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88. 一气长户

时间:2020-11-27作者:斜线和弦

    我不是来破坏你们的企划,我是来加入你们的企划的!

    毋庸置疑,长户大幸作为制作人,有着他相当的眼光和才能。岩桥慎一看了长户大幸带来的试演录像带,听他进行了相关的解说以后,既在心里佩服他作为制作人的才能,同时,也从临时参与他的组合的音乐人所表现出的水准当中,看到了being的实力。

    到底是成立超过十年的制作公司,再往前算,长户大幸在自己创业之前就作为音乐人活动,小小的being,制作班底里经验丰富的音乐人不在少数。

    相比之下,成立没多久的nzo,签约的基本上都是新人。新鲜血液虽然足够新鲜,但同样的,也无法拿得出像这支试演录像带里所表现出的那样成熟的演出。

    作为制作人来说,这位长户.whhryl.社长配得起他跟bowwy和loudness共事过的履历,being也不愧是接受索尼的全权委托,制作出了be这样的畅销乐队的制作公司。

    岩桥慎一对长户大幸准备的这支组合、以及他所设想的这种“女儿节人偶”式的组合配置都没有意见,甚至相当能体会到这种配置的巧妙。

    化用女儿节人偶的摆放方式制作出来的组合,和第一次商谈会上,长户大幸提到的把这首歌制作成可以在卡拉ok和联欢会上演唱的理念颇为一致。

    不仅如此,还在一早就为卡拉ok和联欢会上准备唱这首歌人提供了互动的模板。

    这位长户社长野心十足。岩桥慎一觉察到长户大幸的野心,心里反而更有底。

    岩桥慎一在心里佩服长户大幸,长户大幸自己,拿出这样集中了自己的智慧与老道的主意,也觉得志得意满。还不等看岩桥慎一带来的试演录像,长户大幸就已经先有了不会输给这个年轻制作人的信心。

    不过,岩桥慎一心里赞赏归赞赏,却不动声色,继续走流程,请长户大幸看宇德敬子的试演录像。

    当然,和游刃有余、气氛热烈的组合不一样,无经验的宇德敬子显得颇为笨拙。就算是普通人,连续看这两份录像带,也会把票投给长户大幸那边。

    岩桥慎一在心里对长户大幸的制作才能赞赏不已,而长户大幸,看着宇德敬子的演出,虽然觉得她又稚嫩又笨拙——觉得拿出这么个女孩来跟他叫板的岩桥慎一过于天真。

    但是,却又不得不说,这个宇德敬子的表现,让他眼前一亮。

    首先是够漂亮,相貌出色、身材也好? 气质也有记忆点……这个年轻制作人看女人的眼光倒是不错。

    除此之外,歌声也有味道,举止也有特色? 是长户大幸中意的歌手类型。他一边看宇德敬子的表演? 心里有点小小的遗憾与可惜? 心里想起他一直在计划当中的、却因为一时半会儿选不到合适的女主唱而只能暂时放在一边的乐队企划。

    这么个女孩子,要是能在他的手下,他可绝对不.jsshcxx.会让她这么不伦不类的表演。

    两个制作人看着对方准备的歌手? 心里各自想着各自的事。

    ……

    对长户大幸来说? being那边出歌出点子又出人,只是拿一份制作费就显得吃亏,所以? 他想尽一切办法、尽自己所能的努力? 就是为了能更好的谈条件。

    现在? 制作权就在眼前? 关西商人长户大幸开始准备提自己进一步的打算——这首歌发行以后的原盘权。

    拿到了原盘权? 不仅不会多拿一笔原盘版税? 往后这首歌只要是被用作商业用途,那么就少不了being的收入。

    长户大幸算盘打得如意,他自觉时机成熟、今天的商谈会上也一直占上风,正要趁着这个劲头儿开始进一步谈条件,结果却被岩桥慎一给一句话打了回来。

    “关于这首歌的原盘权? 这个请恕我不能答应。”他说。

    长户大幸看着岩桥慎一? 他不紧不慢? “并不是我吝惜曲子的原盘权?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让长户社长得到更多的利益——”

    他这番话,长户大幸一个字也不相信。

    但是? 岩桥慎一紧接着绕过了曲子的制作,把话题拉到了曲子发行后的宣传问题上。他开始不按理出牌,长户大幸被他给闪了一下,只能先听他说。

    从初次见面的商谈会,岩桥慎一就总是晚一步出牌,等着长户大幸开口、看上去处于被动。现在,他转守为攻,长户大幸才切实体会到这个年轻制作人的狡猾。

    “虽然是动画主题曲,但长户桑也好,我也好,都不会想要让它只当一支儿歌,不是吗?”岩桥慎一把两人共同的野心给挑明了。

    长户大幸默然不语,听他接着往下说。

    “组合的模式长户桑已经给出来了,曲子当然重要、但要想大红起来,就需要宣传到位。”

    岩桥慎一不紧不慢,把自己的主意说出来,“关于宣传的事,之前我和富士电视台以及集英社那边都进行过协商,决定以出让原盘权的方式,换取相应的宣传资源。”

    原盘权这东西,岩桥慎一不给长户大幸,自己也不准备留下。

    不仅是原盘权,除了要留给being的制作权、以及唱片公司自留的发行权,其他能够带来利益的东西,都被岩桥慎一给安排了一遍,分散给了电视台、出版社等等各方势力。

    这么做当然不是头脑发热,更不可能是为了不让长户大幸赚到便宜。

    岩桥慎一知道宇德敬子比不过长户大幸准备的组合,就算要认输交出制作权也无所谓,反正从最开始,他提出要跟长户大幸比试,也不是为了要留下一半的制作权、也好在过后进了录音室跟长户大幸为了制作的事扯皮。

    正相反,他打的主意,是制作权全部交给长户大幸、但制作权之外的东西,任何一点都不给长户大幸染指的机会。

    being作为制作公司,拿那份制作分成,其他的部分不能参与。

    说白了,一家刚开张没多久的小唱片公司和一家在业内虽然小有名气却也缺乏支持的小制作公.jxpx.司,双方合作越紧密、利益分配时咬得越紧,就越是不利。

    不仅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种塑料业界的临时合作,在电视台、漫画出版方都非常强势的情况下,与其跟being这种小公司为了版权扯皮,把强势方们晾在一边,不如在最开始就把能放出去的都放出去。

    一支家庭日常向动画的主题曲,它的原盘权对电视台来说,看上去似乎不值多少钱。为了取信电视台,岩桥慎一又把自己的计划向电视台简单说明,表示自己是要以畅销曲而非动画主题曲为目标进行制作,这样才换得电视台那边的兴趣。

    毕竟,岩桥慎一还有个“点金手”的名头,电视台也愿意相信他一次。两边说定,以单曲发行后的销量和走势,决定后续电视台给予怎样规格的宣传。

    这样一来,电视台不会吃亏、又有原盘权在手,万一真的火了,还有不少便宜可赚。而岩桥慎一也为歌曲发行以后的宣传提前铺好了路。

    牵扯到了利益,过后只要这支曲子有走红的苗头,电视台就不会坐视不理。

    这些是长户大幸不知情时商谈下来的。

    同样的,他正和长户大幸商谈的事,电视台那边其实也并不知情。

    岩桥慎一自始至终,也没有打算把利益都握在手里不放。

    长户大幸制作才能出众,“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曲子也好,他准备的制作方案岩桥慎一也感到佩服。

    所以,就把制作权放给being、自己省心当甩手掌柜,再用其他的版权换取电视台和出版社的好感和支持,好好利用换到手的宣传资源,一起把这首歌的蛋糕做大。

    只要电视台参与进来,长户大幸就不会再后退。

    做一支热门曲,光靠手里的发行权也能吃到嘴角流油。手里拿着的版权再多,如果最后只卖五万张出去,也毫无意义。

    最重要的,如果能合作共赢,同时也借此机会攒下了人脉和关系。

    对岩桥慎一来说,赚钱重要,抓住每一个能铺路搭桥的机会更重要。

    “……”

    长户大幸听着岩桥慎一的话,心里发堵,说不出话来。

    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这么狡猾!长户大幸有理由相信,岩桥慎一在商谈会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直到把他卡在这里,看着他上不来下不去的时候,才把主意说出来。

    关西商人长户大幸,当然也明白蛋糕越大、吃到肚子里的就越多。

    把各种版权分散出去,也就意味着过后的宣传期能够得到更多的配合。这首歌轻快热闹,不怕被唱腻、只怕听到的人太少,大阵仗的宣传能带来什么不言而喻。

    事到如今,没有第二个选择。

    只有全力配合,出歌出人出力、用最好的阵容制作出来——而那个姓岩桥的家伙只需要等着拿完成品就可以!

    长户大幸之所以觉得心里发堵,是因为,到了这个份儿上,如果因为利益谈不拢最终没能合作,那么,也就在无形中得罪了富士电视台。

    岩桥慎一跟富士电视台和集英社那边谈拢了以后,也就意味着长户大幸没有另外的选择。他连电视台和出版社那边人的面都没见过,就被岩桥慎一给推到了这里。

    长户大幸野心勃勃,绝不甘心只当个制作公司负责人。正因如此,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为一首歌短视到得罪电视台。他和岩桥慎一接触,不经意中暴露出的野心,正好给了岩桥慎一制衡他的办法。

    先是对樱桃子说“愿意帮长户社长实现心愿”,又给电视台和出版社那边留下了好印象。这个年轻制作人轻轻巧巧,自己做足了好人,却让他不得不低头。

    “我知道了,being这边也会尽力来制作这支歌曲。得到了电视台支持,岩桥桑又擅长宣传的事——绝对能取得好成绩。”

    长户大幸捏着鼻子夸奖岩桥慎一。

    刚才看宇德敬子的试演录像时,还因为宇德敬子的稚嫩,在心里觉得这个年轻制作人天真……

    天真才怪!

    又坏又狡猾才对!

    事情定下来,岩桥慎一也表现得爽快大度,“话是这么说,不管怎么宣传,首先还是要有高质量的曲子。这就要看长户桑大展身手了。在这期间,如果有需要我这边协助的地方,还请尽管开口。”

    “当然,”他强调,“我只听长户桑的吩咐,不会过问制作上的事。”

    长户大幸挤出个笑容,语气亲切,“那就合作愉快了,岩桥桑。”

    脸上一团和气,心里却忍不住想,好人都让这家伙当了,好事都让这家伙做了,现在这家伙说点漂亮话又算什么呢?

    可是,既然在这件事情当中,不论哪个都是好人,那他也不能做唯一的那个恶人。

    塑料业界,长户大幸只能配合岩桥慎一,扮演这场《人人都是好人,而他自己也不例外》的戏。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下来。

    岩桥慎一和长户大幸握手,说好过后再决定第三轮商谈会的时间。等到再一次见面,就是坐进会议室里,连同相关的工作人员都一并到场了。

    ……

    本来只是给一部家庭日常向的动画配乐,能拿出中规中矩的儿歌就足以交差。但是,一旦跳出“动画主题曲”,把这首歌当作是个大好机会来看待,也就有了不同的意义。

    跟长户大幸谈好了关于这支主题曲的事以后,岩桥慎一给樱桃子打电话,告诉她,主题曲已经决定了使用那支《大家一起来跳舞》。

    “也就是说,我得歌词也派得上用场了?”

    电话里的樱桃子,虽然声音里带着熬夜工作后的困倦,但听到岩桥慎一告诉她的事,情绪还是立刻高昂起来。

    “没错,想邀请全国的人们,一起‘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岩桥慎一说。

    他这么说,樱桃子在电话里笑起来。

    “我说了不合适的话吗?”岩桥慎一摸不着头脑。

    樱桃子否认,“没那回事,只是感到高兴。”……总不能跟岩桥桑说,想不到他看上去那么干练沉稳的人,原来还会说俏皮话吧。

    “还是要谢谢您,岩桥桑。”

    樱桃子向他道谢,“谢谢您能这么认真的对待我任性的提议。也谢谢您愿意帮助长户桑,实现他的愿望。”

    “您人真好。”她真心实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