公司的缘故,主题曲制作权不能放给其他势力。

    但是,岩桥慎一愿意帮助长户大幸,完成他“如果漫画能动画化,希望可以考虑使用他们公司的曲子”的心愿。

    他打定了主意,让佐藤帮忙牵线。不是什么大事,佐藤答应起来也痛快。

    过后,樱桃子也表示愿意见岩桥慎一。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