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84. 以貌取人.

时间:2020-11-23作者:斜线和弦

    !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爱迪生是位伟大的人~”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

    樱桃子单手托腮,扭头看向窗外,用荒腔走板的调子,哼起了歌。她的工作台靠窗,一眼望出去,是安静的居民区街道。

    念书的时候,虽然不是调皮捣蛋的问题学生,但也不是老师口中的好学生。会在课堂上小小走神、会发散想象力,思考些有的没的。

    高中毕业入职,做上班族的时候也迷迷糊糊,时不时因为分神出错被老板骂。

    就连现在,当起了职业漫画家,工作之余,仍忍不住从如山的画稿里抬起头来,盯着偶尔落在窗台上,把窗户踩得哗哗响的麻雀发呆。尽管截稿日期越来越近,已经站在踩线的边缘。

    ……就像笔下的“樱桃小丸子”那样。

    小的时候梦想成为漫画家,长大成人后,以自己为蓝本创作了《樱桃小丸子》。

    漫画开始连载后大获成功,即将动画化,搬上电视。稿费、版税、周边使用费,金钱名利滚滚而来。刚刚二十四岁的樱桃子,人生称得上是一帆风顺。

    尽管漫画家的工作,辛苦程度远超常人想象。尤其对她这种作品正当红的新人漫画家来说,不得不过着日日夜夜辛苦劳作,被编辑如催命般催稿的生活。

    漫画家是体力工作——这是从业以后的樱桃子才深刻了解到的事。

    今年,编辑部告诉她,《樱桃小丸子》将要动画化。曾经静冈乡下蔬菜屋老板家的女儿,成了畅销漫画家、她原作的漫画将要在电视台播出、还是和《海螺小姐》在同一天!

    樱桃子为这个消息而振奋,要不是碍着动画化的消息还没有正式公布,她恐怕早就咋咋呼呼,把这件事告诉所有的亲朋好友。

    不过,负责她的编辑也告诉她,漫画动画化,把控一切的是动画制作公司,原作者没什么派得上用场的地方。她尽管等待正式的消息、而后等待成品就可以。

    但就在等待的时候,有个叫长户大幸的、一家叫做being的制作公司的负责人联系到了她。

    樱桃子没有听说过being,更不认识长户大幸,但过后见面聊天时,得知这个个头矮小、长相温和到有些滑稽的中年男子,是个了不起的制作人。

    作为漫画家出道的隔年,她和工作时认识的同事开车去湘南,路上同事放过的tube的歌,制作人就是这位长户桑。

    有了她也听说过的作品当担保? 樱桃子对这位长户桑非常信任。

    长户大幸自称是她漫画的忠实粉丝,还带来了他的制作公司制作的曲子,希望今后漫画如果能动画化的话? 可以用到那支曲子。

    一直把漫画将要动画化的秘密藏在心里的樱桃子? 长户大幸的到访歪打正着。不仅如此? 那支特意为了漫画所写的曲子,又是那么的好听。

    和善而又聪明的长户大幸,留给樱桃子很好的印象。

    拿到曲子? 樱桃子去联系佐藤? 告知他有位制作公司的负责人来找她自荐——

    然后,就得知了动画的配乐和主题曲都要交给曰本动画公司的兄弟唱片公司的事。

    “是一位姓岩桥的制作人接手。森高千里和wink你知道吧?”佐藤在电话里问她。

    樱桃子连连点头,“知道、知道!”

    资深追星族樱桃子? 小时候喜欢山口百惠和山本琳达? 青春期时是田原俊彦的忠实粉丝? 到了现在? 工作繁忙? 仍能分出一丝注意力来? 关注当红的偶像。

    “那位岩桥桑,就是她们的制作人,所以,请放心吧!”佐藤道。

    他把森高千里和wink搬出来,正是为了打消樱桃子想推荐长户大幸的念头。让她知道? 制作委员会为动画找来的是比那个长户桑还厉害的人物。

    佐藤有言在先? 漫画作者在动画化的事上没什么发言权? 当初不知道合作的动画公司同样有合作的唱片公司? 所以擅自接触了长户大幸。

    现在,知道了nzo岩桥桑的存在,樱桃子只能去跟长户大幸联系? 告诉他,“主题曲的事,要委托给和动画制作公司有固定合作的唱片公司来制作。”

    长户大幸接受现实,但樱桃子心里却仍记挂这件事——

    她按长户大幸教的简单作词小技巧,给那支曲子写好了歌词。如果可以……

    樱桃子本人,就像她笔下漫画里的小丸子那样,带有一丝明知事情难以更改,却仍想一试的、不切实际的天真。

    漫画要动画化的消息公布日近,正在这时,佐藤又联系到她。

    不是在画稿方面有什么问题,而是那位岩桥桑想要见见她,听取她这位漫画原作者的意见。

    制作个主题曲还要特意跟漫画原作者见面,佐藤觉得岩桥慎一是小题大做。

    但樱桃子得知那位岩桥桑想当面听取她的意见,还未见面,先对这位岩桥桑带上些许的期待——

    能不能把长户桑拿给她听的那支曲子,给岩桥桑听听看呢?

    “那个小孩、这个小孩,快快一起来~”

    “一起来跳舞吧~”

    麻雀落到窗台上,把窗户踩得哗哗响。樱桃子盯着用鸟喙梳理羽毛的麻雀,心情愉快地哼唱着那支简单易懂、朗朗上口,听过两遍就不会忘记的曲子。

    然后,期待见到那位岩桥桑的时候,要和他怎么说。

    但愿那是位通情达理的好人!

    ……

    长户大幸为了自我推荐,在樱桃子那里下了不小的功夫,却因为一个突然杀出来的“岩桥桑”,使得先前的努力成了无用功——

    但也未必真的都付诸东流。

    正是因为长户大幸先前的努力打动了樱桃子,才使得她能在被佐藤明确告知了要把主题曲的事交给nzo的情况下,还是不愿意放弃。

    樱桃子对在她面前温和、博学的长户大幸也很有好感,觉得他是个师长一般的人。因而,愿意为了如此喜欢她漫画的长户桑努力、去试着拜托一下岩桥慎一。

    一定要让长户桑的努力能够有回报!

    到了和岩桥慎一见面的那天,樱桃子出门之前,在心里替自己鼓劲儿。

    他们两个、再加上身为中间人的佐藤,三个人在樱桃子家附近的咖啡馆里见面。

    长户大幸年过四十,樱桃子用他来当参照,本以为同样能做到唱片公司负责人的岩桥桑,年纪大概也和长户桑差不多,结果见了面,才发现是个跟自己相差不了多少的年轻人。

    唱片公司的负责人也能这么年轻吗?

    当樱桃子盯着岩桥慎一看的时候,仿佛忘记了身为畅销漫画家、名利双收的自己,其实也只有二十四岁而已。

    但是,依靠灵感的艺术家,又怎么能跟公司的负责人一概而论呢?

    和温和博学、像个师长一样的长户大幸不一样,更为年轻的岩桥慎一,坐在那里显得相当的挺拔气派。

    但对樱桃子这样从小到大都平平无奇的人来说,年轻有为的岩桥慎一其实更有距离感。

    年纪轻轻就成了唱片公司负责人,这样的公司经营者,让樱桃子这样的艺术家有些望而生畏,心里揣测不知道是不是个很难相处的人。

    但是,岩桥慎一一开口,就化解了樱桃子心中的顾虑。

    “我和樱老师是同乡。”

    寒暄过后,岩桥慎一对樱桃子说道。

    这么个气派的年轻负责人,本以为不太好相处。结果,一开口,就叫她“老师”。樱桃子赶紧低下头,用喝果汁来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

    “我老家也在静冈,所以,看到您的漫画,非常有亲切感。我母亲还是您漫画的粉丝。”岩桥慎一说。

    曰本人的地缘情结极重,来自天南海北的曰本人,在东京建立起一个又一个的同乡会。不仅如此,当老家出现了什么人物时,也会全力以赴应援。

    岩桥慎一自曝是静冈人,他的年纪又跟樱桃子相仿,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都是静冈出身、一定会是个好相处的人。

    樱桃子有些无厘头的想。并且在心里默默补充,如果此情此景是自己笔下的漫画,大约她会在这个想法之后,接上一个画外音的吐槽——

    静冈出身的人可太多了啊。

    岩桥慎一在唱片业界不再是无名之辈以后,已经很少再接收到对他年纪的惊讶。今天来见樱桃子,久违地又把她给惊了一把。

    看到她那张圆圆的脸上浮现的意外神色,岩桥慎一觉得有趣。

    “关于动画配乐和主题曲的事,接下来要拜托您了。”

    樱桃子笨拙地说着社交辞令,想把话题带到长户大幸和being上面,但是,碍着佐藤在场,让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才合适,有点尴尬。

    在家里自己给自己鼓劲儿的时候,她把佐藤也会去这件事给忘了个干净。

    她果然就是樱桃小丸子本人!……樱桃子在心里如此想道。

    结果,没想到,是岩桥慎一先开口,提起这件事来,“之前我听佐藤桑提起,有位漫画忠实粉丝的音乐制作人,向樱老师自我推荐过。”

    佐藤在旁边听他提这件事,忍不住盯着他看。

    这个年轻制作人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那天在神户,被岩桥慎一追问细节的佐藤,那时脑中曾有过的疑问,此时此刻又再度复苏。

    这么追着问个没完,该不会是个小心眼吧?

    “是的,是一位长户桑。”樱桃子悄悄松一口气,心里想夸奖这位岩桥桑说话太是时候。借着这个话引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岩桥慎一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点头,礼貌询问,“长户桑送给樱老师的曲子,能不能也让我听一下呢?”

    他认认真真,发自内心,“既然那位长户桑是漫画的忠实粉丝,能够为漫画做这么多,如果可以,我也愿意尝试助长户桑一臂之力。”

    “真的吗?”樱桃子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

    岩桥慎一点头,“我并没有那样的门户之见……若是能有合适的曲子,和长户桑合作、使用他那边提供的曲子,也不是不可以。”

    佐藤在旁边听明白了岩桥慎一在打什么主意,刚才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给放到了一边,对这个年轻制作人又有了更多的了解——

    原来他非但不是小心眼、还是个心胸宽广,愿意成人之美合作共赢的男子汉。

    “其实,我还给那支曲子自己填了歌词。”

    岩桥慎一把话给说开了,樱桃子也就得以畅所欲言。这句话说出来,也就暴露出了她对长户大幸给的那支曲子其实颇为中意的事。

    岩桥慎一听出来,也不点破。

    这家咖啡馆离她租住的公寓不远,她干脆提议,请岩桥慎一和佐藤到她那里去,听一听那支曲子。

    ……

    临时起意把两个人带回来,樱桃子的公寓根本没有收拾。她请岩桥慎一和佐藤在外面稍等,冲进门乒乒乓乓简单收拾了一气,这才请他们进门。

    看她这样子,岩桥慎一相信她就是樱桃小丸子本人。

    樱桃子拿来长户大幸给的曲子、还有她自己填的,看上去随意潦草的歌词,岩桥慎一摁下播放键,一边听曲子,一边对照那份歌词来看。

    旋律一响,岩桥慎一心中一动。

    就是这一曲!

    他随即松一口气,边听曲子,边看歌词。相比起曲子的熟悉,这份歌词还是头一回见,尽管其实他也不知道,最终决定下来的歌词,到底是不是这一份。

    但他听着曲子看完歌词,心里觉得,用这份歌词倒是也挺合适得。

    不过,如果真的能够用到这一曲,岩桥慎一还想听听看那位长户桑的意见。毕竟是他的曲子。

    “您觉得怎么样?岩桥桑。”樱桃子问。

    岩桥慎一冲她露出个微笑,“很不错的曲子,您写的歌词也很有趣。看过动画以后,能听到这么有趣的曲子,观众们会很开心的。”

    他这么说,樱桃子也感到高兴。

    “所以,有件事就要拜托您了。”

    岩桥慎一转入正题,说出自己的想法,“想请您帮忙,介绍我和那位长户桑见面。我想和长户桑谈一谈,是否能够合作的事。”

    至于要怎么合作,岩桥慎一心里,姑且想好了两个方案。

    就看那位长户社长,对这件事的态度怎么样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