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94. 麒麟啤酒*.

时间:2020-12-03作者:斜线和弦

    !

    岩桥慎一告诉渡边万由美,自己打算和星辰事务所那边要个人,“有个叫宇德敬子的模特……跟蒲池桑一起来参加过甄选会的。”

    渡边万由美回忆了一下,依稀想起来有这么个人。

    她点点头,问:“你打算怎么安排?”

    “还没个准呢。”把人签到手之前,岩桥慎一惯例含混其辞。

    渡边万由美对他这个秉性已经熟悉得很。她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一直以来都坚持外行人不指挥内行人,但还是适当提醒,“没个计划的话,星辰那边不一定同意放人给你。”

    宇德敬子虽然只是个小模特,但继续当模特还能赚一点,被岩桥慎一要走、如果没有相应的安排,那这一点也没了。

    说要就给,不问理由。这种信任也只有渡边万由美能给他。

    岩桥慎一也不是不清楚,“总之,就先跟星辰那边定下来,在录音室当个和声也好。反正不管怎么出道,出道之前都要培训一阵子。”

    岩桥慎一考虑了一下,“看看情况,或者把她推荐给being的长户桑,让她去当新组合的和声。……长户桑不是为了《樱桃小丸子》主题曲的事,精心策划了限定组合嘛。”

    《樱桃小丸子》主题曲的事、版权的分配计划、以及长户大幸全权负责单曲制作,这些事岩桥慎一都跟渡边万由美说过。

    长户大幸的制作公司有现成的主唱和乐手,但三个扮演女官的漂亮和声就得从头找起。把宇德敬子推荐给他——

    随着单曲发行,组的那支限定组合也就活动个一年左右,让宇德敬子有演出时去组合上工,没演出时回录音室打工,锻炼个一年,出道就不成问题。

    如果长户大幸不要,就把宇德敬子叫去给zar当和声。总之,先把人给预定下来,过后的事过后再说。

    先把宇德敬子给预定下来,免得她再继续去做什么卡拉ok皇后之类的工作,浪费了自己的条件。

    至于出道的事,熟悉了以后再慢慢研究。

    不跟渡边万由美详谈计划,倒也不是他故意卖关子。而是确实还没个准。

    宇德敬子的个人存在感偏弱,作为solo歌手单打独斗出现在舞台上,显得压不住场子。但是,再为她也组个乐队班底,也不是件易事。

    何况,当初把宇德敬子从面试里刷下来,不全是因为蒲池幸子已经内定了的缘故,也和他觉得宇德敬子跟原来abnoral的班底不合拍有关。

    真要给她也准备个乐队班底的话,什么样的班底跟她磨合得来,又是个大问题。

    她跟蒲池幸子? 两个人乍一看气质相似,但实际上大不相同。

    他不打算再继续,渡边万由美也跟着打住。两个人把宇德敬子的事先放到一边——当然? 默认了岩桥慎一过后去跟星辰事务所那边要人的事。

    接下来? 又说起别的。

    一顿午饭吃下来? 从肚子里倒出来的话题,绝对比吃下去的食物要多。

    ……

    盘子撤下去以后,渡边万由美像是才想起来似的? 跟岩桥慎一说了句? “有个好消息,想要告诉你。”

    这下,换成岩桥慎一调侃她? “拖到现在才想起来要说的好消息? 有种靠不住的感觉。”

    按说? 心里装着好消息的时候? 不是应该见面的时候就按捺不住说出来吗?

    渡边万由美听出他的话外之意? 莞尔一笑? 游刃有余,“晚一点的好消息也是好消息嘛。”

    “嗯,有道理。”

    毕竟是好消息。岩桥慎一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之前你不是总说,也替你接点广告吗?”

    岩桥慎一点头,“是这么说过。”看着她? “难不成真的有广告商找上门来了?”

    “光是长颈鹿君的话? 可不会有广告商会专门来找你。”渡边万由美给出会心一击。

    岩桥慎一除了“……”之外没有第二个反应。

    但心里是清楚得很? 渡边万由美实话实说? 电视广告里出现一个戴着长颈鹿头套的男人——如果只是为了这么个效果的话,用不着特意去找个当红乐队的成员。

    毕竟乐队的门面招牌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美和酱。

    只有美和酱出现,长颈鹿男才是reas coe true的长颈鹿男。否则? 就跟大街上任何一个人戴上头套出来闲逛没什么两样。

    朵力木兹康姆秃噜商业价值两千万日元,拍了润唇膏广告的美和酱独得一千五百万日元。

    “所以……”

    “所以,是给乐队的广告。”

    那也不错。至少他跟中村兄这次也有肉汤可以喝,不像之前的润唇膏广告,只能看美和酱神气十足的嘟起嘴巴,摆足大明星的排场。

    不过,渡边万由美说着,话头一转,“广告商那边特别提到,乐队的kirin君一定要出场,不仅如此,虽然是以乐队名义,但有一笔广告费是给kirin君的。”

    “是吗?”

    听到额外还有钱拿,岩桥慎一认真起来。

    渡边万由美总算揭晓答案,“是麒麟啤酒的广告。”

    麒麟啤酒的“麒麟”,和长颈鹿君的“kirin”,是同一个“kirin”。

    所以,乐队的kirin君一定要出场、戏份还不少。

    岩桥慎一听了直笑,“原来如此!确实是好消息。”看了看渡边万由美,故意道:“说来说去,还是要多谢你帮忙,……boss。”

    他无比精准,戳中渡边万由美的笑点。

    在事务所老板面前自荐了一次又一次,总算得到了一个增加收入的机会。实在是可喜可贺。对岩桥慎一来说,拍广告这事纯属赚外快,能赚一笔是一笔。

    毕竟不会有人嫌自己的钱多。

    岩桥慎一不嫌,中村兄也不嫌。

    过后,得知乐队要拍麒麟啤酒的广告,他的两个队友也都喜气洋洋。

    乐队唯一的女明星美和酱,尽管只有她自己拍过广告的记录不保,但一点也不妨碍她为马上又有广告费进账而高兴。

    顺便还又再沾沾自喜一把,吹嘘长颈鹿头套是她选的。仿佛这个歪打正着的选择,证明了她的审美非但不炸裂、反而颇有特色。

    一码归一码这件事,看来她一时半会儿是学不会。

    麒麟啤酒的广告要在夏天播出,广告商那边提前商谈,定下了乐队。

    一朝走红,机会就上赶着往手边送。

    但话说回来,邀请美和酱拍润唇膏广告,叫乐队去拍麒麟啤酒广告……

    广告商的眼光倒真是挺准的。

    ……

    晚上,岩桥慎一回家时,电话留言那里有中森明菜的一通。

    把电话回拨过去,听她告诉自己,“已经和母亲说过,明天过去看她。……还拜托了母亲准备炸汉堡。”

    提起炸汉堡,岩桥慎一为之一笑。

    一笑,中森明菜有点不满意,“慎一君笑什么?”

    隔着电话线看不到表情,猜不着这个桃浦斯达是在装模作样的假生气、还是鼓起一边的腮帮子的真撒娇。

    岩桥慎一岔开话题,请她把去她老家的路线说一下。

    他隔天还要上班,也就中午过去吃顿饭。两个人一起行动,既不方便、还显得惹眼。

    中森明菜“嘁”了一声,说他,“真狡猾。”

    岩桥慎一收下她“狡猾”的评价,提醒她,“我准备好纸和笔了。”

    “嗯、嗯!”中森明菜一副全包在她身上的架势。

    不过,真的说起来,就开始露馅。除了“首先到清濑站”这部分清楚明白,过后就絮絮叨叨,岩桥慎一仿佛被她牵着鼻子走,在行程本上画了半天,举手投降——

    “先打住!”他叹气。

    中森明菜隔着电话线笑起来。看样子,也不是不知道自己有点瞎指挥。但是,水平毕竟有限,瞎指挥也没有办法。除此之外,未必不是存了点恶作剧的心情。

    “慎一君要是过来一趟,不就用不着这样了吗?”瞎指挥完 了,中森纸老虎还顺便倒打一耙。

    岩桥慎一拿她没办法,只能照单全收。

    不是面对着面的时候,最好不要在电话里顶嘴,免得你一来我一往,本来是开在玩笑、到最后反倒真的生起气来。

    好在,商店街孩子最擅长记忆沿途的各种招牌和标志物,而中森家所在的那一片,从她出道前再到现在,大体上变化也不多。

    其实,剔除掉她絮絮叨叨的部分,只留下重点,重新画一份地图,看着还是清楚易懂。

    说到底,清濑也不是什么又繁华、又错综复杂的地方。

    “那就明天见。”

    岩桥慎一画好了地图,跟她说。

    ……

    岩桥慎一要中午过去吃饭,中森明菜则在一早就整理东西,准备回去看望千惠子。

    出发的早,路过清濑站前那栋属于中森家的大楼时,在那边开店的父亲与哥哥姐姐,还没有开始进行开店准备。

    大楼建在回老家的必经之路上,每次回来探望母亲,都要路过这栋曾经寄托了美好的期望、现在却像是砸在地里的、拴锁链的石桩一般的大楼。

    生意不好,做开店准备时就没什么劲头儿,时常拖到很晚。开店准备不够及时,又加剧了店里的冷清。恶性循环。

    中森明菜有了出售这栋大楼的打算以后,再路过这栋大楼、看着冷清的店铺,心情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岩桥慎一对她说,那栋大楼也是系在家人身上无形的锁链。她过后,把岩桥慎一的话说给千惠子听,按他的建议,去寻求千惠子的帮助。

    对着最希望看到家人之间和睦相处的母亲,说出想要卖掉那栋大楼的时候,中森明菜还有一点担心,怕千惠子会因为她的提议而生气。

    可是,当她把这个打算说出来,千惠子并没有生气。

    母亲也意识到,那栋大楼的存在,反而会增加不幸吗?

    中森明菜心里,既为盖了大楼这件事感到些许的内疚,又为期望中的家庭和睦终将落空而失落。

    但在这之外,还有岩桥慎一的开解和鼓励、以及母亲的支持……

    她最喜欢的母亲、最喜欢的岩桥慎一。

    以及会站在她这一边,替她考虑、即使麻烦也不怕麻烦的母亲和岩桥慎一。

    她心情一下好起来,收回目光,继续往前开过去。

    ……

    中森明菜说了今天要来,早上,千惠子起来以后,就把门锁打开,等着女儿。她说了岩桥慎一要吃炸汉堡,千惠子前一天傍晚,也去采购了做炸汉堡用的食材。

    不是休息日,用不着把小孩子送到千惠子这里来代为照看,家里今天只有千惠子一个人在。正因为知道这一点,中森明菜才把岩桥慎一带回来。

    这件事心照不宣,她自己知道,千惠子也不是不明白。

    其实,和跟几个兄弟姐妹因为金钱弄得关系微妙的中森明菜不一样,这个家里的孩子一直以来都很爱戴母亲千惠子。

    不如说,是因为千惠子还在,中森家的兄弟姐妹们才仍旧是一家人。越是如此,千惠子心中,就越是疼惜仿佛因为成了明星、就成为了家族异类的女儿明菜。

    但这些情绪,千惠子深埋心底。

    对母亲来说,如果把对这个女儿的疼惜放到了明面上,也就意味着指责了其他的儿女。

    “我回来了~母亲!”

    中森明菜站在玄关前,换鞋子得时候,就先精神十足的呼唤千惠子。

    千惠子如今对声音无比敏感,刚才女儿开门时,就先听到了动静。这时,从起居室里出来,看着一脸孩子气的女儿,不禁笑起来。

    “欢迎回来哦,明菜酱。”

    中森明菜提着带来的礼物,气势十足的往起居室走,“我给母亲带了礼物哦。还有平太君……和其他人的。”

    千惠子去给女儿泡茶,准备点心。

    昨天早上接了电话以后,到了下午,千惠子去采购食材时,还买了中森明菜喜欢吃的曰本点心。

    母女两个坐在和式的起居室里,中森明菜咬下点心、喝口曰本茶,仿佛正把幸福一口口吞咽下去。

    “岩桥今天有工作,要到中午才过来。”

    中森明菜一边和千惠子解释,一边趁岩桥慎一本人不在场,先跟母亲开几句他的玩笑,“岩桥是上班族来着。……不过,不是普通的上班族,是社长桑哦。”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