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90. 折纸攻略

时间:2020-11-29作者:斜线和弦

    “这个熊君,是妈妈帮忙缝上去的。”

    宇多田光低下头,指了指连衣裙前胸的卡通小熊刺绣,给岩桥慎一看。卡通小熊下面,还用红线绣着她的名字“hikaru”。

    虽然藤圭子的针线活一看就知道不怎么样,但笨拙的手艺也不妨碍当女儿的向他炫耀。

    坂本冬美又进了录音棚,宇多田照实继续跟她商量录音的事。岩桥慎一闲着也是闲着,顺便帮忙哄一哄孩子。

    坂本冬美摸鱼带孩子?真不像话。

    岩桥慎一顺便帮忙哄孩子?岩桥桑人真好。

    “小光喜欢熊吗?”岩桥慎一问。

    宇多田光认认真真点头,和他解释,“最喜欢的就是熊君zyxta.。”从小就跟着父母去录音室,见惯了来来去去的人,这种成长经历,让她一点也不怕生。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点头。

    宇多田光看看他,也学着他的样子,点点头。

    “……”岩桥慎一开始无语,不知道再说什么。

    他虽然不讨厌小孩子,但是在陪小孩玩这种事上也没什么经验——

    在他犹豫接下来要做点什么的时候,宇多田光安静看着他,一对圆鼓鼓的眼睛,目光显得颇为早熟。不像是等着大人哄自己玩的小孩,倒像是反过来在配合岩桥慎一。

    就算没有人和她玩,她自己也能和自己玩得很开心啊。

    宇多田光一边在心里早熟的觉得岩桥慎一大可不必在意她、只要不怪她在录音室里会添乱就可以。

    但另一边,孩子气的那一面,又让她对岩桥慎一带有些许期待。

    岩桥慎一想了想,随手拿起桌上一张没有用过的曲谱,回忆着中森明菜教过的折纸北极熊的手法,动起手来。

    宇多田光看着他轻巧的手指上下翻动,一张普通的白纸,在他的手里不断变换,渐渐成了形。

    诶——

    她眨眨眼睛,看看专注折纸的岩桥慎一,又看看他手里的折纸。

    好的女朋友就是这样,能让你从她那里学到不知何时就派得上用场的技能。

    岩桥慎一折好了北极熊,又拿过笔给它涂好五官,在它脖子那里画了个蝴蝶结,拿给宇多田光看? “怎么样?”

    “真可爱!”

    宇多田光凑过来,对他的折纸手法感到惊奇,“岩桥桑好厉害啊。”她眨巴眨巴眼睛? 看着岩桥慎一手里的小熊。

    “送给你怎么样?”岩桥慎一把折纸北极熊递过去。

    她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大大方方接过来? “谢谢您,岩桥桑!”收下折纸,想了想? 啪嗒啪嗒跑去拿过自己的书包? 从里面翻出一本贴纸册。

    翻开来看,里面都是她收集的贴纸。有连衣裙、足球球衣、棒球球棒……各种各样的贴纸画。

    宇多田光跟他商量,“岩桥桑喜欢哪个?就送给您。”

    “送给我?”岩桥慎一看着这堆贴纸? 略感纠结。

    想说自己不要? 但看看小女孩真心实意要送回礼给他作为答谢的样子? 又说不出不要的话。

    没办法? 只好认真挑选? “要哪个呢……”

    “对了!”宇多田光想了想? 指了指其中两条连衣裙、一个卡通熊的贴纸,“这两个是我最喜欢的,所以不能送给岩桥桑。”

    就算你不说,连衣裙也不会要的。

    “是吗?那我就选……”岩桥慎一认认真真浏览了一下,“我就要这颗足球好了。”

    宇多田光把足球的贴纸拿下来? 问他? “给您贴在哪儿?”

    岩桥慎一拿出行程本? 从后面翻开。她像是做什么大事似的? 把足球贴纸认认真真给粘在他的行程本上。

    “谢谢你哦,小光。”他说。

    宇多田光转动眼珠,表示好奇? “岩桥桑很会折纸吗?”

    “还好吧。”

    “什么都会折吗?”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他到底会多少种折纸,要看中森明菜会多少种折纸。

    接下来,岩桥慎一就用桌上没有使用过的曲谱,接连给宇多田光折了小猫、企鹅、还有长颈鹿。

    宇多田光被他这高超的折纸技巧牢牢吸引,不仅如此,每当收下新的折纸,就翻开贴纸册,请岩桥慎一也选一个回礼。

    于是,在他行程本的后面,除了足球之外,接连又有了足球球衣和大力神杯。

    那一边,宇多田照实和坂本冬美认真录音,这一边,岩桥慎一靠着折纸跟宇多田光迅速拉近距离。

    等到一轮录音结束,坂本冬美从录音棚里出来,宇多田照实去叫岩桥慎一来试听录音成果时,一大一小两个人正围着几个折纸玩得热热闹闹。

    宇多田照实在旁边看着,难以置信——没想到岩桥慎一这么容易就跟女儿打成一片。

    “爸爸,岩桥桑送了折纸给我!”

    宇多田光高高兴兴,跟宇多田照实炫耀。

    桌子上摆着精巧的折纸。除了北极熊是岩桥慎一上色,另外的动物都是宇多田光自己涂上颜色。她从书包里,还拿出来了一小盒蜡笔。

    岩桥慎一对她那个百宝箱似的书包颇为好奇——不知道装了多少小玩意。

    坂本冬美走过来,看到桌上的折纸,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都是岩桥桑折的吗?”

    “没~错~!”宇多田光代为回答,“岩桥桑很了不起,对吧?冬美酱。”

    刚认识没多久就成了“冬美酱”,可见坂本冬美的亲和力大概已经点满了。

    坂本冬美可不知道他有这一手,岩桥慎一于是又收获了一番对他的称赞。这会儿,他要去试听刚才的录音,宇多田光还有些不舍。

    不过,心里清楚什么时候能撒娇、什么时候不许任性。她一个人留在这儿,玩刚才岩桥慎一给她折的折纸。

    虽然自己也能跟自己玩得开开心心的……

    但是,那位岩桥桑人真好啊。要是每次跟爸爸到录音室来,都能和岩桥桑一起玩就好了。

    宇多田光玩一会儿折纸,抬起头看看那边控制台前正说着什么的宇多田照实和岩桥慎一,还有在旁边不时插话几句的坂本冬美。

    然后,又低下头,专注到自己一个人的游戏世界里。

    ……

    “唱偶像歌曲还真够呛。”

    坂本冬美逮住了岩桥慎一,就忍不住跟他叫苦。

    岩桥慎一却反过来说她,“坂本桑还要再松弛一点才更合适,现在绷得太紧了。偶像歌曲要再放开一些,不必像演歌那样,唱歌时仿佛头上顶着一只装满了水的水杯。”

    “头顶一只装满了水的水杯?”

    坂本冬美听他这个比喻,愣了一下,露出个有点无奈的笑容。

    心里却想,岩桥慎一这个打奇怪比方的本领,大概跟她那位说“演歌歌手取艺名像夜总会女招待”的好友藤村真奈美有得一比。

    “不过,这话只在这儿说一说。”岩桥慎一笑笑。

    要是对其他的演歌大腕们这么说,那可就失礼了。当然了,在私下里的时候,业界的人每天不知道要创造出多少挖苦同行与非同行的段子。

    “说来,岩桥桑打算让我和哪位偶像合作呢?”坂本冬美好奇。

    岩桥慎一没给个准信儿,“还在协商当中,过后坂本桑就知道了。而且不是一位,而是两位。”

    “两位?”她睁大眼睛。

    岩桥慎一点头,“想模仿一下candies的组合模式。怎么样?”

    “candies?”

    坂本冬美用认认真真的语气自嘲了一句,“还以为是pink lady呢。”

    “哈哈!”

    这句话说出来,把岩桥慎一和宇多田照实都给逗得哈哈大笑。岩桥慎一不紧不慢,“反正现在还没有决定下来,坂本桑想的话,pink 倒也不是没机会。”

    “还是算了吧。”坂本冬美连连摇头,没有那个自信。

    “虽然我倒是时常在卡拉ok包厢里,和真奈美酱……就是也要参加你企划的藤村桑,一起唱pink lady的歌。”

    “是吗?”

    岩桥慎一听她提起来,回忆了一下,记起那个只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美魔女的模样。

    “不过,”

    坂本冬美的话把他拉了回来,“在卡拉ok里唱,和在舞台上唱又不一样。”

    出道以来,因为身材略胖被唱片公司要求减肥,为了能快点瘦下来,甚至选择饿肚子。这样的她,现在还没有那种像pink lady一样在舞台上热舞的自信心。

    某种程度上来说,刚才听到是模仿candies的模式,坂本冬美多少也松了口气。

    ……

    藤圭子此刻身在何处不知道,不过,录音结束以后的宇多田照实,倒是早早下班,带着女儿先走一步。

    宇多田光背起她那个宝箱似的书包,跟岩桥慎一和坂本冬美挥手道别。

    按时下班的父与女离开,岩桥慎一邀请坂本冬美,要不要一起去吃顿jxpx.便饭。

    同是拎包小弟小妹兼职司机的时候就相互认识,这样的交情,让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更自在。虽然其实接触的次数不多,但微妙地有一种多年老友的舒适。

    这也和坂本冬美这个人温和、柔软的个性有关。

    “没想到,岩桥桑还是折纸高手。”坂本冬美的夸奖虽迟但到。

    岩桥慎一笑笑,在她面前实话实说,“其实就只会那几样而已。要是再跟小光多玩一会儿,可就要露怯了。”

    坂本冬美听他这么说,露出个笑容,“小光很可爱吧?”

    “是很可爱。又聪明又机灵。”

    但是,并没有那种过于早熟的“小大人”式的机灵,就只是个在同龄人当中聪明又机灵的小孩。

    这样的小孩,和她一起玩,很难不喜欢她。

    “小光和真奈美酱的女儿惠理子差不多大。”坂本冬美顺口跟岩桥慎一说起藤村真奈美的事,“我也时常和惠理子一起玩。”

    托惠理子的福,积攒了一点跟小孩子愉快玩耍的经验。

    “坂本桑对待小孩时可亲切了。”岩桥慎一真心实意。

    夸她受小孩喜欢,坂本冬美好像尤为高兴,“我很喜欢小孩子的。”话头一转,“不过,岩桥桑对小孩那么有耐心,倒是叫人刮目相看。”

    “今后绝对能当个好爸爸哦。”坂本冬美玩笑着打趣他一句。

    岩桥慎一下意识摇头,不知.whhryl.道要怎么接话。随口把话题又绕回到藤村真奈美身上,“藤村桑的女儿也和她一起在东京。”

    “不然也没处可去嘛。”坂本冬美说。

    某种程度上来说,要不是因为在秋田没了立足之地,藤村真奈美说不定也不会到东京来。——当然,坂本冬美只在心里想想,不会说出口。

    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聊,坂本冬美说点演歌界的新鲜事,岩桥慎一回几句流行乐界的动向,但席间的话题绕来绕去,多半还是集中在这次的合作企划里。

    坂本冬美的好奇心也不浅,虽然站上舞台是演歌界新星,现在却像个热衷八卦的小职员,向岩桥慎一打听企划里其他的组合。

    “真了不起,连明菜桑都能请得动。”她颇为意外。

    岩桥慎一面不改色,收下来自坂本冬美的佩服。心里下意识,想起那只纸老虎开完商谈会以后,回了家张牙舞爪的样子。

    请得动明菜桑,可是费了他好大的劲儿。

    说完了中森明菜,她又好奇跟藤村真奈美合作的bolan,想知道岩桥慎一打算怎么安排自己的大亲友。

    不过,岩桥慎一却卖关子,不肯告诉她。坂本冬美到底不好追问到底,只能按捺好奇心。

    等这顿晚饭吃到后半,她又好奇起他打算怎么安排特蕾莎邓桑。

    毕竟,当初岩桥慎一就是借着她去找猪俣公章老师帮忙牵线搭桥、也正是因为这次的帮忙,坂本冬美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

    “特蕾莎桑那样的人,感觉不论唱什么都游刃有余。”岩桥慎一说,“所以,准备请她来尝试新鲜一点的东西,冲绳岛歌风的摇滚乐。”

    乐队天国里出来的冲绳乐队,最红火的当然是begin。渡边万由美趁东风签下了kariyushi,借着begin带起来的冲绳风,也赚了一笔。

    因为这阵风,还有星探专门跑去冲绳逛一逛,想再挖点冲绳风的歌手回来——

    有没有成功挖到人不知道,但眼下的乐坛,有名得冲绳风还是这两支从同一个选秀节目里出来的乐队。

    自己人用起来更方便,这两支乐队,不管是征用哪一支,谈起来都容易许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